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之国里斗地主

参加朋友婚礼,前一天在酒店住,半夜起夜,被人指路到一条走廊。
奇怪的是,好多人在那排队,问他们怎么回事也没人搭理我。
好奇心驱使,我也加入其中想一探究竟。
进去后,里面是各种游戏桌,桌上是屏幕,大家呼啦就散开,分布在各个桌子旁。
我还没搞懂是怎么回事,便被一个黑衣女孩拉着到近处游戏桌开始即结束的玩了一把。
理所当然我输了。女孩着急的跑了,我追上去,
到了个豪华餐厅,看女孩拿赢我的那寥寥几分兑换了个窝窝头,
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应该是好久没赢过了。
我从她那得知,进了这个酒店就出不去了,每天的食物只能靠自己赢得。
这时,我们对桌的男人拿出一副扑克牌,说“咱仨斗个地主啊!”
当时我就绷不住了,疯狂吐槽“大哥,你放着这里又高端又能得分的游戏机不玩,却要在这里斗地主吗,你问过那些看守人员的感受吗!

氪金改变命运,游戏般的梦

昨天做了一个梦
梦到突然间去到某个地方
充斥着银白光芒的擂台比赛场地
似乎是要争取某个重要机会的样子,上面的人需要互相拼斗比赛
轮到我和某人了
而我根本不想打这种莫名其妙的架,而且还打不过
于是多次表示想投降自己离开但那家伙充耳不闻
我气急,干脆一咬牙跳下舞台正中的一条裂缝
本来裂缝不大我想着被杀不如自杀,跳下去
下面的空间比想象大非常多我坠落了很久,并且越往下掉越开阔,入目是五颜六色的漂亮晶石,十分绚丽奇妙的场景
通向另一片区域的通道

之后似乎是通到了一个房间吧
大体布置是比较有生活气息,用的原木家具
这里应该是二楼,我随便走了走
在房子里游荡了一会,心里的雷达忽然感应到那个家伙竟然离我越来越近估计是追赶着我掉下来企图赶尽杀绝
气急之余赶紧找地方躲避,还发现了大概是房子主人的一个妹子,一边织毛衣一边乐呵呵的看电视,我想和她搭话却发现她似乎察觉不到我的存在
于是我只得放弃转而在房子里到处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供我躲藏的地方
哪怕是床底或是稍大的柜子都好了,但是这房子里竟然一点破绽都没有,所有缝隙都小小严严实实的,完全没办法躲进一个人。
追着我打的那个人身上一定也有和我类似的雷达,我的武力没有他高如果继续待在房间里一定会被堵在里面,那时逃跑空间狭窄我就完了
于是我赶紧离开房子想趁他还没到这时去躲到别的地方
现在所处的应该是一个小镇,有很多建筑但路上没什么人,甚至天空也略显压抑和昏暗,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地底
运气不好的我一离开房子就看到不远处的道上他也看到了我
看来通道出口是随机的啊
我转头就跑,但是没有他跑得快,他追上我后立刻发动了攻击
我被密集的剑光包围完全动弹不得(这个世界还有受到攻击时短暂僵直的设定)只能眼睁睁看着某处显示自己生命值的一栏红心开始快速减少
我着急的挣扎,碰巧打开了主菜单
这个世界融合了点游戏的设定
我看到菜单上有快捷传送的图案立马就点击了,不管去哪只要能脱身就好
嗖,我瞬移到了一个商店街门口
这里的天空丝毫没有阴霾十分澄澈天气很好,路边种着向日葵
那家伙虽然知道我被传送走了但不知道在哪里,以他和我差不多的信息量来说应该还不知道主菜单这种东西,但一定很快就会发现毕竟他还挺聪明的
我抱着些微希望打开商店的购物页面希望能在他到来前找到些什么能帮助我的东西,虽然这么想可我又没有钱……………刚这么想完我看着金钱余额那栏突破天际的数字目瞪口呆
反复打开又关掉确认有没有眼花
感情…………这游戏我玩的还是破解版啊。

情不自禁就暗爽了起来,我打算把商店疯狂洗刷一遍,把最贵的东西尽皆买下,到时把他反过来狠狠吊打一顿
怀着这等猥琐想法我随手点开了坐骑栏
入目是各种各样的坐骑,其中有普通皮肤的山兔以及觉醒皮肤的山兔(贵点)
我想试试这金钱到底能不能买就买下了比较便宜普通皮肤的兔子
刚想买别的结果他刷的被传送了过来
吓了我一跳又被打了,我急忙点开装备栏把只来得及买到的坐骑装备上
眼睛一花,瞬间我就坐在了巨蛙身上兔子身后的位置
看着有点惊讶愣了下的他我忽然控制着兔子打他
没想到虽然只是初级坐骑,但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很可观,三两下打得他没有还手之力,血条开始迅速减少
他一看大势已去,马上投降说和我谈谈
我想了想,虽然这个地方对我而言很便利但毕竟充满了未知,还是有些怂的,于是就答应了当盟友的协议一起走出这里
没了

末世的梦,还有金手指

昨晚梦到末世
我在某间学校的教室里,和一群同班同学待在一起努力生存。我们教室似乎在最角落的地方,没有楼梯通向丧尸没来得及入侵到这里还算好,但平时为了安全我们一般都不出教室。
丧尸似乎被成功堵在学校某个地方了
楼上还算安全没有丧尸,其他班的学生也还活着各自龟缩在自己班里
但是总有些例外的。
因为我们总不出去的缘故有的别班学生觉得我们不合群,想教训教训我们
但没想到他们竟然做得出来!
外面的人竟然无耻到明目张胆用垃圾车把僵尸运过来放到我们班门口!简直是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如此狠毒。
是我探出头去看他们想做什么,看到门外不远处有人推着推车飞速跑过来脸上带着不明所以的笑容
盖着盖子的垃圾车传出阵阵嘶吼,盖子隐隐有被破开的征兆……
心中有不好的预感,那个人跑得实在快
马上以最快速度把门关掉,又把坐在窗边的同学强行推开关窗,还有别的同学反应快过来帮我和关掉后门这才没事)
为了活设定这个世界还会经常有一些,卡片能让大家发现?都是有特殊能力的,像小樱的库洛牌
如何获得那是要看神明的意愿的,他愿意给你那就有
像一次那些拿着工具徘徊在外面的僵尸们,对声音有反应
同学们似乎有点压抑得过头,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于是因为一点意见不同的小事就开始大声说话辩,无法保持安静
门外的僵尸自己已经开始撞门了,他们还是没停下,场面似乎有点失控
我慌忙的去找平时比较有话语权的班干部,让他阻止一下各位,他也拒绝说没办法苦恼想暴自弃不再管了
我坚持要他去帮忙,温言劝他“只要再说说一定行的,一起再去试试吧,我也会帮忙的,好不好?”
似乎我的态度略微安抚了下同样有些焦躁的他,成功的答应我了。随后我又去找另一位在班里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来帮忙,用同样说辞说服了她
正要开始劝说各位放低音量,还有希望的别放弃这种鸡汤
忽然空中有了什么不可名状的变化,空间扭曲,从里面凭空出现了沙子与艳丽的花,之后很快又消失
这种现象让同学们安静下来了
这是奇异的现象就代表神明要赐下有特殊能力的卡牌
但能不能得到还是要看自己
于是大家都开始寻找,我在别的地方找了一会,忽然想起出现的位置,于是走到那里
果然空中马上浮现出金色的卡牌的样子,然后飞到我手里
同时还有一股温柔的声音在我脑内回荡,她夸我温柔为同学着想,很欣赏我特赠予这张牌
同学们也都很高兴,多了一张天赐卡牌代表生存可能性又大了一点
卡牌上画着风沙和花,下面还注明了使用方法和能力(这个我忘了)

后来似乎我到了某个地方,神明聚集之地?他们都很欣赏梦里的我的一些品质
所以要一起送给我一些东西。
他们问我有什么想复活的,还是想让他出现在这里的,能陪着你生活和战斗的助力,不管什么都可以。
于是我说首无。之后神明们不知用什么方法找到了他的尸骨(???)
因为首无是妖怪,他们要把他复活成人再放到我身边
神明们一边像聊家常一样说着哎这个妖怪的脖子为什么没了呢,有可能是因为什么什么原因吧云云
我心里堵着“他原本是战场上的传达消息的信使因为被冤枉被处刑才会这样的”说不出口
后来神明大人给我一碗饭,似乎是有什么作用的,我端着这饭走到每个神面前,他们就都夹了一小口吃,有的神明吃过后闭着眼睛说啊原来是这样啊
最后我自己也吃了
过一会果然脑内开始了回忆杀
是首无的记忆,和游戏里完全不同的是
这里的故事是他是个大家族的少爷,他们家被仇家算计,还进来大肆屠杀
他努力的战斗却最终谁也保不住,最后自己也惨死
这才让他因为怨恨变成了妖怪

总之后来,成功复活了。不过里面的人类首无根本是欺骗消费者(只有我)和游戏里的一点也不同,又是那种打着一样的名字却拿别的人填上的梦
之后就没了醒了

小合集

类似游戏设定的梦的话
就是攻略少女的男性向那种游戏
成堆成堆“帅气”的各种类型的男人,或男孩,更小的正太也有
像是见到肥猪肉一样,路边每个女孩儿都遭到他们哄抢(?)
每个人都用尽各种方式搭讪,泡妹子
按和妹子互动的程度不同,这些人“完成任务”获得的点数也不同。
我举例,逆后宫游戏女主经常很受欢迎,各种男性的喜爱都有
而她们毫不怀疑自己为何会被喜爱,有的只是选择谁这种甜蜜的烦恼
但其实这些她们身边的一个个男主,都是为了利益才接近的。一群目的是攻略“女性npc”的男性“玩家”
完成和妹子的互动任务,得到的点数可以用于实现各种事情。什么都可以做到
攻下越难攻略的角色得到点数也更加多。这些男玩家眼里有些npc看不到的对话框,就是那个攻略系统。

本来妹子们是看不到的。于是我出现了,我知晓一切,并神通广大,我是最难攻略的人,那些男人看到我出现一个个冲过来,使劲浑身解数想吸引我注意力都失败,包括他们之中最厉害的一个。
我本也是那些懵懂女孩中的一个
但他们利用妹子不断获益的行为太过分,本是一群npc却产生了不该有的怨气,于是就有了我。帮女孩们报复的我
也没什么剧情就醒了

……

梦到一对夫妻,男方不靠谱很逗那种,女方是比较…泼辣?反正就是一家里扛把子的x
然后就是说他们以前的事
比如丈夫有次被一群人欺负不会还口,妻子知道了当众就数落了他几句,后来转头又去教育那十几个人把他们直说成没有存在意义自己都开始无地自容怀疑人生
男方的事迹就是有次他邀请妻子区试婚纱
平时他不会做这种事,然后他们其实因为某些原因只领了证没有走结婚仪式
妻子以为是要补办,暗暗的高兴了好一会
平时张扬无比的妻子穿着雪白的婚纱安安静静坐在教堂椅子上,黄昏的光透过教堂窗户五彩的玻璃照在她身上还有点恬静优雅的味道
过了一会丈夫出现了,但是……他也穿着婚纱?
丈夫皮肤比较黑还故意穿了身深紫色婚纱,头纱颜色还是不一样的
看上去就像来搞笑的
虽然他确实是来搞笑的,根本没想到婚礼这一茬,只是想着好玩才来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后他被打了一顿。


又梦到阴阳师相关的
偶然打开了一个流传在大家口里
特别少人知道是否真实,也从没人有过网址的网站
嗯…………一开始觉得是同人游戏。网站主界面打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广告
看上去就充满了廉价感
不过里面的东西倒是并不廉价

例如可以手动给式神换发型和衣服比如茨木,给他扎小辫子
我记不太清,反正就是可以单独和式神相处

就是那个养成的界面,旁边还有一些广告,看着很谜就是有这些才不像官方游戏模式
是某个商店的广告
是那种什么都能买到的万能商店,例如现实里重要的人有危险也可以用这个让他们去救人
我就买了一桌东西东西,蛋糕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有一些是为了梦里喜欢的恋人买的
这个广告就是个坑,里面的人会用甜言蜜语说服你买东西,而且用来交换的代价不是钱是别的东西
我出去后才发现我的恋人也去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这个页面,能进去的人更少了,一旦被检测到身上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就会扭曲空间把人传送过去)
我的恋人也为我买了点什么,不过他作为代价被拿走的是对我们来说比较重要的,而且我对他的感情也大半被拿走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而且从此以后我们还得帮那个店干活,做工作人员
那个和式神单独相处的要是真的有那倒好x
不然不想肝阴阳师就一点都没东西玩了,这个算是寮内私密养成模式(?)能听到和平时不一样的式神语音和式神姿态
我的梦一向都是很有临场感的,等身大的式神真棒
然后那个界面也是比较昏暗的夏天夜晚环境,挺舒服的
可能是我打本时盯着大佬队友的觉醒茨木头像盯多了
一个等身大的茨木那么温和的对你笑,周围的气氛就差个庙会和一起看的烟火

追人但没追到

学校科技楼二楼,梦里面有四个房间,有三批还是四批人对战
有一队(以下称为A队)里面有一个女生大概是圆脸,记不清是双马尾还是长发披肩了。她手里有武器,一个

2020.2.2

我梦到我打剑网三,天策的新跟宠是犀牛,我打一半想截个图然后我就醒了,醒了以后我就想:诶不行 我图没截完呢 我得在我妈叫我吃饭之前把图截完。然后我就又睡过去了

关于某个bt玩意儿强制拉人玩死亡游戏结果因为游戏规则漏洞放走了一人

写在最前面:看起来这个梦很假,但是他是真的!
被神秘人(也不知道是谁,身份无用)绑架来参与一场死亡类逃脱游戏「我知道这很俗套」。
游戏地点:一座无人的商场大楼(柱形)+海绵块填充的外场(虚拟世界内)
游戏规则(略):player们(约15人,随机生成 不认识)被困在大楼里,大楼一直有着一个隐蔽的出口(非最高层或最底层),player需躲过(系统定)杀人魔们的追击逃脱出大楼,逃脱后回归原本世界。player可互相帮助/利用
player:无特别能力,所以player均为健康的年轻的同一国家人类(无语言障碍)
杀人魔们:每个杀人魔的记忆为共享,均有稍微低于正常人类的智商。杀人方式不同,但只能够攻击半径1m内的东西。体力稍微比正常人类高。长相原本为暗紫色半固体半液体的多边形生物,杀死player后(每一个都)可以变成死去的player的样子(若player互相残杀,则杀人魔无法变成死去的player的样子,因为不是他们自己杀的)
---正文---
「梦到的是游戏段落」
1.
四五个年轻的player们聚在一起,正在讨论着什么。远处突然传来类似“哧——”的声音,随后出现两个杀人魔(第一形态-原型)。player们的其中一个告诉大家分开跑。我(33582号)一个人跑进了商场的一条路,后面跟着一个杀人魔(1号)。
2.「我在梦中时并不知道」
杀人魔(2号)站在血泊中,地上的两个player(一男一女)因失血过多死亡。两位player正在以粒子的形态消失。“死亡通知:34595号与47938号玩家死亡”一行字出现在商场大屏幕上,但看到此条消息的player并不多。杀人魔(2号)渐渐变成了死去的女性player(47938号)的样子,用“手”撩起一些鲜血,抹在这个形态的衣服边缘上和脸侧……
3.
我(33582号)还在尽力的奔跑,她知道自己不能跑的过杀人魔(1号),而1号似乎不会放弃追逐。我必须想办法。我冲进商场卫生间里的一格,锁上门躲起来。卫生间的门是落地的,不会看到影子,而且很旧,看不出来是否有锁上。1号追了进来,“我知道你在哪里……”他说,我听见门破碎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近,突然,他说“抓到你了!”我看见血从门缝里渗进来。“原来还有别人吗”我想。我以为他终于走掉,结果我的门突然被砸开!!!“33572号,我知道你还在,抓到你了,哈……哈”杀人魔说到,我害怕极了,脑子突然一抽,大声说:“游戏举办方,我举报游戏内障碍侮辱玩家人格,故意叫错号码,申请去除障碍!”。本来我觉得我这个举动跟傻子似的,没有人会理我。结果卫生间内传来机械声音:“举报成功————赔偿自由活动1分钟”。
我:???!!        1号:????????
4.
我在一家商店里,装修风格和商场很像。系统告诉我可以在这里买些东西(不用钱),给我当赔偿。我:这个系统还是可以的。    后来啥都没买,因为一分钟到了,然而商店结账要排队
5.
我从厕所里冲出来,因为我从商店里打听到了出口在哪(别问怎么知道的,没梦到)。一路上几乎无阻碍。
6.
我遇到了一个女性玩家。她衣服上沾了血,气喘吁吁的向我求助(有东西追杀她)。我答应带她去出口。在路上我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这一路意外的顺畅……
7.
我到了出口,这是一个天台,跳下去就可回到现实世界离开游戏(底下有海绵块,不会摔死)。她(那个player)看起来很激动。但我好像在路上……听见她在窃笑……“是因为能够逃出去,太高兴了吧”我想。等等……这个人,她不应该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吗(一开始看到了),而且一开始她找我求助时,看起来不像是跑了很久,后面也没有东西追着……不会吧……我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我转过身去,面对着她,向后退了几步。她看起来疑惑不解,伸出手想拍拍我。我纵然向后一跃,跳了下去。她没跟上来,但我看见了她……它,它手里拿着匕首,身体扭曲成非人类的样子,差一点就将要杀死我(没错她就是47938被杀人魔伪装的样子)
8.
我的灵魂坠入海绵块里,然后梦境熄灭了……

——————
我“醒”了……

深海+另外一种

这次梦见深海潜入寻找类似海底那些生物。
然后研究出新的轻便潜水艇
啊就类似丁丁历险记那种吧
潜水没觉得怕 可能也知道是梦吧
不过有段光线成了紫色。
(对应了最近玩的小小梦魇2?)
然后第二段不知道为什么梦见有驱鬼能力
附近有些小孩子性格大变,就去看看然后发现是有人想偷他们眼睛。
然后发现是有人驱使三尸虫来偷小孩子眼睛(这都什么玩意儿)
尸解仙?
等等小小梦魇2也有这个……(衣服裤子都在人没了。他们都升仙了?不是)
最后当然是完美解决啦……但是还没继续做下去这个梦就醒了
略遗憾

PS5

忘记哪一天做了一个梦,大概是ps5刚发售的时候
妈妈问我要不要ps4,我说ps5都出来了怎么还ps4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既没有ps5也没有ps4

在微博发过一遍

昨天晚上梦到自己变成史蒂夫了,或者说玩的是完全潜行版我的世界?
玩的很有意思,看来这个世界的我的世界版本已经更新好多了。开局在一片草原上,和另外一群人一起。其中一个是老哥。大家决定先挖矿,我和老哥去开地图。草原周围是一圈障碍赛设施,我俩踩上去不小心触发了,于是赶紧疾跑离开。不过看起来很好玩,如果能再进去试试就好了。
接着往左走,遇到一片超大村庄,真的是那种几十个村庄连成一片的小镇。我和老哥叹为观止。
在村庄里走的时候遇到了怪物,后面的事就记不清了

世界末日无限流中逃出追杀是赢是输

刚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梦见全球变暖导致臭氧层空洞宇宙中一种新型物质进来,把人们都停留在了相应的平行空间内。与此同时我这边刚从酒店11楼坐电梯下降到B1停车场,可下降途中电梯不听使唤,不再下降反而上升来到35层,电梯内有人惊叫有人诧异。
电梯门打开所有人只能走出电梯,出来后发现我们全都被困在35层一个小时前的时间线里。除了电梯里的我们以外,所有在35层的人的时间也停留在前一个小时中某一个时间段内。35层正在办明星街头演唱会,而歌曲仅仅是一个片段翻来覆去的唱。我在街道边走边观察听歌的路人,看到了曾经关系不太好的同学,她也看到我了,但她不能说话,身体一直重复着某个时间段的动作。
一个声音突然传紧脑内“你们有一个小时可以寻找出口,一个小时过后如果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就会永远待在这里和所有人一样被锁紧一个时间段内无法出去。”于是我们几个刚从电梯出来的活人就开始疯狂寻找,中途发生一堆杂七杂八的不愉快事后,最终发现出口和入口是同一扇门,带我们进来的电梯是唯一通往其他时间线的渠道。但能出去的人只限一人,因为是我最先发现,所以我想也没想就飞奔地跨了出去,跑出去的前一刻听到了背后的咒骂声。
进入出口后,我又回到了停留在11层的电梯中,只是这次电梯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按下B1来到停车场开车出了酒店,可当我驶出停车场,看到外面所有人都仿佛失去了灵气,所有人都重复着特定诡异的时间线,当听到我的动静时全都如同木偶一样转过头来怨念地看着我。
我有些害怕,一路漫无目的地飞驰,心中突然冒出个绝望的念想,那些被困在错乱时间线的人是否末日已到我不知道,但我的末日很快就到了…… 细思极恐的我就这样被惊醒了

2016-5-28

越来越觉得最近做梦就像是在看电影或者玩RPG游戏,比如昨晚做的梦就是一个少年穿梭于现实世界和异世界之间的恋爱攻略游戏,但是结局不管是小萝莉,大姐姐,青梅竹马还是异世界的战斗少女,全死了,因为男主(就是我自己)太失败了。

玲珑

2020.7.27
在学校顶楼的玲珑色建筑间行走的人,似乎总能在对面映出巨大的影子,我寻找着可能的摄像头,带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走着归途的捷径。斑斓的色彩,精致的玻璃橱和旋转风架,在令人醉心的风格外,远处始终充斥着暗色都市的气息。
工人大叔昨夜忘了为何右脚踝和右臂处受了切割伤,他时常用手敲打右臂上半段的失色变白的部分。索克比赛间开始下雨,我追逐着某人的身影提前拐入廊道,跑出10米后又回头拾起遗忘的球鞋。
仿佛是在修理什么东西,像hjs的人按照校方的意思打开了高压水泵,水面不断上升,我告诉队长水可能将蔓延到校园内。水自我面前的门涌入其中,在潜入水底工作无果后,水泵被关闭了。

我又找到了我的翻盖手机,同期的诺基亚十分臃肿。我想要重温一下过去的短信记录,似乎在一个夜晚的院子里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遇到了一位女生,她一次只出六刀。
在某个似乎是官方的游戏里,我过了15关(和20+个什么?)进入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关卡。猴子在屋檐下的柱间循环地跑着,我需要找到棒子在屋檐上将它击落。循规蹈矩地完成任务几乎不可能,我放弃了常规的收集近不断的冲刺着,完成前面关卡后本应耗尽的体力依然支撑着我。我在猴子到来前提前爬于柱上,猴子来后一棒将它击落,并在它落地后依然没有停歇地打它,这样结算的时候,结果似乎是最好的。
许多游戏都和之前玩的相同,不过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完成了一些游戏后,我和另一个女生满意地分别。(似乎有某个很重要的性质或是关系,在某个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难以抓住逐渐变淡的记忆了)
姐姐找到了妹妹并质问她,幻影般出了六刀。不知道在哪知道过,最后似乎只剩妹妹一个人。

《赤池系列~茎~》(仮)

梦到杉田智和さん主持的一档游戏节目。
当中的竞猜环节里播放了某个老游戏的pv……虽然梦里的我坚信这是由手冢治虫老师的漫画作品改编,但是醒来一想又感觉不像。因为没有保留他的绘制风格。从画面推测,那应该是Gameboy一类掌机上的作品。背景颜色的主基调是红色。鲜血的红色。
PV刚开场,银幕正中央出现了典型的日式露天澡堂。伴随一首相当瘆人的BGM(节奏很慢,重音鲜明,会渐渐引出人心中的不安情绪),接着是一连串鲜红底色的女主角大头特写(可参考小说《くるぐる使い》的封面),画面中她神情恍惚,仿佛是遭遇了什么不幸,人生失去了一切希望似的。
关于之后的画面,我的记忆已经模糊。大概记得以下几个片段:
1. 灰暗的街道。肚子上划着手术后留下的疤痕,看起来浑浑噩噩的上班族行人。
2. 女主角浸泡在开头出现过的露天温泉中,依然面带恍惚。背景色调缓缓从灰变红。最后红色吞没了所有。
3. 同样在这个温泉。某个中年男子的面部特写,带着诡异而又不怀好意的笑。镜头逐渐拉近。
影片放映结束后,每个嘉宾都面露难色,只好由主持人揭晓答案。这个游戏叫做《赤池系列》(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这四个字,并非シリーズ或者其他的词汇,可能读作けいれつ?),副标题是单字。应该是“茎”一类的汉字。经介绍这是由一篇讽刺当今社会人们对减肥瘦身的过度崇尚……并含有非法器官买卖描写的恐怖题材漫画作品。节目紧接着通过影像资料开始讲述有关原作创作背景的故事。但是那部纪录片片段里,出现在灰色街道尽头的却是《Persona 5》里的Joker。最后画面一转柯南。变成了对柯南大结局的猜测……

此生印象深刻

这个系列从初中一直做到高中,高三的时候不见了。
——————————————————————————
梦里和同学去一个实验基地社会实践,结果实验楼里的怪物跑出来了,我们被困在一间屋子里,要在这个屋子里找东西组装成武器,屋子空空如也,但是一去找就能找到一些东西,然后刀片装到扫把上就会变得巨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这是第一个场景:在屋里准备武器。
   
    第二个场景是在实验楼里躲避怪物,砍杀割草。虽然第一个场景做出来的武器都蛮原始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各种高科技,还每次都不一样,星球大战的激光刀也出现过几次。
    起先几次还是个割草游戏,后来难度越来越高了,最后被咬到就死,变成了躲猫猫。

    第三个场景是出了实验楼,外面变成了森林迷宫,这个部分做的次数最多,也最没剧情,就很迷茫,四处乱串。挺让我好奇的是,明明是梦,但是每次走同一条路的时候,迷宫的分岔和我记忆里的一模一样,第一次走右边第二个路口是三条分岔,第二次走右边第二个路口就也会是三条分岔。
   
    第四个场景到后来森林也没了,一片漆黑,只有脚底下的钢丝是亮的,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前走,越走越慌,越走越快,跑起来了,前面出现了光源一般的东西,但是能感受里头透露着一股绝望,总觉得撞进去就死了,就拼了命地让自己醒来,
    这个时候已经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了,然后鬼压床,一个念头让自己睡下去,但我总觉得睡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然后疯狂地想起身,起身以后一头冷汗。
——————————————————————
    S1和S2关联度高一点,S4就和前面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是后续,就关系起来了。
S1只做过三四次,S2感觉自己反复死,反复SL,S3出来以后,S2基本就不见了,S3也是做的次数最多的,S4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最会出现,尤其是和女票分手的时候

3ds

看到别人买switch的帖子想起来昨晚的梦

和初中时候的有一台3ds的后辈聊天。她说现在有了switch不太玩3ds了,要不把3ds直接送我好了。我赶忙表示虽然我很想玩但送还是不太好意思,而且也没时间玩。最多就是玩塞尔达时之笛一个游戏。最后达成协议,短期借给我就好了。



啊,如果这是真的该有多好啊。

20161226学校里/游戏里

1 在学校里上课,然后遇到小学同学lyq和yjz,lyq领着yjz上楼梯,因为说他不敢上楼梯,只能坐电梯,所以要带着他克服困难。但是有一节下课lyq和我一起回了没有等yjz,不过最后还是在回教室的路上碰到了,他们两个好像在闹什么别扭(情侣间的那种),她就说:不好意思啊等了半天你都没下课我就先走了。然后她先到了教室,就先回去了。但是yjz的教室比她还高一层(我在更高的一层),我就说那我带你走吧,结果还是那种螺旋式的楼梯,他说他更怕了,只能牵着他走,我有一种上了朋友的男朋友的负罪感。
2 还是在学校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和一个大个子的男孩子被人撮合成一对(但是我并不喜欢他好像),上课的时候也被故意换成了同桌。结果是一节国画课,老师(是上错花轿嫁对郎里将军的样子)居然先给每个人发了一瓶酒(瓶子里好像泡着草莓和小西红柿),说大家喝了开开心心的上课。我问这是多少度的,老师说32度,我还跟旁边的人夸口我喝倒过两个男孩子,结果喝了一口(看着红红的但是一点都不好喝)以后就上头了。老师问大家感觉怎么样,好多人挺兴奋的,但是我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犯困了。
然后老师让大家记住这个感觉,开始讲国画山水花鸟,还发下了宣纸,说画坏了没关系,去前面再拿宣纸就好。我旁边那个男孩子,看起来是喝得太嗨,碰的东西到处都是,还把老师给我们看的学生优秀作品弄湿了。我赶紧拿起来打算放到前面去,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题字和作者姓名,居然是hy。
3 我身处在一个游戏里,场景有点像那个利用视觉错位的解谜游戏(叫什么来着我忘了/20170611补一句:我想说的应该是纪念碑谷),已经提前设定好参与游戏的人数了,每个任务都需要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帮忙才能解救出所有成员并且完成任务:比如说有一对cp被困在了一个坑(也不是,就是凹陷吧),上面有一个像笼子门一样的门,要求就是必须有指定的某个人,去做一件什么事才能打开它;但是那个人可能也被困着,总之就是一环套一环,每个人都需要被解救,每个人都要解救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