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消息进入我的梦了

天气非常的清爽,很像高原的夏天。
我跟一位不太认识的朋友一起走在回家的上坡道上,周围环绕着小山谷,满目所及都是青青草地。远处高山上的积雪仿佛结成了冰块,盖在山尖上,隐隐透着蓝光(有点像西岭()跟透亮的蓝色天空搭配得像windowsxp的自带桌面。

回家的路,和地方都不太认识,但心里隐隐觉得是回的老家,因为新闻报道说连日暴雨所产生的洪水即将抵达,我觉得自己应该和家人呆在一起面对即将到来的灾难

(中间有一段忘记了)

我们一家人都上了最高的楼层,围坐在一起。从左侧窗户望出去,能看见洪水正在逼近,但水位并不高,接着山体开始滑坡,我家的地基被冲垮,幸运的是我们所在的楼层像个快递盒一样漂了起来,跟着泥水一起快速向山下滑动。爷爷、奶奶、妈妈、爸爸,我们四个人手牵着手,以免被冲散受伤,可是房子越来越抖,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左手牢牢的抓住奶奶,牵着妈妈的右手却一直在打滑,每次滑到指尖时,都要用尽全力的再牵住,我甚至想从口袋里拿出塑料袋把我们的手绑上。
(然后闹钟响了)

梦见醒了

早上梦见自己睡醒了,起床,刷牙,洗脸,在房间晃悠,然后又睡了一会回笼觉。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什么都没发生,仅仅是真的睡醒了。
梦里的视角总是第三人的视角,但我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200709

梦到和闺蜜一起上一个课。
然后小学同桌也在,大概是一直和我示好的样子。
是下课的时候,闺蜜就和我说,他太势利了,不适合你。
别的完全不大记得了,好像是回家路上穿越过一栋楼,二楼是卖肉的店铺,人们都穿着黑色胶质的围裙,我脑子里一直浮现谋杀之类的就一直想绕出去。
醒来之后非常高兴,因为在国外已经很久没有闺蜜在身边的感觉了。而且她在梦里是那么懂我。

柜子

2020.7.8
连续两天梦见ckr了
先是和学弟学妹的交谈,学弟挺能说的
然后又和wd做了一个约定,接着是和xb他们玩游戏
高办钢琴的右侧,hjs立起了一个橡胶屋顶,我坐在二楼的边缘处,思考着上面的电路图

教室里许久没用的保险柜,我以为我把钥匙弄丢了,其实它根本没有上锁
于是我找到20号,时隔三年地再次打开我的柜子,里面竟堆积着许许多多的明信片和纸条。我感到很抱歉,然后警告zhc不要去乱说话。之前遗失的两块手表也在柜子里面。

在梦境漂流

我趴在一块木板上,手里搭着一块很厚实的泡沫板在河上漂流,流速特别快,在一个转弯段我拖鞋掉进了河里……于是我靠岸准备打捞拖鞋。
每当拖鞋停留在岸边,这河水的流向就开始改变,拖鞋会被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鱼顶向水中央……反复打捞了快八九个小时,最后来到了一个类似于废弃水闸的地方,拖鞋被拦河地笼拦住了。费劲千辛万苦在河边砍了一根竹子进行勾搭后,我终于穿上了拖鞋。
走到了人多的地方才发现这里是杭州下面一个名字叫178的县城(?),之后我就遇到了以前的同事,她一见面就告诉我可以在这里买房,我说我想回湖北,她就指了指地铁站的方向,其后说有近路就带着我走,走到半路又遇到了另一个同事,说和我们一起去地铁站。
走了好一会终于到了一个破破旧旧的很有历史的楼房,我心里暗忖这分明不是地铁站,但还是跟着同事上去了。经过n家杂志社的破旧门面后我才发现这原来是个出版社。感觉在地下商场兜圈一样,山路十八弯后结果来到一个房间,里面的人话也不说就给我一张卷子要我做,还说要我写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我不肯写连问这是什么情况,旁边一个人说这是面试考试,写完了还要群面???然后我看了看题目就被吓醒了,那是张力学卷子………

20200707

20200707

路上走着忽然间脚底变成冰川,里面有鲸鱼澎涌而出张开嘴巴接纳我们。下一秒钟黑人和白人组成游戏的cp开始全新的弯道探险。我选择是古代武侠小说男主角,被女巫迷惑错误的判断让我杀死了自己真正的女伴。

20200706

两位老师分别作我和大学同学zzq的指导老师,我们坐在榻榻米上老师正在教我们。然后我们拿着电影票来到电影院,旁边坐着华纳的大佬,张艺兴和扮演超人的亨利卡维尔也在。大佬说这是新片推广到大众市场之前的点映,希望我们都能够多提提意见。我看着很懵得时候,走出电影院却进入另一个房间,粉刷着绿色的墙壁还有红色的花瓶,有人对我说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用巧克力和绿豆糕做出来的,都是可以吃的。然后我反复看见张艺兴,他问我怎么不进去继续看电影。我不太想去但还是跟在后面回去了。

2020.7.5

记得比较清楚的几个
似乎是考完试以后遇到了qxr,到了家里,让他下去等我,有一个和小胖他们相聚一起玩的计划,但好像其他人都并没有很想去。我打算换个衣服,不知怎么的换上了jk制服,但看了看自己的腿还是觉得太羞耻了,又打算换回原来的衣服。耽误了很多时间,qxr给我发消息说“能给我一点希望吗”,我也不太想去了。
吃了好几顿拉面还是没吃饱,我步行下满是车辆堵塞的隧道,想要寻找自家的车。后来到了一家自助餐厅,我说不如把51大洋给我我自己支配好了。
回到家里有一节大约1个小时的网课,和我一起上课的只有一个女生。我们不断的分享一些故事,不知不觉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7个多小时。后来又来了几个带着平板的老师,我感到很没趣味。

人见白月光20200701

大致是我妈希望我能结婚,所以安排我和男生约会。但是我对他没有感觉,临阵脱逃了。我在玩古墓丽影的真人游戏,跨越深沟的时候被甜茶救起来,两个人也就因此结缘。我后来pregrant了,我和我妈说那是甜茶的小孩。我妈找来硕硕做我的律师,因为前一个男生要和我打官司。

2020.6.30

啊啊啊啊啊,明天考试,慌死了

一种莫名其妙的菌丝把人裹住,之后这个人就灰飞烟灭。
那是一种孢子植物,我的父母是比较有权威的墙内人。
(忘了)
学校在毕业典礼上出来骚乱,是墙外的感染动物,那只老虎没有生殖器官,是无性生殖,我和同学采集下来一些标本,准备交给我们家的医生和生物专家。
回家以后,父母对我不管不顾
我很生气( `皿´)哼!!

上海的超市

开学了,我和Y在去学校的路上被我外公和他爷爷拦截,后者两人为了某种见不得人的秘密想杀了我们。我反客为主与Y联手,把后者两人葬送进了路边郁酽的河沟。达到学校的第一时间就被老师发现了路上的事,带我俩进了某个藏在图书室书架背后的秘密房间,派出所民警坐在那。不知道是本人梦中成步堂附身还是辩论技术过于高妙,警察被我说通了,决心放我俩离开。踏进办公室准备交学费的时候,洪流从地板底下涌出,像果冻一样包裹着我和Y,颤颤巍巍又心无旁碍。在梦中昏迷了。醒来后发现我和Y在一个超市里,满大厅都是各式各样的花露水,我兴奋地选购,这就是上海,我这么想着。

以后我就醒了,身上被蚊子咬了七八个包。联通连续给我发了四条大暴雨的预警信息。窗外正落着雨。

20200628

双腿缺失的我,和哥哥结伴旅行,早上在小小的旅店房间醒来,望向窗户:雪!鹅毛般的大雪。我兴奋得眼里充满了光,对还在熟睡的哥哥大喊,快带我出去撒撒欢。哥哥帮我穿戴好,扣了个大大的皮毛帽子在我头上,背着我出门。穿过人口稀疏的城镇,来到湖边,银白色的薄雾笼罩着湖面,又有温暖的阳光投向岸边,绒绒地包裹住我的身体。湖里帆船摇曳,水还未结冰,有小动物游动。哥哥把我安放在长椅上坐着,去不远处商店买了一个香草冰淇淋给我。我的裤管空荡荡,随着快乐的残肢晃动。
吸溜。
雪花飘落在我凉凉的鼻尖上。

20200626他人视角下的我

1/ 1F眼里的我
1F发信息说让我去找他吧,见见他的师门,不过他师弟和我一样会死缠烂打,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我很难过,原来他心里我是个死缠烂打的人。
2/ 奇怪的照片
去做开学采访,可刚刚在拥挤的人潮里把一个小姑娘送到楼门口之后,一回身天就黑了。
然后意识到自己原来在丰台五小(我曾经的小学),疑惑了一下刚刚明明感觉校园空间很大,怎么会在小学里,但来不及细想就发现了天色太美。天边是粉红色的,有薄云飘过,一道彩虹,一轮明月(但不圆,大概是上弦月)。
掏出手机想拍下来,却无奈像素不够。于是从相机左下角点到回看相册,发现有一些我从没拍过的照片,照片里的人都是他人视角下的我。

神秘

2020.6.24
我到了一个新的小区
可以记住的部分从和ws登上同一座电梯开始,我选了3楼,ws选了5楼。之后ty和另一个同学也上来了,他们没有带电梯卡,ws也没有,我笑了笑然后帮他们刷了卡。之后电梯径直到了7楼,没有在3楼和5楼停下来,我重新按了3楼的按钮,并一个人等着电梯下降。
电梯每下一层,就会有一根杠杆消失,让人感觉很僵硬。
仿佛是在另一个电梯里,我注意到在身后楼梯视线所能及的最后拐角处总有一个大叔注视着我,大概是怕我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电梯每下一层,他都会在楼梯的拐角处现身。
(这里发生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在感到疲惫之后,我纵身跃进瓦罐似的细小的房间口,半身卡在入口处向下挣扎着进去,出门的邻居看见了我的举动,所幸我还是进去了。可是进门以后我的包又不见了,于是我只能再次出门到电梯口寻找。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泥罐里捞出书包,在拉出书包的瞬间,整个包如同四处都有漏口一般全部被泥沙填满了。往回走时似乎有人暗示我家门没有关,我想有人在20秒之内将我家完全打扫了一遍。家门前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笑着说:“是不是在20秒之内完成的?”(书包,20秒和一些人的跳跃式重复,实在很难详细回忆起来了)
我终于明白:神秘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仅仅在于人是否相信。

家门口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外国人举着一个板子,似乎有求于我。我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隐秘,便没有理睬他,关上了玻璃门。他在玻璃门外用口型对我说了几个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感觉自己可能还是太过优柔,我下定决心不再理他。
房间里充了一整天的电脑电量依然只有75%,紫色充电线的端部热得发烫,原来我一直在用手机充电线给电脑充电。电脑网页还在给我推送什么婴儿纸尿裤的内容。有关这台电脑和这跟充电线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色调偏灰,有些不宜,有点孤独。

和似乎是有jmc的一些朋友干了什么事后在吧台吃饭,和lcy讨论某件事还转发错了游戏图片,在历史课上用桌上教材做试题之类的事情,应该都是在家旁边的学校里做的。
(中午不过睡了一个小时,却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一样)

表演

2020.6.23
之前有两个梦已经忘了
去看了两场演出或者演讲,都遇到了头像是抖抖的wx好友,其中有一个是zjl。
紫色的灯光,前排坐着许多红色衣服的人。
在第二场里,身边一个大概是绿色衣服的小孩好像在和我聊天,后来发现他大概还在上初中。我呼喊掉落的片状物有没有人需要,给了后面胖子蓝色的氨片。
记不太清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