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齿粘着牙套掉了

环境很昏暗,好像身处的地方有两栋楼。然后有从中间数第四颗牙齿掉了,牙齿上还粘着一个钢牙套。然后还能把那一根钢丝抽出来。我去找医生处理。在隔壁那栋楼的两楼。很昏暗,好像两楼同时还是游乐场,最后也没找到医生。

病菌,科幻

大学一帮子人,大家在饭店门口排队吃饭。排到我们进去后,这个桌子正好是靠在厨房出菜的地方,我们人也多,就说换一台。然后移到了旁边那一桌。那个桌子后面有个门。突然之间角色转换,我们所有人都拿出来了氧气面罩,把全身用防护服掩的严严实实。

进去之后,发现还有一道门,应该是为了双保险。走到最里面的房间,光线很暗。地上有一些圆圆的小鼓包一样的东西,还有像粉丝一样的蚯蚓生物在扭来扭曲。领队的说这些是什么病菌,有两种药能把他们杀死。我梦里看得很清楚,是两个paccf- 开头的单词。然后我也拿出手电筒开始看,墙壁上全是记载病菌的文字。

突然我发现最大的那个蚯蚓一样的生物往外钻了,我也没拦住他。我心想,不会电影里外星生物入侵地球的事情要发生了吧。还好,外面那道保险门还算坚固,没让他逃到外面去。

后来我们发现这些生物会自己分裂,地上已经快没有我们站立的地方了。而且似乎还喜欢追我们。由于我们还没弄清这些东西是否有危险性,大家急急忙忙的的跑了出去。

梦里还在写代码学数学

竟然在梦里还在写代码学数学,跟关键的是醒来后还记得这个公式。 趁我还记得实现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哈哈镜一样的天空

首先我们在一个房间里,包括我总共有三个人。我们好像是要解谜然后走出去。手上拿了一个魔方,但缺了好几块,然后要把它拼回原样。我在床底下看到了一些零散蓝色透明的魔方块,正好我们三个人其中有一个人会还原魔方。他很厉害的把缺块的魔方也大致拼回去了。然后我们把搜集到的一个一个装回去,但始终找不到最后一个。这个屋子很破旧,家具椅子都是木质结构,都是灰。这个梦就这样过了。

下一个梦先描述场景:
地点在5楼的老家中,白天,阳台对面能看到一个很高的的高原大土坡。为什么说是高原呢,因为他的山峰是一条平行线,上面还有基站,雷达什么的。他这个山体感觉像被雨水冲刷过一般,黄黄绿绿,像刷过绿漆黄漆,所以我感觉可能也是个大坝。在高原后面有一个更高的山峰,这个看起来很正常。然而再后面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峰,山峰顶部有一个圆形的球,类似东方明珠。这个球体的高度已经直插云霄。最特殊的是这个天空,十分扭曲而且光滑,像哈哈镜一样,灰色白色相间,不规则运动。然后这个球体会随着天空的移动反射天空的光线,特别诡异。

我们有好几个人,哥姐弟妹都在老家。老家不知道为什么很破旧了。门窗都掉了下来,杂草丛生,路上都是碎石子。我们好像在练习什么,然后到了最后拉伸阶段,地上石头硌着慌,大家都去穿鞋子了。有人说看到了狼,我们仔细一看是一只大黑狗,这只狗全是发黑,像墨水一样有光泽透亮。拉伸结束梦就醒了。

狗肉 篮球赛 留学

打篮球比赛,也不知道谁嬴谁输。但我们队有一个人一直在哭,哭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整个体育馆的人都在等他哭完。很奇怪,就一直在安慰他。

画风一转,来到了小院子里,有一只小狗,感觉是柴犬。然后阿姨听说我要出国留学了,说没什么送给你的,把这只狗杀了,吃顿好的(?)。然后她就把狗杀了,感觉杀的特别累。但很离谱的是杀完的狗肉形状和三文鱼一模一样,就是超大号的三文鱼的样子。我这个时候说不行啊,飞机上带不上去。然后梦就醒了

鹅蛋

梦见我出去的时候带了一个鹅蛋回家,那个鹅蛋老大了,大概有足球大小,不过是椭圆的。然后我把它放到了别人家给我孵蛋,因为他们家有只狗,可以先给鹅蛋授精,然后孵蛋(我怀疑我是个变态),交给他们家以后我就走了,我天天惦记着那个蛋,隔三岔五都要去看看,可等了老久,还没通知我去拿蛋,我实在等不及了就自己去找了,那个人给我拿出蛋的时候我注意到她手捧的那个地方的蛋壳有点软的感觉,因为她的手指头微微陷进去一点点,我没在意就八蛋拿回去了,我捧着蛋进了教室回到我的座位,且颇为得意,因为我有那么老大都鹅蛋,因为那个蛋还没·孵出来,我只好自己想办法,我抱着蛋试图用体温孵蛋,没一会儿蛋又软了,紧接着就破了有水流出来,蛋壳里躺着一只小鹅,那只小鹅侧躺着闭着眼睛,它的嘴巴是橘黄色的,老可爱了,可是它一动不动,好像是被蛋壳里面的水给淹死了,我一下子就泪崩了,我心里想着肯定是那个挨千刀的没早点给我的蛋破壳,导致小鹅被淹死了,我一边哭一边积压小鹅的胸腔试图把小鹅肚子里的水给挤出去,然后我前对象就过来我身边,又尴尬又很奇怪的看着我,试图安慰我,我就光顾着我的小鹅,谁也不理。直到我妈叫我起床我还在迷迷糊糊的想养一只鹅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