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2/0104被劈腿/被表白

1 被劈腿
我和我的小伙伴(或者是姐姐和培培)去找他玩儿几天,他就经常很忙说要去找学姐讨论课题,吃着吃着饭(场景是一个光线幽暗的茶餐厅,有藤编的桌椅和装饰那种)收到一条信息,就说“不好意思哦”然后就匆忙走了。我也没有在意,他不在的话我就带这她们玩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就问我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怎么了?她们说好像看到了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就在那次吃饭他中间走了之后,我们吃完之后,我出来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们在门口等着我好像看到很相似的人路过。然后就让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就去问了,他就承认了。
然后我很委屈,还想起了在他之前的两段感情,同样是被人劈腿:一个是因为,学校不一样,他就和一个他们班同学(还是他们年级的啊),在一起了;还有一个是因为他去打工,就和打工地方的同事在一起了。
劈腿对象是一个白软乖,是不是gsj不确定。
因为被劈腿感觉很伤心,就和谁(记不清了)一起去散心,去看篮球比赛。但是看到那些打比赛的人,惊异的发现都是初中那时候的男孩子们(初二、初三穿着红衣服和绿衣服的学长,我自动带入的是我初一的时候)。但是我明明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初中时候的我。
然后我就开始找我们班,找到了我们班的一小撮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看篮球比赛,那一小撮人里面有我真爱,还有鳕鱼。我叫了真爱的名字,但是叫了之后感觉可能不太好,会暴露我不是这个时候的人,就赶紧走了,但是真爱好像听见了,也看到我了,就跑过来(这个时候我在跑道上)在我后面叫我停下,我就停下了。停下之后我对她说:“我是从2016年回来的。”
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上电脑课了,在机房我和她说了很多后来的事儿,比如说鳕鱼后来去了哪个学校,和谁在一起了。后来前面坐着的同学(rsf,是我小学同学)就转过来问我,他后来怎么着了?因为他想去一个什么外国的建筑学院,就问我他去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后来我跟你不熟了。当时我还坐在gsm旁边,让她帮我挡着,和她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和idol的事儿。
但是一边说着,我就一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而遭到天谴。
然后我就醒了。
2 被表白
场景应该是在初中(地点是,老一部)和高中(时间是,因为得有十几个人都上晚自习)混杂,不过同学组成有小学和高中。时间是夏天午后,应该马上就要放学了,是个周三,因为每周三都要统练,统练后才放学。天气是下大雨之前的那种,潮湿闷热,天色很暗,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的。教室是初一初二的时候那个教学楼最高层离左边楼梯最近的10班教室,从窗口看就是厕所那个小二楼,和旁边的锅炉房。
总之就是有两个人同时表白,zl和lp(都是小学同学),我很诧异也一脸懵逼。然后大概意思就是我会好好考虑然后给出答案的,所以不要逼我。但是表白这件事看起来是前几天的了,lp的答复我已经给出,认真地写好邮件发出去了(当然,答案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另一个zl的邮件写的差不多,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所以这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班里就很乱,因为距离要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要回家的也还没走,要去吃饭的也还没去吃,就有好事的男生过来给我说:“lp把你微信拉黑了。”我说:“啊,是嘛”,就打开微信试了试,果然。知道为什么我也就想那就算了呗,把他删了。在一圈男生里我看到lp的脸色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大概就是一脸不甘心不服气又不开心的样子吧,不过谁管你……╮(╯▽╰)╭
同时看了看zl,他好像有点开心可能因为还没收到我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性比较高吧,不过梦里的我确实是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所以才一直没回复的(不过我记得现实中我小学的时候好像也喜欢过他,哈哈)。
后来因为yjz(还是小学同学)非让我帮他洗板擦,我就跑去水房弄板擦了,把俩板擦怼一起那么拍打,飞的到处都是粉笔粉,我就被呛得咳咳咳。这个时候zl和yjz俩人就过来帮我,哈哈哈,然后就在水房开始玩儿水。
再加上我收拾东西特别磨叽,反正就是都快开始上晚自习了还没走(我是要回家的,不上晚自习),铃都打过了之后我才背好书包。然后年级主任就进来了(是初中的年级主任,数学老师,5班班主任yjn),说你这该走的怎么还没走,blabla总之就是说了我两句,我就赶紧跑了。出教室门的时候czy(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出来,她今天晚自习请假了。然后就在下楼的时候随便聊了两句,比如她的头发怎么怎么之类的,后来到了门厅,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但是因为教学楼离学校大门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懒得掏伞的话其实跑过去也行,但是肯定会湿透。我就懒得掏伞,czy说那我来打伞吧,就掏出了她的伞,好像是黑色的。但是实在太小了,两个人打都会淋到,我就说还是我掏吧,然后边走边翻伞,在走到宿舍前头大草坪那的时候终于掏出来了,跟她的伞是一个牌子的,不过是格子的。
然后就一起走出了学校反正,我要去车站坐车回家,她要回家,但是刚好顺路,而且她家真的好近(现实中也是,她家就在出了高中校门之后往右拐走一会儿之后左手边的校区里),我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然后去坐公交车了。

2014-2-22

1)梦见开了初中同学会,大概三分之二的人到场了。看到的那些面孔都是在以前我班级里没有怎么交流过,关系一般般的同学。自己哭的很厉害。
2)有人找到我说想要买我们初中学校里的一间屋子,于是我带他去找学校的校长。但是校长给出的价格太高,所以就吹了。
3)在看一个儿童的才艺比赛,其中一个小男孩表演了一个戏曲片段,可是评委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戏剧类型。第二天那个评委来到我家,说有一百万现金要我帮忙藏。然后我了报警让警察把他带走了。但是警察没有把所有的钱都拿走,留给我了几十万。那个警察看到我书架上的书,问我可不可以借走几本看。我说可以,但是轻小说不行。


感觉我这几年做的梦都停留在过去,初中时期的场景,初中时期遇见的人。

动手术

撒……前面只很混乱地记得什么初中,回学校,在瓶子里倒水发现水上面漂浮着什么脏东西,然后跟初中同学lama说什么什么的

后来变成一个很大的卧室,好像是明年室友妹子住的,画面一直是仰视镜头拍到很多天花板
房间里有一张很大的双人床
当时好像是晚上,我过去跟她拿东西还是问什么事情,后面就不记得怎么回事了

然后就变成好像是同一个房间,但是是在医院,有一个小女孩,三岁左右,得了什么病要动手术
我好像也得了什么病也要动手术,但是我完全不像是住院病人,在医院里到处奔波什么的

那个小女孩然后好像被护士带走去手术室,但是好像病得不算很重手术很快就结束了

小女孩走后护士来叫我,轮到我动手术了,我本来想就这么去手术室就行,结果护士说卧室重症病人,把我领去了CIC重症病房(其实应该是ICU才对……)

我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吓傻了……
护士貌似就给我指了个路让我自己过去……

我小心翼翼地都进CIC,里面是一张病床,床上有张形状奇怪的被子
我好像觉得很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躺上床盖被子,然后好像要去厕所但是不知道在哪里

那个护士回来了,看到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就从房间里的柜子里找出了一件黑色塑料(很厚)的衣服丢过来给我,说忘记了要给我先穿这个……

那件东西就……大概是一件很大很大的拖到地的连衣裙,男女共用,胸部腹部位置有拉链可以拉开一扇窗一样,拉开拉链让医生动手术的
当然里面要脱光

我默默地穿上这东西,非常重,然后再穿床上那个外套(就是那床被子)
外套大概就是浴袍形状,不过大很多……

穿好之后护士就要领我去手术室了
我问手术要多久,护士说两小时
我听到吓了一跳,两小时这么久,会很痛的啊啊,然后开始想象医生把我肚子切开的画面……

于是精神上非常抗拒不想进手术室……

然后突然睁眼……醒来就不用动手术了…………
所以就醒来了………………

120209现实

  极度现实的梦,以至于我差点以为这个梦就是现实。新的相亲对象是个踢足球的,于是第一次见面是在拿出操场作为比赛场地的某个学校。对方坐在某教室后排,脸没记住,但似乎是个性格活泼飞扬跳脱的好人……聊了一阵子对方比赛开始,我又不喜欢看足球,就还在这个教室休息,不过坐到了前排。
  然后和坐在前排的少年聊了起来,不知道是我先搭讪还是少年先搭讪,聊得倒是很开心,可惜聊到一半进来一个女老师,一句话不说开始发卷子考试,没给我也卷子,也没赶我出去。我往少年那边一瞅……我了个去这不是初中生物题么!可这少年说是大学生我都信啊!年龄认知障碍的我灰溜溜出了门。
  校园里逛着逛着突然发现了应该在枫叶国的姐上,在和一个男老师模样的人说话,我想了想决定不去打扰,刚好这学校附近有家咖啡店,有吃有喝还能拿着平板蹭网,我就出了校门抄小道往那边走。小吃一条街一样的小巷,各种各样的小店小摊,我在一家小店前停住了脚步。
  恍然想起这是我上学时最喜欢的一家小吃店……所以刚才的学校其实是我的母校啊!小店已经人去屋空,只剩一把被磕坏的玻璃伞孤零零躺在地上,这伞曾经是这家小店的招牌,挂在门口见证了我无数次进出。我拿起它,转身,一步步走向巷子外,犹豫着把伞扔进了垃圾桶,就像扔掉一段青春一样不舍。
  出了巷子往左一转就是咖啡店,我进门刚好碰上了一个有钱没处花的土豪,他包下了整个咖啡店请进来的客人吃自助,美美吃了一顿我就去了梦中最后的场景,姑母上家。姑父上不在家,但是潜意识总觉得他是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