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做梦了

致小也:梦一直是会有的,不要让它们变得无聊,也不要忘了去记录它们

学校的操场变成了汪洋大海,同学都在走廊钓鱼。班里那个河边长大的同学钓的特别像模像样。我凑到他旁边,他平时很友善,就问我要不要他教我钓鱼,我犹豫了几秒同意了,因为平时有点不爱和他玩。同意了之后,他给了我一个皮球,我很疑惑,他说这是钓鱼工具。。他的钓鱼工具都是真正的鱼竿,却给我一个皮球,我也没敢说什么自己玩去了

两个女孩的巫师姐姐,女孩们穿得很潮,像吊带袜天使,姐姐是很传统的女巫,巫师帽加上破旧斗篷,都很漂亮。她们去到了一个寺庙旁边,杂草丛生。两个女孩坐在亭子里,姐姐在给他们交代什么,我好像是反派,使用全知之眼邪笑着监视她们。姐姐出亭子,往寺庙走去,两个女孩开始漫不经心地刷手机,我看到姐姐到了一个神龛前面施展仪式。

我化身成一只乌鸦,从远山的缝隙中飞来,驻足在亭子的屋檐边。我盯着两个女孩,射出一串链条形状的红色光物质魔弹,链条深深扎在了女孩们的座位的两边的柱子上,链条缩短,柱子往中间倒,亭子塌陷,女孩们好身手,提前察觉到了危机跳下亭子。

巫女像一阵黑色的风冲过来,斗篷包住了两个女孩,漂浮在半空中,巫师帽下面只看得见一只射出冷光的眼睛。我又射出一发紫色的闪耀魔弹,巫女使用重力场,魔弹从她们身边离心绕过,但我这个魔弹有二次触发,魔弹到她们后面又分裂成了三发蓝色泡泡状魔弹,像导弹一样掉头,击中了她们

我阴险地笑着飞走,消失在了云层中,继续回学校钓我的鱼去了

玩noita玩的

没有完整的梦,几个小片段吧2024-2-23

梦见我爸妈去上班了,而且还挺远,今天回不来,让我自己解决要吃的饭。
还梦见我在走一个很险的地方,大概类似于铁链上放了木板搭成的路,还没有防护措施,只有一个扶手铁链,木板固定得并不结实,一踩上去就动,我一边走一边给和我一起的小伙伴说,我真的会害怕,然后走得飞快,想赶紧走完。主要是这路我还走了不止一遍。
梦见我和朋友在学校,我跑去了一个废弃很久的礼堂门口写作业,很多题都奇奇怪怪的,但又是我们学过会做的,他们在操场上比赛短跑,过了一会儿她们来找我,给我说医务室门口放了很多请假条,我一看是一个小盒子里放了很多打开的安倍瓶和尖尖的玻璃头,摆得整整齐齐的。

线上语音激情对骂校长

2.15凌晨3:00-8:00

前面忘了,中间就是我找上了校长,跟他语音对骂提前开学等等不合理的校规。结果这老毕登居然比我还冷静,相比之下反而我显得急了。真难受(对骂的具体内容忘了)
看来以后还要好好锻炼一下我的临场发挥能力和情绪控制能力,最好能做到和那些政客辩论一样面无表情、。

2024.2.8(四)又是魔法学校和怪物

因为学业的原因所以很少来这里了,而且高考后不怎么做梦,就算做梦了醒来也记不得,昨晚做了一个梦很奇迹地记住了于是记下来。。
还是在魔法学校,场景是小学但是建筑风格像芭比公主学院(?)。
和同学去搞事,跟领导作对(。
然后被我们撞见有几个老师被怪物夺舍了,是坏人,然后有一个牛逼老师发现了去跟它们打架。
但是她有人格分裂(?)我们几个搞事的躲在角落偷偷看,看着老师被怪物言语刺激然后分裂出了多个人格(物理),对就是变成好几个人。。。
一个死了一个被怪物抓了一个投敌了一个负责断后我们赶紧抓了最后一个然后逃。
*明明在学校里但是逃跑的时候是从校外逃回学校
总之也有其他老师来帮忙,在怪物的追杀下成功进入学校把大门关上。(这里的场景还挺恐怖的,就是那种大场面。。黑压压的一大片
然后坐下来等着大人们安排事情。发现自己手里牵着个小孩。。是那个牛逼老师的小孩人格。。。。
召集教师与能力出众的学生召开商讨大会。
我们是刚入学新生,按理说没我们事,但是我们是第一批知情人士所以也跟着来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牛逼老师的小孩人格一直黏着我(。。。
无聊,到处乱看,看到一个小男生在偷偷吃纸。被我发现了还继续吃。

大概是小说看多了,做梦的时候总在逃命2024-1-28

梦见我在一个车厢打碎了两瓶酒柜里的酒,8-10yuan/ml,一瓶2L,然后我就在梦里一直算我得赔多钱,算来算去反正要上万,但是一直也没算到一个准确的数。
一开始这个地方应该是类似于火车车厢的,然后有一个酒柜,里边的酒是开封了的,因为少了乘务员会来往里边加,我没见过这种,就好奇地拿着看了看,后来不知怎么就打翻了,掉下来两瓶摔碎了,我看倒了右胳膊赶忙撞关了柜门,里边倒了的一瓶没有掉下来,但是稍微撒了一点。
然后我的钱又不够赔嘛,我就把这个剩下的酒交给YY,然后我去找我爸妈要钱,但是我还没走他们就过来了,然后我说了他们也就是说那就赔嘛,还能怎么。
然后我们又转了转,这个地方好像不是火车车厢了,成了一个很大的公园(反正比我大学校园大),旁边还有一栋栋楼,据说晚上跑不出去就会被抓走到楼里,然后第二晚你就不是人了,变成动物了。
大家都在赶忙排队缴费出场,眼看着天一点点变暗了,我都走到出口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我爸妈,然后我就逆着人流往回跑,跑了大半个公园也没找到,后来到楼那里了,也许是天黑了,突然出现一大堆人开始抓我,然后我就疯狂跑,广场上有NPC(就是他们不抓也不会抓我的人),然后我就混到他们里边去玩游戏。
好像已一进入广场就必须玩这个游戏,一开始是捉迷藏,我就觉得我好像经历过这个场景,如果我成为找的人就会更受NPC关注,然后抓我的人就不敢随便把我弄消失,然后我就故意被找到,但是NPC突然要上课了,然后那些抓人的人一下子入场了,就只剩下几个NPC了,加上我还没有抓人的人多,我就说我和他们有矛盾,不和他们玩。
然后我们就换了个游戏,叫什么分路分组对抗?,就是一个长台子上,分三组人,中间那一组站的是跷跷板,然后看谁能赢(我甚至不知道是打架还是怎样比),然后还在想那,这怎么和王者似的,分三路还能赢了去别的组帮忙。
游戏没有开始,我又跑了,后来不知道怎么是跑去了我姨家,然后一直在找厕所,后来说算了我回家上吧,结果找的那厕所一个里边三个马桶,就离谱。
我爸妈来接我说带我去学校把书取回家,然后我和我发小SMY居然坐的同桌,我桌子很乱,收拾了很久,装了满满两个书包,装的还是大学的课本,她只收拾了一个书包,剩下的还放在桌上,说是要占座位。她桌上还剩下一些彩色小沙砾,我一开始收拾的急还以为是我的东西,装了一半才发现是她的,又倒回了桌子上。
后来我们背着书包回家了,怎么又到了一个小公园,然后有人问我书包呢,我就说在车。梦就结束了吧。
3

很怪的新学校

梦到我和mxb去了同一所新学校,大概是国外但有很多华裔。首先是宿舍,别人被分配的宿舍东西都放不下,因为屋子里和宾馆和样板间之类的差不多,没什么置物空间,但一打开我们宿舍,发现前人靠墙打了一整排柜子,里面放了各种收纳盒,上面有很多很多毛绒玩具和生活用品。整个屋子是家居氛围,充满了橙色和彩虹色的装饰,特别有家的气息。我想拿出一些东西把我的东西放进去,先摸了一遍柜子里的毛绒玩具,至少都是jelly cat水准的,毛特别柔软,这让我不好意思把它们扔掉,就翻出一些前人的生活用品。但我转念一想这些东西都保存得很好,干脆收集一下卖掉吧。
然后我们去上课,大概是第一节概论课或者互相认识的课,大家都在和旁边的人聊天认识。我不喜欢和别人寒暄,而且旁边还坐着mxb吸引一大批火力,就自己坐在边上玩水瓶子加构思宿舍怎么改造。结果旁边一个长得很像亚裔ken的男生一直和我搭话,给我整得有点烦但也有点小害羞。后来他看我呆呆木木的就把我拉到后面一排用手搂着我肩膀,又摸我的腰,然后头靠近我给我吓一大跳,我寻思在课堂上不应该干这种事吧,他不会还想进一步发展吧。这个时候下课铃响了,我赶紧逃出去上个厕所,然后一直待到上课铃响,回来看到这个人正在搂着另一个女生,我松了一大口气,可算摆脱他了。

23.10.3

1

我与A刚出教学楼,雨就紧随其后。

在这所学校,我俩就是人生路不熟,偏偏又没带伞,急着回家,才冒雨跑回去。

刚跑到操场,我惊奇地发现,这竟不是雨,而是人造的雨水。

我俩跑着,周围人的目光炽热,黏糊糊的,全在我们身上。

时不时地,有几个笑的阴险的人,用手上的水枪呲呲射在我们身上。

好吧,我的新校服湿了。

继续跑吧,总能回家的,尽管没有真人在家等我。

我很宁静,精神和表情都是。



跑,跑,跑。

跑到一间老旧的宿舍,额,也许是居民楼。

这里是A的家吧,她在这里停下了。

她说,进来拿把伞吧。我点头。

好吧,尽快回家,我想我的家人们了。

她领我走进一间看起来像宿管值班室,哦不,保安室的房间。

她说,保安室的姨姨人很好,伞你先拿走,我会跟她说的。

我想,好吧,虽然有点失礼,但我急着回家呢。抱歉了姨姨。

我对她说,感谢啊。

撑开伞,从另一边走了。

话说,保安室竟然中间是贯通的。

天快黑了。

周末好耶 9.8

和好友在雪地里拉着手散步。

发现远处有个木屋,那么当然是要过去看看咯。于是开始往那边走,好友突然说她有点事,叫我先去,她随后来。

于是我一个人在雪中前行。很快到了。木屋的门是敞开的,探头向里面看去。是教室的布局,里面的课桌椅和学校的都是一样的。

我的同学一个个的,都坐在他们上课的位置上,呆若木鸡。看来是得多布置点作业,闲的。我的位置是空着的,那么赶紧跑过去坐着(怕是在学校本能反应)。

外面叮铃铃的钟声响了。几个身穿白袍,又像服务员又像厨师的人端着银色的托盘鱼贯而入。他们先是给我们每人都端来了了蓝色的布丁。

才发现桌上有精致的小碟子,刀叉,有着华丽花边的餐巾,以及高脚酒杯。课桌角还有一个看上去很高级的蜡烛(救命 这种氛围感当时把我迷得死死的 但是说 这种在课桌上就很喜感)于是乐呵呵地开吃,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甜点!蓝莓味的布丁啊,不知道现实里有没有。

又是“叮铃铃”,服务员又上了威化饼干。还真别说,我在此之前一直不喜欢吃这种饼干,但是在梦里吃的这次滋味真的蛮不错的欸!(好好好 求求多来点美食的梦)

都吃光了,真的很急好友怎么还不来,她这是要错过多少美食啊。起身准备去找她。然后呢,就,很突然的,变成了松鼠(?)

用松鼠的身躯大摇大摆地走出去怕是会吓到同学。于是就悄悄地顺着墙根扒上窗户,想从窗户上跳下去找朋友。

这时又来了一只松鼠把我往上拉,它一边拉我,一边顺着管道到了个阁楼。

木头的地板木头的墙,到处都是厚灰,角落里堆着十几根钢管,上面也都是灰。整个就是给人好久没人住的感觉。我身边还有两只松鼠,一只棕的一只灰的。好好好,我们叁正好是三只松鼠(回想起我只爱吃里面的两种果干)

【那么说,我看见了什么!!!天啊,松鼠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呜呜呜呜呜呜。真的狂爱一切毛茸茸。两条尾巴就那样甩啊甩的,蓬松的毛很蓬松(欸嘿 擦到了地上的灰也是毫不在乎呢 沾了肉松的尾巴!)真的毛茸茸的 好软(虽然它俩不让我摸ww)真的抑制不了自己要上手rua 虽然就这样看着毛茸茸就很幸福 真的好幸福啊】

虽然很想就这样幸福地全剧终,但是梦还没有结束。我们三只松鼠结伴在雪地上玩,又渐渐胆子大了溜到木屋里吃同学的食物。

直到有一次偷吃被 One of the服务员还是厨师的人发现了。从此就没有快乐的生活了。

那个人发现松鼠真的是暴怒,放下手中的托盘,就重重地踏着步子朝我们fly奔,眼睛瞪得想要把我们这群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松鼠吃了(他跑起来的速度 不进国家田径队可惜了)(造型参考植物大战僵尸报纸被打烂后的老人)

我们迅速逃窜到阁楼里,但是被他发现了。于是他拼命摇晃着房子。一瞬间地动山摇,眼前的一切都在碎裂,消逝。

最年长的松鼠忧伤地对我说:“这个地方不能待了……”它瘦小的身影一晃,就消失在残缺的窗户中。它是与光,融为一体了。

全剧终。

我那位亲爱的朋友直到结尾一直没再出现,她到底有什么急得上房的事要做,又究竟去了什么好地方,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她错过了很多好东西啊吼吼吼吼

中学转学的神奇经历2023-8-21

梦见我在初中还是高中,我们学校随机挑选了几个人,就在每个班,然后让我们就是另外一个学校。
然后我很不幸的被挑中,同样的还有我发小。然后我们一直爬楼梯爬了好久才到顶楼,我在顶楼看见有同学往下跳,而且不止一个。
我一开始还很惊讶,他们为什么在跳楼,后来发现底下居然溅起了水花,水花溅到这么高的楼层,我就感觉他们跳下去死不了,是在跳水,然后以便逃脱老师的惩罚,就类似于不写作业了,或者迟到被抓住什么。
这个楼梯是单向的,就像马路上那种多车道,一边和一边是隔开的,然后两边儿都非常的宽。我们从右边上来的,我就想着翻去左边,然后下去。我走了好久,发现楼梯不对劲儿。这边的楼梯往下走会翻个,非常难做。几乎是立起来的。
我走了好一会儿,才走了一半儿。我想着一会儿换过去走那面儿的楼梯吧,那面儿的楼梯好像是正常。然后老师就发现我们我就想着加速往下跑,不要被抓到。但是由于楼梯的缘故,我下得非常慢。我发小比我下得晚,但是她已经要和我一个速度了。
但最后我们也都下去了,没有被抓到。
我们来到了一个有很多人在排队的楼层,这个楼层好像在分班级。我发小好像本来就是这个中学的。我们在这里待了一会儿,有老师来了,让发小帮忙写字,把教室门上的牌子重新写一下。我们还在想这些班级牌都是班不换,然后重写重新利用的吗。
她写完之后,我们就一直在那个一年a班的教室门口站着,其间还有小孩子过来捣乱(就一会儿踢你一下,一会儿抢你一个东西)。好像是有学生带来的弟弟妹妹,一开始只有一个,后来越来越多。我还和人家小孩儿打起来了,我还打不过,因为他们人实在太多了。
但是在梦里好像体型差变得超级明显,我一脚能踹飞一个小孩,在这种优势下我都打不过人家,但是人家说话让我鞋拽的,脚特别疼。然后这时候一个小孩儿的姐姐出来了,然后说,都是小孩子,你就不能让着点儿吗?
我一听见这话就特别来气,明明是这群熊孩子先招惹我的。然后拿出了我在网上看到珍藏已久的回怼的话,这小孩儿又不是我生的,凭什么要我让着他。我话还没说完呢,那个姑娘又哭起来了,就是小孩儿的姐姐,特别委屈的对我说,你以为我想管啊。然后她就带着她家小孩儿跑了。
真的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发展,我原来学会了怼人的话,还是吵不过别人,虽然我心里会反反复复的想,你不想管关我什么事儿啊,你家小孩儿先来抢我东西,踢我朋友的,我就算打回去怎么了。但是在人家说话怼回来之后,我一句都想不起来。
过了一会儿,发小的班主任出来了,他给发小说,我们班还有空位置,你挑上几个你觉得品行还可以的娃,然后进来吧。然后我发小肯定会选我啊,第一个选的就是我,我也是第一个进去的。进去之后在空的地方,然后挑座位。
他们班的座位摆的挺乱的,有些地方连着几个凳子,有些地方连着几个桌子,没有凳子。然后后面有一个男生挺热心地给我说说,这边几个都是空着的,你可以挑一下。我本来就在里面挑一个座位坐好了,然后发小坐在了我的前面,我想还挺好的。结果一坐下发现前面全是个子高的,看不见黑板。没办法,我就想着再换一个座位儿吧。
然后我去了靠窗子那面儿找座位,这边座位非常零散,缺桌子或者少凳子的那种,而且没有几个人坐,我选了一个勉强看起来还算完整的准备坐下,然后旁边的女生就说这里有人了。
然后我就继续挑啊,我问的每一个座位,周围的同学都说有人,最后想着算了,我还是坐最开始的座位吧,还好回去的时候最开始的座位也还在。

梦回学校,被老师留到第二天八点

我明明已经毕业了,但又回到了学校,可是学校和教室都变了,但老师还是原来的老师,我们的教室变成了那层楼的第一间,我小学时喜欢的一个女生在第三间教室,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但我知道那是,物理下课我们班主任过来找我和我女友,让我们填一个表,我们不知道怎么拒绝就答应了下来,后来放学后我们有出息现在我们学校旁边的一个公园门口,女友的弟弟也来了,梦里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表填了没一半就已经六点了,中间我还有过一些非分之想,但想到在外面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梦醒了

学校

2023.5.17
记两个最近记得的

有个大型活动,早上会和大家一起去看电影。jacky同学约我前一天晚上也去看电影。磨蹭磨蹭似乎到了凌晨四五点钟,推门进去发现 sky 也在,和 jacky 聊着什么学习上的事情。其实我还有些期待的。

在什么比赛里拿了奖,学校放假前最后一天,我把照片集里还没有回家的女生的小相片都帮忙取了下来,想一一递给她们。余光感觉高小姐走了过来,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向她拥了过去,递上相片和她说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话一出口,我才发现眼前自己半拥着的竟然是NN同学,她翻着白眼瞪着我,高小姐坐在后面也盯着我。尴尬极了,我连忙缩回座位上抱着脑袋嚎叫,嘴里不断重复着对不起。之后我又说了几遍刚才的话想嘲笑自己,忘了身边的那个女生是谁了。
高小姐没有像往常那般等我,但是NN同学却一直等着。明明是我叫她一起走,但自己却还欠着一大堆东西没收拾,没头没脑地往书包里塞。有哪些需要的?不要的就留在桌仓里吧。世界世界?地图册?伟哥问我知不知道书包上的蓝点是什么,我说哇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是我以前告诉你的吧。

一些梦里真实的感觉

连续两天做梦,梦里的感觉都非常真实。当然一如既往的是不像样的梦

1.上晚自习无聊,就让同桌起来站着,自己占了一条板凳两腿搭其上靠墙躺之。同桌没说什么,站着靠在墙边念诗。那段梦效果很酷炫,他念自己编的古诗,每念完一句我眼前就会出现一个纸拉门关上的动画伴随门关上时“哒哒”的声音,左边那扇门上有用毛笔写的他念的那句诗,右边那扇门上用水墨画了符合他那句诗意境的山石、鸟兽或草木。场景转换间,我的一个好基友来到了我身旁。他神秘地看着我笑,然后二话不说骑到了我身上,屁股正好压在我的牙签上。梦里的我如同早泄少年,竟然被压嗯了,我只好提醒他:“你再压我就要立了”。但他越说越勇,转过来面对我,把身子往下压,肚皮碰肚皮,并把他的牙签故意蹭到我的牙签上,然后用手扶住自己的牙签,挨到我的牙签上反复摩擦。我梦里梦外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刺激醒了,醒来后牙签上还有很真实很强烈的感觉。

2.第二天睡午觉做的梦亦是如此,我和我的同桌在草地上摔跤。现实里的我要真的和他摔跤是绝对干不赢他那个怪兽的,但在梦里我运用了技巧,把他压在了地上。我双腿从后面绞住了他的脖子,常理来说应该用手作裸绞,但可能我的潜意识还是喜欢这种工口姿势。不出意料,同桌不负我梦所望地开启了工口剧情,他舔起了我赤裸着的左脚足底,梦里梦外我都感觉很痒,痒到极致的时候他更是一口咬了下去,那一咬直接把我咬醒了,醒来后足底都还有痒痒的感觉

20230426【惧魔症候群、被切割的脸皮、黑暗的迷宫】

(极其猎奇,预警)


1、在玩一个制作极其简陋的2d同人游戏,这个游戏是r18g、充斥着cult、虐杀,色情等内容,和惧魔症候群颇为相似,背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迷宫中,一群女孩为了逃出生天,如履薄冰地在黑暗的迷宫中奔走。

我操控着那群二次元画风的像素女孩,小心翼翼地避开恐怖的恶魔,一旦被抓到,女孩就会被以残忍的手法虐杀,当少女们全部死亡之际,就会game over。

四个少女全身赤裸,皆是贫乳,白皙的裸足走在黑暗肮脏的地面上,我操控她们走到了一个狭窄的拐角,拐角的墙壁上有着一排黑色的方形装置,我没有详加注意,就大大咧咧地操控她们走了过去。

那她们走过的瞬间,那些黑色装置就弹出黑色的刀刃似的棍状物,迅速地伸缩了回去,四个少女的脸皮皆被削了下来,美丽的脸掉落在地上,而她们还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她们缓缓地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2、下了晚自习后,在川流不息的嘈杂人群中,我回到了位于学校内的教师宿舍,母亲让她同事的女儿前来协助我收拾房间。

那个女孩子无比帅气,留着一头男生短发,最外层染成了金黄色,最内层则是黑色,和杀戮跟踪的吴尚宇颇有些相似,一脸邪魅狂狷的气质。

她穿着一身红色的男款短款羽绒服,跟在我后面。我本想试探试探她是否是性少数,然而在观察了一下她后,我毅然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她无比聒噪和泼辣,就是那种极其典型顺直女的性格和说话方式。

我和她走进了房间里,梦境中的教室宿舍,竟是我奶奶的家,在客厅中摆放着一大堆杂物,其上盖着纸板,她迅速麻利地收拾了起来。

而我跑到一边摸鱼,找到一瓶染发剂。

关于我做梦到处咔咔拍照片这件事

一开始场景是在学校里 我坐在座上 被发了一张卷子
卷子质感比较接近考试卷子(?)
我拿到之后折起来用手扯了一下 意外发现这玩意很有弹性()
于是我就跟周围的几个同学说了(都是现实中的同学 还原度还挺高()
这时候我后座走过来问能不能给她看看 然后我就给了
结果她把卷子撕破了 我拿回来摸了摸 被她撕的那部分很硬没有弹性
第一段就到此结束 场景突然切换到在家里上网课
我看着画面里有一棵书 绿叶很多 花像红色瓶刷子(?)
然后有人(可能)用手拨了一下那棵树 树冠被拨到了一边 中间露出来一个月亮
月亮周围还有单独的一根树枝
我当时就想这要是拍成照片应该挺不错()
结果突然就被传送到了这棵树跟前
我就举起手机拍照 手机里拍出来的效果很奇怪 天空是红色的 树枝像断手
我放下手机一看 肉眼看见的天空也有点偏红 有一点颗粒效果
然后我就多拍了两张 自带滤镜不能浪费(确信)
然后又被传送到一扇走廊里的窗户旁边
周围很黑 外面只能看见天空和月亮 天空就是纯红 月亮是满月
我又开始拍照 拍了半天
结果突然又被传送到我家马桶上(?)我在那蹲厕所
抬头一看旁边的窗户 也是红色天空+白色满月
然后就又拍了两张()
翻开手机相册一看 除了刚拍的天空和月亮还有很多画风类似的图片
比如一个奇怪的人偶站在窗户旁边(窗户和上文一样)
总之感觉挺怪核的(?)
然后我意识到这是我妈手机 决定把这些图片都搁进隐藏文件夹
这时我妈进了厕所 我赶紧把手机放进洗手盆里
结果她没说话就走了 我继续蹲着
周围的环境逐渐从厕所切换到卧室 感觉很模糊 分辨不出在马桶上还是床上
然后我就开始想 想我在那
然后突然就感觉到我的手 意识到我现在正仰躺在床上 旁边有我妈
于是我睁开眼 看见旁边窗户里还是红色天空和满月
再然后就醒了()估计有梦中梦的成分 (应该)
如果文笔(?)好一点就是个绝妙的恐怖小说题材(确信)

3月初-3.10 上学期间 梦见被别校老师追杀

记不清楚是哪一天了

醒来,回到初中。听说隔壁学校有几个同学得知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后他们都被该校的老师们杀了。我在现场,他们追杀我。
我爬到一个天台上,往下一看,十几米高。有一个老师爬上来了,手里拿着刀。喃喃的问我是死在他的刀下还是跳下去自我了结。
我直接冲过去抱住他跳下去。我和他在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他恼怒的咒骂我然后拿刀捅我,但我就是不松手。
然后我就醒了。

又是人类末日的梦

上次是梦到地球被歌者拍扁,这回又一次梦到了人类末日

起初只是有几颗陨石撞击地表,各国专家都说不要惊慌。但奇怪的是这些陨石撞得很有规律呀,总是落在空地上,威力不大,不摧毁任何建筑物。而且每隔个几千米就会撞下来一颗且只有一颗,几乎地球的所有陆地都这样平均的落有这些陨石。

梦开始时我在学校里面读书,我们学校的操场草坪上就落下来一颗这样的陨石,引得无数人前去围观。我现实中的好友也在梦里,他笑着说不要去看,没什么好看的。画面一转,我们班正在上课。我坐在窗子边没听讲,而是观察着那个陨石坑。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那颗陨石坑扩散出了一道球形的的波。那道波扩散变大直到罩住了我们学校,就停止变大了,像个玻璃罩似的罩住了我们学校。后来发现那东西真的把我们学校隔绝了起来,怎么都出不去。

画面又一转,我在仍然坐在教室里上课,但教室天花板似乎被什么力暴力地拆开了,能看见一整个天空。原本蓝蓝的天空变成了浩瀚星空,原本是太阳的位置变成了有点像卡冈图雅那样的一颗黑洞。我们班主任在讲台位置向我们转述新闻报道,说现在全球所有有生物生活的地方都被这些间隔一千米的陨石释放出来的直径正好一千米的能量罩罩了起来,他们用尽任何办法都不能摧毁罩子。而我们上空的那个天体确实是黑洞。

看着地球越来越逼近黑洞,我们却只能待在学校里等死,不能与家人最后道个别。大多数人多读哭了,就连平时沉着冷静的班主任也哭了。我的那个朋友倒显得很释怀,他靠着椅子,头仰着枕在双手上,微笑着说:“没关系啊,下辈子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的”。

梦醒的最后那一刻,我看到地球土崩瓦解,转头和我的朋友相视微笑,巨大的吸引力让我们的头发都凌乱飘舞起来,我们手拉着手坐在窗子边,一起转头面对着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敬畏的庞然天体。然后是短暂的一股震撼强大的力把我们所有人像面筋一样扯成了长条

机器人,机甲,超能力学校(22.12.18/日

留宿期间中午睡了三个多小时梦到的,大概是什么超能力学校。前边的忘记了,后边有综艺节目分成两队,一队中年人,一队青年人,我在旁观看戏。
总之一对一,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变成两队,都是青少年,在空地上PK(还是社团活动
有人挑战我,我不愿上场,我弟带我上。
转移场地,到宿舍区201,我看到我们班女生在那。下一秒场地又变成空地,但地上是盘根错杂的树根,听别人说是学校将其他楼层移走,剩下二楼,等PK完再移回来。
他们是打群架,有点小学生的模样,用木棍互殴,轮到我弟变成打羽毛球。
但是我弟是狼人,他有兽耳和尾巴,OMG。还看到我同学,他好像也是我弟,中间不知发生什么,大家情绪低落,我看他低着头就想摸头,手刚抬起来,他就抬头看我,我:尴尬挠头
旁边是公路,他们把羽毛球打到对面一个平台上,那边的人找不到(对了,那个时刻是夜晚,照明的白光,不知是灯光还是月光)我就跑过去,一眼发现地上的羽毛球,回来还跟我弟炫耀,说视力变好了(后边也多次精准发现
后边我弟和我同学们都被抓走了,好像校园幕后大boss搞这些活动,以达到自己的邪恶目的,然后有一个超大的机器人(真的很大,一个手指甲盖比我还大,前边其实有伏笔,比如我曾在图书馆看到他的一小部分;宿舍楼也是她移走的
我因为弟弟被抓而十分愤怒,要将其碎尸万段
然后我跑回家往小巷子里钻,但他还是破坏建筑,要来抓我,视角左上角中有一个游戏图像
(其实这段很吓人,只有我在战斗,其他人都被抓走了,没有人会帮我,然后有一只超大机甲在追我,甚至不能说追,他原地不动都能伸手碾死我
我大喊:“怎么那么窄的巷子手都能伸进来啊?讲点逻辑啊!!”
于是没再受到攻击,我到家里启动了自己的机甲,但是不知怎么跟那么大只的打。后面应该用了什么办法,然后将他的电源搞坏了之类的,让他失去行动能力,然后端了学校背后的恶势力
后边我想着说伤害我弟,不可饶恕,于是打算用那种核能武器将我的机甲发出的攻击扩大伤害摧毁大机器人,还没实行就梦醒
醒之前意识到这是梦或者动画片,这是第二季
第一季的我用机器人打败敌人,第二季打败后还要摧毁机器,很怪

学校藏龙卧虎,养的狗勾死亡(23.1.24

前边忘了,总之在学校,但是学期结束快放假
上阅读课,去图书馆,我打算借本书假期看。
到处找都找不到自己想看的,四处晃然后看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人,大概是某些组织,我习以为常了(?喂)(就是那种,一个小小高中,竟藏龙卧虎(。))
终于找到一本看起来还不错的悬疑侦探小说!
中间忘记。
在家里,我养了一条很大的狗勾(大概是金毛,我现实中没养过狗),但是他生病了,皮肤上的毛发这边缺一块那边缺一块,,,(大概是前几天看《中国奇谭》第四集)
然后我的一个网友欧,我靠,变成医生了,我协助他为狗勾治病。
他要做手术,我在外边等他,然后微信有人发信息,昵称是四个字(有个狗字)好奇怪,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不好意思问(
对话也忘记了,通过对话我知道了他是我同学zsj(现实中也是我同学,但我没加他微信x)
然后下一秒他也来我家了。我蹲坐在一身是血的狗勾面前,欧在一边(也浑身是血),然后沉默了很久,他才告诉我,狗勾死了。。。
我一开始是沉默着,然后憋着眼泪,但是欧一安慰我,我他奶奶的就号啕大哭了(好丢人
我处理完狗勾后,下楼发现欧和z还在,但是欧的衣服是干净的
我:你是要去洗澡吗
欧:……是的,怎么了?
我:我想抱抱你但是我担心弄脏了你的衣服
我:还好你还没洗
然后我就拥抱了他,跟他说谢谢。他也回抱我,轻轻用手拍拍我的背。
然后一旁一直没说话的z开口了:“你抱得这么紧,等会儿把他的腰给弄折了”
我才想起来欧是有腰伤的,我这个高度正好搂的是他的腰,连忙松开手,用左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腰:“对不起,忘记你有伤了”
但是欧却是慌慌张张地逃跑了。
其他的有些模糊了,好像是我带着询问的眼神望向z,z就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态度,无所谓地晃了晃肩膀,好像心情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