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水灾了

大概在八九年前,做过一个梦,和父母一起出去旅行,突然发洪水,所有人都被淹死了,前些日子做了个续集,我妹和我们全家一起出去旅行,突然发洪水,所有人都淹死了

假面骑士一碰到水就死了

假面骑士一碰到水就死了

龙灾

天上有几条龙在行云布雨,每一只都裹挟在厚云和雷电中,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以及混沌的双眼。很快洪水漫延,地上的人纷纷逃难,我告诉他们龙没有恶意,但没人听取。我和人群一起躲入了废墟之中,直到龙离开,人们才渐渐走出避难所。我看到桌上有几封信,是那几条龙写的,它们在寻找已经离开许久的伙伴。

阳台被偷了

梦到住在走廊连通的筒子楼里,封好的阳台除了脚下面的水泥板,连玻璃带窗框被人偷了,我恐高不敢去阳台收衣服,缩在移门内露个头和阳台上的人对话,他说只要我还了债就把阳台还给我,我哭着打电话给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熟人,梦里我俩的关系不明,他不耐烦地搪塞我(操突然想起来他是个放贷的)过程不记得 直到醒来我都没能把阳台要回来(╥﹏╥)

11.21

我是一个医院的医生,
带着侄女在医院旁边的饭店吃饭,我们吃了一个冰激凌。
我是个内奸
我进入医院内部的高级设备,偷去了那个特殊的,能治愈人类石化的血清

魔法少女

2020/11/21
在医院的地下深处,是一个神秘的组织结构。在这样一个圆柱形的空间里,任何人都会被迫地扮演另外的角色。
当我乘着电梯下降到最底层的时候,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浮空。忽然明白过来今天我的角色是魔法少女。
但是在我还没有适应好这个角色的技能之前,就有一个反派角色嘿嘿嘿奸笑着拿起针管向我的手臂注射了某种药物。全身的肌肉开始放松,力气逐渐消失,所有的感觉也都逐渐离我而去。
这样的话今天我们就输了,脑海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我突然发现,我的技能仿佛是可以使用小樱的卡牌。
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召唤了卡牌。

快感

梦到我和一个男人维持婚姻关系有一段时间了,我并没有感觉到厌倦依然非常爱对方,反而是他出轨了,喜欢上一个长相可爱的小男孩,不顾我的挽留非常决绝的决定搬出去和男孩同居。
于是转到他的视角,他第一次走进他小恋人的住所,那是一栋漆成暗红色的的房子。玄关处就是向下的楼梯,他们便沉默着走下楼梯,走了将近六十层才看到一扇门,打开门的一瞬间突然出现一个长着利齿的巨口,一口咬掉了他小恋人的头,没有头的男孩和我前夫说,你知道被咬掉头的快感抵得过一百次高潮吗。

真实世界VS虚幻世界

一群警察,我坐在警车上,警察正在逮捕我的男朋友,面前是一幢大概4/5层高呢楼房。
可惜警察等了好久,搜查了好久,都没有抓到他,正在这时,在这幢楼的墙壁上,出现了大红色的字,就好像是用血写的。
写着告白的话,嗯…应该是我男朋友写的吧…

无语

梦到我和新认识的朋友一起玩,她在梦里摇身一变,有个小副业,是个小老板了,这天他们股东聚会邀请我跟他一起去参加,我就想你们股东聚会我去干嘛,结果她说“那些人都是些零零散散的钱,你借给我的钱就当入股了,你还是个二股东呢”,我内心“omg,我才不要入股,借钱就是借钱,”(这个场景她给我的感觉变成原来借我钱的那个朋友了)。到达party的时候,还是有20个人左右(妈呀,她的生意好像就是个小铺子),里面有我的大学同学(他们认识),大学同学在这个party疯狂卖房(她现实的职业就是卖房子之类的)。我朋友打断她后不知道怎么的场景疯狂一转,就又出现我之前喜欢的那个人,梦里面她还是喜欢那个男的,我告诉她人家都有新的女朋友了,女朋友是谁谁谁,但是她还是要去跟人家一起玩一起回家一起睡觉(大概),又回到最初那个生理上不舒服的感觉了,梦里面超级难过,醒了之后都是难过了,真是的

在直播中遇到的男人

我梦到以后的直播不仅仅是手机屏幕,可以虚拟现实,在生活中摸到,然后我就再某场类似直播的东西遇到了一个男孩他是透明的但是我知道他的存在,我们好像也能听到对方说话,后面他想要再联系我,但是我害怕联系方式都没给,但是他还是找到我了,可是我自闭让朋友代替我去见面,然后朋友和他好像见了面还不错,我又开始后悔。后面他给我写信说一直都知道是我,如果我也喜欢她就去xxxx地方找他,后面我去了,是个工地哈哈哈哈哈?我又后悔了。。真是一个曲折又离奇的故事,好像所有浪漫最后又败给现实了

做同一个梦做了好久

1.我姥爷年轻时候杀了当年在过80大寿的黑帮首领
2.抱着小时候的我在他腿上摇啊摇
3.一群小鬼从我面前跑过去
4.每次我带回老家的人都不一样
5.吃寿宴,很多高大树木的果实
6.买面具 我看不清面具的样子
7.两个人摔倒

七斤七两的噩梦

梦到一个人在舞台上,我的视角在前排或者后台应该是第三人称视角。舞台很黑,只有一束光打在演讲者身上。那个人问你们知道什么样的刀不能买吗,另一个人回答:七斤七两。我很疑惑为啥是七斤七两。演讲的人拿起一个老式的杆子称,拿起来一把刀说,这个就是七斤七两。然后拿了一个超级大的大石头,石头和刀放到老杆子称的两边,中间系一个红绳,提起来红绳,称平了。
然后画面就是一个古装的兄妹,哥哥拿着刀削竹片,做了一个精美的唐破风顶的竹床,然后哥哥就不见了。妹妹接着拿起那把刀,做一个超大的竹画。做完之后就像赴自己命运一样往画里走,然后看到了刻板形象的那种黑无常,然后接着往里走
,有一排向下的电梯,手扶的那种妹妹就从右边第二个电梯想下去,刚踏上就和白无常擦肩而过了,白无常不是刻板形象的那种白无常,穿的白衬衫,舌头好像也不长,但是很奇怪我知道他是白无常,一个眼睛冒红光。然后我就是那个妹妹的视角,和白无常擦肩而过。

1.

大概是高中的课桌。
她离我大概两个身位。
大概我是想知道她最近在做什么。
“设计公司”

不愉快游玩

似乎是去一个临水的地方玩儿,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未退潮,木制栈道上都是水,行人要涉水而过,我也跟着走,怕滑慢慢蠕行。过后,偶遇几个学校模样的人,其中一个突然死了?其他人验证了一下她的身份,确认是他们的同学。吓得跑走了

火山爆发

和前男友去斐济玩儿,住在可以看到火山的海边,傍晚躺在床上忽然发现天上的云红得不正常,于是注意到了远处的火山,梦里的我预感火山要爆发,站在窗边紧紧盯着火山,我应该是紧张的但是迟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躲避灾难的发生,也许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也可能认为火山即使爆发也伤害不到我。终于火山爆发了,我看到岩浆喷发出来,把天边都映红了,明明中间隔着海但是岩浆很快蔓延到我住的屋子脚下,我转身开始狂奔逃生,很慌张地什么也没带,一边跑一边想这下糟了没法给父母报平安回去还得补证件(好荒唐都在逃命了还在想这些)。不管跑到远处还是高处,回头都是红红黑黑的岩浆跟着我,怎么也逃不脱,绝望到心想不如给我个干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