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玛利亚的咆哮

童年乡间别墅的车库里摆着卧室里的两张大床,走近最里面是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耶稣的白色大理石像,我回想起爷爷每天都可能会来到这里祈祷。我做完祷告,听到卧室有声音,我大声呵斥那些拆除我的卧室的施工人员,他们告诉我我的邻居已经掌管这里,并将这里改造成旅游民宿。我走到我弟弟的房间,看到老板娘,我气急败坏下将那里的所有的电脑都砸碎了。后来公司来了一些人试图劝住我,以口红和衣服诱惑我,我说,“你们去找别人吧真的。”然后我穿着夏天的超短裙坐在机器上往新家走去,可是风实在太大,吹坏了我的墨镜。我的妈妈觉得我太胖了,决定要求我和她每天一起做俯卧撑。妈妈的一条腿居然是由机械构成,一个男人居然用机器挤压妈妈的身体,他逼着我看着妈妈,我看到妈妈的骨髓挤出一朵橙色的花,我失声尖叫,并发誓要杀死这个男人。后来我只记得,俊杰从身后扯着我的眉毛,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把我带到了红色的酒宴上。

迟到

为了做晚宴的ppt,翘掉了上午的课宅在家里,在误以为是5:33分的10:33分发现有人用我的号玩lol并即将开始,阿姨一直缠着我问问题。在草草做完第一个主题后,在某个贯通性质的房间靠墙高台处发现了一张很窄的小床,床上的一头有金色的梅花和整齐叠好的丝绸被子,另一头有写着八字鎏金成语的纸。这两个成语皆是用来形容梅花,脑中有女声不断唱着这八个字。我常规性地想要垂直竖躺在床上,并构思着作文。这张纸由两张纸贴合而成,一张是较小的圆形,上附八字朝向我;另一张是较大的正方形,贴在圆形之后,背后印着宣传语朝向外端。
在美国生活的他起床后,认为我的设计少了很多细节并开始大笔墨的补充,我感到侥幸并窃喜。这时母亲也回来了,看见我面前尚未动笔的宣纸说道:“你应该先把它润湿”,不然下笔会很干,宣纸吸水后似干似湿。在看到我已经完成的作品时,我们诧异于其笔触的细腻,侧面看去千反田爱瑠的头发虽然很干,但似乎却很详尽。我调侃道这就是硬笔的好处。之后尝试将第一篇文稿换成毛笔字体,在文本两头加上code码以后实现了,但并不好看。

中午12:54分时我仍然在电脑桌前,我想可能今天来不及到学校交医保的资料了。给医务室的老师发个微信吧?或者今年就不交了似乎也行。班主任说报上医保可以在以后选择是否再报这家医院。晚上在食堂门口前碰到lx,对他说:“你可能不知道,这次晚宴的ppt也是我做的。”

喜欢标新立异的xjc联系他们班的人将许多小纸条倒贴在老师的秘密处,让那些大家似乎本来都知道的秘密公之于众。纸条上面还写满了数学草稿。纸间的粘合很粗糙,用手把胶撕开能看见字,xjc又是一副不满意而理直气壮的样子。

11.28

学校开始上课了,这堂课是法国人jc的,他正在用蹩脚的中文讲授着中国基础网络建设,一位金发小姐姐,长得很像明星,热情得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突然,petch走到讲台上,戴着墨镜,并带着他的团队表演高难度的杂技,他们的衣服正在宣传泰国即将申办奥运会。我看着觉得尴尬,小姐姐问我他们在做什么,我说add their part(加戏),但我看到jc,心中却觉得得意。我和本科舍友yy躺在我的乡下别墅休息,进来一个小姐姐开始爱抚我。结束之后,我走在湖边,看着之前一直在欺负我的外国小哥哥们,我把它们叫起来骂了一顿,一个从小和我青梅竹马的男生帮助了我,我发泄之后,在他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这些小哥哥把我抓到一个房间里不肯放我走,后来进来一个电影明星。

我爱的男孩得了怪病,每天晚上都会萎缩成一个皱巴巴的介于婴儿和幼童之间的样子,失去思考力行动力,连抵御最普通的病菌感染都很困难,但是我依然好爱他,我每天晚上给浴缸里放很多很多生理盐水,把他放在里面,用手轻轻的托着他,因为直接放在床上会磨破他的皮肤,我看着他越来越皱巴巴且灰暗的身体,觉得他竟然有些像个小树人。即使这样的疾病也没有减损他的可爱。我还是会每天跪在浴缸边祈祷他能够好起来,因为白天他短暂的恢复神志时,眼里充满了悲伤。但是他没有痊愈,他死去的瞬间和往常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再也没有醒来,我坐在浴缸边一直静静地看着他,过了很多天,他的手脚开始生出嫩芽,他真的变成了一棵树!他像虫蛹一样沉睡,听由新生命在他体内形成,渐渐地树根穿破浴缸,扎进地板,树冠也把天花板顶出裂痕,他以一种谁也不敢相信的速度迅速长成了一颗橡树。我从未离开过他身边,在“他”把房顶撑碎时,外面正是清晨,光线透过层层叠叠遮蔽后才照到我身上,我抬头望向那源头,光流和小小的绿水漩涡在枝条上浮动,我听见枝叶浪花般的絮语,驱散了我的麻木不仁。

电车

坐电车去了很多很多地方,虽然在电车前系鞋带太久险些被撞飞(??),有几个印象深刻的场景很漂亮:1各种事物都被修剪和制作成方形的意大利花园。2白色的场景里雪悠悠飘落,穿氅的人坐在石椅上看着远方,画面里的他只有一点点,雪白的群山才是主体。3傍晚的湖滨,杉树林让这个地方看起来有点萧索,但波光粼粼的湖面和温柔的水声以及稀疏鸥声又让它显得没那么冷清了。

191127

大概是一帮人要去一个地方。好像是青年旅舍/寝室一样的地方,对床的两个人闹矛盾了,然后我去隔壁找了一个女生来调解。
接着是在一个保姆车里,都是下班后的妈妈们聚在一起吃水果,车在运动,然后有个太太居然还用刀插了芒果块往嘴里送,这么吃。周围赶紧和她说不要这样很危险。
后来梦到了在一个群体性的亲子活动中,妈妈把她的手机摔坏了,然后我就说旧的不摔,怎么把新的给摔坏了,我说你买个手机壳不就好了,然后她又训了一下我。
别的妈妈围过来问我(好像我的设定是一个幼稚园老师)很多事情,说全家去北方旅游是不是很不方便,我本来想说来回的路费就很贵还不如在附近的城市玩一玩。
接着是爸爸们来接妈妈和孩子了,然后有个爸爸就开玩笑和另一个爸爸说你为啥一直看着她(他的太太)。还有个送了一个我一直想要的很贵的兔子玩具给太太。
最后我和妈妈回家,我就说刚刚那只毛绒兔子是很贵的名牌,我妈就说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11.25

车开在深夜的山路上,一位长得很像我阿姨的人忽然间靠近我,并向我推荐一份合同。我隐藏了自己的户籍地之后便签那份合同。车停下来将我送回了家,我却突然决定解除合同。那位女士决定向法院起诉我,我和我团队正在左右摇摆商议着怎么处理,我决定可能要曝光自己真实的背景。我和其它两个女生来到伦敦的一家复古酒店,我竟然能够召唤出一个灵魂,或者一个男性魔鬼。我告诉其它两位同学,结果他们却无法召唤出任何灵魂。我将酒店地板撬开,发现里面藏着一份机密文件,或许可以揭开过去尘封的历史。我们三个人按照顺躺在酒店的床上,我在中间。我感觉到那只灵魂从卫生间的浴缸里出来慢慢的爬到我的身上。

11.24

包括我在内的10位年轻人成为魔鬼的契约人,分别管理着不同的辖地,同时也被迫受到精神控制。我手中拿到了它在人间和女性的亲密艳照,但是不得不将其藏在大腿皮肤上。我们接受着黑色光束的检查,然后我和一个小哥哥被安排到一辆车上,不知道车要载着我们去哪个辖地。我觉得小哥哥分外眼熟,小哥哥暗示我们曾经应该有过某种生意或者情感上的交集,但我却坚定的告诉他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11.21-22

我去参加弟弟的校园派对,他的同学在黑板上写着“祝福姐姐32岁生日快乐。”刻意抹黑我的年龄让我非常不悦。梦媛给我的教练拍了抖音,他变成了一位游侠,和东方不败座谈,一言不合两人打起来,打斗过程中东方不败的胃空了,于是乎他拿出来一壶麦片,“要不要坐下来吃点。” 我居住的乡间小路即将被日本人炸毁,孙红雷老师拉上我就跑,我们穿越各式各样的铁道路线,最后悠然自得的坐在铁轨上。我受邀参加一个私人one to one 聚餐,对方是一位high level的男士,结果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留着短发、穿着黑色夹克、涂着大红口红的小姐姐,她让我从身后抱住她。身旁的女招待充满调笑的路过我们。晚饭之后我被一个男人领入一个360度都是三棱镜的房间里。

191119

梦到了一个阿姨辈的人把一封信扔下楼,玻璃铁框窗外下着雪,室内是木地板的舞蹈教室。后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走廊,还梦到洛英的操作系统打怪,虫形怪物很可怕,我盯着血条释放冰和火的魔法。我在地上躺着,有个男人有些担心的看着我,后来有人指认我是个逃犯之类的人,我后来被几个主角队的带走问罪了,有个穿着古装的女生牵着我的手,走到院门口,像是古建筑,门前一片平台,然后隔着河是一片山,我梦到自己想要跳到河里就醒了。
后来做了第二个梦。梦到去一个小山,环着山的一个类似于小镇经营的游戏,天黑了变成了现代城市的街道,进一家店,还有各种格子,每个格子里是一个韩国产的小游戏。后来梦到大半夜在高架上开车,旁边的建筑群全是漆黑一片,主角是一个外国人歌手,最后唱了一首歌还有旋律,歌词有一句“看燕燕,送归妾”。

11.19

我未来的老公长得很像 Park Seo-joon,我们继承了父母留给我的第一套房子,我们早晨醒来,看得到玻璃窗户,我望着外面心情并不开心。因为我发现自己并不爱身边的男人。而后我梦到了gigi,我早些时候梦到过ingrid和jason,他们俩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jason向ingrid求婚。gigi和圣地亚哥闹了矛盾,她把头发染成青色,和派对上认识的三个男人走了。他们把她带到了沙滩边,并试图撕掉gigi身上穿着的elie saab。gigi意识到不对但也来不及了,她被打晕过去并且拍了裸照。

铅球

至今仍不知道该如何恰当地描述,也无法想象出具体画面的儿时的梦

巨大的铅球在来回摆动,一头是我,一头是面无表情的母亲。铅球最初摆动的幅度很小,每次在低点摆过草地时都会刮掉些许草末。记忆中铅球的摆动幅度会越来越大,内心的压抑感也越来越强,直到噩梦惊醒后恐惧到不敢再入睡,跑去找了母亲....

11.16

长得像妹妹的女孩邀请我去她的家里,她住在地下室里,油腻的墙面,昏黄的灯光,诺大的起居室里挤着四张双人床,四个不同的家庭的主人正在伸着懒腰。我继续向着内厅走去,却柳暗花明是一处阳光明媚的花园,绿树成荫。我思念弟弟妹妹,准备带着他们去攀登长城。最后是弟弟和我登上长城,我正在给他拍照,我发现他瘦了很多。而后我听到后方我的母亲和我的舅舅正坐在石阶上,舅舅正在打着口哨,却不愿意停下来。周围人都在看着他。

11.15

放学回家的路上,伦敦街已经没有了半点光亮,司机师傅不愿意载我,而我又发现背后有人跟踪。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子载着摩托车停在我的面前,示意我上车,否则就会被尾随者带走。无奈我只好坐上他的摩托。他把我带去自己的家中,那里有6-7个年纪在10岁左右的孩子,大多是东欧那边的血统,一位女士正在为他们分发羹汤。男人特别嘱咐女人为我准备好吃的南瓜浓汤pasta,其他孩子都死死盯着我却不敢出声。其中一个少年吸引我的注意,他长着和弟弟很相似的脸庞。他的神情仿佛在暗示着我不应该停留在这里,我意识到这里可能是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窝点。忽然间,我嗅到煤气快要爆炸的气味,我拖着男孩就往外跑,头也不回。男孩告诉我是女人干的。我把他带回我从前生活的小区-mhy,并跟doorman报了警。但是我们没有走进家门。第二天我从泰晤士河出发准备上学,结果还是遇到昨天没有被炸死的男子,我忽然意识到他会一直跟随着我在每一世界的场景里。

11.13

Unilever派了俩人来调查我,一个是simon,一个是一位圆圆脸的女士。他们会对我进行四项评估。第一项评估是找到我身边的好朋友搜集他们对我的评价,我们绕过小溪流去找居住在深山老林的我的友人。结果,溪流里的石头过于滑腻,simon身体禁不起聊颤,我也是惊现的过关。第二项评估是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他们找到了我曾经的伙伴们,lse apartment hall里的小哥哥们,lukas也在,乃时候他还并不认识我。我们围成一圈,拍手加油后四象逃开,拍到那个人就算哪个人输了。我的反应能力最慢,被一个绿毛衣眼镜男抓住了。第三项评估貌似是重返校园。到了最后一项评估,我说我想去卫生间。于是我到卫生间,遇到了一个小姐姐,她挑逗着我并带我回到她的房间。没想到她就是第四项评估:色欲。她把我们的事情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我随后离开,u家的人来威胁她让她把这些内容留在房间里,把其它个人物品带走,希望后面的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并公开让我难堪。小姐姐正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