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8

昼梦
梦见了,呃,赫敏和罗恩。一出什么元素都有的奇幻剧。某个同伴消失了,大家关于ta的记忆都没了,我拼命想了起来,坚持一定要去找ta。罗恩开飞机带着我们飞过一片被金红的夕阳笼罩的海滩。海滩两侧有树林。
目的地也是树林。里面全部是深绿色的积水,不过只到小腿。树林并不密集,说是森林,不如说是乡间小路,旁边也有人家。
因为是麻瓜世界,不能暴露魔法,其实并不能从水面上直接走过去。但是我懒得换靴子,而且从小讨厌影响美观的雨靴,就忽略设定三人一起水上飘过去了。
尽头忽然就来到了某个地铁站。也有可能只是普通的地下通路。就先当做是地铁站吧。其实水上飘和地铁站谁先谁后并不记得了。但是到这里哈利波特的剧情就戛然而止了。一下子就变成了要和一个胖胖的女生还有她男朋友一起进地铁站。地铁站的出站口非常难走。要自己冒着掉下去(梦里地铁站不是最下面一层,地铁站下面还有不知道几层)的危险跨过去。
这个地铁站好像梦到过。因为这个出口令我印象深刻。
跨过去,出口右边有卖烤肠、面条和炒饭等的玻璃柜。我吃了两份螺蛳粉——虽然实际上其中一碗是被同行的女生和他男朋友吃完的——虽然现实中我好像从来没吃过螺蛳粉。
场景忽而又一变。在一间不算大的房间里,和几个堂姐表姐姑妈姨妈在一起。大家都要睡觉。我也要睡。开着空调。
好像还梦到了几只驱逐舰。但也只是记得梦到过。

20140713和胃疼一样难受的糟糕梦境

先是梦到和男神在一位老先生的家里吃牛排,然后我俩各种打闹把那位先生的家弄得一团糟,尤其是酱汁搞得到处都是。后来还是老先生的夫人说给我找了一份教她侄女的弟弟和妹妹还是什么,反正就是给俩熊孩子当家教的兼职。于是我就丢弃了乱成一团的屋子和她侄女(竟然是我大学一起上同一个体育选修的美灵姑娘)一起穿出那个小区,走到另一个墙上爬满爬山虎的八九十年代的家属院里,看到外面坐着、走着、骑着车的好多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女生,所以大概是放学的点儿。
给俩孩子补课好像非常愉快的样子,不记得具体做了什么就忽地一下过去了。

场景切换到一个礼堂里(内部结构看起来很像我高中时学校的礼堂),我缩在椅背里看周围人,旁边是美灵姑娘(大学认识的),前面是义叔(初中认识的)和茜儿(小学同学),再往右边的右边坐了好多初中同班同学比如LK、SZH,还有高中隔壁班的同学SJY什么的;往后看后排有初中其他班的男男女女,还看到了ex,ex旁边似乎有个女孩子,记不清了。总之是在看到ex的一瞬间我就缩了回去然后开始各种心痛,心不在焉地看了演出吧,似乎是校内歌手乐队组合之类的告别场。
结束后大家就退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鞋在前排的下面,于是我就拍义叔让他帮我把鞋递过来。出去之后也就再没看见ex。

要回去了发现前面有好大一片水,看来不走桥就要坐船过去,同行的几个人都要坐船我也没辙。就等风来,把帆扬起来,在水上嗖嗖的,风特大,船很快,我冲后坐着,看到泛着绿色的水(看起来这水真不太干净)被卷起一个大浪心惊胆战,但是每当浪起来再落下的时候都没有打到我们的小船,只差一点点而已。最后快靠岸的时候一个大浪过来,把我们冲上去,而且弄得每个人身上都湿漉漉的。可能因为之前太紧张一下松懈下来,我根本无法自己走路,就艰难的蠕动啊爬动啊终于爬到了有人接我的地方。
接我的三个人是妈妈小姨和培培(一个比我大半个月的表姐),她们仨都穿着雪纺大长裙倍儿好看,和落魄的我简直是云泥之别。然后就一起去吃饭,路过的店似乎是梦里我和ex去过的地方,到一个地方坐下之后都不知道吃什么,就开始东张西望。看到对面桌有三个阿姨,就问吃什么好呢,三个阿姨分别推荐了自己吃的饭。于是,我妈不想吃饭,我和小姨和培培大概就点了番茄牛腩、什么黄花和什么冬瓜,反正就是一个红色一个黄色和一个绿色,具体记不清楚了。
之后就醒了。

-
趁着还记得赶快记下来,好了于是我可以去复习了。
这个梦真是毫无故事性又心塞。
半夜的时候因为胃疼醒了一次,换了各种姿势才又不知不觉地睡着做的梦大概就是这个让人难受的节奏。

制服

学校要求买新的制服,并留下小票去给老师签字,会教室时会有人检查之类的。
我觉得自己有制服了,海军短上衣(我真的有这件衣服,很喜欢。),也是从制服商店买的,就打算直接会教室。
在签字教室和教学楼之间是一篇荒废的草场,里面有积水,一群学生在来回跑动。
我快回到教室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去签字,就折返回去,到了办公室却找不到小票了,我开始有点心虚,因为我没有买校服,只是自行买了一件海军领的深蓝制服款上衣。我放弃了找小票,并说我找不到小票了,买制服的店应该可以重新帮我开一张吧?那个男老师点头赞同(或者是说可以的?)然后我又去穿越草场了……
中间发生了什么忘记了,后来一个女生貌似也是出了点问题,和我一起留下来填表格,她说她帮我把我的一起填了吧,我同意了。
可是后来她填完了,说忘记填我的了并欲离开,我好像阻止了她。我们俩开始写我那份,表格是英文的,她问我入学分数,我说我怎么知道(记得?)心里回想起当年高中入学时是用我妈的教室加分入学的事情。(然后这件事情是真的有发生的,在我高中入学的时候,我常梦见我的高中和初中。)

后来场景切换到了,还是学校,我和我爸在一起,他的手臂被什么东西撞伤了,小臂的青筋尽显,说这样没法开车了,想让我陪他去车库,然后帮他换挡。

又切换到了学校草场左边的公路上,我爸和我小叔在说政治什么的。

每天都很混乱

本来都不想回忆不想写了……但是实在没什么事做所以……

首先是9点左右醒来之前的那一段,洛奇为背景
是说世界遭到破坏还是什么的,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有很多龙在天上盘旋
地图如下
http://ww4.sinaimg.cn/large/7221bb27gw1dt4nda450xj.jpg

类似一个公园,四周是铁栏杆,有一个很很很巨大(跟奇犽家门差不多)的大铁门
公园中间是一个拱形草坪,最中央比地面高出许多,像个小山坡
草坪中间是一个很密的小树林

现在因为世界破坏什么的,从天上降下很多巨大的魔法阵,有的印在地上有的在空中,在魔法阵内的人和其它生物都不能行动不能生长,然后会遭到攻击
树林已经沦陷有很多魔法阵集中在那里,草坪也是大部分地区都有魔法阵

于是我和子夜和另外一个朋友(好像是男的,穿着类似三色袍子)在公园里面,由于公园遭到攻击所有人都往公园外跑

我们跑到“通”字那个位置的时候那个穿袍子的人被魔法阵砸中不能动了,我回头想救他,他大喊不要管他了快跑

于是我和子夜继续跑,终于和其他几个路人一起跑出了公园大门,暂时安全了

刚出来,子夜突然说了什么,类似活着好烦死了算了之类的话,突然又冲了进去
我就傻了,刚出来你进去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进去之后大门也关上了,看着她跑进公园然后跑进草坪
我很想把她抓回来,于是只好翻铁门
翻到铁门顶端的时候大喊“混蛋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的
然后跳进了公园,看到她继续往树林跑

此时树林里窜出几只浣熊攻击她
我就想没事浣熊攻击力很低的死不了
她被击飞到草坪外,应该是走道上了,又冲出几匹狼……然后她就死了……

死了也不复活啊!
我就……骂了好多声笨蛋还是混蛋什么的,然后哭着扛起她的尸体(不知道怎么样)到门外……
要复活她需要坐飞机到一个什么什么地方,于是要先从公园门口起沿着盘山公路跑去运输站还是什么地方

然后我就开了半神跑路,半神还可以用轻功一下跳很远在空中冲刺什么的…………

然后我就醒了,9点多,结果继续睡
后面的就更加混乱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是说好像一开始就在飞机上,只记得一个我站在飞机里,看窗外城市的夜景,我妈好像在我背后

然后经过一系列想不起来的折腾,我和我妈,还有一大对人坐着几辆面包车,载着很多家当往一个什么城市去
好像还有很多猫和猫爪……就是单纯几个猫爪+手臂没有身体……毛茸茸的还挺可爱……

然后车队到达一个安监站,所有人货都要下车检查
只记得我妈跟我说想养猫,我说你不是怕猫的么又想养了啊
然后我妈说养个爪子还挺好的(猎奇死了好吗!)

再后来又是不相关的内容了
只记得几个画面

我和一个什么大妈在“顶好饰品坊”,真的就是这家店……里面很拥挤,好像还说是新装修过什么的
我拿着一个挂着银色的镂空雕的正方体的橡皮筋在看,感叹还是国内好头饰都这么可爱
但是那个立方体上好像有什么瑕疵店里也没有第二个所以没买

那个商场里还有一个酒吧还是什么的,反正很小就一个私人档口门面那么大
今晚有特别节目两个基佬跳舞
副本里的“我”一直在顶好里面,然后就直接出了卖场,没有去那个酒吧
但是有那两个基佬跳舞的画面……

从卖场出来之后外面是晚上,下大雨,城市街道都非常陌生
我冒着雨往一个方向跑,然后雨中出现我妈撑着伞过来接我
我走进我妈的伞里,剧情又回到了车队在检查站……

最后再回到我开着半神在盘山公路上用轻功……

没了……

回籠覺

一開始好像是說我下午的兼職沒去,不知道為什麽
一般來說沒有請假也沒跟人換班就不去會拿處分,但是居然沒處分,後來才知道是有人換了我的班……

於是當天臨時知道要去上別人那班,居然是夜班還通宵……
只好勉強去……

工作地點……很像學校飯堂的洗碗室,有一個傳送帶從外把用完的餐具送進來,然後擺好放在籃子上放進洗碗機

一開始我好像是在撿盤子什麽的,後來突然變成了我在畫圖囧

從傳送帶拿到客人委托然後按要求在紙上畫圖什麽的……

於是我就拼命畫啊畫……
我旁邊站著一個(現實中)打工那裡認識的女生,她站我後面看我畫,過了好一段時間終於不爽了,就說 “應該模仿客人的畫風才行啊!”
然後拿起紙臨摹了一張小足球……

我好像沒什麽反應……繼續畫我的……


後來是另一個故事,好像是有個土豪新手叫人幫忙過G3最後,於是我,我媽,我伯母就去幫忙囧

來到一個天昏地暗寸草不生的荒野,中間發生了什麽不記得了,最後好像是boss已經打完了,出現幾隻小怪,鹿……

於是土豪新人開始清小怪,我也在遠處幫忙清
印象中兩輪旋轉,或者穿心+旋轉一次可以幹掉一隻

至於我媽跟我伯母……我媽完全不知道在幹嘛,伯母突然翻出一大堆吃的,然後開始說羊奶起司還是什麽東西,反正有羊奶二字,但是外形……是蔥囧||||

我就繼續清小怪,無論清了多少總是會刷新……很無奈……

後來不記得是誰,把小怪都引到懸崖底下,然後我在懸崖上放爆破……

然後伯母還在說那個羊奶什麽,就醒了=。=

20111216

前半部分的梦又忘记了,只记得后来跟小鱼一起过什么节日,然后到了一家KTV,是在楼上的。有很多人都在这里玩耍,中途碰到了以前公司的同事FHC,然后寒暄了几句。最后我跟小鱼来到包间,她说想吃坚果一类的东西,我便跑出去四处找。唱完歌后我们一起去楼下餐厅吃饭,旁桌坐的人都挺熟悉的,有两个人点了很少的菜,后来被另一桌人笑话后便又加点菜,大家都欢声笑语的,其实就互相调侃,应该都是认识的人。
       回到家后看到二表叔到我家楼上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找我,我没进屋往大路方向走,路过他家看到他爸,叫了声。他爸问我看到他儿子没有,我说看到了。后来又跟我讲说谁谁不太高兴我,可能是因为我妈妈没有把我打算开店的事告诉谁谁,我很奇怪。

111013

  昨晚的梦是偏三次元的第一人称视角,主要人物是偶和堂妹,以及可以确定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分别作为同伴和敌人的两个男人。能记起的两个主要场景是堂妹的家和大街上,而且在大街上看到了来接偶的姑父上和姑母上,但是因为敌人就在附近所以只能把自己低调地趴在地上不敢相认……
  说实话每次做第一人称的梦都让偶觉得自己的被害妄想症不要太严重……这个梦应该还有其他的细节……但是临醒前一次异常猛烈的腿抽筋让脑子被下意识的【腿伸直,脚趾上勾】的应急处理措施和【疼疼疼疼疼】给充满了……于是差点全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