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vana风味的梦

我、我爸、一个有气质的大叔(想象一下士兵男孩)一起走在街上,街的两旁都是卖寿衣和骨灰盒的店铺。我爸随意进去一家店里买了一捧花和一个正好可以装下人的躯干的柜子,称它为“棺材”。

大叔给我爸递了一根烟,也给我递了一根,我爸激励我说:“没事儿,尝尝吧,不然你以后可就没机会尝了。”接着本来从不抽烟的我爸就点起了烟,抽了起来。

我接到打火机,学着大人的模样,挡住风,点起火。那烟很精致,还有一个尼龙质感的烟嘴。我试着过肺,吸了几口才发现我过肺没有被呛到,反而我还尝到了一股让人欲罢不能的巧克力奶昔的香甜味。大叔对我惊讶的样子发笑,对我爸说:“你看你儿子,明明就是老烟鬼了还要装作多单纯”

我们来到了一个普通的老旧商业楼,旁边是一个公寓。大叔用暴力撬开了商业楼一家空店铺门上的金属卷帘门,我们进入里面,顺着里面的楼梯爬到了天台,在上面吹了会儿风,我们就一同趴下,我也没看清大叔是拿起了望远镜还是狙击枪,但是我爸开始激动的和我们聊东聊西,还打开空的“棺材”看了一眼。我心里隐约知道他要为了报仇杀某人。

高烧五十度的破碎(又又又是长篇)

接着我回到了我的卧室上,我开着电热汀,舒舒服服地躺床上看电脑,还是我以前描述过得梦里的万能的游戏网站,这回我玩的是一个正经的横版游戏,像是可爱版的、通情达理版的、带有沙盒元素的死亡细胞。

玩着玩着我怎么就感觉很闷,喘不过气,像蒸桑拿一样。我把电热汀开到零下,还是很闷,我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走到窗子前,打开窗子猛吸气,更闷了。但还好只是闷,也没到那种要死要活的地步。

我从卧室的门缝看到客厅亮起了灯,听到了我爸我妈交谈的声音,我就打开了卧室门出去,和我爸我妈聊了几句就去学校了(我家现实里也是出门就到学校)。看着还在清晨,操场上雾气特别浓,我走到小卖部里,见到了班里的体育委员和他的好朋友聊天,说要去某家叫“美国...咖啡馆”的地方,我说我也正好要去,体育委员就非常敷衍地想把我打发走

转视发现,我在看一个新闻,从天上掉下了一块巨大无比的嵌有七彩宝石的小腿骨,坠落在了我们小县城上,正好砸在那什么美国咖啡馆在的区域。接下来天空又接二连三地掉下来一堆骨头,骨头自动拼在一起就变成了巨大的骷髅人,那骷髅人穿着酷类王者,手上戴着五个镶嵌不同宝石的戒指(直接照搬骨王设定了啊)。

他使用五颗宝石,向远处一指,远处就拔地而起一栋巨大的高楼,直指云汉。

建筑的最顶端的屋顶慢慢打开,里面有一个看起来很花花公子的骷髅人骑着大摩托从楼顶跳到了街上,到处飙车顺便宣传他自己,有评论表示帕派瑞斯的灵感就是来自他。

接着我的视角来到了一个穿着很亚比小孩身上,正在向一个古堡走去,背景介绍他是一个天才作曲家,那个古堡是上面花花公子骷髅人的老巢,古堡里有一个很美的花园,亚比小孩喜欢那里安静的氛围,那里可以让他思如泉涌。

古堡门口有两个小孩守着,竟然是落魄版的frisk和asriel,可能是潜意识在讽刺自从三角符文出来之后传说之下就变得很卑微甚至被各路妖魔鬼怪占领了吧。frisk洗着衣服,asriel看到亚比小孩就会意了,去一个杂物间拿了蜡烛出来,但亚比小孩表示不用,随即掏出了手电筒。

在亚比小孩的视角下,我和asriel进入了第一层的隔间,是一个茅厕,很陈旧破败。沿着楼梯到了第二层,四面没有房间,继续上楼第三层,有一男一女两个老人,仔细看他们的脸很诡异,在用老式收音机播放用德语唱出来的野蜂飞舞旋律。第四层是一个目眶瞪裂,坐在地上喃喃自语喋喋不休的疯子,第五层是一群僵尸,第六层很黑暗,暗中有人在唱《楚人美》,仔细一看在我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我的背后有个怪物,和BV15C411W7RX(复制粘贴到bilibili搜索栏)上的怪物很像,

我慌了,就往下跑,asriel愣了好一会,才也跑掉,到第五层,僵尸已经发觉了我们并围住我们,我们就从下水道钻了下去,下水道里有一个旧约里的天使,三对翅膀,一对用来飞,一对遮住了身体,一对遮住了头,只露出嘴来,像塞壬一样歌唱。

第四层,疯子开始尖叫,我成功跑掉但asriel被堵住,我管不了他了继续往下跑,第三层的两个老人开始互相啃食,手里拿着砍刀和斧子,看到我他们就奔向了我,我继续往下跑,跑到第二层就醒了。

2023/11/15 我的恋人 爱实 日常生活 家人 死亡讯息

这个梦是 Bittersweet Chocolate 微苦巧克力
      我是一个画家,和恋人爱实小姐在一起生活,一起上学,爱实告诉我,她自己搬出来住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父亲有暴力倾向,我和她住在一起,在学校转个弯直走的路径,旁边是一片居民楼区,我们的小家采光很好,透风,整洁干净,温馨,随处可见摆着我的画作,有时候爱实笑着说又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找到我落下的画笔还沾着颜料,假期里我和她一起懒洋洋地度过每一天,把垫子拖到阳台前,拉开窗帘晒太阳,她看书,我在她旁边画画,她同时也有留心播放机上的曲目,她会挑安静的我喜欢的曲子播放,有时候画累了笔一横我就睡下来了,她会把书里有趣的内容念给我听,轻柔地有节奏的,就像讲故事,爱实厨艺很好,(好想喝她做的奶油鲜蔬汤T^T),我喜欢她听到我说很美味的时候开心满足的样子,她说她手艺不断进步的动力在于把我照顾好,隔一段时间我们会上集市买菜,这是我们的约会。(我很幸福,这里的爱实也是很正常的爱实,没有心理疾病)
       要开学了,因为都在一片居民区,我回了一趟爸爸家妈妈的家(梦里),爸爸妈妈做了一桌家常菜,很香,都是我喜欢的菜,不过那时候我要去学校了,所以就先走了,我说等在学校4:50pm下课,我打算请假回家吃饭洗澡,和爱实一起去学校,新班级我们依旧在一起(爱实会教会我不懂不明白的知识点,和我一起完成作业,这是我在学校的精神寄托和念想),可惜位置还没编排好,我的同桌是笔凡,她不舒服,虽然体温是31℃(?)但是头晕,在写请假条,她反胃吐了,我也默默拿出了我的请假条,我也想回家,虽然已经是晚修时间了,我和爱实说,晚上下课来我家,我想榨玉米糊给她喝,冬天喝玉米糊很暖很甜(姨母最拿手了)
       爸爸妈妈出门了,家里竟然有小孩?!小高是我的弟弟,还有我的妹妹。
我打算去浴室洗澡,发现装修变了,为了采光,旁边的玻璃变成了落地的,我不知道外面能不能看到里面,但我能看见他们,楼层不高,大概三楼的样子,我低头看来往的人群,每一个人的脸都清晰可见,远处的路道转弯弧度就像赛车道,还有互相有间距的树丛,一团一团的,我说好像绿色的棉花,正打算拍下来。
直到很晚,我都没有等到爱实,我看着凉掉的玉米糊,喝了就睡了,打算第二天去学校再给她带。
爱实来到我这栋居民楼,她变得很紧张,因为这和她父亲同一栋楼,而且同一层,三楼,她害怕与她的父亲打照面,因为再见到爱实的话,她的父亲会把她杀死的,她走出电梯赶紧去按密码锁门铃,但是那个有狂躁症的邻居似乎早已等候多时地打开了门,把爱实拖走还告诉她,挣扎是没用的,如果她不想我也跟着一起死,就乖乖回家。
       她被杀了,第二天没有来上学,我知道这则消息是在新闻上,她的父亲入狱了,在家里发现被残虐的她,受了很多苦难,最后死了,原来一墙之隔,她死在来我的路上,明明都要进家门了,我都想象到她笑着说打扰了,脱下鞋,穿着袜子就走过来抱住我,说我做的玉米糊很好喝的样子,我觉得是我害死了她。
我和爱实的家变得空荡荡的,一切没有变动,就像我们去学校离开家最后一刻那样,只是屋里家具有些积灰,阳台一起养的花开始凋零和多肉变得干瘪缺水不再可爱,爱实没读完的书还在房间角落放着,折角的书页是记号,我有为她作画,但还没完成,我依旧和房东留着这个房子,虽然很少回来住了,偶尔打扫卫生,擦拭灰尘,晒晒床上的被褥,把爱实的衣服洗干净然后晾晒,染上纯粹清新的洗衣服味道,和太阳的气息,偶尔太累了回来直接倒床上就睡,爱实的味道,好像还留在房间里,我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换这个洗衣服牌子了(这可以来个洗衣服广告位?bushi,T-T 啊 我是什么很见的人吗,怎么在梦里死老婆了)
最后我大概就像,我走的《染上赤色的真爱百合》最后一条线路结局。
       真奈美死了,爱实幻想她活着,尽管真奈美不能再回应她了,但在她的世界里,真奈美只是闹别扭生气了,不理她,不愿意和她说话,她就一个人说着,看着手机上定制礼服的信息,说着计划出国生活的想法,她仿佛看到真奈美嘴唇的弧度笑了一下,她就激动地想也许过几天真奈美就愿意和自己说话了。
凋零,在自己的世界里,幻想对方还活着,尽管不再回应自己,但微微一笑,足以让她意外地开心,因为,真奈美只是一直在闹别扭呢。
(听到比三呆用拇指琴演奏的鸟之诗版本,会想到爱实)

2.25

梦见和一个男的很暧昧,长得还挺帅,很高
我们俩坐在一起在说笑,然后笑得歪七倒八,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太近,就很心动
然后突然又想到
哪来的帅哥可以和我暧昧啊!我就醒来,再什么睡也回不去那个梦了(*꒦ິ⌓꒦ີ)

2024/2/10 正月初一 ?先生

2024/2/10  ?先生
午后阳光很好 甚至过于灿烂 我坐在平行石台阶上 身边是个不认识的短发女孩 她神情木然 就像在发呆 我听到广播传来的声音 起身慢慢往过道走去 离开树荫遮蔽 明晃晃的太阳下 我像个遗失心爱之物的小孩子 抽泣着歪歪扭扭往前走
(女神难得给我发信息 诈骗信息 是要骗我圆子 她的说辞 我知道你喜欢写诗 这些文字很美 分享给你 我心甘情愿的 被骗了)
我在冷藏发酵乳区习惯地驻足 手上计算着优惠程度 有人在我身旁停留 很安静 但很温暖 我刚好算完 看向身边 ?先生穿着高领的白毛衣 我先看到他微红的耳廓 再到漂亮的指节 将怀里的胡萝卜抱枕递给我 柔软 带着残留的体温 靠近能够闻到毛衣上干净纯粹的洗衣粉味道
“我好像被人当做兔子养了”
-听起来不错 兔子小姐^^
一次性买了许多食材和生活用品 就像末日时期的仓鼠党
到家后 ?先生 准备了晚饭 是番茄鸡蛋汤面 炸鱼饼 和 荷包蛋
晚饭后 他开始打扫卫生 我有些犯困 百无聊赖躺着 突然坐起身来 决定写些什么 关于? 正在播放的曲目是take me somewhere(桌上的坚果仁 看到包装的时候 似乎现在我是一只被投喂的松鼠)

?先生照顾我很长一段时间了 房子有四层 布局很怀旧 楼梯间有些暗 因为声控灯最近坏掉了 但客厅的灯光是暖色调的 让人安心 没有什么比这更舒服自在 因为这是我们的小家
我喜欢?先生的厨艺 也喜欢他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 我也会帮他打下手 他话不多 是一个很安静的人 但是很温柔 做事的动作很轻 性格很好 通常的回应 是停下手中的事 和眉眼的笑意 温暖 让人安心的存在 (虽然有时候显得呆呆的
其实 我总觉得他的神情带着一些阴郁 我想不明白
因为这样的人 太美好了 就像是只存在于梦里
能够成为他的家人 真是太好了

,,下次再继续写吧
我看向楼梯间 他刚刚在拖地 我注意到地面上放着一个黄色的尖刺皮球 有弹性但很结实 球一个一个台阶跳下 我也往下走 先生停下来 叮嘱我 刚拖过的台阶可能会打滑 我在意的是 里面装着什么 先生告诉我 里面是新的注射疫苗和口服药剂 我拿出口服药剂回到书台前 笔记本随意翻开着 我知道哪一页带着刚刚被晕染的墨水 喝着 习以为常的苦涩 好像有副作用来着 短暂的 带着红晕的脸 头昏脑涨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有人替我重新盖好了被子 很轻的呼吸
-会做个好梦吗
深秋 和?先生一起去他朋友开的民宿泡温泉 我喜欢旅行 很放松
洗漱完毕后 我在房间看老式电视机上的电影节目 他和朋友到负一楼谈点事 说很快上来 但我看到负一楼的字样 开始感到不安
十几分钟后 我蹑手蹑脚也跟了下去 这像是一个迷宫 地板上是没有排掉的水 冰冷 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我到尽头角落 突然听到很大的声响 在储物衣柜躲起来 竖着耳朵听 隐约传来的说话声 和 带着水渍 越靠越近的脚步声
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打开储物柜 没有任何言语或迟疑 就往我的脖子开了一枪 灼烧感 什么东西断了 想说话 但是被涌上来的血腥味呛到 一股甜腻的味道在喉咙蔓延 我好像溺在水里 呼吸不上来 空缺的伤口很痒 本能地用手指去扣弄 撕裂 血液在水泊中晕染开 有些浑浊
寒意 缺氧 沉重 脑死亡 人们都说 死亡前夕 会看到一生的走马灯
我已经遗忘了 走马灯是否像是放映录像带或者幻灯片
我只记住了 这个梦

没有完整的梦,几个小片段吧2024-2-23

梦见我爸妈去上班了,而且还挺远,今天回不来,让我自己解决要吃的饭。
还梦见我在走一个很险的地方,大概类似于铁链上放了木板搭成的路,还没有防护措施,只有一个扶手铁链,木板固定得并不结实,一踩上去就动,我一边走一边给和我一起的小伙伴说,我真的会害怕,然后走得飞快,想赶紧走完。主要是这路我还走了不止一遍。
梦见我和朋友在学校,我跑去了一个废弃很久的礼堂门口写作业,很多题都奇奇怪怪的,但又是我们学过会做的,他们在操场上比赛短跑,过了一会儿她们来找我,给我说医务室门口放了很多请假条,我一看是一个小盒子里放了很多打开的安倍瓶和尖尖的玻璃头,摆得整整齐齐的。

杂七杂八的和现实有关联的梦

今天做了很多梦。
我梦里,自己带回了一只流浪奶牛猫,在水槽处给它用热水洗澡。洗着洗着,它的躯干突然变成了毛巾,头部仍然是奶牛猫的黑白色头,但是舌头露出,像是噶了一样,又突然幻化成蟹老板的头,章鱼哥的头,无一例外,都是死状,眼珠子死愣愣的盯着一个方向,让人冷汗淋漓。
我梦里,还梦见了海绵宝宝-奇特鱼/神奇鱼,可能在异世界这是现实或是影片。那里处处透露着一种异类代替自己的恐怖,心惊胆战。
我梦里,还梦见了自己被学姐拜托上同一节课时,帮她当托,结果我在神志不清、半梦半醒时,给她回复了一条无厘头的qq信息,我休学了,没在那个班上了,所以不能给她当托了,类似这样的愿义,但中间有许多莫名其妙的词语,我忘记了。神奇的是,学姐发给我的信息中,有一条是长发蒋水莲的人像图片。
我梦里,还梦见了自己被一个小孩罚了30元,和一个蛋糕有关,蛋糕在石板上,我和他在室外,树林边界处。

2.21

梦见我们镇上发洪水了,桥上面又架了一列玻璃挡洪水,洪水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在梦里就可以爆轰!别人的脑袋!

到现在已经能做春梦了,但是今天的梦才让我想起来,我才不想借梦照应现实里的担忧和预测,小时候我一直希望能在梦里做自由自在的事啊!
梦里就是,总之轻盈地像动漫里画的。
倒着翻下屋檐,趴在窗户上,空荡荡的房间里,正中央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绑着的,被爆了头的人质,血自然是溅满了每一面墙,喷射开,很美丽,很简单,我的杰作,我很喜欢。虽然不记得爆了谁的头。
不过不肯离开犯罪现场的话,被发现就逃吧。重新爬回屋顶。这里是远离市区的一望无际的广阔山坡,我在这公路边的别墅区的屋顶,迎着阳光和风向,我就可以轻轻跃出很远,躲避子弹。
再时不时窜到别人家里,bang~轰掉别人的脑袋。好自在~~不想醒来~

(好像梦里太脱离现实,让我大脑有所察觉,于是梦里的我还想到如果犯错了就会被男朋友抓回去厚乳“惩罚”。呜,色情暴力全占了,醒来没敢告诉他就是了(*'へ'*))

电梯,也经常是怪谈里抓单的地方

深夜,
独自教学楼下执行[清扫]的任务,准备乘电梯回教学楼18层报到。
按照大多数套路,袭击都是从电梯载上乘客的时候,就准备发动,熄灯,摇晃,攻击。
但电梯稳稳运行,便是安全,平稳地行至18层,就该开门了。
可是,它不希望被我预判呢,于是在我心安地决定门要开时,写着楼层18的电子屏幕,改成了:
[不行]
像小孩一样呢。我心想。

于是从[-1]开始以各种数字的速度横竖左右乱开。
不知道是哪只鬼在恶作剧啊,把我摔的东倒西歪,就会走的吧。
我已这么想,所以他马上要我明白:
我也不是不能让你死在里面呀!!

这个时候我才感到恐惧,把电梯上所有无中生有的密密麻麻的紧急呼救都摁了一遍,当然没有反应。我很害怕,有些失智,我要死在这个根本不知道身处何方的电梯里了。
所以他把我从电梯里扔出去了。

我想是让他捉弄了,让他得逞了,他很开心吧。
简直像小孩一样。

2023.8.25

ta站在港口边两头尖的小船上
和两位站在港口的家长一起望着水面
港口小到只能刚好站下两个人
水面黑到只能看见一片漆黑
隐约能看到水面上的两只小船和船上的兄弟俩
ta们在漆黑与薄雾中启程
无人知晓目的地
即使是作为家长的两人
兄弟俩一前一后缓慢漂浮在水面上
ta们的船身均为浅色以方便辨认
一位家长担忧的望着兄弟俩并嘱咐着ta什么
但ta只是看着弟弟船上的一个人影
那是船夫?我们不都是独自前往的嘛,怎么可能会有船夫......
那人好奇怪,直挺挺的站着,站在弟弟前方
弟弟却好似看不见他,浑然不觉......
正当ta想询问家长的时候
两位家长突然大叫起来
雾气暂时从哥哥周围散开
哥哥的身前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影
在兄弟俩听到家长的声音的时候
他们才看见那个人影
ta想那俩兄弟一定很恐慌很无措吧
待会儿就轮到自己了,那人影也会出现在我的船上吗......
家长叫喊着危险、离开,情绪显然有些失控
只是一会儿,雾气又把哥哥笼罩住了,这次把弟弟也算上了
兄弟俩消失在水面上
就好像只是为了欣赏人们的恐惧
轮到ta了,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ta也必须向漆黑中行驶......

好想去异世界(感叹)

梦到在学英语,但不是学课本那种,所有人会进入脑内的一个世界,在那里的每一个站点所在的市(或者镇)考试完成任务,具体要干什么下一步去哪,在站台(好像是电车)最上方的横屏上会有提示和任务,但只出现一次(所以我看了一次就忘了……导致去了别的地方(๑-﹏-๑))那里公共设施挺齐全的,什么小店宾馆都有,每次完成任务考试的地点会不一样(但所有人的都在一个地方)所以找不着还可以问人。不过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所有人都循规蹈矩地走路,明明可以飞啊(因为又不是真实世界)所以红灯时候我是直接飞过马路的,因为懒得走路就一直飘在离地面十厘米位置(真的很方便啊为什么没人这么干)
感觉挺有意思的,但早上忘了记了,现在忘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干啥了,只记得坐错车了

古堡

家主——叶林峰

  我是家族中一个极不起眼的人,前不久家主带着我们来到这里——一座在森林中矗立着的古堡

  刚到这里的头几天大家都觉得很不错,没有人觉得古怪,他们都认为这里很好,只有我觉得奇怪

  但没多久他们也发现了......毕竟这里的每一处都透露着诡异

  古堡内部很暗,只能勉强看见里面的东西,只有微弱的暖光,但是那光无法给我带来安慰

  而且,我,找不到光的来源........哪里都没有......

  镜子、彩窗总是出现在不合理的地方,比如房间门口

  古堡很大,里面的雕像也很多,它们的姿势很奇怪,不像是人类能做出的姿势......我不敢去细看,深怕看见可怕的东西......

  这个古堡很大,我们还没来得及熟悉这里的全部

  夫人和她的两个孩子是除我以外最先发现不对劲的人,因为事情就发生在她们自己身上,她们想搬离这里,但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我是听家里其他人说的......

  渐渐地,来到这里一周都不到,大部分人都不想在这里呆着了,大家都想离开...

  但是..........我们出不去,大门打不开,窗户也....外面永远下着暴雨,还有雷声...雨明明这么大,一直在下,却淹没不了这座古堡

  家主不知用什么方法联系到了外界,他说这座古堡被诅咒了,而且是座凶宅

  我更害怕了,但是其他人知晓这个事情后却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我不明白,我感觉这里只有我一个正常人,我觉的他们已经和古堡里的一切融为一体了...

  当晚,我继续寻找并熟悉古堡,企图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房间。

  我找了很久,已经很晚了...我推开一扇门,这里是一间卧室

  但这不重要,我,看见了两张床,床上有两具女性尸体,我很确信那就是尸体....她们安静的躺在床上,就像躺在棺材里一样,她们的身体,皮肤都很干净,好像人偶,好像艺术品,好像有人为她们清洁过一样,对,是凶手做的!家主说过这里发生过命案!凶手...还在这里吗?他能出去吗?他会不会在我身后?看着我?巨大的恐惧席卷我全身,我动弹不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还是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两具尸体身上移开,忽视她们

  外面的雨太大了,窗帘被吹的很厉害,我很怕窗户外会突然出现什么,一定要把窗帘合上,一点缝隙也不要留!我艰难的走了过去,把窗帘拉开扣上,窗帘不动了(外面下着暴雨,打着雷,风也很大......窗帘被吹起来了,窗是关着的...窗是关着的?

  ............

  右手边是浴室,有人在洗澡,我不是一个人,门没有关,我走进去看了一眼,是她们,夫人的两个孩子!太好了,知道还有她们在这个房间我的神经不那么紧张了

  我们的关系还不错,经常偷偷在一起玩耍

  突然!我听见了门外逐渐靠近的家主和夫人聊天的声音,我忘记把门关上了,一瞬间我又紧张害怕了起来,连凶手可能还藏在古堡里这件事情都忘了

  有那两具尸体他们即使进来了不会看到我

  我慌张的躺在窗帘和床之间,只要他们不走过来就不会发现我,可是,怎么可能呢,浴室就在我对面,他们总要沐浴的......

  我在心里不断祈求时间过得慢一些,祈求他们不要发现我......

  水停了,她们嬉笑着走出来了,她们看见我时惊讶了一下,我不能发出声音只能用眼神不断哀求她们不要揭穿我

  这时,门关上了,我摒住了呼吸,她们又看了我一眼,把目光移向和家主、夫人聊起了天,太好了,她们没有告诉家主我在这里....

  我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今晚实在是太累了,我抵挡不住睡意陷入了沉睡........

  我不知道他们也没有去浴室沐浴,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被发现

2.20

我qq牧场那个密码本给人偷走了,对面是个年龄有点大了的男的。
他住在云龙公园里很深很深的一个地方,有栋大别墅,这个人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密码本是四位数锁,里面写了跟还愿有关的内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想要它。
我大晚上跑过去偷,蹲在门口悄悄看着,里面的人发现我了,我又悄悄蹲下,想着反正是在做梦,我就随便说呗。然后问他世界上最好的四把剑叫什么,我还说胡说了四个名字,他一听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想了想甚至还跑到屋里去找答案了。我在外面愣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为什么要等他出来,现在去偷走不是很好吗,然后我动作迅速地进去拿了密码本就跑,迅速下山,后面有个婆婆说话,我很烦躁地吼她闭嘴。到了家里爸妈都在,我说偷到了,爸说会找个红布把它包起来,我说不会扔掉吧,里面还有我的贴画……我跟他们说了怎么偷来的,我爸还很高兴地笑,妈说要不给那个老头买点药安慰安慰,她知道那个人一直在吃药,我是想这次事儿之后那边肯定要加强防备了,犯罪者会回到作案现场被抓到怎么办。

今早

只记得大概:我把一个玩的很好的男同学分尸了,在教学楼天台上,当时是阴天,那个男生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我拿着刀切了他的腹部和四肢,其他部分是另一个女孩做的。
梦里记得始末,但是现在忘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