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

梦见自己是一个骑士,在一场战争中死了好像是为了保护公主
自己身处王宫中身上穿的是红色的盔甲
自己挣扎的向前走去
只来得及打开门看到了公主的侧颜
然后自己身体就爆炸开来变成了一滩红色的东西

视角马上转到了另一个世界
一只白色的巨象在说着些什么然后吃了一只白色蠕动的虫子
角落里我也转生成了一只白色的虫子
一只小兽想要吃我咬住了我的一边
但我用头穿破了它的肚子,然后不停寄生到边上的生物上
最后杀死了他们的王,那只白色巨象

几年后
自己带着自己的寄生兽大军四处攻战,消灭了很多种族然后成为三分世界的势力之一……

感觉像是很复杂的轻小说设定

诞生日抵抗日

无人的白色空间里,我在用一把芬达吉他,弹奏WEG的<诞生日抵抗日>。

我跪在地上疯狂扫弦,噪音音墙使我迷醉,身体止不住颤动。

Boss

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医生,如果不杀掉他,游戏将处处受他钳制。
在他领导的一次围捕中,我被逼到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读档。
我有两种方法回到读档界面,一是摸到背后的load按钮,二是死掉。
我按下背后的按钮,根据上次他走的路线,提前蹲到了一个拐角处。
在他出现的瞬间,我扣下了左轮枪,六发子弹子弹让他一动不动。
在我过去确认尸体的瞬间,他转过头冲我一笑,我慌忙按下读档,但为时已晚。
他穿了防弹衣,趁我不备,控制住了我。
经过了几次读档,他像是知道了我的能力一样,制定了相应的计划企图抓住我。
我无法理解在无法保存记忆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找到线索的,他的智力让我感到恐惧。
经历了一次酷刑后,我选择咬舌自尽。
读档后又一次即将被捉住,没有机会摸到后背的按钮。
我想了想,这只是个游戏,读档方式应该独立于剧情之外而不应该受到npc的影响。
于是我调节了读档的方式,以便像其他游戏一样,随时可以通过键盘呼出。

2018.04.11 剑,魔法与龙

我是一名魔法使,某日我接下了一个城镇的委托,护送贸易队穿越充满魔物的山区前往王都。途中虽然有一些魔物来袭,但都被我轻松击破。

翻越一座小山丘后,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尖厉的叫声,是巨蹄飞龙!虽然是龙族的最低阶生物,还是有着我无法匹敌的能力,在它的蹂躏之下,我们毫无还手能力只能四处躲闪。飞龙在空中张大了它分为四瓣的嘴巴向我俯冲而来,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我闭上了双眼。不知过了多久,但也许只是几秒,我听到了一声惨叫,张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名男子,他剑已入鞘,带着微笑向坐在地上的我伸手,问道:"你没事吧?" 就这样,我与故事的主角相遇了。

主角是王国最强的剑士,已取得了勇者之名被托付了圣剑,我选择跟随他,磨练自己的能力。一天,冒险中的我们头上再次出现了飞龙的身影,它身体带些蓝色,头上长着尖角,应该是极为罕见的能使用强大魔法的尖角飞龙。我已经紧握魔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勇者却叫我放松,我们看着飞龙降落在身旁,变成了一位有着冰蓝色长发,穿着蓝色的类似睡袍或连衣裙,挺有活力的少女。她看到我好像有些不太高兴,紧紧抱着勇者的手臂。在我的询问下,勇者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画面切换)
勇者当时还在修行,在神圣之泉旁锻炼,冥想。某次休息时,勇者的背后传来了翅膀拍打的声音,回过头去正好看见飞龙变成少女的一幕,但勇者毫不在意,一言不发。
少女首先打破了沉默:"你…不惊讶吗?为什么不搭理我?"
勇者:"…我跟龙族没什么好谈的,不过,你好像不一样"
少女没有直接回答勇者,而是从他身边走过,踏进刚到小腿的水中,轻轻踢着泉水说:"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地方,水很清澈,也没人来打扰,直到某天,你出现在这个地方…"
"要来一起玩吗?看你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勇者:"……不要"
少女看着勇者的脸,思考片刻后笑了笑,说:"你好像挺让人放心不下呢,就让我来陪陪你吧~"
就这样,少女成了勇者队伍中最初的成员
(画面切换)
少女加入后,我们的冒险继续。偶尔也会见到勇者的朋友,但不知为何每个人都很喜欢摸头……

这样轻松快乐的时光持续不久,我们便被召回了王都,因为王国内传言出现了传说中的巨龙。起先是几个村落失去联络,王国并没太在意,只派出了调查队,但连调查队都一去不返,同时被害的城镇村落还在增加,偶尔会有听闻巨龙的线索,国王便召回勇者前往调查。

打听情报后,我们选择前往可能性比较大的龙之山,因为听说山的内部传来了龙的嘶鸣,有时地面会开裂。可是在龙之山,并没有龙的踪迹。在山洞内部,有一面由多边形拼成的墙,勇者正准备打破墙时我阻止了他。我使用探知魔法,发现墙内部的压力并不正常,便试着将多边形重新排列,最后多边形形成了类似龙的图案,龙嘴处是一个空洞,有气体从里面排出造成类似龙呼吸的声音。原来这是一座上古火山,被精细地控制着,调整完成后,山周围奇怪的现象都消失了。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我们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在乌云中能看到一个漆黑的影子向王都飞去,我们也立即赶往王都。到达王都后,国王正在指挥士兵,巨龙控制下的魔法兵,龙牙兵,骷髅等已经包围了主城。由于巨龙有精神控制的能力,王国骑士长使用了神器,强制命令潜藏被控制的人回避,剩下的人虽然都是精锐,但寥寥无几。国王让他们与刚到达王都的我们,还有赶来的勇者的朋友一起组成反击队伍,抵抗巨龙部队的攻击。

虽然敌人基本都是杂兵,但偶尔会有出现有强大能力的敌人,而且数量很多,我们的体力消耗挺大。奇怪的是巨龙一直没有现身。

渐渐地敌人减少了,正当我们以为可以有一点喘息的空间时,一束漆黑的魔法向我们袭来,尽管我张开了护盾,也只挡住了一瞬间,而这时,少女飞上空中,替勇者挡下了致命一击。少女落回地面,陷入无意识的昏睡状态。勇者目睹这一幕,像是断线的木偶低下头停止行动,同时,更多敌军卷土重来。

我们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只能勉强抵抗,我与队伍内另外几名魔法职业一同构建了一座小型避难所,将失去战斗能力的人与远程/回复职业安置在内,前卫在入口抵抗,勇者虽然没有回应,但却会攻击任何靠近少女的生物,我们只好将他放在外面。这时,巨龙突破云层向我们逼近。

勇者突然抬起头,目光像是要将它刺穿,然后,他回头看看我们,向我微笑了一下,便化作光芒冲向巨龙。巨龙发出惨叫,消失在光芒中,它的军队也化作尘土。

就这样,王国最后一场战争结束了

20180411

去故宫游玩遇到一个女人,说是自己从小在这里长大,没见过双亲,至今一个人靠采野菜和游客施舍度日,后来发现是个骗子。
在西湖跑步,刚跑两步就累垮了,试着找回在跑步机上的感觉却完全不行。坡度抖得吓人,只能靠膝盖和脚尖支撑慢慢向前挪动。

20180410

梦里睡得很沉,知道自己快醒了,却不记得自己多大。心里想着等醒来看看住的房间,因为搬过几次家,可以靠卧室辨别自己在人生的哪个阶段,该起床去哪个学校上学了。
醒来后,第一个察觉到的是自己没有摘眼镜,然后发现外套和裤子没有脱掉睡在被窝里,歪头看了下旁边,小桌上的电脑也没关机。我心想昨晚到底是有多累,才会这样死睡。顺手打开浏览器历史记录,帮助自己回想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浏览记录确实是这样的,我边看边回想起昨天是去同学家玩了,自己大概还是在高中阶段。
真正醒来后才一下明白之前的都是梦境,自己已经很多年不上学了。

斩蛇

我负着剑进入墓洞,墓洞里全是血,越深入血就越多,最后我淌着发黑的血水艰难向洞中迈去。洞顶垂下一条条线,线上都串着一个死婴,无一例外大张着它们还没有牙齿的嘴巴。我不得不用手撩开那些肮脏的线,好扩展自己的视野。突然墓洞里刮来一阵风,风吹入婴儿的嘴中发出哭泣一般的声音,它要来了。我瞥见远处血水如海浪般卷来,里面隐隐蠕动着一个巨物,猩红的血水中偶尔能看见闪着幽绿光芒的鳞片,是一条巨蟒。我拔出剑摆好架势,手起剑落,像切黄瓜般轻松,那巨蟒便被斩成两节。什么嘛,超简单的,而且毫无成就感。

2018.4.5

迷迷糊糊中,发现自己在用Egret 的EUI做H5项目。

因为微信分享等小问题一直折腾,我不断修改发布,上传服务器,再实机测试。也不知道到底这样搞了多久。从办公室里的样子来看,可能是傍晚也可能是凌晨。我很着急,但老板却没有来催我,我突然有种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空虚感。

回到过去

梦境最让人感到真实的时候是,它是建立在一段崭新的过往人生之上的,而最终记得的梦境片段也仿佛只是这个平行世界的人生末尾一段而已。

这次的梦是一个有着特殊能力的人的,但是这个人不会那么称呼它,因为他已经不为人知地使用这个能力远超20年了。为何是远超,对,因为这是一个回到过去时间点的能力,他的人生就是在不断地返回并重新继续。

现在的他又回到了小6的时期了,老师照常讲着课,他百无聊赖却又舒心地望着窗外...
…………………………………………………………………………………………………
但是!

后来他找到了同志,同样经历的人们;一共有四位,大概两女两男。
他们在昏暗的地下隧道中找到了时空特异点、打败了触手怪、救下新队员、并以那里为据点进行活动!(中间经历了一段被时间裂缝强行传送到过去家里的经历,嗯,赤裸着;能力没法用了,但是得知裂缝随时会在你身边开启,所以衣服装备赶紧重新收集好,顺便吃个晚餐...)

他们用手机联系,加载出别人的时空位置地图,浏览器太卡,好像要装app会好点,但是他没装…?!

后来他们遇到了各种情况,大概是各种特异点。像是夜色下类九寨城中的酒吧,面对着巨大的阴影;从高楼背后的下水道飞跃直下,顺着地图指引一直打到公园水池中间;欧式废墟之上的残房之上,两位男队员在楼下待命、一位女队员在半截楼房的顶上矗立着,身后是一大片仿佛缩小版环大西洋的机甲的东西...

"你来晚了。"
“抱歉家里有事。”
"你也穿上这个机甲罢。"

我便穿上,滑动选择不同的左手配件ing...

最终跳过钻头、选择了电磁黑板砖一样的东西_(:з)∠)_...

这时我看了看右手的地图...

"嘶。。。人物是红色向下箭头什么的也太老式了吧?嗯?这个黑底地图怕不是抄袭的division哟~~

。。。。。。

世界的BUG被发现,玩家已剔除。。。

天降惹

终于我在过年前结束了工作。我和同事一起回到学校宿舍。我很累了,洗个澡就趴在床上了。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发现有个高个儿大胸姐姐在床边抱着我。虽然我碰不到她的欧派,但是感觉我被温柔的抱着,很舒服。过一会儿她告诉我,她是我的老乡,还是归国子女啥的。但其实她只比我大几个月。
        她来找我,好像是需要我回家以后帮助她。留下联系方式后,她就走了。

沙滩

梦见自己到了一个新学校
各学科老师都是从以前自己的学校过来的讨厌的人
还有四个谜之转校生,可以不用上课拥有自学的权力
我边上有一个特别熟悉有安全感的人(但是不知道是谁
和他说我也想要自学
他和我说了一堆话来打消我的念头

宿舍边上是沙滩
不知怎么的大家都跑去沙滩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需要把一袋一袋各种颜色的奇怪粉末压成砖头带过去
边上有很多奇怪的摩托,有几辆是两辆绑在一起的
爷爷奶奶竟然也在那里
因为一点原因砖块碎了两次
有一次我竟然伤心的在路边哭
那次的砖块是淡黄色的

正当我第三次在把蓝色的粉末做成砖块时
我醒了

右手不知道哪里被压住了完全没有知觉
好像变成了一块尸体
鼻子和往常一样发炎的很厉害

我发现我好像知道我梦到的是什么东西了

吵架

梦里和好朋友大吵一架,特别绝望愤怒,心惊自己以前看错好友了。质问好友为什么要那样做,质问着质问着突然想到以好友性格并不会做那种事,于是开心地拍了拍好友肩膀,说道,咱别吵了,这只是梦而已,你只是我梦中幻想出来的人罢了,等天亮了一切就结束了。
醒来后决定不要让好友知道,在梦里,她把我饼干吃完了后我要和她绝交这件事。

2018.03.27 Untitled

有一小群18-20岁这样的学生生活在一个靠近虫洞的空间站上,空间站内有各种设施,就像是在学校一样,每天边做些观察研究边享受日常生活。

在这群人中,有一个像猫一样的男孩子,他有些害羞不爱说话,也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但因为很可爱都是被当成吉祥物。

由于没有大人,平时做的事都是团体商量定下的,基本每天都不同。

(中间一段欢乐的日常生活不记得了)

某一天,总部传来通讯,这个空间站由于到了使用寿命,需要回收,所有人将被撤离。男孩子神色大变,好像有什么心事。在追问下,他说出了他的秘密。

之前在空间站上有一只怀孕的母猫,她与空间站上每个人关系都很好,某日她在空间站上去世了,研究员们便将她送进了太空…不知道是残留的意志还是什么被神听到,便将她体内的小猫变成人类送进了空间站生活,但相对应的,空间站上没人会记得原来的猫。

因此,男孩子不愿意离开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而选择要前往虫洞,走向他最后的旅程。其他人说服失败后,选择为他送行。

在空间站内,每个人都穿好了宇航服,把气密门打开,关闭了重力维持装置,在空间站内形成了一条助跑的通道。告别后,几个人轮流抱着男孩子启动推进器,让他不用浪费自己宇航服的动力前往虫洞。之后,就失去了他的联络。

回到地球后,收到了一条超空间通讯,是他在一个充满猫耳的国家开心地笑着的照片。

背景现代。
梦到一个福利院,里面有五六个漂亮的女老师照顾着大概二十几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老师们既有智慧还会武功,在教孩子们知识的同时会传授一些武功之类的孩子们叫她们姐姐。
有一次他们打算去另一个福利院度假,坐大巴车去,去的路上其实就有很多异常现象,比如十分陡峭的斜坡,走在大道上的巨龙,但是司机很牛逼地把他们送到了那个福利院,度假的这个福利院在海边,孩子们都很开心,一开始大家依旧普通开心的生活着,和海边福利院里的老师也相处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所有一切都变了。
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一个海边福利院的女老师不对劲,虽然对孩子们温柔又耐心,但看着活泼的孩子们总是控制不住地发抖,眼里充满了食欲与杀意,针对这个其实她也跟福利院的姐姐们提起过,说自己很痛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奇怪,但姐姐们那么善良,觉得应该没问题,还反过来安慰她。
结果有一天,海边福利院的老师们突然展开了对他们的屠杀,二十多个孩子在突如其来的袭击中被杀得只剩下几个,姐姐们也被杀到只剩了一个,这时我的上帝视角和五感集中到了其中一个被最后的姐姐死命保护在身后的小姑娘身上,我感受到她颤抖的身躯紧缩,而前方皱紧眉头的姐姐告诫她一定要藏在自己身后,千万不要出来,小小的她点点头,就在这时突然窜出敌方拿着刀刺向他们,还好姐姐反应得比较快反手解决了这位,本来以为可以逃出去了,正牵着小姑娘的手准备跑出这个噩梦福利院的大门时,姐姐突然被他们老大一刀砍死了,小姑娘最后看到的是姐姐倒地之前翻飞的衣摆,听着她嘶声力竭地“快逃”,眼泪终于溃堤,一面拼命往外跑去,一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同伴一个也不剩了,姐姐也全都死去了。
到这我中途醒了,醒了我都在抽泣...感触太深了,然后再次睡过去的时候梦到的是小姑娘长大的时候,穿上了和当年那个保护她的姐姐相似的服饰,回到了海边福利院报仇。

扫墓

爬山,从山脚到山顶,山顶有一座墓地。墓地有一片是专门给烈士辟的。我进去后看见四周桌上摆放的都是黑白照片,其中有一张上有个非常年轻英俊的面孔。心想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照片蒙尘无人问津,便想着拿什么稍稍祭拜一二。
一摸口袋里,发觉只有三颗枣及一粒被虫蛀的板栗。我把三颗枣整整齐齐摆放在灵前,板栗看了再三实在觉得寒碜便想收回袋中。谁料板栗突然从手中滑落,在地板弹了数下后又蹦入我手中,我低头一看,发现手中只剩板栗壳,果肉已消失不见,心下便想着再来时一定要带一大袋板栗。
二次我拎着买来的糖炒栗子顺着老路向上,到了墓地,却发现灵位中多了很多新面孔,而我要祭拜那人的照片已经被撤了。我就问墓地管理人这里不是祭拜烈士的吗,怎么纳入了这么多一般人。管理人员说最近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无奈,才放在这里。
我正打算离开,转身却看见一张遗像上的面孔极为熟悉,这不是我妈的朋友x阿姨吗?!管理人员见我顿在那张遗像前,便说道这人刚死不久,可惜了这么年轻,怎么就碰巧在上游放水的时候去大桥底下呢。我转过身大叫,不!这不是意外!这是谋杀!。。。
3.15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