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诡梦

等从噩梦的深渊挣扎着醒来,时间匆匆越过7点整。这时候的身体,尤其是那几处,说不出的不舒坦,仿佛梦境中的伤痛,延续到了现实。曾有心理学家对人进行深层次催眠,告诉他此时他的手指正被打火机烧烤着,在后来,实验者的大脑深处对催眠师的言语做出了反应,皮肤表层快速升温,就像是真的被火烧烤以后留下了伤疤。

梦,毕竟只是大脑潜意识里头的反应,当不得真,当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有时候往往反应了人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一夜,注定很漫长,男猪脚手持强18屠戮之刃,和一群武林豪杰争斗着,仿佛夜雨不止,刀光不静。这是场不公平的对决,7名身穿夜行衣装扮的刺客,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夜的杀器,封印之匕,哪怕英雄手中的武器再过耀眼,终会有陨落的一天,在男猪脚同7名配合默契的杀手过招108回合之后,终于败在了7人的合围下,困阵之中,男猪脚高高举起的利刃,挣脱了主人的手,金光闪闪,落下,深深插入在土壤里头,且看男猪脚,身上早已没有了完整的肤色,一片狼藉和血迹,在胸前,更是插着2把封印之匕,后腰处有3把,两肋出也深深扎着2把,七匕首封印了男猪脚全身的7大气脉,此时的他,已提不起任何气力,组成困阵的七人组也终于在疯狂的争斗和施阵之后,终于,跟很多莫名其妙的武侠小说里头写的一般,体力不支,倒地而亡,顺便来几口白沫……而后的男猪脚,7把封印匕首深深埋入了他的躯体,仿佛融为一体,看不见匕形,却是有深深的伤口。

任时光流逝白转,发黄的落叶沉入土壤,也带走了7名刺客的躯体,男猪脚就这么站着,杵着,失去记忆,失去了灵魂般,仿为死物。

一百年以后。。。

城市的开发和侵袭,终于使得这一代的小村庄只留下这一片不足一公里的丛林,五行八卦组成的丛林,从不是凡人想近就近,想出就出的,这一片的死亡之海,早已背负了过多的传说。传说,只因为它吞噬了过多的东西,哪怕连传说都吞噬,以至于没人知道它的传说。知道的都已经消逝了。仿若密闭的空间,留不得外来的花草和入侵者。百年后的今天,在领导和人民的热情下,树林被开垦了,花草丛林变成了公路,五行八卦,已不再完整。人们无休止的开垦的步伐,正促使他们向一个绝世的恶魔靠近,哪怕这个恶魔失去了灵魂和记忆。

这一天,恶魔童鞋轻轻睁开了眼,睡了近百年,也该清醒了,喧闹声,砍伐声,以及推土机狰狞的嚎吼,都在触动着恶魔的耳鼓,极其烦躁和不安的情绪在慢慢酝酿着。小鸟儿此时很不安分地吹着口哨,调侃着恶魔,是在嘲笑他的贪睡还是在调侃他即将失去的领地,还是,想告诉他新生活的到来。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密的阔叶林,一束束金色照耀在男猪脚的身上,恶魔从未感觉到,阳光,原来是此般的温暖,只是我们的恶魔同学,还没来得及体会这曾经让他后怕,如今却让他如此依赖的阳光,推土机又搞定了一棵参天的大叔,重重地倒在了离恶魔土堆的不远处。尘土掩埋了巨兽,但没有剥夺他的生命,醒来吧!恶魔!只是恶魔同学忘记了他曾是个恶魔。也不会有人告诉他,就这样,轻轻睁开眼,静静享受这份阳光和宁静:吵人的推土机早已在暴力之下,熄了火,翻了个身,静静躺着,好在死机只是晕死过去,大概醒来之后,只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怪异的梦。梦,还在继续着。100年的时光并没有消去身上匕首所留下的痛楚,伤口依旧在,痛楚也在,恶魔很想醒过来,很想弄清楚一切,只是,只是,除了堙没在历史里的人们,谁,也都不知道真相。

想醒,醒不来;想死,死不了。只好带着一身伤痛,还有一颗真挚的童心,寻找未来。这就是梦。那一夜的撒欢,并不能缓解男猪脚内心的挣扎,看着认识的友人在时间的摧残下,一步步走向黄土,唯独,怪物一般的自己,永不老去,仿佛在梦里逗留的幽灵般。年轻时认识的人,一幕幕笑脸,飞快地闪过,好想回到过去的心愿,哪怕在梦里,依旧无法实现。
是谁主导了这婚礼,是谁设定了这不老不死的身躯!

曾不止一次,恶魔小朋友发狂般向着天空咆哮。

心爱的人老去了,独自一人守着坟前,享受着孤独,又是一百年的时光,终于有一天,那个熟悉的欢笑声,还有在空中翩然起舞的白裙子,已然是那小脸,可爱的笑容,有点憨,和她的笑声一般憨厚,但总是那么惹人欢喜,惹人怜爱。

爱,匕首留下的伤口忽然没那么疼痛了,尘封的记忆也在一点点回来了。似乎,这一切,都是因为爱。

恶魔的心中,本是有爱的,只是被伤的太重,找不回那感觉了,心里头的门窗也一直紧闭着。恶魔同学,想找回那感觉,很渴望,很迫切的渴望,爱或被爱。

终于下定了决心,封印冰冷了的自己,知道新生后的恶魔,在明白爱的感觉之后,才重新解封。那感觉,真的很让人向往,哪怕用几百年,几千年的光阴,也想要把它找回。

只是,等待的那身影靠近之后,梦也该醒了。

醒来之后,身体的疼痛没有退去,内心的恐慌却在加深,在梦里,终究找不到爱人,只好用那感觉麻痹现实中的心。

爱情很美丽,亲情很可贵,友情很难得,冰冷的心却无法靠近,等什么,想要什么,为什么不像一颗白糖,融入周围,哪怕只有一丝清甜,也会温暖人心。


亲,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要学会感恩哦!

2009年12月28日

昨天的梦是有关核威慑的.
故事是倒序的.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所在的国家和一个国家对决,最终签订停火协议.
可是在此之前,对方投放了一枚核弹

故事回到核弹前的战场
在一个硕大的建筑物里面,像是厂房,但是很特殊,所有的窗户都没有玻璃
深不见底的厂房蔓延着死亡的气息

因为我预知了核弹的即将到来
我在硕大建筑中寻找着避难的场所
地下室明显不靠谱,因为要出来肯定会有核污染

我寻找到一男一女还有两个孩子,估计是亲人还是什么
我们跑了很远,很多战壕显然不够满意
最后找到了一个很深的沟里有一种黑色的沼泽

当天边出现洲际导弹的亮光时
我拼命对同行的男女高喊跳进去
劫难将至 天黑了下来.

战后清除了核残留.
人们都在为战争的结束而狂欢,
但我心中却是对逝去的人而痛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