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8

昼梦
梦见了,呃,赫敏和罗恩。一出什么元素都有的奇幻剧。某个同伴消失了,大家关于ta的记忆都没了,我拼命想了起来,坚持一定要去找ta。罗恩开飞机带着我们飞过一片被金红的夕阳笼罩的海滩。海滩两侧有树林。
目的地也是树林。里面全部是深绿色的积水,不过只到小腿。树林并不密集,说是森林,不如说是乡间小路,旁边也有人家。
因为是麻瓜世界,不能暴露魔法,其实并不能从水面上直接走过去。但是我懒得换靴子,而且从小讨厌影响美观的雨靴,就忽略设定三人一起水上飘过去了。
尽头忽然就来到了某个地铁站。也有可能只是普通的地下通路。就先当做是地铁站吧。其实水上飘和地铁站谁先谁后并不记得了。但是到这里哈利波特的剧情就戛然而止了。一下子就变成了要和一个胖胖的女生还有她男朋友一起进地铁站。地铁站的出站口非常难走。要自己冒着掉下去(梦里地铁站不是最下面一层,地铁站下面还有不知道几层)的危险跨过去。
这个地铁站好像梦到过。因为这个出口令我印象深刻。
跨过去,出口右边有卖烤肠、面条和炒饭等的玻璃柜。我吃了两份螺蛳粉——虽然实际上其中一碗是被同行的女生和他男朋友吃完的——虽然现实中我好像从来没吃过螺蛳粉。
场景忽而又一变。在一间不算大的房间里,和几个堂姐表姐姑妈姨妈在一起。大家都要睡觉。我也要睡。开着空调。
好像还梦到了几只驱逐舰。但也只是记得梦到过。

年二十九的一个梦-片段

我们似乎在参加一个类似于生存游戏这样的竞争中。
似乎是我还是我旁边那个人用了一个方法,打败了这个世界,使得这个世界的人都躲到了屋子里。
然后整个世界都颤动起来。
我们得立即离开这里。
但是怎么离开?

我注意到人们都进入了自家房子的地下室。
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突破口,便拉着我旁边的人跑到往下水道的地方走。【现在仔细想想可能是受了行尸走肉的影响吧】
下水道的入口处很窄很黑。
走下去后,里面简直像迷宫一样。
绕来绕去。

然后到了一个分岔口,似乎有提示,但具体是什么提示也记不清了。
我只是记得我一直紧紧拉着我旁边那人的手。
所以现在一直想知道。
那个人,究竟是谁?

120413回老家结婚

  佣兵小队好不容易在七拐八绕岔路重重的沙漠地宫推完BOSS再绕出来的日子刚好是个大风天,扬沙浮尘劈头盖脸。我眼睛里进了沙子,泪眼汪汪地跟队友们告别。我说兄弟姐妹们我要回老家结婚了,有空一定来玩啊!
  然后我就真的回老家结婚了……丈夫又是个好人(你够!),认识多年知根知底。多年的好姐妹跟我做了妯娌,婆婆虽然看起来蛮挑剔的,不过我混了这么多年佣兵团观颜察色的功力还是有的,哄哄老太太不在话下。本来应该是平稳安宁的日常退休生活……后面的梦境异常模糊,不过潜意识觉得是因为家乡出了什么事还是远方传来了什么消息?我义无反顾地带上装备又开始冒险……

120410

  依然是异世魔法冒险探索……但即使整个梦印象模糊也总有种蛋蛋的忧桑感(。)能记得的几个片段例如队伍里那个高大健壮清秀美丽(咦)的蓝发青年在某个任务里救下被人捕猎的蓝龙之后很感激的跟队友们道谢说这是他母亲的族人,于是全体队友来了个龙族一日游……
  例如一处双塔遗迹,和另一个小队竞争一样地各选了一座塔向上爬,寻找不知在哪个塔顶的宝物。我们的小队选了左边那座塔,可是路上不但遇见了危险的怪物(类似于摄魂怪?),等爬到顶还发现这座塔根本没宝物,我们输了……难道这就是蛋蛋忧桑感的来源么!(好像不对!

120311金闪闪?

  开头很凌乱,各有各异能的一大帮子人组队抵达了一个传说中很天涯海角的地方,接着开始准备战略撤退了……回程却遇上了无数迷宫与陷阱,其中最为凶险的是一个幻象迷宫,所有的人都被幻象分隔开来,万幸队伍里有个能看破一切幻象的面瘫萝莉,睁着她那无神的黑色大眼抵达了迷宫尽头……
  接着发现,在尽头的始作俑者居然是在和长得很像时臣的大叔聊天的、刚才还应该在队里的金闪闪!看到萝莉出现这个OOC版本的金闪闪什么都没说就很痛快地解开了幻象,其实这根本不是迷宫,全是笔直的大路,一切都是幻象而已。出了这个迷宫大家回到各自的家乡,直到下一次冒险的到来……
  下一次冒险是异国的空中神殿……萝莉在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常之后再次踏上征程……但是记不清这次有没有金闪闪……

120226

  醒前梦见自己在睡觉……但不是要做双层梦的样子,而是因为某种原因消耗过大在休整。整个梦疑似技术宅的冒险,疑似有飞艇/飞船/刚大木的存在,有跟谁在争论的模糊记忆……记不清(抱头

120211奇怪的片段

  昨晚的梦是两段独立的冒险故事……每段各自有连贯流畅的剧情……可惜记忆又碎了……只记得一些比较奇怪的片段……比如我跟俩孩子和一个长辈去超市买东西,浪味仙半价于是买了三包不同口味的;再比如母上一环套一环地破解了我所有的密码……我甚至清楚地记得三包浪味仙的原价分别是6块5、6块和6块!但我就是记不住全部的剧情!(内牛满面

120210

  基本算是游戏的世界?先是来福,在一些小岛上种地,中间是小鳄鱼爱洗澡的一关,左右两边都有水,右边是开机关用的。有一条好像是在探索冒险的主线,女配视女主为死敌,水火不容,但又木有男主(。

粗老爷们、美少女、死正太和老太婆们。

*细节部分大量艺术加工。
*剧情都来自梦境没有错。
*太长了会刷屏先写一点。
*看情况继续写不写再说。(喂)

1.

某个夜晚,我是一个穿着有点脏兮兮的风衣的老大叔,有点胡渣。土不拉几的感觉。
风吹的我头有点疼。正纳闷,他妈的这什么地方。
好像是刚下过雨,石板一样的地板经过雨的冲刷,在黑夜是那么清晰。
这里是个十字岔口。
周围是五光十色的建筑,可惜那些光芒搭配组合好像地底夜总会一样恶心。
空气中是雨后湿润的味道。

然后我转了转疲劳的,还没有清醒的头,活动了几下手指。
我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叹。

我拿着手枪。

随后是,远远地跟在后面的,穿着警服的一群死老爷们。
跟行人大喊着,我的名字。叫谁来帮忙抓住我,我是危险人物之类的话。
不管怎么听,都是没有听过的名字,但似乎,确实就是在朝我跑来。

我赶紧撒腿就跑了。
然后,我看到了,非常漂亮的女孩子。
从我的视野中呼啸而过——

空气中,是久久,久久,没有在我脑内消失的,非常好闻的味道。
或许甚至可能雨其实并没有停,但谁知道呢?

2.
一般的三俗电影,都要有点开场叙述主角的过去经历未来,还要讲点神奇秘密凸显主角的神奇。
那么,这个梦也理所当然的回到了似乎很久很久以前。

不,其实并不久远。我来到了不太陌生的一个家,但我想不起那是谁的家。
“怎么样?”一个有些苍老的女声,我回头一看,好像大概就是我的外婆吧。
我不清楚他是在问什么,我轻笑了一下,点点头放下了身边的重物(是什么呢?)
她的皱纹比现实里要密集很多,深深地刻印在皮肤内,老年人那松垮的皮肤的特征十分明显。
“……”她看着我。
我看着她。
她带着我,来到阳台。我看了一下,很快就被阳台的古怪设计吓了一跳:在大约20楼的楼层的阳台,曲曲折折的延伸下去了没有扶手的石梯。高高,高高的,十分陡峭。

我隐约觉得,这个石梯有什么用处。

然后我就看见,蓝蓝的天空,蓝天白云十分美妙。
空气中撕裂和呼啸的声音迅速划过我的耳旁。
我被推下去了。

3.
其实刚才的梦境,也就显得不明不白——帅气无比的主角我,被推下去就成为了胡子大叔吗。骗你的。因为我也不知道。
继续接下去,我收到了来自地心引力的恶意和它的会心一击。
当然都是假的,梦中怎么可能会有痛楚?但似乎梦里的我确实是好痛的样子,抬起头看了看天,看了看那老太婆,赶紧跑了。

“跑吧,跑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似乎有个金发碧眼美少女这样和我讲着,叫着,哭着。
当然都是假的,全是我自己在妄想的话。

4.
事实上,回忆到此结束。
并没有凸显出我有多么的帅气,只能表达出“我是一个可以被老太婆徒手推下阳台的家伙”,和“我是一个从20楼掉下去都不死的家伙。“
看起来好像后者还蛮厉害的,但实际上整个梦中这个技能完全没用。

回到刚才。

我继续奔跑着,奔跑着,
绕过一家意大利面馆,里面的奶酪香气使我舔了舔嘴唇。
经过一栋粉红色建筑,我确实听到了不少女性的娇喘声。
然后又跑过了很多建筑物,一个个全部都闪光着,恶心的光芒使我再一次强烈的头痛起来。
我终于绕回最初的十字路口,那个漂亮的美少女还在那,恶心的警官则走了。
按照设定来说,她就是女主角没错。

我带着淫笑和来自男主角的好意走向她。

120127

  应该是很有情节的梦……冒险、打怪、掉宝、逃亡,女主故作镇定地放下双肩包盖住一个被多方势力觊觎的道具,男主悄悄隐瞒着自己的身世,一行人穿过静谧的机械工厂……可惜记忆零碎。

120124

  一对少年少女的冒险故事……起得太晚细节追忆不能……潜意识里只觉得似乎很有深度?醒时的ED……咳咳脑内BGM是睡前还在看歌词的double harmonize(。
  120125追补:刚睡下时半梦半醒间想起了前晚梦的一部分细节……男女主逃亡时在小镇补给,着重特写了身后的背包。

120123初梦

  虽然记不太清楚了……新年的初梦是现实与幻想交织的大冒险……冒险途中在某教室里遇见了小学的音乐老师和她的女儿我的学姐……而醒前最后一个场景里有个叫小黑的少年被人声嘶力竭地呼喊着……还有遗迹闹市等等各种场景……可惜具体的记不清了啊TAT

111221

  昨晚的梦是个很复杂很纠结的女主冒险故事……醒的时候还能记住一点,但是很快就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风突然脑内自配画面无限鬼畜循环起【满满满足,一本满足】于是忘记了……是不是昨晚有人在嘀咕里写了一本满足然后被偶早上回翻到了?以后想不起梦的话绝对不开嘀咕(。

111211混搭风

  少女从远方归来,来到走之前还活蹦乱跳而现在都长草了的师傅的坟前,看着墓碑上嵌着的遗照,说:“老头你今天真是前所未有的帅啊。”……这是醒前最深刻的印象。之前的剧情很模糊,大概是少女在远方……甚至是另一个位面冒险的故事,建筑风格偏天朝,甚至有和尚庙,但战斗是坐着刚大木……

111021也试着换个角度描述一下但是果然偶木有写轻小说的天分(萎

  在这段剧情发生之前的梦境记忆已经模糊到无法拼凑。

  另外因为拥有的只有第一人称视角,我也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只知道一同行动的冒险伙伴看起来是个少年。

  我们来到一个呈“回”字型的大池边,外环是北西南东四条路,两环之间是异常深的壕沟,内环是池壁,但是不知道池中到底有没有水。

  为了完成任务,我们两人需要绕池走一圈。看着长得一眼望不到边的南北两条路,我们决定先吃午饭。

  于是在西北角处从大背包里掏出一堆速食食品,还冲了紫菜蛋花汤。但是冲好才发现这是最讨厌的西红柿鸡蛋汤。

  饭饱后我和少年开始沿着北侧的石板路前进,两人是肩并肩。

  开始转向东侧的坚实平直土路时,已经变成了少年在前,我在后。

  而南侧的路是刚刚翻新过土壤的高坡,我踩着松软的泥土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而这时的少年已经远远甩开我,走上了西侧的那条冰石之路。

  我好不容易走到西南角,顺着土坡滑到沟里,准备攀登眼前长长的结了冰的石阶梯。然而一踏上去,脚下一片寒冷,才发现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掉了。

  忍着寒意爬上阶梯时眼前站着的是走完一圈又回过头来走了一遍冰路的少年,他拉住我的手,把我拉上了最后的路。

  这时候身边突然呼啦啦奔过一群人,一个个都向着南边的路而去。少年似乎问了一句我们要追过去么?我向那边看了看估计了一下距离说来不及了随他们去吧。

  然后梦境开始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