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13

危楼的二楼三楼是激烈的街舞比赛
我下楼看到每个房间放着各式运动鞋
Fabio牵着我的手疯狂向希思罗机场跑
我们需要机票逃离城市
真正的城市游侠

200105

我正在一个极为狭窄的走廊上攀爬,手里握着一个蜂窝,我把它内含的蜂蜜送给我的母亲。她住在顶层的阁楼,当我爬上阁楼时,我被阁楼的装饰吓到了,19世纪哥特式建筑,所有的墙壁上都雕刻着七彩的蛇。妈妈说这些蜂蜜是要送给小蛇的。
我和一个男生,以及长得很像玛格利塔的女生重新回到初中时代的密封式军训,我被一些女生排挤到最前排带着队伍长跑,女教官正在向我介绍我们可以居住的房间,我在路上看到一些老式的便利店和80年代的服装店,里面是白色、灰色的皮服。我还走到一个小女孩的家门口,我仿佛看到从前外公外婆在乡村的家。

191229

我去珮瑶家拜访珮瑶,场面非常尴尬,她邀请我在镜子前面敷面膜,我说了很多从前的话,但是她似乎想请我离开,我只能悻悻地走出来。我的眼前晕眩,绿色的草地变成白色和绿色的圆形状波点,公交车站的车进站,我想都没想就上车了。结果发现司机师傅可能有反社会人格,他车速飙得飞快,似乎想要把开在山路上的车开进湖里。

191224

我穿着白色蓝色杏色拼接的高领毛衣回到教室,在驾校有过短暂碰面的小哥哥和我穿着相似的情侣装,我被分到最后一组准备提案,sherry在第一组,他们做了很多有趣的头像和产品内部结构图。最后的提案我们组拿到倒数第一,我们相约在一起吃火锅,sherry坐在我的对面,我看到大学时期的好朋友yiran穿着白色连衣裙坐在她后面。吃完饭,我们四个人准备去逛街,小哥哥单独留我下来,我们离开他们俩转身去附近的超市。
我准备登机回国,结果被告知打印下来的登机牌是无效的,我向警官解释这是在官网上买的并且登机牌上有我的姓名,然而英国人却不听我们的解释。我只得求助于中国国航柜台会说中文的小姐姐。小姐姐和我说可以从伦敦先换成到新疆的航班,再从新疆飞回到家,但是飞机上只有一个位置,我决定抛弃和我同行的几个穆斯林人。

191219

学校已经开学,我是第一个回到公寓的人。我没想到这学期petch被分到了我们的house,我心中想着不能够让他住在lukas的房间里,他似乎没有察觉我对他的抗拒。然后,陆陆续续的很多同学都来了,我最后看到lukas,兴奋地不注重自己腿上的超短裙,直接从沙发上跨过去欢迎他。我可能真的又开始想念他了。

12.12

我梦见一辆向着远方飞驰的公交车,一个穿着考究的穿着白色丝质衬衫的男子总是盯着我,并绕到我的身后和我说着什么。但是我的视线一直都放在nick chuang的身上,nickchuang非常会跳舞,他还会瞬间移动,偶尔身体飘逸到公交车外面,然后回到公交车内为我表演街舞。那个男子仿佛试图绑架我,nick chuang用橡皮筋把我和他缠绕在一起,像拖车一样带着我离开车内,往山野的公路驶去。

圣母玛利亚的咆哮

童年乡间别墅的车库里摆着卧室里的两张大床,走近最里面是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耶稣的白色大理石像,我回想起爷爷每天都可能会来到这里祈祷。我做完祷告,听到卧室有声音,我大声呵斥那些拆除我的卧室的施工人员,他们告诉我我的邻居已经掌管这里,并将这里改造成旅游民宿。我走到我弟弟的房间,看到老板娘,我气急败坏下将那里的所有的电脑都砸碎了。后来公司来了一些人试图劝住我,以口红和衣服诱惑我,我说,“你们去找别人吧真的。”然后我穿着夏天的超短裙坐在机器上往新家走去,可是风实在太大,吹坏了我的墨镜。我的妈妈觉得我太胖了,决定要求我和她每天一起做俯卧撑。妈妈的一条腿居然是由机械构成,一个男人居然用机器挤压妈妈的身体,他逼着我看着妈妈,我看到妈妈的骨髓挤出一朵橙色的花,我失声尖叫,并发誓要杀死这个男人。后来我只记得,俊杰从身后扯着我的眉毛,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把我带到了红色的酒宴上。

11.25

车开在深夜的山路上,一位长得很像我阿姨的人忽然间靠近我,并向我推荐一份合同。我隐藏了自己的户籍地之后便签那份合同。车停下来将我送回了家,我却突然决定解除合同。那位女士决定向法院起诉我,我和我团队正在左右摇摆商议着怎么处理,我决定可能要曝光自己真实的背景。我和其它两个女生来到伦敦的一家复古酒店,我竟然能够召唤出一个灵魂,或者一个男性魔鬼。我告诉其它两位同学,结果他们却无法召唤出任何灵魂。我将酒店地板撬开,发现里面藏着一份机密文件,或许可以揭开过去尘封的历史。我们三个人按照顺躺在酒店的床上,我在中间。我感觉到那只灵魂从卫生间的浴缸里出来慢慢的爬到我的身上。

11.24

包括我在内的10位年轻人成为魔鬼的契约人,分别管理着不同的辖地,同时也被迫受到精神控制。我手中拿到了它在人间和女性的亲密艳照,但是不得不将其藏在大腿皮肤上。我们接受着黑色光束的检查,然后我和一个小哥哥被安排到一辆车上,不知道车要载着我们去哪个辖地。我觉得小哥哥分外眼熟,小哥哥暗示我们曾经应该有过某种生意或者情感上的交集,但我却坚定的告诉他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11.16

长得像妹妹的女孩邀请我去她的家里,她住在地下室里,油腻的墙面,昏黄的灯光,诺大的起居室里挤着四张双人床,四个不同的家庭的主人正在伸着懒腰。我继续向着内厅走去,却柳暗花明是一处阳光明媚的花园,绿树成荫。我思念弟弟妹妹,准备带着他们去攀登长城。最后是弟弟和我登上长城,我正在给他拍照,我发现他瘦了很多。而后我听到后方我的母亲和我的舅舅正坐在石阶上,舅舅正在打着口哨,却不愿意停下来。周围人都在看着他。

11.13

这些天陆陆续续的片段:
明亮的乡间别墅,爷爷正在花园里收拾花坛和废弃的钢铁,转瞬间我被拉入黑暗;
在篝火前取暖时,白色的猫咪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躺在软椅沙发上和我一起入眠。
学校的第三学期开学, studenthall多出一些新面孔,妈妈说lukas好像比之前胖了些,两个小哥哥和我热情的打招呼,他们是我的新舍友,lukas貌似有些不开心靠在墙角看着我。邻居的爸爸带着自己的儿子坐在我的面包车里,但不打算带着我和我的孩子,天已经开始发青下着密集的大雨,我生气的用英文破口大骂,“what's the fuck with you?"

梦回母校

终于回到了本科的母校xmu,回到了曾经生活的宿舍。jyc今晚就要坐飞机回家了,所以看不到她。wy也是今天中午的火车,我们匆匆打了个照面。我和cyy聊天,她领着我来到我的位置,那里还放置着属于我的东西像是打印机和洁面仪,我一瞬间竟然感动得热泪盈眶。我发现她个子长高了而且皮肤也比以前白皙很多。我和她说出柜的辛苦,以及问她将来想什么。她和我说xmu的师姐们还是想做学术,不想工作,她想做pm,结果周围人没有人理解。我问她投了哪家大厂,她说tencent和bytedance都有申请但不知道结果。

跳楼

我们正在举行露天的技能竞赛,忽然间天空飘起了小雨。我和一个小弟弟(他穿着白色的衬衣)提醒大家赶紧躲进帐篷里。而后我们被导师领上5楼,导师打开天窗,示意我们往下跳,“跳的时候要大喊一句咒语就可以安然无恙。”我说,“那我第一个吧。”我把手提的购物袋扎紧准备往下跳。我身旁的小弟弟拉住了我,他牵起我的手,我感觉有些害羞所以放开。
这天早些时候,我的助理曾经提着3000镑的手提袋来找我让我查看金额,她离开后我的奶奶也来了,给了拎了一蛇皮袋的牛奶。

暗恋

幼儿园医疗室有一位帮助医治儿童泌尿管道的老医生,我看到他疲惫的身体述说着自己的劳累。在fudan apr里隔壁间一位非常消瘦的妹子在烧烤店结实了自己的男朋友,但她们最近有争吵,于是我决定到店里帮忙劝架。我当时头发很油腻而且随意的盘了上去,男生没有嫌弃我,我劝他主动和女生说话,他和我说自己喜欢的其实一直都不是她。我忽然间意识到他想说什么,但是我没再回复(因为我是一个les)。我们穿过一片中心水上花园,我的钥匙忽然间丢进池塘里,我的女性朋友正在和我聊起最近的群面,她说其中那个过了的女生非常智障(但那个女生其实是我)我不知道怎么拿回钥匙?男孩子打算跳进去帮我拿。lv的面试现场挤满了人,我看到了tencent群面组的小伙伴忽然间人变得多了起来。我大胆地走进考场,面对考官询问自己的情况。lv的面官告诉烧烤店小哥哥说我过了,却对我说还要在waiting list里终极评估我,我问,“那我现在究竟打了多少分?” “很多人3400,你3800。”(哈哈这是在打cards against humanity吗)

x.o

梦见走入旋转长廊,金色的钟摆在反复敲打,曾经在美的的面官剃着寸头看着我,我和他相视一笑穿过长廊。天色已经黑成青色调。我的女性朋友正在路边呕吐应该是喝酒喝多了。我正准备拉着其他人去帮助她。

祭奠

我梦见了未来在oppo上班,我们小组需要出一个方案,我自然被推选为组长,组内一个男孩子抢先我一步提出了core idea,但他们还是推举我做reporter,我排着长长的队伍走到讲台上给前辈们提案,前面几组的人在黑板上画满思维导图。我什么都没有做,“请问我还需要画图吗?” “你直接说吧,第二组非常sucks。” 然后我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话。
我然后和友人转入日本的寺庙,那里仿佛有乌鸦迁移着地狱使者的尸体,黑色的光秃的树枝仿佛缠绕着我的脖颈与后背。寺庙中庭是一片明朗的樱花树,里面有嬉戏打闹的人群,他们浑然不知后庭是恶魔的祭奠场。我走到前庭感觉到水里有妖物,便提醒友人远离水池。我们穿过小巷,这时候仿佛穿越到伊斯坦布尔的商业街里,我们看到麦当劳,还有当地知名的早餐店,友人想要打包,我看到打包就不能喝免费(2镑)的胡萝卜汁。

雾里看花梦一场美轮美奂

全城都被僵尸围攻,我把家里的门窗牢牢地锁住不让别人进来。我和爸爸第一次一起出门,他的脚忽然间不能动弹,路边的一位高人为爸爸安装了白色的脚键。
我再一次梦到了宇宙的终极面试,三位女士。主考官看起来是个28岁左右的年轻小姐姐,黑色波浪长卷发以及圆溜溜的黑色眼睛,她和我说了宇宙家的培养模式,ceb和fitch组合,她看起来有点傲慢让我到旁边领取号码牌。然后我就出来了,和一同面试的小伙伴互相加微信,差不多下午5点钟的时候,其中一个小伙伴说,“你们都别等了,offer已经开出来给我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我心中感觉很难过。
然后我和妹妹去商场逛街,是80年代的老式商场。我还想着把老式的模特模型转交给千禧BOT,我看到模特们已经穿上了粉红色的chanel。我看到老奶奶的店铺里在卖着属于我的风格的戏服。然而,妹妹却把我叫停让我别去,说“太大了太浮夸了不适合你。”

暧昧

我的男gay蜜长相和声音都酷似姜思达,他邀请romeo或者cruiz来电台担任特别嘉宾,romeo和cruiz一直在亲我,说他的妈妈其实并不爱他,我想到冷若冰霜的victoria。我的男gay蜜仿佛有些吃醋,但依然在敬业的主持。突然间整个电台一片漆黑,停电了,我们身后有一只手伸出来调控遥控器,romeo和cruiz不见了,我和男gay蜜躺在床上。我感觉他身体仿佛有些波动,我害怕极了,赶紧从电台冲出来,遇上了电台的另一个男生。我随即看到其他房间内云雨的男女。下一秒钟,我已经被别人绑在了手术台上,双腿被粉红色的胶带死死的绑住。billie lourd小姐姐正在向我靠近...
第二段梦是我的高中地理老师,我的班主任。会场活动接近尾声,我想要上厕所,但我发现会场会全面禁严,班主任不让我出去,目的是为了我的名声和出场率。我只能憋回去坐着,然后我出来已经没有这种憋尿的感觉,莫名其妙的从3楼上到5楼,然后来到lse熟悉的自习室,我遇到了brandon,我们俩都在整理自己的三明治便当。他说他需要多一些口袋便当,我只好把蓝莓味的口袋面包分给了他。我的男gay蜜期间剪了短头发又出现了,他变成了项目调查员,对我的班主任展开调查,我只得向他解释是自己看完电影后找不到卫生间。

周末

第一次梦见starvos我们躺在草坪上正在讨论着他的三场考试,他于是乎接到了电话,我听到都是很高的分数,我问他。他和我说情况都不好,像是60几分,50几分,越来越差。我安慰他之后我们就躺下来准备休息。我爸妈突然间过来检查我们是熟睡还是醒着的状态。

旅店

酒店里我遇到了sherry,她貌似是提着旅行箱来出差,我们好几女孩为她送行,把她送下电梯,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和身份证放在原来的房间忘记拿出来。我只好返回到原来的酒店前台,前台小姐姐非常不客气地让我等着,然后卑躬屈膝地和电话里面的外国客户聊天。我忘记最后有没有成功拿回我的手机和身份证了。
我和老家弟弟第一次通电话,“我以为你就要去公务员上班了。”“姐,我准备再试一次中国银行。”我暗暗吃惊。然后我在楼梯口遇到一群人,他们告诉我宇宙厂非常看重candidate过往的学术能力,而不是一味偏爱理工科背景。我默默记下来了想起了在乡村的调研。
然后我又回到了那个旅店里,据说那里潜伏着一个女杀手,会杀掉前来拜访的人。我们几个女孩准备进去一探究竟,我却在门口徘徊着,因为我仿佛看到了结局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然后我看到了Amy Adams,她一头红发向我挑了挑眉毛,我就被勾引进去了。我看到了她和Nicole Kidman正在调情,nicole也是红发,他们都美极了。我意识到amy就是那个女杀手,她却没打算现在就对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