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梦中的我在玩一个极其致郁黑暗诡异的同人自制RPG。


RPG的引擎是古老的RPG制作大师,系统各方面都不太好,但游戏精致的美工与立绘或多或少弥补了不足。

游戏的画风非常有特色,上色较为厚重与脏兮兮,线条却极其细腻,如同油画般。人物也较为写实。
游戏的背景是架空西方奇幻。
最开始游戏非常轻松与愉快,主人公(也就是玩家)是一个山清水秀小村庄的乡下少年。主人公的父亲是英勇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上。主人公由母亲,姥姥带大。

少年家中开了一家香料铺,母亲虽然不幸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但坚强乐观开朗,在乡下好友众多,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男主虽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爹,但性格却极其开朗,心理毫无任何问题。

少年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短发天然呆妹子加傻逼兮兮二逼基友(一对兄妹)

擅长魔法被报送至魔法学院的天才冷酷少女。

邻居家的二皮脸8岁熊孩子。

村中祭司收养的大小姐系妹子。

脾气古怪腹黑的少年。此少年擅长亡灵魔法,家境贫穷,幼时被村中他人排挤。男主角救过他一两次。

日子平静而又曼妙。

游戏中的村庄很小,但五脏俱全。商店,教堂,牧场,草场,游乐园,学校,一应俱全。绿油油的草地上盛开着无数鲜花,有熊孩子玩乐的空地与猫儿常常聚会的森林,村民还为村中饲养的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有毛茸茸的毛毯与狗窝。狗儿与猫儿经常再次玩乐。

村庄中每个人都和善友好,见到男主角会亲切打招呼赠送蔬菜水果。

这个村庄中氛围恰好是我最向往的。

然而好景不长,男主的村落发生了剧变,村庄周围的树林中出现了坏点,坏点呈黑洞状,周遭环绕着深紫色的雾气。坏点能吞噬一切物质,任何不幸被卷入坏点的生物都会失踪。更糟糕的是坏点开始蔓延,蚕食着村中的土地。可耕种面积越来越少,人们开始挨饿。

村民在祭司的指导下,围绕着坏点封锁了一个巨大的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人们可供活动的场所越来越少,人们决定逃跑之际,才发现村庄周围的高山与森林已被坏点全部封锁起来。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出去了,也没有人能进来。人们就如同困在牢笼中的困兽,静静等待着死亡。

村里的祭司联合了住在高山上的女巫,他们计划准备一个仪式。

通过空间转换仪式,将村中的一些人送出村外,前往另一片大陆的魔法学院,寻找女巫的老相好——魔法学院的校长。来解决坏点的问题。

坏点内部魔法统统失效,他们只能采取一种禁断的黑暗传送魔法。这种传送魔法对施法者与传送方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能避免这种伤害的办法只有选择和施法者属性相符合的人。

施法需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下进行,倘若被打扰,施法者就会走火入魔........

女巫可以预言到未来的事,她根据未来的因果选出了四个人:男主角(战士dps),祭司的女儿(大和抚子系牧师)男主角基友(肉盾防御者)基友妹妹(弓箭手)

这个团队真心不错,有肉有奶,有远程有近战。

女巫认为只有这四个人才可以拯救村庄,并且拯救世界。

仪式场所选择在女巫住处的地下室内,在进行仪式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坏点在不断扩大,且不断有全身漆黑的邪恶触手从坏点中涌现。

祭司和女巫乱了阵脚,他们未经确定到场4人的身份,便匆匆施法。

女巫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指向这4人,以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大喊:你们四人中有一人不是人!

男主角听闻,大吃一惊。男主角以诡异的眼光注射着每一个人。

随后他发现在场者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

自己的基友并没有来到仪式场所,替代他的人是村庄中寡言少语的阴暗少年(亡灵法师)。少年穿着基友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迹。

真相不言而喻,男主角一行人正待撕逼之际,女巫口中开始不断涌出乌黑的血,她皮肤下血管逐渐变黑,向外凸出。她双目爆裂,眼白竟变成了黑色。祭司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也未停止施法。

这是黑魔法的反噬。

男主角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前看到的是,两位恩师化为两滩黑水。

男主角一行人顺利苏醒过来,传送的位置很不妙,他们竟然全被传送到深不见底的山洞中。

牧师妹子哭作一团,她失去了她深爱的养父。弓箭手妹子焦急不已,她将沾满毒药的匕首抵在少年咽喉上,逼问着哥哥的下落。失去了两位恩师,男主角愤怒至极,正欲殴打少年时。

牧师妹子勒令他们两人住手。

弓箭手妹子气出翔来:假如没有这混账混进来的话,他们就不会死!!我哥呢?

法师被勒到咳嗽,边咳边吐露了实情。

法师暗恋祭司的女儿,常常跑人家墙角偷听,在得知继续待在村中并性命不保后,他趁夜偷袭男主的基友,打伤基友后,便替代基友前往传送场所。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此举无意间害死了两人。

男主与弓箭手越听越怒,两人摩拳擦掌,准备把法师绑起来,痛殴一顿。

就在此时,山洞中不明生物听到了他们的叫嚷声,闻声而动。

法师乘所有人屏息观察着四周时,将亡灵毒药洒向四周,弓箭手妹子一时没有防备,被粉末状的毒药洒了一脸,还未反应过来,脸上皮肤开始溃烂脱落。妹子痛苦地咬住嘴唇,忍住了尖叫。

法师冷笑起来:你哥已经死了。去地狱找他吧。他见寡不敌众便开始逃跑。

男主掏出剑,准备追杀法师。然而身后不明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他只得放弃追杀法师。不甘带上两位女主角,躲开未知生物。

就在此时,弓箭手妹子脸上被毒药所腐蚀的地方露出了血肉,通红带有血丝的眼球暴露在外。猎奇至极。

这游戏总算暴露了猎奇的本质,一开场就让女主角毁容......

牧师妹子安抚着她,用圣水冲洗着伤口。腐蚀在扩大着。

牧师:这应该是亡者怨恨与剧毒草木所合成的毒药,我想可以用神圣之力来净化,但我需要一点时间。不然腐蚀会加大的。

然而弓手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她爆发出了尖叫,引来了怪物。

腐蚀延续到了弓手妹子的大脑,她的神志逐渐不清起来,不断尖叫,配上那张脸格外恐怖。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或许是因为痛苦,她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径直插进了牧师妹子的咽喉处。

男主角持刀与怪物周旋,见此惨剧,男主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秒杀了,死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啊。

游戏在播放完一段过场动画后,又开始了。

男主,弓箭手妹子,牧师妹子,法师。他们4人盘腿坐在光明的洞穴中,显然是上一个周目的洞,他们面前点燃一堆篝火,篝火上正在烘烤着一只大老鼠。

这四人沉默着,看着面前篝火一动不动。

牧师妹子开始祈祷。

四人开始入睡,此时有一个选项,是否要派人守夜。

在之前,这个游戏一直没有选项。在游戏过程中,我一直习惯性乱点鼠标,在这个选项出现后,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点过去了。好像点了否。

四人安然睡去。篝火熊熊燃烧着,突然熄灭了。游戏画面一片漆黑,配合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种漆黑在过了30秒后,突然亮起来了,在原地的4人已经变为了一堆肉.............血腥至极。

画面复而漆黑,在数分钟后,又亮了起来,还是那4人,沉默地在篝火前发呆。

此刻我总算明白了这游戏的设定。

类似于avg中的存档,玩家死亡后就自动最新的一个档读取,重新开始。

倘若从最新的一个档,应该是4人传送后,男主和弓手妹子逼问法师时,而现在这段剧情是他们4人一起坐在篝火前,完全对不上号。

我决定继续玩下去。

这游戏总而言之,就是主角们不断的死,饿死,淹死,被怪物弄死,摔死,被毒死,被吸入虚空致死,被普通平民杀害。这种死亡并非是我操作烂,而是游戏剧本决定的。每一个死法都不一样。每当死亡后,游戏便进入到一个莫名其妙,与之前剧情完全对不上号的存档点。

死也就罢了,还偏偏配上一张猎奇无比的cg。

前半部分的主线剧情是主角一行人要去魔法学院找校长,顺便通知天才少女。

这个路程,毫不夸张,主角一行人至少死了50,60次才到达魔法学院。

游戏越来越诡异,一开始主角一群人都还像人............天然呆的元气弓手妹子,风流倜傥,踏实可靠的男主角,大和抚子式的温柔牧师妹,毒舌傲娇,亦正亦邪的法师。他们偶尔还会吐几句槽。

但是后来,游戏的文本越来越少,主角们几乎再也没说过话,整个团队内部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不太对劲的,早期,主角一群人见到某个怪,还会吐槽一下这怪真丑。

更可怕的是,主角们的立绘在不知不觉中全换了。新的立绘上半张脸全笼罩在黑暗中。

我在梦中琢磨了许久,也没领悟出这游戏的内涵与机制。

主角们会根据主线剧情的安排,以各种脑残理由死亡。随后游戏回到主角死亡前的时间点上。但是这个时间点与之前剧情完全沾不了边。比如男主角与牧师妹子打情骂俏,山盟海誓承诺,两人似乎在夜晚结合了。男主角送了一个绿松石戒指给女主角。最后他们又死了。

但新的剧情中,这两人无比冷漠,男主角就像拔屌无情一样。女主角也如同被拔屌无情一般。诡异的是,女主角手中却戴着男主所赠的戒指。这和死亡前的剧情连不在一起。

这个游戏有多次死亡模式,但是准备却毫无例外保留下来。你进了迷宫,打到了很好的装备,然后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却是你站在迷宫的入口处,穿戴着本不应该存在,还没有打到的装备。

主角共有4人,轮回的机制是4人死亡。而男主角大概开着挂,他总是最后一个死的。在男主角死后,轮回开始。

在一次剧情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男主角。男主角孤单的在树林迷宫中探索,迷宫是羊肠小道,被树木完全包裹着。本应该死去的3人却出现在男主隔壁迷宫的上方,露出了三双脚。

我一阵恶寒。

在经历了上百次死亡后,男主一行人总算到达了昔日的村庄,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大boss。

大boss是一个透明,没有实体的怪物。它监视着男主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主宰着男主一行人的命运。它为了取乐,无数次选择错误的道路让他们死去,又无数次让他们前进。

这个boss正是玩家...............也就是电脑屏幕前的我。而我一直以为男主角才是玩家.............却没注意到男主角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第三者.......

我没有任何实体,但我的力量却无边无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击败不了我。

女巫,祭司,校长三人为了挽救这个世界,他们想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

让主角们不断以各式各样冷酷猎奇的死法死去,来对boss造成精神伤害。

死去的每一个主角团成员都会毕生缠绕着大boss,直至boss永久地死去。而主角们升级并不靠打怪得来的经验,而是靠死亡。他们将前一个死去的自己献祭给下一个自己,来增取下一个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主角们每次死去后,下一个自己却依然穿着原来那身装备原因!!居然是他们跑去捡自己的尸体!!!他们都继承了前一次死亡的记忆与痛苦。

在预感到大boss监视的力度越来越强后,主角们一致沉默,不吐露任何一个字眼。

果不其然,除了男主角外的其他人又死了..............

在游戏的最后,男主角孤身一人回到了村庄,村庄平日绿油油的土地被粉红色的雪所覆盖。雪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粉红色,只剩下昔日的残檐断壁。村庄中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已死去。如虫洞般的坏点四处可见。

而此时,我已无法操控男主角。男主角拿着剑,他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村庄中四处走来走去,我知道他在寻找着我,他还要杀掉我。这个像素小人此刻诡异无比。

我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嘲讽着他:我和你都不在一个次元,你怎么找得到我?你这个还没有我指甲盖大的小人,你确定你能杀掉我?

男主角从屏幕的右边走到左边,他踏上血红色的迷宫,沿着长而弯曲的小道行走。

这条小道无比漫长。因为游戏引擎的缘故,男主角虽然在行走,但看上去始终在画面的正中央,终于他到达了尽头,那是一个只能放下一道门的空地。

其上立着一道黑色的门,门上漂浮着点点紫光,与坏点的样子一模一样。

男主角打开了门,他进入了那扇未知的门里。随着一声缓慢沉重的响声,门被关上了。

随着男主角的离开,游戏画面上空无一人。

点击没有任何反应。

我本以为打开那道门就通关了,但是这场景的存在昭示着绝对还有剧情。

我等待了许久。游戏显然还在运行,屏幕上的雪还在下着,围绕着门的紫色光点也在闪烁着,但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我扭过头来——

2米高的像素男主角正站在我身后,他的像素剑上沾满了像素血,而他就如同他的立绘一般,上半脸被黑暗所笼罩。



我直接吓醒了。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20161116【世间并不存在的RPG游戏与罪恶核心,死而后生的团队,幸存的勇士】

梦中的我在玩一个极其致郁黑暗诡异的同人自制RPG。


RPG的引擎是古老的RPG制作大师,系统各方面都不太好,但游戏精致的美工与立绘或多或少弥补了不足。

游戏的画风非常有特色,上色较为厚重与脏兮兮,线条却极其细腻,如同油画般。人物也较为写实。
游戏的背景是架空西方奇幻。
最开始游戏非常轻松与愉快,主人公(也就是玩家)是一个山清水秀小村庄的乡下少年。主人公的父亲是英勇的士兵,战死在沙场上。主人公由母亲,姥姥带大。

少年家中开了一家香料铺,母亲虽然不幸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但坚强乐观开朗,在乡下好友众多,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男主虽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的爹,但性格却极其开朗,心理毫无任何问题。

少年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短发天然呆妹子加傻逼兮兮二逼基友(一对兄妹)

擅长魔法被报送至魔法学院的天才冷酷少女。

邻居家的二皮脸8岁熊孩子。

村中祭司收养的大小姐系妹子。

脾气古怪腹黑的少年。此少年擅长亡灵魔法,家境贫穷,幼时被村中他人排挤。男主角救过他一两次。

日子平静而又曼妙。

游戏中的村庄很小,但五脏俱全。商店,教堂,牧场,草场,游乐园,学校,一应俱全。绿油油的草地上盛开着无数鲜花,有熊孩子玩乐的空地与猫儿常常聚会的森林,村民还为村中饲养的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有毛茸茸的毛毯与狗窝。狗儿与猫儿经常再次玩乐。

村庄中每个人都和善友好,见到男主角会亲切打招呼赠送蔬菜水果。

这个村庄中氛围恰好是我最向往的。

然而好景不长,男主的村落发生了剧变,村庄周围的树林中出现了坏点,坏点呈黑洞状,周遭环绕着深紫色的雾气。坏点能吞噬一切物质,任何不幸被卷入坏点的生物都会失踪。更糟糕的是坏点开始蔓延,蚕食着村中的土地。可耕种面积越来越少,人们开始挨饿。

村民在祭司的指导下,围绕着坏点封锁了一个巨大的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人们可供活动的场所越来越少,人们决定逃跑之际,才发现村庄周围的高山与森林已被坏点全部封锁起来。这意味着再也没有人能出去了,也没有人能进来。人们就如同困在牢笼中的困兽,静静等待着死亡。

村里的祭司联合了住在高山上的女巫,他们计划准备一个仪式。

通过空间转换仪式,将村中的一些人送出村外,前往另一片大陆的魔法学院,寻找女巫的老相好——魔法学院的校长。来解决坏点的问题。

坏点内部魔法统统失效,他们只能采取一种禁断的黑暗传送魔法。这种传送魔法对施法者与传送方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能避免这种伤害的办法只有选择和施法者属性相符合的人。

施法需在安静黑暗的环境下进行,倘若被打扰,施法者就会走火入魔........

女巫可以预言到未来的事,她根据未来的因果选出了四个人:男主角(战士dps),祭司的女儿(大和抚子系牧师)男主角基友(肉盾防御者)基友妹妹(弓箭手)

这个团队真心不错,有肉有奶,有远程有近战。

女巫认为只有这四个人才可以拯救村庄,并且拯救世界。

仪式场所选择在女巫住处的地下室内,在进行仪式之际,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坏点在不断扩大,且不断有全身漆黑的邪恶触手从坏点中涌现。

祭司和女巫乱了阵脚,他们未经确定到场4人的身份,便匆匆施法。

女巫爆发出一声尖叫,她指向这4人,以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大喊:你们四人中有一人不是人!

男主角听闻,大吃一惊。男主角以诡异的眼光注射着每一个人。

随后他发现在场者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人。

自己的基友并没有来到仪式场所,替代他的人是村庄中寡言少语的阴暗少年(亡灵法师)。少年穿着基友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迹。

真相不言而喻,男主角一行人正待撕逼之际,女巫口中开始不断涌出乌黑的血,她皮肤下血管逐渐变黑,向外凸出。她双目爆裂,眼白竟变成了黑色。祭司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也未停止施法。

这是黑魔法的反噬。

男主角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前看到的是,两位恩师化为两滩黑水。

男主角一行人顺利苏醒过来,传送的位置很不妙,他们竟然全被传送到深不见底的山洞中。

牧师妹子哭作一团,她失去了她深爱的养父。弓箭手妹子焦急不已,她将沾满毒药的匕首抵在少年咽喉上,逼问着哥哥的下落。失去了两位恩师,男主角愤怒至极,正欲殴打少年时。

牧师妹子勒令他们两人住手。

弓箭手妹子气出翔来:假如没有这混账混进来的话,他们就不会死!!我哥呢?

法师被勒到咳嗽,边咳边吐露了实情。

法师暗恋祭司的女儿,常常跑人家墙角偷听,在得知继续待在村中并性命不保后,他趁夜偷袭男主的基友,打伤基友后,便替代基友前往传送场所。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的此举无意间害死了两人。

男主与弓箭手越听越怒,两人摩拳擦掌,准备把法师绑起来,痛殴一顿。

就在此时,山洞中不明生物听到了他们的叫嚷声,闻声而动。

法师乘所有人屏息观察着四周时,将亡灵毒药洒向四周,弓箭手妹子一时没有防备,被粉末状的毒药洒了一脸,还未反应过来,脸上皮肤开始溃烂脱落。妹子痛苦地咬住嘴唇,忍住了尖叫。

法师冷笑起来:你哥已经死了。去地狱找他吧。他见寡不敌众便开始逃跑。

男主掏出剑,准备追杀法师。然而身后不明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他只得放弃追杀法师。不甘带上两位女主角,躲开未知生物。

就在此时,弓箭手妹子脸上被毒药所腐蚀的地方露出了血肉,通红带有血丝的眼球暴露在外。猎奇至极。

这游戏总算暴露了猎奇的本质,一开场就让女主角毁容......

牧师妹子安抚着她,用圣水冲洗着伤口。腐蚀在扩大着。

牧师:这应该是亡者怨恨与剧毒草木所合成的毒药,我想可以用神圣之力来净化,但我需要一点时间。不然腐蚀会加大的。

然而弓手妹子终于忍不住了,她爆发出了尖叫,引来了怪物。

腐蚀延续到了弓手妹子的大脑,她的神志逐渐不清起来,不断尖叫,配上那张脸格外恐怖。她的双手不断颤抖着,或许是因为痛苦,她将手中紧握的匕首径直插进了牧师妹子的咽喉处。

男主角持刀与怪物周旋,见此惨剧,男主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秒杀了,死了............

这他妈的什么鬼啊。

游戏在播放完一段过场动画后,又开始了。

男主,弓箭手妹子,牧师妹子,法师。他们4人盘腿坐在光明的洞穴中,显然是上一个周目的洞,他们面前点燃一堆篝火,篝火上正在烘烤着一只大老鼠。

这四人沉默着,看着面前篝火一动不动。

牧师妹子开始祈祷。

四人开始入睡,此时有一个选项,是否要派人守夜。

在之前,这个游戏一直没有选项。在游戏过程中,我一直习惯性乱点鼠标,在这个选项出现后,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点过去了。好像点了否。

四人安然睡去。篝火熊熊燃烧着,突然熄灭了。游戏画面一片漆黑,配合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种漆黑在过了30秒后,突然亮起来了,在原地的4人已经变为了一堆肉.............血腥至极。

画面复而漆黑,在数分钟后,又亮了起来,还是那4人,沉默地在篝火前发呆。

此刻我总算明白了这游戏的设定。

类似于avg中的存档,玩家死亡后就自动最新的一个档读取,重新开始。

倘若从最新的一个档,应该是4人传送后,男主和弓手妹子逼问法师时,而现在这段剧情是他们4人一起坐在篝火前,完全对不上号。

我决定继续玩下去。

这游戏总而言之,就是主角们不断的死,饿死,淹死,被怪物弄死,摔死,被毒死,被吸入虚空致死,被普通平民杀害。这种死亡并非是我操作烂,而是游戏剧本决定的。每一个死法都不一样。每当死亡后,游戏便进入到一个莫名其妙,与之前剧情完全对不上号的存档点。

死也就罢了,还偏偏配上一张猎奇无比的cg。

前半部分的主线剧情是主角一行人要去魔法学院找校长,顺便通知天才少女。

这个路程,毫不夸张,主角一行人至少死了50,60次才到达魔法学院。

游戏越来越诡异,一开始主角一群人都还像人............天然呆的元气弓手妹子,风流倜傥,踏实可靠的男主角,大和抚子式的温柔牧师妹,毒舌傲娇,亦正亦邪的法师。他们偶尔还会吐几句槽。

但是后来,游戏的文本越来越少,主角们几乎再也没说过话,整个团队内部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是不太对劲的,早期,主角一群人见到某个怪,还会吐槽一下这怪真丑。

更可怕的是,主角们的立绘在不知不觉中全换了。新的立绘上半张脸全笼罩在黑暗中。

我在梦中琢磨了许久,也没领悟出这游戏的内涵与机制。

主角们会根据主线剧情的安排,以各种脑残理由死亡。随后游戏回到主角死亡前的时间点上。但是这个时间点与之前剧情完全沾不了边。比如男主角与牧师妹子打情骂俏,山盟海誓承诺,两人似乎在夜晚结合了。男主角送了一个绿松石戒指给女主角。最后他们又死了。

但新的剧情中,这两人无比冷漠,男主角就像拔屌无情一样。女主角也如同被拔屌无情一般。诡异的是,女主角手中却戴着男主所赠的戒指。这和死亡前的剧情连不在一起。

这个游戏有多次死亡模式,但是准备却毫无例外保留下来。你进了迷宫,打到了很好的装备,然后死了。接下来的剧情却是你站在迷宫的入口处,穿戴着本不应该存在,还没有打到的装备。

主角共有4人,轮回的机制是4人死亡。而男主角大概开着挂,他总是最后一个死的。在男主角死后,轮回开始。

在一次剧情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男主角。男主角孤单的在树林迷宫中探索,迷宫是羊肠小道,被树木完全包裹着。本应该死去的3人却出现在男主隔壁迷宫的上方,露出了三双脚。

我一阵恶寒。

在经历了上百次死亡后,男主一行人总算到达了昔日的村庄,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大boss。

大boss是一个透明,没有实体的怪物。它监视着男主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主宰着男主一行人的命运。它为了取乐,无数次选择错误的道路让他们死去,又无数次让他们前进。

这个boss正是玩家...............也就是电脑屏幕前的我。而我一直以为男主角才是玩家.............却没注意到男主角在我眼中一直都是第三者.......

我没有任何实体,但我的力量却无边无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击败不了我。

女巫,祭司,校长三人为了挽救这个世界,他们想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

让主角们不断以各式各样冷酷猎奇的死法死去,来对boss造成精神伤害。

死去的每一个主角团成员都会毕生缠绕着大boss,直至boss永久地死去。而主角们升级并不靠打怪得来的经验,而是靠死亡。他们将前一个死去的自己献祭给下一个自己,来增取下一个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主角们每次死去后,下一个自己却依然穿着原来那身装备原因!!居然是他们跑去捡自己的尸体!!!他们都继承了前一次死亡的记忆与痛苦。

在预感到大boss监视的力度越来越强后,主角们一致沉默,不吐露任何一个字眼。

果不其然,除了男主角外的其他人又死了..............

在游戏的最后,男主角孤身一人回到了村庄,村庄平日绿油油的土地被粉红色的雪所覆盖。雪与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怪异的粉红色,只剩下昔日的残檐断壁。村庄中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已死去。如虫洞般的坏点四处可见。

而此时,我已无法操控男主角。男主角拿着剑,他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村庄中四处走来走去,我知道他在寻找着我,他还要杀掉我。这个像素小人此刻诡异无比。

我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嘲讽着他:我和你都不在一个次元,你怎么找得到我?你这个还没有我指甲盖大的小人,你确定你能杀掉我?

男主角从屏幕的右边走到左边,他踏上血红色的迷宫,沿着长而弯曲的小道行走。

这条小道无比漫长。因为游戏引擎的缘故,男主角虽然在行走,但看上去始终在画面的正中央,终于他到达了尽头,那是一个只能放下一道门的空地。

其上立着一道黑色的门,门上漂浮着点点紫光,与坏点的样子一模一样。

男主角打开了门,他进入了那扇未知的门里。随着一声缓慢沉重的响声,门被关上了。

随着男主角的离开,游戏画面上空无一人。

点击没有任何反应。

我本以为打开那道门就通关了,但是这场景的存在昭示着绝对还有剧情。

我等待了许久。游戏显然还在运行,屏幕上的雪还在下着,围绕着门的紫色光点也在闪烁着,但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我扭过头来——

2米高的像素男主角正站在我身后,他的像素剑上沾满了像素血,而他就如同他的立绘一般,上半脸被黑暗所笼罩。



我直接吓醒了。

20160117在梦里的我依旧是一个菜逼

好像进入了一个什么副本,然后带我玩儿的人已经告诉好了我技能的释放顺序(为什么我在梦里还是这么菜逼???)。不过我好像是其中的一个人物,而且还有剧情…就是打之前和本里的对手吃饭,看起来是门派之间的斗争。在一条室外小酒馆的木质长桌上,我们两个门派把自己带来的饭菜拿出来:对面超惨基本上是馒头咸菜酱豆腐的配置,我们这边就简直了,左一屉右一盘的…被对方各种调侃。
后来好像我吃到了蚊子,就感觉一阵苦,然后就吃坏了肚子,还没打就…输了……然后就感觉好像从存档处重来了似的,读到吃饭之前。之后发生什么了我忘了…
醒来之前梦到我自己在吃豆腐脑。
还有参加什么训练,然后大家去吃饭了吃完被通知上课不能迟到,就赶快往回跑。教室在十层,但是楼梯爬到九层那里被封住了,我好不容易弄个洞钻进去发现上面还是封着的……就又下来了,然后看着翟翟拿着课本等我,说你忘记拿课本了。我说谢谢!!!然后和她一起去另一边的楼梯了。走在楼道里的时候听到有的教室在上语文课,有人在读她的作文,读作文的人似乎是我的大学同学。
后来我进了教室,只剩下教室中间的一片位置是空的了。我就找了中间的中间坐下之后,刚刚开始掏书包里的东西,就发现进来了一个老师,在黑板上写了第二课,然后开始讲日语…_(:з」∠)_

20161226学校里/游戏里

1 在学校里上课,然后遇到小学同学lyq和yjz,lyq领着yjz上楼梯,因为说他不敢上楼梯,只能坐电梯,所以要带着他克服困难。但是有一节下课lyq和我一起回了没有等yjz,不过最后还是在回教室的路上碰到了,他们两个好像在闹什么别扭(情侣间的那种),她就说:不好意思啊等了半天你都没下课我就先走了。然后她先到了教室,就先回去了。但是yjz的教室比她还高一层(我在更高的一层),我就说那我带你走吧,结果还是那种螺旋式的楼梯,他说他更怕了,只能牵着他走,我有一种上了朋友的男朋友的负罪感。
2 还是在学校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和一个大个子的男孩子被人撮合成一对(但是我并不喜欢他好像),上课的时候也被故意换成了同桌。结果是一节国画课,老师(是上错花轿嫁对郎里将军的样子)居然先给每个人发了一瓶酒(瓶子里好像泡着草莓和小西红柿),说大家喝了开开心心的上课。我问这是多少度的,老师说32度,我还跟旁边的人夸口我喝倒过两个男孩子,结果喝了一口(看着红红的但是一点都不好喝)以后就上头了。老师问大家感觉怎么样,好多人挺兴奋的,但是我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犯困了。
然后老师让大家记住这个感觉,开始讲国画山水花鸟,还发下了宣纸,说画坏了没关系,去前面再拿宣纸就好。我旁边那个男孩子,看起来是喝得太嗨,碰的东西到处都是,还把老师给我们看的学生优秀作品弄湿了。我赶紧拿起来打算放到前面去,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题字和作者姓名,居然是hy。
3 我身处在一个游戏里,场景有点像那个利用视觉错位的解谜游戏(叫什么来着我忘了/20170611补一句:我想说的应该是纪念碑谷),已经提前设定好参与游戏的人数了,每个任务都需要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帮忙才能解救出所有成员并且完成任务:比如说有一对cp被困在了一个坑(也不是,就是凹陷吧),上面有一个像笼子门一样的门,要求就是必须有指定的某个人,去做一件什么事才能打开它;但是那个人可能也被困着,总之就是一环套一环,每个人都需要被解救,每个人都要解救别人。

20150222全键盘手机/烫伤/打僵尸

开学回到寝室,发现桌子上多了个全键盘的手机,里面放的是学校发的电信卡,然后让我想起来之前有个手机里有个游戏特别好玩(类似街霸系列),于是载下来玩。后来室友回来叫我去洗漱,我端着盆去水房接热水,到了水房听说很多人的盆和洗漱用具都不见了,从一层到四层都没了,只有五六层幸存。
洗漱完回来,被MSc(一个学长)和ZSl(初中同学[妹子])叫去游泳(恩我不会游泳),但是意外的游的很开心很好,游完泳照例洗个澡出去,结果仰着头洗脸的时候水温陡然升高,脸整个被烫红,一侧靠近鼻子的脸颊还被烫起了泡。然后简单处理了下,大概就凉水冲了一下就回寝室抹了芦荟胶就上床睡下了。
睡醒之后接了个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打游戏,我一口答应。然后打开电脑选了角色职业之后就进入了游戏,没错是进入了游戏,也就是我整个真人变成我选择的那个职业进入了游戏,我貌似选的是一个远程职业,大概是法师吧。看起来可能是某某废墟(看起来像是诊所或者是学校)的十人副本,总之就是先发了个火球把守在门口的怪轰了。然后跟着队友进去,里面简直脏乱差,各种粘液各种泥泞,各种干了发黑的血液,各种伸出来挥舞的干枯手臂,被抓着就掉血,除了躲着就是打,要不就是躲着打。后来大家走散了,大概三、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小队,我和俩人走进了一个黑漆漆黏糊糊湿漉漉的小过道,要以各种姿势不碰到他们才能安全过去(因为大家都没药也没什么血了)。顺利过去了之后是一个狭窄的楼梯,但是在楼梯上碰到了类似僵尸的怪物,可是它们的眼睛都是盲的只能边走边挥舞手臂,如果被碰到了就上来一口死翘翘那种。一路提心吊胆好不容易走下了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后面扑上来一个,没躲过,碰到了。然后就只好把它打死,结果打的时候呼啦啦来了一片……
这个时候,我爸又叫我起床了。

1208

玩真3,npc说电梯只能一个人通过,于是我把和我一起的npc女孩放到一个装置舱内
再次走到电梯前,接下来是一个人冒险,略怕,召唤出仲魔的空隙,电梯中突然出现恶魔,战斗方式像imagine,我是近战,仲魔拉仇恨,我乱砍一通,有点有趣w出了电梯是豪华大楼的中庭,依旧是突然出现可见恶魔即时战斗……

美少女とH

被她带到房间,刚坐到床上 她带着煽情又威压的口气:“准备好了么” 我感觉混乱又紧张,明明我是男的但为啥没有一点进攻的勇气。我:“我能问句,你为什么喜欢我吗”“ウフフ”她笑而不语。由于她的意愿我开始被动着做着没有前戏的那啥。中途被抱怨(大概是技巧太烂XD)但我还是觉得她很可爱(*´д`*)(下文叫她萝莉,外貌大概是粉红色长发)
-室外-(好像FF10夜晚树林的那个场景)
萝莉穿着婚纱礼服扑在他怀里哭(他是土黄色微长发),他的表情变得愤怒不已。
主角(就是刚刚的我,现在变第三人称了,灰白的略蓬松反翘的短发+绷带眼罩)坐在屋顶上看着这两个人,表情惨白的在冷笑

凯涅

凯涅和妈妈的形象重合,她貌似身体状况很不妙,我问你手上带的手镯哪来的?她说在xx刷…后来我貌似去她说的地方,(场景游戏模式和尼尔蛮不同但我觉得蛮新奇的。。
少女和教主儿子以前是认识的,某次事件,少女有机会将某信息藏在教典中希望他能察觉,可他就是没注意到。好像是为了当间谍还是啥复杂原因(像是看动画没看懂角色到底为什么采取这种行动的赶脚)少女和她所在公会的伙伴另外三个姑娘去教主的宅邸应募女仆,然后让她们换上比较暴露的女仆装。应试官奸笑着色迷迷的评价说少女的最棒了其他人不是太大就是太小…(妈了个巴子忍了色应试官都没见到他尼玛就要起床了!!
TFC

GAME

昨晚梦到自己在玩游戏,现在能记起来的大概只有三种

1:体感FPS,大致内容就是用枪械在餐厅里击倒敌人然后通关,枪械有三种,和halo中的枪械十分相似,一种是LMG,一种是激光枪,还有手枪,敌人是血条超厚,身着白色女仆装的黑人大妈,子弹打上去就跟橡皮砸到黑板上一样全被弹开了,最后好不容易打光了几把枪才解决掉,从餐厅脱出时顺带用手枪打死了几个妹子。

2:类似于战旗类的游戏,是操控着一个特殊部队执行任务,可以随时随地S/L,地图和单位都是立体化而且很逼真,在触发某项任务时会自动带入其中一名队员的视角,很好玩。

3:LOL,只不过视角从平面变成了3D,起初用的盲僧,然后换成了亚索,和队友在类似于山谷一样的地方飞来飞去,使用技能时也变成了空战游戏里常用的锁定模式,后来我看到对面的亚索用技能在山壁上开了个洞然后穿越走了,就想依样画葫芦,结果还没Q出去就撞到山上掉了下去,黑屏后就结束了

游戏梦

大概是全职高手看多了的后遗症。
梦见自己是个加力敏魂的小号,多小?大约三十多级,可能还不到。拼着狠劲儿和一个大号对砍,那个大号大概也没好意思赢我就没带召唤兽,结果理所当然地赢了。然后貌似和一帮人设计要算计谁。战术安排随时在变化。我好像后来落在哪个大号的师门那里,很黑暗很像邪教的环境。
记不清了,好像我一直在战斗。

0307

打某游戏,主角像是塞拉【FF13-2?】的可爱妹子,有12~14个队友【零式?】,打完怪留下的残骸给队友吃貌似涨队友技能点一样的东西【DDSat?】,根据怪的不同有的队友可能不喜欢吃【美妙世界?】,操纵主角向貌似nine(零式)的男生走过去,走的太近,他有点尴尬「何なんだよ」退开了距离【貌似我玩13-2的时候经常这么玩诺埃尔ww】(是不是有根据好感度不同反应不同如果够高的话就不会躲开的设定啊嘿嘿),有个人(像是King)不愿意吃,这时候弹出选项让选择该表现什么样的态度(这是什么エロゲー,还尼玛选了两次恳求),他才勉强吃。然后刚刚不小心踩到的紫色巨虫,不小心选了让一个妹子吃,她毫不犹豫就…让我略愧疚(´Д` )貌似打了很久这游戏第一次想起执行这个操作。。一个个搞起来感觉略繁琐,就先去了下张地图,下张地图没有怪打我想不过又返回刚刚的地图看能不能再涨点技能点,果然重新进入后怪又刷新了,只有再打一遍……

萌え死にます 2.23

梦到我在打EOE,主角只有一个人,照特征来看好像只有是泽法了(喂不是EOE么!)大概舞台啊世界观啊比起EOE更像VP(。。反正我就是觉得我玩的是EOE)剧情CG泽法(仮)和雷扎德(wwww)在讲话,雷扎德边讲些洗脑中二发言边走来走去,泽法貌似震惊的呆在那,雷扎德开始走到他身边,然后站到他后面,在他(我的角度看是右边)左耳边讲了句什么,然后在他左边脖子上咬了下去,然后舔,手游移到全部解开的胸口,抚摸(文都不会写还让我写H太难为我了,那么棒的画面不亲自看怎么体会得到!)雷扎德边做边愉悦的看着泽法的表情,(是相当棒的表情呢(・∀・)从来没见过!!(你谁。这里(指梦里的这个时候)想到了尼尔的里设定是卖身养妹,明明是那么正经的RPG主人公呢,以前却卖过身とは…( ̄ρ ̄))这里换了个比刚刚远的镜头,雷扎德和主角还在嗨,但是主角……主角那是谁来着。。那个白色头发奇葩发型(你觉得绝壁是尼尔?⊙ ◞౪◟⊙ 错了!)那个是真名法典的男主。。(这种重大变化但梦中一点违和也感觉不到就是,梦里的我已经被萌死了)……然后有点乱七八糟的内容记不起了,接下来是在地图上走路的场景,沙漠一样的地方,主角1男1女(这绝壁是FF13-2),根据设定,从游戏开始他们就死了,死人也有等级,等级不被显示,根据菜单里的【http://i.imgur.com/bgesKL9.png】这个来推算,(别问这个是啥就连做这个图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大概的印象,菜单直接打开在游戏画面左边透明,我看到的画面那个黑条有10几条。。)推算出大概的但还是不能确认(这个貌似很重要),男主去问npc,
npc「唔,按照现在的等级,你们已经可以进入圣殿了呢」
然后他们去了下一张地图,前方是洞穴迷宫入口……(从女主担心的表情看来很难ww

20121118

一对老夫妇在自家别墅顶层看电视,窗户开着,突然从外面伸进来一只手,老太太吓得尖叫,结果窗外的小偷也吓一跳,掉了下去。从三层摔下去的小偷毫发无伤逃走,警察来了,调出监控录像,看到小偷有一种虚拟现实装置,作用似乎是把现实建筑变得容易攀爬?警察在窗口下方的地面上找到三根头发,放进证物袋里准备回去化验,坐上警车开车后外面场景变成赛车游戏……总算开到终点后,下一场游戏的车手闹别扭隐居到雪山里,他的好碰友另一个车手追到雪山,好说歹说劝他回赛场。他们回到游戏后,梦的视角顺着电缆来到游戏中央车站,我突然好想哭哦,结果醒了。

1018

p3p出了个外传,增加了本家女神转生的很多要素。主角应该是女,刚开场貌似在一昏暗大楼里打boss,打完后立绘是某个人的剪影(阁下?)出现选项问需要什么特典,有6个左右的丰富选项,我不假思索的选了最后一项:人修罗衣服。衣服上有人修罗身上的纹样,我又走进昏暗大楼,纹样绿色部分也像原作一样显现荧光,我走到最暗的角落,只能看到荧光部分了,就像人修罗站在那里一样w(混乱开始注意)通过另外一个npc的相机可以看到主角,主角发狂了猛扑过来,后来就走了这个npc的路线…
-
睡眠时的大脑真是了不起的混合机啊。这次梦中要素之源都很好想到——
1,昨天回家和同事谈到p3p的恋爱要素
2,我的某个地方的头像是只剩剪影的人修罗
3,零红蝶

20120813

跟室友们进入一个游戏的世界打怪兽,在一间密室里面打宝箱怪,每个宝箱里是一只大大熊猫和三只小大熊猫。我放装备的背包里的枪不见了,室友们也特别没干劲,互相指责了起来。最后来了一群井茶叔叔消灭了怪兽。这时我拿出手机看到一条新信息,是个陌生号码,内容是“我是罗恩”。然后我醒了。

今天的~~~

一開始不是很記得了,好像跟更前面的內容有關

總之就變成了我(但是外貌完全不一樣,反正是個第一人稱吧)在一個學校里,那個學校非常超現實的感覺

然後學生分為ABC三種等級
C級就是普通學生,制服還挺漂亮的
B級是【進化】后穿藍色披风身材也會非常高大(披风外形如同布里塔尼亞的死朱雀那樣)外貌還是人,头戴头盔(貌似是鸟还是什么怪兽的样子)
A級是再【進化】成異形一樣的怪獸,形狀很像崎嶇不平的甲殼下面伸出兩隻腳……
身上有紅色的不知道是血管還是什麽會發光的條狀物,沒有B級的高大……但是怪嚇人的……

B級和A級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女孩子的追求對象這種感覺……

於是我不知道是怎麼到了一個研究室還是活動中心還是什麽地方,那裡有組隊打字遊戲,後來好像變成了問答遊戲
一開始和一群尖子生組隊玩打字遊戲,但是我好像拖後腿還是怎麼了
後來我就去問答遊戲那裡打雜,幫忙操作舞臺還是什麽的,BOSS是一個長髮眼鏡女老師

學生只要在問答遊戲累積到一定分數就能升級
問答遊戲也分等級,我所在的是A級,A級里累計到一定分數能直接升級(進化),如果在BCDE這些等級的遊戲裏面,累計夠分了要先逐步升到A級遊戲再累計才能進化……

我本來在A級遊戲打雜(我沒資格參加遊戲),但是畢竟近水樓臺先得月,是有翻身的機會混進A級遊戲的
然後A級遊戲里的都是各種優等生感覺就像我後宮一樣(喂喂)

其中有一幕是一個正太(同齡人都是至少高中生外貌了吧……)累計夠分了,然後現場進化,背部開始有異物突起什麽什麽的,然後一個變身,發出藍光,就變成B級的樣子了……很高大………………
其他人都很羡慕,我却在想好好一正太就这么毁了……

後來我好像是偷偷拿相機拍了什麽東西,按規定校園內不能拍摄的,結果被BOSS發現了,於是被趕出了A級遊戲丟去了D還是E級……

換了地方發現題目難度和參賽者素質真是差太遠了……而且我能直接參加問答,畢竟是在A級混過的,到了基層啪啪啪毫無難度累計就上去了


然後有一次空閒的時候離開了那個地方,在校園內逛,想起覺得這裡變B級A級的學生也夠獵奇的……那麼詭異的外形到底為毛還要追求啊……想不通…………
於是就想拿相機出來偷拍個B級A級的外形給外面世界的朋友看

但是,校園內禁止照相嘛……於是我站在一個角落偷偷拿出相機,對著不遠處的露天咖啡廳準備拍,那裡其中兩桌分別坐著B級和A級的人/怪物,A級那桌還坐著3個普通級的女學生(想追學長那種感覺……)

於是相機鏡頭從A級那傢伙那裡掠過準備拍B級的(A級的好怕怕惹不起……)
結果一轉頭發現A級那傢伙已經站在了我身邊!
我嚇得大叫了一聲然後跑,拼命跑,死命跑,那只A級怪物便在後面一直追著我

跑了很久直到我跑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實在是跑不動了只好停下來
A級怪物上來搶走了我的相機,扔地上一個勁地砸,說學校不能拍照什麽什麽的

我看著他,一邊喘氣一邊說……“其實……這貨早被老師給弄壞了……”
(應該是偷拍遊戲之後被弄壞的,好像是只能顯示畫面不能把相片拍下來)

那貨就說,你早說啊……
然後,他把那個甲殼脫下來了!!
居然脫下來了!!裏面是個很正常的人類男性!原來可以脫掉的!難怪都不介意變成異形!
這傢伙……好像是黝黑皮膚白色頭髮,長得貌似還行,不是很記得了

然後不知道怎麼開始的話題,我把之前的經歷全告訴了他
說著說著就夕陽西下了,剛才在咖啡廳跟他坐一桌的那三個女生走了過來叫這貨

他看到之後就向那三個女生跑去,邊跑邊回頭跟挥手并喊道: ”约定好了哦,一定要成為A級啊!”

“嗯我會的!”挥手~~~~~


然後醒了……
…………
……………………
我要看下一話啊導演!!
還有帥哥你的甲殼不要了嗎?!

120420

  杂乱的游戏,什么RPG、AVG、解谜小游戏的元素应有尽有……记得最清楚的解谜关卡是一间俯视角度的屋子,将各色小球推向指定的各色位置以打开对应的门,直到打开一条通路。小球颜色不唯一,过关方式多样。其他部分是第三人称,有个很彪悍的女主,在追寻着什么,似乎是个人?

120415

  昨晚的梦似乎是在玩AVG,一边玩一边确认着故事的发展走向剧情线……倒是早晨回笼觉里的两个场景记得特别清楚……一是我和姐上去买彩票,姐上刮中十几元,我中了二百万;二是承接昨晚的剧情,打车去目的地,结果没过几条街就到了,司机对我吹胡子瞪眼:这么几步路你就来浪费我时间?

120414

  昨晚梦的内容很模糊,主线就是一万人迷妹子不断被人陷害也不断有人救驾最后HE了的故事……但很稀有地采用了第一人称游戏时的游戏者上帝视角,而且的确有下达指令按键的操纵感。印象最深的场景是一片高草草原,妹子被勒令从一头走到另一头。草原上的变异生物都是很危险很有攻击性的……
  草原上有独眼占去半个身体体积的圆球状苍蝇,有红色长口器的大蚊子,还有没什么具体特征的青蛙/蜥蜴,身体都异常庞大,三(四?)者组成了一条简单的食物链。妹子走到一半差点被蚊子吃掉……不过万人迷嘛,总有英雄来救美……

120322

  大概是因为昨晚窝被窝玩游戏?做了个RPG的梦。视野的右下角是小地图,前方是可见度很低的幽暗山洞,身旁是不超过2个的冒险伙伴。走到山洞尽头发现两个洞口,一个被魔法封住,另一个的封印用了咒术。每个人只有三次冲击封印的机会,一旦所有队友都没能打开封印,整个冒险都会被重置。
  无论是冒险伙伴的职业还有我自己的职业我都想不起来……因为没有无限循环的印象所以大概是解封成功了?(。)话说最近的生物钟突然被调成6点40左右必醒一次是怎么回事!回笼觉是梦境回忆的大敌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