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败的楼 很多窗口和死掉的黑衣人

最近不太好
梦到的全是离奇的事情  绑架 死亡 诡异

今天上午的梦 我还记得一点
我在一个有些破败的一片街道的楼上坐着
这一片有很多小窗口 每个窗口都有人在
我在和周围的人聊天 很是热闹 都是新认识的朋友 记忆中有个聊的很好的男生 好像是类似于我的组员之类的
隔壁楼的窗口还有很热情的老大爷和我打招呼
我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楼下 手机也没拿  
抬头看 发现属于我的窗口被一道铁栅栏封住了 横在窗户正中间
我很费劲从楼底爬上去 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窗户 进不去了
然后我听说有个邻居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我去问她
她说只要借一个斧头把栅栏砍断 玻璃敲碎 然后再从窗户爬回去就可以了  后来我好像真的回去了 似乎是那个老大爷帮的忙
回去后发现我闻到座位附近臭臭的 手机屏幕被重物压出痕迹 旁边还有什么东西倒了 流了一地
我去扶倒了的东西 旁边有人从我的座位边上拖出一具黑色的尸体
是我之前一起聊天的朋友  我不在的这几天里 他活活饿死了
然后我去找到一个女的 和她说了所有的事
说到死掉的人时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有点讳莫如深的走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听说我要在这时候给我的“组员”们买糖吃
我去买了那种细细长长的彩色的糖 一根根的 口感有点像龙须糖
抱着一包糖回去 有几个像学生一样前后桌坐着的人问我要糖
我有点自责 总感觉那个黑衣人的去世和我有关
周围人好像都知道些什么  但是没人告诉我
最后莫名其妙惊醒了  有点瘆人

2024.06.08

僵尸+亚人组合

20240412

很长时间没做大型的梦了,昨晚这个可以算是近半年来时间线最长,故事最丰满的一个。

梦的开始是我外公,他身体不好,所以梦里面很快他就去世了。背景实在一个类似很大的苹果店的地方,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有很大的落地窗,装修风格和苹果店差不多。这个时候突然外面有非常强烈的亮光,就像电影《天际浩劫》那种,外面闪了3次,大家为了避免被强光闪到眼睛,都身子背过去。我钻到了桌子下面,但很巧的是正好有面镜子,让我看清了闪光后里面是什么--------非常多的触须。但当闪光结束后,外面又恢复了正常,所以大家什么都没发现。我很奇怪,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什么,这个时候大家发现有些被强光照射过的物体类似像金属都化了,发生了火灾,所以我打了911把警察和消防员都叫了过来。(为什么是911,因为梦里背景好像在美国)。警察是因为,我觉得有必要要把我看到和他们说下。

很快,在警察和消防员都来了之后,消防员开始灭火,但是他们的金属消防喷罐子也化了,我们都觉得很奇怪,毕竟这个罐子并没有直接被强光照射到。更奇怪的是,地面上出现了非常拟真的物体,但这些物体并不是代表了它原来的含义。比如地上出现了一朵花,而且这朵花也在土里,但实际上你碰到后它会有视觉上的波动,然后变成灰烬消失。大家就开始研究,中间有点东西忘了,就是他会对人体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大家开始铲除掉它。

第三阶段,在我们把这种奇怪的东西铲除后,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出现了那种全身灰白有点透明的人,而且更离谱的是都是那些去世的人,有点像哈利波特里面的游魂。他们表现出攻击性,并且可以持有物理物体对普通人发起攻击。有一个幽魂拿着产泥土的铲子向我插过来,我也拿了个铲子,对撞后发现手上撞击的力度和真人差不多。大家又开始解决这些人,好在人数不多,有个特点好像是一定要攻击脖子还是头才能消灭他们,类似像僵尸。

第四阶段,我们在的地方,外面有一个非常空旷的空地,我们隐约发现有好多人朝我们走来。然后发现这些人竟然又是那些死去的人,而且这次他们不是全身灰白透明的了,而是和真人无异。大家脸上都有血色,也有表情,不表现出攻击性时和正常人看不出差异。我们惊呆了,他们这次表现得更加有纪律性,看起来更像个团队。目的还是要杀死我们,我们又发生了冲突。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外公也在里面,顿时泪目。我们接触后,发现这个状态的人力气不大,表现得更加有智慧,而且有惊人的恢复能力。我们打中他们后,立马就会恢复,我们把子弹都打完了,发现根本没效果。反而是有个人拿着刀发现一看一个准,恢复的慢些。我们就按这个套路,把他们捆起来,集中在了一个院子里,呼叫了警察,说不定可以做些研究。收拾结束后,我们坐在一圈,开始讨论对策。但有个问题,我们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不是有“非人类”。因为大家其实都互不认识,所以不知道有没有混进来的。然而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我假外公坐在一把椅子上。于是我站起来,开始发言,直到走到假外公边上。我说我外公在之前已经去世了,很爱他。但他现在竟然又出现了在这个椅子上,我很难过,他是假的。然后就把这个假外公处理了。想起来中间还有个插曲,就是有些非人类不光以死去的人的外貌出现,还以活着的人出现,所以出现了类似影分身的情况。我们只能通过询问日常个人信息来判断谁真谁假,假的人只有外表,其他一概不知。

第五个阶段,我们发现院子没人了,我们过去一看地上是散落的绳子,但奇怪没有脚印等痕迹。我们开始查找,发现他们又进化了。变成了全身红色,但又可以是正常外表的人(?)战斗力爆表,我们损伤惨重,就是我们打不中他们,但他们可以随时发起攻击。我们退防到一个屋子里,用一个铁门作为墙壁防守。它们开始撞击铁门,发现无效后,还是绕着我们的屋子转,寻找机会。我们大气也不敢出,这个时候好像有个人抱着炸药冲出去,但好像没炸(?)我突然发现边上有扇玻璃门,我们能看到他们集结在外面,他们应该也能看到我们,他们走过来,快走到离门10米的地方又犹豫了,又往后退。我们很奇怪,我们开门试图发起冲锋,但他们一下子又发狂起来,于是我们也又退下。好巧不巧这个时候玻璃门坏了关不上,我只能手拉着关上门,这个时候大家准备撤退到另一个地方,但我知道我一旦松手门就打开他们就冲进来了。所以我说你们走吧,我殿后。但另一个胖胖的人过来说我来吧,我还有武器,大家开始僵持,但没办法他很坚决,所以我就走了。然后发现有一行字在我的视角左下方,480分钟。我我晚上12点睡的,还以为已经8点了。注意这个时候我还在梦里,我在梦里还记着我是12点睡的,关键我真的是12点,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实。

然后梦醒了,我看了下时间才6点,醒来后还有点累。其实还有很多细节有些忘了就没写出来,这个梦完全不输好莱坞大片,甚至更加身临其境。这么长一个梦。值得记录一下,有点科幻了

賽博纪元

20231209

梦里场景是超市,很奇怪东西很多,但好像有个洞。我往下一看似乎好像有个任务。我抓住铁链往下后发现像是个集中营,专门安排生病的有异能的人。然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的,梦里感觉很眼熟,他走过的地方那些有生病的人突然就好了。我感到不可思议,然后他让那些突然就好的人赶紧从洞口出去,只有我和另一个人不相信他有这种能力。果然他看到我们两个不相信后,等所有人走完了他承认说是幻觉,因为这边要爆炸了,他想救所有人。我问他怎么救,他说前面有个水缸,水缸里面的异能人是链接别人的大脑,然后将链接的人的想法投影出来。链接的方法是整个梦高潮的部分,把网线插到喉咙口里,然后别人从异能人的眼睛中看电影那种。

我刚刚把网线插入我喉咙,梦就醒了,看来还是难受

很多亲人在的一个梦

先是梦到我小姨在收拾东西 问我怎么睡了一天觉
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突然发现我睡的地方没有窗帘 周围全是落地窗
圆弧状的窗子 明晃晃的阳光照进来
出了卧室感觉很吵 周围全是嘈杂的说话声
走到客厅发现外面下雨了  客厅里的沙发都湿了  
后来是爸爸 姐姐以及叔叔家的孩子都在
我们问爸爸要钥匙想去老宅
老宅离家里很远  有很陡峭的山路 还有小溪流过
姐姐和叔叔家两个孩子在前边走的好快
到了之后发现老宅特别荒芜
我们先去了旁边的一个房间  里边很乱
但是有很多照片 还有生活用品  好像有人还住在这里一样
然后我们去了下一个房间 我看到一个很艳丽的小手包
是妈妈以前用过的
旁边的床上竟然有个人  头发有些长  像个男的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旁边的人都尖叫了起来 然后跑出去
我跟着他们跑出去 才知道那个人原来是四叔
他死在了老宅 好多天了
四叔家的孩子是个胖胖的有点高的男孩 他一直在哭
我们去找爸爸 爸爸在人群中被我们拽了出来
听完我们说的他有点惊讶 但是又好像知道这件事
他说他给忙忘了
四叔家的孩子孩子很生气  爸爸过去拥抱他
我突然觉得很累 不想管这些事了
领着旁边的小弟弟走了 他应该是我小叔家的孩子
不过是十年前我第一次见他的样子 很可爱
他有粉嫩嫩又很软的小脸蛋 我一直和他勾肩搭背 然后捏他的脸
我领着他去了旁边超市 让他想吃啥拿啥 他很兴奋地跑了过去
在小框子里放了好多辣条 后来还拿了油饼和米线
到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把辣条放到盘子里在加热 然后辣条融化变成了冰淇淋(???)然后她让我再去拿个小框放油饼 她正在把油饼放锅里炸  在路上我看到了我小学加高中的同学腾飞 我们对视了一眼
后来就是我和弟弟端着吃的找座位 小小的他坐在高脚椅上
我和他说这家超市零食不多 吃完饭我带他去另一家大超市玩
……
中间似乎是有梦中梦
我尝试着挣扎着从梦里醒过来 然后又是另一个梦
另一段梦是和一个男生 大概是什么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的故事
重逢后我们俩各自对着作
后边记不清了

2023.11.02

怪诞的(2)

(接上半部分)
我想要阻止女孩换闹钟,告诉她了我所听到的,可是她坚决不信
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转过身去
闹钟发出莹莹的绿光,在这个漆黑的地方显得格外诡异
11时55分。大汉大概是午夜12点来。
那个女孩就很突然地跪坐起来,要我给她讲故事,态度很执拗,很坚定
一摸身边,是硬而光滑的质感,一本《五十二周完美童话》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看清书上的字的,明明是像乌鸦羽毛般漆黑的夜,不论是书上的插画还是字样都看的清清楚楚
女孩也看见了那本书,重复着让我把整本书都读完。几百页的书啊。
我只是翻到书的最后一页,轻轻地、悠悠地念着上面的字
女孩立马没了声,她对于我只读最后一页好像并没有什么异意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
恍惚间,她爬到了我的位置,而我爬到了床尾
我俩双双躺下
“咚……咚……”闹钟响了12下,每伴着一声“咚”的是旧齿轮“咔嚓咔嚓”的声响
那一刻,我代替了她。静静地等着下一个12点的到来
她,大概是下一个我吧
嘻嘻嘻

怪诞的(1)

我躺在床上。
一个女孩躺在床尾,大概8/9岁左右。四周很黑,我看不清她的脸。
明明左边没有人,我却记得这里即将躺下一个大汉。
快了。快了。他要来了。脑海里的声音告诉我。
我们每个人的枕边都有个闹钟。具体它有什么功能记不清了。
女孩子调皮,想把我们几个的闹钟互换。
但是这时有个声音说:把大汉的闹钟拿走了,是要被挖掉左眼的。
当时心里一颤,却没有什么巨大的反应。梦里好像一切都是习以为常的。
脑海里浮现了画面:一个魔方被挖掉一块。
(放学再继续写,我上学要迟到了qwq)

普通的梦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无厘头梦
刚开始是一个介绍背景的教程。我要去美国找我的亲朋好友,于是驾驶着大黄蜂去了美国(实际上就是大黄蜂开车我躺里面睡觉)。
睡一夜后到美国我不知道怎么变成乞丐了,住在一个布满垃圾的房里,跟我一起住的还有另外一个老人。靠着乞讨度过了几天后,垃圾房里被一种长的想蟑螂的虫子占领了,爬到我的身上咬的我身上都是血肉模糊的窟窿。之后我想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寻求帮助,在街上找了一些时候没找到就死掉了

想不到第一次见女友在梦里;梦中梦

20230416

梦里面第一次出现女友这个角色,着实令人有些差异。背景是在一个屋子里,不知道是酒店还是家,反正女友躺在阳台上晒太阳(?)皮肤是古铜色的,在太阳的照射下金灿灿的。身穿比基尼,然后只有一条横布盖在胸上,飞机场实锤了。腿摆放的造型有点诡异,有点像w,但是是骨折的那种w。脸上雕琢的很精美,感觉像个美女,但眼睛也被布遮挡起来了,所以看不清是谁。我走过去后,尽管不知道,但心中自动浮现出来她是女友,然后我还抓住她的手,忘记说了什么,好像是待会要走了之类的。

然后场景一换,变到了一个酒店,此时女友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团队,好像是要去做什么任务。我们在沙滩附近租了个房间,很离谱的是海水能直接冲到刷卡的大门不是后花园。然后好像是我哥(?),在海水里面抓了只青蛙(?),把它挂在了墙壁上。

梦里第一次见到女友很离谱了,但更离谱的是,我在梦里也睡着了,但梦里我的不记得梦里的梦是什么。我只记得醒来后一看团队已经出发了,从GPS上看他们已经出发很久了。我赶紧抓了包干脆面捏碎把调味粉撒进去(?),边走边吃边发动我的车子。一边开一边吃干脆面,结果没晃粉,咸死。

双重人格

20230323
第一次连续做这种梦,梦里面我有双重人格,两个人格都知道有另一个人格存在,一个比较严肃,好像年纪很大了。另一个是正常主人格.

场景发生在跳水比赛,首先我们被安排在10米跳台,位置上做了大概6-7个人。应该都是我队友,然后放的是香港地区歌曲(?),还要求选手在听歌曲的时候必须内八(?)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是跳水比赛,但我一脸懵,我记忆中从来没有练习过跳水。

我是第二组比赛,我赶紧找到负责人让我下场,但他好像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教练是谁。然后一个人走过来,凭感觉好像是我教练,我和他说我记忆中没练过跳水,这我怎么比赛?他就和我说了要做哪几个动作,什么后翻转,多少转体。我猛然意识到,是不是我另一个人格tm练跳水的。这个时候我突然倒地了,然后明显感觉到我换了一个人,声音都变了。说什么给他养老,我年纪都比他大。但我能感受到我对比赛不紧张了,好像知道要做什么动作。

过了一会,我发现主人格又回来了,我意识到两个人格逐渐分不清谁是谁,但比赛已经轮到我了。上一组选手已经回来了,轮到我站到跳水板上。这个时候我又倒地了,似乎每次一切换副人格我都会倒地。

然后我就醒了,赶紧把这个梦记录下来,以前从来没有这种双重人格的梦

之前梦的续集

202230302

场景就是原先做的梦,我记得之前的梦是讲述我怎么到了这个地方,和身边那个小女孩的关系。今天这个梦是继续发生之前没结束的故事(?)

在学校教室里坐着,周围雾非常大,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有人叫我们去见老师(?),我和小女孩就一起去,但我现在已经忘了是什么事情了。最后让我们离开,我和小女孩在路边等车。我抱着一个枕头。路边的陌生人看我带了一个小孩,感觉是人贩子,一直在和小女孩说别被陌生人拐跑了。然后这个小女孩也不知道坐哪辆公交车,来一辆就想上去。我一直拦着她,更像是人贩子了。

然后我就坐在地上,把枕头给她(?),梦就醒了

梦到自己变成了不知疲倦,不停工作的松鼠人。

梦到我有一个特殊的能力是变成松鼠。但是在人类面前不能暴露松鼠人的身份。我在一个非常庞大的娱乐城里工作,这个娱乐城里有酒店 赌场 夜场 游乐园 洗浴会所等等各种纸醉金迷的地方,不管是平民还是富豪,大人还是小孩,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有钱就可以在这里消费玩的非常开心。

这个酒店非常非常的高,最高的一栋楼有100多层。有一个电梯它从顶楼一直降到最底层,需要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是刚刚来到这个地方工作,工作内容是在这个洗浴会所里面做卫生,跑腿传菜,检查热水燃气管道的工作情况。完成今天的工作之后收到一个消息,是这个娱乐城在大厅举行给员工的圣诞节前福利抽奖。每一个员工都有抽奖的机会,工作结束我就坐着电梯前往底层的大厅,然后在电梯内遇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我高中时候追求过的女孩,我们两个就非常尴尬的站在电梯里面,因为我们都需要去最底层,电梯里的人进来又离去,只有我们两个人一直在电梯里。
最终我还是先开口说话:
你也在这里上班吗?
是的,这里是最大的一个酒店,很多人都在这里上班。
现在过得怎么样?你老公对你好吗?
她说她过的很好,老公也对她很好。
我们寒暄闲聊了几句,
我那个时候挺伤心的,我也看出她眼里的悲伤,其实她过得不是很好。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大厅。
在电梯里我没有问她在哪一个部门工作,因为我害怕听到她在做洗脚妹或者按摩技师之类的工作,因为那样的话我会更加的伤心。

那个大厅里面有一个圣诞老人,旁边有一个很大的球用来摇奖。摇到的号码显示在大银幕上,号码和某位员工手里的奖票号码对上,就可以上来领奖。
我运气很好的抽到了一个这个娱乐城最好的酒店豪华套房的7天家庭旅游券,因为是家庭旅游券可以最多4个人一起享受。
我一点都没有犹豫,邀请她能不能和我一起。她居然很高兴的同意了,刚好她需要带着她的弟弟和妹妹。我们四个就装作一家人去酒店办理入驻。

一直劳动的松鼠几乎没有休息的机会,所以非常开心能获得这次休假的机会,还是在这么好的环境。一切的消费都可以报销。但是我们来到房间,因为工作了一天,准备好好的洗个澡。但发现房间里面只有一个淋浴房。
(这不废话么再好的房间不也是一个淋浴房么)

我就说我去洗浴会所洗吧,还可以按摩放松一下。但她居然说没事的,我们一起洗吧,在家里我和弟弟妹妹都是一起洗的。我慢慢想起,她和我一样也是松鼠人。我似乎丢掉了来这个娱乐城之前的很多记忆。但还是记得她。她之前就一起和我上学,如果我是松鼠人,她肯定也是。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洗澡。在一个也不算很大的浴室里面。小男孩洗澡总是很快,她弟弟洗好之后就先出去玩了,我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说着我也洗好了准备出去。但她的妹妹叫住我,说你等一下,我姐姐有话想和你说。其实她姐姐根本没说过,她知道我喜欢他的姐姐,在给我们两个独处的机会。真是个懂事的小女孩。小女孩先走出了浴室,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在浴室里。

她从后面抱住了我,X部蹭着我的后肩膀。一种非常真实的体验,然后我愣住了。她在我耳边说,我们都是松鼠人,不是人类。不需要被人类的品德约束。最终还是和她抱在一起,然后我们就在浴室里面接吻,摸着她的X,在浴室里面XX。(真的是一种很真实的感觉)

从浴室出来之后,我们穿上很好的浴衣走到外面,琳琅满目的都是非常多的商品和各种食物。我们点了一些吃得坐在那边吃着,她说我丢失了很多还是松鼠人时候的记忆,过几天就是人类和松鼠人都很重要的一个节日,我们可以一起去看一下,说不定能让我回忆起来。

第二天我们到山上,一下就找到了一颗非常大的树,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整个村子用来祭祀用的一种神树。这个村子就是松鼠人的村子,我们遇到了一位老者,我想询问老者关于松鼠人的事情。老者说如果你们能打扫一下这一颗神树,神树会吧故事告诉你。

树里面有一个树洞,变成松鼠的话就可以钻进去,我们四个人装进去之后,需要把树的里面清理干净。

这棵树很奇怪,它的上半部分树枝和树冠是跟普普通通的树一样的,树的下半部分树腰到树根上的树皮却是石头。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打扫完这颗神树。还给他绑上的那种日本神树里面经常看见的那种大粗麻绳。全部弄好之后也快到了节日开场的时候,老者让我们等到节日开始,变成松鼠钻到树洞里,可以看到你们想知道的一切。

在很久很久以前是没有松鼠人的,那时候我们还都是松鼠,都住在这片森林里,这棵树是整片森林最大的一棵树。那时候的人类会在树下举行很多仪式来庆祝丰收,狩猎成功和节日庆祝。人们会把很多的水果,坚果等等祭品放在树底下。

当人们举行完仪式之后就会在旁边放松休息,跳舞庆祝,吃肉喝酒,我们松鼠就会跑去树底下吃那些祭祀用的贡品。人类也不会赶走我们。说被动物们吃去。算是神明有听到人类的祈求。

就这样过了很久,因为人类的供养我们族群非常壮大,我们都没有忘记人类的恩赐,可能是因为吃的都是人们供养神明的食物,我们也有了神性,有天松鼠变成了人的模样。

这时老者缓缓说道,刚开始,我们帮助人类完成了很多的事情。但族里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能让人类知道松鼠人的存在。如果身份被人类发现的话,就会被抓到神树底下收回能力。但变成人类的松鼠人和人类完全没有差别,很少有人类会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松鼠人混入人类的社会里。但人类在松鼠人的帮助下确愈发的懒惰,贪图享乐。松鼠人在城市里建造出了一座完美的娱乐城,供人类游玩。当人类的金钱挥霍一空后,就会自愿的接过松鼠人的工作,赚钱之后再投入到享乐中去。而松鼠人就可以栖身到上层生活。就算是下层的松鼠人也会被所谓的幸运选中,至少更容易的做到中层。

我被这些故事惊的说不出话来,但她似乎早就知道这些一样看着我。
我从梦中醒来。

末日+赛博

20221123

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是在末日中,我们全家和亲戚家在森林中逃,希望能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然后找到了一个小院子。里面房屋是两层的,于是我们打算先住在里面过一夜。里面有几张床,有两个房间。亲戚住在隔壁,我们一家在一个屋子里,床头边上我放了一个随手拣到的棍子当武器,还有一个电蚊拍。然后就躺床上睡觉了,这是我第一次在梦里睡觉。时间过得很快,一会天就亮了,这个时候我看了看手机,居然还有银行余额通知,我一看有100多亿。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后,他们一下子叫了出来,我担心会被周围怪兽或者其他人听见,就让他们小点声。

第二个梦是关于在学校住宿的环境的,地点在新加坡。一开始我们都是住在低楼层,太阳每天非常好,环境也很优美,空气也不错,也很干净。每天做门口的校园大巴上学。然后第二学年突然让我们搬到高楼层,高楼层环境变得很差,窗户上全是灰,而且似乎很多人睡一间屋子,我感觉这个像电影《雨果》里面住的那种阁楼。

然后我打算退出自己住,我就偷偷回到了低楼层,依旧干净阳光明媚。我在公交车站等车,突然想到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晾,只得走回去拿衣服。途中发现自己没穿裤子,就找了个洗手间想换衣服。然后又发现走到了女厕所,我忙转身走出去,正好遇到一大波女生进来,我暗说,靠走错了。就听到背后女生在议论我是不是故意走哦还是怎么样。然后我走到洗衣机门前,发现洗衣机竟然在厕所的坑位里,而且那个坑位竟然有人在用,我只好等着。

梦就醒了,这新颖,没做过这种梦

变态教师

自己是个老师,每天都有一个学生和我顺路,有一天学校突然通知放假,朱麒俊的爷爷有事情,一时半会不能来接他,我说让他和我一起回去,他不,他要在操场上玩,所以我就先走了。
        我每次回家需要坐38路公交车,这次过去刚好38路就到了,于是我上车刷码付了8元,车上的乘客给我指后面还有座位,于是我就坐在了后面,两个座位几乎叠在了一起,我就坐在了上层的那个,我还买了一个咖啡奶茶,坐着坐着我回头一看,发现我的奶茶漏了,我的手在骂那个奶茶:“回去要弄死他”,我给手说幸亏我的衣服没湿。
        下车去买东西去了,有一个美人鱼,被我买了下来,她以为被我买下来就自由了,但是我买它其实是为了做雕像。。。。一个跪着的美人鱼尾巴是扭曲的,头半低着,从嘴里吐出超级长且宽的舌头,在舌头的上面我可以放我的杯子。

好离谱

姐姐和哥哥骑摩托车回家,一人一辆很酷的那种,然后让我三岁的小侄女自己蹬带辅助轮的自行车追他们。
       我妹和一个司机发生口角,拉着加油盖附近的一个凸起不松手,然后司机生气了,就开车了,我妹就被卷入了车轮下面,血崩到了我的脸上。

扭曲

自己处在的世界是扭曲的,而我身手十分敏捷,疾跑甚至还可以翻转走路,穿过了一个茂密的丛林隧道,来到了一个正方形的花园,这个花园有高高的铁门,里面的植物也都很茂密,非常美丽。
       突然这个花园发生了变化,大正方形分成了无数个小正方形,它们一个一个的翻转,翻转出来的都是大象,我快速逃离了这个地方。

丧失梦again

20201025
我在这里记录下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开始是在一个岛上,岛屿之间比较分散,每个岛屿会有一个桥连接到内陆。没有很远,走路估计也就几分钟。我们每个人身上配了一把冲锋枪,应该是为了防止丧尸从桥上进入到内陆地区。但很不幸失守了,我们一边后撤,一边下达命令把桥给炸毁。在桥断成两截前,我成功的跳到了土地上,一路往上爬。

然后很奇怪,似乎我们这个实验还不为人所知。内陆地区的人好像也刚刚经历过战争,现在都在往一个方向走。我只能把冲锋枪丢在路边,以免被把守路口的士兵发现。我突然找到了一把小手枪,类似洛洛克。我就把他别在腰间,藏在衣服里。一路上人很多,十几米就有一个士兵把守,这段梦好像和丧失没有太大关系。最后就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一个人类生活的地方。

突然场景就转换到了一个大学城。艳阳高照,大家都很有青春活力。我被人群熙攘的往前推着走。梦里有一个设定,好像路的长度会记录在天上,需要走的路越长,天上的数字越大。理论上没什么关系,但我知道,当数字超过7000的时候,就会爆发丧尸潮。现在已经6300,我问旁边的人还要走多久才能到终点。他说至少还得900米。我一听,这不是完了吗,等他们走完肯定有丧尸了。我摸了摸腰间的枪,还在。然后就开始找逃出这里的方法。

我看了看周围,几乎所有人都在很开心的往前走着。周围有游泳池,超市,也有一些不知道通往哪里的管道。我看到有两个人和别人不一样,脸上非常警惕,然后偷偷往管道里走。我想这可能是逃出去的路线,就也偷偷跟在后面。里面非常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根据前面传来的脚步声走,里面四通八达,很快就跟丢了,我也没办法,到处瞎走。很快竟然看到了一个室内游泳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前面有亮光,我走上前,发现竟然是个阶梯教室,里面还有很多学生在上课。我加快了脚步,想这边怎么会是教室。然后发现这边有很多这种阶梯教室,我就找了一个角落掏出手机。因为之前管道里没信号,不知道外面有没有爆发丧尸潮。我现在一看有信号,但好像没有相关消息,便松了一口气。然后我继续往前走,很快走到了一个出口,梦里不知道为什么我口袋里有两个旺旺仙贝,然后出口有一个超市。我非常歉意的把这个仙贝给他们还回去了(?)

走出来后,太阳依旧很大,我看了下,这个大学城的大门出口就在眼前了。我回头一看,突然发现人群开始骚动,我感觉不对劲,立马往门口跑。他这个大学城很奇怪,竟然是那种石门,估计是为了防止丧尸吧。我看到现在石门还没放下,看了看有个小路可以爬到屋顶,屋顶之间有个桥连接。我就爬上去,等于趴在了石门上,就算有丧尸,应该也上不来。和我一起跑的还有另一个人,他跳到屋顶的时候砸出一个大坑,吓得我以为要掉下去了。

我趴在屋顶上,看到远处一大群人在跑,后面一群人在追,果然是丧尸没错了。我看了看,估计这些人也没救了,就跳出大学城。旁边那个人也跟着我,大学城外是条大马路。路上还有零星车子在开,我们穿过去一下子趴在了对面的草丛里,观察里面的丧尸会不会爬出来。我们能看到那种大学铁栅栏,里面挤满了丧尸。我回头看了下,另一个人也趴在草丛里。突然丧尸做了个往上爬的动作,吓得我以为丧尸已经进化了。如果丧尸进化爬了出来,所有人都在遭殃。我打算就用枪了结自己。

然后梦就醒了,感觉身体非常累。

触手怪

8.21
很久没做什么有意思的梦了,今天来记录一下

梦里边,我在一套别墅里,有大概上下两层。印象中大抵有5,6个人,好像在举行什么派对。整体的一个背景颜色是金黄金黄的,好像是夕阳的时候。

然后一个大学同学去一楼门口坐着,好像在打电话。这个时候气氛好像一下子紧张起来了,大家都开始纷纷躲了起来,应该是长手怪来了,有点像怪奇物语里面那个一样。我本来想叫那个同学赶紧回来,但时间来不及,只能各自挑近的地方躲。我在二楼,就选择躲在了卧室。我把窗帘都拉上,好像是那个怪物有视觉和听觉。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妈突然进来了,问我们怎么都没声音了。她关门和说话声音都很响。我和她说了有怪物之后,不相信,说这只是小孩子的妄想。我在梦里很生气,怪物已经被吸引过来了,现在只能换个地方。我妈本来还想再开门,我抓住她的手臂,气的都想拧她的手臂了。但情况危急,我已经看到窗帘上的触手的影子了。我偷偷打开一个门缝,让我妈不出声儿,看到外面没有触手后,一路冲过走廊,换到了另一个房间的一个小隔间,里面躲了有3,4个人。我示意大家不要说话,然后蹲了下来。

但房间里面有两个女孩,不知道她们是不是也不清楚情况,还在那边嘻嘻哈哈,并且很奇怪没学我们一样躲起来。我就在墙后面观察情况,看到那两个小女孩还在玩玩具,声音还蛮大的。很快触手就被吸引过来了,这两个小女孩一下子呆住了,也没有逃。我很担心她们往我们这边跑过来,毕竟大家都躲在这里,我也不好拉她们过来。然后突然一个女孩就被触手(这个触手仔细一看还有手指),抓走了。就那种被抓住了腰,然后拖走了。

我探出头,想看看什么情况,发现走廊那边非常亮,以至于像天堂那样,什么都看不清,小女孩也不见了,但触手在地上的痕迹还是有的。然后梦就醒了。

这个梦很清晰,画面感也很强,氛围也很足,身临其境。

诡异的女子

想不起来具体事情的经过了,只记得梦里有个女子不知道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还是因为什么事情特别伤心,躺在地上。 她的眼睛部分被整个挖去了,就整个包括眼眶骨全部被挖走了。然后下巴还是嘴巴部分也全部被削了,就这个脸呈现上凹下凸的样子。被挖去的部分都是黑色。

然后手臂很细,两只手臂全部往头上举,很细。梦里我的角色好像是执行官,专门负责处理这种生物。所以我还抓住了这两只手臂,触感和螃蟹一样,甚至胳膊肘还有骨刺钩住了我的手指。

哦对了,这个女子没有下半身,只有半个头和手臂。但当时我在梦里没感到恐怖,甚至感到合理,可能是梦的背景原因吧。

但是梦醒后,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因为最近也没有看什么恐怖片或者小说。

接着做了第二个梦,梦里我好像是正义的警察还是什么英雄,这个梦很短,持续了大概1个半小时。这个梦醒后我发现和之前那个恐怖女子的梦完全相反,似乎这个梦就是为了表现我内心正义的一面,第一个梦表现我内心阴暗的一面。

第一次晚上的梦能差别这么大,趁我还没忘记,记录一下。

学校 上课 恐怖列车

一个奇怪的梦

首先出现在了教室里,坐边上那个女同学经常说别人坏话,而且无缘无故拿别人的食物和水。坐我前面那个女生似乎很优秀,所以经常被那个坏同学找茬。那个坏同学一直喝那个优秀同学的水,别的同学都看不下去了,说我这有水,你别喝她的。然后那个优秀的和坏同学就吵架了。我坐在中间很尴尬。

然后就到饭点了,我拿出滑板(?)和xbox(?)去食堂打饭。一路滑过去,感觉很潇洒。进食堂后把滑板扔在门边上。排队买饭我前面那个是高中班长,她问我韭菜炒蛋的韭菜要不要,她不吃韭菜。我说行,然后我点了番茄炒蛋,牛骨髓。本来想打包,后来不方便滑板就在食堂吃了。

然后吃完回学校,把xbox放在滑板上一路滑回去。人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人这么多。然后突然一堆人就挤在路当中,说是有地铁接我们回学校。然后我也就稀里糊涂上了地铁。老师告诉我是好学生,可以有一个专属位置。然后我发现那个位置其实是办公室老师的位置。老师问我你选修选什么,我问道我们还有选修?老师摇了摇头,好像很失望。另一个学姐说,我们有两门,一个是逻辑选修,一个好像是化学有机什么的。我说那我肯定选逻辑。学姐说不建议,因为这门课两个选修内容都有,很难什么的。

然后画面一转,我在站台上了,好像大家都很恐慌。我们都必须上列车,每站之间会随机触发恐怖事件?第一个是找到什么凶手,我同学找到还把他绑起来了。第二个是什么病毒,有僵尸的感觉。然后我幸运地活到了第三次。我听到员工说,这是最后一站了,不知道这次能有多少人活下来。站台上人很多,还有些人跑到对面坐反方向的列车。我有点害怕,所以叫上一个战斗力强的同学和我一起到车头。我们一开始不想上列车,后来被人推上来了。我想躲在控制室,转念一想没地方逃还是出来了。

最后一个事件是粘液,出现粘液动物。我给了同学一个饭勺和棍子做防身,但他们都在玩手机,还说我信息战打得很好。我一头蒙蔽,然后我发现我同学拿的武器是香肠,我问他你是要吃吗? 他也没说话。然后动物来了,很巧的是同学用了香肠引诱它去了其他地方。我躲在了那种在空中的夹层中。 梦就醒了。

这个梦元素蛮奇怪的,感觉是最近看了恐怖循坏小说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