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

天台上路灯

梦到我在楼顶上坐在一旁靠着墙环顾四周。天台上聚满了人,人们一边朝天望着一边拍照。天台上架着几根绑着变压器的电线杆,环绕着几盏路灯,老师家的小男孩坐在路灯上向上望。我也抬起头看,银河璀璨、星云弥漫。
然后意识到这是梦,但还是拍了照片,希望醒来后照片还在。进入了第二层梦,我醒了过来发现手机照片还在,这是又回到第一层梦,旁边有一个看着像小学生的小女孩找我谈话,我就不耐烦的醒来了。
Tio

对rhcp充满心理阴影

梦到kiedis用口红在我背上签名还顺便跟我玩后入
真实心理阴影
梦完以后起来觉得我比较喜欢英摇
Sei

地下废墟

核辐射笼罩下的地下废墟,通道死角一行人围在一位男子身旁一起不知在谈论什么,他们面前这位中年男人的胸前有一道深深的血痕。他好像不知怎地,沉默不语。人们痛斥着他恶劣的背叛行为,企图对他进行批判。可是他显得无动于衷,只是一味的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面颊旁流下。显然,他在忍受着什么。在这种氛围下,人们感受到一丝不对劲,但继续进行着批判。一对母子站在一旁关注着事态的变化。随着面部表情突然一变,她好像查觉到了什么,只是领着年幼的儿子缓缓向后退去。她捂住儿子的嘴,带着儿子翻到了一旁的打开集装箱后,隐藏起来。正热火朝天进行审判的人们并没有发觉他们有两人消失了,仍面对中年人审问着。可中年人一言不发目光之直直地盯着某处,眼神十分惊恐。人们也察觉出这种尴尬的氛围。他们暂时停下了单方面的批判,打算将这男人带回他们的营地慢慢清算他的罪行。突然那男人开始了哀嚎般的大喊,人们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位罪人。他的胸膛正在发生了什么变化。突然一个浑身是血漆黑的生物从他的胸口前"破土而出",顺势扑向一旁距离最近的人并钻向他的胸口。一声声惨叫响起,那位女士捂住了男孩的嘴巴与眼睛,紧紧抱着他躲藏在箱后不发出声音,他们正背靠着箱子无助的期望那怪物不要发现他们。惨叫声嘎然而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漆黑的生物从那群人身上获得了足够的营养,站在粘稠的血肉混合物上,这长出四肢的漆黑怪物正嗅探着什么。
这怪物向前探去。通道漆黑的另一侧,一个满是伤疤持着长枪的老猎人正想这边走来,他抬起枪将绿点直直对准怪物的头部。一声枪响,失了头部的怪物狂奔而来。他腰带一侧的投掷物,向那怪物投去。一瞬间火光漫天,伴着尸体烧焦的味道,老猎人与那怪物都在这火焰中消失不见。而那躲藏在材料箱后的母子正撺缩在一角,听着四周重归寂静。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最近正在思考看牙医的相关事宜

我和一行人坐着大船在湖上穿行,此刻太阳很大,但是暖洋洋的不刺眼也不灼烧皮肤,我们享受着微风,暖阳以及湖面灿烂的荷花。突然船开始加速,每个人都情绪激昂起来,领头人大喊一句"一齐唱!"于是所有的人都手拉手围成一个圆,开始高速转圈圈,边转边唱:"保护!保护牙齿!牙齿牙齿要坚持……"场面一度十分沙雕,直到我醒来,那个调调还萦绕我脑海。

落泪夜

梦见氤氲的尼罗河,水波泛着蓝绿色,一些泛磷光的小生物在水波中自由穿梭,仿佛流泻了一河金银,莲以及一些莎草属铺在河面上,雾气像刀子一样划过它们的花朵。巨大的鳄鱼在透明的管道里通过某种推力高速通行,另外有人类专用通道,于是我缓缓走入河底。

眼皮战争

有个傻子发起了战争,并宣称眼皮越多的人越尊贵,于是他们挑出多眼皮的人并赋予崇高地位,保留双眼皮的人,种族清洗单眼皮的人。
c

VR

一個設定很像《クロス・コネクト》的虛擬實境遊戲世界,在夢裡虛構的主角組開心探索的時候,另一名角色在利用這個遊戲來試圖控制主角組什麼的

睡不醒

早上我在梦里听到闹钟响了,也明白这是我的闹钟。但是这段音乐被编织进了梦境里。有一个唱歌的人,有深夜走在街上的场景,这之外都是夜色深沉。

后来我醒了,睡眼惺忪的看表,发现是晚上7点。当时想卧槽这怎么办,我要赶紧给老板打电话澄清这件事。可是我该怎么说呢?说我一觉睡到了晚上七点?打开手机发现老板给我发了九百多条信息。怎么办怎么办???

于是我决定再醒一次试试,万一这个也是梦呢?于是紧闭双眼,集中思绪,用尽所有力量把眼镜猛地睁开,我真的醒了,时间是早上7:50。
c

毒蛇

1. 人設是在台灣,使用着某款具有時間軸的社交媒體透過手機進行直播,為了向大眾展示某項東西而意欲用手控制一條蛇,但是該條蛇不受控制而咬到並毒死了本人
2. 在中國大陸的廣西/雲南邊境的某小村落/小鎮中,那條毒蛇出沒,危害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但是人們見不到那條蛇的蹤跡,而只能眼白白的看着作為有些小孩成長伙伴的某隻牛(?!)被毒死倒斃在聚落外的位置

老旧音像店

是个秋天,我像平时一样晚下班,坐地铁准备回出租屋。我住在地铁靠近底站的地方。

    下了地铁,看了一眼街道老旧的街道,好多店铺都关门了,街道很冷清。有一家音像制品店还在营业,我走了进去。

    店里很乱也很挤,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光盘,有流行音乐,独立音乐,也有蓝光电影,还有老旧的黑胶盘。柜台后是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大哥,他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搭理我。我随意地翻动各种光盘。

    这里的光盘真的特别多,除了一般的音像制品外,还有许多杂志附录光盘。我看到了好几年前的《二次元狂热》杂志系列的附录光盘,似乎每一期的都有。我感觉很新鲜,不停地翻动各种各样的光盘。

    这时,一个老奶奶从柜台里房间走出来,用日语招呼我,我吓了一跳。我赶快慌张地找到一张蘑菇帝国未拆封地EP,询价,150,我爽快地给了现金。老奶奶似乎是店主,是日本人,也会说中文,似乎也很喜欢听音乐,我们稍微聊了一些,我问店主有没有溶团(溶けない名前)的CD,并拿出手机打开网播找出《タイムマシンがこわれるまえに》专辑的封面,给店主看。

    店主看了一下,说有两张,虽然都是全新未拆封但是不一定能播放,拿出来给我看。惊了,虽然是未拆封很新的外壳,但是很明显是打口碟,壳子上还有一个小缺口,店主说便宜卖你,40好了。

    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我买的Nirvana打口盘,很便宜,但是可以听,完全没问题,所以我还是买下了。

    和店主聊了好久,依旧还是很紧张,而之前帮看点的大哥一直沉默不语,还退回到柜台里的房间。

--------
2019-05-19
Tio

橙子万宝路

梦到没戴眼镜去711买橙子爆珠找得我快趴在桌子上了。

untitled

背景是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这个世界出现了危机:一开始,是所有的预言家都无法预知长时间后的未来,而后,人们发现那些诞生于黑暗之中的生物在逐渐变强,人们尝试调查或解决,都以失败告终,有研究者提出这个世界可能陷入了循环,但没有找到解除循环的条件。

画面切换
一名像是骑士团长的人对指挥官说:"我们必须找到XXX,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他知道不少情报,我需要他来辅佐我"
画面闪光,好像有什么条件达成了

画面切换
主角4人在封印的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痕迹很新的guidebook,上面描述了当前世界所处的情形。当他们翻开手册时,手册中出现了一块印着狮院与鹰院的徽章。
画面闪光

画面切换
我是主角组一员,与其余3人坐在骑士团长的马车上,从城堡驾车出发。刚出城,我们就看到道路上有着四个学院的路标,可骑士团长与路人却对其视而不见,我们决定跟随其前行。
某个岔路口,四个学院的徽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印着两个人的路标,他们身边都带着不同的动物,由于在手册上发现的徽章是狮与鹰,我们便选择对应的道路。

到达某个区域,周围环境把我们封闭了起来,出现了类似奇美拉的生物,起先我们的魔法对它并不起作用,但我发现在它的身后有类似本体的装置,我们中3人吸引火力,剩下2人将装置破坏。

击败怪物后,我们回到了道路上,路途中有学院专属道路也有共通道路,击败怪物偶尔还会掉落物品。直到某次,掉落的道具显示只有持有蛇院与獾院徽章才能使用。
突然,我想到,有对应的路线与道具,这不就是…桌上游戏吗?

当我把boardgame这个词说出口时,我们全员被传送到一个会客室中,一名男子正向对应人数的座位倒茶。
他抬起头,说:"恭喜,你们是第一组到达这里的,坐下休息一下吧,茶与点心请随意享用"
骑士团长:"XXX……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他摆了摆手向骑士团长示意,"接下来,要给你们讲讲规则,你们不用太过急躁"

当我们全员入座,他的面前出现了6本规则书,其中第一本跟我们发现的是一样的
"我想,你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世界被封闭在桌上游戏中,你们找到的第一本规则书,便是游戏开始的标志"
"要想拯救这个世界,还有很多试炼在前方等待着你们,还有许多条件需要达成"
我问:"你说我们是第一组,难道说还有别的玩家吗?"
他:"没错,但你们不一定能遇见他们,而且你不会知道,他们是敌是友,每一组玩家都有他们对应的任务,而这任务,就等待你们自己发掘了"
他递出第二本规则书,说"第一本只是世界观概述,而这第二本,记载着这个游戏的基本玩法,你们可以确认一下所做出的行动。剩下的规则书,将在你们达成特定条件后发给你们"

他似乎还在讲些什么,但这时我醒来了,他的声音也渐渐在脑中消失

最后也没有去上课

我在上学,学校很大,各个上课地点之间要坐火车。走路也能到,到浪费时间。我和竹子在站台等车,车从两个轨道来,中间没有月台,我们就站在轨道中间的空地上。本来我对竹子说,下一节政治课,我最晚坐16.39的车。 竹子在和我聊天,说话间16.39的车来了,但因为是特快,需要多交钱,我没上。事后很后悔,因为它之后的车都取消了,直到17.36。

我等车的时候想起来我还没有查上课地点,但学校的原则是你不必非要去特定的教室听过同一个老师的课,只要都讲政治课,可以就近听任意一节。查学校网站的时候发现校园中央开设政治课,内容是分析某某的死亡原因是否和某某某有关。我猜测这可能是个讲座,而不是一节正经的课。网站上还写,某某某带着两个棺材进火车的卧铺。睡觉的时候棺材从枕头下面伸出一节,他的上铺已发生了同样的事。

五点的时候我突然在梦里醒来,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我是如何回到宿舍,为什么没去上政治课。看着窗外的时候发现不是下午五点,是凌晨。天空漆黑,宿舍楼近处的路灯下夜雾弥漫,有过许多昏黄的人。收到妈妈的信息,说谁失明了,因此她会更加珍惜我给她的画。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她看不见了,后来又看了一遍信息,才发现说的是我几乎不认识的一个亲戚。那些画大多粗砺,以阴暗的手法画明媚的光景,我自己都不认得。

梦到了老师/家长与学生的战争

这个梦里有个规则,就是老师和家长不能对学生进行强制管理。如果老师或家长对学生强制管理,学生可以用手上的枪把违反规则的老师或家长的资格剥夺。
家长A一直给孩子施加压力,孩子a受不了了,把家长A踢出了游戏。
孩子a,孩子b和孩子c反抗老师B的压迫反被倒打一耙,于是孩子b当诱饵跳窗,老师B跳窗追出去,结果孩子a和孩子c一把擒住老师,剥夺了老师B的游戏资格。因为跳窗在老师和家长的规则中是限制行为。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