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罐前传(x

今天的梦…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
类似晶马的人物因为追求世界真理还是什么的理由, 在世界各地找寻答案. 某次大概是在神庙中, 一个全身雪白, 像是幽灵的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 告诉他旧世界即将崩溃, 而有人正在进行新世界的构建.

……

在一座英式庄园, 类似冠叶的人物正在向一些穿着不同时代装束的人们演讲, 他提出了他的乌托邦计划, 并请求这些人献出他们的力量. 这时晶马到达了庄园, 他本想向冠叶询问, 可突然发生了地震, 两人也因此未能接触.

……

画面转到一个巨大的湖, 冠叶与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启动世界重建机器, 机器浸在水里, 像是一个平面的地球, 可核心的像是都市的部分无法启动.
追寻冠叶的晶马到达湖上的同时, 冠叶像是失去了力量, 落入湖中. 晶马没有多想, 马上潜入水中, 通过人工呼吸将空气分给冠叶, 这时, 两人发出红光, 而湖上的机器也开始启动.

画面转变, 时间飞快流逝, 最后停驻在一个瞬间, 高仓一家围在餐桌旁快乐聊天的景象, 然后我就醒了(

20180822嚼到化掉的口香糖

只记得嚼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口香糖,在嘴里几乎要化掉了,软到吐不出来,粘的满嘴都是,试图用手抠出来,但是发现抠也抠不干净,难受的压批。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口香糖不要嚼太久,见好就吐。

又是噩梦QAQ

和家人去旅游,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也没有找人家留宿,而是找了一间废弃的小屋,加固了一下门就睡下了。

我也睡下,梦见自己居然躺在家里的床上,去上厕所,也是家里的厕所。

觉得不对劲,立刻就吓醒了,醒来听见
“我用了四分之一法力做的梦境居然没有困住这个小娃娃。”

我又被强制入睡了。

紧接着就感受到了左腹疼痛异常。

我挣扎着,强迫自己醒过来。

于是我穿越了两层梦境,回到了现实。当然现实里一切照旧。

我的灵魂仿佛被禁锢在了学校,总是午夜梦回此类意向。
我梦见他,大四似乎去了川大进修,七、八月份毕业,梦里他笑得一脸灿烂。一想到,而我却已离开校园月余,难免暗羡他。
故事从一个柔弱的白莲花小姑娘开始,她与父亲失散,独自一人晃荡在荒草丛生的大山里。她想要回家,却没有勇气,跨过大山。她的旁边稀稀疏疏的杵着几个混混,他们的目光,称得上虎视眈眈这个形容词,他们只待天黑之前若无人问津这个姑娘,便下手。这般场景更显的她人单影薄。慌张之下,她玄然欲泣,正巧他路过,见她,即下了决心要护她周全,助她平安抵达。有时难免荆棘丛生,有时山高路远前路无期……他都在前方为她披荆斩棘,开出一条路来。她有时在想,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嘛,她的脑子里思绪翻涌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只是低着头,攒出一个八字眉,抬起头来便一脸无辜的望着他,眼神柔软,我见犹怜,她在……
为什么要翻山越岭的送她回家,他道是因为他儿时也曾迷失,再见她同遭此境又于心何忍。
为什么频频刷存在感,“因为我在诱惑你”,他说。
Tio

久违地做梦(好梦)

看了一下去年虽然也很痛苦 过得像加塞
但是至少心态是好的!

梦到像弹丸论破3那种场景,遇到一个医院的继承子。他在他的空中楼阁上要开live,请到了石花,山羊皮的致敬乐队的样子。后面还有 The Killers的 Brightside,我说 The Killers!

我现在想了想觉得,5月那次落了是长久的原因,不要太责怪自己。
live还是要去,连这点爱好都没有了的话,有点本末倒置了。
考学不是为了放弃所有爱好,而是为了让自己更intergrate

一个关于yume.ly的梦

梦里打开yume.ly,第一次收到了「回复提醒」,发现有人在我的梦境下面评论。回复评论之后看看大家的梦境,发现每个梦都有不同的人的回复。

真是个其乐融融的世界。 XD

琥珀

云朵是悬空的容器,里面盛着奇妙的液体,折射着火彩一样的光,有着蜂蜜一般的质地,呈现半透明状态,慢慢的,倾倒下来,人类和他们的机器都还保持着运作状态,无意识的,渐渐被浇灌成了一颗地球琥珀。

鲑鱼

鲑鱼生产链的流水线上,工人打捞母鱼,把它们的肚子剖开,取出鱼子,金红色的鱼子整齐的堆在一个大缸中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好像宝石一般,下一个镜头是那些被剖腹的鱼被拉去另一个流水线,工人用线把它们肚子缝上,又活了。

考试的恐惧依然支配着大学即将毕业的我

一天上午,我去了儿时玩伴家里开的眼镜店。这家店空间不大,也没有什么稀奇的玩物,但却曾经是我儿时的乐园,因为我们一家人每次都在夜晚关店后才来做客,在店铺二楼用作住宅的空间里与对方一家人把酒言欢,良夜如此,父母也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友人身上,让我和我的小伙伴得以享受父母终日无微不至关怀的间隙里,一点微薄的自由。只是后来岁月更迭,我和小伙伴纷纷升学,不知疲倦地奔走于家和学校中间,对方家庭投资逐渐扩大,这家店也不再用心经营,最后就出租给邻近的食肆,合并成了一家小饭店。我与这个路口商铺的缘分,也就终结于此。

今天是一个正常的夏天的上午,阳光不很强烈,天空不很晴朗,天气却很闷热。回过神来,房间里如同蒸笼,才发现自己在这家应该已经不复存在的眼镜店里,店里除我之外空无一人,但脑海中却留下阿姨叫我在这里等她一会儿、帮忙看店的印象。整家店的一楼大体分为三个房间,靠外的是价格较低商品的展柜,靠内的则摆着价格稍高的那些,从内室再往里走,是验光的地方和卫生间,光线昏暗,空气潮湿。大概是出于扩大视觉感受的目的,眼镜店摆放商品的房间都以整面的巨大镜子作为墙壁,两面镜子互相反射,形成了一个无穷无尽的回廊,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试图捕捉成长带给我的变化。正在我发呆的时候,拉门一响,走进来一个青年,戴着帽子和耳机不由分说地挤进内室,把背包放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对我打招呼,「哟,好久不见啦。」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只是那时候规规矩矩的学生短发已经变成了金黄的长发,狂野地从帽子下沿钻出来,让整张面孔显得苍老了许多。我回了一声,还没等寒暄近况,又听见门前有人进来——竟然又是高中同学。从差不多十二点半到十二点五十,陆陆续续来了一共十九个人,大家都带着和高中时候不一样的面孔来到这个本应与他们毫无关系的眼镜店里,静静等待着。在似乎不会再有人来了之后我终于可以问:大家今天聚在这里都是来干嘛的呀?其中一个人说:不就是J老师叫我们来的吗?我是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是学校要做毕业生的学业水平测试,谁知道明明已经毕业几年了为什么还要测试我们的水平?可能是怕我们丢了学校的脸吧?哈哈哈……亏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正经复习了几天呢!

事件到此已经让我陷入彻底的恐慌,因为又要见到高中的班主任了,以及竟然突然要考高中的内容,除了英语之外,大学从没学过任何跟高中内容相关的东西,想到曾经把我治得服服帖帖的数学考试,脑海里剩下的全部念头都与如何从这里逃走有关。听大家说考试预定一点开始,想着即将到来的恐怖,和没有接到老师通知的事实,我果断决定落跑。

于是在十二点五十八分,拉开眼镜店的后门,我匆匆跑掉了。

一个日常与非日常交织的梦,本质恐怖故事

这个梦的系列的一二部是这样的:我在大学的宿舍里,虽然这和我大学的真正的宿舍相比差别很大——这是个能容纳40人左右的宿舍。柜子是5x16,每个人占有两个格子。有一天我把我的茶花杯装满开水,放入我要加热的套上保鲜袋的羔羊肉,盖好盖子,再放入柜子中。突然我们的舍管阿姨过来说了几个注意事项,类似于在宿舍也不能使用电吹风之类的,然而却也包含了我刚才做的事情,因为听说这样做会把一些糟糕的东西给召唤出来…于是我赶紧把里面的水杯和一些书籍、画册给取出来,差不多就是什么圣经、死海文书、描绘一些恶魔形态和异常体验的画册等等让人怎么想都不太对的东西(类似于图一,作者微博苏路路子)(我怀疑这个梦是eva精神续作哟…)然后关上柜子,带上锁,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结果过了两天那个柜子里的白色绳子长出来了,柜子也开始出现斑驳的锈迹,还会漏出一些一看就让人觉得“这不用洗洁精那能洗的干净!”的迷之流体。而且我的水杯里的水也开始变质,变成类似于羊水、营养液之类的东西。但是我很忙诶,早上六点多出去,晚上11点多回来的我才没有心情处理这种事情呢…于是也就放着不管,第一部完。

然后我突然觉得好像这么放置在那也不好,于是通知了职业是宿管阿姨的魔法使(兴趣使然的魔法使哟)考虑怎么解决一下这个问题。结果一回宿舍…emmmmmm…我发现我找不到自己的柜子了,或者说我柜子所处的5x4那一段都被人拿走了。我问了问舍友发现是那个已经在我梦里出现超过三次的,每次制作星战相关视频的时候都要把别人的柜子带去厕所录视频的臭傻逼,佛了。

然后我在厕所找到了这个人,还发现他把5x4的连体柜子给我拆成一个一个的了…于是怒不可遏的我用我毕生所学骂了他一顿(什么匈牙利老哥之类的),他居然还说我情绪太激动了…我心里只有抽死他的冲动…

但是当我按照柜子长满白绳的特点开始去找我的柜子的时候,却有一些更加莫名其妙的东西冒了出来:我的皮挎包啊、吉成钢人设集,井上俊之原画集,小魔女学园分镜集等这几年收藏的东西,让我根本没法好好的去找。

最后决定还是把柜子一个一个的拿出去,一个一个清点,但是柜子的数量始终在19到20个之间徘徊…

于是我,宿管阿姨,和那个臭傻逼以及他的几个手下(好像就莫名其妙给他追加了一个退魔家族少爷的设定…)正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些柜子的时候,我进入了思考,然后我被强制弹出了…梦醒

不知道有生之年见不见的到第三部哟…

演唱会破案

某位女星的演唱会,行至中途有个环节,好似是要给哪个观众的家人打电话,却发觉对面的状况有些不大对劲(如何不对劲却是已经忘了)。于是莫名奇妙拓展开来,紧急跟进,勾出一桩帮派间斗争的事件出来。好似其中一个帮派还有完善的体系,已杀了许多人。

做了一个很真实发梦,梦里在一座山间,有一条围绕着湖水的,颇为波折的道路。等着广播走完毕业仪式流程,有一些毕业生开始尝试走过那一圈据闻比较有意义的路。我和h从起点开始走,她与我絮絮叨叨的念着她直升了他们学校的研究生,想着我奋斗一下也来她那儿,还可以暂避会儿出社会的风头。行将在未半之时,遇见了他,他和他的同伴,从终点走向起点。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们说,这路可真难走,幸好快到头了。我听闻他尚未毕业之时,因着女朋友的原因,打算去一个军对旗下的一个地方当玩具设计师,道路竟与我们的不同。梦里也叹,他终究与我没有半分瓜葛,将来也清清白白的明朗可见,只为她,只是她。像他这样的人,从始至终与我的界限明了,距离相隔万儿八千里。这一辈子怕是再也无有缘分纠葛。至此,真当是别过了。后面的路也是真难走啊,到我们走的时候,人群也大多散去了,若不是h,这泥泞、这水上漂浮的踩踏处,我想我也没有勇气跨过。

20180624噩梦

各种人的惨死,死因离奇,死状恐怖,有一些因果把他们联系起来(比如,有两个人在电梯里,然后电梯下沉了,其中一个人知道电梯沉到底部的时候,那一层会有个吃人(还是杀人来着)的疯子。当掉到最后一层的时候电梯门缓缓打开,他们本有机会把电梯门飞快的关上,但是那个知道一切的人却把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推了出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伙伴惨死。后来电梯缓慢上升后又急速下落,他也因为惯性冲破了电梯的顶部,顶部伸出了一块钉板,于是他也惨死)。
之后是另一部分的梦,这个阶段之前还有一段神奇的背景信息像是旁白一样的介绍,说了类似“外国小孩儿气息不同所以容易被吃掉(然后画面出现了一个人咬着正在流血的小孩的画面),而中国小孩在这方面就很安全;另外日本的小女孩会被涂的很白,然后blabla(具体说啥我忘记了……)”
总之后来梦见自己睡觉的时候,从窗边先探进来一个头,后来整个人都进来了的日本小女孩(大概是鬼魂一类),进来以后上到我的床上,然后坐在我身上,脸贴着我做自我介绍,只要我回应她,我就会被换魂。然而我在知道一切信息的情况下,第一次忍住了,第二次却还是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很白很白的脸看着我,然后我说离我远点;这个时候就感受到了自己的灵魂在被从肉体中抽离。
我赶紧醒来了,发现是早上的八点多。
这个梦真是越想越可怕啊qwq

坐电梯被压死了

室友的铃声响了,我在迷迷糊糊中醒来。

铃声一直在响,往床下看去,

阿罡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抬头,像是在问我是你的手机响了吗?

我摇了摇自己的手机,示意并不是我。

此时小灰灰惊坐而起,掐掉了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这铃声好熟啊”,我摸了摸脑袋,死活想不起来。

“******”,小灰灰回答了我,但是我听得不真切。

“去吃早饭吧”,我招呼他们一起进了电梯。

脑里却还努力回响刚才室友的铃声。

突然发觉电梯晃得很不自然,我开始慌了,看向显示屏,“1”,“0”,“-1”,跳了两下,终究还是和灯一起灭了。

电梯还在下坠。伴随着摇晃,我感到来自上方的压力,空间也越来越小,似乎是氧气开始不够,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随着呼吸频率越来越快,我醒了过来。

(醒来以后瞬间想起来是刀剑外传GGO的ED「To See The Future」)

此生印象深刻

这个系列从初中一直做到高中,高三的时候不见了。
    梦里和同学去一个实验基地社会实践,结果实验楼里的怪物跑出来了,我们被困在一间屋子里,要在这个屋子里找东西组装成武器,虽然刀片装到扫把上就会变得巨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这是第一个场景。
   
    第二个场景是在实验楼里躲避怪物,砍杀割草。虽然第一个场景做出来的武器都蛮原始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各种高科技,还每次都不一样,星球大战的激光刀也出现过几次。
    起先几次还是个割草游戏,后来难度越来越高了,最后被咬到就死,变成了躲猫猫。

    第三个场景是出了实验楼,外面变成了森林迷宫,这个部分做的次数最多,也最没剧情,就很迷茫,四处乱串。
   
    第四个场景到后来森林也没了,一片漆黑,只有脚底下的钢丝是亮的,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前走,越走越慌,越走越快,跑起来了,前面出现了光源一般的东西,但是能感受里头透露着一股绝望,总觉得撞进去就死了,就拼了命地让自己醒来,醒来以后一头冷汗。
S1和S2关联度高一点,S4就和前面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是后续,就关系起来了。
S1只做过三四次,S2感觉自己反复死,反复SL,S3出来以后,S2基本就不见了,S3也是做的次数最多的,S4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最会出现,尤其是和女票分手的时候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