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o

投奔怒海

大概是前几天的梦,感觉这几天的梦剧情都细思恐极,稍微补充一下就很完整的。能变成一个环的。
梦到和小李去越南旅游,梦里的越南有很多沙漠,彼时在进行文物挖掘和探索,我和小李作为外宾跟很多红顶商人一起大鱼大肉,途中似乎还看见了一些被自愿的挖掘民众,以及有点科幻的升天装置。也可能是监狱。快回国的时候我把自己护照的照片搞丢了,寻求小李的帮助,小李说很简单啊你可以装一下霓虹金就行了。
(可见小李让我说过多少日语去跟人家交流……)
我就走过去跟staff说中文,然后说我护照丢了照片丢了什么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居然用蹩脚的日语回我。那个海关不过就是一个在沙漠中用铁栅栏围起来的圈子,炎炎烈日我居然也不觉得特别热。只是很担心,终于问完以后,还要我填一个表格。
谜之这个时候我变成了男的,要填一份男性资料…其实也就是我自己的资料,是他们的防偷渡政策,要用中日英三语写个人资料——我,我父母等等,寻根问底地查看是不是编的,写出来的文件要进行比对。
我编的好辛苦啊……实在不会的地方还画了条丑狗上去
最后真的编不下去了,我就让自己睡醒了。

*估计再这样梦下去就真的是投奔怒海了
Tio

Roger & Liam

把I wanna testify 当成起床铃以后 好像梦到了很不得了的梦。
梦到了自己去了Liam和Roger同台演出的现场(想想就很不可思议,记得liam是不喜欢Queen的…所以同台演出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两个人差了20几岁………感觉一般合作的话都是年纪相仿的人,Liam和比自己小的人合作倒是有可能)
具体怎么样忘了,舞台的感觉可能跟泡和roger那场差不多
梦见自己还拿到了签名… 五点半睡醒去了一趟厕所才意识“嗯??没有泡啊”

*但是泡老了以后有点像奇行种……不锻炼肉就是会松啊

我也有有胆子装黑社会的一天(

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坐公交车放学回家,也不知道为啥那会我还住道里…总之下车的车站有一家特别好吃的面包房,然后有一次我进去之后,后面跟了个男的,进去就说收保护费,店主小姐姐就赶紧回去拿钱,然后道歉说这个月钱不够balabala
这是背景
然后又有一次我下车 因为欠花呗63块钱(这他妈是真的),快到月底了还不上(这他妈也是真的),我就恶向胆边生,脱掉校服,进了面包房。
“收保护费”
小姐姐:马上马上,你是咪哥那伙的吧?
我:咪哥?嗯??? 还分好几伙?这里是不是装成另一伙说不是比较像?
但我还是没有半分犹豫:对。
小姐姐立马从屋里拿出一个纸袋,说:十万够不够。
卧槽当时我已经戏精上身,虽然心里想的是尼玛十万我的妈卖个小蛋糕也太不容易了,但毕竟黑社会感觉要装作见过世面的样子。
于是我没吱声,只是看了眼袋子,开始还脚步稳健,离开了店面。
小姐姐还在后面喊给我开个单子!
卧槽收保护费还有发票?给你开都有鬼(
于是我拔腿就跑
然后特意绕到了道里大桥底下的转盘道才停下来
可这时候小姐姐已经把我追上了,并在冰天雪地把我按在地上摩擦 一顿chuāi咕
我逃跑的时候还绕远从一个超市过道,那段过程我感觉自己还挺成龙,而且感觉一路并没有人追我,小姐姐可能是直着跑碰上我了……这波血亏
虽然放学的路上遭遇了一点波折,假装黑社会骗保护费失败,但我还是要回家写作业的。
然后我就开始过大桥那个道,对,我还用手机给姬友发语音说我假装黑社会打劫还差点成功了,结果语音发一半,大桥底下有两伙穿的跟赫哲族一样的人在打仗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梦中我的脑内就响起了bgm“风雪已经xx你的足~迹……远方的……”
歌词记不清了,但是这好象是闯关东的片尾曲。。。
对这两伙人就跟闯关东里面传杰放排的场景一样!大桥底下竟然这么宽敞!
我就趴在那个陡坡上看了起来,顺便找树枝插进雪里试图借力爬上去回家写作业
然后我就冻醒了 意识到刚才发语音竟然是做梦
我并没有去假装黑社会骗保护费
十分安心。。

梦见做动画

梦见出于不知道什么鬼要求全班每人做动画短片。

然后我很绝望地编了故事,想用ppt做一个出来...

但我不会画画啊!!!

无题

学校里有个地方很奇怪,不能进去,被称为禁区,还有小粉红拿着枪把守。这些小粉红的行为很奇怪,像机器人一样蠢。
        这时,有个美少女A邀请我,问我要不要做一些刺激的事儿,揭开蒸腐的谎言。我心里很忐忑,但还是答应了。少女A给人感觉是很大胆,总是想着不寻常的事儿。
        她给了我把步枪,让我陪她一起进入有小粉红把守的禁区。到了禁区,小粉红们拿着霰弹枪向我们发起攻击,但他们行动迟缓,几乎无法伤害我们。少女A果然不是一般人,动作敏捷迅速,随意地用枪把小粉红打得粉碎。然而禁区里深处的门没有任何反应,小粉红一直不停的刷出来。终于,我们刷了2500个人头,也无法深入禁区,我们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血,却没能改变什么。少女A拉着我的手撤退了,说要逃走了,离开学校,不可以再回宿舍了。可是我迷惘又很累,还想回宿舍休息。
        校园里有一些电视机,会发出广播。突然,它们广播了我和少女A进入禁区杀戮小粉红的事儿。看着自己一身的血,我才意识到犯下了怎样大的过错,明白我已经把自己的人参毁灭了。已经无法回到安稳的生活,明明我才刚找到工作。
        我跟着少女A,从污水池里逃出校园。来到一条只有俩车道的公路,我们沉默之,沿着公路一直走。沉默着,我还依旧想回学校自首,终于,我说出了我的想法,并对少女A保证不会告发她的行踪。少女A,似乎在思考,欲言又止。看到她的样子,我后悔了,改口决定跟她一起逃亡,哭着恳求她带着我一起走。
        我心里想,一定要躲到遥远的偏僻的小镇里,一切都从新开始。不久,我们走到了一个小镇,少女A带我爬进了一栋小居民楼,里面居然没有人。少女A先去洗了个澡,我在阳台发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希望能找到安全的处所。过一会儿,少女全裸走出浴室,也来到阳台,我不敢看向她。明明附近的阳台也还有人,她却如此大胆。她嘲笑着我,我背过头,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她。

临终

在刚过了100岁的某个午夜,我感觉到自己死期到了,准备了下自己的后事,本应该就这样躺下了,却鬼使神差地出了门,刚一出门,门被风关上了。无奈去找物业,然而物业却挤满了人,大多都是因为被关在门外来拿备份钥匙,掌管钥匙的却只有2,3个人。我哆哆嗦地拽住那人的衣角想说明自己的情况紧急,仿佛每次眨眼意识都会断掉般刻不容缓。可是在他看来我只是一个口齿不清烦人的老头吧。我用年轻时的思考方式想了想外面死在哪里会比较有创意,然而再也没有了那份心情,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想死在外面。

焦虑

昨晚很困,入睡却用了很久;2点半醒来十分清醒,之后便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沉睡,浅梦到天亮。
古代,在外潜心修道多年,一日突然收到天机家乡会发生大灾,于是打坐做法24小时,不久乡里人带来消息:家里遭了灾,所幸父母兄弟都毫发未损,只是内人离世了。我松了一口气,高兴的样子让屏幕外的我费解。
遇到了一个聊得来的同龄人,聊了很久,直到他说出“我儿子xxxx”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们像是突然从两个少年变成了眼前这副模样。
Tio

星期四you gotta make it happen

久违梦见了liam。liam加场,小伙伴问说去不去。去到以后站在体育馆中空的通道里听头顶唱歌,也看不见脸。突然周围开始打架,小伙伴参与斗殴。结果只是小伙伴好朋友找的借口让我们离开天桥底。
我爸坐在角落里,好像想拍我。梦里可能是高三或者是大四,我过去问他的时候,他突然哭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想到回到家已经2点了就有些难过“
于是我留下了他的相机,把他送走了。重新参与狂欢。第一首是cigarettes and alcohol
重新开始。
我从天桥出去,发现liam就在那里!(居然是坐着唱…) 体育馆踮脚就能爬上去。我正准备爬上去坐前排,闹钟响了

震撼地我无以复加

关于

依然是采风,还是梦见了xx老师。不过内容忘了。
这一次是导游带着我们往一个古镇的巷子里面走,路过一个小巷,巷子里有藤蔓开满了紫色的大花朵,有些像泡桐的花。本想拍张照,发现周遭都是人入镜,想想就算了。我们一直走,走到一个大教室前的门口,人多嘴杂,闹哄哄的。和蔼老师突然开始给学生发起了苹果,见者有份,我也拿了一只,可红了,头上有一个小坑,屁股还有点歪,可惜拿在手里有些别扭,现在又不想吃,看见一个室友把苹果放进自己的书包里,大家纷纷放了进去。然后和蔼老师开始要上课了,我们要进去找位置,虽然教室超级大,而且还都是平的,不懂为什么不是阶梯教室。结果来太迟了,基本上没有什么连在一起的座位,就随意分散坐了。后来和蔼老师说大家往前一点,人群开始流动了,凑巧和她们一起坐到了第四排。和蔼老师开始讲话了,然鹅,第四排也仅仅只是略听的清他在讲什么,也亏得换到了第四排,才听得到,不过这个话筒没用了吧。
而后又梦到大家坐在墙角,具体干啥就记不清了。只特别清楚的记得一件事,一群人骑着单车回来了,然后某人的车好像坏了,然后有人就把坏掉部分的卸下来帮他修,但修不好,这个时候某人还在认真的做其它事情。我脑子一热,就向某人提议道,要不我来试试。结果某人居然答应了,不敢置信。我拿着坏掉的零件搞了半天,把好的也卸下来看看,弄了很久,结果坏的没有修好,好像把好的也弄得很奇怪!某人停止了他手头的事,从我手里拿过所有零件,看了看,脸都黑了。我的心凉了半截,天了噜,这车超贵的,我赔不起怎么办!结果某人似乎看穿我了,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坏了,那你就当我的仆人来赎罪啊。这句话激起了我的怒火,因他平日里是个温和的人。故我怒而言,那可不可以请你以后不要随意将你的贵重物品交给别人。某人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转身离开。啊!傻逼七杀。我的内心充斥着这句话。(我一定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么浓烈的霸道……的感觉)

中原之旅

假的中原之旅,起先在某一处参观。
镜头一转我们要收拾行李去下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寝室四个落在后面,总有导游说我们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啊?检查再三,终于出发。路上跑过曲曲折折的一条桥,推着行李箱奋力向前,冲啊!室友有一个超重的大箱子,死名的往前推,可惜路上很滑,好像有冰渣子,还要小心不能掉到河里。
终于到了,看到了大部队,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导游就介绍,这里有俩个奇观,一是这里的人们现在正在举行一个宗教仪式,会有人化佛的样子,二是奇异天象。说着我们就看到一个男的站在了一根的高柱上,有人开始点火烧他,他终于被大火包围,然后我就不忍心看下去,以为是具烧焦的白骨。直到有人说怎么变了,我抬眼一看竟然是一个武士像,而且渐渐的冰霜开始覆盖他,变成了一尊冰雕。正当我们在想要不要等等看时,然后周围开始出现了奇奇怪怪的扮作佛像的人,他们像我们伸出手来,我们室友抱团在一起,拒绝。然后还是有一双手伸进来,我怒了,刚想看看是谁的手,却发现原来是一个与我室友相熟的人,笑得甜甜的,梦里她们很活络,但是我其实一点都不认识她,就是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多出个好同学,而且看了周围,也有好些个这样的同学。等了半天不见冰雕有何反应,有人带头说先走下去看看其他的风景吧,然后就随大部队走了。
走着走着,突然有人大叫“哇,看天上”我们走在下面路的人就爬到高处看天上。只见那个冰雕里的人突然冲上天际,身上的冰雪一时间以爆破姿势四射,他右边太阳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个月亮,日月相似,他在空中停留了几秒,然后迅速下降。再右边就是一个白色的线条往上冲,然后嗖的一下往天际辐射了一个层面,接着天空从清明就变得雾蒙蒙的,像打了高斯模糊。本来想用手机拍的,但是一想到刚来时,把手机放包里了,不过其他同学有拍到的样子。
一路向西,我走着走着走,以为是条近路,却没想到到了人家家里,是一个房檐低垂,走道七拐八拐的木制小房子,家里有一个卧病在床的妇人。正当我要拐不出去的时候,一个瘦瘦的苍老的男主人要骑着摩托车出门,本来他是靠着墙根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抽着旱烟,后来邻居男就和他隔着窗唠起了家常。讲到他的妻子,隔壁男就想借点钱给男主人为他妻子买药,男主人推辞了,起身要出门找活干。我不知道要怎么出门去,门看上去低矮又上锁了 。不行,还是要出去,不然就跟不上大部队了。然后执意破门而出,走出来门外竟是一个小湖,湖水是蓝色的,天也很晴,我走过浅滩,欲要往左边走,看见一个打扮过的妇女走过,本想自己找出口,后来看到,围栏外面是同学们,一时情急,就想问那个中年妇女,只见她走太快,走出去了。我着急向同学们大喊,我在这里,这边,但没有人应我,也没有人看见我,记得我一直大喊。直到我身边的一座像小别墅一样的高层传来一个声音,好像是导游的,又像以前的一个辅导员的声音,她说,待会儿,你就一直喊,把她们叫过来,如果她们不相信你你就拉住她们,然后像他们证明你自己。我听了她的话,就一直叫我在这里,室友赶过来了,我发现她们没有发现是我,还要往里面走,然后我就执意拦住她们,她们好像不认识我,为了证明我是我,就让她们出题让我回答。全是选择题,有一百多道,题目刚开始还好,后来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知其所言,正当我做到第三四题的时候想到。等等,我是谁,我在哪里?这不是我,然后想要急切证明我是我的念头模糊起来,开始不再看题目,脑子里念起了心经。观自在菩萨,刚念了几个字发现自己灵台开始清明,就一直念一直念下去,终于醒来了。醒来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唉,这个世界呐。

大概是 最近唯一一个 带剧情的梦?

我好像是个什么迷之中二的秘密部队的一员,连续两次在和一个扰乱国际治安的组织对峙时被对面同一个女人偷袭,用全身麻痹的方式放倒。
她也不杀我,就放倒,扔给我们后勤,然后特傲的就搅黄了我的任务。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我们后勤都认识她了,反正后勤又不会打架,抓也抓不住她,偶尔单方面和她客套两句,安利两遍我们部队福利好,不如弃暗投明之类的。这么来来回回几次大家都要熟了。
我又因为老被偷袭,队里都笑我,他们都说小队长是遇上了狠婆娘,搞不好人家其实喜欢我。
我心里就苦,后来留了个心眼,识破了她的偷袭,俩人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一副要干架的架势,但是两人都不动手。
我想了想,觉得有点事情还没问。
可能也就酝酿了个三秒钟吧。
我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可能也就个三秒钟吧。
她好像稍微有点生气,突然她不用那些麻痹人的暗器了,冲过来改用拳头砸我头上。

我就醒了。。。。。。

20171016

大巴在杭州停下休息,远处一朵黑色的蘑菇云升起,随着烟尘越来越大,幸灾乐祸渐渐变为恐慌,大家开始往反方向逃,我冲在最前,来到一处地下工厂门口,脑内过了一遍烟尘到达后,我们在里面被憋死的场景,转身继续跑,大家也没有进去,过了不久,黑色的液体像山洪一样袭来,这才明白是石油储备罐泄露了,我放慢了脚步,估算着石油流到脚下时只剩浅浅的一层,况且还有刚刚的庞大的地下工厂会流入很多。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敢抽烟的,只有一个人在玩打火机,我气不打一处来的打了他一顿。纠缠几天后,最终升级为枪战,我靠近身搏斗夺下他的手枪然后给了他一枪,对他的伙伴也重复了同样的事,双腿各一枪,我转身离开,他在后面说是我的朋友A出卖了我,我说早就知道了,我不在意,此时朋友A却从背后用枪指向了我,我一个侧身躲开,也送了他一发子弹,第一人此时又挣扎站起来准备射击,我很生气的送了他三枪,这次枪枪都是要害。在一旁观战许久的警察终于出手了把没有抵抗能力的三人全部爆头,像是在送我人情。

朋友家的一群猫围在一起像是幼崽抢奶,走近一看,猫咪们围坐在一起,在吃他们最喜欢的,平时不被允许吃的咖啡泡面包,那光景宛如一群少年在客厅里吸大麻。

补记20170909

睡前点开了一个问题但没解决,整夜都在梦里思考,很累,再不做这种半吊子的事了。
梦里追赶某人来到一处沙滩游乐场,便把追人的事情忘记了,开始四处闲逛。路过一个羽毛球场,在进行双打,旁边排着长长的队伍,全都穿着一样的黑色T恤,大概是同一个公司的吧,我不想参与。
再往前是沙滩排球,2对3,我站在一旁本想等一个出界球,潇洒的接回去借机参与进去,可惜迟迟没有,于是我索性直接去了2人那边。对面的3人本来就已招架不住,几球过后更是恼火,趁我队友回头拾球的空隙飞起一个砖头砸中了他的后脑,队友当即失去了意识。我赶忙拨了120,用很急的语气说这里有人快死了。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消失了,只剩一间荒废的水泥小屋和一方水泥地。冷静下来的我摸了摸他的颈部,脉搏稳定呼吸平稳,也没有出血,开始后悔用了不恰当的语气催促了医院,不一会救护车把他拉走了,我抱歉地向护士笑了笑。救护车开走后,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时友人z从后面走来并向我打招呼,我说刚刚你被救护车接走了,是不是昏迷的时候阴差阳错出现了两个你,他笑哈哈的说了些两个人会很有趣的畅想直到被我打断,我说看过很多这种题材的小说,结局都是其中一人死掉,你俩不能共存。病床上的友人z醒来了,像是共享了所有的记忆,他起身拔掉所有软管,径直冲下楼去,途中尽量的遮住脸不想被人看见和记住,但是一个人在世间完全不留一点痕迹是不可能的,每当他被瞥到,都会在心里咒骂,虽然不知该咒骂什么。

高三

不知道在学些啥,渐渐的到了高三下学期了。学校并没有开始复习,我也不知道我都学了啥。很焦躁,无比的焦躁,也很害怕,不知所措。知道要学习了,却仍不知道需要学什么。


=============

估计我是被吓醒的。这完全就是我现在大4的生活状态

毒奶入梦

睡前一口气刷了scboy版的霍元甲浮夸十年,睡着之后居然梦见了旭东大仙

梦里我跟小色说星际2对我来说太难了光看解说根本不知道屏幕上那些都是啥,更别说自己去玩了
小色拍着我的肩膀说年轻人星际不难的,自己下手玩玩就知道了,你一定可以玩好的
91在旁边站着,汪汪大笑

梦醒了,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玩星际吧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