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2017-12-24)

昨天做了一个挺有趣的梦…差不多是两三千年后,人类回顾过去,唯一的一艘殖民飞船遭遇了外星机械生命体,机械生命体凭借多变的形态,试图登船,人类则在船上建立防卫工事(此时梦境变成游戏,可以选择建筑与攻击),同时研究被击溃的机械生命体来学习对方的技术。攻守持续一段时间后,人类处于劣势,他们决定撤离一部分人寻求生路,并着手准备撤离相关的人手与技术,剩余的人员抗争到底。很快,人类最后一道防线被机械生命体攻破,残存的人类将各个舱门封锁,集结飞船成为最后的围墙,为逃生部队争取时间。逃生部队在母舰的掩护下,成功逃离战场,并找到宜居星球。

Untitled(2017-04-06)

主角设定类似质量效应的女性谢菲尔德,在一个星球上发现了"星核",一个星球的能量结晶这样的东西,不知为何,星核融入了主角,主角突破外星人阻拦回到地球。
而外星人不愿意让自己星球的星核落入他人手中,便派遣了大批军队,异星生物攻打地球。而主角便用被星核增强了的能力与外星人作战。
大战持续了一段时间,最终决战是与对方同样被星核增强能力的指挥官,两人势均力敌,最后,敌方指挥官受了致命伤,而主角断了一只手臂,濒临死亡,地球也由于这场大战变得千疮百孔。
两人临死前互相注视,仿佛有无限的话语,这时,地球的星核出现,融入了主角的身体。主角便因此能够脱离肉体束缚,变为能量体。主角面前出现选项,是要回到过去,清除世间的恶,或是回到过去,增强世间的善。
主角她…选择了先存档(用无尽的能量保存了宇宙状态),然后选择了清除恶。结果,整个宇宙一片死寂,主角便恢复存档,选择了增强善。
做出了这一选项后,主角保持能量体的身份,重新经历过去。时间闪到至高中,场景是主角所处的生存游戏部(场景,人员都是芳文社百合作品的风格)。
主角与社团好友喝茶闲聊(似乎友人们都知道主角不再属于人类了)的过程中,聊到了因病身亡的好友兼社团创始人,一名充满阳光的少女。
少女常年患病,身体状况不好,却想成立沙滩排球社,而社团其他人也想要支持她的想法,找学校商谈,但学校以没有沙滩(笑)为理由拒绝了社团申请。
少女说着"没办法呢",便递交了生存游戏部的成立申请。而学校也同意了,并为社团提供了活动场所。但好景不长,少女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其他人为了少女的心意,将社团活动继续了下去。
闲聊中,她们感慨少女未能亲身经历社团活动。于是,主角便用能量,唤起了少女的灵体。主角与少女一组,对抗社团其余人。(虽然基本都是主角发挥,因为有实际的战斗经验)
一场游戏后,少女与社团成员闲聊了一会,并感谢她们让自己体验到社团活动,就渐渐地消失了。
主角转过身,高中场景不见了,主角与外星指挥官面对面浮在宇宙中。两人相视而笑,外星指挥官挥挥手,也渐渐消失了。主角做出了选择,自己彻底化为能量成为意志体,守护整个宇宙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Untitled(2013-06-06)

我与我的朋友(朋友是梦的设定,ACG画风,都不认识,共四男一女,妹纸设定上为我喜欢的对象,不知为何全是初中生体型)偷偷跑进市中心一个被防卫人员看守的建筑物(一层为多个小建筑整齐排列,建筑物外墙包着所有小建筑物)
         这时,有一名女性从两栋小建筑之间的通道走出来,我们便躲进右边建筑物与外墙之间的空隙.那名女性向这一空隙走来,我们只好进入深处.在小建筑后面,我们看到了高科技的研究制造设施,原来这一建筑物是军方的秘密研究机构.
         突然,一名制服军人发现了我们,将我们抓起来.一名研究人员将我们带走进行实验.实验结束后,军人将我们带走,扔出后门,而我喜欢的女孩子由于有特殊素质被留在了机构中.
         回到了我们住的公寓中,我们发现了身体上的变化.一人有了超高智商,一人有了制造能力,一人身体能力加强,而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制造男与智商男合作,做出了辅助无人机与一些武器,同时我们黒进军方网络,得知军方将妹纸带到某处基地,营救妹纸的正篇开始.
        我们先搭船潜入军方在海边的大型基地下方,然后沿着残破的维修通道爬上悬崖,强力队友中智商男靠无人机飞行,制造男用强化机械外骨骼,还有肌肉男用自身力量跨过各种障碍,我只能靠他们的援助(请自行想像竖版过关游戏)
        很快,我们便到达了悬崖上的基地,在基地内用携带的高科技武器压制军方并向上推进(fps…).推进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军方发明但无法正常使用而摆放在实验室内的物品,我发现我可以正常使用所有物品,便为自己装上手脚的电磁产生器(炮姐= =)与小型推进器.
        我们到达基地顶端一个像是教堂塔尖阁楼的房间,妹纸被锁在里面.经过老套重逢event,我们将妹纸带离房间.
        走出房间,原先的近未来风格基地变成了一座主体白色,带红色装饰的塔,每一层都是10米左右,内部漂浮或固定着一些红色为主,白色装饰的一平米踏板.突然,整座塔开始崩塌,队友们都消失了,我与妹纸向下掉落.场景转为慢动作,我通过踩踏分崩离析的踏板或瓦砾,利用磁力与推进器降低我与妹纸的下落速度(公主抱w),最终在塔内三层的地面落地.
面前是一台大型半开放的电梯,我与妹纸进入电梯.
       场景转变,我站在基地一层,而载着妹纸的电梯在向上运行.我连忙操纵按钮想要停下电梯,电梯却高速下落.我利用电磁产生器将电梯停止(安培力?),并爬上电梯,可是,妹纸不在里面而是在对面另一台电梯中.我用推进器跳进那台电梯,妹纸再次消失,出现在旁边一台列车中.
         进入列车,妹纸正站在另一车门前背对着我.我出声叫她,她欣喜地回过头,两人相拥.突然,妹纸在我怀中渐渐消失,我从悬崖上坠落失去意识.
        意识恢复后,我发现我在悬崖底部一个山洞内,面前是我的基友们与最初碰见的女性,她告诉我们妹纸的能力是精神操控,军方利用她的能力将我们作为实验品,基地中的场景还有妹纸都是我们的幻觉,在基地推进过程中好友们被幻觉分散依次掉下悬崖.她还说自己是藏身于军方,想要破坏这些实验的人,并愿意与我们联手,击败军方.……

http://bgm.tv/group/topic/23899

20170908 记梦

跟随科考队登上了月球,去往月面基地的道路是一条很窄的单行道,在一个拐角不知为何前面停下来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地面很空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走旁边,于是就往旁边走去,轻飘飘地走在沙滩上的感觉,我一跳一跳地前进。到了月面基地,是一座5层的建筑,看着像是学校的教学楼,除了3楼一层是黑的,其他楼层都亮着灯,然后我被告知上面两层不许上去,那里关着一些特殊的人。后来不知怎的我还是上去了,发现里面是一些学生和老师在上课,他们好奇地问我是从哪里来的,然后不知怎的我也成了学生之一,和他们一起上课,我看了一下他们的书,全都是我从没见过的内容,我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想记录下来,正拍着有人跟我说,下课了,我们出去吧,就把我带出去了,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建筑前,从外面看有两层,走到门口却只看到一层,是用的纪念碑谷里的那种空间错位原理。走完了二层,听到广播说闭馆时间到了,于是和我同行的两人就走出去了,直接从二层走到了外面,我说我做不到,他们很惊讶,于是伸手把我拉了过去。之后他们说该回去了,我也该回家了,来了一辆公交车,我上去了,他们却没上来,说这是送我回去的车,然后我就回家了,在地球上的老家。

美轮美奂中的灾难

放佛我站立在黑暗的天和地之间,此时只有我一人,仰望天空,天空不断变换形状,黑白相间,甚是壮观,快感上升。突然天空中出现了大大的石头圆锥形,悬浮在高高的天空中,下面的人头马射手连续发出几个大大的箭,直接命中石头圆锥。圆锥便开始裂开,开始下雨般坠落下来,我便加快速度跑到房子里,再往里面跑,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来,听天由命。不知过了多久,我这里安然无恙,我便往外走去,只见房顶已经被乱石打烂,外面一片废墟,仿佛世界末日。此时我突然想起我的小妮儿,到处找的时候,一个石头人抱着一个小孩给我,但是看到小孩模样,不是我的小妮儿。后面好像就醒了。

1600个月亮

在高中班里听课,同桌是小学同学,似乎和我是恋人关系,班长是大学班长。
学校是住宿制,有时候下课天都黑了。和班长一起回宿舍,抬头一看发现天上有很多,很多月亮……每换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一些月亮,上弦月下弦月和满月各不相同。

遂惊诧,问班长:为何会有这么多月亮?
班长:据测算一共有1600个月亮,能看到的这些比较大的是距离地球很近的“第一层”,一共有xx个月亮(数据忘了),后面还有很多层,都是围绕地球转的
于是心里疑问:你在说地球有光环,或者是个恒星吗?_(:з」∠)_

深夜未眠,走到学校后街的夜市,发现夜越深天越亮。后来想起班长解释过,夜深了天上月亮也多起来,月光比白天太阳光还耀眼。而且由于光照充足,夜里的气温会更高。每天晚上的天色是黑夜(刚入夜)——白夜(深夜)——黑夜(快天亮时)的循环。

据说白夜对人类睡眠不好,而且会造成气温异常炎热,所以人类正在寻找让月亮变回一个的方法,这种方法就是……改变世界线。

_(:з」∠)_

感恩节诡梦

等从噩梦的深渊挣扎着醒来,时间匆匆越过7点整。这时候的身体,尤其是那几处,说不出的不舒坦,仿佛梦境中的伤痛,延续到了现实。曾有心理学家对人进行深层次催眠,告诉他此时他的手指正被打火机烧烤着,在后来,实验者的大脑深处对催眠师的言语做出了反应,皮肤表层快速升温,就像是真的被火烧烤以后留下了伤疤。

梦,毕竟只是大脑潜意识里头的反应,当不得真,当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有时候往往反应了人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一夜,注定很漫长,男猪脚手持强18屠戮之刃,和一群武林豪杰争斗着,仿佛夜雨不止,刀光不静。这是场不公平的对决,7名身穿夜行衣装扮的刺客,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夜的杀器,封印之匕,哪怕英雄手中的武器再过耀眼,终会有陨落的一天,在男猪脚同7名配合默契的杀手过招108回合之后,终于败在了7人的合围下,困阵之中,男猪脚高高举起的利刃,挣脱了主人的手,金光闪闪,落下,深深插入在土壤里头,且看男猪脚,身上早已没有了完整的肤色,一片狼藉和血迹,在胸前,更是插着2把封印之匕,后腰处有3把,两肋出也深深扎着2把,七匕首封印了男猪脚全身的7大气脉,此时的他,已提不起任何气力,组成困阵的七人组也终于在疯狂的争斗和施阵之后,终于,跟很多莫名其妙的武侠小说里头写的一般,体力不支,倒地而亡,顺便来几口白沫……而后的男猪脚,7把封印匕首深深埋入了他的躯体,仿佛融为一体,看不见匕形,却是有深深的伤口。

任时光流逝白转,发黄的落叶沉入土壤,也带走了7名刺客的躯体,男猪脚就这么站着,杵着,失去记忆,失去了灵魂般,仿为死物。

一百年以后。。。

城市的开发和侵袭,终于使得这一代的小村庄只留下这一片不足一公里的丛林,五行八卦组成的丛林,从不是凡人想近就近,想出就出的,这一片的死亡之海,早已背负了过多的传说。传说,只因为它吞噬了过多的东西,哪怕连传说都吞噬,以至于没人知道它的传说。知道的都已经消逝了。仿若密闭的空间,留不得外来的花草和入侵者。百年后的今天,在领导和人民的热情下,树林被开垦了,花草丛林变成了公路,五行八卦,已不再完整。人们无休止的开垦的步伐,正促使他们向一个绝世的恶魔靠近,哪怕这个恶魔失去了灵魂和记忆。

这一天,恶魔童鞋轻轻睁开了眼,睡了近百年,也该清醒了,喧闹声,砍伐声,以及推土机狰狞的嚎吼,都在触动着恶魔的耳鼓,极其烦躁和不安的情绪在慢慢酝酿着。小鸟儿此时很不安分地吹着口哨,调侃着恶魔,是在嘲笑他的贪睡还是在调侃他即将失去的领地,还是,想告诉他新生活的到来。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密的阔叶林,一束束金色照耀在男猪脚的身上,恶魔从未感觉到,阳光,原来是此般的温暖,只是我们的恶魔同学,还没来得及体会这曾经让他后怕,如今却让他如此依赖的阳光,推土机又搞定了一棵参天的大叔,重重地倒在了离恶魔土堆的不远处。尘土掩埋了巨兽,但没有剥夺他的生命,醒来吧!恶魔!只是恶魔同学忘记了他曾是个恶魔。也不会有人告诉他,就这样,轻轻睁开眼,静静享受这份阳光和宁静:吵人的推土机早已在暴力之下,熄了火,翻了个身,静静躺着,好在死机只是晕死过去,大概醒来之后,只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怪异的梦。梦,还在继续着。100年的时光并没有消去身上匕首所留下的痛楚,伤口依旧在,痛楚也在,恶魔很想醒过来,很想弄清楚一切,只是,只是,除了堙没在历史里的人们,谁,也都不知道真相。

想醒,醒不来;想死,死不了。只好带着一身伤痛,还有一颗真挚的童心,寻找未来。这就是梦。那一夜的撒欢,并不能缓解男猪脚内心的挣扎,看着认识的友人在时间的摧残下,一步步走向黄土,唯独,怪物一般的自己,永不老去,仿佛在梦里逗留的幽灵般。年轻时认识的人,一幕幕笑脸,飞快地闪过,好想回到过去的心愿,哪怕在梦里,依旧无法实现。
是谁主导了这婚礼,是谁设定了这不老不死的身躯!

曾不止一次,恶魔小朋友发狂般向着天空咆哮。

心爱的人老去了,独自一人守着坟前,享受着孤独,又是一百年的时光,终于有一天,那个熟悉的欢笑声,还有在空中翩然起舞的白裙子,已然是那小脸,可爱的笑容,有点憨,和她的笑声一般憨厚,但总是那么惹人欢喜,惹人怜爱。

爱,匕首留下的伤口忽然没那么疼痛了,尘封的记忆也在一点点回来了。似乎,这一切,都是因为爱。

恶魔的心中,本是有爱的,只是被伤的太重,找不回那感觉了,心里头的门窗也一直紧闭着。恶魔同学,想找回那感觉,很渴望,很迫切的渴望,爱或被爱。

终于下定了决心,封印冰冷了的自己,知道新生后的恶魔,在明白爱的感觉之后,才重新解封。那感觉,真的很让人向往,哪怕用几百年,几千年的光阴,也想要把它找回。

只是,等待的那身影靠近之后,梦也该醒了。

醒来之后,身体的疼痛没有退去,内心的恐慌却在加深,在梦里,终究找不到爱人,只好用那感觉麻痹现实中的心。

爱情很美丽,亲情很可贵,友情很难得,冰冷的心却无法靠近,等什么,想要什么,为什么不像一颗白糖,融入周围,哪怕只有一丝清甜,也会温暖人心。


亲,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要学会感恩哦!

从动物到宇宙飞船

房间天花板上有一只巨型的黑色黄斑点蜘蛛。把我吓呆了的同时,它开始往窗子外面爬。到了外面以后,我赶紧跑过去把窗户关上了。

我的枕头在地上,实际上我没有床,我就睡在地板上。好不容易赶走了蜘蛛,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枕头后面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拿开枕头一看,是一只大老鼠,再定睛一看,是一只怀孕了的母鼠。就要产仔的样子,很可怜。所以我就把自己的枕头放在一个木篮子里给她作窝了。

然后出现了记忆断层。

接着我是一个叫做茂勿匆的宇宙飞船舰长。飞船上包括我一共4个人。然后由于某个人的马虎,我们以前赚来的血汗钱都没了。于是我决定大家一起着陆在临近的星球上去打工。飞船在星球某个城市里的道路上用起落架摩擦滑行了好一阵子,终于停了下来。紧接着我们赶紧去打工。

我盘算着收入,说我们至少要赚到每天40块,这样一个月就有1200块可以养活自己。
紧接着是飞船上的情景。

除了我们4个船员外另外还有两个机器人。大机器人刚穿过一个船舱的时候,小机器人就淘气的在他后面捣鼓舱门,被大机器人嚷嚷了一通。

之后我被叫醒。

120331

  很零碎不联系带点科幻元素……比如大家大半夜不睡觉就等着凌晨某个时刻看月亮,某个位置是原点,向前一步是史上最大最圆最亮的,退后一步立即就白矮星一样……时间一到夜空果然被照得如同白昼。还有自己在火星人开的饭馆里和土星人相亲之类的零碎……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剧情(。

三個世界的合併

具體是這樣的:
第一個世界里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大學生,暗戀一個黑長直的妹子。此外還有一個學生會長和學生會長的後輩。不過這個世界里后兩個人沒有提。
第二個世界里自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棍,綁架了那個黑長直妹子然後進行各種調教。然後學生會長有一個自己的實驗室,看似在做什麽邪惡的計劃,後輩被當成了試驗品。
第三個世界裏面自己是一個瘋狂科學家,黑長直妹子是助手。學生會長是個很懶散的傢伙,而後輩原本很憧憬這個學生會長,但是後來拋開了她自己在實驗室里做各種實驗。

之後第三個世界里面自己說了一句“讓之前三個世界合併吧!”之後就發生了各種詭異的事情。比如說第二個世界的自己綁架了第一個世界的黑長直,之後各種調教,然後黑長直妹子根本沒什麽反應。後來經過了一系列的事情知道了第二個世界里學生會長的某個實驗造成了第一個世界的黑長直變成了死亡騎士,然後各種混亂。之後就醒了。

2011.10.22

午睡梦到我生下了一只异形。那些粘液、类似于溃疡的密集颗粒,可把我给恶心惨了。似乎异形的爸爸是只有上半身,无头颅的肌肉装甲人,也很恶心= =。异形诞生后几分钟变成了Q版的章鱼,头很大,触角很短小。在长大之前只能在我肩膀上才能存活,长大之后将占领一个人的头部,控制那人的行动。我想离开那个有点像实验室的地方。由于行动过于迅速,异形就从我肩膀上掉落下来。我真想就此把它甩掉,可没走出去几步,于心不忍,又回到了它身边,把它放在我肩膀上。它逐渐变成有着金属光泽的颅骨形状和外层包裹着类似于荔枝中果皮的胶状物质的“头”。走出实验室,发现建筑群从外面看类似于垃圾场,周围群山环抱,下面有奔流浑浊的江水。有人警告我说有怪兽要袭击我们。就看到一片“陆地”渐渐浮出水面,一只巨型乌龟从江水中慢慢爬上岸。我撒开腿就开跑。跑到另一个山头,就看到有5只巨龟陆陆续续爬上岸。我撒开腿就开跑。跑到另一个山头,就看到有5只巨龟陆陆续续爬上岸。领头的巨龟对着小得犹如积木一般的建筑群就是一口,头再随意一甩,建筑就全塌了。周围的妇女们都在嚎哭。我紧张地看着那些巨龟,深害怕它们转过头来攻击我们。成功毁坏建筑群的巨龟们,后足支撑着身体,站立起来,开始跳舞庆祝。

強大的夢之宇宙戰記

老實說我做的夢種類豐富品種繁多,今天先說一個科幻類型的。

事情是這樣的,據說睡覺前一直默念“我是在做夢”一直到入眠,那么你在夢中的時候也會記得你是在做夢,經本人親身實踐兩次,為什么只有兩次呢?因為一直在腦子里想著這句話知道入眠可是很累的,所以希望能做如愿以償的夢的話 推薦大家 間隔性使用此方法。

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進入的飛船,而奇怪的事飛船里面的構造是我家,更奇怪的是明明是外太空,而我打開門,居然走走去學校了。看來做夢時思維不夠嚴謹。
然后到了教室,有一種感覺就是這個夢似乎以前做過,并且我記得以前那個夢中有個壞人的樣子,所以我馬上認出了教室里的壞人。然后就是我被壞人拋入了時空暗流被卷到了另一個時空。接著就是很刺激的冒險,當然也有女主角,中間省略3萬字,終于有機會我再次遇見了時空暗流,是的,我要走了,可愛的姑娘,和我回我的時光吧...姑娘點點頭。幸運的是時空暗流把我帶回了原來的時間,也就是教室里,壞人正為打敗我而洋洋得意,綁架了我全班同學。看到我出現很是吃驚,中間省略3萬字,壞蛋終于被打敗了,可是危險還在后面,這個小行星壽命即將終結,也就是說即將爆炸,于是我趕緊帶同學們去我的飛船逃離... 火山都噴發了,局勢很危險,省略3萬字...


遠處..窗外,一顆閃亮的星星爆炸了,塵埃排成了偉大的蝸牛星座。

于是我就和那個姑娘幸福地生活著.....

2011.10.12

昨晚有做一个很科幻的梦,但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所有人的记忆都会以某种粒子的形式存储在一个地方。那些粒子还是可见的。看着那些粒子从别人头部钻出,像是灰飞烟灭一样离源头越远颗粒就越小,然后钻到某个存储空间去了。

宇宙崩塌之梦

梦见……猩红的外星球靠近地球,有信息传过来,外宇宙正在攻击本宇宙,很快要全部崩塌,缩成一个点。

时间只有半天了。

全世界的人都在集体狂乱。一大群人跑来跑去,有人出来自称教主,很多人膜拜他。我奋力往上爬楼梯,一层又一层。爬着爬着爬到一个很大的大厅,有很多精密的仪器。

我发现我在一个飞船里,准备去撞击外宇宙……

后来的剧情我忘记了。
one

大概只是我想玩EVE了

也是以前记在微博的,现在没了字数限制再加一些细节吧
2011-2-24
梦到世界酱了,可惜很短暂……
太空里,我是一个空间站的居民。有一天好像要有什么活动,很多人聚到一起。我望向窗外,看到有飞船停靠在空间站底部的入口,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站的世界酱,像交流使者般地介绍他们空间站的构造和情况。一番热闹过后我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无意中来到空间站底部入口,却看到太空中有几个少年欢乐地踢球(?)的巨大投影,按理说在太空中是没有影子的立足之地的吧?(好吧我也没去过太空…)而制造出眼前这番惊奇景象的正是技术宅的世界酱,她手里拿着正在放投影的神秘仪器,似乎并没注意到我的存在。然后空间站的管理猿突然出现,惊喜地对世界酱说“快教我怎么弄的”就把她拖走了!

我连现实中的朋友同学甚至家人都不常梦到,梦到网友就更少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一次。虽然我和世界酱很要好可以无话不谈,不过当时才认识了半年左右吧……看来真是关系很好或很想念的人才能梦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