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

无题

我回到曹杨发现有一个黑色背包堵在家楼下门口,我妈说是我爸的,我们把他拿上去,打开来看了发现里面是,用器官做的类似娃娃一样的东西,
我开始逃离△?在长廊碰到爸爸?
我爸爸幫我買了几个名牌婴儿鞋,看上去像是走私或者偷来的,问我要不要,我说要的?还是我回去问我妈?我回到曹杨的家里,发现家里大不同了回到了以前的样子,邻居都搬走了,门口种着蔬菜植物,房间打通,原来邻居的地方是草坪,草坪上有几只动物,小狗小兔子,我觉得日子步入了正轨。
后来家里发生争执,我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我要走我想走之前玩一下小动物,发现小动物都是假的,都是套着动物头套的小孩,还抓住我,我恐慌地逃离。△
在一个长廊,我不断地逃,爸爸不断地追,迎面让开道来的是之前被做成动物的几个小孩的原来的模样,幼年时期的他们和青年时期的他们纷纷恐慌地让开来,我跳出长廊,是一个农田,不断地逃,爸爸用刀捅破了长廊上的们,我觉得如果爸爸不这么做我就不会再逃了
△我逃出来,回头看自己是一个金发男孩子(这一幕不断地出现在我逃的过程中)我的逃离是一个轮回我最终会再回到家里,再次发现事实,再次逃离
我知道这是我看过的一部类似梦之安魂曲的电影(现实是两者都没看过)但是梦快结束时候我完全叫不出他的名字然后我就知道这是我的梦
1.12下午三点半开始记录
bgm是莫文蔚  “我是假裝假裝” 舒缓悠扬的类似《李白》但是是我从没听过的歌

1108

在看一個恐怖動畫電影,风格像ASIENCE,视频分5part,part1以前看過但沒看完——一个黑发娃娃头的小女孩从研究设施还是工厂一样的地方逃出来(前面内容醒来不不记得)[整个场景的光都是红色]前面几个一看就是反派的人,身体部分异形化杀死了一个老太婆,他们注意到了女孩,眼看就要被杀了,一个看上去很强的大叔挡在她前面刺中了敌人,但是镜头一转,大叔也被从背后刺穿……躺在地上的老婆婆对女孩说「逃げるじゃ…この地獄から…川の向こうへ、彼処は…」女孩跑了。part2[深夜的丛林]女孩看到一个和式房屋,里面有个脸很白的和服女人在沏茶,看见人来也不说一句话
(到这就醒了xsk好想看完啊啊啊啊

超长副本 part2

【part2】
首先是我看了一個電影,大致內容是清末年間,年幼的皇帝要繼位,但是江湖上有一個組織要行刺皇帝
於是不能確定是登基那一天還是什麽時候,在大殿里來了文武百官什麽什麽的
總之那個殿比乾清宮大上很多倍,殿裡滿滿都是人,包括大臣,嬪妃,各種王宮貴族
然後有組織的人混了進去,操縱幕後人員,大開殺戒,還有各種不屬於那個時代的槍啊炮啊,總之死的都差不多了,宮殿裡面也被炸了無數次什麽的
(反正後面要再來一遍這裡就先這樣)

看完之後,貌似在一個旅館還是宿舍裡面,房間挺大,靠墻擺著單人床,中間是比較寬的走道
我這一排對面是子夜……
然後不記得是怎么回事,大概是電影重放,直接坐在床上就能看到房間一頭的投影屏幕

我就跟子夜說那電影好血腥啊什麽什麽的,但是炸得好爽啊什麽什麽的
她先說不看,就睡了
我就繼續看

電影一開始和上述差不多,宮殿很大,人很多,然後我開始緊張了,因為差不多要大開殺戒……
此時對面的子夜默默地爬了起來,我問怎么,答曰還是看吧……
……

然後就置身電影裡面了……下面內容不知道為毛記得相當清楚……

在大殿里,還沒開始殺,不過裡面的人開始不安,騷動,想要出去,但是門是關著的
離門比較近的地方的天花板(就像現在辦公樓的天花板那種一塊一塊的板子)的板子打開了,從裡面垂下來一根繩子,一個(一看就知道是陰險小人的)會場幕後負責人,應該是賬房之類的,從上面下來,貌似是例行发话,通知之类的
然後大聲說了幾句話,大概是说自己有钱,才不要和你们这些人一起去死,所以把他们出卖给了那个组织

然後繩子繫在腰上,上面把他吊回去
順帶一提大殿上方有點類似舞臺,因為皇帝要登基所以有很多幕後,比如燈光音響之類的(啥?)

这时下面的人就慌了,有骂人有痛哭的
我在人群里(子夜不知道在哪后来好像也没再出现),知道他要出事了(屠杀的第一炮)
在被吊上去快到天花板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那个方向突然一枪过来打中了那个账房的眼睛
因为提前知道所以我蹲下身抱头不敢看……

于是,账房的死引起了动乱,大屠杀就开始了=。=

首先是各种类似黑衣人一样的家伙在四处出现,根本捕捉不到位置,然后枪林弹雨……暗器四处飞……有几个地方还设置了大炮

但是大殿里面有一个死角,大概如图……
http://ww3.sinaimg.cn/large/7221bb27gw1dn09k4zisyj.jpg
我滚进了那里,看着外面跟打仗一样,同时在死角里面还有几个人,都相当蛋定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有的在打NDS有的在玩手机……

然后陆续出现救场的,都是一个个小队,身穿戏服,以戏曲类型为名,不过都很快就被干掉了……

比如其中我看到一个是,几个穿武将戏服的突然出现,在大殿中间摆好pose,前排蹲着后排站着,说我们是川曲!
然后被干掉了……
后面还有花旦组昆曲组什么的……
总之一个,惨不忍睹……

后来有点不是很清晰……年幼的皇帝出现了,然后有两个少女带着他逃走,跑去皇后的寝宫
皇后寝宫阴森得也一逼……我也跑了过去,然后还看到皇后的某个女性亲戚拿着族谱对皇后说什么你当了皇后我们全族都以你为荣啊什么的(电影画面)

总之小皇帝到了皇后那里,外面组织的追兵也来了(从黑衣人变成了正规军的模样)
皇后的私人保镖小分队飞檐走壁过来,集中在寝宫门口
小分队都是穿紧身黑衣的蒙面女,带有紫色蝴蝶光影的翅膀效果
然后她们仍然很快就被干掉了,倒下的时候电影画面还有脸部大特写

组织的目的似乎已经变成了逼皇帝继位,说只要继位就不伤害其他人

皇后撑不住了于是让小皇帝自己走出去,答应继位
此时我和初中女同学不知道谁都在……躲在皇后寝宫的门槛下面,皇后在寝宫客厅,小皇帝在寝宫外正走向追兵

然后我一抬头看到寝宫客厅上悬挂这……黄色的……广告灯箱……其实是匾吧!
黄底红字,写着“南方都市报”(囧)
然后就变成皇后是南都的卧底记者,最后殉职,被组织乱箭射死

后来也不是太清晰,大概是大殿里面躲死角的那些人逃了出宫,出去组织队伍反击
(我仍然是跟着……)

然后他们好像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在一坐山上,突然追兵过来了,混战……
此时一个上山采药的医生和同行的壮丁路过被卷入
医生拿出竹篓里白色陈皮一样的药材塞入追兵口中,对方就被干掉了……
于是利用这个方法反击队解决了追兵,并求助医生一同回宫平息谋反,医生答应了
我在一旁……跟同学说……那不就是李时珍么!……明明是明朝的…………

后来怎么回去,平息谋反似乎被省略了,反击小分队大部分似乎都是现代人……里面有各种奇能异士,大概感觉跟游戏组队一样有战士有弓手有奶妈…………总共30还是50多人……后面怎么样战斗就不是很清楚了

然后从电影出来,变成了平息了谋反之后,地点变成了国外什么地方,反击小分队要回国……

好像是有人暗中策划,帮忙安排当地向导什么的……

先是在荒山野岭,全队要走去一个什么地方坐船
从野外开始就有一条很长很长的建在山边的走廊,如图……
http://ww4.sinaimg.cn/large/7221bb27gw1dn0aeir7c2j.jpg

然后几十人开始走啊走,走了几个小时之后我就问说,这么长的走廊真的有人会走么……外国人那个几步路就要开车的……
队友陷入沉思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继续走了很久快要进入城市了,原来走廊在这一段隔几十米就有楼梯下去,下面有碰碰车,幼儿园,mall什么的……当然都是外国人……
http://ww2.sinaimg.cn/large/7221bb27jw1dn0ajfcwuwj.jpg

然后终于到了城市,有个外国中年妇女接应我们,然后几十人就上了她一辆面包车囧
半夜她把我们开到港口,都下车之后她就按下按钮引爆了车子
(我们好像都是国际逃犯一样……)

之后就上她准备的一条游艇,此处是西班牙,女人说我们会在纽约着陆,你们到纽约之后要去什么方向?
我第一个说我去布鲁克林

之后开着开着大家就在不同地方上岸了……
我……在韩国(怎么又是韩国OTZ)

到了韩国之后还有一番追逐逃亡,有个类似公主的人一直在挑衅说XX是我家的……之类的话……
总之和我同学会面,她貌似找到了船能送我们回去

那船………………超小……大概跟个小浴缸差不多大,于是就这样被丢下海让我们自己漂,船主说很近的不用几小时就能到台湾,然后再从台湾的另一面下海回大陆吧

…………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台湾就出现在视野里了囧
……相当……小,好像假山……
离岸还有100多米的地方有很多男青年在水里玩什么球的游戏……

后来着陆……我们就到一个海边的食肆里,找了半天找到位子坐下之后,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串烧,边吃边说好像卤肉
我开始研究地理位置,都不知道是在哪靠的岸
于是我就用普通话问坐隔壁的男人说,这里是台北吗?
男人说是的

于是我们就宽心了,后来大概醒了
开始感叹这个副本好长好长好长啊!!!等等然后发生什么事了啊!!
然后半醒着状态我好像又跑去美国了……然后说就算跟国际逃犯一样,但是啊咩力卡是个自由的国度所以大丈夫!
而且我们是H·ERO啊!

之类的……
就醒来了………………

很内涵的脱狱梦……

梦得相当有政治科幻色彩+卡夫卡风格………………

最开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好像是因为什么事情……然后被送到了一个集中营似的地方…………

地方很大……辽阔到像是一座城……建筑风格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

在那里天空好像永远是阴云密布……随时会有闪电劈下来的样子…………

天空中飞着很多的巡逻的直升飞机,他们射向地面的灯光,与围墙上的探照灯交错着,仿佛是会活动的铁丝网一样……

我被送到了那里……

地面很泥泞,和建筑的用心比起来,路的质量就相当于石器时代。大概是防止很容易逃跑吧……地面上所有的车辆都是越野全地形的那种车,车上也有灯,但是没有枪。

我被安排在了一个楼层……

那里并不是牢房,而是类似于图书馆似的地方,挺大的,摆满了书,各种各样的书,精装本,绘本,小说,哲学,历史……应有尽有…………

里面有很多人,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哥特萝莉风格,老的欧式西装,日本大正时代的风格,中国民国时代的风格等等不一而足。

但是很让人注意的是,都是少年少女,没有大人。

大人都是管理者。

还是室内,也有床,窗子很高,很窄,很破旧。我趴过去望,发现自己住在非常非常高的楼层。那是让人一看就想远离的高度。

大家都在很淡定的看书,房子的另一侧有一些可以自给自足的食品和饮料,虽然口味不是很好,但是,并没有让人感到这是拘禁。

和别人攀谈起来。

这里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做的,只是需要看书,但是有一个很特殊的规则就是,这里的地板是会移动的,每隔不规则的时间……然后会分出高低的层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所有地面上的东西,以及自己,停留在高的部分。如果在检查者来的时候,留在低的地方,你就算“出局”,包括你周围的东西以及你自己本身。

“出局是什么?”

“不知道,被带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地面移动是怎么回事儿?”

“很快你就知道了。”她笑道。

很快的,就来了。

突然之间地面仿佛魔方或者乐高那样似的,开始不规则的变化,大家都急忙开始收拾东西,选择停留的地方。

我慌不择路,不知道什么是“高”的地方。迷惘着转圈。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低”的地方了。

门开始响动…………

突然不知道是谁用力拉了我一把,让我站在了正确的位置,检察官进来巡视了一圈之后,发现了一个倒霉蛋,然后身后几个高大的男人很粗暴的就把他带走了。

一切很快,甚至都没有惨叫。

等了一会儿,一切回复了正常。

“没有规律吗?”

“也不能完全说是没有,比如,要么去人多的地方聚集,要么就去单独一个人的地方。”

“为什么?”

“人多的时候,如果集体陷落,有人陪着你,你心里会平衡一些。”

“…………那独自一人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看清自己是怎么死的。”

………………

之后重复了很久,没有事情的时候大家就平静的看书,一旦有了变动,大家就很快的寻找站位。

其中也不乏因为两个人很近但是只有一个地方的时候,力气大的人把力气小的儿女推出去的场面。

当一切结束之后,没有人去责难那个推人的人。一切又是平静

“没有人去说么?”

“为什么要去说?他们只看结果而已。”

“我记得第一次是你救了我。”

“只是恰好咱俩够瘦小而已。”

即便如此,也已经是仅仅的抱在一起,稍微一碰就会倒下去的形势了。

“没有人问为什么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结局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那么习以为常,为什么没有人反抗,为什么……”

她用手指堵住了我的嘴,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因为之前的人都思考过了哦~”

“然后呢?”

“空”她的回答好像一个佛教徒。

“既然是‘空’,那么,就可以从‘空’开始变成一!”我的回答好像是一个道教徒。

“谁知到呢……”她似笑非笑的环视四周,“无论何时总是有一些不死心的人呐……”她后半句话再嘴里嘟囔着,我没听清。

又是好多天好多次,有的人离开了,就有新的人加入进来。每个人仿佛都是习以为常似的。

相安无事的次数多了,检察官便不耐烦起来,仿佛缺少了乐子似的,他们会“无意”的把倒霉蛋推开,然后大汉们一拥而上,依旧是仿佛默片一样,一切很快,没有声音。

我依旧试图寻找机会,说服别人。

但是重复的次数多了之后,自己也开始变得渐渐麻木。

这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组织大家去“放风”,不过说是放风,再阴云密布的天气之下,屋子里和室外也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在室外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这里有那么多的人,多到无穷无尽,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最大的在二十岁左右。

也会彼此说话,谈笑着,仿佛一切都是常态。这就是日常……

…………中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记不清了。

后来我认识了更多的人。其中有两个人,他们打算逃出去,叫我一起。并准备了详细的计划。

我回去告诉了她。

“加油吧。”

“要一起么?”

“不了。”

“为什么?”

“人越多,越不容易成功,如果你出去了,记得回来就我就好了。”

她甩甩手到另一边看书去了。

正发呆的时候,地面突然晃动,这次来的很快,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没有我能站立的地方了。

与整个建筑风格非常不相称的金属门传来了钥匙的声音。

我想都没想,直接把眼前的一个女生从她站的地方拉开,然后我站了上去。门开了,女生被带走。

带走的时候,检察官好像对着我笑了一下。

这次,我听见了那个女生的惨叫。

“没有尽头么,这种生活?”

“谁知到呢?有书看有朋友玩儿有还不错的食物吃你说呢?”

“为什么没有更大的成年人和我们一起。”

“他们‘毕业了’……”

“毕业?”

“成为了工作人员。在二十三岁的时候。”

“……”

“他们觉得好的人会成为检察官或者执刑人员或者其他的内部工作人员,不太好的,就成为厨师,清洁工,以及其他劳力的二等公民吧。”

“如何叫‘好’呢……?”

“符合他们的价值观。”

“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

“……………………刚才那个检察官……对你笑了?”

“………………………………”

从那天起,她看我的时候总是一种担心和怜悯的眼神。虽然没有疏远我,但是,我觉得她对我有了变化。

我没有动摇,因为我有要完成的事情,我要离开这里,然后救她出去。

逃离计划断断续续的进行着。

“你看见那边的围墙了呢?”

“翻过去,就是外边。”

“出去的办法是有的,他们有直升机,我们可以利用。”

“那个直升机,我回去安装一个钩锁,然后抓住就可以飞出去了。他们的监视主要集中在地面,很少有人会检查直升机的肚子的。”

“如果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的方针是,能逃出去一个是一个,逃出去的人,回来救其他人,想办法。”

如此就约定了。

那一天,天格外的阴沉,我们三个故意接着浑浊不清的视线环境,成功的挑起了喧闹。

“虽然每个人平时都很温顺,但是也总有爆发点的……这会成为我们的掩护。”

一切都很顺利。我们三个顺利的弄到了一架正要起飞的直升机,我们三个人抓住挂钩,在直升机下边,缓缓的移动着。

“好像赌博,直升机真的会飞过围墙那边去么……”

“一般不会但是总是有几率的。”

我什么也没说……紧紧地抓着绳索,眼睛盯着飞机飞行的方向。

一切是那么的顺利,我们接近了。

突然探照灯发现了我们,警笛声大作。

最上边的人看了一眼我们两个,第二个人看着我,我什么也没说,继续紧盯着围墙。

飞机开始降落,突然,他们两个用力,把我丢进了更前方更接近出口的地方。

那是一片树丛。

我躲在里面,听见很多车辆把他们两个带走的声音。

“还有没有其他人?”以及惨叫殴打的声音。

我一动不动。

“去,检查一下。”

我一动不动。

一个人拿着会使人麻痹的棍子在树丛中扫来扫去。

我一动不动。

棍子擦过了身体边缘,我浑身酥麻,但是咬住了牙根,一动不动。

他们离开了。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当我以为安全的时候,突然又有一辆车辆驶近的声音。

脚步声,在靠近,他仿佛知道我在这里似的。

我被出卖了么?突然脑子里想到了在图书管里的种种。

脚步声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别害怕,我来带你出去。”

我半信半疑,回过头去,一个穿着制服,上了年岁的男人在我身边。

“我女儿叫我来带你出去。”

女儿?他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已经四肢瘫软的我上了他的车,路过关卡的时候,他让我躺在下边不要动。

一切仿佛是如同吃饭喝水那么容易似的。

我出来了。

他没有告诉我他女儿是谁,但是我觉得,我知道。

眼前的路很远,但是,确实很熟悉,熟悉到我知道我该走向哪里。

但是,我没有回去救他们,因为在图书馆里面的生活,那种自私的空气,如同思想钢印一般。

没过多久,我就忘了那座城池,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了。

回籠覺

剛只是想睡個回籠覺,結果一口氣打了個好鬱悶的副本…………

開頭是我在刷圍脖,然後還在收拾東西準備穿鞋子出門
然後有人轉了一條圖文,推薦一部電影,關於一座海上監獄,附帶電影截圖和在線視頻地址
原po的評論里還說男主經歷了這樣殘酷的生活出來之後便能飛黃騰達從政,像普O一樣(大概是這個意思)
然后转发的在讨论O京这个事……

然後我點開截圖
第一張是碧海晴空,海上一條大船,比較像科考或者大型捕魚船
第二張是從一個向上開的通道口里往上拍的,看到藍天,然後一個人正在通過的人影擋住大半個畫面
後面還有幾張都是人物特寫和刑罰場面……

於是電影是關於一個年輕男子不知道是真的犯了法還是被冤枉的,來到了這座監獄,并且受盡各種折磨

由於這條船也有女子監獄,所以也有很長一段是講述女囚的

我點開視頻看到的那段就是關於女囚

先是兩個女人對話
她們看著甲板上的一個盆里放著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是另一個女人和獄卒生的
其中一個就說,這種地方自己都活不下去還怎么養個孩子

然後通過她們的對話得知獄卒分為兩個等級,高級的年紀都很大幾乎是老頭了,低級的稍微年輕點,那些老頭都非常殘酷,想巴結也巴結不上
但是巴結年輕的又沒什麽用,什麽事情都遲遲辦不成

下一幕是在船邊,往船外伸出去一個吊臂,大概吊著一個籠子或者板子之類的,一個女人站在外面行刑,另一個女人在裡面
幾個高級獄卒在船邊下令

行刑的女人一邊聽從命令用鞭子抽打一邊哭,甲板上的獄卒開始破口大罵
對白內容當時看得很清楚,但是現在已經不記得了

只記得後來行刑的女人開始自暴自棄地說“找那些年輕的沒用,找你們又找不了”
然後獄卒開始大吼

最後女人說“是啊我已經死了,我的心早死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