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好梦吧

记住的有两个片段:

1.在一个剧场的化妆间。电影里常见的欧洲古典剧院,化妆间非常狭窄。我正在给挤在化妆间里的男演员们画像,都是欧洲男性。他们或者赤着上身,或者穿着紧身衣,因为记得能看见肌肉。然后被我画出来的却是抽象的卡通画,一个三角形、圆形、矩形组成的男人,画笔是蓝色的。

2.在一个中国式的园子里。背景是一个白色的圆拱门,两边种着竹子。梦见的人是童崽和小炮,一个是本来约定暑假要见面的人,另外一个干脆是几个月间都没有在脑海里出现过一次的人。她们两个应该穿着朴素典雅的中式服装。圆拱门上缠着好多网(似乎是蜘蛛网),我们想方设法要穿过去。

没有吃到的西班牙小吃

地点是西班牙,然而这个国度根本不在我的2 list里,何况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地点是西班牙。

一开始是单人旅行,但到梦醒之前似乎变成了我和GJ桑一起的旅行。

列车轨道上有两个正太。

Check in 的时候旅馆里放的曲子悲恸到直击我心,用带着哭腔的英文问前台小姑娘,对方表示我也不知道。用的竟然是XP系统。

懒懒散散地在旅馆上了半天网才打算出门寻觅晚餐,符合一贯作风。

儿时

儿时伙伴以现在的场景为背景如走马灯出现在梦里。
先是几个伙伴一起玩,然后是q。
再是c和z。c说z是个人渣(笑)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放假归家的乡愁。

水池与吸血鬼

前忘略。 在舍朋友f和l协商要参加某个会所的盐水浴疗,但是为什么问问我呢。于是一边听他们讨论分摊费用一边暗自郁闷,后来来气就自个儿包了一个两人份的浴疗池。那池子是像游泳池周围落水口一样一圈一圈的长条,上面还盖着金属栏,宽度只够一个人却够长。我进去泡了一阵,先前已在里头游来游去的平头男游来聊天。 不多久我回去了。隔天他们决定要包个二人的,我就说我包了个你们尽管去,把钥匙还是号牌给他们。恰好被催租金,我就让一男孩带去。租金是100块。我给了他一个五毛款式和四五个一毛硬币,放在天平上称确实够了。

场景变化。母亲围着围裙做饭(基本不可能)让我上楼叫妹妹吃饭(无妹妹),语气不太好。我上楼看到所谓妹妹是中长发,穿着牛仔水洗衬衣卡其色布裤子坐在卧室地上看图画书。我叫了一次她随便应,再叫说麻麻会生气的她也还是不走。后来我坐下来说你再不走我就咬你,她就笑说你试试。我还真下嘴咬了,可以看到俩小洞一个开始淤血。妹妹咧嘴笑说不会变成吸血鬼吧。我说说不定呢。结果真觉得她眼放红光虎牙长长。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摸摸自己牙确定如实,为了证明。我又咬了她一口,就在这俩孔旁边,很重,流出浓黑的血。这回是真变成吸血鬼了。
我就纳闷了。难道我是吸血鬼为甚这么多年没有表现呢。但也许因为我咬了她,我觉得自己也开始发生变化,身体内力量聚集。后我们聚在书房,阳光灿烂,就在此刻!
就在此刻A叔从墙里出现了啊。我就出于本能像小孩儿一样扑上去抱住A叔柔韧的腰蹭着胸叫爸爸23333(明显感觉阿卡德身体大我一二码)。A叔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接受这个事实,摸摸头又叫我们赶快吃饭去。2333
我和妹妹还有A叔走到楼道里,A叔就变成蝙蝠消失在墙里。我觉得我应该有这个技能,说不定还能开死河。于是就面壁变蝙蝠。觉得确变出几只小蝙蝠但一直穿不透墙。在我心平气和的努力下终于略进去先略多了些小蝙蝠。期间妹一直在笑着围观。
然后麻麻举着锅铲在楼下催骂了,我不得不放弃。
于是醒了,心中怅然若失犹如崂山道士。

school activities

先是梦见课堂,人不多但似乎都是亚洲人,然后J走进来上课。问了什么我就鼓足勇气举手了说了二条,非常担心错误不过收到掌声。后来大家开始发言,我的两条论点被单独隔开一大块空白,其他人的按分类。总觉得自己确实哪里与人不同,说不清是否正确,就是特立独行。

之后放学。教学楼设置竟然是小学那个模式。一到那点儿人熙熙攘攘。我和aoi、方一起。方要去对面学校操场练队列,大概我们在本校活动。后来再一个中午我们跑去见方穿过一条混乱的小吃街。不太喜欢那条巷子油腻又落后。方还穿着队列服来见我们,那服饰就是甄嬛登太后的华服,不,不如说她就是那人。我大约是这表情 Σ(⊙▽⊙) 。她蹲下来系鞋之类,同我的姿势仿是在给我口Orz。我还想:这穿成这尼玛怎么走队列。

再是梦见在小学校门外穿梭,人跟空气一样多。阳光炙热泛起白浪,白纸飞落半空犹如泡沫。门口的小卖铺都在卖一本蓝色的题集。家长和孩子喧闹极了。我就不停沿着店铺穿梭。后来进了个楼遇见aoi,问我对象雅恩(恩雅)呢。现实无此人。貌似是乐队鼓手,还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圆/-。后来见到方,也问。还夸说你看看乐手还不到处留情多好不像我家那个。我就笑说我们寡淡得很,谈了跟没谈似的。后来又去穿梭。走回家雅恩就跑来找我说了几句散了我又去逛学校门口。人依旧多。然后我听见雅叫我。

实在太mess了叙述清难。也遗漏和描述不清我看来很有意义的细节。

……真是相當難受……

不記得從哪裡開始了,好像是我放完暑假回美國,然後在深夜的街上拉著行李走去公寓
但是很清楚地記得那個城市是杭州……

我好像不認識路,但是貌似知道大概方向,然後路上還碰到了高中的學姐白洋,她說她去網吧玩

後來我走了很久也不知道在哪裡,於是往回走去網吧找白洋幫我查下股溝地圖,或者幫忙叫個的士
到了網吧看見裡面燈是關著的,白洋從裡面出來,說網吧到11:50就熄燈睡覺,所以她也出來準備回外公家睡

然後跟我說,深更半夜一個人走夜路很不安全,跟她一起去她外公家睡吧

於是我就跟著去了

走著走著路過一棟大廈,像是很舊的居民樓,裡面有一家婚慶策劃公司,一樓有那個公司負責的花店婚紗店什麽的……

我們要從這棟大廈後面繞過去才能到白洋外公家,於是往後面走
這時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我們穿的都是禮服……
大廈後面有一塊不小的空地,我們路過的時候看到好多對新人穿著婚紗就這么睡在地上……而且是豎著一排睡,O<--<  O<--<   這樣……

我們覺得很奇怪,但是也沒多想就繼續走,走過了這塊空地,在要過馬路的時候(那個路口頗似恒寶廣場往寶華路去的門前那個丁字路口),出現了一個很成熟的女人,也穿著晚禮服,過來跟我們說話,好像是說我們發生了什麽事很同情我們要來跟我們做朋友……

然後這裡就告一段落了……

後來不記得具體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好像跟後面的花牌有關

我在類似體育西和黃埔大道交界處(副本記錄點)的郵局門口的地方很傷心邊哭邊跑,子夜在後面追我

我跑到郵局門口的臺階上停住,好像糾結了很久,回頭大喊我不會原諒你的絕交吧!
然後馬上後悔說出了這話,繼續邊哭邊跑……

後來好像是到了一個花牌會館,裡面和劍道館很像

然後不知道是在會館門口還是裡面,子夜在我身後說了什麽,好像是很傷心叫我不要不理她

但是我一直沒回頭,好像是跪坐在塌塌米上抽泣

後面就沒關係了……

一個長鬍子駝背的老頭出來訓練大家花牌,一個正太和一個少女好像是朋友,少女先來到會館學習,正太很久之後才來

但是正太很有天賦的傢伙,後來老頭從學生里挑出8還是10人,要準備教他們新的玩法
其中有正太卻沒有少女,讓少女很疑惑

然後老頭好像用很隱晦的方式教8個人擺花牌的方法
結果正太一下就悟到了,原來8人組隊的所有牌的位置合在一起的話將會是一張世界地圖,每一張牌代表一個國家

少女這才反應過來,然後大家頓悟,才想起,花牌的終極玩法便是脫離世界地圖,憑腦內的記憶用牌呈現出世界地圖……

然後就醒了……

我壓根就不想絕交゚(゚´Д`゚)゚
但是我除了哭什麽都做不到゚(゚´Д`゚)゚
我也是個笨蛋゚(゚´Д`゚)゚

20111216

前半部分的梦又忘记了,只记得后来跟小鱼一起过什么节日,然后到了一家KTV,是在楼上的。有很多人都在这里玩耍,中途碰到了以前公司的同事FHC,然后寒暄了几句。最后我跟小鱼来到包间,她说想吃坚果一类的东西,我便跑出去四处找。唱完歌后我们一起去楼下餐厅吃饭,旁桌坐的人都挺熟悉的,有两个人点了很少的菜,后来被另一桌人笑话后便又加点菜,大家都欢声笑语的,其实就互相调侃,应该都是认识的人。
       回到家后看到二表叔到我家楼上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找我,我没进屋往大路方向走,路过他家看到他爸,叫了声。他爸问我看到他儿子没有,我说看到了。后来又跟我讲说谁谁不太高兴我,可能是因为我妈妈没有把我打算开店的事告诉谁谁,我很奇怪。

10.17

在国贸忽然遇见初中的两个朋友,一个在做培训,一个在国贸开了一个服装设计工作室,叫糖果熊,我们在某个大厦的大厅里聊了很久。
之后又忽然来了两个初中同学。我很开心,我们一直用壮话聊着天,然后我们上楼去朋友的工作室,走栏分两边,被一堵墙分开,不知道怎么的我一个人走了一边,他们走了另一边,我看不到他们,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后面来的朋友在说他们来北京的原因,大概的意思是说他们陪一个在坐牢的朋友的老婆来北京生孩子,但是孩子一出生就死掉了。具体的话语我总是听不清楚,我越努力想听越觉得模糊,到工作室的时候,我叫他们再跟我说一遍,他们正准备要说的时候,我就醒了,也就是说,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对这个梦的解释是:
1.梦见孩子,说明想有个家
2.梦见朋友,孤独
3.和朋友在一起却也被一堵墙分开,说明感觉到和身边的朋友总是被什么东西隔阂着
4.梦见出生的孩子死掉,厌倦生活

发烧了

昨晚感冒发烧,做了一个很舒服的梦

怎么开头的完全忘记了,就记得在社团活动室一样的地方,大概有6,7个人, 大家都很欢乐,有玩纸牌的,有喝咖啡聊天的,我和哥哥和妹妹在三公主上玩格斗游戏. 然后一直持续到梦醒,醒来之后自己吐槽自己这不就是友少的翻版么,虽然在现实中"我的朋友也很少"也没错啦. 而且最要命的是梦到的人物都是不存在的 把人家梦中那个温柔的哥哥和敖娇的妹妹还来~!

现实中的哥哥和姐姐可是一直欺负偶(;>_<;)

嘛...虽然说回味梦的余韵的时候满满的幸福,之后却是相当程度的悲哀,这种幸福暂且只能在梦中体会了

20111013

商场。
上面是繁华光明的,人流很多。(有点像我家乡的那个商场。)
我坐电梯,到达底层。
很暗,没有灯,很多岔路,我在寻找出口。

突然有人在向我询问出口的方向,我带他们去了,然后重新走到电梯处。
然后再自己找出口,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就找不到了。
我随便挑了一条路走。看到右手边有个白底红字的牌子,看起来写的像“出口”的字样。
出去了。
是加油站旁的空地,面前是一条马路。
“我”在想着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才是,我貌似约了人在正门等。
然后我往左拐,刚走过一个垃圾堆,就遇到了我的那个人了。
(我爱的那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吵起来了,他突然就在发狂,抓住一个清洁工就在骂,最后清洁工居然把他骂哭了。
我厌恶地看着他俩在骂,可是我看见他在哭我又不忍心了,就从背后抱着他,他就不哭了。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又有个想法,自己跟自己说,我是对身边的人经常乱发脾气,而对不亲近的人就很好)
我把他带回家了。
那个家和我真正的家不一样。
在二楼,右边有个小房,房里有两张桌子,四周全是椅子。在中间第一张桌子上面有一台小风扇,线和后面的落地大风扇纠缠在一齐。奶奶坐在左边第二张椅子上,后面是神台,神台旁边有一扇门。
奶奶看见我,“朋友们来了啊,就进来坐坐吧。”
然后我的朋友们还有他就进去坐了,我和奶奶就仍在客厅。
窗户很大,窗帘是橘黄色的,外面是美丽的落日。
奶奶和我说了些什么,我忘了。
然后我进去房间。
看见有几个人,不过我只看见2个人的脸,
一个是我家乡乐队的吉他手 小威,另外一个就是他。
然后我们就开始玩音乐。
到这里
梦就断了。
one

大概只是我想玩EVE了

也是以前记在微博的,现在没了字数限制再加一些细节吧
2011-2-24
梦到世界酱了,可惜很短暂……
太空里,我是一个空间站的居民。有一天好像要有什么活动,很多人聚到一起。我望向窗外,看到有飞船停靠在空间站底部的入口,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站的世界酱,像交流使者般地介绍他们空间站的构造和情况。一番热闹过后我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无意中来到空间站底部入口,却看到太空中有几个少年欢乐地踢球(?)的巨大投影,按理说在太空中是没有影子的立足之地的吧?(好吧我也没去过太空…)而制造出眼前这番惊奇景象的正是技术宅的世界酱,她手里拿着正在放投影的神秘仪器,似乎并没注意到我的存在。然后空间站的管理猿突然出现,惊喜地对世界酱说“快教我怎么弄的”就把她拖走了!

我连现实中的朋友同学甚至家人都不常梦到,梦到网友就更少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一次。虽然我和世界酱很要好可以无话不谈,不过当时才认识了半年左右吧……看来真是关系很好或很想念的人才能梦到啊。

2011年07月22日

梦见以前交往的孩子 特别不听话
去中式的花店里买玫瑰和老大爷吵了起来
最后买了大爷出售的 mcdonalds 兑换券才算了事

出门后看见了某好友
开着他的加长版奇瑞QQ! 真的很多排车窗...
我当时既惊奇又觉得正常, 谁让有几年他是爱山寨机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