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张弓

一对外国夫妻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来参观我的家视图买下整个房子,我用英文和他们交流,询问是否我能够帮上忙,下一秒男人就在我的浴室里裸体冲凉,并将内裤交给我看。后来,我进入到新的房间里,他和另一位男士西装笔挺,家里陈列着美酒和檀木家具,俨然上流社会的做派。他嘲笑我家中的快消品都是村的,土的。我当时用英语狠狠地嘲弄了他,但是我忘记我说什么了,他身边的男人笑了显然对我的答案很感兴趣。
我告诉妈妈,“我不想再住在这里。”我于是打车,是非常熟悉的面孔,我却告诉司机,“我要回家,就在前面的路口没几米。” 几只巨型蝗虫飞进来咬住我们的脖子。
我们在拍影集的最后一集,我却预感到不对劲。许多穿着奇装异服手持弓箭的人包围在房间外面并开始向我们射击,房间里的人也开始拿出弓箭向我们射击。我躺在地上装死,我成功逃脱出来,和其他人一起逃匿到高地上以为我们已经安全。我身边一位女孩再一次拿出弓箭,我狠狠的将弓套在她的头上杀死了她然后疯狂的逃跑。

好久不见

我发现这位姑娘每次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都代表着,意味着,我正在经历一场转变和不知道终点在哪里的思考。
她出现在我梦中这件事实,已经脱离了与她本人的关系和联系。毕竟我们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好好聊过了。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逻辑化与重构,我猜测下面的描述已经脱离的梦境的本来面貌,而是留在我记忆中能让我思考和审视的碎片。

场景出现在一个晚上的码头,周围很黑,很冷,但我们席地而坐,旁边是一艘轮船,只有些许的月光。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也许是因为真的很久都没见了。

我问她,你现在是一名老师了,你的人设是什么样呢?

她好像笑了笑,张嘴说些什么,但是我听不见,两个人仿佛很好的在聊一些近况,镜头就拉远了。

她是我记忆中第一个能聊非常深入话题的女孩子,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应对这样的关系,也就渐渐的淡了。

Come on , it just a part of memory ,let it go.You could be to do something big,and found somebody to love.  

Look at yourself ,just a loser,just a nobody.

Come on ,do something,dont thought a lot .Do it,looking at,and feed back,try again,round away.




BGM是Queen的Somebody To Love 在快要睡醒的时候才出现
Sei

7.28

有一座外表看似现代船内部则是古堡的房子,房子内部房间众多且有很多隐秘的小房间,房子主人是一对大概五六十岁左右的夫妇,房子里有很多住客,我是其中之一,一个学生,我的主要生活轨迹大约是[我的房间]-[教室]-[我的房间]。在不久后有一个人非自然死亡了,接着陆陆续续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死亡原因都不太一样但有一个共同点不太像是被人为杀死的。虽然已经如此了,但住客们仍然没有引起恐慌接着住。我虽然是个学生但和几个人共同担任了调查的任务即防止下一个案件发生并找出凶手。因此一般案件发生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经常会去厨房自己做饭吃,总是会遇到一个同龄人女生,基本上只有在厨房能遇到她,而且她常常处于饥饿状态,或在考虑吃什么,或在考虑如何利用好有限的食材,偶尔会遇到一个低年龄小胖子进出厨房和她交谈或者和我交谈,内容大多ACG,在他和她交谈时,我侧耳听到这个少女的职业是直播势游戏实况主,常年不出房间,基本上出房间就是去厨房找东西吃。
当然和她一块考虑如何利用食材很有意思,我记得梦中仅有的食材有俩颗鸡蛋,一颗青椒,半盘剩炒饭。最后讨论结束行动起来,她开始清洗脏餐具腾出干净的空间,我则利用厨房中未被厨房垃圾堆满的空间煎鸡蛋,然后一对情侣住客的男性跑过来告诉我他的伴侣死了,立刻拉着我去查看,我没能煎完鸡蛋,刚刚到情侣的房间没来的及查看尸体又被广播通知前往到头部房间(房子主人的房间),发现已经没了呼吸的房子拥有者之一男主人静静地坐在木制椅子上。在我检查完男主人后回到情侣的房间检查尸体,一进去被人从后面勒住颈部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是第三人称视角了,发现我被从腰部砍断下面露出脊柱并挂在一个架子上,与和我相同状态的人干排成一排。我在一间两侧像烤鸭的壁炉中间有一条过道的房间内,房间两侧挂满了人干,有些人干外表酥脆流油有些则像是被卤过了一样。房子拥有者之一女主人老奶奶站在道路一旁,看着一群食人族(外表和常人一样)排队选购人干。有趣的是,在顾客挑选人干时,一位白发红眼女子突然拽下一个人干狂奔出店,老奶奶愤怒地追了出去。

无血猫头

在朋友Y家睡了一晚,做了个和真实相接的梦,因为太真实,甚至不用刻意记忆都忘不掉。
在给Y家的猫修剪猫毛和指甲一类的。为了让它更好看我主动做的。在梦的逻辑里这种“美容”是要轻微修剪猫耳朵的,我知道在现实逻辑里猫耳朵是最痛的,但在梦里我真的觉得是猫可以忍一下就过去的,起码我家猫是完全OK的。
有一点犹豫是因为Y的猫一向对人警惕凶狠,脾气略微古怪,我心里知道,但还是想给它修剪,它显得很紧张,我下定决心给它剪了,果然,它死死咬住我的手指,很痛,我大喊,费了很大力才把手拽出来。
我低头看手,不至于流血,但有个很深的牙印,耳边是Y在教训猫,猫起初话很多喵喵叫,但突然安静了,我抬头,Y有点失神,一指,我看到床边的地板上是她家猫的头,齐刷刷从脖子上切开,没有一滴血,像玩偶,我再抬头,看到床上是它余下的躯体。我不敢相信,扭头用询问的眼神看Y,Y微微抬手,手上是一把十公分左右的白色小瓷刀,切水果那种,说冲动了。
我很惊愕,在现实生活中,我知道这只猫对Y的重要程度超过了一只宠物能达到的程度,虽然她们的相处模式也有点相爱相杀,但绝对也是亲人的感情了,所以梦中也延续着这种记忆,所以哪怕对死亡好奇,我也没忍心去细看猫的尸体,Y用小毯子或者围巾之类还算好看的布把它裹了裹,处理掉了。
我想问Y后悔了吗,但没问出口,自己找到了解释。
在梦里有种模糊的印象,我刚刚得知它刚生了小猫,于是这会儿想起来,觉得Y是要在小猫身上延续对它的感情,于是我开始帮Y找小猫。
画面像是我在公园,中式凉亭走廊边上的水池,不深,也没有荷叶,我只是知道小猫在水里,需要捞一捞,捞到了,画面又回到Y家,一只白猫,两只黑猫,其中一只更胸前大片白色,更奶牛一些,另一只黑猫之后脖子前有一道白色,醒来之后回味,大概像是那道刀痕。
我征询Y的意见,想要把奶牛兮兮的那只小奶猫抱回家,我来养,还认真的思考起我养两只猫的话,地方会不会不够。
我似乎也没等Y的回答,场景再次转会凉亭边的水塘,却是旁观者视角看着“我”,还站在水里,水到腿或者腰,“我”穿着略宽松的白色连衣裙,有刘海的齐颈短发,扭头看过来,看向类似镜头或者就是我梦的视角,随后我被Y叫醒了。
她和她家的猫还好好的,一只早就被绝育的小公猫,至少绝不可能生小猫了,我心情有点复杂,没敢跟Y讲这个梦。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猛将气枪m1911钢珠枪打鸟气枪 QQ3320854936铅弹气枪co2气左轮 气狗俄罗斯654k 秃鹰打猎 快排钢珠气枪 猛将气枪沙漠之鹰 co2气枪德国夜莺

箱庭

梦里穿着轮滑鞋,磕磕绊绊的在异国乡镇中行走。大型建筑前有中央喷泉和许多石制花坛,石阶上青绿盎然,我沿着数个小型喷泉水流的渠走,到高处去。修成四边形和球形的灌木丛散乱分布着,我穿过一道又一道白色拱门,在建筑向阳的一面停留,微风拂动时低头看门槛,木头里嵌着只雏鸟,身上的绒毛随风飘摇。停留了一小会后继续穿行,穿着轮滑在一个下坡差点止不住,身体前倾了于是只好蹲下盯着地面准备用手撑住,等到稳定下来后,站直抬头看,眼前是海,海面被一层晶体覆盖,下面是层层叠叠的汹涌浪涛。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呢…回头看道路也变得模糊了。

19072蜜汁在cp时的*梦

绝了,但是要早起来不及记了,和朋友们去类似cp的展玩,进去一个海报屋?店主说干啥就能拿到/看到什么,于是朋友二话不说上桌脱裤???先是外面再塞里面最后胖次脱了,店主全程在拍???她男朋友就看着???我吓死感觉气氛不对下一秒店主可能就要拿拍的照片威胁朋友上她了,趁他们不注意溜了???结果手机没拿…………

重生与复仇

这次视角依然附身在别人身上,这次的是个男性
背景像是修真或者武侠
男主是被一个宗师捡回去养大的,是这一脉的大师兄,下面有一个二师妹和三师弟。男主姓萧,二师妹叫风晚晴。
前世男主活得很憋屈或者说老实,可能与其经历有关,没有什么大志向,也没有那种出人头地的念头,卑微地暗恋二师妹,而对方连这份感情都不曾察觉,但是作为大师兄是没什么问题,只是除了没那么耀眼。
三师弟则是典型主角光环笼罩的人,风流倜傥又有才华,完全把男主比了下去,在大比上也利用大师兄压了他一头,男主感觉就像是三师弟的一个连小弟都算不上的炮灰,而男主心心念念的二师妹也被他搞到手了。
可是二师妹甚至不是三师弟剧本里的女主,三师弟最后还和江湖上的女主搞到一起了。
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男主的宗门被灭,师傅被杀,而男主当时正好出门退治,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惨剧,被三师弟找到后收为小弟,跑腿办事。
三师弟快要登顶之时,大概是终于被利用够了,价值被榨干了,三师弟趁一次机会要做掉男主,并告诉男主是他弑师灭派。
恨,真的恨,恨自己识人不清,遇人不淑,恨自己还帮这个人渣做了那么多事,恨自己让师妹被他玷污,更恨这个渣滓为了女主而把对他们都有养育和知遇之恩的师傅杀害,是怎样狠心才能做出这样欺师灭祖的事情。
杀,想杀了他,想嚼他骨,喝他血,吃他肉,可是自己已经身受重伤,血在一点点流失,恨啊,悔啊,视线所触一切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再次醒来重生回了三师弟刚入门不久。
这次,不会再让他得逞。
这一世,男主不再佛系,不再藏锋,大比夺魁,修炼速度最快,修为也是同辈翘楚,宗门同辈中第一,但是他不再像前一世那样温柔,而是沉默寡言。重生之后复仇就一直憋在他的心底。终于,在一次外出游历时找到了机会。
这一次是三师弟前世机缘中最惊险的一次,男主趁着这个机会不但把他机缘夺了,(好像是一把刀型武器还是伞型防御装备,闪着金光),而且把三师弟整进了深渊一样的地方,让他禁受灵魂的折磨不得超生。
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男主开始了正常的生活,在此期间也得到了前世白月光心头血师妹。
不过在进展到那一步的时候才发现师妹是个男人……回想起来上一世第一次见师妹摸他手的时候他反驳过不是女人,不过我没信,(男生女相,声音好听,身形也纤细)以为是他放不开,故意扮成男人,还是师妹师妹的叫……
师妹是个很清冷的人,不过床上也真的是很骚浪……
还会主动骑乘
之后男主为了培养一个跟凤凰有关的神武还是什么仙品让手下收集一种植物,但每次都培养失败,身边一个心腹说是采购这个的负责人有问题,于是男主就去调查这件事,然后处理遣散了那几个有问题的人,并招用了可信之人,之后就醒了

20190628喷屎

(前略)
梦到拉肚子 在洗手间毫无防备 裤子还没完全褪下就开始噗噗噗的喷屎
到处都是 手足无措
匆忙解决了个人问题之后 对弄脏洗手间感到非常自责 于是光着身子(因为衣服全脏了没法要)打开水龙头和花洒冲洗厕所
这个时候二琪敲门 递进来干净的换洗衣服

睡醒之后 心有余悸
二琪真是个善良的姑娘

没赶上飞机的梦

梦到自己没赶上从仙台去大阪的飞机
陈冠希给我开滴滴,在小学门口堵车了,4点起飞,到机场是3:59分
然后兵长跳出来说
我叫利威尔阿卡曼!就搁内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
。。。

[童年的委屈]

梦里线上线下俩架吵到用脑过度。线下那场是跟我妈,争论涉及的内容真实到和现实无缝,但都让我措手不及,想不通我妈怎么知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捕风捉影发散思维得使那些我觉得压根儿不存在问题的事件都变成了批判我的重大素材。回想起来,梦里我妈是她三十多岁的样子,那时她的发型和eve一样,长,卷,(意气风发,吵架能力拔群),背后是满满当当的书架,仿佛都是她的back up,我浑身是理但语言组织能力不过关,吵到失声,嗓子劈得很真实,浑身发抖,脑充血随时要掀桌摔椅子的感觉。最后我急了,丧失理智,甚至指名道姓对我妈说出了“xxx,你他妈如何如何”这种泼妇骂街大逆不道的台词。因为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在做梦,所以自己都吓了自己一跳,感觉自己是真得摆脱了最后一丝对家长的顾忌,不再被“良心”绑架了。可是睡醒之后,良心好像又回来了,愧疚感一点一点又填进了毛细血管,扩张并且占领我。吵架太累人了,即使是梦里,我的元气已经耗尽了,此刻只想躺床放空深呼吸。(幸好怀里有猫

[麦克白]

其实大段情节都在恍惚间被我遗失了,只记得醒来前,在偌大的图书馆里,迷宫一样顶到天花板的书架,我穿梭期间,在茫茫英文书籍中寻找《麦克白》。自然会想到那句矫情兮兮的说辞,so,是不是梦中出现的书,醒来就该去读它啊?

[血咒纳吉尼]

醒来的时候匆匆忙忙,只记下了关键词,现在已经有些回忆不起完整剧情了…( ̄▽ ̄)记梦真的不能耽搁啊…
只记得我和同伙们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为了掩人耳目我们都像纳吉尼一样变身为蟒蛇,结伴爬行在拱形的通道里,整个梦境的世界观既像哈利波特又像美国恐怖故事启示录那一季,回忆到的画面里有铁栅栏,湿漉漉的石板路,还有昏暗的古堡。中途我们遇到了敌人,为了不被发现我们团体的真实身份,其中一个男生用“挂声道”的方式伪装成了女生(这样团体在总人数上男女生数量会有变化),骗过了我们的敌人,忘了那个人评论了什么,说“她”可以更古典,总之我们险中求胜完成了我们的任务。上班下班那个应该是另一个不相干的梦了,只记得在上班,在做的事貌似也是工作内容,好像还真的有一集不错的剧本提案,后来同事跑来说今天是初四,想早点下班。醒来的瞬间我就想回忆一下提案来着,想着回去上班时候用得到,结果死活也想不起来了,想到高三的时候梦到高考题醒来也没记住,也不知道是梦的机制就这样还是我不争气。第一次感受到人变蛇、蛇变人,以及身为蟒蛇的爬行,体验一级棒,希望以后能多做这种巫师魔法梦。

[17]

在一个城堡般的博物馆里睡了一觉,醒来睁开眼看到高高的房顶上,有个雕像,在类似三角形的洞窟中,一条红色的蛇,尾巴盘着,头是立起来的,最常见的那种姿态。下意识很想找到作品出处,只记得梦中看到它的名字叫17。

现实中有这个作品吗?好想抓住梦里遇到的每一幕。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