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达以上的我的可爱小姑娘

我梦见一个小姑娘。我们曾经是同桌关系。我特别特别爱她。她也很喜欢我。但是我们早就不是同桌了。之后我应该是在大学课堂吧,那种阶梯教室,但是周围的人又不像大学里的人。人特别多,教室是有两层的那种,底下一层上面一层。我本来在下面听课,她坐在后面来看我了,好像带着她的现任同桌,感觉是一个头发挺短的小姑娘,要么就是个男的,记不清了。然后我课间就去找她,我在她那呆了好久好久。然后老师和同学都不乐意了。他们说你就非得要找她对吗?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教室都在等着我回座位,并没有上课

晨跑

梦到到了一个新的学校,认识了一个学长,在带我介绍学校设施的时候,我们被偷拍了照片放到了朋友圈上,尴尬到脚趾扣地。
在集市上有零零散散卖花的小摊贩,仔仔细细挑了一束紫色为主调的花,打算送给男朋友,回来的时候,学长把我之前插在花瓶的干花扔了,送给了我一瓶水,莫名其妙,有点生气。

导师要求我们每天都要去晨跑,并且是带着一颗球从起点到终点那种。于是在大雾的潮湿天,我就慢悠悠跑了起来。路上很多学生在活动,有踢着足球不小心踢过来结果和我的球交换了的,不过没什么大碍就没有换回来,还有和我一样在晨运的外国学生。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一块跑,但聊着聊着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充气橄榄球,这个可不太好踢了,只好下去沼泽地里的橄榄球运动场把球捡回来,球沾满了淤泥像一颗牛肉丸,辛苦捞了半天终于爬上来了,身上都是泥,感觉黏糊糊的。

三個夢,現實和非現實交織

第一個
我和我爸媽在家裡吃飯,我爸帶回來了一個有點點奇怪的香腸,長得樣子很奇怪,但是又確實是,他回來的時候有在說外面吵吵讓讓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們一家在吃飯的時候,外面的連廊上面也是吵吵嚷嚷的還有人影,然後我就偷偷磚頭去看,是一群人在爭執,然後有人死了。我突然就和其中的一個人的眼神對上了。這個時候我媽突然說要去看看發生了什麼,我還來不及阻止她已經打開了們。然後那四個人進來了,其中為首的是個男子,穿著白襯衫,手上拿著折疊的藍色雨傘。直覺告訴我不能觸碰到他的藍色雨傘,於是我直接拔出自己的匕首,然後衝上去把這四個人一一殺死。並且讓我爸媽報警,說這裡有黑社會私鬥,然後闖入民宅。等我想到要去處理尸體和地上的血跡的時候缺都消失了。這是第一個夢。
第二個
準確來說我是在一個不是我曾經呆過的任何學校裡,但是我很清楚這裡是我的學校。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學校裡面就有冰場,所以很多小朋友會晚上來上課聯繫。因為我們學校很偏遠,所以路上的時間也會花費的比較多。我的熟人有很多,但是我叫出名字的只有惠子嫣一個人,我晚上本來是要去洗澡的,卻突然找不到浴室在哪裡。晚上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留在了教學樓的一間小房子裡,而有一個人和我在一起,我們在商討什麼,但是我對他的定義就是大反派。
第三個
我們要去一個據說是很老舊的一個民國時期的軍閥佔據的地方探究,因為那裡難攻易守,不過我們去的時候有聽說這有什麼衝突,有一些農民工在這裡因為什麼和某一個勢力在抗衡。
這確實是一個很老舊的建築,在高大樹林之間,並且在建築物主體前面還有一個對稱的廣場花壇,是長方形的,在長的盡頭這邊還有一塊形狀不太規則的假山石。我們緩慢的靠近,就看到一個農婦打扮的人從假山石下面的一個小洞竄出來,有人看了一眼那個洞後母建築物前的攻防人數,所有人都拿出了槍。假山石後面是一個下沉有台階的半圓,我們從左邊進去,而右邊已經有人準備埋伏我們。因為有台階,現在高層的很容易被下面的對面層看見,其中一個人看著彎腰附身行走的說讓他們用狙擊槍打我,我聽見槍響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但是為了讓他們掉以輕心還是假裝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肩膀。我旁邊的人嚇壞了,趕緊問我有沒有事,我讓他小聲一一點,我說其實我沒有被打到。然後拿到了狙擊槍,把對面搞掉了。
然後爺醒了。

守护者

我是一个守护者,但我不是唯一的守护者。
这个地球上有很多的守护者,他们和我一样伪装成普通人类生活在地球上,很多年。
我在地球上的身份是实验高中的学生,相貌平平,资质平平。
我与其他的守护者各不相干,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其他的守护者在哪,也无法分辨出身边谁是守护者。
除非守护者自己愿意暴露身份,但是没有人会这样,因为暴露身份也没人会相信,我们的规定就是伪装成人类,和人类一起生活,并且守护他们的安全。

我们学校最近运来了一棵树,据说是科研人员放在这里的树,至于为什么非要放在我们学校,我们也无从得知,校长也是不会轻易告诉我们这些学生的。

但最近,这棵树有些奇怪,我总觉得这棵树上有着奇怪的气息,就好像不是这个星球上的一样。

我的预感是对的,这棵树操控了校长,将老师和一部分学生召集到了办公室,作为人质。

校长在广播里说道“守护者们,我知道你们就分散在我们学校之中,如果不希望这些人类消失就来我的办公室找我。”

我坐在教室里听到广播以后,知道这个绝对不是校长,只有班上不明所以的同学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以为校长突然中二了或者在念什么台词。

我告诉同桌我肚子疼离开了教室,便朝着校长办公室的地方跑去。

途中我看到了隔壁班的混混孙凯,还有我的男神柯彦(不记得梦里的名字了,只记得大概人物,便随便取了个名字。)

他们都朝着校长办公室的方向去了。

来到办公楼前,我看到了颜汐,火箭班的第一,莫非她也是……
颜汐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即道“我和你从窗户进去,其他人从门口进”
我点了点头,她便拉着我的手,我们从外面飞到校长办公室的窗边,看到了里面的人质。

这个入侵者不是很聪明,我们很快就救出了人质,消灭了入侵者。

事情解决之后,我们把全校的同学都召集到了操场,颜汐飞到空中扔下一枚催雨剂,空中下起的雨淋湿了所有人,大家都忘记了刚才的事,只记得大家在做广播体操,突然下起了雨便都朝着教室跑去。

看了看剩下的十来个人,都是隐藏的守护者。

我们互相看了看,便都向着教室跑去。

柯彦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没想到你也是守护者啊。”
我笑了笑“是挺不容易想到的,毕竟我这么平凡。”
柯彦想了想说道“那平凡的你愿意跟平凡的我交个朋友吗?”

我愣住了,随即笑道“好呀”。

“那放学一起回家,就这么说定了”柯彦说完就跑了,不得我回复。

我慢慢的走在雨中,颜汐也跑了过来,“你好呀守护者,我叫雪
,你呢”
雪?我记得这个名字,守护者会长的女儿,没想到,居然和我一个学校,而且还那么优秀。

我顿了顿道“你好,我叫颖”
守护者稀少,大多数名字都是一个字的,也不会重名。
守护者的名字会一直伴随着守护者,但是现实中的名字一生换一次,守护者是可以生活很多世的。

颜汐投来一个甜美的笑容,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直至醒来……

-

梦到我在初中的同桌和周围的朋友。
梦里大家都是二三十岁的成年人,有自己本职的工作和学业,固定的时间有机会聚在一起,在初中的教室里上初中课程。
我对那个同桌的记忆很少,甚至初一下学期换了座位以后也没有再跟他说过话。对初中的印象已经不深了,初中同学里除了我后来一直喜欢的男生以外,基本上也没有交集。
梦里的同桌,是要在学期中就因为换了工作去外地。我们还坐在初一刚刚入学的时候的座位上,甚至头顶还有同款质量不太好的投影仪。下课以后我和他还有另外两个人在校门口吃麻辣烫,他跟我们说要离开了,以后不能再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了。另一个女生对他说,虽然大家现在都生活得很辛苦,但是还能有机会像小孩一样坐一块上课,逃避现实生活,你走了我们都会很心疼你的(因为貌似成年人的我同桌工作内容很多很累)。
同桌说可能大家的关系就像云那样吧,风吹一吹,聚在一块儿了觉得很神奇,但再吹一吹总会有很多变化,有的人要先离开,我就是那个先离开的。

1.20

好久没做梦了,醒了之后忘得好快,想到哪记到哪吧。

先是梦见我一家人住在一个老旧的木质建筑里,有点像欧洲那种木屋,里面摆设很拥挤,灯光昏黄,但是挺温馨。我出门上学,外面是繁华的大街,街道非常宽阔,两边高楼林立,阳光很好,行人很多,我在路上看见收垃圾废品的人,蹬一辆小三轮,上面的垃圾堆得比车还大,大三四倍,五颜六色的箱子、废纸、塑料制品,摞在一起,像一座移动城堡。

我上学的地方有点像霍格沃茨,但是坐落在城市里,这么现代化的地方有座古堡,谁也不觉得奇怪,真好。学校里不教魔法,教计算机。我成绩好像挺好,快考试了,心里一点也不慌。上完课我去图书室找资料,放资料的地方像中药药房,一个个抽屉铺满一面墙,上面用小字标注了抽屉里的内容。有个男生搬一架梯子,然后爬到最顶端找书,这个男生是我高中时的化学课代表,外号叫学霸,驼背挺厉害的,在梦里也没挺直。我拉开位于我胸口高度的一个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摞纸,纸上有中草药的苦香味。

下一刻我突然串场,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我喜欢的主播家里,很了不得。他刚好在直播,他平常也不是天天播,我也不是天天看,但是看的时候都挺开心的。主播一般玩单机,但是也有纯唠嗑直播,听人闲聊挺放松。我为什么突然出现在直播间,这个问题比较玄学,好在没人太在意这种事。我本来有机会做个莫名其妙的出场嘉宾,体验一把近距离接触的感觉,但是我脑子一抽,袭了主播的胸。胸肌手感不赖,我却罪大恶极,十分变态。但是真的很软。

主播很尴尬,还好他直播一般不露脸,要不然更尴尬。我赶紧真诚道歉,光速原地蒸发。然而之后的时间里一直念念不忘,睡醒好几个小时,还在想我梦中袭胸,手感真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心安理得地看视频。

我重新出现在学校里,一点小插曲,问题不大。拿着资料复习完,我放学回家。外面下过雨,已经停了,但街道还是湿的,路上几乎没有人。街灯映在大大小小的水坑里,像一双双泪光闪闪的眼,百转千回地看着我。我铁石心肠,一脚把柔情踩碎,泪花溅湿我的裤腿。我在空旷的街上蹦蹦跳跳,从这边跑到那边,张开胳膊转圈圈,高声唱跑调的歌。两边的楼都亮着灯,夜晚之下万家灯火,人们各自有各自的事情要做,谁也不理会我。在白昼和现实,我不敢这么疯——天底下往往有很多很多人。但现在只有一个我,我唱或者跳,没有谁来打搅我。

我回到家,家里有饭菜,还有军书十二卷,卷卷有我名。于是我啃两口馒头就上路,走前收拾出一个小包,带着我的本子和我的笔,再套两张大饼在脖子上,转圈啃着吃。现代化魔法学院的计算机系学生突如其来地去上战场,准备得多有不足。老师说学生考试不带笔犹如战士打仗不带枪,我打仗带了笔,可惜不能当枪使,那去了还有没有回家的路呢?我不想那么多,松松快快地上路,趁着夜露尚浓赶紧走,天亮就能到营盘。

然后我成了一名特工。这战争有点玄幻,外星怪物入侵地球,情节很老套。我接到任务阻止外星人的计划,虽然我并不知到他们到底有没有计划。化学课代表在这里又客串一个角色,和我做搭档,但他口音独特,令人过耳难忘,且导致诸多交流障碍,我私以为他不太适合特工,将来就业建议往别的方向发展。虽然跟我也没关系就是了。

具体怎么执行任务,我忘得好一个一干二净,于是其间坎坷按下不表,临到头我突然发现惊天秘密,原来我也是外星怪物!……好吧,还是很老套。

故事变成正派外星怪物和反派外星怪物的癫疯对决,我自小接受地球(也可能不是,管他呢)教育,文明开化,以理服人,被不讲理的反派吊起来锤,实乃秀才遇到兵,菜得令人惊。于是我和课代表一起被绑,由几个球奸和他们的外星老大带走。

他们押着我们穿越戈壁,我才知道原来不是外星怪物入侵地球,而是人体内觉醒了怪物,比如外星老大的身体本来是个男人,但是老大在他体内复苏了,而老大轮回千年万世,性别认知未曾动摇,女性得很坚定。她有变化身体的能力,把自己变成一个女人,留大波浪卷发,一颦一笑风情万种。

她有的能力我也有,我给自己变了一堆帽子顶在头上,盖中盖中盖。其中有一顶帽子上写了外星人的秘密讯息,但是用帽子要怎么传递信息,我醒了之后也没想清楚,有些事情不需要太讲逻辑。外星老大看上我的帽子,把一摞都抢过去自己戴。也许我有机会退役的话,可以当个帽子设计师,广告词就说:“外星人都欲罢不能的帽子,你还在等什么?”

外星老大顶着一摞帽子,没想过挨个分开戴戴,没发现有顶帽子上写满了她的讯息。这堆帽子后来离奇失踪,回到我军的手里,这般穿梭时空的能力,与那个突然出现在主播家里的我遥相呼应——原来很多事情背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世界真是妙不可言。我后来在枪林弹雨中靠着一块石头安静地坐着,等队友火并完来救我,或者等我被流弹打死,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本想为战后回忆录预热,可惜最后想起来的还是袭胸,这个可不能写进去。

2020/1/17

我生日 我有举办了一个小学同学聚会 没来几个人 我本来以为一个都不会来的 结果来了好几个 最后我跟——在阳台聊天 聊最近发生的事情 然后我梦快醒了 还有好多没聊 就想跟她拥抱一下 还没来得及 就醒了 这一觉睡了十三个小时 可能不想醒吧
KRB

【现实70%】21.01.18

周一的早晨,醒来觉得有点奇怪自己好像过了一段浑浑噩噩每天啥都不干的日子。想着好像有什么作业没有做完,一翻看果然物理练习册布置了10p的习题,之前只在学校里完成了2p多,想着能不能在交作业前补完,有点危险。
隐约又觉得自己好像有工作过,交不交作业都没什么关系。但是工作了哪有只完成作业就行了这么好的事情
一时不知道到底是工作更可怕还是交不上作业更可怕
哪一边才是现实

晚睡之人做的梦

现在是12点,我刚刚醒来不久。
我梦到好多,梦境很混乱,有梦到大学老师在高中的教室给我们上课,我旁边坐的是小学时的同学。。我在笔记上写的是高中政治(而高中我学理)和各科笔记,可能也和大学有关?我坐在靠墙最后一排,和同桌聊天复习。
另一个梦…可能因为电锯人看多了,梦到我(也可能不是我?)和一个螃蟹恶魔战斗,那个恶魔是女性,长满了螃蟹爪子,虽然腿特别多但是没有两个最主要的大钳子。
最后一个梦。梦到有个初中同学(ly)死掉了,我和另一个同学拿到了一串数字,她试了试,是死去同学的QQ邮箱,里面只有几封邮件,是她自己写的。(点开以后还有她自己说话的旁白,真的好像电影)读了几封里面居然还有事情,录我不存在的记忆:我好像在大学,下面坐着高中同学,我在讲一些东西,好像在演讲吗,有关父母亲情?总之给那位自杀了的同学听哭了。我穿着白色衬衫,还挺酷。后来发现那位我们以为自杀的了同学并没有死,她貌似也没有自杀,她来看我们,我很慌张赶紧把网页全部关闭了,怕她看到我们翻她的邮箱。
大概就这样吧。

完整的鬼故事梦

我和几个人在一个大房子里住宿。鬼是一对母女,女儿相对平易近人,(在前期)你还可以跟她说话。一个朋友被鬼看上了,女儿想让她帮母亲鬼完成心愿。我们帮着走流程达到条件让她完成和母亲的通灵。可这时进度才到一半(设定是我知道我在电影里,能看到进度条,但不知道剧本),而且我知道我是主角,所以我确定她可能没完成,并且因为我条件接近,鬼会找上我。第二天我在屋子里摆脱了一次鬼,去上学了,我一整天都在警惕、和鬼斗智斗勇,晚上我在晚自习,鬼女儿突然向我走来,我大声喊叫,泼牛奶让鬼现原形,鬼被众人按住了,我让有的人出去报警之类的。可不知为何人又要走光了,教室里阴森的氛围重新占主导,我害怕。这时突然来了一群隔壁班的要借教室排练,我大喜,那个鬼还被迫陪他们排练(排练的演出是哈利波特…)。因为时长要到了,所以我知道我安全了。在影片的最后我通过校园网站可以看到鬼还没消失,还在校园里。

8.2

#开学放假都好难拿到电脑

学校因为不知道的原因变成军校,地下车库常常因为地雷,炸弹等实验像地震一样晃荡。
我被选成参与实验的人,类似于领队的职位,带一个小队去和别人打仗(但直到梦境结束我都不知道对面是不是敌人)
之后又因为学习成绩落下,被免去职位,由低一级的学妹代替
学妹像是漫话里出来的女孩子,喜欢看耽美漫画,据说领导能力很强。
那天我和她见面的时候就看见她在看耽美漫画,是类似于修仙一类的漫画,里面是一只狐妖被打成重伤后劝阻普通人离开,但那个人类爱人还拦在他身前说要一起的狗血桥段。
我去查成绩的时候,发现许多成绩被恶意扣成零分;吃饭的时候也被人故意只在我的盖饭里不加米饭(什么神奇);去地下车库取车的时候,因为没有被通知今天做实验,车没有找到,人被炸了一脸灰。
就像有人专门针对我。
回到教室还看见一个不喜欢的同级学生来我们教室里唱歌跳舞,心情很不爽。

#说起来今天还得和她一起上学,麻烦死了

学妹带着小队练习的时候i出了意外,对面换成真枪实弹还有飞机大炮对着小队轰炸,那飞机长得和青蛙似的,很难看。
我想回去救他们,但是因为没有装备只能看着。
他们把敌人打败后,俘虏了一个士兵。
士兵之后的处理我也无从得知

开学后的意外

做了一个梦,时间也就是在几天后吧,疫情的余威还未消散干净,但我们已经返校开学了。一天中午的时候,同学们都去午休,我和wh在教室里没有走,他给了我一把手枪,并提醒可能会有危险,我接了过来别在腰上。危险果然发生了,一个记不住面孔的同学掏出了枪想要对一个女生开枪,同时他拿枪威胁了我,我估计正是这一行为刺激了我,我毫不犹豫的掏出枪,打开保险,一枪打死了他。然后是久久的安静,我很久才意识到不是开玩笑的,我杀了人,我竟然杀了人,我先是害怕,害怕警察来抓我,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逃犯的心情,那种感受都不是紧张,在现代社会的法治面前一切小聪明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我只是个学生,杀了人,跑都没处跑,一种等待制裁的绝望感淹没了我这个没有鳃的动物。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开始自责,才为自己的过失感到懊悔,梦境就是这么神奇,你没法骗他,他也不会骗你,那绝对是我真实的想法,直到那时候我也没打算对我打死他这件事忏悔,我只恨自己做的不够小心,并且担心会不会连累到wh。
就像大部分NPC死亡尸体会消失一样,我不需要处理他的尸体,不过有些可惜,我没能体验抛尸时的感受。之后发生了一些没有逻辑的事情,就不赘述了,再有深刻的印象时已经是同学们陆续涌入教室准备上课了,我在第一排但不敢坐下,我总感觉有别人的目光在灼烧我的后背,我站在教室里假装四处走动。他们还是发现了,并且议论起来,有一个我一直觉得有点聪明的人,叫THL的说,中午我留在教室里,并问我人是不是我杀的。我矢口否认,但他肯定明白了,虽然他没有继续进攻。
之后的时间我还沉浸在各种侥幸心理中,比如目击证人会不会帮我隐瞒,警察会不会因为我是正当防卫不抓我,但我心里清楚,我就是想杀了他。。。种种煎熬的情绪都快拧成麻花了,我才醒过来,其实我还蛮喜欢这种梦的,至少有种劫后余生的快感,在多舛的现实生活中,还是别让我碰上了。

学校的事

2020.4.4
和神情有点像wxy的lxr用平板通宵复习了一晚上,我还是心存芥蒂,感觉有些奇怪。她的平板是ipad2018,我的是air3,我们曾把ipad互相对在一起互联连接,找到某个角度以后就可以拍照了。(梦里其实大部分都是和lxr有关的,不过我想不起来细节了)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遇到了whh,然后太阳雨倾泻而下。中间雨停了一小会,之后又开始下起了,不过我们还是决定去上学。进了门里以后,其他预料之中的人也都到了,第一位永远不会缺席,似乎是黄色的“觉醒”,我是最后一个红色的“勇敢”,我后面本来还有一位,但ta从来都没有来过。
我在小区里捡了个油桶,有开车过来的人就去招呼卖油,后来人多了我也不敢卖了,有人说旁边有个池塘里全是油。
之后从某个地下馆里出来以后碰到lx,听说xys和byq物理都没及格,我和lx都说物理有什么难的。不过我的化学一直不好,没有进过年级前100,lx说他也是,没进过全市前200。接着我们该去跑400米了,我到的比较晚,来的时候别人已经开始跑第二圈了。跑过第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左边有一群初中生在做体操,似乎还在进行电视直播。
在馆里同学和德国人拍照填zp素材,我发现有几个德国人的名字我已经忘了,之后我也和他们一起去拍照了。往外走的时候遇见了赵校问我现在的情况,我说最近学习还挺努力的。

最后也没有去上课

我在上学,学校很大,各个上课地点之间要坐火车。走路也能到,到浪费时间。我和竹子在站台等车,车从两个轨道来,中间没有月台,我们就站在轨道中间的空地上。本来我对竹子说,下一节政治课,我最晚坐16.39的车。 竹子在和我聊天,说话间16.39的车来了,但因为是特快,需要多交钱,我没上。事后很后悔,因为它之后的车都取消了,直到17.36。

我等车的时候想起来我还没有查上课地点,但学校的原则是你不必非要去特定的教室听过同一个老师的课,只要都讲政治课,可以就近听任意一节。查学校网站的时候发现校园中央开设政治课,内容是分析某某的死亡原因是否和某某某有关。我猜测这可能是个讲座,而不是一节正经的课。网站上还写,某某某带着两个棺材进火车的卧铺。睡觉的时候棺材从枕头下面伸出一节,他的上铺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五点的时候我突然在梦里醒来,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我是如何回到宿舍,为什么没去上政治课。看着窗外的时候发现不是下午五点,是凌晨。天空漆黑,宿舍楼近处的路灯下夜雾弥漫,走过许多昏黄的人。收到妈妈的信息,说谁失明了,因此她会更加珍惜我给她的画。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她看不见了,后来又看了一遍信息,才发现说的是我几乎不认识的一个亲戚。那些画大多粗砺,以阴暗的手法画明媚的光景,我自己都不认得。

沙滩

梦见自己到了一个新学校
各学科老师都是从以前自己的学校过来的讨厌的人
还有四个谜之转校生,可以不用上课拥有自学的权力
我边上有一个特别熟悉有安全感的人(但是不知道是谁
和他说我也想要自学
他和我说了一堆话来打消我的念头

宿舍边上是沙滩
不知怎么的大家都跑去沙滩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需要把一袋一袋各种颜色的奇怪粉末压成砖头带过去
边上有很多奇怪的摩托,有几辆是两辆绑在一起的
爷爷奶奶竟然也在那里
因为一点原因砖块碎了两次
有一次我竟然伤心的在路边哭
那次的砖块是淡黄色的

正当我第三次在把蓝色的粉末做成砖块时
我醒了

右手不知道哪里被压住了完全没有知觉
好像变成了一块尸体
鼻子和往常一样发炎的很厉害

我发现我好像知道我梦到的是什么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