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忽然玩起COS的接接和参加比赛的我

1/ 玩起COSPLAY的接接
(前略)
接接打扮成日本幼儿园小孩的样子,小黄帽+蓝色小裙子+红色小书包的儿童标配,梳了两个低麻花双马尾。但是因为接接很高,所以在一众coser里显得格外突出、鹤立鸡群。
几个人在胡同里拍摄,有一个跳跃的动作,她一跳,跳进了一个泥坑。这时从泥坑里溅起的不是泥点子而是金粉和金色的渣渣,飞散在空中,大概画面就像是过年的时候春联纸的感觉。
(后略)
2/ 参加了诗歌比赛却似乎被顶替了的我
我参加一个写诗的比赛,最后评委鉴定评星级然后分组公布成绩。大概是写好后等待评委打分,放榜的时候会是"名字+星级+那首诗的第一句"这样的形式。
我一直以为第一组的第一首诗是我的(因为上面写的是“我的真名+四星+我写的那句”),正打算去认领,结果发现被一个不认识的大哥领走了,最后走到最后一组(第四组)的时候发现有个"小八+三星+我写的一句",这个才是我。最高是四星,我得到了三星,所有的三星选手都被放在了同一组,我猜可能是待定选手要继续掰头的意思。
(后略)
总之就忽然体会到了被顶替的感觉,心里很不对劲,感觉真切地反映了社会现实呢(不是)

20/09/14
暴风雪来临,街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我也屯好了食物烧好了壁炉披着被子窝在椅子里。
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边的天空阴沉沉的,果然没多大一会儿大片的雪花便跟随着狂风出现了。但是这种户外狂风暴雨屋里暖洋洋的感觉真的挺好。
第二天便是雪过天晴,所有人都去到屋顶玩雪。太阳光在雪中的反射格外刺眼。

9.14

幽灵小姐参加人类的派对时,听说这一家原先是与吸血鬼联系的传说,觉得好玩的她在庄园里四处寻宝,在找到一块矗立的墓碑时,幽灵小姐轻轻推开了墓碑,里面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长廊。只能鬼怪推开的墓碑,基本可以确定这家店家主曾服从或服侍吸血鬼。
在这个主张与人类和平的时代,仍有不少思维保守的种族坚持守着自己的一方土地,不惜与人类为敌,这个将通道藏在这里的家伙绝对是一个保守派。好奇这后面是现在是怎样一方天地,就推开门进去。
他们正在举行婚礼,每个吸血鬼,妖怪,恶魔,怪兽都享受着这份快乐,里面也有幽灵,但我不认识,我怕别人知道我是激进派,最先投靠了人类,这样子我会被撕碎。
我通过一直附身在其他妖怪身上逐渐逃出去。
在门口的时候,有一个男人拦住了我,我吓了一大跳,那男人给了我一张卡片,又给我指明返回人类世界的路。我正庆幸可能这个妖怪是人类世界的常驻或旅游的妖怪,但仔细一看信封,写着的是幽灵小姐。
我已经在通往人界的临界点了,吓得我赶紧将那个被我附身的妖怪找了个地方扔下,又飞奔回临界点回到人界,这时我才敢打开信封。
这封信是那片地域的庄园主写给我的 。我刚开始吓了一跳。他说自己希望族人们可以离开这里,去接触人类,但是庄园里一些长老知道自,己的想法后,不惜用吸血鬼改造的技术,改造出一批一批的强大但短命的吸血鬼,后来他为了防止继续这样,就没有再提过,接受一段时间的监视后也就被抛弃了。虽然名头上还是个家主,但有一个改造的吸血鬼貌似是实验成功,他不仅强大而且头脑很好,但就是有心理疾病
。所以他希望在人界的我可以联系一些人类或者妖怪,将这片地方的吸血鬼救出专制独裁的恐惧与落后。
之后我们也一直联系,人类的政府也派兵过来了。我们几只小妖怪也前往那里。
家主被发现后被囚禁在地下室,我打算我们这些妖怪先去救家主。
我们冲进去地下室上层,将人群搅乱,我仗着自己可以穿墙,越过好几层妨碍,把家主救到楼上。
我们听见了那个反对家主的男孩子坐在天台,对底下的人施法后跳下去了,下面的人都死了,我带着化成蝙蝠的家主,逃离了这个地方。

小我

2020.9.11
第一次梦到以前的梦的后续片段
她坐在轮椅上,双腿无法移动,喜欢或者只能喝椰奶。
我们都去探望她,我最后一个走,看着她努力做出微笑。她也朝我笑了笑,说了些什么,我躲闪似的走开了。
墙壁的这侧有一些羊驼,它们仿佛也在笑。
Sai

飞行的体验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体会,这种飞行体验的梦我大概梦到过三次,之前两次都是刚飞起来就醒来,或忽然在关空中飞中马上醒来,唯独只有这一种感觉这么深刻、细腻和快乐。下面直接说梦境:在一个傍晚,我来到了一个湖边散步,天气特别好,,走着走着来到了湖边的一个木造桥一样的小道,大概离岸15米左右,我走到了小道的尽头,湖面像境子一样平静,我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忽然有种想踏出去的想法,于是我提起一只脚,尝试性的踏空一下,然后想地球有引力,那是否也可以把这种大自然的力里通过某种方式改变身体对地球引力的作用,变成与引力相反的让身体上升的力量,想到这里,我的另一只脚很自然的抬了起来,就这一刻,我的身体急速向前滑去,而且非常接近水面,感觉像滑冰那种流畅和速度,开始是向前倾的身体,我努力保持平衡,身体反射快速向后倾,但同时又感觉快要摔倒,身体又急速反向往前倾,结果我没办法平衡,身体直接向前扑去,但我没有扑到水里,形成身体平行在离水面大概十公分上面滑行着,面朝下,看到水面被我前行的风力划出一道道的水波,神奇极了,我感觉到自己刚才想像的理论实现了,我真的在水面上飞行着。我想既然能浮在水面上飞行,试那肯定能飞高点,然后我试着再想像怎样能往高处飞,然的我就开始上升了,那只感觉就像人本来就可以调节自己的身体到引力的作用,就像磁铁一样产生正负两极的磁场作用。上升的速度不算很快,从水面一直到飞过湖边的山峰,我不知到我上升到什么高度,但那画面和场景让我无法形容,从来没试过这么直观的感受起飞的感觉,那种速度感,风吹到面上的那里阻力感,都很真实,然后我停了下来平衡着保持身体立着的状态,欣赏了一下从半空看日落的美景,然后我想下降一点试试,那种于与生俱来的感觉身体就开始下降了,大概降到几十米我又停了下来,我让身体自然的转了一圈,看了一下周围的景色,然后想着想向前飞,身体自然向着倾科到接近水平状态,然后快速很前飞去,当然那不是直线水平向前,而是保持向上升的向前飞行状态,我反复试了在向前的同时改变身体向下飞,然后再通过改变身体往左或往右的微调倾科度进行左右转弯的飞行尝试,大概已经能掌握得好自始了。当时的心情好极了,感觉无比的愉悦和自由,我以高速向更高的天空飞去,我想飞到云层上面去看看,感觉太阳快要下山了,但其实在天空中看太阳跟在地上看不一样,天空中光线还是很足的,我一直往上飞冲入云层中,前面都是白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楚,而且眼睛感觉被风吹的有点刺眼,可能飞得太快了,然的我回头看后面,在我飞过的云里出现一条隧道,不断从我身后形成,画面也非常壮观,然我穿过了云层,上升到比云层还高的天空之上,那个画面就想从飞机的窗口看到的差不多,在这个高度我觉得有点冷,然后再一次穿入云层往下飞,下降速度相对比下升要快一点,经过一阵迷蒙的画面又穿出了云层,感觉眼睛有点受不了。我调节了一下以比较适合的速度,让眼睛不至于痛的程度下降着,这次我想飞回城市那边去看看,天快黑了,我想飞过去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慢慢边下降边往城市那边飞去,随着夜色降临,城市的灯亮了起来,离远看像模形一样,越来越近,我想我得练习一样降速,在空旷无边的天空中可以任意飞翔,而且之前的升降跟停我也不知道从我想停到真正停了下来是用了多远距离,心想在城市可不一样,而且那么多高楼大厦,不小心撞上就完了。我试想减速,原来减速是要把身体往上倾斜差不多是向上飞的姿势,利用阻力减速,身体也是个自然而自的感觉,只是有时候身体太垂直会变成往上升,试了几次也掌握了。那一刻我在想人类祖先们是不是都会,这些技能是不是真的都是于生俱来,以前的文明非常的发达,现在的人类只是很多本来有的本领都封锁了或者在繁演的过程里忘记了而已。慢慢地我飞到了城市的上空,我在高楼大厦之间穿梭,看到灯红酒绿的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车人往来,再看看高楼玻璃反影中的自己,感叹着人类到底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然后我慢慢就是在这样飞行的梦中醒了,醒来后还是回味着梦里在天空翱翔的愉悦感。

2020.09.09

揭开大厦顶部,露出了鲜红内胆。
数学考卷上满是价值追问,我的回答干瘪而油滑。
归去,滨江而行,伤感、哑光,潮湿让光速凝滞,我走得很慢,夜很长。
瞥见彼岸的飞芒,瞥见三两流光。
轰鸣、风压,支努干降下救援物资,驻足片刻后,我继续前行。

逛街

2020.8.27
去超市买水,队很长,sjq因为什么都没拿可以直接去另一个柜台买,我让他帮我也买了。
hrx喝醉酒了,我问了她很多问题,问了她最喜欢谁,还搂了搂她

合唱

2020.8.23
梦见和小初高三所学校的同学参加合唱
第一首依然唱的是最亮的星,lxx伴奏,用了阶梯出场的形式,因为缺乏练习而频繁断节,惨不忍睹。唱完后老师还在说"稍等一下",所有同学们都已经跑下台了。
回到后台,第二首歌我也准备唱了。依旧选择了第一排划水的位置,前面突然lmr过来插队,我想把她向旁推开,然而却发现她是本就应在我前面的wxy。我笑着说认错人了,她也笑了。在发现后排核心位置都没人站后,我选择了穿过人群来到第三排第二个位置,lzs也在后排。lzs一如既往地开玩笑似的嘲讽(?)了一下我,站在了第四排第一个位置。我反驳他说"人都没有你站个p",把一旁的hsy逗笑了。
之后好像是hrx拿着老王的纸条过来,按照老王的计划给大家排列了队伍(好魔幻)。练习唱歌的时候,我用比较特殊的声音唱完了歌,右侧的hsy很惊讶地说:"你连唱歌的时候都有...","那么多鼻涕",我接到。

还记得清的是kj找我参加合唱比赛,需要在大课间后三十分钟去练习,byq说他不想耽误物理课。我问kj有啥目的,都高三了也不能参加比赛了。然后我就去找kj,路上好像有很多雾,遇见了zts等人。我不是很想唱,我说我可以给你们录像。
在班上,有人把hjs的白色小提琴盒送到我边上。(直到刚刚我都还觉得那是钢琴)

8.13

#曾今梦见过好几次的梦,这次趁没有课睡两个小时,但是还是没梦到结局,下次就不会多睡了,浪费时间
#人变少了呢

”梦里的我“梦见“我”好像是在找寻一个人,叫做林萧,是小时候居住所发生爆炸的时候救下来我的人。
似乎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我”并不是很受欢迎,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但是我和她的关系也并不是很好。我们两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画画。那天我们两个人画漫画,是狐狸从森林走出来,却遭到猎杀的故事
(忘了一段)
梦里的我在火车上醒来,发现刚才的只是一个梦境,但是只记得和妹妹画过的漫画,打开在自己面前一大摞的美术本,里面都是我自己一路漂泊时画的。
但我在本里面惊奇地发现梦境里自己和妹妹画的画,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东西,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妹妹。
下了火车,是故居,那个被爆炸摧毁的家,也就是在那里我没有了父母。
就好像记忆涌上来
父亲当时在楼上和邻居交谈事业和做饭的心得(223333)母亲和我在家里休息,突然就有人要屠杀寓楼,我和妈妈躲到了家里的阁楼,这里的居住民都会给自己准备一个藏身之地,用以应对突发情况。
把墙角的机关抬上去,再把卧室门顶部的装饰扯下来,就可以顺着楼梯跑到预设 的阁楼,再通过机关把楼梯收回去。
但是后来大家还是被发现了,那些家伙拿枪指着我们,母亲,父亲邻居们都被枪杀了,但轮到我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降临,我面前的家伙因为是直立的关系,直接被冲击力撞到墙上,一命呜呼。
然后有一个身影冲出来,把我救出去,是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姐姐。
她把我救出来以后,告诉我长大之后一定要找到她。
之后我开始流浪,四海为家。
在茶馆打工的时候,有一个胖胖的叔叔,非常的懒惰,但是我还要帮他的忙,很不爽。茶馆配备的员工宿舍虽然简陋,但是很大,但是因为一点标识都没有,而且破破烂烂,大家经常迷路。
(回忆结束)
下午工作完之后去了海滩,海滩上有些家伙在屠杀一个人种的人,听路人说,他们只是因为在对那个种族的战争中胜利了,就好像是他们的神一样,任意宰杀。
我们在附近玩也必须小心翼翼,为了保护其他国家的人或人种,国际方面派出军队保护。
一个孩子因为抄近路被那群屠杀人的人渣看见了,就拽着她的头发,要把那个女孩殴打致死,周围的人群骚乱了起来,国际军队赶紧下来阻止 并且枪杀了那个人渣,救下女孩并疏散了群众。
回到旅馆,我在留名册上写下“林萧”
我希望她可以看见。

语文牢

2020.8.3
梦到了dxy,还挺意外的

8.2

#开学放假都好难拿到电脑

学校因为不知道的原因变成军校,地下车库常常因为地雷,炸弹等实验像地震一样晃荡。
我被选成参与实验的人,类似于领队的职位,带一个小队去和别人打仗(但直到梦境结束我都不知道对面是不是敌人)
之后又因为学习成绩落下,被免去职位,由低一级的学妹代替
学妹像是漫话里出来的女孩子,喜欢看耽美漫画,据说领导能力很强。
那天我和她见面的时候就看见她在看耽美漫画,是类似于修仙一类的漫画,里面是一只狐妖被打成重伤后劝阻普通人离开,但那个人类爱人还拦在他身前说要一起的狗血桥段。
我去查成绩的时候,发现许多成绩被恶意扣成零分;吃饭的时候也被人故意只在我的盖饭里不加米饭(什么神奇);去地下车库取车的时候,因为没有被通知今天做实验,车没有找到,人被炸了一脸灰。
就像有人专门针对我。
回到教室还看见一个不喜欢的同级学生来我们教室里唱歌跳舞,心情很不爽。

#说起来今天还得和她一起上学,麻烦死了

学妹带着小队练习的时候i出了意外,对面换成真枪实弹还有飞机大炮对着小队轰炸,那飞机长得和青蛙似的,很难看。
我想回去救他们,但是因为没有装备只能看着。
他们把敌人打败后,俘虏了一个士兵。
士兵之后的处理我也无从得知

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200720

梦到爸妈来美国参加我大学的开放日,然后爸爸告诉我妈妈怀孕了,我要有弟弟了。我非常反对。我说我23了,你们是想让我毕业就给弟弟当妈吗。场景是在一个房间,被亲戚围得满满当当。妈妈对我的反应非常冷漠。我特别害怕,就是不想要他们有二胎。

第二个场景是在小区门口,大概是和一帮同学从小区里走到外面街上的店里。我们在拍视频,背后都是灰色的水泥楼。然后我们遇到了另外一组和我们一样在拍视频的女生。其中就有我很喜欢的vloger,我还和她一起走了一段路,她闺蜜和她在打趣。我发现她矮矮的也没有视频里长得好看。我们一堆人在公交车站站着瞎聊。说来美国应该高中一毕业就来比较好,然后就是一个男人提着行李箱要过马路的场景,他站在马路当中一直在等车流的间隙,但车流一直都没有停。后来我就醒了。
Tio

我到底处在什么时间段

目前为止人生最恐怖的阶段就是高三的时候差点就要复读的那段期间,差点就没学上。
结果做梦梦到我又差点没学上了。
但是在梦里却不知道是没办法升高中还是没办法升大学还是没办法升研究生。
醒来发现,哦 原来我是毕业即失业。
Tio

分尸的梦

梦到去npy家,也介绍给我的爸妈了。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
有一天晚上去他家呆到很晚不得不回家,在站台前面昏黄的灯光下有一个瘦干瘦干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连帽衫,整个帽子套住了头。里面是黑色的T恤,浑身都是黑色的。摸不清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帽子很大,阴影遮住了他的脸。
看样子是在摆摊,扁扁方方的皮箱打开来摆着各式女生小饰品,不同的戒指,不同的钱包,不同的发圈。几个女生围着叽叽喳喳地挑选,我也在看有什么东西。
摆在正中间的戒指特别吸引人。
有特别细的,就像一根线的戒指。还有稍微宽一点的戒指。有的戒指内侧还有纹人名。女生叽叽喳喳买完,扫码付款。我有点想买戒指,但是觉得太细的戒指纹着人名,怎么也来路不明的样子,便看了又看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新闻上说有女孩失踪,被分尸。女孩生前身上最有特征的是手上戴着很多样式不一的戒指,其中就有细得像铁丝一样的。于是想起来,那天的小贩可能是凶手,卖的是分尸女孩的饰品。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