20140705大概是个在南方小镇上的HE(??)

【※是以第三人视角。
看起来应该是多年以后的事了,在有青石板路有好多参天古木,空气都是湿漉漉潮乎乎,常常下雨的南方古镇(?)上盘了个店自己开着玩(?)【看起来是嫁了个乐意陪我瞎抽风身价财产颇丰文艺气息和宅魂都浓厚的土豪】。
店里细节大概就是吧台、书架、三两小桌、秋千、花花草草还有吉祥物喵星人一只。只记得还特意给自己留了一间小小的屋子打游戏,游戏房里大概就标配。靠垫抱枕毛茸茸的地毯,电视游戏机之类(……)
在打游戏打的正欢的时候来了一波客人,因为店里的铃铛响了。出来一看发现是大概七八个高中混杂以前上学而思认识的同学,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说没想到这店是我开的叫我请客,我说我八年不开门开门吃八年的主给你们打七五折就是同学情谊了,水水就过来敲我头说你丫真鸡贼,YXL笑笑说那没事儿我们请你可以吧,我爽快的答应了。
把东西上了就坐在一起一通狂侃吧,好像中间GZZ问我你怎么不好好在北京呆着跑到这里来,我说因为突然就想在潮湿的环境下看看特别高的大树穿草鞋在石板路上踩雨啊,小梨花说你真矫情。后来不知说着什么我对象(?)过来了,然后就被调侃了一通,问了好多七七八八的问题我就开始跟同学打闹。
之后不知怎么又跳场景了,好像是在有好多好多特别特别高的树的地方蹦蹦跳跳地走,然后就看到自己在对着一棵大概五个人合抱能抱过来的大树念起诸如“不以内乐外,而以外乐内。乐作而喜,曲终而悲。悲喜转而相生,精神乱营,不得须臾平。”之类的话来,说着说着哭起来了就有人过来抱着我,就踏实又安心。
-
可惜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对象那个温柔少年到底是谁,好像一直是个模糊的人影就算是第三人视角也看不清楚,不然就是看清楚但是忘记了(?)。
最近也没看过淮南子不知道为什么梦里会乱入淮南子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不过很明显和ex有关系吧,真是超感谢梦里那个少年这么包容这么温柔啊。
想起来昨天还和小梨花说我也想有人看护我啊,他说哟幼小的小朋友想让人保护了啊。
大概是手疼而且耳机线一直缠住才会做梦的√
  • 2014-7-6 22:40
    Minty
    【看起来是嫁了个南方的还乐意陪我瞎抽风身价财产颇丰文艺气息和宅魂都浓厚的土豪】喂喂!(#`O′) 看样子好难找啊!【大概是手疼而且耳机线一直缠住才会做梦的】耳机线缠住脖子?细思恐极……
  • 2014-7-8 20:26
    没心没肺全人类☆
    23333梦嘛梦嘛大概是最近少女游戏玩多了的缘故√
    至于那个耳机线是真的会缠住脖子啊QAQ 每次起来都很惊恐 明明睡前有好好卷起来放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