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8-4 关于发生在 学校的灾难末世梦

8.4

睡得很早所以是很宏大的梦,在学校里发生的灾难片

首先是梦到红色的物质感染了学校里的很多人,变得三观异于常人,我反而成了异类,在教室里赶到窒息的气氛,逃了出去,发现学校已经变得异常混乱

片段二:跟欣欣逃到房顶上,发现这里没有被感染,而且有一间屋子里有充分的物资,可以充分作为安全屋。结果冲进来丧尸,迅速把门关上,卡住了他的胳膊,拼命撕断他的胳膊,可惜两人都被划伤。考虑要不要截肢。

片段三:梦见了时空发生了错乱扭曲,自己不是学生而成了XX科的员工,跟周围的人解释没有人相信,对发生的一切从歇斯底里变成了接受现实。跟同事去学校工作的过程中发现红色物质已经渐渐减少,但在房顶依然有残留。一副灾后重建的场景。

预知新冠

四年级暑假的梦了。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使我立马想到这个梦。
我梦见家里人都在逃难(过程中)。有点类似我加入了正在过程中的游戏。
我问我爸我们为什么逃难。他说再过一年,地球会面临灭顶之灾。
我暗自发笑,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幽默的人。我以为他在闹着玩。但全家、甚至街上的人都在收拾包袱紧张的上车开车,我也不好“戳穿”这个玩笑。

大部分已经忘了。但记得几个关键的东西:
在手机上看到WHO的公告和国家主席令:一年后将爆发神秘病毒。覆盖全球。
全人类必须躲到地下避难所里待整整5年。
我承认这已经很像灾难片的范畴了。但梦里说的确实是这样。
后来梦做到坐车行驶去避难所到一半就醒了

像个灾难片电影一样的梦

梦里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还有炽热的太阳
人们没办法在阳光下行走,因为阳光太热了,热到地球上大部分地区都变成了沙漠,植物几乎没有,很多人都死了
我缩在一个破损的塔里,塔很高,没有窗户,可是有一个地方破了个洞,我就靠那边观察外面的环境
本来塔里面只有我和我的家人,但是之后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我感觉到塔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但是谁也没说话,大家都是沉默着...
然后我就醒了

逃难还没结束

我是一个逃难者
这片城市即将受到最严重的的灾难,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城市里秩序井然,红绿灯还照常运转
和父母外公外婆一起出逃,没人打伞,都只披着厚厚的毛毯
在路口过红灯,我突然很疲惫,就在外婆的腿上睡了一会,只是我知道我不能睡下去了
强忍着清醒,现在这个路口离家不远,我和妈妈要回家去拿应急用品
不然谁都活不了
到家却发现 门是开的,我走进去,居然发现家里一片狼藉
几百平的巨大的房子,到处是狂欢后的杂物,推开我的房间,是两个女人在跳舞
隔壁有3个男孩在打游戏,还吵我喊叫让我出去
我说这是我的房子,他们才走
厨房也一片狼藉,锅里炖着不知名的液体

大洪水

大洪水汹涌而来。
远远的就能看见巨大的浪头如山一般滚滚而来。
我找到一棵粗大的老树,把自己卡在枝桠间。一个女孩子看着我,哀求我拉她一把。我把她拉上来,她踩着我的肩膀使劲往高处爬,差点把我踩下去。我叫她下来,她却完全不理我。
然后水很凶猛的拍打过来,爬得很高的女孩子,所在的那根脆弱的枝桠马上断掉,和她一起落在洪水里转瞬不见了。
我差点窒息,就在意识模糊之前洪水降低了一点,露出了我的头。
极目望去,全部都是汪洋。好在这棵大树的枝桠很粗,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挡住,我才不至于被直接撞死。一具又一具尸体从我身边飘过,女人头朝上,男人头朝下……
one

灯红酒绿是诱惑

今年8月份做的梦
也许是因为刚去过,虽然没有一点一样,我还是把梦里的地方当成魔都了。我独自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看见夜空中有烟花,就朝着那边去。巨大的烟花一朵接一朵盛开,流光溢彩,我越接近,周围就越热闹,直到走到跟前我才看出那是铺满整栋大厦墙面的霓虹灯,通过巧妙的变幻组成细腻逼真的烟花画面。
搞清楚这只是漂亮的灯光后我决定往回走,没多远却突然一阵压抑感袭来,紧接着周围的建筑开始出现裂缝、崩塌,眼看着刚才熙攘的人群被砸伤、掩埋。我想赶快逃但快不起来,也许已经受伤了;只得挑看起来还不会马上塌的建筑物,扶着墙走。不过这也是徒劳,很快我也被整栋楼的倒下的半面墙砸个正着。

因为从始至终没有痛感,在半梦半醒之际我提醒自己这应该是梦,不会真的出事的……但醒了以后还是要去看一下新闻才行啊,但愿不要是什么不好的预兆才好……我才刚和魔都的同学交上朋友呢 =_=

2009年12月28日

昨天的梦是有关核威慑的.
故事是倒序的.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所在的国家和一个国家对决,最终签订停火协议.
可是在此之前,对方投放了一枚核弹

故事回到核弹前的战场
在一个硕大的建筑物里面,像是厂房,但是很特殊,所有的窗户都没有玻璃
深不见底的厂房蔓延着死亡的气息

因为我预知了核弹的即将到来
我在硕大建筑中寻找着避难的场所
地下室明显不靠谱,因为要出来肯定会有核污染

我寻找到一男一女还有两个孩子,估计是亲人还是什么
我们跑了很远,很多战壕显然不够满意
最后找到了一个很深的沟里有一种黑色的沼泽

当天边出现洲际导弹的亮光时
我拼命对同行的男女高喊跳进去
劫难将至 天黑了下来.

战后清除了核残留.
人们都在为战争的结束而狂欢,
但我心中却是对逝去的人而痛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