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小飞机

前面还有,记不起来了。
======
一个班的学生们和我和裕明还有一个人(可能是我哥),一起去了一个很原生态的荒山。
他们不和我们同路,我们乘坐小型固定翼飞机去的。
我和裕明坐在驾驶舱,我哥坐在尾翼升起后暴露出来的后座里面。
从断崖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超级小的村子(也就是一个大院、一间坐北朝南的民居,大院内还有一个漂亮的池塘),这个村子是侵华英空军的秘密基地。
后来被发现之后,就只剩下一对中国老夫妇住在这里看管。
我们往下看,结果下面有人持续不断的往我们头顶扔砖头,刚开始扔的不准,但是越来越接近这个班的学生。
最后差点就砸到了学生们的头上。
我们三人赶紧跑回到飞机里,然后发动,飞走了。

村子的图片:https://ws1.sinaimg.cn/large/006tNbRwly1fgjkyhkursj30sg0lcwo5.jpg
======
组织上安排裕明回日本,我骑车送他往东走。
结果我的左手又在半路,不听使唤了。车被逼停在一个居民院子的门口上坡。
于是我和裕明换了位置,他当驾驶员,我在后面抱住他超粗的腰(两只手只能堪堪握在一起)。
然后他在路上抽烟,我拿圆柱形棉花糖,在末尾沾上烟灰,假装在抽烟。
哈哈哈哈哈。

恐惧

我经历一场战争,规模似乎是世界大战,我的阵营是中国。

并没有目睹太多战场,一直出现在我视线中的是一块巨大的白色计分榜。

上面记录着每场战役的胜负。

一开始是胜58:负7,后来慢慢变成了胜97:负99。

我的心情渐渐从轻松转为沉重,当胜场低于负场的时候我几乎崩溃,无法理解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现实。

之后我的视野陷入了黑暗,不知过了多久,白色计分榜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它突然变成了胜187:负99。

但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仿佛这个战绩是虚假的,我失掉了自信。

然后场景换到了一个巷战的现场。双方正在交战,死了很多人,我没有任何武器,吓得躲进了一个掩体。

片刻后,不知道为什么,双方都开始使用手枪,并且走近距离,用枪指着对方,这个时候活着的人不多了,就五六个。

他们离得我也很近,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只有我瘦骨如柴,我在掩体里龟缩得更小了,探出的视野也更窄。

我看见他们扭打在一起,但是都不开枪。

突然,有一个人开枪自杀了。

然后那个人开枪自杀的场景又重放了一次。

醒了。

2012.07.28 超新星爆发

记得不大清楚了。主要两个场景(当然,想了想很多细节完全不科学不过毕竟是梦)
       一个是我们在某颗不知名的星球上,我们恒星系的系统应该是一对双星,所以在晚上仍然可以看到一颗小太阳,比月亮耀眼很多,但是还不到白天的亮度(此时这颗太阳应该离所在的行星非常远)。这颗太阳是一颗白矮星,这颗白矮星即将迎来超新星爆发,地面上的我们仍然在打仗或者争斗。突然我抬头看了一下夜空,发现其将要爆发了(体积迅速地扩大与缩小,实际上自然界中这个扩大和缩小的速度非常缓慢远不是肉眼可以觉察),然后赶紧招呼旁边的一两个同伴们卧倒(你当是躲核爆冲击么喂),然后闭眼(其实这样做是没用的,在一颗即将成为超新星的恒星的数高能各种射线辐射当量必然致死,而且爆发会持续很久,且超高速的超高温物质可以喷射到几光年以上的距离吧)。然后即使紧闭双眼似乎也要把眼皮烧开的一阵光亮之后,敌人纷纷汽化了……没了
      随后我们去了鲸鱼座α的某颗行星。在哪里仍然是没完没了的争斗。在废弃的宫殿一类的地方我拿着二战时期的德制步枪保护着几个朋友。射杀了几个敌方火力点但仍然觉得自己逃不出去的感觉...
      以上

120508三个故事

  三段各有背景的小故事。三个女主虽然身份长相都不像但我潜意识觉得她们就是一个人……大概可以用前世今生来解释吧?而且这次的视角还是诡异的附身视角……
  第一个故事其实只有一个结局:被称为圣女的少女用尽心机手段终于干掉老教皇成为教派最高权力者,接着在圣都顶点的宝座上发布了她掌握权力后的第一个命令:让我的丈夫XX主教成为圣都大主教。圣都大主教是个一向被视为预备教皇的位置。
  第二个故事是冒险团队中的欺诈师盗贼少女爱上了同队堪称高岭之花的奶爸牧师——当然这个教派跟第一个故事不一样,它禁止神职人员结婚。少女坚持死缠烂打政策,抓住一切机会向对方示爱,终于最后还是打动了牧师,许下了“如果我不再是牧师的话,你可以到XX地来找我,我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当然这货这辈子是不可能不当牧师的……所以这应该算是个来世之约?
  第三个故事是架空的天朝尼轰战争时期。在某个以小报馆为伪装的地下党接头处打杂的少女。某日报馆里起了争论,正吵到激烈处突然有人一把拉开大门不分青红皂白地端起机枪扫射。屋内血流成河,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幕的少女缩在小厨房里瑟瑟发抖。这时前世(?)的记忆突然复苏,少女等外面人都走光后,按照脑海里的记忆冲向目的地。目的地挂着一块牌子:退役军官疗养院。问题在于,它是尼轰的。少女依着野兽一样的直觉按下了“大木荣三郎”名下的门铃。见到对方的一刹那少女就认出对方一定是牧师的转世,但这次横亘在两人中间的并不是宗教信仰,而是国仇家恨,想HE除非不要三观。少女默默鞠了一躬,而我被闹钟吵醒了……

120428

  难得的剧情连贯还又红又专的正剧:平行世界,11区对天朝的侵略战争被拖后到了90年代。少年的父亲在国外工作常年不回,少年与母亲在小镇上相依为命地住着。直到铁蹄打破了小镇的宁静,侵略军指挥官是个战后铁定会被当成战犯审讯的狠角色,副指挥官却是少年曾经见过的父亲的朋友。
  副指挥官是父亲因为工作原因全球乱跑时在11区认识的大学教授,虽然反对战争却被硬拖上战场。某夜他悄悄来找少年母子,问他们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他可以帮忙带进来。母亲很谨慎地表示没有,少年却一扬头:我想看书!请给我一套马克思选集!母亲吓得赶紧捂住少年的嘴,呵斥他“这可是禁书!”
  因为侵略战争拖后所以当时好像还是民国统治,于是马列主义的书被当局和侵略者双双列为禁书。副指挥官却说好吧我试试,一鞠躬走了……几天后少年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是分本包装的五本书,一层层缠得很结实。随包裹还有张纸条,说XX日后的夜里少年的父亲会来救母子出去,约在城外高草原见。
  忐忑不安地等到行动那天,少年和母亲收拾好行李,书被分散地藏在衣物里,母亲竭力想说服少年少拿几本,说万一被搜出来一定会被当成叛乱分子的。少年却一意孤行,坚持全带上。母子俩从副指挥官故意留出的防卫缺口逃出小城,眼看自由就在眼前,发现有人逃跑的指挥官很快带着骑兵队追了上来。
  少年和母亲借熟悉地形的优势在草原里东躲西藏,直到指挥官不耐烦了冷笑着吩咐使用燃烧弹。少年的记忆随后戛然而止,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千里之外的欧洲西南部,一身黑衣憔悴不堪的父亲坐在床边。父亲赶到时只来得及救下少年,母亲已经葬身火海。父子俩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决意……
回国!抗战救国!父子俩说干就干,规划起路线来。先横渡大西洋,横穿美国,再渡过太平洋……一路艰辛,尤其是进入美国本土之后因为是亚裔被狠狠地欺负了好几回,但少年都咬牙挺过来了,心底是赶跑侵略者强大祖国的宏愿。
  回忆到这里时,少年,啊不,十几年后的中年人哽咽了。但坐在他对面的女儿却打了个哈欠,一边说着“爸爸,你这个故事一点都没意思。”一边晃悠悠地离开房间,只留他一个人苦笑着感叹,对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孩子们来说那场战争已经变成了无聊的故事……【完】
P.S.我总觉得这个梦之前见过的(。

120220猪一般队友

  昨晚的梦是第一人称,梦里的我实在是猪一般队友不解释……前半部分是跟几个妹子去把资料录入电脑,打了一阵子我突然发现输入有错,脑子不知道怎么抽的连备份都没做就给我负责的数据库(之前里面的内容是我不知道在哪个梦里输入过的)来了个格式化,直接导致总数据库80%的数据被清零……
  后半段猪一般队友倾向更是变本加厉……人类和妖怪开始了战争,生死存亡之际全民皆兵,我们这边有个算无遗策的军师,形象参见诸葛亮。给我分配下来的任务是在某时抵达指定位置,同行的搭档是个张飞一样的莽汉大叔。离任务时间还剩两小时的时候,我在半路上遇见了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个不高,大概不到一米五?但是长得很清秀,对着我呲了呲一口大白牙,说“你好,我就是你那个最新的相亲对象。”我一口老血咽在了肚子里,腹诽母上你最近愈加饥不择食了啊我找不到男盆宇你就这么着急么(。)不过看着任务时间还早出于礼貌就和这小伙子聊了几句。
  结果这一聊就收不住了!意外地很有共同话题!同行的搭档大叔很不好意思地远远坐到了一边,结果我和这小伙子聊着聊着聊到约定任务时间过去了几小时才反应过来!我噌一下跳起来喊大叔糟了我们迟到了!但是大叔那边寂静无声,我挪过去一看,大叔一动不动地坐着,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更冰冷的杀气,我条件反射地一避,刚好避开小伙子的杀招。原来小伙子不是人而是妖怪!就是专门来堵我们的!原形大概是老鼠或者兔子那样的小动物,所以变成人形也长不高!我突然聪明了一下明白我再一次当了猪一般队友!于是我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跑了……
  我拼命跑回去找到军师哭着喊着说我对不起大叔对不起您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人类!军师叹了口气说这个环节被破坏后续就都无法开展了,不过还好我算无遗策准备好了第二条路,这次交给你,绝对不能再搞砸了。然后我就醒了……最后到底是砸了还是没砸好想知道啊(抱头

120120都是时臣的错!

  做了个国家设定上蛮有空轨感觉的梦,但是看科技设定更像刚大木。架空大陆上王国、帝国、共和国三国并立,从西到东排列。女主是帝国的情报将校,在任几年来向王国和共和国送出无数情报人员,建立了很严密的情报网。女主手下有个精英刚大木驾驶员的青年,疑似男主?
  后来战争爆发,女主带着男主奔赴对共和国前线,开始利用各种情报打情报战。中间过程倒是挺模糊的……不过能记得一个大停机坪,上面有满满的难民和准备起飞的运输机。男主开着刚大木也在场,但是我记不清女主和他究竟想干什么了……
  梦的最后场景是一个线人开的旅馆,但是女主从进门就觉得不对劲,最后在包围圈完成之前冲着男主喊:“快跑!这个线人已经不是我们的人了!他是沈时臣的间谍!”接着醒了,醒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句话,黑体、加粗的……我为什么会想出这个名字……都是时臣的错啊啊啊!

120118修真与现代战争

  这几天一直在看玄幻修仙文于是做了个修仙梦,但是又牵扯到了战争……男女主双主线,不过这俩人至少到我醒前都是纯友情。梦里的天朝处于一个全民修仙的时代,科技渐渐没落。女主是修仙学校的尖子生,男主是个自力更生的野修。两人似乎是认识的,但不熟。
  某日尼轰国又气势汹汹地打了过来,尼轰人没有修仙的天分,他们就继续发展科技,带着各种高科技枪炮上了战场。修为不够的初级修仙者根本抵抗不了炮火,高等修仙者在战争初期又不屑出手。
  尼轰人节节推进,这天打到女主的学校门口,进门先扫射了一轮把老师都杀了,然后把学生聚在一起,先杀掉明显太弱的学生,然后对剩下的学生说给你们七天时间,能把自己的境界往上提高一个等级的,就能活下来,还能得到皇军的供给,做不到的统统杀掉!因为第一次屠杀少了很多人,于是女主换了一次宿舍。学校的宿舍是4张床2×2地并在一个大卧室里,卧室北墙边有小卫生间和小储物间各一个。
  女主和同学们讨论,觉得尼轰人这是想扶植我们来对付国内修仙者了……但是只要活下来,以后不管是逃还是关键时刻反戈一击皆有可能啊!于是纷纷开始闭关修炼。七天时限一过,女主成功晋级,但是同学又少了一大部分所以又换了一次宿舍。梦里对修仙的设定是通过灵石吸收空气里的元素提纯之后再吸收。
  接下来尼轰人控制了全部的灵石资源,于是活下来的所有学生的灵力都开始处于饥一顿饱一顿的状态。这时候女主突然发现自己某海葵一样的灵宠能够直接制造灵石而且还能躲在天花板角落把尼轰人不小心掉到地上的灵石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回来,大喜,于是和身边的同学们一起一边压抑灵力一边偷偷修炼。
  接下来就是男主那条线。男主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战争一开始就一个人跟尼轰大军打游击战。某日寡不敌众身负重伤一头扎进了尼轰侨民居住区,被一白莲花样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尼轰妹子给救了。这妹子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是男主的妹子了……但是女主的汉子到底在哪呢(。
  尼轰大军不久之后追到,带队的队长居然正好是妹子的未婚夫!妹子把大军拦在居住区门口,昂起头说这里住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尼轰人,你们没有权力搜查公民的私人住宅!大概是因为妹子的身份实在显赫再加上未婚夫的帮助,大军过门而不入,终于保住了躺在屋里动弹不得的男主。
  后来的剧情就模糊了……也许有男主惜别尼轰妹子约定战后再见就换了个地方上山继续打游击,有女主和同学瞅准空子逃出学校最终也投身游击队伍……呃……开放式结局?(。

120103

  昨晚看小说《战起1938》看到凌晨2点……于是梦里也是战火连天……一个架空的国家,女主是那种臭名昭著人人喊打的卖国贼,但她其实只是以这个身份为掩护尽可能地抢救同胞去一个敌军下过严令绝对不允许侵犯的避难所,所以进入那里的人的挑选标准异常严格。
  女主对友人说过大意为“我知道战争结束之后等着我的是什么——拘禁,审判,死刑。但是我不会离开,现在能救一个是一个。”的话……惹得友人内牛满面地说到时候一定会召集所有她救过的人替她平反。似乎还有不少其他的元素……完全模糊了OTZ

111017

  被两个国家分割成两半的大陆上,燃烧着绵延十余年的战火,少女和几个青梅竹马怀着一腔热血加入了自己国家的军队,然而只是在边缘战场上的几场战斗,就让少女失去了所有的战友。于是一无所有的少女开始思索战争的意义以及未来的道路……
  昨晚的梦就是在上述背景下的RPG,战斗系统是大骑士物语的那种,AP行动值,于是失去了队友的女主每回合都是大招,在这点设定上必须承认女主的主角光环开到了BOSS级,大招全是对全体用高威力地图炮型,最终才得以幸存。尤其是女主还是个弓兵,偶不会是梦见了一只圆神吧……(熊吉

怪梦

这次的背景似乎是末世。
机器人超越了人工智能,向人类反扑,地球文明几乎被全毁……
理所当然地,我加入了人类的反抗军。
日复一日地与机器人战斗,我拿着枪兔兔兔兔兔兔兔兔兔兔兔兔

有一天,部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每天都竭尽全力藏匿自己,偶尔淦翻几个机器人。

终于我快要到极限的时候,另一个幸存者出现了。
似乎他也是部队的最后一个生命。
我们互相扶持,又坚持了一段时间。

再一次到达极限的时候,是一个阳光异常毒辣的日子。
机器人一次又一次的奇袭令我们身心俱疲。想着,干脆死了算了吧?

这时,我脑海里响起一些类似神的指引之类的声音。

“想要得到永恒吗?那就进入那间房子吧。只要你进入那里,就能得到永恒的生命”

我抬起头一看,远处居然有一座正在走路的,非常高大的房子。
一架梯子垂下来,似乎是进入的入口。
我招呼着他,喂,我们进去吧
这是一种莫名的求生的本能吗?我不知道。明明是想死的,现在我却那么想进去那间房子。

他勉为其难地站起来,和我一起走向拿走房子。

这时,又有一波机器人发动了袭击。炮火落在我们身边
我们拔腿狂奔。终于,到了那座房子底下。
“快,爬上梯子!”我率先爬了上去,在窗口向还在下面的他伸出手。

他抬起头,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我。
然后,把手离开了梯子,回头走向追杀而来的机器人。

“你他妈的要干什么!?”我惊呼,不过他没有回答。

窗口突然猛然关上了。那是一种不怎么透光的玻璃,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外面枪炮的声音恍若隔世。
我拼命地试图砸开窗户,可它竟然纹丝不动。

我放弃了挣扎,回过头来观察这间屋子的内部状况。
空旷得令人绝望。
房子里除了一张木板床和两个房间以外别无其它。
去查了查两个房间,一个是厕所,另一个是厨房。
厨房的水槽里放着两个黑色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放满了各种口味的小甜饼。
后来我发现,一旦你吃完这些小甜饼,第二天(大概是过了十几二十多个小时)那个袋子又会被装满。

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我大概在里面浑浑噩噩地撑了一个月左右。
精神崩溃了。

试图了结生命,可是即使奄奄一息倒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会变得精神饱满。
死不了啦。

2010年01月31日

昨天的梦依然是战争
一开始是在田野上 后来被时空转移了
然后就类似一个个的任务一样的玩FPS游戏
但是倒醒的时候 都逃亡到另外一个公国了
不过还是没有脱离魔爪

2009年12月28日

昨天的梦是有关核威慑的.
故事是倒序的.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所在的国家和一个国家对决,最终签订停火协议.
可是在此之前,对方投放了一枚核弹

故事回到核弹前的战场
在一个硕大的建筑物里面,像是厂房,但是很特殊,所有的窗户都没有玻璃
深不见底的厂房蔓延着死亡的气息

因为我预知了核弹的即将到来
我在硕大建筑中寻找着避难的场所
地下室明显不靠谱,因为要出来肯定会有核污染

我寻找到一男一女还有两个孩子,估计是亲人还是什么
我们跑了很远,很多战壕显然不够满意
最后找到了一个很深的沟里有一种黑色的沼泽

当天边出现洲际导弹的亮光时
我拼命对同行的男女高喊跳进去
劫难将至 天黑了下来.

战后清除了核残留.
人们都在为战争的结束而狂欢,
但我心中却是对逝去的人而痛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