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谈

表弟婚礼结束。敞篷跑车拖着花呀气球呀头纱呀和昨夜的长谈渐行渐远。笑容定格在他脸上,再也不会有什么年少呀未来呀梦想呀之类的话题。

20161210又复合了

又谜之梦到ex,具体怎样想不起来了,好像就是明明我不喜欢了却还是答应了复合。
ex跑来我家复合,我就答应了。然后就在我家我俩掉头睡,睡醒之后发现我妈坐旁边,本来想把ex藏起来,但是ex说早就看到我妈妈进来了,都坐那儿玩了俩小时手机了我才醒。我也是十分无奈,只好放弃把ex藏起来的想法,拉出来让他们打了招呼什么的。
我就很囧,写了张纸条要把这件事告诉诺哥,团了一团丢到对面楼的一层住户里,然后想着哎呀我不知道诺哥家住哪儿啊扔错到别人家了怎么办。还在想着就看见诺哥从那个单元跑出来,到我家窗户这,我把窗户打开跟他说话,但是觉得特别别扭我说你等我一下,就跑出去在我家楼门口具体说了这事。外边天挺阴的,有股潮湿的土腥味,就是要下大雨的那种感觉。后来发生什么我忘了,再有记忆就是我在收拾ex来复合给我写的信和小卡片了。

献祭

初始城位置很糟糕,八面受敌,我把兵力布置在几个主大门,捉襟见肘。
某日兴起,实行暴政,搞了一些黑暗仪式,自己都感觉猎奇,不忍直视。
之后周围所有的蛮族和城邦全变成了友善,像是在说你终于摸清楚了游戏规则。

20161209室友实力冷漠

和lily和傻傻和几个男的一起吃饭,然后因为有个男的特别直男癌我就跟他吵起来了。他一直要把我批判一番,我非常不爽,就说lily那种温柔的都不会理解你的!然后他就看向lily,然而lily啥表示都没有,就在擦嘴…然后他们就都在批判我…
后来说去跑步跑完洗澡,傻傻不知道为什么就先走了,反正就是也没跟我们一块儿。跑步啊买可乐啥的都一个人跑了,还跟我们说这边的澡堂关了,老板说经营不下去,在老家投资了一个什么厂挺赚钱的,要回去了。
然后我就(好像是和lily)一起来着,还去厕所换衣服回教室拿东西,路上还吃了关东煮…
然后就是吃饭的时候,做的还是卡座。看到易阳和另一波小姐姐(都是我的小学同学)玩耍,然后提出圣诞节要不要买个全家桶大家一起吃,被小姐姐们以没必要否决了。然后我想起来本来约好我们一起吃的,就觉得啧啧啧,使劲儿喝可乐来着就开始打嗝然后就醒了。但是我醒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在打嗝呀…

喧哗

拿起老家的古董电话,还没开始拨号却已接通,打错了,我道歉后挂掉。因为这通电话很重要所以再次尝试,和上次一样,对方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如此反复,最后一次我试着问了他的号码搞清楚原因,他却反问我这边的号码,告诉他后,电话被挂掉了。过了不久,门外嘈杂,有人进屋说对方带着一票人找来了,没打过架的我根据老手老爸的指示换上一身正装,他纠集了几个哥们,一起出门了(还有个临阵脱身的)。

出门一看对方是些黄毛小子,依我体格也可以一打二,我们没废话直接冲了上去,对方只是稍作反抗全部被摁倒在地。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像做广播体操般整齐地抱头蜷在地上,头头站起来对着不远处赶来的警察喊:打人了。

161207 电影动画混合穿越

睡前看了上周的9人组,加上上周看的神奇动物和你的名字,做了一个无比紧张的梦。

教室,上课,我和朋友发现我们是从过去穿过来的。一同过来的还有一个箱子,普通人看不见,只有穿越者能看见。箱子里有标了每个人名字的水,上面的介绍是2012年彗星撞地球后,采取紧急措施留下的水,于是我们知道了现在这个2016年和我之前在的2012年不是同一个世界。

就在我们在箱子里拿东西时,突然周围都安静了,我去隔壁教室看情况,一样,死一般安静,黑暗来袭,我知道是什么来了,大喊,快跑!跑!默然者来了,离开这里!然后我带着朋友去找默然者谈判,默然者是选民,觉得这个世界太无聊了,要求我们明天之前完成他的要求,就答应放过所有人。

拿到要求一看,xxx第30话到35话翻译,xxx的更新,都是类似这种,巧的是这些翻译更新都是我们在搞的,于是只能抓紧时间搞了。搞定送过去时遇到了袭击,拿出魔杖咻咻咻,最后安全抵达救了全校人的命

20161205合成材料副本任务/偶像组合真实状况

记不清是怎么和那些明星认识的,只记得聊天的时候说起来我以前很喜欢炎亚纶,然后就很喜欢飞轮海,然后好几个人表示不知道有飞轮海这个组合。我求助性地看向ella,然后ella说飞轮海就是我们she的那个师弟组合,其实平常他们四个的感情一点都不好,就是公司硬凑的,因为喜欢一个人就会带动到喜欢一个组合,四个人各有特点,捆绑销售这样可以使得公司利润上升。还看到了他们四个人组合和不组合公司的情况对比表,真的差挺多的。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因为矛盾不可调和而且发展方向的问题解散了,ella说完我特别唏嘘,后来跟傻傻说起来,傻傻也觉得是。
中间的梦好像跳过去了,记不清。
再有印象的就是醒来之前的一点点,好像是我在一个游戏里,因为要制作武器或者什么东西,需要去打三样合成材料。幸运的是,在同一个寺里的塔里就能打到这三种不同的材料,印象里是一个水晶石一样的东西,一个代表太阳的什么石头,还有一个记不太清楚了。总之就是最后就差一个代表太阳的石头了,我看到塔的下层某一个口刷新出来了,虽然之前没进去过但是觉得应该和已经打过的套路(进去之后一开始空空的里面只有一尊佛像,但是一瞬间冒出来很多小怪)差不多,就直接进去了。但是进去之后神奇的是,里面有四个npc和尚,个个都非常和善的样子,我像他们合十作揖打了招呼,刚说完“四位师兄好”,他们也都拿着念珠低头还礼。然后一瞬间我就死了,副本失败,死后我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斩得四分五裂,然后再看前面,是一个大架子上摆着那四个和尚的尸身,头架在最上面。我非常震惊!心想原来这四个人也是化成人形的怪啊……
闹钟就响了,嗯,我的闹钟是前前前世 ( •ิ_• ิ)

这次比较清晰

某个时间 大家得知我哥白血病 什么场合记不清了
骑着小轮的自行车去学校 往返好几次吧 应该是中学 车库 很像171的车库
学校内比较复杂 一个屋子里碰见 洪少爷 手里那着好多信封 都是大家的账单

20161201不作死就不会死

(前略记不清了)
好像是和培培一起,不知道因为什么(好像是我作死来着),然后一个巨高的烟囱要倒下来了,大家都很恐慌。所以我们决定先回家去取了必备的东西,然后和大家一起会和逃难。因为家里住的是四层(还是五层来着),然后有两部楼梯,一个爬起来很艰难,另外一部是类似消防楼梯的那种,好爬但是很阴暗。我爬了一层半之后觉得这样太慢了(其实是因为体力不支),就决定去走那个比较容易走的楼梯,她提醒我小心不要误入歧途,因为很容易不知道爬到几层。据说七层在闹鬼什么的,反正就是果然爬着爬着就错了,迷之走到了七层(还是五层),然后被困住了。通向正常那边被锁住了,我就想往里走看看会不会有出路,结果被困的更出不来了。周围都是类似锁链和结界的东西,阴气森森的,旁边也有其他小伙伴被困住的。有一扇对开的门留了门缝,他们叫我不要过去,里面有东西,但是我没听,很好奇就钻了进去,结果里头有个僵尸…没躲过把我咬了。我就变身了…然后大家也都被咬了,被咬了之后还互相残杀…我就被一个大哥吃了…但是后来好像跟游戏存档重置了一样,我又到了另一个结界,身体还是僵尸…碰到了一个像魔理沙的僵尸,我问她你是灵梦吗,她说不是我是魔理沙。然后就成了朋友,但是有另一个很坏的大魔王,要除掉我,她就把我藏起来,在厕所的某一扇门后面,大魔王进来每说一句话走到一扇门前面,我超紧张,但是她走过了我的那扇门,到了前面的一扇,发现没有人。我就得救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听人劝,不作死就不会死。以及,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感谢上天眷顾。

还有,最近时常梦到自己一个人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因为日语不好迷路,找很久都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天都黑了还在外头流浪。不然就是和朋友约好在一个地方碰面,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好像是在新宿站附近。
可能是最近状态不好,一直有心学习但是却没有努力。还是要好好学习啊…

旧梦迁徙

PART.01

像是致命ID和德州链锯杀人狂的拼贴。

杀人狂出现在一个MOTEL里,所有人都是欧美面孔,我想我应该也是,不过那场面我并没有心情照镜子。本来的祥和被打破,有人被凶残的杀害了,于是剩下的人结成了并不彼此熟稔亲近的团体,在和歹徒的冗长的肉搏场景中,男丁一个个地丧生了,只剩下我和一个并不讨喜的中年女子,我们不得不面对在她的房间前直面歹徒。
随处都是血迹。歹徒跟那个妇女扭打的场面十分骇人,最后他们两个都卡在了房门下,那个妇女已经拦腰折断,不过尚存气息,歹徒还活着。
我很没有义气地顾自逃走了,躲在隔壁厕所里,我拿出了自己的两把手枪,塞在自己的腰带里,过了好久才敢悄悄的开门逃走,歹徒在那个最后死去的妇女的房间看电视,可是我开厕所门的轻微声音还是惊动了他,我迅速走进隔壁一家咖啡厅,但是落地玻璃窗还是令我很心惊。我径直走向最近的一桌人(当然也是欧美面孔),坐在其中一个男青年身边的空座上,请求他们带我离开这里,很奇怪,当时我脑中的闪过的内容是“这片子的第二部伊始就是这群人坐车向MOTEL开来的场景,所以我找他们求救时对的,他们可以帮我走”。仿佛是一个看完才知道结局的电影,但是影片里的情节都是真实发生的。歹徒追了出来,四处张望我的踪迹,我把毛衣脱了下来(样式像极了晶晶姑娘的一件),并且俯身借用旁边那个男人的身体遮挡。
太危急了。而且我的枪也默默地不见了。
后面的场景我已经记不清了,最终还是生还了。只是原以为会跟那个男青年有些后续故事的,但是中途我却主动下车跟他们SAY  GOODBYE了。



PART.02

学校要播2012,我要带妈妈一起去看,于是去借同学的学生证,并且要携带本人的海报(=。=!)才可以。总之很棘手。。。后来碰到了在隔壁茶餐厅打工的何叶,于是寻求何叶的帮助之类的。总之是很麻烦的一大摊事情。



好久没有做梦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做就是这样慌乱繁杂的梦。明明血腥过分的场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色彩是灰暗的。



另外昨天做了很美妙的梦,清汤寡水,但是有姜文。犯懒不想记述了。关键词有,村屋,小猴子,点燃后自己拦腰折断的烟,三个男人,露天钢铁罐子架子还是楼梯什么的,穿军装的姜文和穿白色连衣裙的我,胖哥,唐山话。

20161129

换了新被子几天没睡好。
清晨一连串的噩梦,只有一个记的比较清楚——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高高耸起的被子像尸体一样压在肩头,用挤出来的一点点理性思考:如果是尸体,以那个角度,早就滚落下来了,这样安慰着自己,眼皮又沉沉落下,坠入另一个噩梦。

村落,几排草房。不知名的怪物在附近结群游荡,全球大概只剩我们这些人类了,人数还在不断的缩减,或是因为屠戮,或是因为怪病。
遇到了喜欢很久的姑娘,聊了一会,末了还邀我去她家帮修电脑,我以为有戏。后来知道她有个法国男朋友,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赢不了。第二眼,我在盘算怎么在下次的怪物动向侦查中送他去天堂。

weeds

时间地点人物都好模糊了
只记得自己卷了一支大麻 其实很短 也就一小撮存货
低空飞行
竟然真的、在梦里感觉轻飘飘了…
Ash

小姐姐

靠,过去一会儿都忘记了.明明是很美好的梦啊,可惜liao.
梦见一个长相性格酷似yss的小姐姐,性格冷淡而温柔.在我家来住,留宿吧大概是.
睡一张床...开始时候,保持着基本的尊重.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缠上去了.
四周弥漫着淫靡的空气,有亲吻和抚摸...
有插入吗,不太记得了.哎,太多细节都忘记了.

高树

新学期开始了,我打起精神准备认真学习,选了个靠前的位置,第一堂课是《高数3》。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涌而过“1我还挂着,2像在听天书,居然还有3!我们专业的数学到底是要学多深?”抬头一看讲课老师穿着裸体围裙进来了,这下更没办法专心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