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如果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设置。我就办了。

刷新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20180209和学霸恋爱

和一个(记不清名字的)学霸的恋爱梦境,是我高中的同学。大概是2班的吧,但是我却完全想不起来名字(高中那时候好像也并不认识他),现在想想感觉也可能是3班4班的?甚至可能是学而思同学?甚至有没有过这个人我也不是很确定了。
情节不能完全记清楚,但是大概是这样子的:
1 好像是挑选出的同学们在实践活动,在组成的集体里,硕姐吓唬大家说不要去后山的某个看起来阴气森森的小房子附近玩,那个小房子里曾经惨死过一个小朋友,虽然在后山很隐蔽的地方,但是很容易迷着迷着路就到了门口。然后问大家有没有进去过那个地方,我摇摇头看向周围的人,倒还真的有人点头。硕姐接着说,这里虽然人杰地灵,北京城人多,城外虽然人少但是也能就着人气,人气高也好,白天压着阴气不会有什么事,然而也正是这种精气让惨死的小朋友的力量变得很强大什么的。听的我有点害怕,学霸拍了拍我的头,说让我别怕没关系,然后让我看他们的视频,是他们寝室拍的可能是获了什么“优秀寝室”之后的宣传片(x)吧,他和另外两个人在视频里说着叽里咕噜的话,我并没有心思听,看着视频里的学霸出神。他的另外两个室友一个来自三班,一个来自四班,是我(姑且算)认识的人,但是我忽然发现他们寝室只有三个人就问他另一个人去哪儿了,他跟我说另一个就是不小心去世的那个同学,说完我更怕了。
2 在学校的报告厅里看节目,大概是建校多少周年吧,学霸坐在我左边,铭铭坐在我右边。学霸凑过来跟我说,铭铭还是有刘海比较好看,我说欸?他说高中那会儿多可爱呀,尤其是后来长头发又有刘海的时候。我白了他一眼说您还挺关心她的哦?
3 中午,学校食堂,我们两个在纠结了一会儿吃什么之后选了看起来最难吃的(因为人最少……),拿到之后开始找地儿,食堂人很多,我好不容易东张西望的找到了两个人的位置,但是不在我们所在的过道,在同一张桌子的另一边,但是桌上正好是他同学,于是我们俩把盘子递过去。他直接从认识的人腿上坐过去了,我一个女孩子不好直接这样过去,就打算绕过去,但是当我绕过去的时候,发现又来了一个人,于是我和学霸说你和你同学吃吧,我再去找个地儿。然后端着盘子就走了,往前找了找,看到了gsm和小囧在,就过去和她们俩坐在一起吃着聊着,她们人巨好,吃完了也陪着我在那说话。后来学霸端着盘子也过来了,估计是他哥们儿们也散了吧,他站在我后面把盘子从我头上越过去放到我对面的位置上,顺便抱了一下我,而我心里想的一直是“你敢把菜汤儿洒我头上你就完了”,不过还好没有。不过gsm和小囧见他来了,就去刷盘走了,说了拜拜,走之前摸了摸我的头。
后来吃完饭以后在学校瞎溜达,我嫌穿着外套和羽绒服不方便我乱动,就把羽绒服和厚外套都脱了,手里抱着两坨衣服蹦蹦跳跳。学霸看我觉得我滴里嘟噜邋里邋遢的,就把外套接过来叠一叠帮我拿着,温柔地跟在我后面,让我在前面继续蹦。走到学校图书馆里,我就又跑到阅览室蹭空调了,然后开始看画册(我记得高中那会儿我确实是中午吃完饭就喜欢和zz一起去阅览室看画册蹭空调www),看够了就拉着他出来,然后发现有一个阅览室的门口挂着“东林大学图书馆赠书”之类字样的裱字,我问学霸这是什么大学啊怎么没听说过,他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大学。
4 下午的课大概也是选人的小班教学,所以会和学霸在同一个班。(高中那时候确实有,年级单科前50还是前30的会有个特定的时间单独拎出来一起上课)上完课在老师留好作业之后就放学了(这里很神奇,留作业的老师是我初一的时候的班主任,但是我班主任明明是数学老师,这里却留了一篇散文分析的语文作业),我和半仙儿出去透透气顺便聊天,准备聊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过了会儿我看到学霸也出来了,不过是走向了他同学那边聊天,好像还抱着球要去打球的样子,我假装没看到他,继续和半仙儿聊天,但是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飘向他。学霸估计也看到我了,就把球丢给他同学走了过来,站在我后面环抱着我听我和半仙儿聊天,我问半仙儿之后是在学校上晚自习还是回家,半仙儿说当然回家了,我说好的那我也回家!
然后和她一起走到校门口,我刚要拉着她出去她说你傻呀我不坐公交车回家啦,我爸接我,我恍然,噢对是这样,然后陪着她找她爸爸。找到之后不知道为何她爸爸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气呼呼的问她怎么才到,也不张罗 提前说一声,就让家长在这等着,我看着她爸爸发怒有点害怕,怯生生叫了声“叔叔”,然而他并没有听见,连同我也挨了说,说我怎么这么没礼貌,见到大人也不叫。我可以说是贼鸡儿委屈巴巴的目送走了半仙儿和她爸爸,然后就要回家,学霸一把揽过我说“陪我上晚自习吧”,我说好,于是他接过了我的书包,拉着手把我领回了学校里。
在学校里瞎溜达,碰到了各种他的同学,我的同学,我俩共同的同学,大家都用暧昧的眼光biubiubiu地扫射我们俩,大黄和姜姜还大声的打了招呼:“小马哥儿~和男朋友呀~”我嘿嘿嘿的乐,学霸揉了揉我的头毛。抬头看到学校的大表,快到晚自习时间了,赶紧跑到教室里,他旁边的座位已经有人了,我就另外找了个位置,只剩下门口了,估计因为太冷没人愿意坐吧。于是我坐在门口第二列的第一个,回头看了看他,和我隔了一个过道,坐在我斜右后方,是第三列第三个,算是整个教室的中心了,嗝,引人注目的学霸哟。神奇的是我发现我同桌居然是金龟子(……),打铃之后老师惯例念了一下自习规定,然后就各自开始干事儿,金龟子问我作业小片儿上是怎么印下来的,怎么这么清楚,她网上查到的只有图片,打印出来特别模糊,问我怎么把图片上的字转成文字,我告诉了她之后准备开始写作业。散文分析写完之后数学题各种卡壳,一点都不开心,就打算在自习第一节下课的时候偷偷溜走,并且不告诉学霸wwww

20180208

回乡路上翻越一座假山,快着地的时候假山向前倒下了,刚好我在一个凹陷的小山洞里,外加前面的好友抬了一把,没有被压死。

回到了几年前呆过的老地方,再次施展漂浮绝技,双脚脚尖点地,身体前倾在人群间穿梭滑行。

自己划着轮椅去学校医务室复查扭伤的脚。医生还没来,我在门外等待的时候胡思乱想,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小题大作,于是站了起来慢慢散步。一个姑娘过来找我搭话,怕是对我有好感,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话题。我并不讨厌,但是内心也没有波澜。

涨潮

朋友的家人偶然间发现了一处世外桃源--整洁的海滩,几株椰树,一间无人的小屋。
刚好我无处可住,他们邀我暂住这里,顺便帮他们打理这个地方。
从小屋的窗户望去是无边的大海,涨潮正在悄悄发生,随着水平线的升高,海面像是换了一种画风,有几分卡通的味道。
偶尔几个巨浪翻起,像极了浮世绘。我战战兢兢地看着外面海水已经升到了大概腰部的位置,终于抑制不住恐惧夺门而出。

不知所云+甜食两段

两段无关联
Part 1
梦中,我变成一名男孩,生活在一个西洋风的城镇中。

第一幕,我站在一栋房子前,门打开出来了一位金发的小女孩,她带我进入房屋,给我展示她的手工制品,印象中有许多设计与结构都很独特的,也有一些像是折纸艺术的东西。但她为我讲解时我没有专心听,而是在这些作品中寻找一件不知名的物品。

第二幕,我在一个中世纪风格宴会上,当宾客在谈天说地的时候,有人因为食品被下毒而吐血身亡。顿时场面大乱,偶尔还有人发作,这时,出现了一名男孩,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成为了一名暗杀者,他告诉我有人要引起混乱来夺走我的性命,而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将我的敌人排除。说完,他便从我眼前隐去,趁着混乱杀死了几个人,而我也被带到安全的地方。

第三幕,我在一个无人的街道上,前面突然出现一个长得像我兄弟的黑影,向我询问,这样就好了吗?然后就消失了

Part 2
夜晚,男孩与女孩坐在桥的长椅上,两人一言不发,仿佛各有心事。
女孩抬起头,看到头顶满天明星,说:"看,星空是多么绮丽,我想,正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看到的景色才会变得如此美丽。"
男孩低下头,慢慢从嘴里挤出话语,"拜托了,请你,向着星空也好,向着大桥也好,什么都好,"他越说音量越大"请发誓说出你是否喜欢我,这样的话,我也…"
女孩看着男孩,微微笑着,不等他说完便说:"我发誓,我爱着你"
男孩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女孩,慢慢地表情回归平静,说:"那么,我也爱着你"

第二段总觉得见过,不知道是动画还是以前做的梦

20180206

没有一丝风,雪下的很大,很密,甚至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短篇梦境归档

2017-11-24
梦到自己跑去台湾短期游学, 刚下飞机就开始圣杯战争. 一开始还是大混战, 场面极为悲壮, 可是打了几轮众人发现了问题...先是根本联系不上教会(电话没人接), 然后好像圣杯本身也不在的样子...最后不知为何将当事人之中隐藏的一名杀人魔处分后, 变成了master, servant们的喝茶聊天聚会.

2017-04-21
做了一个惊悚风格的梦,四个人被关进一栋大楼高层,他们花了几天寻找各种逃脱线索,但内部看起来有无尽的关卡。某个晚上,其中一人觉得有些可疑,晚上趁其他人睡觉单独行动,在最初的房间天花板上发现了钥匙。他用钥匙打开了大门进入电梯,在电梯关门的瞬间,电梯门上出现 叛徒 等血字,然后直接掉落。 ​​​​

2018-01-23
做了一个有好多细节设定的梦…最后结局是看着像由纪的女孩子用锤子把邪恶魔法师的颈椎砸碎了(?)
最后一段对话是这样的,我:"放弃抵抗吧,你跑不掉的,还不如放松减少痛苦" 魔法师:"她…她是什么人…" 我:"之前度假被僵尸袭击了而已,你趴下吧,一下就不疼了"

Untitled(2018-01-07)

主角是一个男孩,他看到面前有一幅奇怪的画,上前触碰就落入画中的世界。

男孩出现在一所学校中,学校里有一座巨大的游乐设施,许多同龄人在上面玩耍。原来里面像是一个迷宫,要按照正确的游玩顺序走到出口。第一部分是滑梯,第二部分是攀爬设施,第三部分是鬼屋,男孩进入鬼屋,却发现场景变成了医院,身后的门也不见了。

在医院内,男孩同样遇到了一群同龄人,他们在玩捉迷藏。男孩加入他们,躲进了一个房间,在房间内有一个像门一样的装置,门内有透出浅蓝绿色的光。男孩走进门,场景变成水中世界,而自己被缩小了。

在水中世界,男孩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巨型工业设施,但是没有可见的入口,只有一些细管道,男孩心想,可能是要将自己再次缩小才能进去。在设施周边寻找,男孩见到了一个大的管道入口,进入其中便被缩小,变成了水中一颗微粒。男孩尝试各种管道,最后在一个透明管道内被送进了设施。这条管道经过了大部分的设施内部,而在前进过程中,男孩越来越小,变成了粒子失去了意识。等到恢复意识,男孩出现在一个房间内,身边有一个同龄的女孩。

女孩带着男孩走出房间,来到一个车站,一辆列车即将进站,有趣的是轨道是两道光线,在车前生成。女孩向男孩笑笑,抓住时机双手分别触碰列车前方的两道光线,瞬间时间被停止,只有男孩可以活动,男孩沿着铁路向前走,眼前又出现了一幅画,男孩再次进入画中。

男孩回到了学校,天空由晴天变成阴天,男孩进入了娱乐设施后却发现娱乐设施变成一个充满陷阱的迷宫。男孩小心翼翼避开危险,进入了鬼屋。

场景变为黑夜的医院,一个房间内传来怪声,房间内是一名老人与几具被拷起来的丧尸。老人对男孩说,没关系的,跟我来,将男孩带到了一个大厅,说,现在开始捉迷藏吧。原来,老人也是一具丧尸,但他只是看着男孩被破门而入的其他丧尸追击,男孩在逃跑过程中找到了带有装置的房间,进入水中世界。

男孩再次寻找进入设施的管道,却被改变了的水流冲走进入另一条管道,在这管道中男孩再次被缩小成粒子,但还有观看的意识。他看到在管道的尽头,是一个反应炉,将要把曾是人类的粒子消灭。看到这场景男孩的意识集中起来,也逐渐恢复成了人形,他抓住旁边粒子可能是手的部分,瞬间他们被传送进房间内。原来,他抓住的是之前那名女孩的手。

他们走到了车站,这次男孩想要自己停止时间,而女孩拒绝了他,并提议同时将时间停止。这时,出现了一名既像是学校老师,又像是医院职员的女士,她向男孩女孩挥挥手,便独自将时间停止。男孩与女孩相视一笑,牵着手走出了车站,要在这个时间停止了的世界生活下去。

Untitled(2018-01-01)

在前往会面的路上,狼人看了一眼路上走过的某人穿着不合季节的羽绒服,还戴着奇怪的皮制品

在刚下过雨的十字路口,狼人看到了要找的对象,侦探,他的助手也在。

侦探: "你终于来了,快点,把68号钥匙取下来保管好,这次的案件有些麻烦,一名女孩被抓住了正关在墓地里,她的同学们正前往墓地"

他说着递给狼人一串钥匙。正当狼人翻找68号时,街角走来一名步履蹒跚的男子。

侦探: "不好,是死徒,他们发现我们了"

那名男子突然抬起头,说了一句 "吸血鬼之刃!",便化作一阵雾消失了。沉默只持续了片刻,便被四处传来的枪声与头顶的直升机声划破。

侦探: "快,向上!"

三人不等话音落下,便同时以超人的能力向上跳起,抓住敌方的直升机。来自地面的炮火也转向直升机,驾驶员无可奈何只好在天空中盘旋闪避。一块弹片打中了尾部平衡翼,直升机开始回旋迫降,三人便在落地前跳下了飞机。

"狼人受伤了" 助手说道

狼人的侧腹部与腿部有几个弹孔,正在慢慢排出子弹。

侦探叹了口气,说: "运气真差…快让他停下来"

在狼人的脑海中,几片拼图组合起来--穿着羽绒服的男人,女学生与同学们,死徒,武装力量,而的身体也起了异变,开始长出毛发,他颤抖着发出呻吟声,就在这时,身为德鲁伊的助手变身为熊,一声熊的吼叫将狼人的意识拉了回来,毛发也消失了。

狼人: "是他!"

侦探: "剥皮人,没错,恐怕现在已经晚了"

画面转向墓地,一名穿着西服的男子正用一把特制的刀具,将一名学生胸前的肉一条一条斜着切下来,在肉与肉之间,可以看到肋骨与内脏。学生像是感觉不到丝毫痛苦,神情恍惚地走到一具棺材上坐下,喝下了一瓶药水,顿时他的内脏开始起火,原来剥皮人将他的肉切下来是为了让燃烧更充分。

剥皮人将手中的工具交给一名死徒,走近另一名已经结束燃烧的学生,轻轻剥下他背部与腿部的皮,这时,远处传来一声熊的吼叫,剥皮人微微一笑。

Untitled(2017-12-24)

昨天做了一个挺有趣的梦…差不多是两三千年后,人类回顾过去,唯一的一艘殖民飞船遭遇了外星机械生命体,机械生命体凭借多变的形态,试图登船,人类则在船上建立防卫工事(此时梦境变成游戏,可以选择建筑与攻击),同时研究被击溃的机械生命体来学习对方的技术。攻守持续一段时间后,人类处于劣势,他们决定撤离一部分人寻求生路,并着手准备撤离相关的人手与技术,剩余的人员抗争到底。很快,人类最后一道防线被机械生命体攻破,残存的人类将各个舱门封锁,集结飞船成为最后的围墙,为逃生部队争取时间。逃生部队在母舰的掩护下,成功逃离战场,并找到宜居星球。

Untitled(2017-04-06)

主角设定类似质量效应的女性谢菲尔德,在一个星球上发现了"星核",一个星球的能量结晶这样的东西,不知为何,星核融入了主角,主角突破外星人阻拦回到地球。
而外星人不愿意让自己星球的星核落入他人手中,便派遣了大批军队,异星生物攻打地球。而主角便用被星核增强了的能力与外星人作战。
大战持续了一段时间,最终决战是与对方同样被星核增强能力的指挥官,两人势均力敌,最后,敌方指挥官受了致命伤,而主角断了一只手臂,濒临死亡,地球也由于这场大战变得千疮百孔。
两人临死前互相注视,仿佛有无限的话语,这时,地球的星核出现,融入了主角的身体。主角便因此能够脱离肉体束缚,变为能量体。主角面前出现选项,是要回到过去,清除世间的恶,或是回到过去,增强世间的善。
主角她…选择了先存档(用无尽的能量保存了宇宙状态),然后选择了清除恶。结果,整个宇宙一片死寂,主角便恢复存档,选择了增强善。
做出了这一选项后,主角保持能量体的身份,重新经历过去。时间闪到至高中,场景是主角所处的生存游戏部(场景,人员都是芳文社百合作品的风格)。
主角与社团好友喝茶闲聊(似乎友人们都知道主角不再属于人类了)的过程中,聊到了因病身亡的好友兼社团创始人,一名充满阳光的少女。
少女常年患病,身体状况不好,却想成立沙滩排球社,而社团其他人也想要支持她的想法,找学校商谈,但学校以没有沙滩(笑)为理由拒绝了社团申请。
少女说着"没办法呢",便递交了生存游戏部的成立申请。而学校也同意了,并为社团提供了活动场所。但好景不长,少女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其他人为了少女的心意,将社团活动继续了下去。
闲聊中,她们感慨少女未能亲身经历社团活动。于是,主角便用能量,唤起了少女的灵体。主角与少女一组,对抗社团其余人。(虽然基本都是主角发挥,因为有实际的战斗经验)
一场游戏后,少女与社团成员闲聊了一会,并感谢她们让自己体验到社团活动,就渐渐地消失了。
主角转过身,高中场景不见了,主角与外星指挥官面对面浮在宇宙中。两人相视而笑,外星指挥官挥挥手,也渐渐消失了。主角做出了选择,自己彻底化为能量成为意志体,守护整个宇宙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Untitled(2013-06-06)

我与我的朋友(朋友是梦的设定,ACG画风,都不认识,共四男一女,妹纸设定上为我喜欢的对象,不知为何全是初中生体型)偷偷跑进市中心一个被防卫人员看守的建筑物(一层为多个小建筑整齐排列,建筑物外墙包着所有小建筑物)
         这时,有一名女性从两栋小建筑之间的通道走出来,我们便躲进右边建筑物与外墙之间的空隙.那名女性向这一空隙走来,我们只好进入深处.在小建筑后面,我们看到了高科技的研究制造设施,原来这一建筑物是军方的秘密研究机构.
         突然,一名制服军人发现了我们,将我们抓起来.一名研究人员将我们带走进行实验.实验结束后,军人将我们带走,扔出后门,而我喜欢的女孩子由于有特殊素质被留在了机构中.
         回到了我们住的公寓中,我们发现了身体上的变化.一人有了超高智商,一人有了制造能力,一人身体能力加强,而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制造男与智商男合作,做出了辅助无人机与一些武器,同时我们黒进军方网络,得知军方将妹纸带到某处基地,营救妹纸的正篇开始.
        我们先搭船潜入军方在海边的大型基地下方,然后沿着残破的维修通道爬上悬崖,强力队友中智商男靠无人机飞行,制造男用强化机械外骨骼,还有肌肉男用自身力量跨过各种障碍,我只能靠他们的援助(请自行想像竖版过关游戏)
        很快,我们便到达了悬崖上的基地,在基地内用携带的高科技武器压制军方并向上推进(fps…).推进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军方发明但无法正常使用而摆放在实验室内的物品,我发现我可以正常使用所有物品,便为自己装上手脚的电磁产生器(炮姐= =)与小型推进器.
        我们到达基地顶端一个像是教堂塔尖阁楼的房间,妹纸被锁在里面.经过老套重逢event,我们将妹纸带离房间.
        走出房间,原先的近未来风格基地变成了一座主体白色,带红色装饰的塔,每一层都是10米左右,内部漂浮或固定着一些红色为主,白色装饰的一平米踏板.突然,整座塔开始崩塌,队友们都消失了,我与妹纸向下掉落.场景转为慢动作,我通过踩踏分崩离析的踏板或瓦砾,利用磁力与推进器降低我与妹纸的下落速度(公主抱w),最终在塔内三层的地面落地.
面前是一台大型半开放的电梯,我与妹纸进入电梯.
       场景转变,我站在基地一层,而载着妹纸的电梯在向上运行.我连忙操纵按钮想要停下电梯,电梯却高速下落.我利用电磁产生器将电梯停止(安培力?),并爬上电梯,可是,妹纸不在里面而是在对面另一台电梯中.我用推进器跳进那台电梯,妹纸再次消失,出现在旁边一台列车中.
         进入列车,妹纸正站在另一车门前背对着我.我出声叫她,她欣喜地回过头,两人相拥.突然,妹纸在我怀中渐渐消失,我从悬崖上坠落失去意识.
        意识恢复后,我发现我在悬崖底部一个山洞内,面前是我的基友们与最初碰见的女性,她告诉我们妹纸的能力是精神操控,军方利用她的能力将我们作为实验品,基地中的场景还有妹纸都是我们的幻觉,在基地推进过程中好友们被幻觉分散依次掉下悬崖.她还说自己是藏身于军方,想要破坏这些实验的人,并愿意与我们联手,击败军方.……

http://bgm.tv/group/topic/23899

七年了,又做了回到高中的噩夢(bgm38)

做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噩夢。

我大學畢業都好幾年了,夢中卻發現這幾年的時間原來都只是高中的一個短暫假期,而我放假結束後就要回學校辦理留學日本的手續馬上出發(事實上我並沒有留學經歷,最接近的一次還是初中畢業時參加新加坡的一個留學項目考試結果我校通過的學生全被留下來升了本部高中),於是我背著個沒裝什麼東西的書包踩著涼鞋還穿著冬天的厚襪子就冒雨跑到學校了(走路還小心翼翼,踩到水塘都沒有濺濕襪子)。

一路走到我小學的教學樓才想起走錯方向,然後又回頭穿過大學校園走到大二開始住的宿舍區,走進高中的教學樓,卻不記得自己在哪間教室。一層層找過去看到熟悉的同學猜到大概就是這間了,走進去問同學自己的座位,居然是在從沒有同桌過的兩個女同學之間(我校一直安排男女混坐,免得上課學生聊天,然而沒什麼用)。

剛剛坐下就有同學問我以後的出路,找什麼工作,我驚訝地說我早就自己開始工作賺錢了不然哪來那麼多零花錢買遊戲,這時候旁邊一個不怎麼熟悉的同學滿臉埋怨地叫我趕緊還他動物朋友的漫畫,因為我已經借走很久了,於是我回答他你發個微信給我吧我回去看了消息才記得帶來。另一個同學說考試你準備得如何,我嚇了一跳回答我要出國了怎麼還要考試,同學告訴我那也是明天的事,今天摸底考試,不通過的話你留學恐怕也會很危險,然而我已經畢業這麼多年,高中學的東西別說考試重點了連教了些什麼都忘了,焦急萬分之下想拿出手機打電話給父母,這時初中老師卻忽然進來,手上抱著一堆試卷在講台上坐下,吹響了考試開始的哨聲……

然後我嚇醒了。
Tio

1992

梦到一个国内见面会上,只公布了部分名单。后面bono竟然来了,唱了新砖。you re the best thing about me~~
两边墙上的广告是prc和nk的伟光正广告。我还告诉他了
后面紧紧抱住金牙,用中文说
大萌我好爱你啊!
满足了满足了
最后还在想 天啊 这不会是梦吧
嗯,这真的是在做梦。

嘻嘻,梦到过和bono握手,roger跳舞,还和金牙抱抱!!!还有石花的歌!

上班摸鱼

到公司了。同事和我说,我昨天参照space shooter做的游戏有bug。我大概看了一下,好像是摄像机的设置错了。

可是我没有急着去改,先玩了几盘今儿刚出的国产机战游戏。玩起来很像gvg一代,不能用nd取消当前动作。但是有个很奇葩的设定,主射击能取消格斗,并且主射击的指令输入后,就可以step或nd。

玩了一会儿我才回去工作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