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y 新功能

Unity 推出了新功能,叫做“构图”。在编辑器里会有个新的窗口,可以把物体放进去,通过一些工具直接调节远近大小,可以直接制作比如“两点透视”的构图。感觉非常方便呢!

狗粮

今天的梦,异常,梦到他和他的女友。过程是一个很中二的拯救故事,只是,他倒下的时候,她并没有在他醒来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他以为她无情。事实上,她在他将要醒来的那一刻,便立即离开。他醒来的时候,内心有点怅然,那时还不是他的女友的女孩子却出现在他眼前,也是故人啊。可他还是没有等到她。那么此后,他便和他的小女友一起狂撒狗粮。你看,大脑也要为编造出这样一个不甘心的故事。仿佛再见仍是有旧情谊,放佛当初只要再勇敢一些,就可以在一起。你看,她近水楼台三年,也未近得了身,何况人家本是相遇在前,相爱在前。

依旧是狗粮
早上梦到一个洞窟,它是一个美术教室。我和他一同去洞窟,整理物件。走过去,随手拿起他的画作。两张都是一种类似于儿童画的画风,画的好像是一只拟人的小兔子,耳朵长长的,脸圆圆的。心里当下一惊,这不是他画的女朋友嘛!竟然两张都是。我心头一酸,你没有画我,那我便自己给自己在画。用他的画风,画了一个长耳朵,一个圆脸,还不够圆,再圆一点,却怎么也画不出如他的好看。他刚刚有事出去了一趟,现在在回程的路上,看到了他,心下一动,让我画画你吧,结果心很急,看着他走过来,刷刷两笔,便作罢。我毕竟还是没有这个天赋,也终究非为他中意。

20181007掉牙

(前略)
和妈妈走到了一个仿佛快被放弃的购物广场(原因是紧邻着旁边开了新的购物广场,人都被那边吸引过去了,很像五棵松卓展和华熙LIVE的关系),开着的店很少,很多店都在打折中,到处是SALE的标识。
因为最近有一颗蛀牙,所以路过一个像是牙科诊所的地方,就跟着一个看面相就是搞推销的男导购进了诊所。在看牙和补牙的途中我几乎是没有意识的,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怎么,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但是感觉牙齿胀大了似的,嘴被撑起来了。于是出门去外面照了个镜子,结果发现满口的牙都变成了黑色的很整齐的牙。
我问我妈咋回事儿,我妈说你不是一直想说重新整个牙吗,直接帮你换一口整整齐齐的牙就好了。我说那为什么是黑的啊?我妈说黑的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这不还闪光儿呢。我……emmm,虽然听起来不靠谱但是或许还可以吧,也就没多想。
但是嘴巴被撑起来的感受真的是太难受了,分分钟回到戴牙套的时候,不过倒是不扎嘴,只是被撑得很难受,还感觉它们仿佛并不牢靠,舌头动一动就会晃动似的……
于是终于有一天,我在闲得无聊舔舔牙齿的时候,掉了一颗……慌里慌张的我想试试别的牙还好么结果接连用舌头推掉了很多很多颗牙,每掉一颗都会吐出来,于是手里很快就都是黑色的牙齿了……这个时候是真的慌了,脑海里想了很多种牙没了怎么办的方法,比如去植牙,比如去重新做一套假牙,但是舔一舔后面没有牙的牙床还有种谜之爽感(。
然后发现前面掉下来的牙掉下之后其实里面还是有我自己的牙,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我有“胀大感”的原因,因为不是把之前的牙全敲掉了新安上的牙,而是把以前的牙磨小了,在外面重新套了一个牙。但是即便如此,被磨小的牙都尖尖的(像是野兽那种,感觉分分钟咬住人的喉咙即可取人性命),三角形和三角形之间的牙中间缝也很大(也是三角的),就算能咀嚼能正常使用也不能不管啊!总之拉着我妈就去找那个牙科诊所了,有些意外的是它居然还在还没关张(明明应该是“幸好还在”吧hhhh),而且那个奇怪的导购还在。
再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第一件事,轻轻的用舌头试探了一下我的牙还在不在(又怕给舔掉了……),真是太惨了,我要好好爱护我的牙齿QAQ。

Untitled

…… (忘了战斗是如何开始的) ……

数只怪物漂浮在空中, 向我发动攻击, 我被击飞数公尺, 连忙调整姿态唤出使魔. 使魔变成一匹黑马载着我飞上天空躲闪攻击, 而我凝聚魔力形成长枪将怪物们击成碎片.

战斗结束后, 我开启传送门回到安详世界的家中, 稍作休整后就趴在床边看书,  不久, 听见了妹妹开门的声音, 她进了房间后便瘫倒在床上, 似乎相当疲惫.
妹妹: "今天, 在'塔'附近遭遇了许多恶灵, 费了好大劲才从他们的纠缠中挣脱"
我: "恶灵? 在这个世界他们不应该出现啊?"
妹妹: "…不仅如此, 他们还聚集在一起, 变成一个形态不定的巨大阴影, 而且…而且…我好像在哪见过…"
我: "…没事的…"(摸摸妹妹的头

我在脑海中检索, 调出了过去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 在那个世界, 我遇到了'妹妹'. 但是, 那个世界, 是注定要破灭的世界…我失败了, 没能在克苏鲁的侵害下保护她, 只能让那个世界随着邪神一同毁灭…

看着在这个世界再次遇见的'妹妹', 我说: "没事的, 我不会再次失去你的"
妹妹有些不解的样子, 我将额头贴近她的头, 利用她心灵感应的能力将那个世界最终的画面传送给她.
看到画面, 妹妹一阵战栗: "…黑影"
我: "黑影? 不是长满触手的邪神?"
"…难道说?!"

话音未落,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我们跑到阳台上, 一个不定型的阴影像是撕裂世界一样兀然出现在空中, 它的各个部分变换不同的形态: 人体部分, 触手与眼睛等.
"               !" 它发出不可名状的叫声, 其中具有明确的意志: 它是不会被消灭的

然后……我就醒了…

企鹅罐前传(x

今天的梦…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
类似晶马的人物因为追求世界真理还是什么的理由, 在世界各地找寻答案. 某次大概是在神庙中, 一个全身雪白, 像是幽灵的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 告诉他旧世界即将崩溃, 而有人正在进行新世界的构建.

……

在一座英式庄园, 类似冠叶的人物正在向一些穿着不同时代装束的人们演讲, 他提出了他的乌托邦计划, 并请求这些人献出他们的力量. 这时晶马到达了庄园, 他本想向冠叶询问, 可突然发生了地震, 两人也因此未能接触.

……

画面转到一个巨大的湖, 冠叶与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启动世界重建机器, 机器浸在水里, 像是一个平面的地球, 可核心的像是都市的部分无法启动.
追寻冠叶的晶马到达湖上的同时, 冠叶像是失去了力量, 落入湖中. 晶马没有多想, 马上潜入水中, 通过人工呼吸将空气分给冠叶, 这时, 两人发出红光, 而湖上的机器也开始启动.

画面转变, 时间飞快流逝, 最后停驻在一个瞬间, 高仓一家围在餐桌旁快乐聊天的景象, 然后我就醒了(

20180822嚼到化掉的口香糖

只记得嚼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口香糖,在嘴里几乎要化掉了,软到吐不出来,粘的满嘴都是,试图用手抠出来,但是发现抠也抠不干净,难受的压批。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口香糖不要嚼太久,见好就吐。

又是噩梦QAQ

和家人去旅游,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也没有找人家留宿,而是找了一间废弃的小屋,加固了一下门就睡下了。

我也睡下,梦见自己居然躺在家里的床上,去上厕所,也是家里的厕所。

觉得不对劲,立刻就吓醒了,醒来听见
“我用了四分之一法力做的梦境居然没有困住这个小娃娃。”

我又被强制入睡了。

紧接着就感受到了左腹疼痛异常。

我挣扎着,强迫自己醒过来。

于是我穿越了两层梦境,回到了现实。当然现实里一切照旧。

我的灵魂仿佛被禁锢在了学校,总是午夜梦回此类意向。
我梦见他,大四似乎去了川大进修,七、八月份毕业,梦里他笑得一脸灿烂。一想到,而我却已离开校园月余,难免暗羡他。
故事从一个柔弱的白莲花小姑娘开始,她与父亲失散,独自一人晃荡在荒草丛生的大山里。她想要回家,却没有勇气,跨过大山。她的旁边稀稀疏疏的杵着几个混混,他们的目光,称得上虎视眈眈这个形容词,他们只待天黑之前若无人问津这个姑娘,便下手。这般场景更显的她人单影薄。慌张之下,她玄然欲泣,正巧他路过,见她,即下了决心要护她周全,助她平安抵达。有时难免荆棘丛生,有时山高路远前路无期……他都在前方为她披荆斩棘,开出一条路来。她有时在想,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嘛,她的脑子里思绪翻涌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只是低着头,攒出一个八字眉,抬起头来便一脸无辜的望着他,眼神柔软,我见犹怜,她在……
为什么要翻山越岭的送她回家,他道是因为他儿时也曾迷失,再见她同遭此境又于心何忍。
为什么频频刷存在感,“因为我在诱惑你”,他说。
Tio

久违地做梦(好梦)

看了一下去年虽然也很痛苦 过得像加塞
但是至少心态是好的!

梦到像弹丸论破3那种场景,遇到一个医院的继承子。他在他的空中楼阁上要开live,请到了石花,山羊皮的致敬乐队的样子。后面还有 The Killers的 Brightside,我说 The Killers!

我现在想了想觉得,5月那次落了是长久的原因,不要太责怪自己。
live还是要去,连这点爱好都没有了的话,有点本末倒置了。
考学不是为了放弃所有爱好,而是为了让自己更intergrate

一个关于yume.ly的梦

梦里打开yume.ly,第一次收到了「回复提醒」,发现有人在我的梦境下面评论。回复评论之后看看大家的梦境,发现每个梦都有不同的人的回复。

真是个其乐融融的世界。 XD

琥珀

云朵是悬空的容器,里面盛着奇妙的液体,折射着火彩一样的光,有着蜂蜜一般的质地,呈现半透明状态,慢慢的,倾倒下来,人类和他们的机器都还保持着运作状态,无意识的,渐渐被浇灌成了一颗地球琥珀。

鲑鱼

鲑鱼生产链的流水线上,工人打捞母鱼,把它们的肚子剖开,取出鱼子,金红色的鱼子整齐的堆在一个大缸中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好像宝石一般,下一个镜头是那些被剖腹的鱼被拉去另一个流水线,工人用线把它们肚子缝上,又活了。

考试的恐惧依然支配着大学即将毕业的我

一天上午,我去了儿时玩伴家里开的眼镜店。这家店空间不大,也没有什么稀奇的玩物,但却曾经是我儿时的乐园,因为我们一家人每次都在夜晚关店后才来做客,在店铺二楼用作住宅的空间里与对方一家人把酒言欢,良夜如此,父母也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友人身上,让我和我的小伙伴得以享受父母终日无微不至关怀的间隙里,一点微薄的自由。只是后来岁月更迭,我和小伙伴纷纷升学,不知疲倦地奔走于家和学校中间,对方家庭投资逐渐扩大,这家店也不再用心经营,最后就出租给邻近的食肆,合并成了一家小饭店。我与这个路口商铺的缘分,也就终结于此。

今天是一个正常的夏天的上午,阳光不很强烈,天空不很晴朗,天气却很闷热。回过神来,房间里如同蒸笼,才发现自己在这家应该已经不复存在的眼镜店里,店里除我之外空无一人,但脑海中却留下阿姨叫我在这里等她一会儿、帮忙看店的印象。整家店的一楼大体分为三个房间,靠外的是价格较低商品的展柜,靠内的则摆着价格稍高的那些,从内室再往里走,是验光的地方和卫生间,光线昏暗,空气潮湿。大概是出于扩大视觉感受的目的,眼镜店摆放商品的房间都以整面的巨大镜子作为墙壁,两面镜子互相反射,形成了一个无穷无尽的回廊,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试图捕捉成长带给我的变化。正在我发呆的时候,拉门一响,走进来一个青年,戴着帽子和耳机不由分说地挤进内室,把背包放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对我打招呼,「哟,好久不见啦。」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只是那时候规规矩矩的学生短发已经变成了金黄的长发,狂野地从帽子下沿钻出来,让整张面孔显得苍老了许多。我回了一声,还没等寒暄近况,又听见门前有人进来——竟然又是高中同学。从差不多十二点半到十二点五十,陆陆续续来了一共十九个人,大家都带着和高中时候不一样的面孔来到这个本应与他们毫无关系的眼镜店里,静静等待着。在似乎不会再有人来了之后我终于可以问:大家今天聚在这里都是来干嘛的呀?其中一个人说:不就是J老师叫我们来的吗?我是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是学校要做毕业生的学业水平测试,谁知道明明已经毕业几年了为什么还要测试我们的水平?可能是怕我们丢了学校的脸吧?哈哈哈……亏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正经复习了几天呢!

事件到此已经让我陷入彻底的恐慌,因为又要见到高中的班主任了,以及竟然突然要考高中的内容,除了英语之外,大学从没学过任何跟高中内容相关的东西,想到曾经把我治得服服帖帖的数学考试,脑海里剩下的全部念头都与如何从这里逃走有关。听大家说考试预定一点开始,想着即将到来的恐怖,和没有接到老师通知的事实,我果断决定落跑。

于是在十二点五十八分,拉开眼镜店的后门,我匆匆跑掉了。

一个日常与非日常交织的梦,本质恐怖故事

这个梦的系列的一二部是这样的:我在大学的宿舍里,虽然这和我大学的真正的宿舍相比差别很大——这是个能容纳40人左右的宿舍。柜子是5x16,每个人占有两个格子。有一天我把我的茶花杯装满开水,放入我要加热的套上保鲜袋的羔羊肉,盖好盖子,再放入柜子中。突然我们的舍管阿姨过来说了几个注意事项,类似于在宿舍也不能使用电吹风之类的,然而却也包含了我刚才做的事情,因为听说这样做会把一些糟糕的东西给召唤出来…于是我赶紧把里面的水杯和一些书籍、画册给取出来,差不多就是什么圣经、死海文书、描绘一些恶魔形态和异常体验的画册等等让人怎么想都不太对的东西(类似于图一,作者微博苏路路子)(我怀疑这个梦是eva精神续作哟…)然后关上柜子,带上锁,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结果过了两天那个柜子里的白色绳子长出来了,柜子也开始出现斑驳的锈迹,还会漏出一些一看就让人觉得“这不用洗洁精那能洗的干净!”的迷之流体。而且我的水杯里的水也开始变质,变成类似于羊水、营养液之类的东西。但是我很忙诶,早上六点多出去,晚上11点多回来的我才没有心情处理这种事情呢…于是也就放着不管,第一部完。

然后我突然觉得好像这么放置在那也不好,于是通知了职业是宿管阿姨的魔法使(兴趣使然的魔法使哟)考虑怎么解决一下这个问题。结果一回宿舍…emmmmmm…我发现我找不到自己的柜子了,或者说我柜子所处的5x4那一段都被人拿走了。我问了问舍友发现是那个已经在我梦里出现超过三次的,每次制作星战相关视频的时候都要把别人的柜子带去厕所录视频的臭傻逼,佛了。

然后我在厕所找到了这个人,还发现他把5x4的连体柜子给我拆成一个一个的了…于是怒不可遏的我用我毕生所学骂了他一顿(什么匈牙利老哥之类的),他居然还说我情绪太激动了…我心里只有抽死他的冲动…

但是当我按照柜子长满白绳的特点开始去找我的柜子的时候,却有一些更加莫名其妙的东西冒了出来:我的皮挎包啊、吉成钢人设集,井上俊之原画集,小魔女学园分镜集等这几年收藏的东西,让我根本没法好好的去找。

最后决定还是把柜子一个一个的拿出去,一个一个清点,但是柜子的数量始终在19到20个之间徘徊…

于是我,宿管阿姨,和那个臭傻逼以及他的几个手下(好像就莫名其妙给他追加了一个退魔家族少爷的设定…)正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些柜子的时候,我进入了思考,然后我被强制弹出了…梦醒

不知道有生之年见不见的到第三部哟…

演唱会破案

某位女星的演唱会,行至中途有个环节,好似是要给哪个观众的家人打电话,却发觉对面的状况有些不大对劲(如何不对劲却是已经忘了)。于是莫名奇妙拓展开来,紧急跟进,勾出一桩帮派间斗争的事件出来。好似其中一个帮派还有完善的体系,已杀了许多人。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