鲑鱼

鲑鱼生产链的流水线上,工人打捞母鱼,把它们的肚子剖开,取出鱼子,金红色的鱼子整齐的堆在一个大缸中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好像宝石一般,下一个镜头是那些被剖腹的鱼被拉去另一个流水线,工人用线把它们肚子缝上,又活了。

水族箱中的透明伞

我在商场里闲逛。
此时大部分店铺都打烊了,店员基本都在拉上卷帘门。
有家店虽然打烊了,但是他们的门是铁窗式的店内情况看得很清楚。
店内有很多顾客一样的人在挑衣服,但由于门都关起来了,所以感觉他们都被关在了里头。
其中一个人目光和我对上之后跑来拉上了门后纱帘。
感觉自己不受欢迎之后我来到一家银行。
银行大厅有一个完全密封的水族缸,缸体很大,但是是扁平的。
水族馆底部铺满了白沙,中心是水草和造景石,很像沙漠中的绿洲,鱼虾也基本聚集在那。
凑近观看之后,一个戴着眼镜的工作人员来跟我说,这个鱼缸是他负责照看的,太过靠近观看可能会给鱼虾带来压力,他的语气略带责备。
我表示理解,但是对他的工作很好奇,于是想多讨教一些水族箱的事,男的听了之后有些惊讶但态度也变得比较平和。
他带我来到一个房间,那里有着一堆鱼缸,里面全是他准备用来制作水族箱饲养的生物。
在看过一只纯白的海兔之后,他带我看他培育的新物种。
乍看起来是一把透明的伞,甚至可以开。
黑色的伞骨和伞柄就是它的骨骼,透明的部分是它的翼膜,仔细看能看到血管和神经。
我把它拿起来看了看,它突然变得很狂躁,伞在不断伸长同时也在不断张开和收起,同时伞柄部分的口器咬了我一口,剜掉了一块肉。

meme补习班

全校师生在操场听校长讲话。
由于内容太过枯燥,我就先跑到操场后的一条小巷中,等待校长讲完。
过了一会,又有新的学生因为同样的理由来到小巷。
之后年轻的老师还有外教也来了。
由于太过无聊,大家开始打发时间。
最终决定的方案是,有很多网络流行语或者表情包,在大家弄懂意思之前就过气了,于是大家决定找出那些表情包和流行语,重新弄懂意思。
最后小巷成为了表情包补习班一样的存在。

考试的恐惧依然支配着大学即将毕业的我

一天上午,我去了儿时玩伴家里开的眼镜店。这家店空间不大,也没有什么稀奇的玩物,但却曾经是我儿时的乐园,因为我们一家人每次都在夜晚关店后才来做客,在店铺二楼用作住宅的空间里与对方一家人把酒言欢,良夜如此,父母也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友人身上,让我和我的小伙伴得以享受父母终日无微不至关怀的间隙里,一点微薄的自由。只是后来岁月更迭,我和小伙伴纷纷升学,不知疲倦地奔走于家和学校中间,对方家庭投资逐渐扩大,这家店也不再用心经营,最后就出租给邻近的食肆,合并成了一家小饭店。我与这个路口商铺的缘分,也就终结于此。

今天是一个正常的夏天的上午,阳光不很强烈,天空不很晴朗,天气却很闷热。回过神来,房间里如同蒸笼,才发现自己在这家应该已经不复存在的眼镜店里,店里除我之外空无一人,但脑海中却留下阿姨叫我在这里等她一会儿、帮忙看店的印象。整家店的一楼大体分为三个房间,靠外的是价格较低商品的展柜,靠内的则摆着价格稍高的那些,从内室再往里走,是验光的地方和卫生间,光线昏暗,空气潮湿。大概是出于扩大视觉感受的目的,眼镜店摆放商品的房间都以整面的巨大镜子作为墙壁,两面镜子互相反射,形成了一个无穷无尽的回廊,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试图捕捉成长带给我的变化。正在我发呆的时候,拉门一响,走进来一个青年,戴着帽子和耳机不由分说地挤进内室,把背包放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对我打招呼,「哟,好久不见啦。」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只是那时候规规矩矩的学生短发已经变成了金黄的长发,狂野地从帽子下沿钻出来,让整张面孔显得苍老了许多。我回了一声,还没等寒暄近况,又听见门前有人进来——竟然又是高中同学。从差不多十二点半到十二点五十,陆陆续续来了一共十九个人,大家都带着和高中时候不一样的面孔来到这个本应与他们毫无关系的眼镜店里,静静等待着。在似乎不会再有人来了之后我终于可以问:大家今天聚在这里都是来干嘛的呀?其中一个人说:不就是J老师叫我们来的吗?我是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是学校要做毕业生的学业水平测试,谁知道明明已经毕业几年了为什么还要测试我们的水平?可能是怕我们丢了学校的脸吧?哈哈哈……亏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正经复习了几天呢!

事件到此已经让我陷入彻底的恐慌,因为又要见到高中的班主任了,以及竟然突然要考高中的内容,除了英语之外,大学从没学过任何跟高中内容相关的东西,想到曾经把我治得服服帖帖的数学考试,脑海里剩下的全部念头都与如何从这里逃走有关。听大家说考试预定一点开始,想着即将到来的恐怖,和没有接到老师通知的事实,我果断决定落跑。

于是在十二点五十八分,拉开眼镜店的后门,我匆匆跑掉了。

一个日常与非日常交织的梦,本质恐怖故事

这个梦的系列的一二部是这样的:我在大学的宿舍里,虽然这和我大学的真正的宿舍相比差别很大——这是个能容纳40人左右的宿舍。柜子是5x16,每个人占有两个格子。有一天我把我的茶花杯装满开水,放入我要加热的套上保鲜袋的羔羊肉,盖好盖子,再放入柜子中。突然我们的舍管阿姨过来说了几个注意事项,类似于在宿舍也不能使用电吹风之类的,然而却也包含了我刚才做的事情,因为听说这样做会把一些糟糕的东西给召唤出来…于是我赶紧把里面的水杯和一些书籍、画册给取出来,差不多就是什么圣经、死海文书、描绘一些恶魔形态和异常体验的画册等等让人怎么想都不太对的东西(类似于图一,作者微博苏路路子)(我怀疑这个梦是eva精神续作哟…)然后关上柜子,带上锁,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结果过了两天那个柜子里的白色绳子长出来了,柜子也开始出现斑驳的锈迹,还会漏出一些一看就让人觉得“这不用洗洁精那能洗的干净!”的迷之流体。而且我的水杯里的水也开始变质,变成类似于羊水、营养液之类的东西。但是我很忙诶,早上六点多出去,晚上11点多回来的我才没有心情处理这种事情呢…于是也就放着不管,第一部完。

然后我突然觉得好像这么放置在那也不好,于是通知了职业是宿管阿姨的魔法使(兴趣使然的魔法使哟)考虑怎么解决一下这个问题。结果一回宿舍…emmmmmm…我发现我找不到自己的柜子了,或者说我柜子所处的5x4那一段都被人拿走了。我问了问舍友发现是那个已经在我梦里出现超过三次的,每次制作星战相关视频的时候都要把别人的柜子带去厕所录视频的臭傻逼,佛了。

然后我在厕所找到了这个人,还发现他把5x4的连体柜子给我拆成一个一个的了…于是怒不可遏的我用我毕生所学骂了他一顿(什么匈牙利老哥之类的),他居然还说我情绪太激动了…我心里只有抽死他的冲动…

但是当我按照柜子长满白绳的特点开始去找我的柜子的时候,却有一些更加莫名其妙的东西冒了出来:我的皮挎包啊、吉成钢人设集,井上俊之原画集,小魔女学园分镜集等这几年收藏的东西,让我根本没法好好的去找。

最后决定还是把柜子一个一个的拿出去,一个一个清点,但是柜子的数量始终在19到20个之间徘徊…

于是我,宿管阿姨,和那个臭傻逼以及他的几个手下(好像就莫名其妙给他追加了一个退魔家族少爷的设定…)正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些柜子的时候,我进入了思考,然后我被强制弹出了…梦醒

不知道有生之年见不见的到第三部哟…

演唱会破案

某位女星的演唱会,行至中途有个环节,好似是要给哪个观众的家人打电话,却发觉对面的状况有些不大对劲(如何不对劲却是已经忘了)。于是莫名奇妙拓展开来,紧急跟进,勾出一桩帮派间斗争的事件出来。好似其中一个帮派还有完善的体系,已杀了许多人。

做了一个很真实发梦,梦里在一座山间,有一条围绕着湖水的,颇为波折的道路。等着广播走完毕业仪式流程,有一些毕业生开始尝试走过那一圈据闻比较有意义的路。我和h从起点开始走,她与我絮絮叨叨的念着她直升了他们学校的研究生,想着我奋斗一下也来她那儿,还可以暂避会儿出社会的风头。行将在未半之时,遇见了他,他和他的同伴,从终点走向起点。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们说,这路可真难走,幸好快到头了。我听闻他尚未毕业之时,因着女朋友的原因,打算去一个军对旗下的一个地方当玩具设计师,道路竟与我们的不同。梦里也叹,他终究与我没有半分瓜葛,将来也清清白白的明朗可见,只为她,只是她。像他这样的人,从始至终与我的界限明了,距离相隔万儿八千里。这一辈子怕是再也无有缘分纠葛。至此,真当是别过了。后面的路也是真难走啊,到我们走的时候,人群也大多散去了,若不是h,这泥泞、这水上漂浮的踩踏处,我想我也没有勇气跨过。

20180624噩梦

各种人的惨死,死因离奇,死状恐怖,有一些因果把他们联系起来(比如,有两个人在电梯里,然后电梯下沉了,其中一个人知道电梯沉到底部的时候,那一层会有个吃人(还是杀人来着)的疯子。当掉到最后一层的时候电梯门缓缓打开,他们本有机会把电梯门飞快的关上,但是那个知道一切的人却把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推了出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伙伴惨死。后来电梯缓慢上升后又急速下落,他也因为惯性冲破了电梯的顶部,顶部伸出了一块钉板,于是他也惨死)。
之后是另一部分的梦,这个阶段之前还有一段神奇的背景信息像是旁白一样的介绍,说了类似“外国小孩儿气息不同所以容易被吃掉(然后画面出现了一个人咬着正在流血的小孩的画面),而中国小孩在这方面就很安全;另外日本的小女孩会被涂的很白,然后blabla(具体说啥我忘记了……)”
总之后来梦见自己睡觉的时候,从窗边先探进来一个头,后来整个人都进来了的日本小女孩(大概是鬼魂一类),进来以后上到我的床上,然后坐在我身上,脸贴着我做自我介绍,只要我回应她,我就会被换魂。然而我在知道一切信息的情况下,第一次忍住了,第二次却还是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很白很白的脸看着我,然后我说离我远点;这个时候就感受到了自己的灵魂在被从肉体中抽离。
我赶紧醒来了,发现是早上的八点多。
这个梦真是越想越可怕啊qwq

坐电梯被压死了

室友的铃声响了,我在迷迷糊糊中醒来。

铃声一直在响,往床下看去,

阿罡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抬头,像是在问我是你的手机响了吗?

我摇了摇自己的手机,示意并不是我。

此时小灰灰惊坐而起,掐掉了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这铃声好熟啊”,我摸了摸脑袋,死活想不起来。

“******”,小灰灰回答了我,但是我听得不真切。

“去吃早饭吧”,我招呼他们一起进了电梯。

脑里却还努力回响刚才室友的铃声。

突然发觉电梯晃得很不自然,我开始慌了,看向显示屏,“1”,“0”,“-1”,跳了两下,终究还是和灯一起灭了。

电梯还在下坠。伴随着摇晃,我感到来自上方的压力,空间也越来越小,似乎是氧气开始不够,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随着呼吸频率越来越快,我醒了过来。

(醒来以后瞬间想起来是刀剑外传GGO的ED「To See The Future」)

此生印象深刻

这个系列从初中一直做到高中,高三的时候不见了。
    梦里和同学去一个实验基地社会实践,结果实验楼里的怪物跑出来了,我们被困在一间屋子里,要在这个屋子里找东西组装成武器,虽然刀片装到扫把上就会变得巨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这是第一个场景。
   
    第二个场景是在实验楼里躲避怪物,砍杀割草。虽然第一个场景做出来的武器都蛮原始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各种高科技,还每次都不一样,星球大战的激光刀也出现过几次。
    起先几次还是个割草游戏,后来难度越来越高了,最后被咬到就死,变成了躲猫猫。

    第三个场景是出了实验楼,外面变成了森林迷宫,这个部分做的次数最多,也最没剧情,就很迷茫,四处乱串。
   
    第四个场景到后来森林也没了,一片漆黑,只有脚底下的钢丝是亮的,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前走,越走越慌,越走越快,跑起来了,前面出现了光源一般的东西,但是能感受里头透露着一股绝望,总觉得撞进去就死了,就拼了命地让自己醒来,醒来以后一头冷汗。
S1和S2关联度高一点,S4就和前面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是后续,就关系起来了。
S1只做过三四次,S2感觉自己反复死,反复SL,S3出来以后,S2基本就不见了,S3也是做的次数最多的,S4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最会出现,尤其是和女票分手的时候

lamp的演出

和朋友去看lamp的演出。他很期待,但我其实早就对这个乐队不感兴趣了。于是乎他先进场了,我在外游荡一会儿才进场。

演出场地好像是个很小很小的体育馆,虽然有座位,但票子上没有任何限制,观众可以自己挑选座位。朋友去了前排。我找了一个比较斜的位置,也是前排。

演出除了有新歌,也有以前的老歌,但是我还是没什么感觉。演出到了一半我就出去了。

第一次来这里写梦境

其实我对梦境的这种感觉挺感兴趣的,梦,不仅仅是梦。
------------------------------开始了------------------------------------------
梦里,我遇到我的小学同学,但大家都以渐渐长大,由于在梦里没有照镜子,所以并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是怎样的,只是看着别人来判断自己,似乎是长大的,可是内心里却还是像个孩子。
最深刻的,是我们去到了一所破旧的房子里面,这座房子的主人,听说是一位很老的人,里面充斥着各种气息,着也就意味着或许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没错,一个恶霸看到了我,命令我去里面寻找值钱的东西(也听说里面有值钱的宝贝),他有手下,似乎我被他们控制了,于是我不得不进去找东西,里面的破败不堪,但与之特殊的是,它很干净,虽然地面是泥土的,窗户也是破的。房子不大,大概也就50来平米,进去就是客厅+卧室了,进去的左侧是一个像厕所一样的地方(只是表明它的小,其实并非厕所),卧室的右边类似于厨房,我先在厨房里面找了一会儿,没有东西,然后我就出来了,但是在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小珠子,我觉得很神奇,应该和它有缘, 于是就收下了,当然,在收下的时候,心中在默念一些话语,我也忘了。出来后,就和恶霸说什么也没有,恶霸不相信,要和我一起进去,然而,进去的时候,我又在厕所那里看到两颗小珠子,没错,我又偷偷的拿到了,然而,我拿到的那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低声嘶吼,恶霸他们吓得跑了出去,我准备跑出去的时候,厕所突然出现了一道门,把我关了起来,但我不知道为何,并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安全,莫名之中,我觉得是小珠子保护了我,然后过了会儿门开了,我就跑出去了。其实门关之后,听恶霸他们说房子里面突然冒了很大的火(当然,外面没事),他们说还好出来了,不然就完蛋了,刚说完,他们的旁边就起火了,好像是他们抽烟乱丢烟头,把地上的草也点燃了,而且,似乎土地都在燃烧,乘乱之际,我逃走了,因为这阵势,肯定会把村民引来,我怕我被怀疑和他们一起纵火,所以逃走了。后面的一切,就就没啥了。但醒来依旧觉得那么神奇,知道现在才决定记下来,虽然已经过了很久,有些细节也确实记得不太清楚。梦的神奇,让我决定记下它。

鞋子

和几个人一起出差。
我的鞋子坏掉了,只能用土豆做鞋底,方便袋做鞋身。
被同行的女人嘲笑。
路边打电话的男子坐在轮椅上唱歌。
说凌晨四点的上海,太阳还没起床。
也就没办法选择晴朗。

蘑菇帝国

不知为何,就和同学去了机场,我漫无目的的闲逛。结果火灾警报响起来了,我先跑去放行李的地方拿了我在充电的手机,才往安全的地方跑。

=============================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去到商业街。在一个大商场旁边,我走进一家很小的live house。今天是蘑菇帝国来演出。今天只有十来个人在live house里看,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蘑菇帝国今天的演出。蘑菇帝国乐队的成员们好像和这个live house的老板是老朋友了。

演出开始,第一首是《ロンググッドバイ》,第二首是《パラノイドパレード》。可能是在小live house里演出的关系吧,他们的音色都调成乐队早期使用的那种,非常钉鞋。我很尽兴,在live house里胡乱蹦着。

中场休息的时候,live house老板和乐队成员们做了鱼肉拌面给我吃,非常的鲜嫩~
Ego

大概是塞尔达玩多了

2018-05-29

梦境很长,现在只记得结局的部分了…

林克和一位老妇人一夜交合 (??),好像有什么感人的起因,不过我都忘记了…之后切换成第三人称视角,林克在床上睡着了,老妇人在木屋中做家务,好像犯了个失误,被骷髅蜥蜴怪发现了,蜥蜴怪接近速度很快,转眼间来到老妇人眼前袭击了她,林克还在睡觉。

沉睡了很久,林克醒来了,发现老妇人被蜥蜴怪吃得只剩下骨架,悲愤中连切换武器都做不到,好像靠空手盾反硬打死了蜥蜴怪,不过自己也损血严重,红心心一闪一闪的快Game Over了。

(梦境中断)

林克走到操场上 (??),如红月之夜一般周围冒出来五六只蜥蜴怪,还各自有性格,之后我立马切主菜单 (这次要换我最好的装备打死你们),结果 Pro 个辣鸡手柄,按键失灵,按+没反应,连续按,菜单连续开启关闭,然后蜥蜴怪在此期间把我包围了,我好不容易换上骑士套装,蜥蜴人一前一后把我架住了…

之后好像做了另外一个梦,不过细节都记不清了

然后我醒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