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网站绝绝子,之前我都是记在围脖

海水涨潮,气温下降,人类不得不在一艘大船上生活。平常的一天,我和妹妹还有爸妈在船上闲着,突然飘过去一座超大,基本和船一样大的冰山,晶莹剔透,我们欢呼着跑到甲板上想拍照,跑到下边的时候冰山已经飘远了。我和爸爸和妹妹就想着去二楼没准儿还能看到,进到船舱里的时候,发现船的另一边有一座更大更好看的冰山,我们仨叫妈妈和妹妹赶紧过来,她们不应(问题来了,两个妹妹?真假帅小葵[允悲]暂且当我有两个妹妹),我们仨就在这边拍照。突然一颗火球从天而降,把船砸成两半,船有了破损开始下沉,地上的水也慢慢变少,爸爸想着等船真的破了,我们就游去最近的地铁站,(梦里的地铁站在地上,比月台和轻轨站还要高),然后竟然不想着找妈妈和妹妹,想的竟然是到了陆地上点外卖!幸运的是,船还没有完全漏完全沉的时候,水就干了,好像船也到了终点,停在了一个大的地铁站,我们仨在站外等着妈妈和妹妹从站里出来,然后一起吃了米线和拌面[加油]

世界末日

其实做了两个梦,但现在只记得一个
我家南面的那座山上突然出现一个火山口,岩浆不断地从里面冒出来,但是其实全世界所有山都变成了火山,岩浆只是流出来,并没有喷发。
我们一段时间后才知道,是平行世界的地球人想要搬到我们的宇宙中,就这样威胁和影响我们。刚开始我们还没有答应,只是说各国在商量,所以我还是得每天过着差不多的日子。跨过岩浆去骑自行车上学。
我在最后一天去了山上建立的一个二战纪念馆,纪念馆就在火山口旁边,火山口直径大概有至少二十米(?),纪念馆四周都是空的,没有窗户只有柱子。
就是那一天,我们同意了让我们搬进我们的宇宙,但其实人家根本不想住在我们的地球上,他们自己带来了全部的行星和恒星,住在宇宙的另一头。

梦见家里出现了任意洞

一开始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后来我突然醒了,起身在我房间正对着床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刚好容纳一个人趴着过去大小的洞。我透,这洞能够直接看到外面的马路和行人,我觉得很神奇就钻过去了。
        过去之后发现是一个倾斜坡,特别陡,一个小姐姐不敢下去,拉着我想让我带着她下去,我当时在干饭(莫名其妙),以此理由推辞了小姐姐的请求。之后又看到一个男生,小姐姐又请求和那个男生一起下去(看得出来她害怕)。但是男生也不太愿意帮她,后来小姐姐不见了。
        我和那个男生唠嗑。好像恰逢什么节假日,我就问那个男生学校放假了没,他说的应该是刚刚好节假日放寒假什么的,我就说诶呀真好,羡慕了。突然想到我们学校好像有通知节假日结束要回去补课啥的,这时坡好像又没有那么陡了,我试着走了一下。
        画面一转,我到了我外婆家,首先是我一个人在客厅待着,后来外婆和小姨回来了,又看到了表妹和姨夫,然后外婆在开心地啃鸭翅鸭腿,姨夫和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还是和爸爸姓比较好。之后我就醒了,梦结束。

奇奇怪怪的梦

  我穿越到了过去,因为在未来世界差点被毁灭了。我潜入了一个学校,穿上他们的校服并假装是学生。然后我遇见了我朋友,但是在那个时间他们还不认识我。
  虽然我是穿越回去的,但是我对未来的记忆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因为我曾经失忆过一次。
  我和那个朋友又成了好朋友,然后我决定给她坦白,告诉她我是穿越者。
  “我接下来说的事情你可能不会相信,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在很认真的跟你说。”
  她点点头,开始听我讲。
  然后我就把我是穿越者和2020年世界会毁灭告诉了她。
  她听后挺淡定的,还表示会相信我。然后我就提议让她帮我注意一下校园里有没有可疑人物,因为未来毁灭世界的人就上过这个学校。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为了阻止我改变未来,毁灭世界的那帮人也派了几个人穿越回来阻止我。
  因为我在假装学生嘛,所以我虽然不上课,但是会跟着放学的队伍一起出校门。
  在路上我突然被一个小东西砸了一下头,转过头一看:是毁灭世界组织的那帮人派来的人(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就认出来了)。是一个女的,我当时果断用手机报了警,因为我知道她是亡命之徒,肯定会杀了我。
  她已经看见我了,我虽然报了警,也只能先逃跑。慌不择路的我冲进了一座酒店,并且躲到了三楼的女厕所。
  当时我就后悔了,我这相当于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但是没办法,我现在只能躲在这里。这个厕所还挺大的,可能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我。我就先躲在这里等待警察的救援吧。
  过了几分钟,我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肯定是那个女人。我大气都不敢出,虽然厕所的门可以反锁,但是她依然可以从门板上方或者从厕所隔间翻过来。
  然后我就感觉厕所的门被她一个一个打开,终于到我的门口了,她发现推不开,但是也没过多的停留,继续一个一个的翻。
  结果,整个厕所只有我这个隔间是锁的,什么意思你也懂吧?我就感觉她去了我左边的隔间,然后我就趁她进门,我偷偷把门打开逃了出去。
  这时警察还没有来,我就想拍一张这个女人的照片交给警察让他们去抓她(好作死)。我就等到她出来在厕所的一个柱子后面(不知道哪来的柱子)偷拍。
  结果她没直接从厕所出去,而是从外面又来了个男人。他手拿一条铁链,看起来攻击性很强的样子。
  他俩站在女厕所里面就开始聊,应该是聊没抓到我啥的吧不记得了。然后我就趁他俩离门口比较远就冲出去了。他俩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是也追出来了。我就跑到我原来报警的那个地方,好像还被那个男人用铁链刮到了一下。但是最后他俩看到了警车,没办法先放弃了我这个目标。

太空相关

2015-04-10

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梦。飞船事故、救生舱迫降、陌生的星球,我穿着宇航服用飞行器笨拙地飞在半空中寻找其他生还者,总共三个,包括我的“父亲”。之后发生了争执,在我进入救生舱休眠、关上舱门的时候父亲拔掉了我的氧气栓。我愤怒地拍舱门大吼“FATHER WHY”,只看见他离开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舱门上那个圆形玻璃都被雾气遮盖看不见为止。

我有过许多很科幻的梦境,这是第一个

梦见我与两位同事A和B驱车去施工现场签字,返程的时候经过了一段很荒凉的地方,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开了十来公里后我们发现路边有一辆车撞在了树上,既没有放警示牌也没有人在旁边,不过我们也没有很在意,只是觉得这位司机的安全意识差了点。
  继续向城里驶去,路上看见了几辆车撞在了一起,同样没有警示牌车旁也没有人。我们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把车停在路边打开双闪,A开始打电话报警,我拿出手机准备看看社交平台,B去放置警示牌。A的电话无人接听,我发现所有的社交平台的消息都止于半个小时前。
   我们觉得可能遇上一些情况,附近荒山野岭的继续呆着也不是个事,决定还是先进城看看。路上又发现了不少车祸,同样周围也是没有人。因为A在开车所以我和B开始打电话,给警察消防医院打,给亲戚朋友同事打都没人接听。我说:这下乐子大了,可能就剩咱们三个人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我们决定还是先得想想以后,于是开始分配任务。A和B是本地人,所以他们分别去警察局和医院寻找武器和药品,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碰到什么东西。我去网吧收集硬盘和从网上下东西,谁知道网络什么时候会断,到时候没有娱乐项目的话我们三八成会疯,顺便再去超市拿一些食物和水。
   我们又从路上捡了两俩成色还好的车约定好在公司集合就出发了,由于车祸路上已是一团糟,我们花了五个小时才回到公司,由于派出所没有配枪A只找到了一些警械,于是打算明天去找找刑警队或者枪械库啥的,92和95或许能给我们安全,警棍辣椒水肯定是不行的。B拿回来很多外科用品还有一些感冒发烧消炎药。我下了很多的电影电视剧小说还有各种单机游戏,准备后面去电脑城整点2080ti,如果后面还有电的话。
  后面就是一些很碎片的化的讨论,我们首先商量着避开各类工厂,以防工厂出现安全问题,考虑到城市下水道会出现拥堵我们准备在城外找一个平房,电和水终究会停的,所以需要一个发电机,水的话一个城市的瓶装水应该是够我们用的了。要找几辆皮实的大车,趁着加油站还能用赶紧弄很多油用来发电和给车加油,需要更强力的武器来应对突发情况。至少要备足一个月的补给,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来学习各类知识,锻炼身体,掌握设备和武器的操作。然后考虑到北方冬天的寒冷,我们要想办法往南迁移。
   至于接下来我们可能会悼念亲人朋友,可能也会去寻找别的人类。如果确认没有其他人类后我们会留下一个纪念碑,把字刻在石头上。
   毕竟相对而言我们有无限的资源

一个之前做的奇妙科幻梦

之前做的梦,就挺神奇的搬运过来

好像是世界被一种新的病入侵吧有点类似于丧尸末世但是又不是的它不会变丧尸,然后传播方式是体液传播。

然后被感染的人都会长很长很锋利的指甲,但是就因为除了这个他们日常生活也没啥不同所以跟普通人生活在一起。但是它这个其实是类似于感染后会逐渐代替人的思维成为新的物种的一种类似外星人入侵吧,但是没人知道这件事。

然后国家就开始在每个学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学校)选拔合适的人应对现在的社会变化,然后梦里的我就被刷下来了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然后我在被刷下来后偶然得知了感染后会被替代成新物种这件事并且发现我周围三分之二的人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们了,是已经被感染后被替代然后又装作一副没有感染的样子潜伏在社会里的东西。

其中还有一段我加入了人类反抗军的插曲,但是记不太清了依稀记得是一些知道这是种族入侵的人的私下组织,然后告诉了我更多关于入侵的事情。

然后我就很恐惧因为我是正常人,并且这个东西只要你被划破皮肤就会被传染。然后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能长时间的在阳光下,所以在我准备离开学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所有人都在树荫里,这让我更毛骨悚然。

然后他们找我日常对话,可能是我表现得或许奇怪让他们有了警惕心理,然后在一个意外之下我被人群中的某一个指甲划伤了。虽然还是一个小口也没见血但是就很恐慌。

然后那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生活中所有路面栏杆扶手等等东西都被装上了尖刺,就是他们想转换所有的普通人并且他们的数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多,那种感觉自己已经被包围了,梦里的我瞳孔地震。

然后我就醒了。

回到过去

梦境最让人感到真实的时候是,它是建立在一段崭新的过往人生之上的,而最终记得的梦境片段也仿佛只是这个平行世界的人生末尾一段而已。

这次的梦是一个有着特殊能力的人的,但是这个人不会那么称呼它,因为他已经不为人知地使用这个能力远超20年了。为何是远超,对,因为这是一个回到过去时间点的能力,他的人生就是在不断地返回并重新继续。

现在的他又回到了小6的时期了,老师照常讲着课,他百无聊赖却又舒心地望着窗外...
…………………………………………………………………………………………………
但是!

后来他找到了同志,同样经历的人们;一共有四位,大概两女两男。
他们在昏暗的地下隧道中找到了时空特异点、打败了触手怪、救下新队员、并以那里为据点进行活动!(中间经历了一段被时间裂缝强行传送到过去家里的经历,嗯,赤裸着;能力没法用了,但是得知裂缝随时会在你身边开启,所以衣服装备赶紧重新收集好,顺便吃个晚餐...)

他们用手机联系,加载出别人的时空位置地图,浏览器太卡,好像要装app会好点,但是他没装…?!

后来他们遇到了各种情况,大概是各种特异点。像是夜色下类九寨城中的酒吧,面对着巨大的阴影;从高楼背后的下水道飞跃直下,顺着地图指引一直打到公园水池中间;欧式废墟之上的残房之上,两位男队员在楼下待命、一位女队员在半截楼房的顶上矗立着,身后是一大片仿佛缩小版环大西洋的机甲的东西...

"你来晚了。"
“抱歉家里有事。”
"你也穿上这个机甲罢。"

我便穿上,滑动选择不同的左手配件ing...

最终跳过钻头、选择了电磁黑板砖一样的东西_(:з)∠)_...

这时我看了看右手的地图...

"嘶。。。人物是红色向下箭头什么的也太老式了吧?嗯?这个黑底地图怕不是抄袭的division哟~~

。。。。。。

世界的BUG被发现,玩家已剔除。。。

2018.03.06星战(误)

背景是星战,时间大概是傍晚,主角刚下飞船,一旁等待的,有些地位,戴着斗篷的人便对主角说,黑暗之主要见你。主角环顾四周,各式各样的机器人,外星人,还有各种武器飞船正在集结,都在为最终决战做准备。
在前往黑暗之主的路上,斗篷男仔细打量主角,说:"看来,那片虚空对你影响很大啊,好不容易才走出来吧,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主角只是随便敷衍了几句。
画面切换,同时,一名主管正在查看刚到达的这艘飞船。不知为何,这艘飞船紧锁着舱门,下方的空投舱门还有一行小字,"冷战纪念"。主管还在想这句话的含义时,空投舱门慢慢打开了,从里面放下来一辆…坦克。主管惊呆了,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武器。镜头绕着坦克转了半圈,同时主管念出坦克上的型号,T10(去查了一下,好像长得不像T10…)。

主角来到黑暗之主面前(长得像达斯维达),斗篷男说:"领主大人,拜伦穿越遥远的时空,终于归来了"
"不,不,他不是拜伦,他身上的波长是伪装的。说吧,你是谁,有什么目的",黑暗之主说道。
主角轻蔑地笑了一声,说:"在这片时空,我谁也不是,不过原力这东西还挺好玩的",同时,远处传来爆炸声。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那辆原力坦克T10(设定如此,请别在意)启动了,它在向主角前进,用它的能量束主炮摧毁沿途一切阻拦。
黑暗之主笑了笑,说:"真有趣,让我们比试比试吧",主角也点头应和。镜头向空中拉起,梦境切换。

Untitled(2017-12-24)

昨天做了一个挺有趣的梦…差不多是两三千年后,人类回顾过去,唯一的一艘殖民飞船遭遇了外星机械生命体,机械生命体凭借多变的形态,试图登船,人类则在船上建立防卫工事(此时梦境变成游戏,可以选择建筑与攻击),同时研究被击溃的机械生命体来学习对方的技术。攻守持续一段时间后,人类处于劣势,他们决定撤离一部分人寻求生路,并着手准备撤离相关的人手与技术,剩余的人员抗争到底。很快,人类最后一道防线被机械生命体攻破,残存的人类将各个舱门封锁,集结飞船成为最后的围墙,为逃生部队争取时间。逃生部队在母舰的掩护下,成功逃离战场,并找到宜居星球。

Untitled(2017-04-06)

主角设定类似质量效应的女性谢菲尔德,在一个星球上发现了"星核",一个星球的能量结晶这样的东西,不知为何,星核融入了主角,主角突破外星人阻拦回到地球。
而外星人不愿意让自己星球的星核落入他人手中,便派遣了大批军队,异星生物攻打地球。而主角便用被星核增强了的能力与外星人作战。
大战持续了一段时间,最终决战是与对方同样被星核增强能力的指挥官,两人势均力敌,最后,敌方指挥官受了致命伤,而主角断了一只手臂,濒临死亡,地球也由于这场大战变得千疮百孔。
两人临死前互相注视,仿佛有无限的话语,这时,地球的星核出现,融入了主角的身体。主角便因此能够脱离肉体束缚,变为能量体。主角面前出现选项,是要回到过去,清除世间的恶,或是回到过去,增强世间的善。
主角她…选择了先存档(用无尽的能量保存了宇宙状态),然后选择了清除恶。结果,整个宇宙一片死寂,主角便恢复存档,选择了增强善。
做出了这一选项后,主角保持能量体的身份,重新经历过去。时间闪到至高中,场景是主角所处的生存游戏部(场景,人员都是芳文社百合作品的风格)。
主角与社团好友喝茶闲聊(似乎友人们都知道主角不再属于人类了)的过程中,聊到了因病身亡的好友兼社团创始人,一名充满阳光的少女。
少女常年患病,身体状况不好,却想成立沙滩排球社,而社团其他人也想要支持她的想法,找学校商谈,但学校以没有沙滩(笑)为理由拒绝了社团申请。
少女说着"没办法呢",便递交了生存游戏部的成立申请。而学校也同意了,并为社团提供了活动场所。但好景不长,少女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其他人为了少女的心意,将社团活动继续了下去。
闲聊中,她们感慨少女未能亲身经历社团活动。于是,主角便用能量,唤起了少女的灵体。主角与少女一组,对抗社团其余人。(虽然基本都是主角发挥,因为有实际的战斗经验)
一场游戏后,少女与社团成员闲聊了一会,并感谢她们让自己体验到社团活动,就渐渐地消失了。
主角转过身,高中场景不见了,主角与外星指挥官面对面浮在宇宙中。两人相视而笑,外星指挥官挥挥手,也渐渐消失了。主角做出了选择,自己彻底化为能量成为意志体,守护整个宇宙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Untitled(2013-06-06)

我与我的朋友(朋友是梦的设定,ACG画风,都不认识,共四男一女,妹纸设定上为我喜欢的对象,不知为何全是初中生体型)偷偷跑进市中心一个被防卫人员看守的建筑物(一层为多个小建筑整齐排列,建筑物外墙包着所有小建筑物)
         这时,有一名女性从两栋小建筑之间的通道走出来,我们便躲进右边建筑物与外墙之间的空隙.那名女性向这一空隙走来,我们只好进入深处.在小建筑后面,我们看到了高科技的研究制造设施,原来这一建筑物是军方的秘密研究机构.
         突然,一名制服军人发现了我们,将我们抓起来.一名研究人员将我们带走进行实验.实验结束后,军人将我们带走,扔出后门,而我喜欢的女孩子由于有特殊素质被留在了机构中.
         回到了我们住的公寓中,我们发现了身体上的变化.一人有了超高智商,一人有了制造能力,一人身体能力加强,而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制造男与智商男合作,做出了辅助无人机与一些武器,同时我们黒进军方网络,得知军方将妹纸带到某处基地,营救妹纸的正篇开始.
        我们先搭船潜入军方在海边的大型基地下方,然后沿着残破的维修通道爬上悬崖,强力队友中智商男靠无人机飞行,制造男用强化机械外骨骼,还有肌肉男用自身力量跨过各种障碍,我只能靠他们的援助(请自行想像竖版过关游戏)
        很快,我们便到达了悬崖上的基地,在基地内用携带的高科技武器压制军方并向上推进(fps…).推进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军方发明但无法正常使用而摆放在实验室内的物品,我发现我可以正常使用所有物品,便为自己装上手脚的电磁产生器(炮姐= =)与小型推进器.
        我们到达基地顶端一个像是教堂塔尖阁楼的房间,妹纸被锁在里面.经过老套重逢event,我们将妹纸带离房间.
        走出房间,原先的近未来风格基地变成了一座主体白色,带红色装饰的塔,每一层都是10米左右,内部漂浮或固定着一些红色为主,白色装饰的一平米踏板.突然,整座塔开始崩塌,队友们都消失了,我与妹纸向下掉落.场景转为慢动作,我通过踩踏分崩离析的踏板或瓦砾,利用磁力与推进器降低我与妹纸的下落速度(公主抱w),最终在塔内三层的地面落地.
面前是一台大型半开放的电梯,我与妹纸进入电梯.
       场景转变,我站在基地一层,而载着妹纸的电梯在向上运行.我连忙操纵按钮想要停下电梯,电梯却高速下落.我利用电磁产生器将电梯停止(安培力?),并爬上电梯,可是,妹纸不在里面而是在对面另一台电梯中.我用推进器跳进那台电梯,妹纸再次消失,出现在旁边一台列车中.
         进入列车,妹纸正站在另一车门前背对着我.我出声叫她,她欣喜地回过头,两人相拥.突然,妹纸在我怀中渐渐消失,我从悬崖上坠落失去意识.
        意识恢复后,我发现我在悬崖底部一个山洞内,面前是我的基友们与最初碰见的女性,她告诉我们妹纸的能力是精神操控,军方利用她的能力将我们作为实验品,基地中的场景还有妹纸都是我们的幻觉,在基地推进过程中好友们被幻觉分散依次掉下悬崖.她还说自己是藏身于军方,想要破坏这些实验的人,并愿意与我们联手,击败军方.……

http://bgm.tv/group/topic/23899

20170908 记梦

跟随科考队登上了月球,去往月面基地的道路是一条很窄的单行道,在一个拐角不知为何前面停下来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地面很空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走旁边,于是就往旁边走去,轻飘飘地走在沙滩上的感觉,我一跳一跳地前进。到了月面基地,是一座5层的建筑,看着像是学校的教学楼,除了3楼一层是黑的,其他楼层都亮着灯,然后我被告知上面两层不许上去,那里关着一些特殊的人。后来不知怎的我还是上去了,发现里面是一些学生和老师在上课,他们好奇地问我是从哪里来的,然后不知怎的我也成了学生之一,和他们一起上课,我看了一下他们的书,全都是我从没见过的内容,我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照想记录下来,正拍着有人跟我说,下课了,我们出去吧,就把我带出去了,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建筑前,从外面看有两层,走到门口却只看到一层,是用的纪念碑谷里的那种空间错位原理。走完了二层,听到广播说闭馆时间到了,于是和我同行的两人就走出去了,直接从二层走到了外面,我说我做不到,他们很惊讶,于是伸手把我拉了过去。之后他们说该回去了,我也该回家了,来了一辆公交车,我上去了,他们却没上来,说这是送我回去的车,然后我就回家了,在地球上的老家。

美轮美奂中的灾难

放佛我站立在黑暗的天和地之间,此时只有我一人,仰望天空,天空不断变换形状,黑白相间,甚是壮观,快感上升。突然天空中出现了大大的石头圆锥形,悬浮在高高的天空中,下面的人头马射手连续发出几个大大的箭,直接命中石头圆锥。圆锥便开始裂开,开始下雨般坠落下来,我便加快速度跑到房子里,再往里面跑,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来,听天由命。不知过了多久,我这里安然无恙,我便往外走去,只见房顶已经被乱石打烂,外面一片废墟,仿佛世界末日。此时我突然想起我的小妮儿,到处找的时候,一个石头人抱着一个小孩给我,但是看到小孩模样,不是我的小妮儿。后面好像就醒了。

1600个月亮

在高中班里听课,同桌是小学同学,似乎和我是恋人关系,班长是大学班长。
学校是住宿制,有时候下课天都黑了。和班长一起回宿舍,抬头一看发现天上有很多,很多月亮……每换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一些月亮,上弦月下弦月和满月各不相同。

遂惊诧,问班长:为何会有这么多月亮?
班长:据测算一共有1600个月亮,能看到的这些比较大的是距离地球很近的“第一层”,一共有xx个月亮(数据忘了),后面还有很多层,都是围绕地球转的
于是心里疑问:你在说地球有光环,或者是个恒星吗?_(:з」∠)_

深夜未眠,走到学校后街的夜市,发现夜越深天越亮。后来想起班长解释过,夜深了天上月亮也多起来,月光比白天太阳光还耀眼。而且由于光照充足,夜里的气温会更高。每天晚上的天色是黑夜(刚入夜)——白夜(深夜)——黑夜(快天亮时)的循环。

据说白夜对人类睡眠不好,而且会造成气温异常炎热,所以人类正在寻找让月亮变回一个的方法,这种方法就是……改变世界线。

_(:з」∠)_

感恩节诡梦

等从噩梦的深渊挣扎着醒来,时间匆匆越过7点整。这时候的身体,尤其是那几处,说不出的不舒坦,仿佛梦境中的伤痛,延续到了现实。曾有心理学家对人进行深层次催眠,告诉他此时他的手指正被打火机烧烤着,在后来,实验者的大脑深处对催眠师的言语做出了反应,皮肤表层快速升温,就像是真的被火烧烤以后留下了伤疤。

梦,毕竟只是大脑潜意识里头的反应,当不得真,当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有时候往往反应了人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一夜,注定很漫长,男猪脚手持强18屠戮之刃,和一群武林豪杰争斗着,仿佛夜雨不止,刀光不静。这是场不公平的对决,7名身穿夜行衣装扮的刺客,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夜的杀器,封印之匕,哪怕英雄手中的武器再过耀眼,终会有陨落的一天,在男猪脚同7名配合默契的杀手过招108回合之后,终于败在了7人的合围下,困阵之中,男猪脚高高举起的利刃,挣脱了主人的手,金光闪闪,落下,深深插入在土壤里头,且看男猪脚,身上早已没有了完整的肤色,一片狼藉和血迹,在胸前,更是插着2把封印之匕,后腰处有3把,两肋出也深深扎着2把,七匕首封印了男猪脚全身的7大气脉,此时的他,已提不起任何气力,组成困阵的七人组也终于在疯狂的争斗和施阵之后,终于,跟很多莫名其妙的武侠小说里头写的一般,体力不支,倒地而亡,顺便来几口白沫……而后的男猪脚,7把封印匕首深深埋入了他的躯体,仿佛融为一体,看不见匕形,却是有深深的伤口。

任时光流逝白转,发黄的落叶沉入土壤,也带走了7名刺客的躯体,男猪脚就这么站着,杵着,失去记忆,失去了灵魂般,仿为死物。

一百年以后。。。

城市的开发和侵袭,终于使得这一代的小村庄只留下这一片不足一公里的丛林,五行八卦组成的丛林,从不是凡人想近就近,想出就出的,这一片的死亡之海,早已背负了过多的传说。传说,只因为它吞噬了过多的东西,哪怕连传说都吞噬,以至于没人知道它的传说。知道的都已经消逝了。仿若密闭的空间,留不得外来的花草和入侵者。百年后的今天,在领导和人民的热情下,树林被开垦了,花草丛林变成了公路,五行八卦,已不再完整。人们无休止的开垦的步伐,正促使他们向一个绝世的恶魔靠近,哪怕这个恶魔失去了灵魂和记忆。

这一天,恶魔童鞋轻轻睁开了眼,睡了近百年,也该清醒了,喧闹声,砍伐声,以及推土机狰狞的嚎吼,都在触动着恶魔的耳鼓,极其烦躁和不安的情绪在慢慢酝酿着。小鸟儿此时很不安分地吹着口哨,调侃着恶魔,是在嘲笑他的贪睡还是在调侃他即将失去的领地,还是,想告诉他新生活的到来。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密的阔叶林,一束束金色照耀在男猪脚的身上,恶魔从未感觉到,阳光,原来是此般的温暖,只是我们的恶魔同学,还没来得及体会这曾经让他后怕,如今却让他如此依赖的阳光,推土机又搞定了一棵参天的大叔,重重地倒在了离恶魔土堆的不远处。尘土掩埋了巨兽,但没有剥夺他的生命,醒来吧!恶魔!只是恶魔同学忘记了他曾是个恶魔。也不会有人告诉他,就这样,轻轻睁开眼,静静享受这份阳光和宁静:吵人的推土机早已在暴力之下,熄了火,翻了个身,静静躺着,好在死机只是晕死过去,大概醒来之后,只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怪异的梦。梦,还在继续着。100年的时光并没有消去身上匕首所留下的痛楚,伤口依旧在,痛楚也在,恶魔很想醒过来,很想弄清楚一切,只是,只是,除了堙没在历史里的人们,谁,也都不知道真相。

想醒,醒不来;想死,死不了。只好带着一身伤痛,还有一颗真挚的童心,寻找未来。这就是梦。那一夜的撒欢,并不能缓解男猪脚内心的挣扎,看着认识的友人在时间的摧残下,一步步走向黄土,唯独,怪物一般的自己,永不老去,仿佛在梦里逗留的幽灵般。年轻时认识的人,一幕幕笑脸,飞快地闪过,好想回到过去的心愿,哪怕在梦里,依旧无法实现。
是谁主导了这婚礼,是谁设定了这不老不死的身躯!

曾不止一次,恶魔小朋友发狂般向着天空咆哮。

心爱的人老去了,独自一人守着坟前,享受着孤独,又是一百年的时光,终于有一天,那个熟悉的欢笑声,还有在空中翩然起舞的白裙子,已然是那小脸,可爱的笑容,有点憨,和她的笑声一般憨厚,但总是那么惹人欢喜,惹人怜爱。

爱,匕首留下的伤口忽然没那么疼痛了,尘封的记忆也在一点点回来了。似乎,这一切,都是因为爱。

恶魔的心中,本是有爱的,只是被伤的太重,找不回那感觉了,心里头的门窗也一直紧闭着。恶魔同学,想找回那感觉,很渴望,很迫切的渴望,爱或被爱。

终于下定了决心,封印冰冷了的自己,知道新生后的恶魔,在明白爱的感觉之后,才重新解封。那感觉,真的很让人向往,哪怕用几百年,几千年的光阴,也想要把它找回。

只是,等待的那身影靠近之后,梦也该醒了。

醒来之后,身体的疼痛没有退去,内心的恐慌却在加深,在梦里,终究找不到爱人,只好用那感觉麻痹现实中的心。

爱情很美丽,亲情很可贵,友情很难得,冰冷的心却无法靠近,等什么,想要什么,为什么不像一颗白糖,融入周围,哪怕只有一丝清甜,也会温暖人心。


亲,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要学会感恩哦!

从动物到宇宙飞船

房间天花板上有一只巨型的黑色黄斑点蜘蛛。把我吓呆了的同时,它开始往窗子外面爬。到了外面以后,我赶紧跑过去把窗户关上了。

我的枕头在地上,实际上我没有床,我就睡在地板上。好不容易赶走了蜘蛛,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枕头后面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拿开枕头一看,是一只大老鼠,再定睛一看,是一只怀孕了的母鼠。就要产仔的样子,很可怜。所以我就把自己的枕头放在一个木篮子里给她作窝了。

然后出现了记忆断层。

接着我是一个叫做茂勿匆的宇宙飞船舰长。飞船上包括我一共4个人。然后由于某个人的马虎,我们以前赚来的血汗钱都没了。于是我决定大家一起着陆在临近的星球上去打工。飞船在星球某个城市里的道路上用起落架摩擦滑行了好一阵子,终于停了下来。紧接着我们赶紧去打工。

我盘算着收入,说我们至少要赚到每天40块,这样一个月就有1200块可以养活自己。
紧接着是飞船上的情景。

除了我们4个船员外另外还有两个机器人。大机器人刚穿过一个船舱的时候,小机器人就淘气的在他后面捣鼓舱门,被大机器人嚷嚷了一通。

之后我被叫醒。

120331

  很零碎不联系带点科幻元素……比如大家大半夜不睡觉就等着凌晨某个时刻看月亮,某个位置是原点,向前一步是史上最大最圆最亮的,退后一步立即就白矮星一样……时间一到夜空果然被照得如同白昼。还有自己在火星人开的饭馆里和土星人相亲之类的零碎……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剧情(。

三個世界的合併

具體是這樣的:
第一個世界里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大學生,暗戀一個黑長直的妹子。此外還有一個學生會長和學生會長的後輩。不過這個世界里后兩個人沒有提。
第二個世界里自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棍,綁架了那個黑長直妹子然後進行各種調教。然後學生會長有一個自己的實驗室,看似在做什麽邪惡的計劃,後輩被當成了試驗品。
第三個世界裏面自己是一個瘋狂科學家,黑長直妹子是助手。學生會長是個很懶散的傢伙,而後輩原本很憧憬這個學生會長,但是後來拋開了她自己在實驗室里做各種實驗。

之後第三個世界里面自己說了一句“讓之前三個世界合併吧!”之後就發生了各種詭異的事情。比如說第二個世界的自己綁架了第一個世界的黑長直,之後各種調教,然後黑長直妹子根本沒什麽反應。後來經過了一系列的事情知道了第二個世界里學生會長的某個實驗造成了第一個世界的黑長直變成了死亡騎士,然後各種混亂。之後就醒了。

2011.10.22

午睡梦到我生下了一只异形。那些粘液、类似于溃疡的密集颗粒,可把我给恶心惨了。似乎异形的爸爸是只有上半身,无头颅的肌肉装甲人,也很恶心= =。异形诞生后几分钟变成了Q版的章鱼,头很大,触角很短小。在长大之前只能在我肩膀上才能存活,长大之后将占领一个人的头部,控制那人的行动。我想离开那个有点像实验室的地方。由于行动过于迅速,异形就从我肩膀上掉落下来。我真想就此把它甩掉,可没走出去几步,于心不忍,又回到了它身边,把它放在我肩膀上。它逐渐变成有着金属光泽的颅骨形状和外层包裹着类似于荔枝中果皮的胶状物质的“头”。走出实验室,发现建筑群从外面看类似于垃圾场,周围群山环抱,下面有奔流浑浊的江水。有人警告我说有怪兽要袭击我们。就看到一片“陆地”渐渐浮出水面,一只巨型乌龟从江水中慢慢爬上岸。我撒开腿就开跑。跑到另一个山头,就看到有5只巨龟陆陆续续爬上岸。我撒开腿就开跑。跑到另一个山头,就看到有5只巨龟陆陆续续爬上岸。领头的巨龟对着小得犹如积木一般的建筑群就是一口,头再随意一甩,建筑就全塌了。周围的妇女们都在嚎哭。我紧张地看着那些巨龟,深害怕它们转过头来攻击我们。成功毁坏建筑群的巨龟们,后足支撑着身体,站立起来,开始跳舞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