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久违地接到了同学的电话,说是要和初中同学们聚一聚。明明是不认识的号码打来的,我却毫无根据地坚信这就是以前和我关系很好的A。第二天,我到了他给我的地址,并没有发现类似于餐馆一类适合聚会的地方。

这时候,我看见了路边停着一辆公交车,里面坐着好多人。我走上去了之后,司机把门关上了。好多人和我打招呼。他们虽然和我很熟的样子,奇怪的是,我印象中并没有这么一些同学。连“班主任老师”都坐到我的旁边,问我最近怎么样,在美国是不是一切都好。梦中的我这样想着:“还真是个奇怪的梦啊。”

然而,从这里开始真的变得奇怪了。司机突然放起了诡异的音乐。要说有多诡异,我只能说充满了不和协的和弦,节奏可能也是7/4之类的少见节拍。那个班主任老师也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就像Obey the Walrus里面的舞蹈一样。「これ、やばくない?」我的心中这样想。

我的心里已经很恐慌了。找了个借口的我赶紧下车了。我满头大汗,喉咙发干,想喝水。向前走了走,就看见了一家门庭若市的百货商店,很多人牵着小孩走了进去。我赶紧走了进去,空调让我发冷。看了看周围,奇怪的是商场里的人很少。走到三楼,我终于发现了一架自动贩卖机。

我扫了一下信用卡,掉出来了一罐健怡可乐。罐头是瘪的。我又扫了一下,这次的罐头不是瘪的。我打开尝了一口,味道很奇怪。我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之后,流出来的是咳嗽糖浆一样粘稠的、红色和黄色混合在一起的液体。“这真的不太好”,我想到。我抑制住了想要尖叫的冲动,三步并作两步从自动扶梯上走了下去。走出大楼的一瞬间,我意识到这不是我来的时候所看到的景象。我不知道为什么,身处另一个街区。

“这一切都是梦。”我知道的。我做梦的时候,通常都知道自己在做梦。接下来只要等时间过去。

街的对面走来一个男子。离我大约10米的时候,他好像突然看见了,朝着我狂奔过来。我被吓得愣住了,就这样站在那里。他带着害怕的表情对我说:“你也发现不对劲了吧!我也是被困在这里的。“

変な夢を見た!

做了一个不断有人死去的梦。

    梦里我是一个短发的妹子!和弟弟,以及一对中年男女(应该是父母?)一起旅游(大概),去了陌生城市里的一座电影院。
    先是弟弟被杀了。倒在影院有着金色扶手的走廊上,走廊的地砖是透明的,可是楼下没有人向上看。
    我没有哭,只是觉得很害怕,下意识地认为杀了弟弟的人还会行凶。身边疑似母亲的女人哭得很厉害,我一个劲地向前跑,疑似父亲的男人一脸焦急地来追我。
    女人大概是等不到我们,就一个人先回了住处,也记不得是公寓还是酒店。然后女人也被杀了。
    和弟弟的死亡不一样的是,我目睹了女人死亡的过程。女人当时把脸捂在被子里哭,被一双手勒死了。直到凶手把女人摆成半坐半躺的睡姿,盖上被子,我都站在床前几公分的位置看着。距离非常近,近得就好像那双手是我的一样。
    但是后来我和男人一起回到住处,一起发现了尸体。男人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发现女人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我明明知道她死了,却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开始哭。一直哭一直哭。

    最后男人也死了。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的腹部插着一把刀。我立刻去翻自己的包,放在里面的刀不见了。可是我的包一直由我拎着,也没人翻动过。



然后我就醒了。梦里流了那么多眼泪,实际上没有哭。(倒是流了不少口水_(:3」∠)_

2012年8月30日

昨天的梦中梦是从  @bfishadow 老师的一次经历开始的.
大致是 @bfishadow  老师参与了一次野外的营救活动, 后来解脱后分享了他们故事和线路

而我参与了一个团体, 打算跟随 @bfishadow 重走/刷一遍这条线路.
一开始沿着城市边缘的宽广河床. 在去目的地的过程中到了一个村落.
被暴雨和深深的水坑困住了, 团队决定在村落和老乡生活.

生活在村落里, 却发觉经常见一个老乡家的窗户上经常有一个紫色和尸色的女孩.
看了几次, 我想了想, 这丫应该不是一个活人啊啊.
我就向正在做饭的老乡表示了疑问, 老乡说在南屋有个棺材...

后来事情越来越蹊跷了, 老乡摊好了煎饼居然不给我们, 表情很诡异....
我们打算离开村落, 而老乡不许... 才发觉其实这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

最后我选择弃梦, 但在上一层梦里很懊悔证件落在他们手里了...

梦20111210

很久没有做恐怖的梦了。
     昨晚梦到自己在一家公司上班,后来来了2位新男同事。其中一位长得很俊俏(A男士),另一位长得很凶煞(B男士)。公司安排了一个项目,到一乡村里开展调查。就在这期间,A与B便对我表示好感,当然我肯定是比较倾心于A。之后,B便开始追杀A,可是由于A的力量确实不如B,后来也就离我远之。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梦到的是自己,可后来那角色确变成了李小璐。再后来记不清是遇到了什么事,总之B开始四处杀人。当我回到家里时,打开门的一瞬间,发现里面还有一头恶狗,吓得我撒腿就跑。还没跑多远就听到一女同事的叫唤声,我又马上跑回去,原来B正准备杀了她,我立即上前阻止了他,这才算松了口气。
       第二天我们到了一家寺庙,以为在寺庙里B就不会那么猖獗了。大家都躲着他,我当然也不例外。就在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不巧又被他撞见了,此时我便想,这下肯定完了。然后二话不说直奔寺庙的楼梯,并试图找到一个藏身之所。就这样东躲西藏了好久,被逼到了寺庙的顶端,已无处可躲,看来只有纵身一跃了。只见B一脸坏笑,就在我不知道是生是死之时,我醒了。。。

      PS:回忆有限,并不完整,中间还有很多情景现在都记不住了。

無有恐怖

睡前看了聖嚴法師的書,書中提到人在修行后無有恐怖的境界。

於是我安然地睡下,做了挺恐怖的夢。
夢中世界一片黑暗,我坐在狹窄的床與牆壁之間的走道上,默默感到惡靈就在附近。
剛開始想著要不要找母親幫忙,結果卻決定自己解決。
於是在念著“唵嘛呢叭咪吽”,一遍用手勢施法。
結果卻還是包圍在一片黑暗之中。

後來我醒過來,時間大概是晚上四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