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帧

十字路口的的西北角,是一个叫做【丢帧】的城市区。

丢帧这个名字,要问来源于哪儿,那城市里的老人小孩儿,没有人是不知道的。

这篇城市区,有着漫天遍野的樱花树和独特的绯红色的楼群,还有着清澈而宁静的流水,流水倒映着花瓣飞舞在天空中的样子,虚拟和真实的边界似乎就在这里被打破。

如果在十字路口经过,看到这边,就仿佛是看到了从新海诚电影中丢失的画面的一帧一样。

========

更详细的设定下次做梦补上。

桂首的百目

上网搜耽美漫,然后找到两部热血向的觉得很不错,就推荐给x。其中一部叫《桂首的百目》如果没记错的话。在企鹅上把《桂首的百目》打包发给x了,才想起x不看耽美漫。这个时候我突然不确定它到底是不是耽美漫了,就上百度搜“桂首的百目”这几个字。出来了一部漫,主角是一个深蓝色长发少女和一只象。点开看第一页。大概是女主和哥哥遭遇了组织的袭击,然后哥哥出卖了女主,女主身上被染上了"毒",这种毒是可以传播的,它活在女主的血液里,也就是说女主成了毒源体。后来女主逃了出来,她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毒源体。
  女主逃出来后,站在街道上绝望地说“世界上唯一的毒源体能去哪呢?”
  突然一个声音带着笑在女主背后响起“住在虫的身体里啊。”
  女主惊讶地回头,看到一只大象,她疑惑地问“虫的身体里?”
  “嗯”然后那只象就笑着把长长的象鼻伸向女主(貌似要把女主吸进它身体里的样子)女主巨汗……我正想吐槽象鼻孔怎么可能通过一个人时,就醒了。

美少女とH

被她带到房间,刚坐到床上 她带着煽情又威压的口气:“准备好了么” 我感觉混乱又紧张,明明我是男的但为啥没有一点进攻的勇气。我:“我能问句,你为什么喜欢我吗”“ウフフ”她笑而不语。由于她的意愿我开始被动着做着没有前戏的那啥。中途被抱怨(大概是技巧太烂XD)但我还是觉得她很可爱(*´д`*)(下文叫她萝莉,外貌大概是粉红色长发)
-室外-(好像FF10夜晚树林的那个场景)
萝莉穿着婚纱礼服扑在他怀里哭(他是土黄色微长发),他的表情变得愤怒不已。
主角(就是刚刚的我,现在变第三人称了,灰白的略蓬松反翘的短发+绷带眼罩)坐在屋顶上看着这两个人,表情惨白的在冷笑

reborn

自己在一个教室门口徘徊,似乎是什么招聘或者面试。教室的走廊是封闭的,可以看到白铁皮的排线管。我和俩个妹纸在门口徘徊等面试,和他们讨论面试技巧。进去了面试,又出来等着再面试(似乎是表现乏善可陈)。

场景换到一个山头的别墅门口,我被告知可以重生。从别墅出来后,便搭上了头像君一家三口的车,局长阿姨也在里头(不过似乎是黑发比较正直)。call酱和朱坐在一起,gino开车,局长在副驾驶位置。车一直开的很稳,山路十分崎岖,某个弯道转过是一段下坡,车子突然飞起来,于是我们冲下了悬崖死了。
不过我们重生了,又回到别墅门口。局长检查了车内黑匣子录像,发现那个下坡gino在车子碰到一个凸起的时候gino加速了……所以车子飞出去了。

后来我又回到教室徘徊,发现自己亦是类似死了重来;我想装作孕妇,于是我又reborn,似乎可以获得同情,但是我如同一个油肚略大之人一样走来走去,并不像孕妇。

水池与吸血鬼

前忘略。 在舍朋友f和l协商要参加某个会所的盐水浴疗,但是为什么问问我呢。于是一边听他们讨论分摊费用一边暗自郁闷,后来来气就自个儿包了一个两人份的浴疗池。那池子是像游泳池周围落水口一样一圈一圈的长条,上面还盖着金属栏,宽度只够一个人却够长。我进去泡了一阵,先前已在里头游来游去的平头男游来聊天。 不多久我回去了。隔天他们决定要包个二人的,我就说我包了个你们尽管去,把钥匙还是号牌给他们。恰好被催租金,我就让一男孩带去。租金是100块。我给了他一个五毛款式和四五个一毛硬币,放在天平上称确实够了。

场景变化。母亲围着围裙做饭(基本不可能)让我上楼叫妹妹吃饭(无妹妹),语气不太好。我上楼看到所谓妹妹是中长发,穿着牛仔水洗衬衣卡其色布裤子坐在卧室地上看图画书。我叫了一次她随便应,再叫说麻麻会生气的她也还是不走。后来我坐下来说你再不走我就咬你,她就笑说你试试。我还真下嘴咬了,可以看到俩小洞一个开始淤血。妹妹咧嘴笑说不会变成吸血鬼吧。我说说不定呢。结果真觉得她眼放红光虎牙长长。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摸摸自己牙确定如实,为了证明。我又咬了她一口,就在这俩孔旁边,很重,流出浓黑的血。这回是真变成吸血鬼了。
我就纳闷了。难道我是吸血鬼为甚这么多年没有表现呢。但也许因为我咬了她,我觉得自己也开始发生变化,身体内力量聚集。后我们聚在书房,阳光灿烂,就在此刻!
就在此刻A叔从墙里出现了啊。我就出于本能像小孩儿一样扑上去抱住A叔柔韧的腰蹭着胸叫爸爸23333(明显感觉阿卡德身体大我一二码)。A叔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接受这个事实,摸摸头又叫我们赶快吃饭去。2333
我和妹妹还有A叔走到楼道里,A叔就变成蝙蝠消失在墙里。我觉得我应该有这个技能,说不定还能开死河。于是就面壁变蝙蝠。觉得确变出几只小蝙蝠但一直穿不透墙。在我心平气和的努力下终于略进去先略多了些小蝙蝠。期间妹一直在笑着围观。
然后麻麻举着锅铲在楼下催骂了,我不得不放弃。
于是醒了,心中怅然若失犹如崂山道士。

运动

梦见大约下午天气不错,骑自行车带着弟弟绕小街,街上很多店,去逛了很多书店音像店。后来我们来到某人民医院旁边的一个类似门诊的地方,那里有个占星讨论会。
我们到时只有一个男人,似乎是组织者。他问我是谁,我说好久没来支支吾吾。他就问我是不是姚欣。虽然名字是个女孩的,但据他描述是男性,我就假装是了。然后人陆续来了,大家开始活动,总之我表现挺好。最后得到了奖品我和弟弟一人一件白大褂,发奖时候男人同我对话,我知道他知道我不是姚欣本人了但他没揭穿。
我拆开包装发现果然胸口印着红字某人民医院字样。我弟说你俩件都拿回去,这种我妈多的是啊。莫名拿回去会被骂的。
我又载着他回去,路过一个商业广场在推销化妆品,一个熟人姐姐给我传单。

场景变成了广场,阳光明媚人头攒动音乐热烈。我穿着运动服在绕广场跑步,似乎是参加了化妆品推广活动。跑了几圈发现被俩制服墨镜保镖样的人跟着,我就回说跟他说我不去!很坚决的样子。

场景变成海滩,天阴海滩上都是石子。迹部梳了个背头穿了深蓝色的衬衣条纹淡蓝灰西服总之除了泪痣浑身都淡蓝蓝的,和穿深棕色西服一脸气愤的tezuka吵架。他们一群人站在靠海一边,我站在路边似乎打扮略随意就是衬衣卷着袖子。部长的意思是我跟他们不是一个阶级他们是上流社会。而且还长的不好看。迹部摊手说有什么关系,能力够就好。tezuka就是不答应。(喂喂太不是你的风格了吧部长)不二在远处一脸同情看着我,虽然他也穿的略随意啊。后来他们往海一边走,我就一直站在路边看着他们一群人身影消失不见才蹲下来非常懊恼地抽烟。路过两个男孩还不忘嘲笑我。非常沮丧。(我可是tf啊tf)
此大概是我去跑步不答应那俩人的缘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