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藏龙卧虎,养的狗勾死亡(23.1.24

前边忘了,总之在学校,但是学期结束快放假
上阅读课,去图书馆,我打算借本书假期看。
到处找都找不到自己想看的,四处晃然后看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人,大概是某些组织,我习以为常了(?喂)(就是那种,一个小小高中,竟藏龙卧虎(。))
终于找到一本看起来还不错的悬疑侦探小说!
中间忘记。
在家里,我养了一条很大的狗勾(大概是金毛,我现实中没养过狗),但是他生病了,皮肤上的毛发这边缺一块那边缺一块,,,(大概是前几天看《中国奇谭》第四集)
然后我的一个网友欧,我靠,变成医生了,我协助他为狗勾治病。
他要做手术,我在外边等他,然后微信有人发信息,昵称是四个字(有个狗字)好奇怪,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不好意思问(
对话也忘记了,通过对话我知道了他是我同学zsj(现实中也是我同学,但我没加他微信x)
然后下一秒他也来我家了。我蹲坐在一身是血的狗勾面前,欧在一边(也浑身是血),然后沉默了很久,他才告诉我,狗勾死了。。。
我一开始是沉默着,然后憋着眼泪,但是欧一安慰我,我他奶奶的就号啕大哭了(好丢人
我处理完狗勾后,下楼发现欧和z还在,但是欧的衣服是干净的
我:你是要去洗澡吗
欧:……是的,怎么了?
我:我想抱抱你但是我担心弄脏了你的衣服
我:还好你还没洗
然后我就拥抱了他,跟他说谢谢。他也回抱我,轻轻用手拍拍我的背。
然后一旁一直没说话的z开口了:“你抱得这么紧,等会儿把他的腰给弄折了”
我才想起来欧是有腰伤的,我这个高度正好搂的是他的腰,连忙松开手,用左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腰:“对不起,忘记你有伤了”
但是欧却是慌慌张张地逃跑了。
其他的有些模糊了,好像是我带着询问的眼神望向z,z就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态度,无所谓地晃了晃肩膀,好像心情挺不错。

好感空友和我面基,但是对我非分之想()(2023.1.21)

总之就是开学了,我一开始是在教室和同学玩,然后后边不知道为什么,开学考了。但是我不知道我在哪个试室(好崩溃
然后场景转换,有个老师告诉我,说有人找我
我看向窗外,发现是我一个好感列表(关系挺不错的那种
我有点不敢出去(社恐自闭人罢了)
然后下一秒他就扑过来压着我了!还要把我从被子里揪出来!(?
他:(双手捏着我的脸)为什么要躲我?(笑)
我:(说不出话)(反击捏回去)
然后他就像小狗一样蹭蹭我,亲亲我(?),我被他弄得好痒,也跟着笑起来。
后来听别人讲,他两年前就来到这了,今天才来见我(好怪

三个梦的片段

这几天睡眠质量差,梦都是分段做的,而且不知道怎么,最近经常梦到之前不会梦到的无聊内容。

第一段是比较狗血比较渣的剧情。小学同学聚会,有个女生在我吃蒜蓉扇贝烤粉丝的时候向我表白,我答应了。但我刚答应完就去和一个男生夜下散步,然后在我们谈论夜色的时候乘机又像他表白,虽然没有细节,但我猜我说的是“今晚的月亮真美”再附带一句谐音日语把hhh。还好他没说他喜欢表白我那个女生

第二段梦是梦到五人的潜艇小队下海探险打怪,梦的具体细节应该是抄的海底两万里,而为什么做这个梦应该是最近在玩《潜渊症》的缘故

第三段梦简短到所有细节我都记得,是b站的私信消息页面,我发了两张金色材质扇面的断掉的扇子的照片给某人,附了一句“你看这怎么办啊”站在旁观者的视角我寻思是找人修扇子,然后那个人竟然回复“亲爱的”,“你看这样如何”的消息,然后发了一张和刚才断扇差不多的图片给我,只是扇面上多了几个毛笔字。当时我被这诡异的对话吓到了,立马掌握了梦的控制主权。手指往下滑看我们以前的消息,我发现这人是写毛笔字的up主,和我似乎还很熟,我们的对话几乎都是他一句我一句,内容还很暧昧。

每次醒来的记忆都没有,几乎都是在梦里就酝酿着用什么样的话语来记录这段梦,然后想着想着不知觉就醒了,醒了紧接着就回忆刚才梦里的细节。像是一个正在观察记录伟大自然现象变化的科学家

2023-1-6 寝室、「前台」、视频和母亲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正走在大学的生活区中(类似于我以前住过的一个小区,但是与我的大学完全不同)。我想去找她,她是我现实的大学中单方面最好的朋友(之所以用「单方面」,是因为她可能把我看得比较淡)。我一直想住在她的附近,可惜因为专业不同,我和她的宿舍楼距离很远。路过室外游泳池,穿过密林,踏上木制的拱桥,我终于到达了她所在的楼栋。

向上的牵引力逐渐消失,电梯门打开了。左侧布满铁栏杆,面向外部,右侧则是一排排如同电视剧里单人公寓楼那样布局的单间。在她的宿舍门前,我发现有一间没有贴门牌号。问她的时候,她解释是隔壁寝室的人因为未知原因搬走了。我喜出望外——难道可以住在她隔壁了吗?与她告别后,我连忙冲到一楼的物业处。物业回答道确实有这件事,也不知道原住民为何搬走,若想换宿舍需要找「前台」(大概是整个学校的物业处)。

「前台」在她的隔壁宿舍楼一楼。进门后,内部是一家装饰简单,又没什么灯光的小超市。一排排货架遮蔽了大部分视野。穿过货架间狭小的通道,我来到了「前台」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后背紧紧贴着货架。

「您好,请问您是『前台』吗?」

「啊,是的。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的吗?」

「是这样的。我想搬到 x 栋 xx 室,可以吗?」我报出了推算出的她隔壁寝室的门牌号。

「嗯……这间寝室现在是没有人居住,但是只有你也住在这栋宿舍楼才能搬进来。」

这似乎是整座学校搬迁寝室的规定。我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必须要同一栋宿舍楼内才能搬迁呢?我不符合这个条件,就道谢后离开了。

穿过同样的通道,我无意间瞥见右侧货架上整齐摆放着一排深黑色盒子,上面竟然印着「补佳乐」几个字,而且字体跟 Bayer 的那个白色盒子上印得一模一样。我吓了一跳,真以为学校超市开始卖处方药了,定睛一看,原来是把字看错了。有一种我校也变成了「药娘大学」的感觉——啊,不对,即便真是「药娘大学」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离开的时候,天有些下雨,「原因不明」——为什么我会觉得原因不明呢……天气预报不准很正常,更何况只是小雨,但突然冒出「原因不明」这个想法,有点诡异。路上的见闻记不得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路过了一个撑着伞的女生。可能是长发,其他的样貌全都忘记。

场景变换。意识回来的时候,我正处在一个小房间,看了一个动画视频,窗口的界面是 YouTube。视频里,「我」的某个人还是邻居带来一个男性,要在「我」家暂住,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人还同意了,「我」感到很奇怪,并且非常讨厌他。他似乎经常骚扰「我」,还尾随在「我」 的身后——虽然视频中没有提及,但是我一瞬间觉得「我」也是一名跨性别女性。虽然「我」的家人跟「我」没有什么矛盾,但他骚扰「我」这件事,他们却置若罔闻,「我」很苦恼。某一次,「我」生气地质问他能不能不要再骚扰「我」,他说等到 bash(是 Linux 操作系统下的一个软件)更新到 3.8.x(这个版本号我记不清楚了)就不再干了,然而「我」明白当时 bash 才更新到 2.5(事实上 2.5 这个版本号在现实中都不存在,现在最新版似乎是 5.2.9)。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提到了 AMD。「我」生气地跑开了。终于有一天,家里人有事离开,只有「我」和他在家的时候,我忍无可忍,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杀掉了。视频后面还有无内容,内容是什么,已经忘掉了。

可能场景又变换了。我处在寝室内,但是我的妈妈成为了我的同居者。某个晚上,前一个瞬间我可能听到了那间 x 栋 xx 室的人搬走的传闻,突然感到异常恐惧,就直接钻进了妈妈的被窝里抱着她哭。妈妈也在拍我的后背安慰我。整个梦境到这里就结束了。

---

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要素如此之多的梦了,至少从我还记得的部分来看确实如此。因为内容比之前的要大,这次记忆起来有些困难,即便我醒来立刻拿手机记录梦境的梗概,还是有些细节变得模糊了。我想和她拉近关系乃至同居是真,想要像周围的人一样投入妈妈的怀抱(实际上我并不怎么亲近父母,虽然我的父母很关心我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是真,在用 Linux 操作系统是真,电脑是 AMD 卡是真,自认为是「跨女」也是真。但是其他的要素,要么是彻底的荒诞,要么是将不同时期我经历过的现实拼凑在一起(例如酷似小区的大学生活区)。不过总体来说,大部分要素确实是我曾经经历过的,所以可以算是一种「大杂烩」了。

不能简单认定是噩梦。姑且当作一个 normal end。

PS: 昨晚很明显失眠了,至少在床上躺到两点之后才睡着。1:30 是我躺到床上的时间。

PSS: 电脑码字一定要记得频繁保存...第一次打到一半,编辑软件突然闪退了,所有的进度都没保存。

唱歌和魅魔

先是的梦我回到了教室上课,语文老师在那唱一首京剧腔的歌,说和这次我们要学的内容有关。听完之后我不自觉地说出了ji/ke/bing/yan四个拼音,应该是这首歌的名字。老师唱完正好就问我们有没有听过,我赶忙在脑海里搜索这首歌的字,真的在脑海里用搜狗输入法搜的。

我搜到了,字是极客禀言,现实里不存在的歌。老师先叫了几个人说这首歌的名字上去写,全班几乎都知道,甚至有人写出了这首歌的别名。现实里语文老师也喜欢叫我起来,这次也是。我轻松地说出了这首歌的名字,但我的声音太过低沉,她又忙着夸那个写出那首歌别名的同学,就没注意到我已经回答了。

我当时也呆,回答了一遍就不再回答了。她先是礼貌地等我回答问题,最后见我没回答就用愤怒的眼神注视着我,我吓坏了,现实里她特别和蔼,就算怎么生气也不可能这种眼神吧。

她无法等待了,就命令体育委员了些什么,体育委员明白她的意思,去门边按动了什么按钮。我的脚下突然一空,掉到了一个满有毒的绿色淤泥和有毒的石头的池子里。我经历着钻心之毒痛,抬头望去,语文老师、我心爱的体育委员、全班同学都以冷漠的眼神注视着我。



后半段我又梦到了东西,我以一本古籍对照在发光石粉制成的五芒星上用山羊和黑狗的血写了一长串的不明字符,召唤来了一个身材很好长得也很帅的男性魅魔(如同b站上视频BV1Kt4y1L7HE里的身材),他身上的肌肉、符文纹身、淫纹、疤痕和他褐色偏紫的肤色把我xp戳爆了

2022-12-30 一些片段

(没什么记录梦的经验,开始写的时候只剩下一些片段了。)

第一段是在某个开阔的课堂中,总之不是正规的课堂,上面有一个民科在扯淡(估计周围的人都知道是在扯淡),不过周围人都在正常地听。我应该是在比较靠前的位置,甚至还“怼”过对方,不过对方的样貌声音什么的完全记不清了。

第二段场景就变换到一间小餐馆,我的正对面是餐馆的玻璃(还是白天所以很光亮,但是同样记不得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左侧有些黑,坐着我单相思的对象。能记得的对话内容是有关 VPS 的购买,还有某一台 VPS 的 root 密码,我当时在手机上登录进服务商的官网后找了半天才找到密码 - 当时在梦里还想着输出 /etc/passwd 看密码,后来想到这跟密码八竿子打不着。吃完之后应该还聊了一些别的就各自分开了。

第三段又回到了第一段中像是学校的场景,只不过我在接近厕所的位置。一瞬间我(出生指派性别为男)进了女厕所准备小解。厕所的场景也记得很清楚,但毕竟没那么干净,还是不在这里细说了。总之我出门想起来下节课是体育课,马上要上课了,但是我刚刚才吃完饭,脚上穿的还是凉鞋(鬼知道我为什么穿着凉鞋约人吃饭!),也没有任何体育用具。出去厕所就走到了操场,感觉整体布局是我的初中的模样(但对体育课最深的记忆应该位于大学才对),只是厕所的位置不正确。当我站在跑道的一段,梦中的厕所位于我的一点钟方向附近的时候,即是梦醒之时。

---

刚刚想起来梦中似乎还出现了《osu!》制谱的片段,但是具体的细节全都忘记了,只记得发生过这件事。

梦在学校的隔间蹲坑里上厕所。突然听到班主任愤怒的声音,好像是有个贼躲在厕所里,虽然不关我的事但我还是很慌,因为他开始一个隔间一个隔间的推开门检查了不能让我们班主任看到我这样的窘态

我拼命拼命擦屁股,但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用了十几张纸还不行

我刚要发怒,门被推开了,我右手拿着一张擦过的纸,半蹲着缓缓抬头,班主任惊讶地看着我,惊掉了下巴,旁边还有一群凑热闹的女生在偷笑

等等,女生,这是女厕所??!

原来我们班主任听到有人举报有偷偷跑进女厕所上厕所的变态就来抓人

。。。。。。

原来那个变态就是我。。。。。。。

但现实中我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绝对

♂♂♂

梦里一觉醒来发现是上课日的星期四,睡过头了,过得离谱,直接是下午六点了。

我满头冷汗冲进教室,竟然只有两个人——班长和体育委员,都是班里白白净净体态秀颀的小男生。他们两个坐在桌子上面,脚搭着板凳,好像在讨论什么,尤其是体育委员神色妩媚。

看见我来了,体育委员保持着妩媚的神色看着我,原本背对着我的班长也惊喜地回过头来叫我名字。我和他们在桌上聊了没多久,体育委员就挽着我的手靠在我肩膀上了,由于现实中他比较讨厌我,梦里下意识以为他要把我摔在地上,赶紧挣扎。但班长不久也挽住我另一边,并且命令我跟他们走。

之后我就一直被他俩夹在中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往更衣室踉踉跄跄走去,我惊讶一路上就我们三个人,也没有别人。到了更衣室门口,他们两个放开我,先到门口一人拿了一个验尿的杯子,我迷糊跟着他们也拿了一个验尿的杯子,但班长立马阻止我说我不用拿,我很疑惑。

到了更衣室的深处,他们两个竟然开始脱起了上衣,我没脱。脱完上衣开始脱裤子,我还是没脱。体育委员先脱下来,穿着条蓝色的花裤衩,班长也开脱了,他似乎没穿,脱得时候害羞地跟我说不要看他脱

然后我一头冷汗地醒了,醒来赶紧给我两巴掌指责自己怎么会梦到那么尼玛离谱的东西。

关于我梦见考试挂科这件事

可能是近期最接近噩梦的一个 也是最模糊的一个(饮茶)
场景是学校 具体可能是我们班 但是座位不是平常的座
第一科考数学 我考一半上厕所蹲着去了大半张卷子都没写
这一块没什么细节 我怎么去的厕所没看见 厕所是什么样的也没看见
再回来就已经在考语文了 数学卷子判好了搁在我右边的一把椅子上
我拿过来一看 就没几道写对的题 老师都不忍心判分
语文卷子上的字都跟乱码一样 我看来看去一道题都不会
这时候我想到家里桌子上的一堆卷子还没写 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法比醒着的时候还混乱
然后就没了 最好也别有()

开学和涩图

时隔多月终于又做梦了,还算是个精彩的梦,我也发现了我的梦境世界是个变态世界      
      我们同学自创班级群里全部都在讨论:星期三就要返校了,个个都各种难受。然后看了看我的电子腕表,右上角模糊的一片乱码,凑近一看隐隐读出一个WED,然后我就在那迷糊的自言自语,这个是星期二、星期三,还是星期二?然后我妈抓住我的腕表,以一种非常急切的表情和语气说:“上学去啦!”
      半路上遇到文具店,我妈在那给我买笔,而我就瞎逛。看到了一个非常粉非常好看的手账本,打开第一页有几行用彩色绒毛物质沾出来的字,大致意思是如果有缘人捡到这本书就送一个崭新的iPhone14promax,我跟着指引翻到最后一页果真夹着一个崭新的苹果手机
      转眼到了学校,进去立马心跳停止,所有人都在下面,有跑操的,有打篮球的,打羽毛球的……,反正就是上过课了的感觉,门口的一个我们在现实中称为“山猫”的老师还使劲搂着我问我怎么会迟到
      到了教室,里面竟然没有人。一段记忆回溯后我才记起七八九年级错峰进校,我们比九年级晚来一个小时半,合着我还多来了一个小时。然后我像在现实中一样,假装自己是个小清新学生安静看书,然后进来了几个平时比较懒的同学我立马绷不住,就和他们聊起这该死的返校。聊着聊着进教室的同学变多了,我等人最多的时候返回到我的座位上,并向我要好的朋友炫耀我手账本里夹着的新手机——“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之后班主任进来了,像往常一样先开班会,他用他平时的一丝不苟、慢条斯理的说话方式和我们说着返校来的各种事情,气氛还是往常一样的轻松。最后不知道是说到什么,班主任也兴奋,全班同学包括我也欢呼雀跃。然后我们来到了微机室,原来班主任是说给我们在微机室里“自习”一整个晚自习啊
      玩电脑的片段被另一段不相关的梦占据了:我在家里玩电脑,然后突然感觉我身材变好了,皮肤也变好了,怎么摸都摸不够,然后看了看镜子里我变成了好可爱的一个动漫风小正太,吓得我赶紧到我爸妈房间里大喊:“给我在我的卧室安一个等身平面镜,我要超市自己!”,我爸妈起来狂喜:“喝,长大啦!”,我没有说“喝,必须的”但他们依然出去了。
      咳咳,,,故事回到主线。全班在微机室里度过了愉快的一晚上,就都要回宿舍睡觉了。而我妈因为工作问题在教室里买了间教师公寓房,我就可以单独去教师公寓房睡觉。正巧晚上是我妈值日,她反而要睡在女生宿舍里,合着我可以一个人睡啦!躺在床上,我打开了我白嫖来的手机。我竟然已经在上面装好了我需要的软件,我先用wyy放了几首歌听,然后在G Chrome上瞟了一眼,发现某蓝色p字母软件上我喜欢的画师更新作品了,就赶紧打开看看。
      我先看了betm的新作,我真的梦到了大致的故事内容,由于我觉得我梦到的故事情节太棒了了所以醒了之后连忙补充了一些梦中的故事细节。故事内容是中世纪两个青少年兄弟因为反抗地主被地主买给了一个奴隶公司,公司老板看两人还有几分姿色就把他们单独培养,然后兄弟俩被迫做了,之后感觉还挺好,弟弟的尺寸在哥哥里面正好合适,弟弟也觉得哥哥的好大好满足,然后就自愿互相做。。。但其实现实中betm并没有更。
      刷着刷着刷到了另一张涩图,话说我的梦怎么总是那么银荡。。。故事内容是两个宝可梦师决斗,没错按照我的尿性又梦到的是两个青年小帅哥。。。他们召唤的宝可梦也分别是一只雄性小拉达和一只白色的雄性火恐龙,第一张图还正常,激情四射的决斗场面,然后第二张图就“系赤兔于辕门,如将射戟;探大弓于国库,直欲斩关”了(自己查是什么意思,这段话也是出自蒲松龄老师收录的一个精彩的断袖分桃类故事),第二张图是小拉达在上,火恐龙在下,另一边穿短裤的在上,黑皮的在下(黑皮表情还挺不服气)。第三张图是真的“激情四射”,第四张两边都口起来了,第五张又射了。
      梦到这我醒了,然后我写完后才知道我的梦有多龌龊,但我还是要狡辩一下现实中我还算一个比较约束自己的人,只会偶尔看看,不会随时满脑子都是这些。。。。。。

不光迟到,还找不到教室

我开着二轮车,呼呼地赶往学校,眼见着电瓶车就快没电了,只能很挫地用双脚助助力。就算如此卖力,但还是迟到了,只有我一个人灰溜溜地进了学校大门。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恍惚记得第一节课好像是化学课来着,那就是要去实验楼上课。妈呀,我记不得在哪了。
碰到在外面上体育课的同学,问了下实验楼在哪里(真是有够丢脸的),去了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断地在思索,却无法知道我这是在做梦。
然后有点怀疑自己,这是化学课吗?我神奇地掏出了手机,找到了课程表的照片一看,再见吧您嘞,第一节是班主任语文老师的课,怎么这么衰。
……
到了下课时候,去小卖部买东西吃,货架上几乎都空了,只好拿了两包方便面。给钱的时候,发现小卖部收钱的竟然是单位一个快要退休的人,我有点点惊讶,还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说轮到他来值班(哈哈哈哈,什么鬼,来小卖部值班),我给了钱,就走了。
真是一个错乱的梦啊~~

怀念啊

很久很久之前做过一个梦
梦见小学的好朋友和我在现在上的初中教学楼三楼(顶楼)侃侃而谈,谈的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那个三楼和真正的三楼不太一样,光线很好,也很像小学教学楼的四楼,但是下楼一看还是初中教学楼的二楼,也是光线很好
挺想念这个小学同学的,他去了我们初中的分校区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真实的世界

我梦见我生活在一个像是灾难后的世界(但是我不知道),到处都是一些现代社会的东西,但都是废弃的,比如人们把破旧的电视当成了雕像,说是什么神的旨意等等人们都不知道怎么去使用,大量的电子机器都被当做遗址神迹,然后我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出去狩猎,去学校学习,学习的内容大概就是生存技巧,圣经(其实就是一些遗留下来的书,只是没人能看懂),争取到16岁时考试晋升为学者,这样就可以进从小就听长辈们所说的神之屋,据说神之屋里面可以获得神的旨意,然后造福人类,没有考上学者的只能加入搜寻队,去外面采集物资,但我从小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进了神之屋的人都再也没有出来过,我问家长,家长说他们到了神那里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解脱,然后便告诫我不让我多说,我很听话,就再也没有问过,但是这个疑问一直都存在我的脑海中。



忘了说我们住的地方的样子,我们住的地方有点像大号的福建土楼,但是大概有十几层楼高,半径大概有200多米,房子上架着各种木板用来走动楼中间是一个奇形怪状的房子,周围都是广场,有着各式各样的“神迹”,中间的房子也就是大教堂,是我们学习和晋升的地方,楼的外面是各式各样的正常楼房,但是没有人住都已经荒废了,据我们所知,我们是世界上仅存的人类,因为我们没有什么交通工具,所以也不知道世界上除了我们还有没有人。终于到了16岁,我去考试,但是只差6分就合格了,于是我只能加入搜寻队了,但是我们得参加学者的晋升仪式。

到了那天,我们在大教堂占成一排,看着那些新选上的学者,我们满是羡慕,在听完老师慷慨激昂的演讲后,主任宣布晋升开始,主任给学者们每人的手上绑上了一些东西,并且让他们注射了一些奇怪的液体,注射完后,学者们一连幸福,接着主任把他们带进了一个房间里面,这个房间平时老师都不让我们进,也不告诉我们里面有什么,今天终于可以看一下房间里都有啥了,我找准时机偷偷看了一眼,发现这不是个房间,而是一条向下斜的走廊,一眼望不到头,这时我突然听到隐隐约约的叹息,我仔细一听发现老师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他说:“这种事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正当我奇怪时,我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我看见走廊两旁的房间里,有着腐烂尸体,定睛一看发现正是上一届的学者,正在腐烂的脸上充满了异常的笑容,我再往远处看,发现有很多白骨,我大脑一片空白,因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严重怀疑这是幻觉,因为我嫉妒那些学者考的分比我高,于是我意识恍惚的看着当上学者的同学们走了进去,厚重的大门再次关上了。

后来我就加入了搜寻队天天出去搜寻物资,其中有些前辈对我说,说我应该庆幸我没有当上学者,我十分不理解,他意味深长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谁知道呢。”后来,有一次外出行动,我发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丰厚的物资,于是我没有通知其他人就脱离的队伍,在我独自探索的过程中,我迷路了,走了不知几天,把身上的粮食吃完后我累的倒下了,但是突然我倒下的地方有个坑,尽管我拼命的挣扎,但我还是掉坑里了,这个深坑里面是地下湖,掉下去后就有暗流,我在黑暗中随波逐流,直到我被冲到了外面,我从一个长方形的洞口中被冲了出来,宽数十米,高大概有一百来米,我出来后发现我在海底(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能呼吸)周围的环境竟然和我们住的地方非常的像,我甚至怀疑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但我四处逛了逛后,发现这不是我们住的地方,虽然很像,当我到达了一处神迹,我发现这个神迹和我们的很像,但又有点区别,我好奇的去摆弄他,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整栋建筑在尖叫一般,我感觉一整眩晕,很奇怪的眩晕,我感觉周围的空间在扭曲,在挤压我,下一秒我又觉得是我的身体在挤压空间,最后我坚持不住,晕了过去,然后我突然醒了,我发现我在一个大房间里房间到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很多人在走来走动,我我躺在一个圆柱状的玻璃容器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很沉重,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不是我的身体,看我醒过来后,五六个人立马围在我周围,对我说“坚持住。”“会给你解释的。”他们也在互相交流,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当我颤颤巍巍的起来后,他们意识我去房间对面的一个走廊,然后他们立马就跑到了别的类似的容器旁边鼓捣着什么,我看向周围,发现有很多这样的管子,不仅这个房间里,其他的房间里也是,有些管子里还有人,有些管子里没有,有些有人但是一动不动,有些好像正在睡觉,我走到了走廊那里,与其说是个走廊,不如说是个管道,管道外面是水,周围有着滋滋的噪声,不时会有电流一样的东西在管道表面流动(当然我不知道这是电流,因为我生活的社会都没有电,还是石器时代),我向外面看去,隐约会有一些黑影在蠕动,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单调噪声,突然我又感到一整眩晕,这种眩晕比刚才的要更加强烈,房间里那些奇怪的人注意到了我,有些向我跑了过来,说坚持住,我努力控制自己,我也想坚持住,但是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

我闭上了眼睛

接着我在床上睁开了眼睛,

我醒了。



我醒来之后的分析是,在梦里最初的这个世界,科学家们发现他们所在的世界是虚假的,并且他们发现了如何去往真实世界的方法,于是他们在全球各地造了很多这种类似福建土楼的装置,用来传送,但是科学家们都先行传送走了,大部分装置都是没问题的可以正常运作,于是人们都去了真实的世界,但是有些地方的装置出现了问题,由于科学家已经被传送走了,没有人会操作,所以就出现了大量的人没有被传送,过了不知几个世纪,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人们退化到了原始社会,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从前的历史,但是还是有清醒的人的,只是清醒的人很少,但敢于表达真相的人都被视为异类,被处死了,人们都已经认为,遗留下来的这些设备是神的物品,他们尽管不知道怎么使用,但是他们玩出了花样,比如奇怪的液体,把人关在房间里做实验,非常的愚昧

我最后一次外出时,误打误撞走到的地方就是,一个保存还算完整的传送门,于是我被传送到了现实世界,但是最后又晕过去了,谁能告诉我,

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

是真的吗

漂在海上的学校

昨天晚上,我梦见一艘巨大的船航行在一片只有海的星球,整个船就是一个学校,结构跟梯田一样,宽大约900米,长大约1200米,高好像是30多层楼高。最顶上是400米操场,楼内是有电梯的,电梯是椭球状的,单面镜,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往里面看并不是镜面反射,是半透明的,但是很模糊,四舍五入等于看不见。

对了,上面30多层高指的是从甲板开始算,不是从海平面,从海平面到甲板大概500米吧

这艘船上主要是教学楼,图书馆等等一类的,还有一艘船,比这个船要小的多,通过两个大桥连接到了一起,相当于平行行驶,那个船上好像只有宿舍,因为那个梦我没去睡觉,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都有啥,那个星球的一天感觉像是地球的一周,白天黑夜都很漫长

我在这个梦里主要剧情就是,我跟朋友聊天,在船上闲逛,然后在数百个电梯之一里邂逅了一个女孩,聊的开心,然后单纯的相爱(没有黄色情节,柏拉图式),然后被我妈叫醒了。

学生们有漫无目的的坐电梯的,有去食堂吃饭的,去球场打球的,又在图书馆里找书看的,有在球场踢足球的,有坐电梯跑下去捡球的(毕竟球场在最顶层,而且四周没有遮拦),有观察天上的云的。

背景二战,保卫学校

梦到我怀孕六个月了(梦一开始还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然后读研,我妈为了照顾我也来了。先来到学校,本来安排住静宜馆的,但是形势有变,住在了东南角接待楼
天色阴沉,周围都是铁网栅栏,中间是巨大的微微下陷的操场,黄色的杂草凌乱
惊喜地里面碰到了两个小时候的同班同学,我们那时候就是三人组,因为她俩名字都是ABB,我是AB,大家看我们天天一起玩,后来也喊我ABB了
她们说外面形势严峻,日本人一直有打进学校的想法,但是学校里有个红裙姐姐是日本一个上将的 “朋友”,所以这边的军方忌惮着不敢打进来
但是还是有巨大的阴谋潜藏在暗处
终于有一天,那个上将有事回国了,军方按捺不住跟学校里的保安交火了,用的都是很原始的手榴弹,后来我们支撑不住被打进来了
因为有女神在,他们暂时不敢杀我们,但是毁了很多学校后山里的很多果树和农场,有卖鸡蛋的有种果树的
女神很担心,她总感觉忽视了什么,于是在学校四处查看情况,后面有几个日本士兵慢悠悠跟着她。
我跟她相遇在静宜馆之外,静宜馆的背面正对着中央操场。她路过那篇中央操场的杂草时,士兵突然变得很紧张。静宜馆背面的墙体上有一根被铁锈腐蚀的很厉害的水管,下面有一个盆,积淀了很多暗红色的铁锈水,水下还有一个常年冲刷出来的浑浊的水洼
我跟红裙姐姐闲聊,发现一个士兵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一下操场周围的杂草,然后脸色骤变,赶紧到那个小水洼踩了好几脚,问他怎么了,那个士兵弄浑了水洼之后啥也没说就离开了。
阴沉了好几天,终于下雨了
军方好像不再忌惮,好几次蠢蠢欲动想抓我们,并且还说,反正你们已经跑不掉了
这一天,我打着伞想去后山看看,路过操场看见里面凌乱微黄的杂草无风而动,走进了一看,毛骨悚然!哪儿有什么杂草,那是数以亿计的淡黄色成年吸血虫仰着头到处寻找血源!是了 ,是大雨把他们唤醒了,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爬满整个学校!
我慌忙后退,却发现在大雨的溅射下,已经有好几只幼年吸血虫爬上了我的鞋子。我不敢用手触碰它们,也不敢碰周围任何带水的东西,可它们已经准备往我的鞋口爬了。我突然想到那天那个士兵碰到“杂草”后踩水洼的奇怪行为,赶紧来到旁边的静宜馆,发现静宜馆周围地雨水流到操场附近的地面一只吸血虫都没有。我赶紧用伞尖伸进盆里,染上暗红色的铁锈水然后抹在鞋子上,果然,那几只吸血虫立马蜷缩成一团掉在地上,然后朝操场爬去了。
我继续出发,来到了卖鸡蛋的农场,发现日本人已经开始了屠杀,卖鸡蛋的老两口子已经被杀了,就剩一个小孙子躲在鸡蛋仓房里,可那个日本军官找到他了。就在他举起长刀的时候,我赶紧过去救下了小男孩,可是他还是被砍掉了一条手臂
这时候好像是我孩子他爹进来了,杀掉了那个日本军官,他也到处挂彩了,浑身是血,也断了一条手臂,女神过来了,说刚好那个小孩地手臂可以接在他身上,他说那个小孩还有救,12小时内那个小孩可以接回去
然后我就醒了

我不要考试啊啊啊【22.10.30晚】

今天是万圣节呢~
part1
梦到老妈让我去另一个家里(我们搬过家)拿东西,然后我到了之后我弟居然还tm跟过来。
part2
被同学们邀请去一起吃饭。我到的时候店里还没几个人。我就先玩手机,然后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法解锁。梦里我的手机变成了超小屏幕的iphone4,所以老是误触,淦。没办法,我就先吃饭。吃完了还没人来,我走出去(半包间)一看,原来他们来了,而且坐在不同的位置,离谱啊。
part3
梦见回到家上网课了,叒。还tm是化学限时,不要啊!!!!啊哈!!!然后等老师开视频会议。结果老师说题目有问题啥的,然我们接着等。过了一会儿又说考试取消了哈哈哈,太棒了(迫真)

学校

我高三转学了,高一曾经在这里班级里上过,然后高二转到了另一个学校,结果成绩下滑了100多分,然后我们就转到了朱老师的高三班(没错,又是那个小学数学老师),我带着刘恒睿等和我一起转过来的人去班级,班级依旧在二楼的教室,路上碰到这个班级曾经的好朋友,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进去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我是一位男同桌,朱老师布置了三道数学作业,两道算式题,一道应用题,然后写完了,老师批改完发下来的时候问我,这个全错的本子是不是我的,幸亏不是,我错了两道题,第一个对了,我给和我一起来的同学说,在这里错题一定要改在后面,要不然老师会生气,后果很严重。

学校勇者

梦到我在JP矿的第一小学上学,老师是小学的数学老师朱老师(梦里我是初二的),朱老师上课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问他吃不吃馍,他说不要,正上课呢不能吃。
       不知道我和我的朋友哪根弦搭错了,超级牛的说到:"你不吃我吃",我俩就当着老师的面走上讲台把那个馍拿走了.....
       不出所料老师生气了让我俩站到外面去,我们就在外面把馍放在炉子里烤,准备一会分着吃,这时候我们发现远处出现了龙卷风,是水龙卷,从一个小池塘开始的,这个水龙卷不大但很漂亮,它离我们越来越近,最后从学校外面走过,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