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期待赋予了我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个工厂里面,在里面干的活只有配餐,就是拿一个盆把吃的什么的玩里装,就干这活不知干了多久,突然有一天,突然对房间外面有了兴趣,走到房间里仅有的一扇门前,发现有人在敲门,突然想起,这个声音它一直存在,也就是说一直在敲门,但从来没人回应,我往后看了一眼,同事们都在热火朝天的工作,我的位置上已经积攒了一堆盆了,我伸手想去开门,但是旁边的同事突然说:“还不来干活吗,你的盆积攒很多了,工作可能你完不成了”。我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了个从来没有过的想法,如果我完不成会怎么样?虽然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还是去回去继续工作了,就这样工作了不知多久,我忍不住去打开了那扇门,门里面是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台机器,机器的显示屏上只有一行字:“你的期待赋予了我”。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就静静的等着,一瞬间我意识到了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女的,我能感到她的迷茫,我能感到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她也没有去想她为什么会在这,然后有个同事进来了,说看来她什么也不会啊,就说交给你了,你带她。让我去带她,我同意了,当我带她去拿盆的时候,她却拿了碗,我感到震惊,然后装菜时她总是选错,我内心感到一阵悲哀,不知从何处而来,我看到我记忆中,我坐在海边沙滩的椅子上,旁边是个老头,我笑着对他说:“这就是我的经历。”然后我就醒了,我能看到这女的很多记忆,但这似乎又全是我的过去,这女的在梦里挺傻的,又好像是我的妹妹。

梦见去世的父亲回来了,对他有责怪之心。

我梦见我爸(已故)回来了,我和我爸在我姑丈家里帮忙(好像是收割稻谷)。我们都干活干得很累,然后就随便在地上的凉席睡着(晕晕乎乎)的,后来我们干完活了,我和我爸准备走了,我在路上问我爸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他说他在黑龙江打工,我问他工资多少,他说3000,我说一个月才3000啊,他说两个月。我就想我爸太愧疚我和我妈了,10年了才回一次家,肯定是在外面有人了,而且也很废物,两个月才挣3000块钱。后来梦醒了。

一觉两梦

①我下班了,但没有回家,就在外面逛呢,总共去了两个酒吧,到小区门口都晚上三点了,小雪和我奶在小区门口等我,我和小雪望她们那边过去,和他说了点啥,然后我就拐回来了,我奶还在前面等我,我就叫了一声,最后就和我奶回家了。
②我和我爸我姑妈在一个工作单位,我们下午放学送班里的幼儿回家,有一个幼儿回家晚,我和他们一起等到晚上快两点,园长说我们辛苦了,第二天我们也没请假也没有去上班,早上我们还在家里自己弄地砖缝,然后我头疼,估计是没吃早饭低血糖了,我起来超级难受,只好去吃了一个超级小的糖,中午的时候我问我爸今天还去不,我爸说不去,给她那么拼命干啥。然后外面下起了雪,我们家的猫在窗户外面玩呢,我妈怕他掉下去就带了进来,我侄女的叔叔来了,在窗户外面的平台站着,我抱着我侄女隔着窗户和那个叔叔玩了一会,然后他进来了,进来了就问我大姑父,她是不是全都知道了,嗯,就是的,这个也确实瞒不住呀,叔叔很生气,认为不应该说。(我也不知道知道了啥)

在很远的北方

奶奶最近很暴躁。
厨房位置小,爸爸把耙地机停在了里头,她使劲儿把车往墙边挤,油箱差点蹭瘪了。还在机头旁边开煤气罐点火煮东西
好生猛的点火方法,煤气罐直接拧开,点火,然后煤气罐倒立,火直接喷进灶头。跟奶奶的脾气一样生猛
奶奶和爷爷的关系真的很不好了,比我印象中恶劣了不少。爷爷过来用灶头煮东西,奶奶骂骂咧咧掀了他的粥,爷爷也骂骂咧咧回了房间
饭菜做好的时候,爸妈回来了,奶奶也在和爸爸吵架,我和妈妈劝不动,难过。不过倒是安全吃完了一顿饭
锦又来了,他是隔壁村和我一个小学的男生,可可爱爱那种。最近老是和他兄弟一起开着他那辆小货车来我家帮忙
半夜,我看见奶奶翻来覆去,终于还是下床找到了爷爷房间,小心翼翼地问他饿不饿。爷爷也小心翼翼地说白天不应该和奶奶吵架,他称呼奶奶的时候用的是“亲爱的”
我不是不知道锦是冲着我来的。可是我在等,我有男朋友,在很远的北方,我在等他回来。后来,家里人介绍了个有点卷头发的小哥哥,对我也很好,叫柒。可是我不能答应他们,我在等
他终于回来了,来看我,可是他好忙,忙到有些冷漠,看着我的眼神总是带着无奈。他又走了
爸爸想喝酒,让我去爷爷那偷偷倒一些花生酒回来,他跟爷爷关系也不好。爷爷说,锦是唯一一个,去他那里取酒,会问他,而不是直接倒了就走人的。爷爷还说,锦生病了,活不了多久了,他对我们家那么好,嫁了吧。
我的家没了,家里人不放心我独自一人,把我嫁给了锦
没过多久,他去世了,我总是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家,不停地往殡仪馆棺材铺跑,身后跟着三只大狗两只小乳狗
锦死了之后,我直接预感到了柒因为我的瘫痪,他不好意思再见我,最终也会很快离开人世
我在后墙找到了摔倒的柒,旁边是一颗剥开的笋,他就像那颗笋一样残败不堪地摔倒在那。我捡起来那颗笋,把他扶回家里。我跟他说,娶我吧
柒总是担心拖累我,但是是我对不起他。他因为我变成这样,但是我的心里仍然没有他的位置,嫁,是因为要补偿。而且,一个人太难熬了,他也是,我也是
隔壁家叔叔又过来了,劝我不要老往丧葬的地方跑,不吉利。他是在说我一家人,说锦,也在说柒。我笑了笑,跑习惯了,不过,不去就不去吧,柒可要陪着我啊
身边的人走了,等的人不回来。我开始厌恶身边的所有活物靠近。带着柒进门,旁边的小狗欢快地挤进屋子里,我面无表情地把他们一个个赶出去,即便狗子们黏惯了我一直往屋里钻,尽管我赶它们的时候它们也在呜呜的叫,柒也劝不动我。明明,以前我很喜欢他们的
可是,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找我,要不,你再也别回来了,因为我已经嫁人啦

星期天沒寫作業和親友去旅行

我和家人朋友到了一個類似教堂或宮殿的地方, 那裏的天花板數十米高, 牆壁和天花板都是由帶着棕色木框的透明玻璃組成, 從裏面看向外只能看到藍色的天空, 此外空無一物。那裏的景色十分壯觀, 我看著也忍不住在心裏感嘆。

夢裏的設定是星期天, 我的作業還沒寫完, 於是我很着急想回家。但我的家人朋友拉着我去看電影, 我又不善拒絕, 只好跟着他們。

我們走到地鐵站坐地鐵前往電影院, 一到達售票處便看到有很多人在那裏, 正當我們準備進入電影院內時, 我忽然回想起之前的夢(在夢裏回想夢www), 感到不安

然後夢就結束了

真实事件2

2022年3月14日著
今天来讲一段尘封很久的事情,我外婆一共有五个孩子,四个女儿一个儿子,我的第二个姨姨因为癌症已经去世很久了。姨姨很疼我,很知性的一位长辈。但在姨姨生病之后一切都变了,她变的爱闹爱作妖,总是觉得家里人不给她看病不给她吃药。但那时姨姨已经是癌症晚期了,吃药、化疗只是平添痛苦罢了。
以下是我外婆形容后我自行整理的。
在我姨姨去世后的某一年。我外婆去姨姥家还是什么亲戚家。老人家嘛总是睡的比较晚,夜里我外婆看见床头边儿上站着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人,那个人很矮,身高约在一米三左右,衣服袖子很长,都拖地了,背后的领子套在头上,像一个大三角形似的。
外婆用手捞了一下,没捞到,便把姨姥叫起来说“地上怎么站了个人啊”姨姥说“没有啊”至此外婆也没有在意这件事。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第二天早上,外婆像往常一样出门,路过门口摔倒了,胸口那里摔出了黑色的印子,也不觉得疼,重要的是姨姥家是没有门槛的...

无题

是一个休假的日子,吃完晚饭,我在家里走动休闲。

老妈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边看着一边说我以前的高中同学现在都在本地混得各种好,很休闲啥的啥的。

我不在本地工作,很生气,就质问她难道我现在工作不好吗,我在的公司难道没有牌面吗。

老妈反问我有没有女朋友能不能结婚啥的。

我直接气得摔门出去,说再也不会回去了。

出门之后气哭了,感觉家里人真的很少认可我的努力和我努力的成果。

身上还有手机和钥匙,我决定打车去机场,直接飞回我工作的城市,再也不回来

睡不着了

梦见去世的奶奶来找我了
看不清面容也听不清声音
她说明天早上要给我一份东西
我们来回紧紧拥抱了3次

可恶的男朋友

我、爸爸、男朋友在吃饭,爸爸在和我们说一些特别有趣的事情,大家都非常开心   男朋友这时对爸爸说了一句,吃饭就好好吃饭 我就醒来了。还有其他的话我忘记了  反正态度非常不好,要去打死男朋友了~

想你

在梦里,忽然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有说有笑,就和往常一样,一开门,就看到爷爷(爷爷已经去世多年)就和生前一样,在厨房洗着米探出身来看了我们。我瞬间在梦中泪崩了,说不出话来,爷爷拿着电饭锅的内胆,也很触动,问我,有没有想他。
我在梦里哭得太激烈,就哭醒了

电视剧一般的反转长梦

在梦里,我们搬去了一个偏僻干净的城市 有像宫殿一样奢华的好几层的家 你把其中某一个偏厅改成了中餐厅 在我们家门口放了左右两台复古电视机反复播放简单的广告说里面二楼是餐厅。
我俩的工作都不错 有公司抢我给我提工资提了好几轮我才最后答应去,当地人从此一直眼红嫉妒讨论我们,说我很没有职场道德,一直想改我的工资改来改去说不定。我有天在路上拦住前面一群在高声议论我的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人说,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不是我要变工资,是他们提了工资来抢我,我们都是差不多的年轻人如果你被别人这样误会你会不会很难过。他们假模假样地说哦!原来是这样!!!

又过了几天我约了些好朋友来家里玩。他们来之前你在家里会客,你的朋友我都不认识,他们又在餐桌上酸我,你完全不帮我说话还跟着一起开我玩笑,我很生气说我不吃了往屋里走。有朋友已经到了我家,还有些别人迟到了。忽然天上地下狂风大作整个天变得很黑,才刚到的朋友们就说不行了变天了要回去了,其他人也说要走,我拉着大家,说在我们广东,台风天见得多了这有什么我们呆在家里很安全啊啊啊啊啊
没拉住大家,都说要回去,就各自开车走了。我很烦躁因为也不想回房间跟你说话还在烦你,就说那我自己出去走走。于是我顶着台风天往外走,在一个巨大建筑的屋檐下见到我高中男同学在抽烟,他让我来聊聊,聊天内容无外乎就是说我条件可以的要再想找别人也不是问题。我们聊天的时候还有远处几个大妈在远远叫我们都回家,“台风天啦不要在外面!!都回家!!!”

聊完我一边想一边慢慢往回走,雨停了风停了城市变得清晰,我却怎么走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走了好远好远,试了好多条不同的岔路,就是找不到那个门口放着两台复古电视机的城堡了,想问人,觉得人躲着我,路上的人我也都不认识,感觉不是原来那个区了。我就一直找啊找啊走啊走啊看啊看啊…

又过了好久,感觉某条街上有个阿姨在小心翼翼地看我,我鼓起勇气很礼貌拘谨地问她,请问sy家是不是在这附近。她犹豫了一下,说是,我说那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找不到路了……阿姨说好,说反正那里没有住人了开放给大家参观,我心里咯噔一下…她带着我很快就找到了我家,一切还是我离开时候差不多的样子,浮夸的紫色沙发/各种装饰/三层楼的宫殿,除了门口两台复古电视机不再播放餐厅广告。一楼有一些人,看到我进来都愣了,有一些小孩在玩耍。
我满心疑惑地跟着阿姨参观,当年的中餐厅关停了现在是一片漆黑的偏厅。参观到某一个客房的时候里面有七八个当年的钟点工/保姆/助理/厨师长还在,看到我进来全呆了。我说……sy呢,这里怎么变这样了 人呢??
有个人回答我说 “sy在你离开后没多久就去美国了没有再回过来……” 我???????? 我说为什么他不找我???? 发生了什么????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说话,我信心满满地说 我们会复合的,复合了我就还是这里的女主人,你们帮我我到时会特别照顾你们的,求求你们了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其中两个下人被我说动了,领着我去一个个房间说当年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碎片被慢慢拼了起来……

原来当年台风天你的会客是约着一些精神疾病专家来偷偷给我会诊,假装是朋友来吃饭,其实已经约好了美国医生视频电话要帮我诊疗,说我有精神疾病自己不自知……台风天来的朋友们发现我精神不正常都害怕了要走,不是因为台风才走的…我太抗拒做治疗了感觉到要被抓走,想你怎么都不帮我 我没病!台风那天在一楼客厅跟你生气就直接离家出走了多年未回………你看我离开了就也没坚持找我,把家里关停了收拾了彻底离开了这……我们有一个小孩但小孩身体也很不好一直卧病在床我离开没多久之后他就去世了。门口我进来时候看到正在玩耍的小孩是我的孙子………

没想到啊,我现在都已经六七十岁是老太太了……我想这么多年,不知道你在美国自己过得好吗,老头子还活着吗,你当年是真的有爱我吗,为什么从不来找我任我自己在外面流浪,不是说好了是彼此的真爱吗…………就这么想着想着哭出来了好难过……

我坐在宫殿门口嚎啕大哭,突然四处有礼花爆出来有人冲上来抱我说congratulations!!!!! 杀青了!!!!!! 我他妈惊了,仔细一看周围群演里面有余文乐/林更新 坐在复古跑车里开着啤酒。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抱我的人一把扯下我头上灰白的假发往漫天飞舞的彩带中扔,说杀!青!了!!!!

:) 我醒了,转身掏出手机给你发这条长长的因为睡前看顶楼看到中毒的梦境:)

食物

#1
入夜,和美女朋友一起穿过泥泞潮湿结构复杂的赛博城市,上下求索找亮着灯的路边摊挑炸串吃。

#2
家里好像宽敞了很多,被爸妈变了陈设位置,搞得我在自家走路晕头转向。妈妈煮了速食面,是很好吃的台湾刀削面。我吃了一口撂下,在家里转了几圈迷了路,掏出手机上网冲浪,提了几个问题还被佳鸽回复了,超开心。
再回到餐桌前,面已经变成了两碗,和之前吃的不太一样。问刚回来的我爸,他说吃过了。我就坐在面碗前狂哭,不知道在哭什么,但特别委屈特别伤心,直接哭醒

波伏娃

梦见自己收了整个班级的学生卡,带回家分拣归档。拜托妈妈和其他家长微信沟通,说到一半看她情绪激动,发现一个家长跟她吵起来了,言语多有辱骂。

我也很生气,就接过手机和对方对骂,话越骂越脏。可我渐渐上不来气,呼吸困难,吼人时中气不足…渐渐知道了这骂架涉及到些我妈年轻时住农村平房的往事,我虽然不懂还是坚持半蜷在床上打字骂人(虽然我好像莫名其妙现实中并无这档事)。

骂架花絮:我得知她没让孩子在小时候接受正经学校教育,我大骂她脑子有shi孩子生在她家好可怜,对方甩手出来一张她家小孩在巴黎政法的照片…我…

骂够了对方,抬头看见床上还有个约摸一岁的小男孩,长得蛮丑,一边哭一边吐。我就伸出手拍拍他帮他催吐。可他吐得厉害,我于是抱他出去。在走廊看见了爸妈,看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和妈妈差不多大的女人,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妈妈说,那是她朋友,我手里的小男孩是她二胎。

我立刻有点生气,问我妈你知不知道她们这样一姐一弟的典型结构对姐姐来说代表什么,我妈说知道啊那又怎么样?此时小男孩适时开始喷尿,喷我一身又背后一墙,我爸喊我快去带他洗:我气不打一处来,把他怼到洗手池里洗了半天,等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莫名其妙把他洗死了。

虽然梦里不怎么愧疚,但这我很难办啊!于是我趁大家不注意把他拎进书房,打算造成他自己在玩不小心一头栽倒摔死的假象(啊这,也并没开脱责任吧…)把他摔在地上,迅速像洋娃娃似的裂成几半。

我关上书房门,到客厅和他们聊天。

我咬妈妈耳朵:「要和女孩做朋友,你朋友这样不该」
我妈:「有什么意义」
我:「…」

我就拉住女孩聊天,从学习聊到梦想,又看她的指甲。她做了很夸张的美甲,各种坚果饼干形状的,很逼真。我夸漂亮,她回我「可以吃的哦」,我就小心掰下一点尝。脆脆甜甜,确实好吃。

我站起来对我妈那朋友大声说,这样好的女孩,该醒悟过来给她最好的资源和生活。对方很不屑的样子,所以就这么吵了起来;我很激动地比比划划,说她很聪明怎么不能送去好学校,讲到女性权益,一直讲到马列,讲到没什么神仙皇帝人类的历史该由人类自己创造,又出现了吼人时喘不上气,发不出声音的情况…于是生生把自己憋醒+气醒了(。

p.s. 午休睡前在看《法人》对梁波的采访,是真的气到了,怎么口口声声禁止代孕却让代孕机构招摇过市接受采访

杀人案

第一次 我偷偷打开父母房间的门 爸爸在第一个家(上上个家,三年前就搬走了)爸妈房间的厕所里面拿着刀准备杀了我妈 我很害怕 去故意打开房门制造声音 我爸就住手了。
第二次 也是一样(记不清了 但是我妈好像是睡着状态) 被我抓个现行 但是我只敢跟奶奶讲
我把刀偷了过来(真的特别锋利 造型也很奇怪)放在我厕所的窗户外面(我当时真的很怕我爸晚上又把我妈杀了。。。
在大家有次聚会时我把这件事说了出来(他不在)
我跟我妈一个比较要好的闺蜜说了这个事情 把所有证据都跟她说了 他也给我提了意见
场景好像就跳到了执刑场(? 我爸中间 大家都在指责我爸 我也是 一直护着我妈 然后一堆人帮我说话 (其中好像还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明星)
然后画面就变成灰白 应该是回忆的部分 地点很像欧洲那种修罗场?所有犯人坐在一个边边上铺着毯子 一个男犯人扔了一个什么东西到前面 让旁边的一个犯人小姐姐帮忙拿一下 小姐姐不愿意 男犯人就生气了 准备把她杀了(此过程中一直穿插手枪上膛的镜头)
然后我就看到那个男犯人(有点帅!!)去拿了那个东西
最后就是回到现实 我的潜意识好像一直把我爸和男犯人联系在一起 但好像不是一个人?
我爸拿出手枪 把帮我说话的人全部杀了 包括我。

20200131

我正在参加某种非正式的长桌聚会,我坐在木质沙发的尖角上,我旁边坐着最近当红的大明星。我叫做vivian gao,我是知名的研究型学者,对面几个鲁莽粗鲁的中年男子不屑一顾,开始谈论起火锅和麻将。我和大明星面面相觑,准备离开这里。转眼间我回到外公外婆的乡间别墅,她们正在准备年夜饭的宴席准备开席。我看到桌子上摆放着我妈用礼品卡购买的坚果礼盒,“如果你不说,她们绝不会给你。你说了,你就可以拿走。否则她们会把所有的坚果都留给男孩子。” 我于是乎气鼓鼓的离开宴席,溜达到礼盒区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拿走。
妈妈和我在逛街,她想吃肉松青团,第一家店的老板娘完全听不懂我想要什么,她给我称了些肉松和烤鸡便想要让我付钱,我转身带着妈妈到另一家。另一家老板娘说现在买青团需要提供自己的身份证明,我拿出了过期的学生证,不够,我从书包里翻出我的毕业证。

11.16

长得像妹妹的女孩邀请我去她的家里,她住在地下室里,油腻的墙面,昏黄的灯光,诺大的起居室里挤着四张双人床,四个不同的家庭的主人正在伸着懒腰。我继续向着内厅走去,却柳暗花明是一处阳光明媚的花园,绿树成荫。我思念弟弟妹妹,准备带着他们去攀登长城。最后是弟弟和我登上长城,我正在给他拍照,我发现他瘦了很多。而后我听到后方我的母亲和我的舅舅正坐在石阶上,舅舅正在打着口哨,却不愿意停下来。周围人都在看着他。

姐妹

最小的妹妹ada刚刚出生被我抱在怀里,我的第三个妹妹ning来找我和ada,突然间ada长大变成了一个小女孩。未来的老公和我在房间里,旁边突然出现一对夫妻让我们试试看新的体位,我觉得那是对女性的冒犯(demean to ladies)

洛可可 孵化器与乡村实验

做梦也好累哦~
1. 我穿着cluadia prodiet的卡其色风衣和黑色打底裤,我看到脚下厚重的黑色高跟鞋;爸爸妈妈问我准备去吃什么,我看出他们俩只想在街边10块钱不到的海南小吃里应付差事,但我还是欣然接受,把身体上价值3000多的衣服挤进油腻腻的食铺里。那天下着雨,有一桌挤满了外国人。我们了解到那是法国知名主厨带着他的儿子,妈妈问我去法国的时候有没有吃他的菜。我说也许吃了。他热情的招呼我们参加宴席,我没想到小小的海南鸡饭还能摆上数十道精致的菜肴,对面穿着19世纪洛可可风格的公爵夫人完全不介意我把她们拍下来。
2. 我坐在床上(之前应该是赤身裸体的和魏先生温存,我看得清楚他皮肤上的细玟和眼皮下深邃的黑眼圈)有三个胖胖的猥琐的侦探坐在我旁边,旁敲侧击地询问我们刚刚的情况,类似于“深入浅出的交流”之类的,疑似怀疑我是prostitute。我狠狠地瞪着她们,什么话都没有说,而后我的老板来了给我布置了新的任务,应该是写新的timetable,我在纸上记录了很多的笔记,还画出重重的圈,老板们走后,我的心理医生(美丽慈祥的女士)坐在我的床边,“你都写了些什么?” “我感觉很好,在学习新的东西仿佛进入了新的人生阶段。”
3. 我门每个人都躺在灰色的孵化室里,我起床上卫生间,看了眼镜子里皮肤惨白眼神空洞的自己,卫生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坐垫很高,我没办法立刻坐上去,陆陆续续外面传来很多脚步声,doris走进我的空间,强行和我抢,我很厌烦地咒骂一句离开了。
4. 我出门,穿着金色或者粉色的旗袍,我看到曾经lse阶段的“好朋友” zxs和lsq,她们也都穿着旗袍,应该是黑色和暗红色,依然在畏畏缩缩只言片语,她们在议论一位出身高贵却不讨人喜欢的千金大小姐。她正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她穿着青花瓷式样的旗袍,她告诉我近期读过的一篇文章,我茅塞顿开,醍醐灌顶,觉得她并非旁人眼中的模样。
5. 我再一次路过慈湖乡下的小道,我正穿着大红色的上衣,后背是蝴蝶结露出的形状。我躲在别墅后面的一排果园里,我的外婆似乎看到了我,扯破嗓子般的喊我回家,我看到了她消瘦的身形却扑通的红色的脸蛋,像极了我衣服的颜色,然而我很决绝地不回头,走出果园,隐匿到天空中去了。

夢境中的人和物都變成兩個了!

醒來這麼久,關於夢境的記憶很模糊了,只記得在家和母上大人聊天,才知道白天的老爸和晚上的老爸居然是兩個人?晚上的老爸是本來就有的,事業發展一般,白天忙忙碌碌,晚上回家休息;白天的老爸是後來才出現的,職位更高。但是就算是同一個人有絲分裂出來的個體,經過多年的生活與生長也會有很多不同,然而兩個老爸從打扮到氣味到相貌甚至面部的一絲皺紋都一模一樣,雙方還互不知道對方的存在,完全無法理解,只能猜想是記憶分裂成兩個人了……

然而夢境中也有很多東西分裂成了兩個,在我的記憶中本來都是一個的。不過因為起床太久,記不清具體的內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