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喜欢的diva谈了场末世恋爱

梦见了飞。

  我们两个在一个大巴上,她握着我的手和我说话,我哭了,她把我搂在怀里安慰。谈话内容我不记得了,我就记得姐姐一直摸我的头和拍我的背,我趴在她怀里哭,她在我耳朵边跟我说话。

  中间一段不记得了。后来我们到了一个小镇,她拉着我去了一个礼品店。她买了一个带头纱的花环给我戴在头上。我说我想看海。飞说好。她骑摩托车带我去。地面突然开始裂开,人们开始逃亡。有个人拉着两麻袋的土豆边跑边喊地球要爆炸了。所有人都拿着土豆往小镇的庇护所跑。有的人掉进了大地裂开的缝隙里,有的人跑不动了被倒塌的房屋掩埋。我回头,飞说别看,抓紧我。我抱紧了她的腰。飞左手抓着我的手,右手单手开向大海。
  飞问我害怕吗,我说我不怕,我们会被海水泡成很大很大,我们会像不小心掉进红酒里的小熊软糖一样粘在一起面目全非,然后被好奇的笨蛋小鸟戳穿肚皮。我们会像烟花一样在海上炸开,我们的血肉和残骸会混在一起,然后像海的女儿里的小美人鱼一样最终化成泡沫在海面升起。

  飞笑了。

  我们一起满怀期待地冲向大海赴死。

哈哈镜一样的天空

首先我们在一个房间里,包括我总共有三个人。我们好像是要解谜然后走出去。手上拿了一个魔方,但缺了好几块,然后要把它拼回原样。我在床底下看到了一些零散蓝色透明的魔方块,正好我们三个人其中有一个人会还原魔方。他很厉害的把缺块的魔方也大致拼回去了。然后我们把搜集到的一个一个装回去,但始终找不到最后一个。这个屋子很破旧,家具椅子都是木质结构,都是灰。这个梦就这样过了。

下一个梦先描述场景:
地点在5楼的老家中,白天,阳台对面能看到一个很高的的高原大土坡。为什么说是高原呢,因为他的山峰是一条平行线,上面还有基站,雷达什么的。他这个山体感觉像被雨水冲刷过一般,黄黄绿绿,像刷过绿漆黄漆,所以我感觉可能也是个大坝。在高原后面有一个更高的山峰,这个看起来很正常。然而再后面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峰,山峰顶部有一个圆形的球,类似东方明珠。这个球体的高度已经直插云霄。最特殊的是这个天空,十分扭曲而且光滑,像哈哈镜一样,灰色白色相间,不规则运动。然后这个球体会随着天空的移动反射天空的光线,特别诡异。

我们有好几个人,哥姐弟妹都在老家。老家不知道为什么很破旧了。门窗都掉了下来,杂草丛生,路上都是碎石子。我们好像在练习什么,然后到了最后拉伸阶段,地上石头硌着慌,大家都去穿鞋子了。有人说看到了狼,我们仔细一看是一只大黑狗,这只狗全是发黑,像墨水一样有光泽透亮。拉伸结束梦就醒了。

学校里的猫

先是从第三视角,和猫的高度一样,看到一只青壮年的公猫,在类似空旷比较干燥的下水道或者防空洞躲躲藏藏,有好多漂亮的小猫在向一个方向跑,有两只小母猫说她们要去好地方生活了。

两个很漂亮的哥特风美少女看到这么多漂亮的小猫很惊喜,找了她们的“小姐”来,小姐戴了个单眼的眼罩,牵了一只很听话,又温顺又凶有一点点精瘦的大黑狗,看不到大黑狗的眼睛,她们把所有的猫都带走了,大公猫警惕性比较强,偷偷躲着,剩下的猫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向往那个小姐,很喜欢这三个女孩,女孩对它们也特别好。

大公猫后来在学校废弃泳池看到里面飘着这些小猫的尸体,好多好多,大公猫就疯了一样,特别特别伤心,之后他开始修炼,变成了猫妖,修出人形,去参加全国游泳比赛,拿了很多奖,被封为荣誉校友,每次开全校大会都会上台。

在大公猫离开去修炼期间,我像幽灵一样附身在了一个女生身上,在学校里上课,学道法,有一个任课老师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我不是她原来的学生,什么都不会,对我特别有耐心。

要考试,在走廊尽头第一个教室,考了一门,我竟然会还过了,考第二门去了隔壁教室,监考老师讲了考试内容,我和同学们要去第一个教室拿考试工具,监考老师好像出不了教室,看我的眼神很凶,但规则让我们可以去,她就说快去快回。

去了第一个教室,这个教室监考老师正给围着自己的学生讲考试规则和内容,没理我们,任课老师假装凶巴巴的过来和我们对话,其实在过程中教我考试内容,相当于送小抄。

考试过了,要开大会,在操场上。

纵列很多队伍,横列两排方队,两排方队中间有很多架子上有很多零食,猫妖下台想过来拿罐咖啡,结果犹豫很久想拿鱼罐头,他的一个好哥们过来跟他推荐了另一个密封袋包装的鱼制品,说相信他,这个最好吃,猫妖非常信任这个好哥们,就拿了,跟后面的这一横排方队里的学妹打听“小姐”在不在,升学升没升上来,学妹好像都不认识。

在幽暗的古堡,“小姐”是好哥们的妹妹,小姐,大黑狗,哥哥都在,妹妹问哥哥为什么不告诉猫妖虐猫的是哥哥,哥哥说看猫妖极度信任他之后,再知道一切的真相会特别有趣,猫妖伤心再凌虐他特别有快感,就和那些小猫可怜兮兮那么信任他最后被他杀死,有绝望又悲伤一样,眼睛会特别漂亮,这个过程特别好玩。

梦结束了,醒来以后特别愤怒,又特别无力,虽然是自己的梦,希望猫妖能报仇识清好哥们的真面目,不要伤心,就虐这个臭东西。

月光

近段时间又梦见了,梦里我会弹月光。我梦见x和我说,弹月光给我听吧。
那是极美好的。在静谧的,深蓝色的夜里,在树林边,柔和着月光的湖面。淡淡的,隐约的,风把琴声带给幽静的微波。
弹月光给我听吧。
梦总是梦,梦醒了,我不会弹月光,也没有那片湖面与树林。

乡下姑娘

这是让我难忘的第二个梦,有时候我会想,会不会遇到她,我的梦似乎都是关于前世今生的
,在一座豪华的KTV包间里,我醒了,或者说梦开始了,有很多美女,说来也可笑,除了她我根本没记住任何一张脸,但是其他女子就像是被设定好了一样都叫美女,就差把美女写到脸上了,我尽情的玩着以为是个福利梦,想着后半场转个春梦一定把自己想的大一点开心一下,无意间,我看到包厢的中间坐着的一个女孩儿,她的穿着却和我们格格不入,安静的喝着桌上的水,一直看着我,我对于这个漂亮的女人没有半点不适和陌生就好像知道,她是来找我的一样,我上前去牵起她,发现她一身的衣服不是老土,是过时,朴素干净,红豆色的修身小棉袄加上喇叭裤,平底皮鞋,袖口有点被蹭黑了,但是面容姣好,她跟我说着什么,我听不见但是我依旧兴致勃勃的听着她似乎也发现了我听不到但也继续讲着,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恐惧似乎,被狼群包围,她面不变色的继续讲着,我继续保持着和她谈笑风生,因为我也发现了气氛的古怪,我笑了一下拉起她,走出包厢,这不像是梦因为太真实了,出门后我们两人都表现的很急切,我努力的读她的唇,希望知道点什么,我知道我快醒了,这算我为数不多的正常梦,似乎我们都是主角,她知道我的知道,所以我们都很急切,她努力想告诉我点什么,我告诉了她我的QQ,她告诉了我一串数字,我曾尝试寻找无果,可能只是黄粱一梦,但是我始终忘不掉,因为她可能想告诉我,我最想知道又不知道的,还有我们不似一个时空的,因为她除了数字被我读懂,其他的我都看不懂,或者她也努力在寻找我,《我想穿过星云,在三维中寻找二维里不同时空的你。遗憾和后悔不能弥补伤痛和悲哀,历史的河,流着,清醒的人,死去。对不起,让你受了太多委屈!我不会忘记,弥留之际。》这段虽然是我想的,但也是潜意识想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梦醒呓语出来的。

黑色大河

很久之前的一个梦,我进入一幅水墨画,地是灰色,天是褐色,有蒙蒙的雾,我的可视范围不是很远,大概五米,我坐了很久,那个梦因为我的一动不动,似乎变长了,我坐不住了,我开始挣扎,告诉自己是梦,快醒,但是没什么反应,我发了发狠猛地一跃,我站起来了,奇怪的是没有醒,大家都知道,一般梦如果发力,梦回惊醒,比如蹬腿,我开始向前走,我开始跑,甚至狂奔,不觉的累,就好像我发的力都是假的,我也不能确定在移动,我曾尝试摸一摸灰色的大地,说不出的感觉,厚重又虚假,我不跑了,也不走了,我坐下了,身边却出现了一条黑色的大河,灰色的泥土像是咧开的嘴,我知道我又该跑了,我逃不掉那条河,脚下的土地因为我的走动,陷进了沟壑,投入了大河,我只能沿岸狂奔了,因为我不敢跳进去,我觉得跳进去的话我会承受本不属于我的苦难,我不敢停下奔跑,因为我害怕未知,就像黑色大河,跑了很久,我还是停下了,我知道又要来了,我记得牢了这句话,停下了就又要来了,果然,一个男人出现了,我是怎么判断的呢,因为他的肩膀很宽,他给我一种小时候被父亲握着小手的安全感,他带着我继续走,或者是我带着他,他走在前面,他步伐很大但是只有我抬腿他才会抬腿,走两步我必须跳一下,他只会学我迈步子,并不会跳,就这样我随意的走着跳着走着跳着,他则是默默的走着,我不怕他,就像我怕黑色大河一样,悠然而生,我还是不敢停下,但是河岸前面出现了一个坟包,挡住了他,他不能跳,我突然害怕起来,离开他我会害怕,带上他我就要停下了,停下了就又要来了,但是我不后悔这个决定,果然,大河上出现一座桥一个妇人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照片,后面是殡仪队伍,都是灰衣服,只有妇人伤心欲绝,小姑娘也哭哭啼啼,我听不到但是看的到,他们走到我面前,跪下了我的脚不能动了,不知几时我站在了坟包前,男人静静的看着我,我终于看清他了,他长得很帅,看到他我就想笑,他也笑了,他不仅学我走路还会学我笑,妇人本来看不到我们,但是在男人笑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而小姑娘叫了我一声哥哥,我突然感觉好痛,窒息的痛,好像心脏停跳了半拍,梦,醒了,我睡了15分钟,但是整夜失眠,跑到厕所失声大哭,却不知道哭什么!

怪怪的春梦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梦见我所在的世界有一些异族人,他们有这与普通人类不同的技能。我就拥有翅膀,我们异族人被关到以后教堂的最顶层的阁楼。那里有一个天窗。有一天窗户被打开了,我站在窗户犹豫了好久,还是飞出去了。结果两个女性过来抓我回我,我被迫停在一个荷塘里。荷塘的水很浅,躺下不能没过身体,当时天已经黑了。她俩一个是很酷的御姐,一个是甜妹。她们非要我睡她们,说睡了就放我走。我只好答应了,还签了纸质契约。我先睡的御姐,她还穿的黑丝,贼性感,但是她脾气不好,我不喜欢,很快就完事了。然后睡的甜妹,她穿的白色连衣裙,对我可好了,声音也甜。皮肤又白又细腻,胸很大,反正就挺细节的视角。。。我是以后长相算是英俊,中长发的男子,但是由于被关太久。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乱糟糟,我觉得我配不上她俩。
可是,现实中我是女生诶。
v

鱼儿

场景一;
我拥有一个大概80*40那种大鱼缸,里面有很多鱼,其中有一个让我深刻记忆的是“荧光棒鱼”一条粉色的、还有一条黄色的,跳缸了让我又抓着放回缸里,并注入了很多新鱼

场景二;
去海边网鱼,又抓到了一个特别的,是鞋垫鱼那种,但是身上的纹路是豹纹

醒来还是觉得后怕

我因为和小姐妹闹了点小矛盾所以一个人回家了 但是家里没有人 我也没带钥匙 只能翻窗进入 本来以为翻不进去 可是有个男生在窗子里接着我 所以我成功回家了(明明当时就应该感到害怕但是我那时候居然还对这个男生有点感激) 后来我在房间刷着手机突然听到客厅有声音 所以我出去看 结果看到刚刚帮我的那个男生不知道怎么也在我家 手上拿着吃的想给我 我没多想就接过了然后他就走了(他就住我家对面)再后来我突然收到几条附近的人的QQ信息 直觉告诉我是对面那个男生发的 全是淫秽的文字和图片 图片里还有其他人和他一起 有男有女 他发信息邀请我 我很害怕 然后就吓醒了

梦到是个钱抠子,梦里也舍不得那点钱

梦到七八个医学界大牛一起在江边围着桌子聊天,我在隔壁房间给其中一位收拾东西,梦中大概是我爷爷这类人物,爷爷说,这几个人都不是啥好东西,让我把我俩东西收拾了,等他一声令下我俩就跑路。刚收拾完,突然他们一起站起来看着江面。我一脸懵逼,也跟着去看。我没看出来啥,他们说,刚开始有一条1.5米的鱼,被另外一条5-6米的鱼吃了,正含在嘴里还没吞,有条十几米的大头鱼,大嘴一张把他俩吞了,然后又来了条更大的大鱼吧他们仨吞了,沉水里了。我还想呢,这江水这么浅,河鱼能长三十几米这么大吗?翻身都难吧?下一秒我就看到天上远远的有一艘火箭在飞。我拉着站在我隔壁的大佬,说我看到火箭了,那是个大妈,她说哪里有,非要我指给她看。火箭会飞的嘛,一下子飞哪去了我哪知道,我正在找呢,脑袋顶上出现了一大个火箭头。我拉着她说,就这个!她脸色都变了,嘶喊着说,火箭头掉咱们这来了!超高温别指!大家快跑!
我爷爷拉着我就跑,我说我们的行李还在那呢,爷爷说顾不了这么多了,小命重要。然后我就远远看到火箭的超高温把周围空气烧光了,空间都扭曲了,还好我们几个跑得快。躲开了之后,我跟我爷爷非常伤心,几乎要痛哭流涕。我们的行李中是我们全部的家当啊!刚刚眼看着火箭燃烧的超高温把一箱古董瓷器的木制外箱给烧了,眼看着一个乾隆年间的青瓷花瓶掉地上碎了。肉疼的不行。想想我俩的家当里最值钱的就是这箱陶瓷,还有一抽屉小金块金条。想来应该会耐高温的。抱着一丝期待回去收拾残局,发现,除了那个陶瓷花瓶,其他的东西都还在,火箭还是很给面子的。接着就通知了有关部门来捡走火箭头,顺便找他们索赔。然后梦就结束了

如果真的穿越了会怎么样?

梦是说一群人出去玩,去树林里玩,其中有一个人他就被抓了,树林里有一群强盗,那群强盗他们在做坏事,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一伙警察也在这个树林里,他们准备去抓强盗,谁都没有想到会有第三方出现在这个树林里,于是我们的人就被误抓了。我当时非常生气,我就带着一个人去准备深入强盗的老巢,把人救出来。结果第1次的行动让我的团队里又一位同伴被抓,我痛定思痛,准备单独营救他们两位。树林里有一个停车场,我假装自己要停车,把车开到强盗老巢的旁边停下来,躲在车底下准备偷袭,但没有成功,强盗的反侦察意识非常强,我被发现了,我就一路往外逃,过程中看到有两个伏击的强盗,他们比较傻,在开小差聊天吃零食,被我抓到杀死了,我发现他们旁边除了枪和一些子弹之外还有一根管子,我拿出来一看是一根氧气管,连着远处的氧气通道,我觉得很奇怪,这样荒郊野岭的地方在一个树丛底下为什么会有一根氧气管?没来得及多想,强盗的大部队就杀来了,我躲在两个人的尸体底下准备蒙混过关,不知道哪里来了一个我的同伴发现了我,就要躲在我的旁边,同伴被发现了,马上就要被强盗杀死的关头,我实在忍不住了,跳起来把那两个强盗都杀死了,带着我的同伴就开始跑,这个傻子还穿着医护人员的隔离服,一身大白,这多明显啊,他不被抓谁被抓,我就让他把衣服脱掉跟着我一起跑。一直逃到了一艘船上,后面强盗的小船在不停的追击,我们的大船船长特别牛逼,带着我们在十几艘船并列的港口,在各种船之间穿梭,转弯的时候没碰到任何一艘船,就这样甩掉了强盗。但好景不长,我们还是被强盗发现了,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我就准备正面迎击,引诱强盗从船上下来到岸上跟我们进行决斗,强盗同意了,但最后由于强盗实在太过强大,我们打输了,就在快输的当口,警察终于到了!把他们都抓了起来,强盗拼死反击,把我打死了。当时我应该是在快死的当口灵魂穿越回到了我的家里,我的家是在一座古堡之中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但是仍旧有一位保姆和他的侄女在留守,我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由于是灵魂穿越,他们看不到我,我很着急想跟他们说说话,这时在柜子里看到了一只口琴,灵机一动,我拿起口琴就开始吹,他们很惊讶,口琴怎么会突然出声音呢?我吹了一首小时候经常吹的曲子,保姆一听就知道是我回来了。他很激动说我终于回来了,但是他看不到我,我拿了一支笔在纸上写字,这样我们俩就能够对话了,他看着笔迹,激动地说一定是我,我觉得很奇怪,明明离开家没多长时间,他怎么说我终于回来了,我就问他现在是什么年份,他说是1406年,还问我知不知道自己身处的年份,我说我离开家的时候是1390年,被强盗打死的时候应该离开家才半年。保姆说对对对,我走的时候是1390年,没错,我走了后不久我们家人就都搬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们很激动,拉着她的小侄女就开始哭,她的小侄女很小,才五六岁,也跟着一起哭

梦到两个帅哥赤膊抱在一起,为什么我会做这么腐的梦???

梦到不知道在一个什么朝代,反正在古代,那个时候要祭祀大家都跑到一个庙里去,路上我看到有一个帅哥真的长得特别帅,帅的惨绝人寰的那种,我就很兴奋,我本来就不是想去看祭祀的,我就跟那个帅哥走了,他拐到一个巷子里,我就跟着他到了那个巷子里,我正想跟他搭讪,结果一拐角,我看到他跟另外一个男生抱在一起,两个人还赤裸着上身在互相摸脸。我贼尴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趁他们没发现赶紧退了出来。然后我就跑了,去到祭祀的地方,进到大殿里边,突然间熙熙攘攘的人,都往两边让,我在想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吗?啊,是皇后来了,于是所有人都向皇后行礼,皇后走到祭祀大殿的中间站定,突然大家又开始往两边,让我在想还有比皇后更厉害的人来了吗?哦,是太后来了。太后到了之后就有祭司开始主持祭祀,有人在大殿外面露天的广场跳大神。当时站在我身边的都是一些家世显赫的名媛,有一位小姑娘特别的不想被拘束,行事作风都比较的放荡风流(这个词在这里不是一个贬义词)不知道为什么她看上了跳大神的主跳,应该说是领舞,等到跳大神的这群人退下之后,这小姑娘说她想去追这个跳大神的帅哥,她一个人不好意思,想拉着我一起去幕后找他,我想那行吧,就是陪人去一趟嘛,也不是什么问题,反正这个祭祀也不好看,我就跟着一起去了,正赶上他们在卸妆,卸完妆我一看,这个小姑娘真有慧眼,跳大神的这个兄弟长得真帅呀!帅的我都有点想下手,我们跟他搭讪,这帅哥不搭理我们,于是我们就一路偷偷的尾随他去了他家。又是在巷子里,弯弯绕绕的,好不容易等我们找到了,看到这个帅哥正在跟别的帅哥抱在一起,两个人赤裸的上身互相摸着脸。这小姑娘当场就崩溃了,啊的一声大叫就往回跑,我愣在了当场,怎么又被我碰上了!还是他俩!我今天这是造了什么孽!他俩听到声音,就过来抓我们。我因为当时愣了一下,结果就被抓住了。其中一个帅哥,就把我当做战利品要走了,我心想你一个gay把我要走干啥?没看见我是个女的吗?由于我被抓住绑了起来,被他放在了一个泳池的旁边,帅哥在泳池里游泳,我在泳池边上看着他。然后他就摆出了各种搔首弄姿的耍帅姿势来吸引我的注意,我看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他可能是想试探一下他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女生了,平常必须要在人前表现的自己彬彬有礼,所以没有机会给他实践,我自从看到了他俩抱在一起的画面,太冲击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了。虽然我被绑了起来,但是我还能说话,我就戳穿了他的小心思,帅哥恼羞成怒,想把我淹死在泳池里,我就劝说他接受这个现实,接受自己,与自我和解。他可能也确实觉得跟帅哥在一起比跟女生在一起要好,最后他放过了我。我成功逃出生天。

2021年1024日

2021年10月24日 凌晨:四点
梦境1:
我和朋友们在乡下老家,我做饭给他们,依稀记得我做了番茄牛腩和猪手。我用碗盛了一些给亚楠和王吃,让她们尝味道。宋在院子里,我去叫她回屋子吃饭,我抬头看天上,月亮很亮,但周围还有诡异的黑雾围绕着,月亮前面还有彩红。我让宋把手机给我,准备拍下来。这时我向左看。有一群手持刀枪的人形黑影在天上,我脑子里响起声音“疫情大军又来了”。
我依稀记得好像是空城了,好像有什么人正在捕杀我们,我们开始躲藏,我和郑跑在最前面,其他人较我们慢一点,我们进了一户人家,院子里的狗正在狂吠,屋子里却没有人。我们躲在屋子里的墙角,只见一个人性黑影拿着枪走了过来,正在寻找我们......
后记:因为我人在北京,恰好疫情又开始了。2021年10月26日,又爆出有重症患者了。一时不知道这算是一个预知梦吗?

梦境2:记得很模糊了,只记得有个人背着我跑,他跑到一条小路,十字路口中间有一座荒坟,我告诉他要绕着坟转一圈才能到。然后又跑到下一个小路,又过了一座桥。到了一个村子里,我们去找一只羊羔,只有一只角的羊羔。

奇怪的梦

经常可以梦见我出现在一个古朴的阁楼里,阁楼外围全是空空的沙漠。整个阁楼类似一个机关密阁,又似一个有花有草的庭院。我经常梦见有人在追杀我,跟在我身后跑,然而我慌不择路触动了机关,进入了一个又一个房间,然后以不同方式被杀死,饿死,暗器杀死,被毒气熏死,就像电影【心魔方】一样。非常诡异恐怖,又温馨宁静。

春梦

难得做了一次春梦,位置是在客厅还是卧室,反正在沙发上。有一个双马尾的女孩一开始和我在看电视,然后突然就变成了捆绑。我还很惊讶,想这么野的吗? 然后她就开始给我k了起来,很舒服,过了一会就*了。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