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病毒蔓延?

我所在的村子,白天很正常,但晚上仿佛变成了死城,病毒在空气中弥漫着,清冷的月光下像是蒙着一层泛着灰色的幕布。村子的石板路破败不堪,从地缝钻出的小草都营养不良的样子,土地里的作物倒了一片,泛着死气,村民们或躺在家门口,或坐躺在床边,或倒在田地里,尸体定格在他们咽气的那一刻,皮肤是灰色的,有腐烂的气息。
我只是个过客,目睹着这一切惨剧,但什么都做不了。
xi

也许是未来男朋友?(2022.9.29)

梦到了一个男生,记不清具体长什么样子了,一片模糊,但我能确定很好看。
我和他坐在一辆像是吉普的越野车上,他坐在驾驶位,我坐在副驾驶。他问了什么,然后我说了一个很拙劣的解释,是关于不好的事情吧,我在推卸责任之类的。但我是演给他看的,都在说我怎么怎么辛苦,还一脸可怜,求安慰的看着他。反正是个人大概都能看得出来的演技。
但是他很认真的看着我,一脸担心的心疼我,抱着我说了什么吧,我就感觉他有点笨but还挺可爱
他性格是个比较阳光开朗的类型(所以我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类型的呢)
xi

也许是未来男朋友?(2022.9.29)

梦到了一个男生,记不清具体长什么样子了,一片模糊,但我能确定很好看。
我和他坐在一辆像是吉普的越野车上,他坐在驾驶位,我坐在副驾驶。他问了什么,然后我说了一个很拙劣的解释,是关于不好的事情吧,我在推卸责任之类的。但我是演给他看的,都在说我怎么怎么辛苦,还一脸可怜,求安慰的看着他。反正是个人大概都能看得出来的演技。
但是他很认真的看着我,一脸担心的心疼我,抱着我说了什么吧,我就感觉他有点笨but还挺可爱
他性格是个比较阳光开朗的类型(所以我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类型的呢)

大概是个魔法背景打怪升级(失败)流的梦

梦到自己被魔法技术学院录取了(大概是霍格沃茨中国分院吧 听起来像个专科学校)。
怀着激动的心情入学,然而初期所有人都只能学一些理论课程,比如魔杖施法原理研究或者历届校长生平什么的。
某天下课后我和几个同学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手持菜刀无差别伤人的疯子。我拉住了一个呆住的同学想往后退,一抬眼和疯子对视,他拎起菜刀狞笑着向我们走过来。教学楼机关重重,有无数暗门和通道供我们脱身,我一边逃跑一边疑惑,这个魔法学来学去竟然没有任何实用性,遇到危险还是只能跟麻瓜一起跑。
夜晚路过教学楼,我发现疯子不见了,校长正和一群人鬼鬼祟祟在事故地点密谋着什么。我躲起来听了一阵,他们似乎在清理现场以及打点相关人员。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白天死伤无数的事件以及砍人的疯子都和校长脱不开干系。
我意识到校长身份不是那么简单。但仅凭在学校学习到的那些魔法理论我也根本没办法保护自己和周围的人,于是说服了同组的几个同学一起背着学校偷偷自学魔法。
把理论应用到实际真的好艰难,练了几天感觉也没练会什么。这时学校一个不起眼的老师主动找到了我们,她说她被我们的好学精神打动,可以担任我们的实战指导老师对我们进行专项集训。
于是大家过上了白天学理论,下午猛练习,晚上刚实战的艰苦求学生活。
我的体力稍差,但控制力和精准度很强,所以在队伍中站位靠后。这天老师放出了几只用于教学的异兽供我们练习,这种异兽体型庞大,能够化形为高大建筑或树木,老师的要求是每人找到一只异兽并释放魔法耗尽其精神力。我找到的是最难被发现的那只,得分也是最高的。
练习结束,老师带我们来到了野外一处废弃加工厂,据说这里隐藏着一只强大的异兽,需要我们找到并消灭。
工厂内破烂且阴暗,一行人搜寻了半天没有遇到生命体。但发现了一间亮着昏暗黄色灯光的房间,里面一张血淋淋的长桌,墙上挂着不同类型的刀具。
无功而返。
晚饭的时候我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吃完饭以自己丢了东西为由准备借着夜色重返工厂。路上遇到了几个同样发觉异样的组员。随后大家断断续续的赶来,居然全员到齐。工厂探秘小队正式成立!
工厂不再是漆黑一片,窗户内微微透出暗黄灯光。踏进工厂的那一瞬间我就觉得不对劲了,直觉告诉我,我们就是那种组团误入boss巢穴的新手。
走廊灯光一闪一闪,我们依稀看到尽头处有庞大黑影一闪而过,所有人举着魔杖站在原地,下一刻黑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我人还没反应过来,咒语已经噼里啪啦砸过去了。
可能是团队配合的太好,也可能是大家实力都不弱,巨大的黑色异兽居然被打得落荒而逃。(是的,没有打死,只是打跑了而已。
所有人惊魂未定,想回家修整状态却在工厂门口看到了实战指导老师。
老师不再是平时严厉的样子,她满脸戏谑:“没想到还真发现它了。平时倒是小瞧了你们。”
随后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叫来的居然是校长。
于是我们这才知道,原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校长的监控下。虽然他只是个麻瓜,但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从我发现他和砍人疯子有关系开始,到我们自学魔法,到他的下属——我们的指导老师对我们进行集训,一切情况都在他的掌控中。工厂是他与其他人实行某些计划的屠宰场,而他们原本也是想让那个巨型生物把我们团灭在这里的。
形势万分严峻,校长牵来的几只异兽和指导老师一起渐渐围住我们。
场景似乎有些模糊,大概是梦要结束了。但我依旧记得指导老师在校长下令之时居然将魔杖转而指向了他。
原来指导老师才是终极BOSS!
好精彩。我醒而无憾。

今早

変なこと。
我和diluc热恋中,我和他都想要在我们的关系里再加一个固定的纯打炮的人,他想加一个他认识的男人,我想加一个我认识的男人,因此我们吵了起来…..
不得不说我的恋爱观已经不满足于普通一对一的陪伴了,可能就是这样才会做这样的梦吧

收束

首先是在一个类似军队大院的地方,我也是有军衔品级的,然后也不是很搞训练,只偶尔参练。
然后有个喜欢我的男的一直想跟我在一起,训练站队的时候就非要贴着我站,我好无语就给了他一肘击,然后他朋友都说我好狠,我说再离我近一步劳资都把你打骨裂,然后结束训练了,我就到一边休息,然后我的死鬼老公冒出来了,对,我隐婚。说他死鬼老公,其实也没有不好,反而很好,事事都考虑我。我在旁边休息的时候有个姐有事让我帮她看一下小孩,可能人类已经超进化了,小孩也很小,只有手掌大,反正我就拿着带,死鬼老公来了就很自然帮我拿过去看,我其实下意识怕听他说也想要一个,我梦里也是丁克人,然后那个姐还没回来,我跟他聊天,原来他是高级官员,他哥是大主教,我也不知道这一家子是干啥的,反正嫁都嫁了。他和他哥之间暗流汹涌,恨不得你死我活,但是对我都很好,他哥和嫂对我都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办法爱弟弟所以都补偿到我身上。
到要回家的时候那个姐也还没来,于是我带她崽回家,我们家住五楼还是八楼,一户一梯的那种,哥哥家住一楼(好朴素的大主教),但是电梯按钮五楼是在最上面,八楼反而在五楼下面,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跟老公回家,我们家反正就很那种高层大平层,我进去之后就为所欲为了,很死鬼老公聊了几句就说要回去看一眼,没错,之前都是游戏世界,我是正常世界里来的人,是这个游戏的研发团队成员,我一边找bug和逻辑漏洞,一边传输意识回去,我本人只能借助家这个空间,和手机的软件,双重条件下才能回现实世界。
死鬼老公知道这个事情,但是他觉得的就是,他不在乎这里是不是游戏和虚拟构造的二维世界,他只在乎我除了为了这些之外爱不爱他,会不会为他留恋,在项目完成之后会不会也常来看看,他就是那种孤独小狗,但是克制的很好,每次我躺在床上回现实的时候他就会抱着我碎碎念,偶尔还会哭。总之我当晚回了现实世界,那边肉体有死鬼老公看管着我很放心,回来之后很开心跟同事们聊天说地,说这个项目太顺利了,但是是不是boss线不够清晰,虽然大主教是boss,但是实际体验感不够深刻,我同事就给我剧本看,原来过两天有我和死鬼老公的血色婚礼,我沉默了一下,问他们:他一定要死吗?同事摇头:这都是个人选择线,看你造化的。我又开始沉思,同事拍我肩膀:游戏而已,不要太沉迷。我对他笑了一下,但其实我在游戏里已经想好了,我想留在里面陪着他,就算项目完成了,我也想抽一半时间然后意识回去陪他,譬如现实睡眠时,我会在游戏陪伴他,如此这样,他不会像遇见我之前一样,我也有个放松的寄托。
但是我还没想完,同事就让我赶紧回去一趟,我说什么事,他们说逻辑bug出现了,世界线发生波动,就是说也许游戏角色察觉到世界的虚无性和时间的虚无性,有一部分会跟我们的现实世界发生重合,要我回去订正,但是这样的话非常危险,双线波动的重合会让我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二维世界,他们会每隔一个半小时给我打电话叫醒我的意识,一定要接听,不然就很容易迷失。我说好,但是关于世界的虚无,我只跟死鬼老公说过一点点,他嘴巴严得撬都撬不开,不会是他,那就是他哥,他哥老捣鼓一些不明不白的东西,加上我这个变数出现,查到蛛丝马迹也很不容易。
总之回去救我的死鬼老公,但是刚回去我就发现我并不在家里了,而是大街上,我很懵,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谁把我的身体带出来了?或者说,谁把我的孤独狗搞走了?他在的时候从来不会发生这种事,于是我当下的首要事情变成去找到他。但是我隐约感觉不对劲了,感觉他被他哥抓走之类的,我很慌,没来得及思考这个世界线和时间线对不对,所以下一秒我好像时间线回归到我们前一天傍晚回家的时候,我在死鬼老公副驾上恍然大悟,赶紧侧头看他,他在倒车,我一下抓住他手:今天几号,现在几点。他倒是一直都很镇定,我经常一惊一乍,他也反应过来:你从哪里回来的?今天xx号,现在下午四点四十三,要精确到秒吗?我摇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他伸手探我额头,有点冷汗,于是就拿了个杯子出来给我:热可可,喝一口缓缓。我没心情喝,抓着他手有点想哭,我现在手机暂时无法被呼叫,也就是我暂时无法意识到现在是哪条世界线,如果是跟现实重合的部分,那么他或者我一旦死亡谁也无法挽回,总之我很难受很无力。他也没说什么,就搂着我往家走,我手里还拿着那个姐的小孩子,我想来想去,刚跟他等到电梯,他哥家的门就开了,嫂子在门口喊他,说他哥找他有事,我心里一下被吊起来,我说完蛋了,他哥意识到世界的虚无了,于是攥住他手说别去,我对他嫂子说我有点不舒服,想让他陪着,明天好点了再一起来,嫂子沉吟了一下,似乎要答应了,但是他哥的声音冒出来,叫了他,说想跟他聊聊我们的婚礼——这是他的心事,我不愿意大张旗鼓地表示我会留在这里,但是我的孤独小狗想要被见证,总之,这是对他而言的、无法拒绝的理由,于是他把我送进电梯,小声说谁也别信,我还没懂,直觉把那个孩子塞给他:你看着好了。我在赌,他哥嫂从来不牵扯旁人,私家恩怨就是俩人之间,连我也不牵连,那孩子也许能当他的保命符,我挺坏的,拿别人的命去保他的命,他叹口气,没说什么,接过来孩子,但是我知道,我预见到,他会在我坐上电梯之后把孩子也送走,我不敢松开他手,但是他却很坚定,亲亲手、摸摸脸,帮我按了电梯,然后退出去。
我看着电梯走,心里疯狂盘算,疯狂刷新手机,我想回到家回现实看一眼,但是又怕现在已经是重合线,我再睁眼也是这里。但是这时候电梯的行驶位置不对了,几乎围着建筑外绕了一大圈,早已经离开了我们的家的范围,我开始真正着急起来,狂取消这个按钮,但是依旧没停下,直到又进到另一座大楼,突然变成要我选楼层,我有点怀疑,可是记忆又开始模糊,我知道这是现实在逐渐重合的副作用,我的时间不多了,于是按印象里他按的键按下去,总之不对劲,快到八楼的时候我看见那边一群老太太站在电梯口等待,我忽然想起他说谁也别信,又冒出一种他的声音在说:他们会派人围追堵截你,也许抓不到我,但是会利用你……——是另一个世界线发生过,他在警告我,于是我在电梯到达前火速取消了按钮,回到这栋楼的大堂,我问前台小姐这是我那个小区吗?前台笑着说走错啦,这是隔壁了,听说我那个小区住着大主教呢?完全没法比。我心里大吃惊,又想到是他给我按的电梯,他又早想好了怎么帮我逃,我好挫败,明明我才是这个世界的创世人,但这时候八楼的那群老太太已经下来了,看见我就骂说没公德的,她们等了那么久电梯就被我取消了balabal……我没想理她们,转身就往外跑,跑到一半手机响起来,消息都是相似的表情

最近梦多多

好像做了一夜的梦,但是醒来的时候又不太记得。刚才好像还记得的,然后想记录下来,又忘了,越是想记起来,越是没有头绪。
到底做了什么梦,做了个大梦。
做这种记不清的梦,是不是会更累。

备考

梦见自己因为睡眠不足两个胳膊上长奇怪的东西,(指甲盖大的包,软软的),梦里决定调整作息。
醒了以后,NA~whatever

两个梦

2022.9.24
梦见我在阅读一份关于“晴同家人”系列处境剧的简报,上面有很多关于这几个处境剧的新闻。我在简报的右上角看到,说是有剧迷给《毕打自己人》的两位主角创作了两首同人歌,旋律是用《小白船》和《小星星》,歌词是剧迷自己写的。简报上还贴了这两首歌的链接,需要翻墙才能看。我发现这两个链接是很多年前的了,好像是在雅虎博客里,现在这个页面已经看不到了。然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告诉我,一些老剧迷有存下这些古早资料,我心里就非常想看那些老剧迷的电脑,想拿他们的硬盘。

2022.9.28
梦见我站在一所学校还是一个营地的大门内,门外有一队看着是来参加夏令营的学生,他们头戴小黄帽,身穿统一的服装,手上都拿着一根竹竿。他们来到大门前,被一个男人拦住了。在前排有一个像是领队的人的指挥下,学生用他们手上的竹竿,整齐地向地面“咚咚咚”敲了三下,拦路的男人像是得到了暗号,把他自己的竹竿向右划了一下,把学生放行进来了。

2022.09.27

经常做到偷吃东西在电梯楼里的梦。
梦到自己在一个小区楼下,然后要去10多层
等了好久电梯都没来,结果发现电梯在外围,和楼道不是一个门
准备上去的时候看到陈部出来,然后谈论一些东西,他说要想有地位就要留在这里,然后就说这里要有一套房啊,他说这种房子我才不住,除非在福州什么的,我说福州也有这样的房子,在福印小区,然后随便扯了点结束。
之后上了电梯,手上拎着无数外卖,电梯停靠每一层,打开门都是这一层的厨房,里面有很多吃的,但是后面有监控,就没敢偷吃,到了5、6楼没监控了就敢吃了,吃了一些,4楼好像看似没监控,但是有个微型摄像头,后面感觉7楼有动静,不知道哪里出现了楼梯,就从楼梯躲到下面楼层,而且电梯也上不去了

2022-09-26

离大谱
梦见睡眠不好去看医生,大夫问有什么症状,我答:“最近总是脑门在做梦,后脑勺基本没有参与"。

真实游戏2022-9-25

我梦见我和同学一起进行了两场游戏。
第一个副本:我,W(男,发小),S(女,发小),J(女,发小)
我们四个好像在检查这个世界的漏洞,去了一个科技馆,W在我们学校学的计算机专业(但是我们是医学院。。。),他和老师一起在前面检查,我们三个找到了一个儿童游乐场,里边有一个很长的滑梯,滑梯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小车载着人滑滑梯,但是大都是大人带着孩子,我和S也很想去玩,后来J来了,也和我们在一起看。
W和老师找到了一个拉行李的小推车推着走,一路上检查出来了不少漏洞,然后好像我们就跟在后边走,好像还真的有人拿这个推车拉行李,我还在想要不要把我们的行李放上去。
后来到了一个操场边,有一排四个秋千,两个两个比较靠近,甚至于手抓的地方会碰在一起,我都担心两个人能不能一起玩,我和S各坐了一个,然后开始荡秋千,J坐了我很近的那一个,我和S已经荡得很高了,似乎有人在计算秋千荡起来的角度,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甚至把秋千荡平了,就是落的时候还会断一下,最后说我比J多荡了40°,因为秋千的角度够了,游戏结束。
但是我下秋千之后,秋千的铁链断了,我还在想我运气怎么这么差,荡个秋千都能弄坏,然后老师和W过来修好了秋千,第一个副本就结束了。
第二个副本:我,W,L(女,初中闺蜜),E(某电视剧或小说里很搞笑的一个男二)
我们开局在一个宿舍里,原本说是自己组队友,后来系统随机分配了好几个npc住了进来,有一个npc姑娘一进来就问我是谁(可能因为我住在门口),问好多情况,我特别紧张,眼前还是系统随机分配人名的画面。
后来画面一转,我们到了一个小卖部,小卖部老板是任务npc,那种一言不合就能杀了我们的那种,我们好像要帮他弄清什么事情。
我找到了很多关键道具,L总能从这些道具中推测出剧情发展,剧情发展我记不清了,记得可能和老板的女儿有关,后来老板在我们还在店里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躺下死了,还有一个老太太来看他,我们拿笔记本还是符咒才把她打发走了。
但是她走了之后,E和中了邪一样,拿一包辣条往自己脸上蹭,蹭完还把另一面往我脸上蹭,关键这包辣条它侧面漏油!我整个人都懵了,生生让他蹭了两下,然后我好像突然找到了个什么东西,赶紧拿去问L,因为我自己想不出来线索,我们站在楼梯口往下面望着什么。
游戏没有结束,但是梦醒了。

9.25.2022——梦到你

我梦到你结婚了,这还是我哥带回来的消息,同学们听了只惊讶,而我很难过。我坐在车里,周围有其他人,于是我忍住情绪打算回家。可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身后跟着其他同学,你见了我什么都没说,就只一句,哭没哭啊?我说当然没有啊,然后车开走了,被司机开到一座山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可你也跟着来了,还是那一句话,哭没哭啊?我还说没有,然后你走过来,仔细端详我的脸。我哪里承受得住被你注视,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于是假装揉眼睛说头发扎眼睛了。你帮我把头发拿开,又仔细看了几眼,然后开着你买的新车走了。
我还梦到了你的新娘子,是宝琴的模样,探春的脸颊,单纯善良但脑壳空空的世俗女子。我心里质问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好一点的情敌,质问你宁愿跟这样的人结婚也不愿跟我在一起试试。
后来的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我难过得要死。梦醒后,胸很闷。
你是真的要结婚了吗?真的不再回来了吗?我如今连你的一丝消息也无,想见你只有靠做梦,可是你小气得很,梦里面也不来几次,这叫我如何是好呢

2013.7.23~2013.7.24

2013.7.23

1.梦见个人贴吧都像明星贴吧那样有版头了,我进入我爱研123吧,发现有版头了,但这个版头不好看,我在吧务后台打算修改版头,但想来想去都不知道用什么图片好。

2.梦见我回家,发现我们家的大楼变了,不是现实中的那栋,大门前多了一个机器,上面的显示屏上有一个投票,两个选项都是英文单词(我记忆中这俩词和黄子华有关),是单项投票。走在我前面的一个人投了一票,我接着就要投,结果显示太快了,请稍等。我按返回键,没反应,又按了几遍,不知咋回事系统就重启了。重启中我在梦里看到了邦主(陈国邦)和Mimi(罗敏庄),好像还和他们说话了……接着又不连贯了,场景转到了我小姨家,我站在门外,看到我两个表姐回家。接下来的就不记得了。

2013.7.24

梦见我在演员王强吧追了一篇龙叔续文,我梦见作者更文了,具体写什么又忘了。

零碎的三个梦(2022.9.23)

1.梦见我来到了一个未知空间,里面的光线有点暗,但视线可以看得清楚。这里有许多小孩子,我还见到了LQ同学。我和LQ爬进了一个由木板做成的长方体,长方体的门是拱门,就像石拱桥的桥洞,里面分成了四个房间,前后两个房间是通过拱门可以连通的,左右相邻的两个房间并不连通,但是木板做的隔板是有一定透明度的,我可以看到LQ在相邻的房间里面爬来爬去,抬头也能看到有小孩子在房间的“屋顶”上面玩。四个房间里面分别都有白色的被子和枕头直接铺在地板上,但是房间的空间比较小,人待在这个空间里面,有点压迫感。

2.梦见电视剧《春天后母心》的大龙、虎子、天柱、妞、宝妹,《天涯赤子心》的小君也加入了这个家庭。最开始小君并不融入这个家,过了一段时间,其他人才接纳了小君。他们在一个由茅草盖成的亭子底下讲故事。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屋子里,围坐在床上,大家轮流表演一个节目。其他人表演了什么我忘了,我只记得天柱,他表演的好像是一段说唱还是绕口令,他站在床上,手里拿着长长的一张白纸,看着纸上的内容表演。但是他身上却光溜溜的,没穿任何衣服。

3.梦见我去了一家公司面试,面试过程顺利到我不敢相信,很快被录用了。我很紧张,这么快被录用了,可是我还没跟现在的公司提出辞职,没法立即过去上班。中间发生的事情断片了,最后这家公司又说不录用我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