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拉拉人?

我在那个20平的电机店收摊,往里面用手推车拉电机。
不过一下子走神,拉到了隔壁的一间空仓库,被房东mm看到了,很羞涩。

我从麦岛小门进学校,一直往前跑着,和琉璃猫一起。
然后跟一个不认识的妹子搭讪了一下,又告别了。
一路上讲日语,结果发现顺路的妹子也讲日语,就很巧。
人流向蓝天希望小学涌入。
当然,现在他是研究生点了。
我看到了冯欣欣和郭帅。
到了班级之后,一个老师,点名李纯然,问他请假的是谁,纯然用潍坊话,说XX请假,我记得应该是55号。老师打开名册,找到55号,果然是她。
然后XX名字上面正好是南小鸟。
老师生气的说:这样子可以确定,随便开后门给人请假的学生会成员了。
视角转到小鸟这边。
她刚要给honoka开门,结果就传来了一声严厉的拒绝:走另一边!
小鸟很惊愕,但是没法反驳,只能低着头认了。

20170820

又是一年一度的漫画节,和网上认识的小伙伴见面,寒暄几句简单聊聊,然后又各自散入人群中。

哆啦a梦

大雄从哆啦a梦那里得到了很厉害的机器人,小夫也想要,于是就缠着哆啦a梦又拿了一个
但是机器人程序有缺陷,由于小夫玩腻了,放在一边不管,突然就自爆了。
我是摄像机视角。
爆炸的时候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一个火球,然后迅速扩散,一切淹没在火焰中。哆啦a梦的五个人都戴着竹蜻蜓在天上飞着,瞬间被火海吞没消失了。
据说这个机器人也是地球的终结。

哆啦a梦的五人通过时光机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地球毁灭的结局。
二周目、三周目、四周目都没有变化。即使小夫对机器人进行了训练,它也会在固定时间点自爆。小夫后来从一开始就不要机器人,但它会通过其他途径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众人生活中,然后自爆。
于是大家死了一次又一次,陷入无限轮回

20170816

和高中同学(也是小学同学)在一栋废弃大楼里不断翻越障碍向上层前进,期间谈论着考完后将来的打算。到了顶层不久,被一个老大爷和一个刻薄的女人抓到了,他们说经常有孩子来这里偷东西,这次总算被他们逮到了,我辩称这里如此荒废,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我们只是来玩的,他们仍然不依不饶,威逼盘问。我觉得烦了,累了,想好好休息下,于是手中有了一台笔记本,黑进了他们的系统,更改了两个人的程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CSGO表演赛

光哥他们队伍要打CSGO表演赛,突然少一人,于是叫我去打。地图是DUST2,对面好菜啊,我感觉在打5E快速匹配,对面平均分1200。我还打出了AWP ACE。还没素质地鞭尸。
    队友问我这样会不会被5E封禁,我说不会的,于是调出了我大哥,WUYU大佬每场比赛的鞭尸伤害值:5012HP。于是大家都放心了

lost city

世上一切都被蓝色的海淹没了,人类被拘束在几个范围很窄的城市里。
海里有很大的鲸鱼,出没的时候会掀起海啸般遮天蔽日的巨浪。
我从一个城市的入口进去,似乎被鲸鱼追赶着,中间被海浪吞没了几次,好歹没有送了命。
城市入口只有两三个类似边境警察的人,他们检查了我的证件,决定放行。
我逃进城市,鲸鱼扑了出来,又掀起了一轮巨浪,但是城市配有“鲸鱼处理装置”。把鲸鱼吸进去后瞬间转变成能源。
据说鲸鱼带有神奇的能量,鲸鱼被城市中枢的一个类似炼钢炉(或打碎机)的机器融化之后,成了一股暖风,被大型鼓风机释放到城市里,所过之处一秒进入春天,所有树木发芽,开花。
然而鼓风机的能量有限,暖风不能吹到城市的每个角落,距离城中心更远的地方没有暖风,也就没有春天。
所以越是远离城中心的地方生活质量越差,最远处就是贫民窟。

城市的构造,是 大海-城门+城墙-城中心(鲸鱼处理装置-鼓风机)-富豪区-平民区-贫民窟。这样的外扩式格局。形状如→【O  )))))每一层由半圆形的高楼组成,楼里包括居住区、学校、商场等所有生活必须内容。楼与楼之间是绿化带和地铁车站,每两层之高楼中间设一个车站。

我进城之后,先到了富豪区,正赶上暖风吹送,富豪区正在过春天。但是我没有钱在这里安家,于是又坐地铁到了两三个地铁站之后的区域,类似市民和贫民窟的中间地带,楼里既有普通人,也有一些流浪汉和灰色职业的人,高楼也不如富豪区那么光鲜。我打算在这里找个工作,先安定下来。

就醒了。

20170727

幸村,一人一马打扮的像个倾奇者,走投无路之时杀了回去,没想到一路杀到了本阵,成了大名,留了信长一命,说需要他辅佐战略。

梦里被组织骗去抽了血,环顾四周,人们面无表情,甚至心里带着蔑笑。我捂着胳膊冲着他们大喊“人权!自由!民主!法制!”

秦皇岛

在一个纯白的巨大的方块空间内,什么都没有。我一个人,突然间唱起了万能青年旅店的《秦皇岛》。

20170719

RPG游戏的舞台是海边一个小镇,风景建筑和以往的画风都不同,怪怪的小镇。我的日常就是钓鱼,不是用光了鱼饵就是搞丢了鱼钩,一条鱼也钓不到,有一次钓到了一条像橡皮糖一样的鱼,但太小了,我把它放走后才发现鱼钩没有取下来。偶尔会偷跑去很远的小商店跟老板聊聊。再沿另一条土路跑回来时穿过旧校舍,空无一人。

灰色水曜日

在活动部室里,女老师弹着钢琴,我们穿着整齐的校服,合唱《灰色の水曜日》。

相见重逢

梦中梦河边逃命
梦中梦醒窗外小桥斜风细雨
梦醒窗外细雨流水潺潺似小河

20170714

昨天。因为抢银行被追捕,为躲避搜查殚精竭虑,整个早上都很累。其实对面大多是乌合之众,真正的对手只有一个经验老道的警长,无论我什么计策他都能轻松破解。

今天。鬼子扫荡经过胡同和我擦肩而过,我暗想如果那个队尾的小队长动手,整个小队都会被他轻松灭掉。但又类比自己无缘无故会对朋友下手一样可笑,剩下的只能寄托于他的良心。我想起了从众心理的强大和身在庐山中的无力,摇了摇头。
穿过胡同进了一间四合院,在一对情侣传送到这之前1秒,我传送走了,身旁的椅子被震得摇了几下,刚来的女人看到隔壁房间的椅子在晃动,会不会觉得闹鬼。脑补了以上情节后,我传送失败了,还是待在屋子里,身旁的椅子一动不动像是在嘲笑。反复几次后,屋里来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人带了一直萨摩耶,8岁了,很大只,有点胖。我喜爱的不得了。
刚散了的同学又聚到一起了,和其中一个人聊了聊近期打算,我说要辞职去南方,他问为什么。我支支吾吾好久,心想总不能说南方这词很文艺吧。尴尬的沉默了5分钟,我被尬醒了。

一个梦的后续?

世界打了个雷,梦里就开始乌云密布,下起瓢泼大雨,雨水很晶莹,斜斜的织着。权衡了路程,小伙伴转头唤我往回程跑去,我们便一前一后的往回跑,途中想起挂在脖子前的晶石,怕被雨淋湿了,便用右手抓着胸前的衣服里面裹着晶石。那时我穿了一件戴帽子的长袖,便把帽子戴在头上,跑着跑着,突然又转过身来看看后方,有一瞬间不想跑了,毕竟帽子很防水。戴着帽子抬起脸肆意的看着下落的雨水,心里松了口气。天空逐渐亮堂起来,雨也小了。唤住前面的小伙伴停下来,折回去找他刚刚丢失的晶石,以及策划如何营救落入下层空间的伙伴们。折回去的时候,看见前方的建筑是新中式的,有点不伦不类的模样,再往前一些,房子就好看了,竟是徽派是马头墙,白墙黑瓦。小伙伴的晶石滑落地下层,比较难找,耳背困在下层的好几个小伙伴,说他们的门外有一个看守兽,有着长长的触角。而上层我们在的地方是一片平坦的山坡上,山坡之上坐落着一座大山,大山是土黄色的岩层,像两只头部依偎在一起的骆驼,震撼极了。刚来时,偶然侧目便惊喜的拍了张照片,小伙伴也发现了,纷纷拍照。大山的前方是黄色而干燥的泥土,原来应该是田地。从上层救他们有些不切实际,是于是我们准备先下去,然后展开营救。可是到底哪儿才可以下去呢,想了想,还是原路返回……
我们是一个校园里的组织,本来几个人是因为要完成一个调研。但是在开会前期,却突然被泄密,搞得人尽皆知,还以为我们中间出了叛徒,或者房间被监视了,也曾一度以为是顺丰快递员出卖我们。而后,在开会的时候,我说我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醒来睡不着出门,那时外面雾气蒙蒙,走到半路,发现有一对情侣在偷偷议论我们的事,可能早就被人知道了。

好看的学弟

学弟问我要另一个学长的联系方式,我事无巨细,从邮箱地址到电话号码都一一告诉了他。也叮嘱学弟,如何得体地联系。
我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梦见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物。还在漆黑的夜深里,走了很久。
我知道,这和我自己的想法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有点嫉妒学长,毕竟学弟的问题其实我都可以解答。

酒店的强制check-out

酒店规则:
11:30 check-out,如没有申请延后或特殊说明,则房间门从11:30起就自动无法关闭,且门锁活动空间受限(?梦里是说门活动的空间有限)。
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例如精神病人或者恐怖袭击,请关闭房门,用手撑住。
如果撑不住,可以使用毛巾堵在房门下。
在此期间,可以通过房间内的逃生通道逃走,前提是您能跑得过对方。

然后我就模拟了下有丧尸的情况,结果发现,根本、挡、不、住。
而且毛巾是什么鬼,除了把地上的血吸进去卵用没有。
手根本离不开房门,阻挡丧尸全靠手好吗。
什么破酒店。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