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数学支配的恐惧

午睡时的一个梦,这个梦记得特别清晰,梦里是我第一人称视角,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脱离学习小队(我们宿舍考研的学习小队,有时候在图书馆学习有时候在食堂学习),一定要去食堂学习(其实学校食堂也是有不少人学习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然后我背着书包下到了食堂负一层,虽然看着和现实中的不太一样,但我还是判定它是负一层,人有点多,我找了一个边边角角的地方坐了下来,和我搁着一个空位的左手边的男生,他穿着天蓝色的T恤,我一坐下来就问我可不可以坐在我的旁边,挨着我,由于我不会拒绝别人的性格,我不好意思拒绝他,想了想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说可以,然后他就坐在了我的旁边,随即我闻到了一股类似于五香瓜子味儿的头油味,又或者是汗味,反正非常难闻,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还是淡定的从书包里把书掏出来放在桌子上,我第一本掏出来的书是一个紫色的书,现实中我是没有过这本书的,旁边的那个男生一看到就立刻拿起来翻开第一页非要给我讲数学题,第一页第一题似乎是一道数列(?实在是太久没学数学了)然后我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忍着臭味听着数学题,然后我就和他道歉说,能不能让他退回原来的位置,因为我今天带的书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位置放不下,他只好退了回去,我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时不时的探头过来问我有没有不会的数学题(可是我现实中是不学数学的专业_(:3 ⌒゙)_)只要他一探过头来我就可以闻到臭味,我在梦里还思索着见到舍友一点要吐槽一下这件事。最后我就醒了。

5.18

梦到爸爸骑着电动车带我过马路的时候好像看到了车祸,爸爸不让我看说他们是骗人的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2)

【第二部分梦境】

更新啦!
*这是一个连续的梦境 记录时已经做完了第三次梦境 所以前面的部分会比较的模糊
*共有4人 梦中大部分只有我的第一人称视角 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其余角色用A B C代替
第二部分比较糊
——————
由于是梦境的原因 看到了来自鸽子线索的四人(目前看起来是四个人)进入了学校啊
然后呢这个梦它可能就是比较的反应我的一些 呃 白天看过的内容
所以四个人顺理成章的分成了两组去找出去的门

大概是AB一组,我和C一组的样子
【这里说一下这次的梦在人物这方面变得很清楚了所以贴一些:A大概是一个短麻花辫的那种很活泼的女孩子,然后B是一个 呃 看起来比较内敛的男同学啊 然后这个C就是说 印象还是有点糊反正这个人没怎么和大家互动】

一些快进的部分:探索了教学楼a栋和b栋 ,我和C负责A栋然后A和B负责b栋楼,两栋大楼有一部分是连接的,都连到了一个大厅一样的地方,并且内部结构基本对称。每栋楼貌似3层(至少这个梦里探索了这么多) 大概二楼有那种空中走廊的样子,两侧玻璃上下正常地板的(看起来很适合追逐战但是目前还没出现)

我和C后来找到了一个在三楼拐角处的奇怪东西 大家可以想象为【一个色调和谐降低了饱和度的商场里可以看见的那种拍照机,可以一两个人坐进去拍照取照片】的那种

然后呢大家都不是傻子谁会去这个看起来进去出不来的玩意里坐坐呢对吧!所以我和C都没进去。于是我的梦很贴心的给了我们一份这个机器的使用说明书……更奇怪的是我们俩居然认真读完了……

说明书大概讲的就是要求两个人一起进去拍个照,会在其中一张照片中展示异常,出现异常后【开门线索的门】会变化,对,不是【开门线索】也不是【门】,是开门线索这个东西的门,而且开了门我们或许也不知道哪开的……

好吧我和C还是进到这个拍照的机器里去了,聊胜于无嘛
这里很尴尬的就是我和C(至少在梦里)都属于 呃 社恐叭 就是说这个本来就很挤的地方坐进去两个人拍照就很尴尬

( 而且这个拍照机还要求摆固定姿势……更尬了啊啊啊啊

但并不是想象中的剪刀手或者是比爱心这种怪东西。
第一个姿势是左边的人左手握住右手腕(都是自己的手和手腕),右边的人右手握住左手腕,然后对着照相机拍手腕……

( 什么怪东西,总而言之第一章照片好好的手腕没有异常

第二个动作是两个人做出名画“呐喊”里那个人的动作,也没有出现异常
第三和四个动作不记得了反正也没什么异常,我们俩都开始怀疑机器是不是坏了

第五个动作,双手捂住脸并且确保遮住了眼睛,这个玩意听起来没有很怪对吧,但是这个机器它是无声拍照!(甚者说这一整个梦境都很安静)也就是说遮住了眼睛过后你也不会知道它有没有给拍好照片……
然后我,万恶的我,作死了,就是我们俩在那里捂着眼睛等了半分钟或者一分钟过后,我 把 手 移开了 看向了屏幕

照 片 出 来 了 但是照片里 C的手背、对应眼眶的位置,被 挖掉了一部分 就是还有一部分红色的血肉不会让眼睛露出来但是手背少了一部分啊!

于是 我 看向 了 C,我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总而言之我看到C也在看我,但是用着那种奇怪的眼神,眼睛的感觉就和照片里那个被挖掉的部分一样……

好!我并没有被吓到。事实上我在他开始出声大笑的前几秒就跑出去了……
对拍照机有阴影了……?
总而言之就是我几乎跑了挺远的了,然后可能因为白天看的一些内容的原因下意识跑厕所(你看恐怖片里一堆被追就跑厕所的人嘛)

但是我觉得不对劲,这个三楼我不管怎么样都会出事啊 就算跑了厕所也没什么用啊就是说 或许死的更快……等等我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挂掉

于是转头看了看后面,呃,好吧C并没有追上来,如果只是我看完照片因为心理暗示所以看他很怪 然后机器自己放大笑的声音(因为C说话很少我也分辨不出声音) 我就 丢下他了那不是 很……

我处在一个愧疚和犹豫的状态里了,我很愧疚丢下了他但我也犹豫要不要回去找他
按照一些恐怖片套路他可能已经无了,或者被做成了 诱饵……

好吧时间不等人 我压根就没回去看他 他就自己来了,而且还是拖着类似于斧子(?)或者锤子之类的东西来的……

总而言之经典套路,进去两个出来两个,但是一个疯了…呃其实他没有完全疯 看起来还是有理智的 就是情感上的缺陷很大
喜闻乐见的追逐战~~du du du du~

庆幸的是我们四个人在进入教学楼之前都仔细阅读过地图,可恶的是我们四个人在进入教学楼之前都仔细阅读过地图

为什么四个人里面会有一半的人背了地图啊!
总而言之就是我们俩莫名很熟练的开始跑了,我直接从三楼开始走 楼 梯

其实这个学校是有电梯的 但是它是封闭空间 而且既然有了恐怖要素 那就肯定有问题对吧!理所当然的没有坐电梯而是直接冲楼梯到二楼
扭头一看,疯C貌似没有跟上我……?

“叮。”

为什么他会去坐电梯啊喂!哦对他现在基本上算是恐怖片里鬼的阵营了,就算电梯里有问题也可以直接乘坐……

【梦后盘点:由此可以得出,这栋楼里即使是那种经典鬼片,那么电梯里就算有鬼也危害不会特别大。要么就是能力低于现在的疯C,要么不会伤害同类鬼,要么有时电梯鬼不在线,总而言之之后或许可以利用到这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C他疯了!C被三楼的一个拍照机影响到了他疯了!不要接近C或者别的拍照的机器!”我是这么喊的,喊给或许听得见或许听不见的A和B,我喊的时候疯C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我跑了更远一点。

然后他貌似跑的过程中鞋带散了去系鞋带了(为什么他还会去系鞋带啊!这就是情感丧失但是还有理智的鬼吗!)
也可能梦里下意识觉得我跑不过疯C所以给了我一个缓冲带……

然后我发现就是二楼有个地方很怪,它是一个灰色门房间左侧还有一个小楼梯,向下或许通向一楼的一个隐藏房间

都是解密的梦谁能不进去看看呢!
所以我又很莽的去了这个二楼的灰色门的房间里面
没上锁,很新的门,打得开还很丝滑
进去,我**,一堆人的肢体还有一个脑袋 我的天啊 它们还被单独展示了
凑近一看,雕塑啊那没事了

然后有一个手臂和脑袋上标注了红色的倒三角形,总而言之,拿了
抱起来看看周围没东西了就跑,等彻底甩掉疯C再看看

没关门但是出去了,直接冲隔壁小楼梯对着的隐藏房间,而C几乎已经快追上我了
结果就是他在楼梯顶端七八步的位置,我在楼梯下面的门口


门是锁着的

-未完待续:3-

梦中梦

梦到和室友讲自己做了什么梦。
梦里的梦大概是在寝室玄关摔了一跤,突然门口有人探头进来说:“我觉得你们寝室有gay。”我感到非常莫名其妙,这可是女寝啊。

記錄一下同時做了幾個不同的夢

首先是我家是住在公寓裡,我和表哥走廊裡玩捉迷藏,我是負責躲的,趁他數秒時候,我跑到逃生樓梯裡面,本想我跑到天台躲藏著,一打開門,天台變成了人生人海的大街。

然後夢裡的我已經不是在和表哥玩捉迷藏了,變成我正在去一間餐廳吃飯,我走到了一座行人天橋,這個天橋人太多,很擠迫,這個夢的世界大家的安全意識很弱,所以我和有些人一樣,為了加快速度,跨出天橋欄杆在外面行走,沒有人覺得有任何不妥,不過大家平衡力也極高,這麼窄小的地方沒有人掉下去過……

我走下天橋後,畫面一轉,我在等過馬路,對面有對情侶養了個棕熊,情侶那時候在挑逗棕熊,那棕熊可能太生氣發瘋攻擊牠那情侶主人,大家驚慌失措,我也是,我帶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旁邊的妹妹逃跑,逃回家中,逃著逃著畫面又轉變了。

我赤著腳去一間大茶樓找家人吃飯,那大茶樓很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夢裡的我沒有從正門入,我走到茶樓後門入去的,然後我跟著一個廚師進入到了廚房裡,這間廚房的廚師就是我之前學做廚師時候的同學,他們都在這裡進行實習!我低頭一看自己也穿著整齊的廚師服,我也是其中一份子,然後我開始揉麵糰了,揉著揉著因為現實世界的我有三急就醒了
3

……

真正的噩梦,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果然还是语言打码吧。
在梦里他对我热情非常,买了新床单和被罩,然而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期盼今晚和我的初夜。我害怕而恶心非常,但没有办法反抗他,只能强颜欢笑地面对他,妈妈也敢怒不敢言。终于,大概晚上九点的时候,他有事要出门,临走前对我说了一系列带有暗示性的话,以为我和他已经情投意合,我也只好勉强回应他。他终于走了之后,姥姥来到了我家,告诉我赶紧跑,并跟我商量如何离开。我们想了想,是去我妈的房子,还是去姥姥家,还是去奶奶家,最终决定去姥姥家。(想到奶奶有可能会帮助他,这是令人最绝望的事情)随后我们开始收拾东西,大概两分钟,结果却听到门口有开锁的声音……然后我就醒了。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恶心,最恶心,最恶心的梦了,我一想到他满面红光的表情,就忍不住恶心干呕。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个世界请不要这样对我。

另一个世界

梦里我在睡觉,然后梦见我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场景还是我家,但是家里有很多人,感觉很危险,但是下一秒我和男朋友就在外面散步,外面到处都很残破,就跟贫民窟似的,还有很多野狗。他带我去到一个铁路上,沿边是一些破房子,还有一群比较温顺的野狗在抱团取暖,他跟我说这些狗子都不愿意伤害人类,我说这只是暂时的,等它们饿极了也会像外面那些变得穷凶极恶。
然后我们逛着回家了,梦里我家好像是什么类似避难所一样的地方,但是这天有坏人进来了,还很嚣张的要伤害我的家人,一个女的拿着一大把剪刀向我逼近,我秉持着要比恶人还恶斥退了她,还打了110。但是电话那头却是和他们一样的坏人,并没有理我的求助,之后甚至进来了一群人,表面上是来调查,实际上也是一群坏人,我们都很警惕的应付着,直到最后他们要走的时候,队伍里最后那几个人在人群的掩护下掏出了手枪,一发子弹打到了我的肚子上,然后我感觉梦里那种窒息感袭来,我倒下了……然后我感觉我醒了,男朋友还睡我旁边,但是我一低头发现我肚子上还是有那个枪伤,还在流血,然后我晕过去了。
现实中,我醒了。

02220514【lk实行的雷普行为、老家的再遇、四川旅行、左手虎口的疤痕、逃亡】

1、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家,我碰到了lk。lk在梦中是凶神恶煞的仇敌,在梦里我和他的关系一如现实般恶劣。忘了梦具体的内容,我被他按倒在通往烈士陵园处的山坡上,他脱下我的裤子就要雷普我。梦中我的吉尔奇长无比,且非常离奇地往左歪,lk抓起我的吉尔,准备用他的皮炎来雷普我。梦中的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2、我去往四川接近重庆的某个城市旅行,我穿越过喧嚣而破旧的城市中心地带,看到一栋高达数十层的破旧农民房,如同阶梯一般上层比下层小,最顶层种植着歪斜古老的老柏树。我来到市中心,不幸遇到了地震,周围的建筑物纷纷倒塌,我也被埋在其下。在进入医院治疗后,我竟毫无无损,只有左手虎口处留下了褐色的疤痕。
因为地震的缘故,我们被封锁在四川。为了逃亡,我包车,让其开往沿海地区,一路上所到之处皆是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仿若海啸侵袭一般,蔓延的水淹没了所有的平原,只有孤单的出租车行驶在寂静的水中。

好害羞嘻嘻嘻

梦到我一直暗恋的男生(现实中不存在)在学校壁咚我
然后一直看着我
我不敢看他,一直低着头,揪着自己的衣服
他用很温柔的声音说
「あいしてる」(我爱你)
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啊啊啊好害羞

最没有道理的和最真实的2022.5.14

我梦见老师让我开卡车去小镇冒险(在梦里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驾照还没考完),我把车开得七歪八扭,后来下来走的时候还抱了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圆嘟嘟的,好像是谁的弟弟。
我梦见自己下意识地去质疑妈妈的话,一边愧疚自己为什么对她态度那么差一边坚持着自己的倔强不愿意放下,其实到最后也没有论出对错,梦就醒了。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1)

【第一部分梦境】

*这是一个连续的梦境 记录时已经做完了第三次梦境 所以前面的部分会比较的模糊
*共有4人 梦中大部分只有我的第一人称视角 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其余角色用A B C代替
————————
故事发生在四个人进入学校的黄昏
他们都并没有很熟悉别的人 而进入学校的原因倒也没有
或许是以为开学了还是什么 总而言之学校里没有任何别的人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假期状态的学校 如果身后的大门没有在大家都进入学校后变成一堵墙的话
好吧 没有人尝试去翻墙或者挖墙 就这么进入了学校
四人就这类似于“走散必出事”的这种恐怖片原则一同行动着

获得到的第一条线索来自于【鸽子】
都知道这个学校也没养什么鸽子 “这年头谁还拿鸽子送信啊” 所以大家看到了鸽群从头上掠过之后都停在一栋建筑物的楼顶上时 立刻产生了疑惑
四人之中热爱动物的一个女孩 就叫她A吧 她觉得既然出不去学校或许可以去喂喂鸽子
于是就有人问她 你哪来的东西喂鸽子啊
事实证明 你不能小瞧任何一个热爱动物的人 所以A就从 书包里 拿出了 一袋 面包块
其余三个人:?
总而言之要喂鸽子得上这个楼顶对吧 正常的走走楼梯到也可以上的去这个楼的天台啊
“但是有鸽子在隔壁的楼的上面诶”
所以喂完了天台上的鸽子就把目光看向了隔壁楼顶
“但是隔壁的楼顶是尖的诶”
好吧 的确是那种常见的三角楼顶 上面还有看起来极度干净的灰棕色瓦片

如果没有这么个腿上一看就绑了纸条还带了个围巾的鸽子的话 我们当然不会跟着A一起去爬到隔壁楼顶的
好吧 就是这样 这四个运动能力或者胆量比较惊人的玩意儿就这么一起爬到隔壁楼顶上 坐在上面喂者鸽子看着黄昏

还挺浪漫

鸽子腿上的纸条写了一些有关于门的线索 说这个学校本来的大门已经变成墙了(这不说我们也能看得出来) 但是在学校内部还有另一扇大门 而它可以把你们所有人都送到学校外

行 贴心的纸条 虽然看起来内容都很 荒唐(这是我和剩下三个人商量后得出的结果) 但毕竟门都可以变成墙 这纸条的内容或许也可信 理所当然的从楼顶爬下来开始俗套的解密部分了

-未完待续-

koji成了我姐夫?!

开始是我和朋友在家,商量着我钻在桌子下面,头当蛋糕碗,等(这里好像还是朋友的未婚夫)朋友的未婚夫来她家,我要给惊喜/整蛊
结果因为朋友动作太磨叽,未婚夫来了我还没完全到桌子下去
另外没想到还来了一男一女朋友来做客。情急之下我躲进衣柜,但衣柜是窗帘形式,有点明显显人形,我就悄悄换到了厕所,一个淋浴帘后面。
我拉上了淋浴帘,结果监控检测到东西动了(但没人?现在想想逻辑有点崩),响警报了!未婚夫(已经不记得是谁了,逻辑无法自洽)在手机app看到了并告知我朋友这个事。我的朋友很紧张的到厕所,并说“这个是茂华的窗帘”,随后检查完表示只是风吹动。
又胡乱躲了一会儿,突然画面变成家里来了好多朋友,来恭喜我朋友结婚。这时候他们(除了未婚夫和一小小部分没进浴室的朋友)参观房子,就发现了我,我和朋友只好表明要给婚礼做惊喜,请他们对未婚夫保密。
画面一转,到了结婚当日。这时候主角变成了我姐姐和koji君!我很兴奋,koji君居然要变成我姐夫了!我惊呆了!
其中有一个环节是,水景上有个舞台,对面一排坐着家人,我和姐姐中间隔了我妈,koji在说一些婚前的“信”,类似于和我姐的感情经历啊、以后会对她好之类的。我很激动(其中省略许多我觉得koji君很帅啊人真温柔啊等等心理感受)的伸过手去拍我姐,跟她说“姐姐,谢谢你,让koji成了我姐夫!雪人成了我家人”(大笑
好像告白中间我还嘲笑了一下koji的内容很幼稚(?),我妈就插嘴说“不过这个孩子真的很真诚”(意思是虽然用语不华丽但是可以看出很爱我姐?)
再插播一个,是koji告白时,我和我妈的互动。我问我妈,“我姐怎么就突然和那个人(我现实的真姐夫!梦里变成了前姐夫)离婚了啊,之前不是家里人都觉得他很优秀吗(这个地方联系到现实了)”
我妈“你别看他那样,其实很心机。他还怀疑你姐给了xxx200万”
我“啊!?可是现在突然离婚,那个人不会不签离婚协议书吗”
我妈:“你姐早就发现了他人不太好,也在布局,以前在群里说领证了(现实:因为疫情延迟办婚礼,姐姐先领了证,在家族群公布了),其实没领!你前姐夫因为很开心这个说法也没反驳。所以现在离婚这么容易,因为其实还没领证。”…此后又说了一些,大致意思是,当初在群里先说领证,是为了让那个人开心,就不会被他因不安催领证了,因为怕家人演技不好所以这个事都是姐姐一个人策划完成的。(但梦醒后再看这段,我姐到底为什么要等后来要给koji结婚了再和那男的提“离婚”啊!她根本没必要拖啊哈哈哈,明明直接和那男的分手就好了,难道是因为什么金钱纠纷?)
总之听完后我一整个大震惊中。
然后等koji告白完,雪人站成一排表演(应该是婚礼节目吧),镜头就这么从左到右划过去,到了目黑,我指着他跟我妈说“这就是我喜欢的那个!”

今早&昨早

我是国外来的插班生,虽然成绩差,但老师同学都很喜欢我,英语老师开始教我怎样踢人一击毙命,还找了个人给我做搭档,互相练习,我踢的时候一直犹犹豫豫,决心要踢的时候,有四个男生争着要我踢他们,其中一个就是かずトラ。。。后来我的妈妈来教室里了,她一进来就批评我,,当着全班的面,说我只知道玩,我当时恨不得钻进地里去
学生会选拔,室内在放音乐,我钻进帘子里贴着门听,我的朋友在一边起哄,说这是我喜欢的歌,我肯定会去竞选。我们有一个四人组,由我的朋友(好像叫文*宣)+她的男友+我暗恋的男生和我组成。 进入房间内,竞选的人大概有二十个,都是竞选会长和副会长的,有一个女生进来就挑衅我,我并没有理她。 排队进了礼堂,我排在第二个上场,排第一个的是个特别幽默大智若愚的女生,我预感她是会长,我将是副会长。看到我朋友他们走进来,我心里就有底了。
做志愿者清扫垃圾,在红灯的时候争分夺秒把人行道上的垃圾扫了,这时候一堆男生想捣乱,拿着空瓶子往树上扔,说书上有垃圾要用瓶子打下来,我越看越不爽,要他们停下,他们不听而且还反骂我,我看向我们形貌昳丽的部长,他也看向我,然后他抄起扫把就去跟他们干起来了—————
最近的梦有点小学生风

我梦见我死了

我经常做梦,但这是第一次梦见我死了,是自杀的,受不了各种压力,我从高楼上一跃而下。死后,我被带到另一个世界,一个人领我过去的(但我忘记他的脸了)他把我交个一个老爷爷,说我是新来的,跟我一起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生,我们似乎需要在那工作一段时间,女生每天趴在栏杆上,似乎是在等某个人,后来我知道了,她在等她喜欢的人,是一个女生,因为对抗不了舆论的压力,她们相约自杀了,最后她等到她了。

几天之后,我收到一封信,是从活着的世界寄来的(有一个女人她能在阳间和阴间来往,从而承接着送信的工作),是妈妈写给我的,上面说,让我好好照顾自己,注意身体,每天都要开心啊。这是妈妈曾经对我说过无数遍的话,我突然就哭了。

后来,那里下雪了,雪下的很大,那个世界有一面透明的墙,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真美啊,我眯着眼睛想仔细看看,却发现,外面是一片墓地。下雪了,意味着我也该走了,我走过一道走廊,走廊向远处无限延伸,不知道通往哪去。走廊内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是活着的世界的声音,可以听到外面的吵闹欢笑,车子的声音,上课的铃声,我突然心里很难受,感觉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了,这是最熟悉的声音,但是以后再也听不到了,我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然后我就醒了,意识逐渐回来,我环视了一会四周,还好还好,我还活着。

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2022.5.10
在忙论文了,今晚发现这个有趣的网站。
写点自己的近期小心愿吧,希望今晚就在梦里实现了,等不及啦。
论文顺利,毕业快乐;
找到双休高薪离家近的工作;
遇到优秀的他,双向奔赴;
爱的人被爱的人永远健康平安,万事顺意。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