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in

我回到初中住的那个家,爸爸妈妈的卧室,那是个午后,我看到一个女生躺在那里休息,一个全身裸体身形魁梧晒得黝黑的男人过来似乎想和她发生关系。
傍晚,我走在桃源路的堤坝上,穿着鹅黄色蝴蝶袖上衣和一条白色紧身裤,露出了肚脐。我回想着刚刚结束的项目会议,我提出完美的idea,结果却遭到组员的团体攻击。
我清晨从床上醒来看到自己的手从肉球慢慢变成了人的形状,回想起我的老板李先生。我问他除却产品功能、目标人群、市场营销活动和预算估计之外我还需要补充什么。他在我心中一直是风度翩翩、儒雅温柔的男人。他平静地告诉我,盈利盈利,市场份额占据。我心里想看来外界对他的传闻都是真的。

Paradise

Tencent给我留下了沉痛的阴影。我又和英国那群好朋友欢聚一堂笑和泪并撒,我们要按照序号和 JP Morgan的投资人面谈;我看中了一个男人,他穿着灰墨色的西装,浅黄色的领带,我心理默认他是个大boss,但脚步本能性往后推。他仿佛也看中了我,但被另一个男孩子捷足先登;他却大声招呼我试图给我难堪。
我可能因为一些原因必须要离开了。小鹿躺在我身边还很香甜的熟睡,他对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毫无预知;我知道自己心里难过极了,隔着梦我都能够感受那份哭泣,可是我知道我必须要离开他,泪水止不住泪框阔门而出,而后它们就静悄悄地离开了。

性的张弓

一对外国夫妻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来参观我的家视图买下整个房子,我用英文和他们交流,询问是否我能够帮上忙,下一秒男人就在我的浴室里裸体冲凉,并将内裤交给我看。后来,我进入到新的房间里,他和另一位男士西装笔挺,家里陈列着美酒和檀木家具,俨然上流社会的做派。他嘲笑我家中的快消品都是村的,土的。我当时用英语狠狠地嘲弄了他,但是我忘记我说什么了,他身边的男人笑了显然对我的答案很感兴趣。
我告诉妈妈,“我不想再住在这里。”我于是打车,是非常熟悉的面孔,我却告诉司机,“我要回家,就在前面的路口没几米。” 几只巨型蝗虫飞进来咬住我们的脖子。
我们在拍影集的最后一集,我却预感到不对劲。许多穿着奇装异服手持弓箭的人包围在房间外面并开始向我们射击,房间里的人也开始拿出弓箭向我们射击。我躺在地上装死,我成功逃脱出来,和其他人一起逃匿到高地上以为我们已经安全。我身边一位女孩再一次拿出弓箭,我狠狠的将弓套在她的头上杀死了她然后疯狂的逃跑。

水泥工业风。。。

很简单的水泥房间,三个对象;跟ta进了一个内房,还是水泥墙构造,在一个类似土公厕墙外站着、从后背位到正常位再到后背位,颓然间感觉左手摸着的突起变成了吸盘的凹陷感... 我一惊,ta就要走,并说有人出更高价了;同时一个金毛闯了进来,与他离开之前,

ta对我说:

“你,只是我base”

性梦

世间魔咒唯有“可以的”三字。

我疲惫地躺在床上,从背后抱着她。
她抓着我的手说“可以的”,可是我真的太累了。
于是只是亲吻着她的脖子,留下湿湿的水痕。
然后睡着了。

这是发生在梦中的场景,不是在睡前。
主角仍是我上一篇的提到的某位女性友人。
难道我的人生真的要走百合路线了。

(´,,・ω・,,`)脸红红地说

最近春梦的比例比之前高了一点点的个说

2011.12.13

春梦。
在浴室里给腿线超美的妹子脱衣,凝脂啊。欣赏阵子后捧起腿和脚似乎准备亲(舔?)时醒了。居然全画面生足无袜。

……对不起我潜意识里原来是个变态(bgm38)....

春梦做到一半

男生一定能明白这种感觉
以前那是框框的做春梦做到后怕
现在怎么也不会做春梦,就算做也做不完
生理学上我觉得这个很合理
一开始最讨厌女孩子的时候,给你个春梦冲击一下
然后过了青春期情欲燃烧像个变态一样的时候,停止全息投影,逼你去找真的
真TM的缺德呀!
步骤都是正确的,但是到后面就切换到——
文艺模式:忽然变成你与世界的对话
恐怖模式:忽然变成你与外星生物的接触
警匪模式:忽然警察闯进来把你逮捕了
飞翔模式:你泪流满面的在城市上空飞翔

反正随着字面意义反高潮的到来,用来填充剩余睡眠时间的全都是没有冲击力没有想象力毫无意义的垃圾剧情,唉。作为一个资深造梦青年情何以堪啊。

不过偶尔会有很温馨的醒来以后一天都很开心的梦,虽然不算是春梦
可以记住很久

Tender R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有人说,爱,是河流,容易淹沒柔嫩的蘆葦

以上摘自手嶌葵的歌詞[The Rose]

2009年,高中畢業前夕,我做了現在所有記憶中所能追憶的,這輩子第一個和真實人物有關的春夢。

劇情便如這句歌詞所說一般,有河流,有滿世界的蘆葦草,有喜歡了幾年的男生。只不過,這裡的蘆葦草仿佛也有如歌詞中所說般容易淹沒的柔嫩,他們泛著秋天的金黃,蔓延了整個世界,淹沒了坐在河岸旁的我跟那位仁兄。在夢境里熟悉的臉孔不再白得透明,而是被金黃的蘆葦染上一層淡淡的金色。

不過春夢並沒有像一般的春夢一樣有激烈的十五十八禁鏡頭,我們只是在河岸邊坐著,平靜地看著時光流逝。有時候他會撐起一艘木舟,我坐在上面,氣氛依舊很溫柔地安靜著。

接著就這麼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了。

不過或許其實是臨近高中畢業,就要到了離別之時,我分外不捨,卻在那時還年紀小得不知道不捨是什麽。

下墜快感 tag:春梦

甚麼是愛?我認為,這種強烈興奮的感覺已經是愛的最極致表現。根本無關長短,無關任何多余的累贅的修飾。身體接觸之時一觸即發的、迸濺的感覺絕對是愛。
愛很簡單,亦可以如我一樣,完全脫離實體而存在於腦海裏。跟幻象產生轟烈的愛容易。
一生之中遇見對眾多異性,全部都只是為你構成腦海中「最完美」的愛人的形象。於某異性交往過程中其實也祗是不斷給你大腦寫入資料,以此創造出一個你對於該異性的「愛的虛構體」。
你愛的人從頭到尾都祗是腦中的一個虛幻的東西而已。
與異性交往中的人常常覺得,自己與該人交往時,看見了不同於此關係前的另一形象的她/他。這不是你認識了她/他的另一面,而祗是,你對於她/他的認知升華到到了一個「愛的虛構體」之上。而非原來對她/他的普通印象。
延伸開來,即性幻想的性質,在腦中的表現形式是與交往一樣的。亦,性幻想亦為愛的一種形式。
其實,從頭到尾都祗是那麼一種形式。
人是和腦中的幻想產生愛的,外界的祗是積累材料,腦中的才是最終愛人。
物質上的刺激直接反映在腦海裏,第一個反應是我自身處於該項刺激中,祗有這樣才能使刺激真正帶給我快感。

tag:春梦

我决定跟下铺扮百合 有人盯着看我们就在那拥吻。。。。装蕾丝。。。。。。。。。。。。。。。。。。。。。。。。。

tag: 春梦

人家走在展会的红地毯上啊 就想着要是你从哪拐出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