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o

梦到了悠介君

我抱着他跟他说
お久しぶり 会いたかった。

颓懒

南京 火车 盆栽 数学

untitled

场景在某个科技发达的美国都市,在城市的各处,有用光学迷彩隐藏着的线索,需要使用特制手机寻找并解迷。很快,我在闹市区一座拱门处找到了最初的标志,并正确排列,而这个线索指引我前往隐藏入口。

入口是一个充满光效与图案的迷宫,需要在各个房间内解迷并找到正确的通道,越往深处走,画面愈加错乱,像是艾舍尔的作品,而终点是一个向下滑落的通道,通道的出口竟然在入口附近orz

从迷宫出来后,我的视觉发生了一些变化,能看到一些隐藏信息,一个大叔招呼我过去,而周围的人对他视而不见,他告诉我欢迎加入自由阵营,可以继续寻找线索,或是承接隐藏信息中的任务以获得更多资源,以及,这个城市存在阴谋。

我接下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容易的组队侦查任务,在一栋停车场待机的同时从队友处了解了情况,目标是对面一家普通公司,但物资流动有些可疑。突然,楼下传来枪声,我们被发现了,我们开枪击倒几名包围过来的敌方人员后连忙上车,从楼下几名队员的通讯中得知出口已被封锁,队友驾车前往楼顶,冲破护栏跃向其他建筑并成功逃脱。

藏匿一晚后,我们计划去总部了解情况,却发现总部警卫等人员配置发生了变化,且有许多成员无法联络。心中生疑的我们离开了总部,在迷宫入口处见到了那名大叔,他告诉我们总部已经沦陷了,联络网也已被破坏,新的一批监控即将上线,让我们多加小心。

在一家餐厅,我们召集了几名同伴,讨论之后行动,这时,一名同伴发现,对面建筑上一个黑色的摄像头正对着我们。

分手

跟女朋友分手了,夜晚卷缩在被窝里。

听见邻居有小男孩一直在叫妈妈,稚嫩的声音惹人怜爱,似乎是被妈妈关在门外了。小男孩的声音久久得不到回应,哭泣了。

“妈妈,妈妈,开门吧。”

过了好一会儿,小男孩回到了家中,夜晚又重回寂静,而我泣不成声。

我就是那个母亲,但我再也不会开门。

英雄

反派势力突然壮大,背负拯救世界最后希望的10个顶尖英雄也束手无策。
反派中最厉害角色的是一团泥浆,它的能力是只要你用过的物品被他看到并画下来,接着只要在画上画一个圈就可以杀掉你。
已经有两个Top10英雄被这样抹杀了。
之前随便一人出山便可解决任何危机,现在却要两人一组相互照应。
反派很随意地扔出一个道具便禁锢了机器人的行动,它的搭档孤立无援。
看来这一对也凶多吉少。
而他俩只是被小心翼翼派出来侦查敌情的。
剩下的6个顶尖英雄作为人类最后的希望被限制在地下基地不得随意外出。

夢境中的人和物都變成兩個了!

醒來這麼久,關於夢境的記憶很模糊了,只記得在家和母上大人聊天,才知道白天的老爸和晚上的老爸居然是兩個人?晚上的老爸是本來就有的,事業發展一般,白天忙忙碌碌,晚上回家休息;白天的老爸是後來才出現的,職位更高。但是就算是同一個人有絲分裂出來的個體,經過多年的生活與生長也會有很多不同,然而兩個老爸從打扮到氣味到相貌甚至面部的一絲皺紋都一模一樣,雙方還互不知道對方的存在,完全無法理解,只能猜想是記憶分裂成兩個人了……

然而夢境中也有很多東西分裂成了兩個,在我的記憶中本來都是一個的。不過因為起床太久,記不清具體的內容了。

从驾车到马拉松

一开始和家人一起开车从山顶往下走。山路很狭窄,而且前挡风玻璃的视界非常小,我必须弯腰才能看到更远处的东西。

山上的草,忘记了是青色还是黄色,或许青黄相接的时刻吧。很柔软的草地。太假了,我就没在身边见过这么好的草地。

但是开到半山腰的时候,我发现山下很多大大的招牌上,都写着“邓小平研究院”之类的建筑——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么敏感的内容,光明正大的写出来,这肯定不是现实世界。

为了回到现实世界,我们决定弃车步行,结果走着走着到了镇子上,参加了个马拉松比赛……

然后我发现第一个计时点和第三个计时点我没有成绩……看来是计时芯片没和读写器做交互,惨了,拿不到奖了。

然后我就醒了。

18.11.29

上半场与下半场

上半场场景很像自己大学校园的某些特点,主要角色确是的同事们
楼道里,被xxx捕获,很莫名,但可能会跟现实中的几次莫名行为有关
一段时间 可能方式会是之前熟悉的(与认知相反的是对方想法与行动很多,但另个角度,确实是十分熟悉的自己) 并没有本垒

下半场 组织一个很奇怪的活动 作为组织者 还有亲人也作为组织者 xxx也是
应该是户外的活动 但有几个区隔 会层层深入 你出场了 所以xxx情节中止
是你们公司一起来参加的 肯定不会管活动而是找你 一个脸总觉得见过但肯定不知道是谁也可能是公众人物的面孔被转移的你的同事说你们出去了 出去找了想了下不会找到的 一贯如此 可是深夜至少是夜晚 见到你们了 你是躺着的时候说中午去和我的父母谈一谈吧 具体理由忘记了大概无法理解

后来自己大概是死了 xxx面对镜子舌头流下一滴血 可能会是特殊形状 这里想到剑风传奇

夏天

和姐姐一家人去北京玩。撸完串我偷偷去结账,算账的总也算不明白,拉我去山里一个会计朋友那里借了个桌子和算盘接着算。山上视野很好,因为她周围全是女人,我不好意思过去,离她不远处等着。夏天的太阳晒着水泥地面花白,天气却不热,只是刺眼。cctv里导播切换了几次画面都没掩盖住直播事故,索性断了信号。我等得不耐烦了,心想,这点账要算这么久,应该是梦吧。

我的前男友是龙男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最后还是分手了,没想到新学期上课竟然被分到了一起,我是那种心情藏不住的人,全班人都知道我跟那个男生的关系,就算周围怎么说但我们彼此都已经都放下了,有种心照不宣的感觉。

我好像还有两个死党,男B,和女B,我和男B的关系有种暧昧关系,有点喜欢,但又不是喜欢到可以说出来的那种,我应该早点记录下来,前期的剧情都忘记的差不多了,总之不是我现在记录的这么无聊,只记得我们4个在楼下,我看见有个女生在别人的宿舍从窗户口扔东西,表情很狂妄,有种世界末日随便无法无天的那种,校园也突然乱了起来,我想去看看我的寝室,路上遇到了几个同学,无意种他触碰到了我喜欢的男A,然后突然停下来,告诉他不要回去,还是赶紧走吧。我有点纳闷,为什么要对着男A讲。

男A看了眼男B,中间又来个男C,后来剧情发展经过什么我猜想到了,有人在寻找男A,男B这种血统的人,他们跟我们不一样,好像是龙??学校有很多这种血统的人,只不过都在隐藏,大家都不知道,我们逃到一处沼泽的地方,我看到到处都是同学为了逃跑陷到污泥里,我心里想一定要隐瞒住他们的情况,然后我们四个人拉着手准备一起闯过沼泽,还好不是一直陷下去,污泥只到我膝盖的位置,走路太费劲了,我刚意似到我穿着我最喜欢的一双红色鞋子,走了几步,我真的很不想放弃它们,最后还是因为行走太费劲,我在污泥中让它们离开了我。光脚走泥路真的好轻松……

我突然感觉手中的人变高,他果然跟我们不一样,他陷不到污泥里,他走在污泥的上面,感觉还在不停的想往上飞,身体越来越轻,连带着我们都要被拉出污泥,周围的人都在用不同的表情看着我们四人,我想把他拉下来,但发现根本不行,他脸色变了,神情越来越紧张,张着嘴,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要变身的感觉,我知道他已经在忍耐的边缘要爆发了,眼看已经瞒不住了,我深吸了口气说,带我们飞起来吧,然后我们四个人手牵手慢慢从泥潭中走出来,边走变飞,“我之前没遇到你的时候其实我有抑郁,也有想过死亡,我们在湖边相遇之后,我就好了。”我讲的很轻很慢,他情绪逐渐稳定,带我们飞过了泥潭,看到了泥潭的边缘是个围墙,我们又飞过了围墙最高处,眼前围墙背后是个天坑,或者说,我们一直活在空中,我们逃了出来,停顿了2秒,我还没看够眼前的景色,之后我们开始90度直下俯冲,我们落到了一个市中心,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和男B女B走散,男C联系到了我们,我们三个人一起行动,背后还是有人紧紧的追着,路上遇到了一个摩的,男C说我们坐这个走,但他非拗了起来要跟这个摩的比赛,说话很挑衅,的哥已经兴致勃勃,我在旁白急得不行,因为我知道男C遇到摩托车的事情就这样!之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前段梦有梦到)一个摩托车我们三个人也坐不下啊!!!最后遇到了一个老头,男A突然变得精神抖擞,像 换了一个人似的拉着我跳啊跑啊,手中还拉着那个老头的白色布条,我心里想你他妈是逃跑还让别人知道自己往哪走呢,还是防止自己不跑丢呢!!最后停留在一处不停的横着旋转让白色布条缠着自己,我一开始也跟着做了,做到一半觉得事情不对劲,果然他把自己准备好当祭品一样。连从哪下手布条上都标了标记,我慌乱撕开了他身上的布条,看到他的表情已经木讷,已经没了灵魂。之后了解到男C可能是卧底。

龙和企鹅

我外公告诉我家后面的那条河里来了条龙。我想着龙那么珍稀的动物不去自然保护区能行吗?那条河那么浅又那么脏,它能生存的下去吗?!心中实在担忧不下,我来到了河边。一番探查,终于发现了那条龙,不过那龙只有我的手掌大小,我捧在手中端详好久,挺可爱的。

夜幕下,我站在通往小学的路口,天落着雨,雨滴像一串一串的玻璃珠,路灯一闪,顿时有种璀璨的感觉。我抬头望向路灯,发现路灯上站着一只企鹅,我又望向别的路灯,发现每一盏灯上都立着一只企鹅。企鹅们都冷冰冰盯着我。我心里纳闷,企鹅不是不会飞吗,它们怎么爬上去的。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因为是梦啊。”

看展览

有两个对称的展览馆群在一大片绿地的两侧,我看过平面图。参观完其中一个,忘记了内容,只记得走出展馆的时候突然看见一队穿着校服的初中生向我走来,他们都对我笑,走近之后才认出来就是我初中的那一班同学,尤其记得体育委员(因为他走在队伍外面)和我的室友,她本来是个漂亮瘦高的女生,但是梦里却变得矮胖,现实中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身材。然后去了另一个展馆,在一个很长很长的由楼梯组成的街道旁边。有一瞬间自己可以透过所有的台阶看到展馆里面,展馆非常深,最底层的空间堆满了废弃的混凝土板,似乎是个艺术装置。不记得梦是怎么结束的。

小姐姐学徒

去剪头发。一个没见过的小姐姐帮我剪。上来就想给我砍个板寸。我想了一哈,拒绝了,要求剪个圆寸。很快就剪好了,小姐姐高兴得手舞足蹈,原来她还只是个学徒,其它师傅也都在鼓励她

Unity 新功能

Unity 推出了新功能,叫做“构图”。在编辑器里会有个新的窗口,可以把物体放进去,通过一些工具直接调节远近大小,可以直接制作比如“两点透视”的构图。感觉非常方便呢!

狗粮

今天的梦,异常,梦到他和他的女友。过程是一个很中二的拯救故事,只是,他倒下的时候,她并没有在他醒来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他以为她无情。事实上,她在他将要醒来的那一刻,便立即离开。他醒来的时候,内心有点怅然,那时还不是他的女友的女孩子却出现在他眼前,也是故人啊。可他还是没有等到她。那么此后,他便和他的小女友一起狂撒狗粮。你看,大脑也要为编造出这样一个不甘心的故事。仿佛再见仍是有旧情谊,放佛当初只要再勇敢一些,就可以在一起。你看,她近水楼台三年,也未近得了身,何况人家本是相遇在前,相爱在前。

依旧是狗粮
早上梦到一个洞窟,它是一个美术教室。我和他一同去洞窟,整理物件。走过去,随手拿起他的画作。两张都是一种类似于儿童画的画风,画的好像是一只拟人的小兔子,耳朵长长的,脸圆圆的。心里当下一惊,这不是他画的女朋友嘛!竟然两张都是。我心头一酸,你没有画我,那我便自己给自己在画。用他的画风,画了一个长耳朵,一个圆脸,还不够圆,再圆一点,却怎么也画不出如他的好看。他刚刚有事出去了一趟,现在在回程的路上,看到了他,心下一动,让我画画你吧,结果心很急,看着他走过来,刷刷两笔,便作罢。我毕竟还是没有这个天赋,也终究非为他中意。

最近更新

10.11 修复头像错误

10.11 YUME 上线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