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噩梦

各种人的惨死,死因离奇,死状恐怖,有一些因果把他们联系起来(比如,有两个人在电梯里,然后电梯下沉了,其中一个人知道电梯沉到底部的时候,那一层会有个吃人(还是杀人来着)的疯子。当掉到最后一层的时候电梯门缓缓打开,他们本有机会把电梯门飞快的关上,但是那个知道一切的人却把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推了出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伙伴惨死。后来电梯缓慢上升后又急速下落,他也因为惯性冲破了电梯的顶部,顶部伸出了一块钉板,于是他也惨死)。
之后是另一部分的梦,这个阶段之前还有一段神奇的背景信息像是旁白一样的介绍,说了类似“外国小孩儿气息不同所以容易被吃掉(然后画面出现了一个人咬着正在流血的小孩的画面),而中国小孩在这方面就很安全;另外日本的小女孩会被涂的很白,然后blabla(具体说啥我忘记了……)”
总之后来梦见自己睡觉的时候,从窗边先探进来一个头,后来整个人都进来了的日本小女孩(大概是鬼魂一类),进来以后上到我的床上,然后坐在我身上,脸贴着我做自我介绍,只要我回应她,我就会被换魂。然而我在知道一切信息的情况下,第一次忍住了,第二次却还是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很白很白的脸看着我,然后我说离我远点;这个时候就感受到了自己的灵魂在被从肉体中抽离。
我赶紧醒来了,发现是早上的八点多。
这个梦真是越想越可怕啊qwq

坐电梯被压死了

室友的铃声响了,我在迷迷糊糊中醒来。

铃声一直在响,往床下看去,

阿罡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抬头,像是在问我是你的手机响了吗?

我摇了摇自己的手机,示意并不是我。

此时小灰灰惊坐而起,掐掉了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这铃声好熟啊”,我摸了摸脑袋,死活想不起来。

“******”,小灰灰回答了我,但是我听得不真切。

“去吃早饭吧”,我招呼他们一起进了电梯。

脑里却还努力回响刚才室友的铃声。

突然发觉电梯晃得很不自然,我开始慌了,看向显示屏,“1”,“0”,“-1”,跳了两下,终究还是和灯一起灭了。

电梯还在下坠。伴随着摇晃,我感到来自上方的压力,空间也越来越小,似乎是氧气开始不够,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随着呼吸频率越来越快,我醒了过来。

(醒来以后瞬间想起来是刀剑外传GGO的ED「To See The Future」)

此生印象深刻

这个系列从初中一直做到高中,高三的时候不见了。
    梦里和同学去一个实验基地社会实践,结果实验楼里的怪物跑出来了,我们被困在一间屋子里,要在这个屋子里找东西组装成武器,虽然刀片装到扫把上就会变得巨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这是第一个场景。
   
    第二个场景是在实验楼里躲避怪物,砍杀割草。虽然第一个场景做出来的武器都蛮原始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各种高科技,还每次都不一样,星球大战的激光刀也出现过几次。
    起先几次还是个割草游戏,后来难度越来越高了,最后被咬到就死,变成了躲猫猫。

    第三个场景是出了实验楼,外面变成了森林迷宫,这个部分做的次数最多,也最没剧情,就很迷茫,四处乱串。
   
    第四个场景到后来森林也没了,一片漆黑,只有脚底下的钢丝是亮的,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前走,越走越慌,越走越快,跑起来了,前面出现了光源一般的东西,但是能感受里头透露着一股绝望,总觉得撞进去就死了,就拼了命地让自己醒来,醒来以后一头冷汗。
S1和S2关联度高一点,S4就和前面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是后续,就关系起来了。
S1只做过三四次,S2感觉自己反复死,反复SL,S3出来以后,S2基本就不见了,S3也是做的次数最多的,S4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最会出现,尤其是和女票分手的时候

lamp的演出

和朋友去看lamp的演出。他很期待,但我其实早就对这个乐队不感兴趣了。于是乎他先进场了,我在外游荡一会儿才进场。

演出场地好像是个很小很小的体育馆,虽然有座位,但票子上没有任何限制,观众可以自己挑选座位。朋友去了前排。我找了一个比较斜的位置,也是前排。

演出除了有新歌,也有以前的老歌,但是我还是没什么感觉。演出到了一半我就出去了。

第一次来这里写梦境

其实我对梦境的这种感觉挺感兴趣的,梦,不仅仅是梦。
------------------------------开始了------------------------------------------
梦里,我遇到我的小学同学,但大家都以渐渐长大,由于在梦里没有照镜子,所以并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是怎样的,只是看着别人来判断自己,似乎是长大的,可是内心里却还是像个孩子。
最深刻的,是我们去到了一所破旧的房子里面,这座房子的主人,听说是一位很老的人,里面充斥着各种气息,着也就意味着或许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没错,一个恶霸看到了我,命令我去里面寻找值钱的东西(也听说里面有值钱的宝贝),他有手下,似乎我被他们控制了,于是我不得不进去找东西,里面的破败不堪,但与之特殊的是,它很干净,虽然地面是泥土的,窗户也是破的。房子不大,大概也就50来平米,进去就是客厅+卧室了,进去的左侧是一个像厕所一样的地方(只是表明它的小,其实并非厕所),卧室的右边类似于厨房,我先在厨房里面找了一会儿,没有东西,然后我就出来了,但是在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小珠子,我觉得很神奇,应该和它有缘, 于是就收下了,当然,在收下的时候,心中在默念一些话语,我也忘了。出来后,就和恶霸说什么也没有,恶霸不相信,要和我一起进去,然而,进去的时候,我又在厕所那里看到两颗小珠子,没错,我又偷偷的拿到了,然而,我拿到的那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低声嘶吼,恶霸他们吓得跑了出去,我准备跑出去的时候,厕所突然出现了一道门,把我关了起来,但我不知道为何,并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安全,莫名之中,我觉得是小珠子保护了我,然后过了会儿门开了,我就跑出去了。其实门关之后,听恶霸他们说房子里面突然冒了很大的火(当然,外面没事),他们说还好出来了,不然就完蛋了,刚说完,他们的旁边就起火了,好像是他们抽烟乱丢烟头,把地上的草也点燃了,而且,似乎土地都在燃烧,乘乱之际,我逃走了,因为这阵势,肯定会把村民引来,我怕我被怀疑和他们一起纵火,所以逃走了。后面的一切,就就没啥了。但醒来依旧觉得那么神奇,知道现在才决定记下来,虽然已经过了很久,有些细节也确实记得不太清楚。梦的神奇,让我决定记下它。

鞋子

和几个人一起出差。
我的鞋子坏掉了,只能用土豆做鞋底,方便袋做鞋身。
被同行的女人嘲笑。
路边打电话的男子坐在轮椅上唱歌。
说凌晨四点的上海,太阳还没起床。
也就没办法选择晴朗。

蘑菇帝国

不知为何,就和同学去了机场,我漫无目的的闲逛。结果火灾警报响起来了,我先跑去放行李的地方拿了我在充电的手机,才往安全的地方跑。

=============================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去到商业街。在一个大商场旁边,我走进一家很小的live house。今天是蘑菇帝国来演出。今天只有十来个人在live house里看,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蘑菇帝国今天的演出。蘑菇帝国乐队的成员们好像和这个live house的老板是老朋友了。

演出开始,第一首是《ロンググッドバイ》,第二首是《パラノイドパレード》。可能是在小live house里演出的关系吧,他们的音色都调成乐队早期使用的那种,非常钉鞋。我很尽兴,在live house里胡乱蹦着。

中场休息的时候,live house老板和乐队成员们做了鱼肉拌面给我吃,非常的鲜嫩~
Ego

大概是塞尔达玩多了

2018-05-29

梦境很长,现在只记得结局的部分了…

林克和一位老妇人一夜交合 (??),好像有什么感人的起因,不过我都忘记了…之后切换成第三人称视角,林克在床上睡着了,老妇人在木屋中做家务,好像犯了个失误,被骷髅蜥蜴怪发现了,蜥蜴怪接近速度很快,转眼间来到老妇人眼前袭击了她,林克还在睡觉。

沉睡了很久,林克醒来了,发现老妇人被蜥蜴怪吃得只剩下骨架,悲愤中连切换武器都做不到,好像靠空手盾反硬打死了蜥蜴怪,不过自己也损血严重,红心心一闪一闪的快Game Over了。

(梦境中断)

林克走到操场上 (??),如红月之夜一般周围冒出来五六只蜥蜴怪,还各自有性格,之后我立马切主菜单 (这次要换我最好的装备打死你们),结果 Pro 个辣鸡手柄,按键失灵,按+没反应,连续按,菜单连续开启关闭,然后蜥蜴怪在此期间把我包围了,我好不容易换上骑士套装,蜥蜴人一前一后把我架住了…

之后好像做了另外一个梦,不过细节都记不清了

然后我醒了

短篇合集

2018-05-26
今天的梦…我在一个各种地方都有一点微妙不同的世界里上学,同学中有一名性格有些傲气但挺认真的女孩子,她好像不太喜欢我,有时会留下一些纸条等来批评我…但我每次写下的回复都因一些机缘巧合,没能让她读到…有些难受… ​


2018-05-22
今天的梦…世界隐藏重大危机,只有使用一件上古神器才能拯救,世界各国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研究,可是进展不大,我与小组成员得知后,潜入学校内伪装成仓库的保管室,并找到了关于神器的密文资料。复制资料后离开时,被工作人员看到了,虽然装作是普通学生走开了,但在之后收到了威胁短信,住所被监视… ​


2018-05-20
今天的梦…尼尔自动人形开放了新剧情,所有游戏路线消失,只剩一个[G]ame路线…第一项内容是迷宫,在迷宫内与另一个自己赛跑……因为你追不上,考虑路径的时候醒了


2018-05-07
今天梦到一座死亡之塔…每一层的基本每一个房间,都有尸体的模型,或是上来后被这座塔迷惑,走上死亡道路的人…塔内光线充满扭曲的精神,地面设计与诡异的装饰让人分不清路线,只剩电梯还能运作,但通往顶层时好像是在无限上升

Untitled

突然想起了一个不知道是以前做过的梦还是看过的电影…少数科学家知道了时间即将停止,想要阻止,但在发现没有解决方案后,便开始着手让少数人逃离时间停止的命运…最后的一幕是时间停止的瞬间,视角是一个摄像机,在无数被停止的人与事物间穿梭的画面… ​

笔友

梦到了笔友把她的两个室友叫到了到了我这里来
然后我发现了什么把其中一个晾在了一边和另一个聊了起来

那个室友拿出了一个信封
里面是我那个笔友写的一封信外加一个谜题和一个要求
开始字写的很好到后面就变的歪歪扭扭

不过其实她留给我的不只这一个谜题

那就是另一个室友其实不是她的室友
是她假扮的
于是我向她走去
刚想开口的一刹那
梦醒了
为什么是梦
还好是梦

找到工作了

找到工作了,做日本acg游戏外包。工作室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居民楼里。老板是一个很会压榨员工的老太婆,工作种类很多,今天写程序,明天帮忙画人设,非常充实。工作室里有各种手办,游戏机,设定集(´・_・`)。我因为上班摸鱼被加工作了。

害怕野猫

今天外婆有事不在,所以家里的便利店由我来看店。生意很冷清,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有一只体型稍壮灰色的野猫走了进来。她坐在地上看着我。不知怎么的,我很害怕她,我跑到了二楼和她对峙。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走上二楼,我则从另一边的楼梯下去回到一楼,坐在椅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跳到离我较远的沙发上,然后变成人样,上身趴在桌子上。我低着头,只看到大白腿和热裤。我很清楚她比我高不少,似乎力气也比我大,她似乎也在看着我。

水泥工业风。。。

很简单的水泥房间,三个对象;跟ta进了一个内房,还是水泥墙构造,在一个类似土公厕墙外站着、从后背位到正常位再到后背位,颓然间感觉左手摸着的突起变成了吸盘的凹陷感... 我一惊,ta就要走,并说有人出更高价了;同时一个金毛闯了进来,与他离开之前,

ta对我说:

“你,只是我base”

梦到回学校

似乎是毕业生回学校的一个活动,大家都穿着军训服,以班为单位做成一圈,我进校门的时候,操场上已经全都是坐好的一圈圈的人,还有几个人站着,也是两三个人在一起在找自己的圈的。整个操场上只有我还一个人站着。

之后找到了自己班的圈,看到了历史老师,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历史老师忽然很严厉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傻。”似乎是把我当成外人了。然后我就哭了,解释说:“我是XX班的啊……”她就才明白,原来她教过我,然后就“哦”了一声。

qwq现在想想那种只有我一个人站着,其他人都坐着,哪里都融入不进去的这种感觉真的超级难受超级真实了……醒来后神伤了好一阵子。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