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的極限脫出之補習班篇?

一堆人在一個老舊小區參加一場迷宮死亡遊戲,每天下午三點開始,遲到半小時就會死亡,遊戲結束後回家第二天再來.

於是母上大人每天給我包裡塞一大堆吃的當晚飯,我只能睡過午覺後趕快爬起來,背著死沉的包氣喘吁吁跑過去.

到了小區後爬上老舊居民樓的樓梯,在一間大的階梯教室開會,再到分配的幾人一個的小房間休息聊天,然後開始闖一個有時間限制和機關的迷宮,沒按時通過就要死。通過了之後大家再每幾人聚到另一個小房間吃東西休息再各自回家。

我怎麼感覺像是上補習班還有隨堂測驗……

【北欧留学,小语种,冰雪覆盖,极夜,寒冷,强烈的抑郁】

20170201【北欧留学,小语种,冰雪覆盖,极夜,寒冷,强烈的抑郁】

在某个北欧国家留学,该国家语言巨难学,公立学校一概免学费,然而宽进严出,极难毕业。我就读一所公立学校,专业是机械自动化。这个专业在全国范围内都极难毕业。

学校周围全被冰雪所覆盖,天寒地冻,天空是阴霾的灰,甚少见到阳光。

我每日重复着学校,公寓,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没有任何朋友,一天除了学习和旁人也说不上几句话。生活极其压抑。

我在此国留学了很多年,始终无法毕业。

在给母亲打电话时,差点失声痛哭。

毕不了业的绝望感贯始了整个梦。

20160117在梦里的我依旧是一个菜逼

好像进入了一个什么副本,然后带我玩儿的人已经告诉好了我技能的释放顺序(为什么我在梦里还是这么菜逼???)。不过我好像是其中的一个人物,而且还有剧情…就是打之前和本里的对手吃饭,看起来是门派之间的斗争。在一条室外小酒馆的木质长桌上,我们两个门派把自己带来的饭菜拿出来:对面超惨基本上是馒头咸菜酱豆腐的配置,我们这边就简直了,左一屉右一盘的…被对方各种调侃。
后来好像我吃到了蚊子,就感觉一阵苦,然后就吃坏了肚子,还没打就…输了……然后就感觉好像从存档处重来了似的,读到吃饭之前。之后发生什么了我忘了…
醒来之前梦到我自己在吃豆腐脑。
还有参加什么训练,然后大家去吃饭了吃完被通知上课不能迟到,就赶快往回跑。教室在十层,但是楼梯爬到九层那里被封住了,我好不容易弄个洞钻进去发现上面还是封着的……就又下来了,然后看着翟翟拿着课本等我,说你忘记拿课本了。我说谢谢!!!然后和她一起去另一边的楼梯了。走在楼道里的时候听到有的教室在上语文课,有人在读她的作文,读作文的人似乎是我的大学同学。
后来我进了教室,只剩下教室中间的一片位置是空的了。我就找了中间的中间坐下之后,刚刚开始掏书包里的东西,就发现进来了一个老师,在黑板上写了第二课,然后开始讲日语…_(:з」∠)_

20161226学校里/游戏里

1 在学校里上课,然后遇到小学同学lyq和yjz,lyq领着yjz上楼梯,因为说他不敢上楼梯,只能坐电梯,所以要带着他克服困难。但是有一节下课lyq和我一起回了没有等yjz,不过最后还是在回教室的路上碰到了,他们两个好像在闹什么别扭(情侣间的那种),她就说:不好意思啊等了半天你都没下课我就先走了。然后她先到了教室,就先回去了。但是yjz的教室比她还高一层(我在更高的一层),我就说那我带你走吧,结果还是那种螺旋式的楼梯,他说他更怕了,只能牵着他走,我有一种上了朋友的男朋友的负罪感。
2 还是在学校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和一个大个子的男孩子被人撮合成一对(但是我并不喜欢他好像),上课的时候也被故意换成了同桌。结果是一节国画课,老师(是上错花轿嫁对郎里将军的样子)居然先给每个人发了一瓶酒(瓶子里好像泡着草莓和小西红柿),说大家喝了开开心心的上课。我问这是多少度的,老师说32度,我还跟旁边的人夸口我喝倒过两个男孩子,结果喝了一口(看着红红的但是一点都不好喝)以后就上头了。老师问大家感觉怎么样,好多人挺兴奋的,但是我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犯困了。
然后老师让大家记住这个感觉,开始讲国画山水花鸟,还发下了宣纸,说画坏了没关系,去前面再拿宣纸就好。我旁边那个男孩子,看起来是喝得太嗨,碰的东西到处都是,还把老师给我们看的学生优秀作品弄湿了。我赶紧拿起来打算放到前面去,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题字和作者姓名,居然是hy。
3 我身处在一个游戏里,场景有点像那个利用视觉错位的解谜游戏(叫什么来着我忘了/20170611补一句:我想说的应该是纪念碑谷),已经提前设定好参与游戏的人数了,每个任务都需要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帮忙才能解救出所有成员并且完成任务:比如说有一对cp被困在了一个坑(也不是,就是凹陷吧),上面有一个像笼子门一样的门,要求就是必须有指定的某个人,去做一件什么事才能打开它;但是那个人可能也被困着,总之就是一环套一环,每个人都需要被解救,每个人都要解救别人。

神奇的折疊小綿羊……

我騎著一輛神奇的小綿羊,潛入了一所神奇的學校。

所謂神奇的小綿羊,就是可以單手在便攜/座椅/機車三種形態中折疊變形轉換、輕輕一擰油門就可以飆上100km/h、再擰就上200km/h、又擰甚至能達到300km/h的高科技小綿羊。

而神奇的學校,則是一所號稱是中學,但是佔地面積超過任意一所大學,下課去小賣部旁的小吃店吃餛飩還要耐著性子壓著速度以100km/h的速度跟在慢性子的汽車後面跑10分鐘高速公路(為什麼學校裡面還有高速公路?因為是神奇的學校!),中學生上個數學課居然還要在幾百個座位的大階梯教室上課,教室後面還坐了一群明顯不是中學生的牛鬼蛇神,的學校……

潛入學校之後,我偽裝成中學生坐在教室中間靠前的座位,翻開書聽老師講課,結果發現大部分聽不懂,仔細想想這些內容不都是大學數學嗎,但是大學數學的內容我早就忘到一干二淨了……不過因為是神奇的學校所以這些也都沒什麼好奇怪的。

下課之後騎著小綿羊跑了10分鐘高速去小吃店吃餛飩,期間積聚了大量不能飆到300km/h的怨氣,在小吃店把小綿羊折疊成座椅坐著吃完餛飩又回到教學區。

放學後我便提著折疊成便攜形態的小綿羊和大群中學生以及牛鬼蛇神走下了又長又寬的階梯離開了學校……那我潛入這所神奇的學校到底是為了什麼???

考场是大巴,考场厕所在游泳馆

能追溯的起点:随着同学到考场,大家坐上了一辆座位有点挤,空气也很闷的大巴士。

我坐在了前面几排靠走廊的位置,车上位置全部坐满。于是监考老师开始发考卷,开始监考。起初还以为要手垫着考卷写,写了会儿才突然发现可以像飞机那样把小桌板弄下来。于是座位更挤了

之后,尿急了……。此时快发第二门考试的卷子了,去上厕所估计来不及。但实在忍不住了便往巴士后门方向走。以为有厕所但实际上只是个通道。通往一个平民游泳池更衣室外面。虽然有厕所,但是必须用卡刷一下,过那种推一下翻下去的小门才能进厕所....而且地板还非常得滑。没办法我又转了几圈无果只能回车上。

回去坐下后第二门已经开考了。此时大巴居然启动了。带我们到了校舍平常有大型考试的教学楼外面。然后大家都进去重头开始考试了…………
--------

重点是,现实中我下礼拜才开考,第一张卷子不太重要这点在梦中我一直这么想便也没有反抗这种奇葩现象……果然还是应该重视下礼拜决定自己出路的考试啊。

醒来后还以为今天就要考这门了 // 后来意识到找厕所~尿床,反而倒是没尿床或者直接醒来呢。。果然长大了。。

04/17/2014

地点是在国内某一间普通的高中教师里,我坐的是里教师的门最远的一列。一场有关微积分的数学考试。一开始收到试卷的时候看了一下,几乎所有大题都不会,向附近一瞄其他同学也差不多都动不下笔。于是就放下笔合上考卷和附近的人在老师没发现的情况下玩了一整个考试然后就交卷了。考完交卷之后老师才告诉我这是期末考,然后顿时就觉得悲剧了。

开大会

学校要在在一个很大的会场里面开会,所有学生按照表现被分成一级、二级、三级……然后排座位。我因为没有违反过校规所以被分成一级,然后分在了主席台右边的座位,旁边有些同学是高中同班同学,有些是陌生人。
据说管理非常严格,只要坐下了就不许离开,上厕所也不能。我看负责监督的老师不在,正想溜出去,老师突然就站起来组织纪律了,大声说要大家都按位置坐好,不许动,不许随便讲话。
这时候一个初中同学跟老师申请想出去上厕所,老师说:“那你回来得写个报告。”然后扭头问我:“学校的报告一般多少字呀?”我惊恐地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老师说:“那就三千字吧,把你对大会的理解都说清楚怎么也要三千字。”我顿时庆幸自己没提出去厕所,也有点替初中同学担心,刚才自己要是跟老师说“几百字”可能她还能少写一点?

数学恐惧

大学以后每年总要做好几次的梦。

故事是这样的:学期接近末尾,考试即将到来,梦的主人公(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这学期我到底选没选一门叫数学的课?越想越冒冷汗,越想越清晰:我似乎选了一节数学,但只去了第一节课,后面几节课就开始翘课,翘着翘着就忘了这门课的存在了!于是急忙赶去上课,然后听着就迷茫了:旷一节数学课的我就基本不知道老师讲什么了,何况是旷了一学期的课!! 那种焦虑感油然而生,就惊醒了。

这个梦每次做,都越加的真实:因为离现实里我上一次上(分很低)数学课已经是越来越久远了。大一吃了数学的亏,retake了两门(没有挂哦),真是人生最大的噩梦。即使到大三大四已经成了数学拿A的学霸,这沉重的心里阴影依然是挥之不去呢…………

离群索居的校园生活及格格不入的化装舞会

大概是大学生活吧?
反正开头设定就是我的性格跟整个班跟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是个挺孤僻的家伙
然后泷是我同学,是跟所有人都相处不错的类型
跟我虽然平时看起来挺亲密,但根本不能用来倾诉,只能聊几句这样的关系
住的宿舍是跟教学区不在一个区域…中间要过一条社会马路这样

然后那天教学区是要有甚么活动,我不想一个人去那么撒逼西想喊泷陪我
但找到泷的时候看见泷身边窝了一团妹子,我就放弃了
然后自己略落寞地走过马路去参加活动
活动貌似是化装舞会一样的派对
主题特色是衣服前襟要做一对很突出的扣子
我穿着疑似上世界七十年代的歌手的红色大外套走过去
路上看见好些打扮十分夸张五颜六色的路人也是去的
有一对少女穿得很梦幻很像马戏团的小丑,衣服让人想起彩色的气球
还有一个骑自行车的妇人带着很夸张的篷蓬假发还有礼帽
我就是一个红色的有点猫王感觉外套而已
我还觉得……好吧至少大家都挺夸张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人穿得特别丢脸
路上貌似还因为发呆而差点被车撞

之后走入教学区进了一座大楼里面,里面跟个医院似的好多人排队
我就到处找我要参加的那个【全日制甚么学生】的活动所在地
结果迷路到一个电梯的队伍前碰见现在工作的地方的科长
科长跟我说让我应该少女一点不能成天这么宅这么苦瓜干面口
我应付了几句打了哈哈就走了并开始对自己的打扮没信心
之后走出了那栋大楼发现活动地点原来就是在大楼背后的空地
我就走过去了

走过去才发现所有人都穿得超可爱很少女
还有个舞台,有优秀打扮的人在上面做广播体操还是健身操……
总之感觉很akb就是了
于是我那复古风外套就显得很奇怪了……
呆不下去……趁没啥人发现我就回头走
走入刚才说过的大楼(因为要穿过大厦才能去校区门口)
路上遇到一对来观光的夫妻在边走边说说相机的事
不知道要干嘛我就用很沮丧的心情和其中那个夫说起我准备要买佳能的单反
我本身是想买100d的但不知道为嘛我说到嘴边只说了个d字,佳能D这样
之后人家就问我这个佳能的相机有什么好
还用英语问,问了两句又切换日语问……我就蹩脚地切换着语种去回答

再之后闹钟想
脑内bgm是黎明的《情深说话未曾讲》
心情略沮丧

其实梦中还有妈妈拿东西来追上校车给我,然后站在路中间要拦的士回去的场景
不知道是插在哪的

端午节梦

学校交通不便,想什么时候有地铁。结果有一天放学转了一个路口到2号线静安寺那个块儿坐地铁遇到了Z君,想Z君不是在魔都上学吗。后来遇到了我日语老师,她坐在那儿,我想她每天跑两个城市不是很烦吗。【其实应该很远】对坐有个黑人西装革履拿着一份蓝底白字title的报纸在看。我和老师没有说话。地铁人很多。
然后下地铁了……下地铁的地方类似某理工的周边。我下车发现要走一段,就不知从哪儿搞来一自行车骑着逛。发现学校后门的一个地铁站已经快要建好了,很是欣喜。我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学校建在A城,但是A城边上离魔都不远坐地铁可以到。
进学校要过一个十字路口。(我骑车一直是站着骑)停下红绿灯,路口有很多铁路交错看着类似米轨或者电车轨道,不远处是一个很大的立交桥。对街然后原路走一段是学校后门,进去很像我以前的高中破旧版,车子都聚集在一个破烂的棚子里,棚子外头有个水龙头上面是生活和青苔的痕迹,大爷在外头转悠。我就去上学了。

又一日我我骑车,发现十字路口有人在拍写真。是个日系穿水手校服的妹纸,小嶋阳菜那发型,但是很明显是很青春妩媚浓妆艳抹的脸,很类似成熟的次酱睫毛弄美瞳大的。旁边架着三脚架有人在拍,大家都回头看。妹纸一会儿靠在交警指挥那墩儿上一会儿又坐在铁路上,从我等红灯起到过街拍了很多。过街我发现道边儿樱花开了,粉色很娇嫩。整个画面一直在米黄色阴天的氛围里唯独樱花飘落很鲜艳。人行道是茶馆书店之类的,茶馆还紧闭着。
我就又去上学了。

恐惧

梦见某一个阴沉沉的天气里,我下课回到宿舍,我们的宿舍九曲回肠,走廊尽头是张学长的宿舍。回来见到他打了照面,也没说什么。后来见到他在洗脸,问我剧本如何,我有些诧异,但也没过问。
然后我就去睡觉了,宿舍似乎只有我一人在。后来睡了很久然后我起来去了哪里之类的吧大概是学校的一个教学楼,教学楼很古朴,临近后门,被围墙圈住,里面是大厅无窗无墙,很黑。我上了几层,走在楼梯上发现每层教室走廊都有人在走来走去,幽蓝里的白影不知是人是鬼。然后我就下楼,绕出围墙从校后门出去,后门外的围墙是石头砌成的,很像我小学附近一条小巷和公园之间的墙。我顺着坡走下去,又走上去,因为天色不好很有黄昏的光景。公交车站叮叮当当的作响,似乎有人穿着很厚的衣服。我穿着大衣围着围巾但似乎是夏天吧。天微雨。灯光在水汽中氤氲出光圈。我只好从教学楼前的另一道侧门回去。
镜头转向我被学长敲门叫醒,说有个drama play要我陪他演,已经快上课了但是我怎么还在睡,很生气的样子。我很好奇咋回事。
总之又上去那个教学楼。天色已经很沉了。教学楼那层教师亮着耀眼的白炽灯。几个人都在等我,很不开心,但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看到剧本才发现是以前演过的他改了下而已。然后我在一边听他们讨论剧情,不时地瞄着学长手上的剧本,看我的台词,台词不多要现在背也可以。
他们讨论的结果就是按照某个中长发络腮胡西班牙小哥的意见来演,然后大家开始谴责我。我就说根本不知道演出这事儿,根本不知道学长今天考试要帮忙。然后学长说剧本早就给我了什么什么。
然后大家就开始指责我怎么不负责不靠谱狡辩啊……我很委屈。就说那你们找wsl的女儿好了……【在梦里很有“别家的孩子”的感觉,虽然现实不是】我就哭着跑了……一步并作两步地跑下楼,顾不得楼梯口先前就站着的男人是人是鬼,下一层的情侣是人是鬼。
然后我沿着之前的原路跑了很久的样子。一边抽泣一边跑,终于回来了天色很晚了亮着路灯。w的女儿和她朋友,学长与自己的二个友人在教学楼门口。学长很生气,说讨厌我要绝交之类的。w的女儿是浓眉黑发马尾梳得很低,穿着土耳其蓝的大衣很土气。呵呵笑着说啊找我来做甚,我真是讨厌你学长啊,不,我其实讨厌你,让我被讨厌了。然后就离开了。
学长也表示厌恶,他因为我的“失误”表现很不好。然后我突然很怂因为想到童年的破事儿所以脊梁发冷两腿要打颤的感觉。我更是在乎怕在学校混不下去比如被拦在哪里殴打啊聚众指责我之类。
学长也要走。
我一个人一身不吭地站在原地,要嚎啕大哭或者说已经哭了不厉害罢了。
然后我室友有急事求助给我打电话把我叫醒了。

以后要是有哪姑娘问我我如何爱她,如《午夜的汽笛》一样,我爱她如爱室友的电话。

恸哭

很长的梦。
梦见给一个外国的朋友打电话似乎是T,我在屋子里没锁门,讲了很多家事。打完电话去客厅就被父母一起训斥说我撒谎(家中布局是姥姥家),我就否认。然后父亲就说刚才我在电话里说的不是事实。我当然觉得莫名其妙很委屈。他看我不承认就鼓动我母亲来揭发我。我已经开始抽泣了。
父亲一一罗列了我至今以来所有的谎言罪状,指责我。我忍不住开始哭泣,被责问你有什么委屈的啊哭什么。并就着罪状开始苛责我,我站着,他们穿戴非常整齐坐在姥姥家沙发上。夕阳斜照。苛责到最后我实在是委屈就一个人站着嚎啕大哭,简直是以泪洗面哭号不绝。但没有人理我,我就是哭。哭得泪眼朦胧只能感光了还是哭。歇会儿又恸哭不绝。非常伤心。(醒来枕巾是湿的)


第二个梦是梦见自己在课堂里。有人来通知说活动实践必修课的老师换了。(不知啥课)我很紧张。换来一个略长平头带凉棚刘海,浓剑眉圆脸的男人。穿着深色类似牛仔的夹克,黑tee,卡其色布裤子休闲鞋。似乎大家很喜欢他。但我直觉就觉得他不好。事实是我也很孤僻他也确实不怎么看好我。
交上去的作业花了很大心思,怕被挑刺。发下来结果不错。(物理作业似乎)。翻前面的作业都是对的,是N老师批的。

我去食堂吃饭。上完日语课直接去五楼。此间上楼一直搭电梯。那家神奇的食堂虽然在五楼但天花板很高就像大堂。周围全是工厂式的铁管铁皮。围着落地玻璃覆着白色窗帘,朦胧感。厨子与食客混杂。后来我首次通过电梯上到五楼,电梯打开是回廊。昏黄破旧。巨大的换气扇布满了油腻和锈。老师们也一同往这大堂之上的回廊走下大堂。很自然。(像传送门的场景)

镜头回到学校,清晨。校门口有个陡山坡上面有个八十年代教学楼。上面好像有妹子叫卖香水。当我费力攀爬上去,有一红色精致试管破碎在地下。香水流出来但确实好闻。妹子是不在了。此时来了一个姑娘说自己也是听到叫卖声就从宿舍出来了。我们各自散了。
此时来了个很壮的男人,麦色皮肤络腮胡。他说他卖。我又好不容易攀爬上去,姑娘也回来了。他说跟他进教学楼里买卖,我看那破旧的教学楼。门口开了几朵无精打采的血红的花,还是水泥地面一盏吊灯昏昏沉沉。窗框还是木质的暗红色色。教学楼一楼光景除了一把楼梯再也看不见。本能觉得危险,就作罢了。姑娘却很爽快。
我自己下山了,半道就听到女孩儿的呼叫似乎被弓虽了。我想回去又不敢,一路狂奔下来遇到了新老师。我抓住他跑到校门外。跟他讲了经过,说害怕报警了抓不住这人我被报复他记得我的脸。但不说我又觉得良心难受。新老师安慰了我,报警了。此后过程我一直担心被报复。警察来了。
在坡下吆喝罪犯。但是罪犯用刀挟持人质就站在教学楼门口。很神奇新老师带着机械和一些人爬到了对面一个建筑的屋顶上。琉璃瓦屋顶像古代宫殿。他跨在屋脊两侧用来福(猎枪)瞄准罪犯。似乎有点起雾而且离山坡很远。最后新老师一枪击中罪犯印堂污血缓缓从黑洞流出。罪犯倒地前用手枪打中了老师眉毛上方。

镜头在医院。老师醒来我同他道谢,他安慰我说罪犯死了不用担心被报复我才稍微松了口气,依然后怕。

镜头回学校我去上学,还是孤僻阴郁的样子。似乎已经毕业典礼了,大家在互评,写了个板子归类蠢、皇帝。说我是教父,另二人也在此类。评价我什么一身黑散着头发很严肃的样子,又不怎么说话看起来很严肃。冷静头脑好之类。
我还是以为这么说因为上次劫持事件吧。不知道老师怎么说的。内心觉得背德又愉悦。

后来回家,在家附近的街上举着那支来福。后来不知为啥我弟死了,但肯定有我的原因我很愧疚。到处安慰人家也到处解释希望自己良心被安慰。
然后醒了。。

school activities

先是梦见课堂,人不多但似乎都是亚洲人,然后J走进来上课。问了什么我就鼓足勇气举手了说了二条,非常担心错误不过收到掌声。后来大家开始发言,我的两条论点被单独隔开一大块空白,其他人的按分类。总觉得自己确实哪里与人不同,说不清是否正确,就是特立独行。

之后放学。教学楼设置竟然是小学那个模式。一到那点儿人熙熙攘攘。我和aoi、方一起。方要去对面学校操场练队列,大概我们在本校活动。后来再一个中午我们跑去见方穿过一条混乱的小吃街。不太喜欢那条巷子油腻又落后。方还穿着队列服来见我们,那服饰就是甄嬛登太后的华服,不,不如说她就是那人。我大约是这表情 Σ(⊙▽⊙) 。她蹲下来系鞋之类,同我的姿势仿是在给我口Orz。我还想:这穿成这尼玛怎么走队列。

再是梦见在小学校门外穿梭,人跟空气一样多。阳光炙热泛起白浪,白纸飞落半空犹如泡沫。门口的小卖铺都在卖一本蓝色的题集。家长和孩子喧闹极了。我就不停沿着店铺穿梭。后来进了个楼遇见aoi,问我对象雅恩(恩雅)呢。现实无此人。貌似是乐队鼓手,还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圆/-。后来见到方,也问。还夸说你看看乐手还不到处留情多好不像我家那个。我就笑说我们寡淡得很,谈了跟没谈似的。后来又去穿梭。走回家雅恩就跑来找我说了几句散了我又去逛学校门口。人依旧多。然后我听见雅叫我。

实在太mess了叙述清难。也遗漏和描述不清我看来很有意义的细节。

烧学校。

昨天,准确地说应该是今天,又梦到了郁闷的令人不安的内容。
我在学校玩电脑(学校的场景很奇怪,有些像我奶奶家房间),玩着玩着笔记本就着火了然后我整个人都狂化了,变成报复社会的状态。然后我先点燃了我所在的地方,然后飞起来(真的是飞起来)到处点火,同学们看到我纷纷避让,老师也紧急状态。然后我好像还开始杀人(咬死?),老师让同学们躲到防空洞去,去了一部分学生,但是我也加速冲了进去,然后里面的学生都会被我咬死。老师们悲痛地接受了这一切,现在有些悲壮。
然后我又不知为何安然回家了,因为时间发生的时候正好是要放假,所以学校基本没人管这事,我在家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担心自己会受到严重的惩罚,甚至不敢打电话给老师询问事件处理。打算等放假结束后忐忑地去学校接受审判结果。
醒来的时候竟为自己身处平平稳稳的现实而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