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和闺蜜一起去上课外补习班,被质疑是不是又在装,发现自己又忘了戴口罩,好在闺蜜知道我健忘,多准备了一个口罩。
上课的时候我和闺蜜不是一个班(她是提高班,我是普通班),果不其然还是被孤立的那个,因为学习成绩不好长得也不好看,再加上不会说话,不讨人喜欢。
大概上课快上完的时候,外面有一股骚动,病毒爆发,许多人变成了怪物。老师也变成怪物了,不出意料,我死了。
(切换视角)
A和B组建了一支团队,将课外补习班里残存的学生集中起来,闺蜜也在其中。A和B带着大家避难,收集物资,但过程中有不少人牺牲,哪怕途中吸收一股一股小团队,人数还是只有刚出来的时候的一半。
之后大家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建造了一个基地,那是一栋废弃的大楼,周围还有着不少怪物,将内部整修,打扫后作为基地,碎石瓦砾,残垣断壁成了那里天然的隐蔽点。


之后忘掉了

2009-07-16 噩梦日记 生化危机loda

我已经很久没做过噩梦了,准确的说,很久没做过梦了.自从今年4月份起.

   今天却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前天拉稀,身体一直很虚,然后和阿朱一起去喝酒.喝到大醉.吐的我稀里哗啦的,吐的我直冒虚汗.感觉全身的汗全在那时给榨出来了.没醉过这么难受过,感觉差点死在南峰山脚了.那不是酒精的问题,是我身体的问题.

  反正身体更虚了,昨天憔悴了一天.凌晨2点上床,一路神睡到下午1点半,给这个噩梦炸醒.



  梦本身很超现实,里面的演员也不是由现实中的人物扮演.视角换的七零八落,一会是主角,一会是旁观者,一会是悲剧人物.感觉真像场电影,编导是我,演员是我,摄像是我,音乐也是我(额..别怀疑,真有背景音乐,当然我现在忘了是什么).梦乃灵魂栖息之地...好吧,不说废话,开始了.



  貌似是一种病毒的传播,空气传播,祸害了整个科研机构的大楼.感染迅速,梦里面的群众演员们纷纷眼球爆开,脑浆炸出一种诡异的绿色.病毒如此惨烈,丝毫不考虑与人类共存.一片死亡的气息.



  主角(那个时候还是我的视角),和一群人在已经给全线封闭的大楼里逃窜,恐惧,狂奔,无形之物的真正的恐惧的本身.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倒下,有天真无暇的小妹子,有一路陪伴的好友,有陷害过主角的奸角,有不共戴天的仇人.都死了,死状恶心到我现在回想起来都反胃.



   印象最深的是奸角的死亡,那时我的视角变成了奸角临死前的回忆,奸角最后心软,放过了最后给主角致命一击的机会,但没人知道他的仁慈,奸角在被所有人憎恨中凄凉死去,脸色忽悠一下变成惨绿色,枯萎了下去.他喃喃自语:"蠢货,我们才是正义的"(...额,,就是这台词,,wow中毒者?).绿色脑浆飞散开来.画面继续转回我的主角的逃命.



   病毒最后具现化为人,也许是梦里的我怕了这种无形的恐怖?前面死的仇人又爬了起来,成为了肥大的,臃肿的,变形的,全身淌着绿色粘液的僵尸.(果然又变成僵尸片了么,,)



  逃上大楼顶,有直升机来救援,飞机上是几个也刚死里逃生的熟人.他们放下一条绳子,我拼命的爬上,僵尸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攀上了绳子,紧紧咬在我后面.我害怕的拼命蹬他,草绳勒的我很疼.僵持中偶尔回头,看不见飞机上几个熟人的脸色. 我发现了兜里的小刀,空出一只手努力的开始割断下面的绳子.那个时候,说多紧张就有多紧张,终于在僵尸咬到脚的那一刹那,绳子断了,僵尸想要抓住什么的张牙舞爪的掉了下去.



   我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额...天知道.命当如此,后面才是最合理的结局.



   松了一口气.单手抓着半截的绳子抬头看着飞机,表情却在那一瞬间呆滞.飞机上的人一脸懊悔的看着我,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到,他们已经快割掉在我上方的绳索,只剩一点草丝藕断丝连.原来,你们放弃我了么.绳子终于断掉.我一脸绝望的和僵尸一起堕下.这个时候画面又转到飞机上的熟人堆里,一片寂静.有女孩的声音:我..我们不能..我..不能.



  画面转回已经摔的一动不动的我,腥臭的气息爬过来.看着这张绿色浮肿的脸,看着这位生前的仇人,看着这位死后的恶兽,我笑了.什么都看淡了.我原谅你的生前,我原谅你的死后.僵尸扭曲的脸上也挤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们对笑的很开心,也许他也懂的我,我现在也懂的他.笑声顿息,画面的最后镜头是他绿色粘液的大嘴和利牙.



于是我醒了.....全身是汗..做梦做成这样一个超现实,还伦理,还有背景音乐的电影.....我自己都深刻的佩服我自己....



  惊魂稍定的我开始yy,我会不会变成僵尸呢,然后我就yy到变成僵尸的我外表很正常.然后恨绝这个世界,去救出给科学家关起来的前祸首,现在的伙伴.啊啊,这会是一个多好的题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