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熙

妄想壮大中国单机游戏事业,成立工作室的中二少年 ... . ...

http://space.bilibili.com/507571028?spm_id_from=333.999.0.0

街区赛博枪战【2022.11.26晚】

我参加了一个赛博枪战游戏
很离谱。我们拿到了一些外观很赛博的枪,冲锋枪、手枪等等。但子弹却是牙签。
目标是击杀玩家(有血条),然后比分数。
我在一个拐角处看到很远方有一个人,以我玩了4年生死狙击的技术点射,那人被我打了半管血。他也是会玩的,赶紧跑了,剩下就没打到他。
我想看看怎么切换枪,不知道按到什么了变成手枪了,射速还贼慢。然后我就找不回换成冲锋枪的按钮了。
最后还是想起来把手枪的部件拆下来,拼成了冲锋枪。但射速还是慢的一批,而且手感贼差。
游戏结束了。我们纷纷向管理员那儿领取奖励,根据击杀数。证据是牙签。也就是说我们要把击杀玩家的牙签证明给他看上面有血。我才发现打到玩家真的很疼,但我无伤。而我也没有沾满血的牙签,毕竟一个人都没打死。我就说我这个牙签擦破对方的皮了,没有血,他信了,给了我什么点券啥的。

【2022.11.20晚】两个梦

part1
和九年级同学去考试,我们是分成几个小组去考试,一个小组六个人。然后考完了中午午休,我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课程表……星期三只上三节课!然后全程休息!!!!!!学校居然这么良心?在校期间还歇一天?!
午休的时候突然传送到一个MC空岛战争的地图里,我还是准备在那儿午休。然后听到了一个好像老年痴呆的声音请求一个小伙子玩他的手机,小伙子同意了。
part2
梦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我和妈妈还有一些亲戚在公路上走。他们开着皮卡车(很小,风格是现代的电动三轮车,但做工跟那时一样,绿色铁皮),我骑着自行车。
然后我妈的车跟前面一个车撞了,他们在那儿理论。我过去看,结果其中一个人直接骑着我妈的车跑了
我赶紧追上去。追到村庄,我大喊:“帮帮我!他抢我的车!!”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越焦急越不会达到你想要的效果,我扯着嗓子去喊,但声音特别沙哑而且很小。周边的村民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才是偷车贼。

【2022.11.16晚】如果这是真的可太好了

梦见我和我爹因为啥事儿达成共识了,他对我的性相关的生活不干预了(现实中干不干预我也不知道),我能随心所欲的使用自己暑假买的杯子了哈哈哈哈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2022.11.7晚 【赌命游戏、黄金之风离谱版】

这什么勾吧梦,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就是,我穿越到MC世界里了。但是梦的内容很像黄金之风。内容却不同。内容是大概是,我参加了一个赌命游戏,我必须在某某天之前结束什么任务,不然我赌上的东西就会消失。
梦大概是“我接手别人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赌了什么。点击一看,wc,我居然把我全家赌上了。哪个b干的啊,草。
没办法,我就拼命完成任务,中间有一个任务是跑到下界送什么东西,中间有一条很窄的地狱岩路,周围就是岩浆。我按下ESC,调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功能(现实中不存在),我居然获得了3分钟抗火效果!!
离谱啊。
但最后我还是失败了,我全家都没了。我在我死前备份了一个还没开的存档,赶紧进入。
没错,我又活了,二周目没想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抓紧时间完成任务,但我很快发现这点时间是根本不够的,这一切从头到尾就是个阴谋。所以我决定推翻举办方的政权。
我先是穿越到现实世界,然后在奔跑的时候碰到了几个九年级hxd,他们见我在跑,也跟着跑。但是梦里那种无力感,你懂的,怎么跑也跑不动。我就让他们跑慢点。他们也不听。扑街啊。
我突然发现,我拥有着播放世界线的能力。总之就是说,我可以跳跃到时间线的任何一个时段,并以观察者(第三人称)(膀胱者模式)的方式观看时间线。于是我就观看。这才发现,原来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找一个遗书,来自20世纪初中国的民国时期的一个普通知识分子的遗书上面的两句诗。这他妈谁找得到啊!
梦里举办方是一个长得很壮的人,全身黑,看不清脸。让我联想到了波尔波。我观看时间线。发现我最终没找到,但我跑到参加者聚集的饭店里告诉大家这是个阴谋,并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告诉他们我没说谎。他们信了,集体起义并尊奉我为主。
最后我们推翻了那个人的游戏统治。我以膀胱者模式的角度看那个人的房间。
这是一个充满中式怪核般恐怖的房间,极强的压抑感扑面而来。房子是土屋,有点像黄土高原的土窑。进去一看,摆在大堂的是一个小行星坠落先生的画像(没有侮辱的意思)。然后就是乡下最常见的祭祀的神的瓷像了。我在大堂前发现一个烧香的壶,往下看,居然是一个棺材。里面只放了一本书,书上有一张纸,那张纸就是遗书。上面写了三首诗,其中答案就在其中。
“一夕一西附一席,只是侵袭与卵袭”(好像是这个诗句)
我解读之后,发现这是关于怎么附身到别人身上的咒语。
我决不允许这种东西的存在,于是我/gamemode 0把遗书从地下挖出来烧了。
此时那些起义者们也包抄举办人的家了。我们最终赢了。

怎么一直是无梦啊啊啊啊啊啊啊

铁咩,自从在b站上看了如何控梦的视频之后,就再也没做过梦。KUSO……难道说,我收到了替身攻击?!!

【22.10.31晚】穿越到石之海了

哈哈哈哈哈太离谱了吧我昨天下午刚看了会儿石之海晚上可穿越了。
具体内容就是,我和徐伦、艾梅斯在螺旋阶梯里找什么东西,到顶层之后找齐了,又下去,走到一半艾梅斯说什么不对劲,让我把放在楼层中间的书撕了,就记得这些了

我不要考试啊啊啊【22.10.30晚】

今天是万圣节呢~
part1
梦到老妈让我去另一个家里(我们搬过家)拿东西,然后我到了之后我弟居然还tm跟过来。
part2
被同学们邀请去一起吃饭。我到的时候店里还没几个人。我就先玩手机,然后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法解锁。梦里我的手机变成了超小屏幕的iphone4,所以老是误触,淦。没办法,我就先吃饭。吃完了还没人来,我走出去(半包间)一看,原来他们来了,而且坐在不同的位置,离谱啊。
part3
梦见回到家上网课了,叒。还tm是化学限时,不要啊!!!!啊哈!!!然后等老师开视频会议。结果老师说题目有问题啥的,然我们接着等。过了一会儿又说考试取消了哈哈哈,太棒了(迫真)

【2022.10.28】混沌之梦

真就梦里啥都有呗。
我这一个晚上做6个梦就离谱
part1 写作业
梦见上网课,到星期五了(真巧今儿就是星期五)放假了,不过实际上我们是明天歇一天。老师让我们早点把作业写完。可我这个拖延症就一直在那儿托。
part2 联机MC
我好兄弟刺儿来找我联机MC了,他家老是断网,所以直接把笔记本电脑带到我家跟我局域网联机。发现Microsoft Edge更新了,现在最小化之后窗口会消失(很正常啊),但是如果鼠标指针放在原先最小化前窗口标签页面的那个位置,就可以预览标签页面。然后中途我家里有什么事,我们全家都出去了,丢他自己一个人在我家里,《看起来很孤单》。
part3 ︿( ̄︶ ̄)︿
我和我爸妈来到超市,就是那种很大的有三四层楼的那种百货超市。我在一个买衣服的区域闲逛,然后遇到了一堆幽灵(注意不是尸骸蛤,看得见的)。我跟他们聊了聊,然后我自己居然会飞了。拜托,在梦里飞翔真的超COOL的!到后期我甚至能把腿挂在承重柱上,整个人水平上去而不掉下来。
part4 反客为主
这可能跟我的反抗精神有关。
我在梦里问我妈要手机(我当时也忘了为啥要,现实中我没有手机),她不给,我生气,胡闹。然后我爸走出来扬言要打我。梦里他是一个很残暴的人,那我肯定不让他打啊。他拿起棍子打我,我把拖把的柄拆下来自卫。然后我反客为主,直接把他按在墙上告诉他不许威胁我。然后他就学聪明了。
part5 【天气预报】
承接part3 我和爸妈在去超市的路上他们突然失踪了,不过我没察觉。我还是走着路。然后我走路的姿势开始怪异起来,我开始垫着脚尖走,而且走得很快,像极了【天气预报】
part6 【天堂制造】
我妈和我弟躺在被窝里准备睡觉了,我在他俩的床边玩。然后天黑了,夜晚过的很快,天又亮了。然后天又黑了,又亮了,如此循环往复……但值得一提的是,白天越来越短,而晚上却依旧是那十几个小时。

够离谱的,我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编的梦了

【2022.10.26】放假(已修订)

梦到放假,然后和同学们和老师在同一间屋子里补作业。我先写物理,然后发现物理作业贼多。
然后回家,我家在梦里变成了那种老式筒子楼。我到家发现我什么东西在别人身上,然后我下去拿,发现自己没穿裤子,又赶紧上去,结果走过了,多上了一层楼,我又赶紧下来,但是那层楼走起来很难受,我下来才发现那层楼因为年久失修上面全是油,就像以前家里厨房的疏风机的外壳一样沾满了又黏又稠的黑油,我从那层楼上下来发现我上衣上全是黑油。回来之后我给我妈说了说原因,她居然不给我洗(悲)。
然后居然梦见了自己穿越到MC,玩生存去了。我生成在一棵树上,上面还有一些铁链,我把它改造成庇护所然后度过了无聊的一夜。
【总结】:这个梦很荒谬,做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一种虚无感。做了一种无意义的梦。
可能再睡一会儿就知道它的意义是什么了,但昨天早上起晚了早读被点名,说让我今天早上5:45起来读书,那我只好5:35起来了(悲)。而且昨晚11:00多我还在看石之海,太入迷了哈哈哈哈,看到11:40才睡。

遇见平行宇宙里的自己

10.25晚上的梦

我在野外玩耍。然后走着走着走到一个森林里。我闲的没事爬树去玩(可我现实中不会爬树),往下看的时候发现一个光头。我下树,找到他。我靠,居然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他见到我也很吃惊。我问他叫啥,他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我靠,居然跟我重名。然后我俩互相交换身份信息,发现完全重合,只是人生经历不同。世另我!他告诉我他晚上睡觉时躺家里睡,一醒可到这个森林里了。可能是恶行易施的平行宇宙罢(无端联想)。我也闲的没事,帮他找回家的出口,然后我们走到一个悬崖边上四处张望。他一个脚一滑,马上掉下去了。我赶紧拉他。但突然想到恶行易施的平行世界规定两个来自不同宇宙的物体相互触碰会互相堙灭。不管怎么样,他都得死。而我不碰我活着,碰了我也得死。处于我的“人道主义”(想不出来什么合适的词了),我还是去拉了他。
但很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堙灭,而他在我碰到之后就在几秒内化成粉末了。死前脸上充满震惊,然后又释然了。

more »谁在关注 墨雨熙

more »墨雨熙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