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2/0104被劈腿/被表白

1 被劈腿
我和我的小伙伴(或者是姐姐和培培)去找他玩儿几天,他就经常很忙说要去找学姐讨论课题,吃着吃着饭(场景是一个光线幽暗的茶餐厅,有藤编的桌椅和装饰那种)收到一条信息,就说“不好意思哦”然后就匆忙走了。我也没有在意,他不在的话我就带这她们玩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就问我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怎么了?她们说好像看到了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就在那次吃饭他中间走了之后,我们吃完之后,我出来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们在门口等着我好像看到很相似的人路过。然后就让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就去问了,他就承认了。
然后我很委屈,还想起了在他之前的两段感情,同样是被人劈腿:一个是因为,学校不一样,他就和一个他们班同学(还是他们年级的啊),在一起了;还有一个是因为他去打工,就和打工地方的同事在一起了。
劈腿对象是一个白软乖,是不是gsj不确定。
因为被劈腿感觉很伤心,就和谁(记不清了)一起去散心,去看篮球比赛。但是看到那些打比赛的人,惊异的发现都是初中那时候的男孩子们(初二、初三穿着红衣服和绿衣服的学长,我自动带入的是我初一的时候)。但是我明明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初中时候的我。
然后我就开始找我们班,找到了我们班的一小撮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看篮球比赛,那一小撮人里面有我真爱,还有鳕鱼。我叫了真爱的名字,但是叫了之后感觉可能不太好,会暴露我不是这个时候的人,就赶紧走了,但是真爱好像听见了,也看到我了,就跑过来(这个时候我在跑道上)在我后面叫我停下,我就停下了。停下之后我对她说:“我是从2016年回来的。”
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上电脑课了,在机房我和她说了很多后来的事儿,比如说鳕鱼后来去了哪个学校,和谁在一起了。后来前面坐着的同学(rsf,是我小学同学)就转过来问我,他后来怎么着了?因为他想去一个什么外国的建筑学院,就问我他去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后来我跟你不熟了。当时我还坐在gsm旁边,让她帮我挡着,和她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和idol的事儿。
但是一边说着,我就一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而遭到天谴。
然后我就醒了。
2 被表白
场景应该是在初中(地点是,老一部)和高中(时间是,因为得有十几个人都上晚自习)混杂,不过同学组成有小学和高中。时间是夏天午后,应该马上就要放学了,是个周三,因为每周三都要统练,统练后才放学。天气是下大雨之前的那种,潮湿闷热,天色很暗,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的。教室是初一初二的时候那个教学楼最高层离左边楼梯最近的10班教室,从窗口看就是厕所那个小二楼,和旁边的锅炉房。
总之就是有两个人同时表白,zl和lp(都是小学同学),我很诧异也一脸懵逼。然后大概意思就是我会好好考虑然后给出答案的,所以不要逼我。但是表白这件事看起来是前几天的了,lp的答复我已经给出,认真地写好邮件发出去了(当然,答案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另一个zl的邮件写的差不多,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所以这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班里就很乱,因为距离要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要回家的也还没走,要去吃饭的也还没去吃,就有好事的男生过来给我说:“lp把你微信拉黑了。”我说:“啊,是嘛”,就打开微信试了试,果然。知道为什么我也就想那就算了呗,把他删了。在一圈男生里我看到lp的脸色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大概就是一脸不甘心不服气又不开心的样子吧,不过谁管你……╮(╯▽╰)╭
同时看了看zl,他好像有点开心可能因为还没收到我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性比较高吧,不过梦里的我确实是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所以才一直没回复的(不过我记得现实中我小学的时候好像也喜欢过他,哈哈)。
后来因为yjz(还是小学同学)非让我帮他洗板擦,我就跑去水房弄板擦了,把俩板擦怼一起那么拍打,飞的到处都是粉笔粉,我就被呛得咳咳咳。这个时候zl和yjz俩人就过来帮我,哈哈哈,然后就在水房开始玩儿水。
再加上我收拾东西特别磨叽,反正就是都快开始上晚自习了还没走(我是要回家的,不上晚自习),铃都打过了之后我才背好书包。然后年级主任就进来了(是初中的年级主任,数学老师,5班班主任yjn),说你这该走的怎么还没走,blabla总之就是说了我两句,我就赶紧跑了。出教室门的时候czy(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出来,她今天晚自习请假了。然后就在下楼的时候随便聊了两句,比如她的头发怎么怎么之类的,后来到了门厅,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但是因为教学楼离学校大门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懒得掏伞的话其实跑过去也行,但是肯定会湿透。我就懒得掏伞,czy说那我来打伞吧,就掏出了她的伞,好像是黑色的。但是实在太小了,两个人打都会淋到,我就说还是我掏吧,然后边走边翻伞,在走到宿舍前头大草坪那的时候终于掏出来了,跟她的伞是一个牌子的,不过是格子的。
然后就一起走出了学校反正,我要去车站坐车回家,她要回家,但是刚好顺路,而且她家真的好近(现实中也是,她家就在出了高中校门之后往右拐走一会儿之后左手边的校区里),我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然后去坐公交车了。

20160128被强行出柜/诺哥yjh

前面两件事儿具体记不太清了……
    1.总之大概内容是我正在和晓薇商量什么事儿的时候,我妈忽然进来。然后跟晓薇说,我跟你爸通过信了,希望你不要再和我女儿在一起了之类的话。然后我一脸懵逼,晓薇非常气愤的甩手走了,我去追没追上……之后…… 就忘了
    2.然后是去敦煌做实践活动,和yy、sc、zww还有gxc,可能还有别人但是我记不清了。中间的时候zww说她有事儿,就和我们分开了,我和那三个人一起去下一个地方。到了之后才发现我好多东西都落在前一个地方了,然后我很恶毒的说都是zww的错(……)。总之就是手机充不上电、银行卡也不在,只有一点现金和不剩多少的手机电量。不过还好有俩手机,省着用最后熬了两天做完活动,回到上一个地方找。找没找到忘记了……
    3.后来就回到学校里面,好像是说要开始锻炼一下身体了体质太差,于是决定放学之后跑几圈再回家。然后就和一群人啊围着楼要开始跑,我愣了一会儿神之后发现人都不见了就美丽彤也还在站着,然后我就问她:“开始跑么~”她说跑呗,然后就开始和她一起跑步……跑到大概一圈半的时候感觉她跑不动了,问我说咱就跑三圈行么,我说好呀(其实我好像也不想多跑)。后来跑完了嘛,就打算去操场旁边拿书包回家,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gzz啊qb啊ll啊还有zf什么的可能刚踢完球在那聊天,我过去拿了书包就准备走,结果还被zf绊了一下……
    然后就是在教室里面(估计是快到晚自习时间了),我在收拾书包准备回去(我坐在后排),就听见前面一声“xxx快关暖气”(xxx忘记是叫的谁了,反正就是九班或者十班的姑娘吧),好像是因为如果不关暖气的话就会漏水,然后那个姑娘就奔过去关……我把桌子上的书胡撸胡撸扔书包里就打算走了,走到前面的时候看到yjh离开座位(第二排)去诺哥(第一排中间,就是讲台下边那)那儿站着跟他们聊天,我过去的时候也不怎么了好像在说吃饭的事儿吧……忽然提起来zx……说他能把我吃了一口的饭全都吃完还是什么的……是一个后边的姑娘大声说的……(orz这个神穿越啊……)然后我很囧,想赶快离开,诺哥说哎呀看你书包挺沉的嘛,我说恩然后把书包摘下来扔他腿上了,他好像被沉到了说你书包是挺沉的,yjh在一边儿笑……
   


    然后我好像就醒了……
    这个神奇的故事,导致我醒来以后还懵逼懵了许久……

20150330妞妞/20150401难以置信的脱团且跳跃至婚后

20150330妞妞❤[记下来的都是片段,连不起来了]
·似乎是我转学去还是妞妞转学来,高中的教室,他来找我说话。留了联系方式,虽然他不懂中文我也不懂泰语,但是意外的用英文交流的很顺畅。
·每天都在交流着生活,他偶尔发着乱码一样的泰语让我一头雾水。
·下大雨,我被困在一个积了水的桥洞里。
·妞妞萌萌的看着我❤
-
不一样的美男里最喜欢的明明是Jet却梦到了New,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最喜欢Jet因为他颜值不是最高的,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原因,因为某个瞬间他和vvv的相似度。

20150401诺哥[醒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等洗漱好坐下来就发现几乎忘的一干二净/依然是片段式记忆,连不起来]
(前略,不记得怎么回事就和他脱团了←最近他出现在梦里真的太频繁)
·要说是硬被拉出去玩,然后突然下起了大雨,到处都湿漉漉的。跑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躲雨,树的叶子属于比较大的杏核状,被雨点砸下来几片落在身上。有一个卖水果的阿姨,胳膊上挽着一个筐里面有零星的品相并不好看的水果(有小小的果子和看起来柿子大小的),想买,但是她卖的相当贵啊。于是诺哥不太开心,不过还是买下来一半。
·我一个人坐公车跑出去玩(似乎目的地是世界公园),没到地方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天阴沉沉的,车里非常闷,玻璃上的雾气让我看不清外面,旁边坐着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不是本地人,穿得朴素又有奇怪的味道和霉气混在一起让人不太舒服。我抹了抹窗户好能看清外面,发现天色暗了下来,掏出手机打算给妈妈打个电话。这时候似乎路过了国博,一车的人都挤过来到窗户旁边拍照,搞得我心生烦躁,把头探出去看到路中间广场上的花开的正鲜艳。
·似乎是受困了,我们炸开了墙,但是引起了更大范围的坍塌。后来在废墟里搜索着什么东西。在废墟里,遇到了各种职业和种族的人(?)——大概是精灵、魔法师之类,他们把我关起来,手脚绑起来,等sn来救我。
·回家之后,妈妈翻了我的钱包,发现里面多出来好多钱(我之前并不知道,似乎是在一起出去的时候sn塞进去的),还发现了书包里sn忘记拿走的手机,打开看了消息。然后质问我怎么回事,我很生气,认为她侵犯了隐私权,于是据理力争起来。不过也确实惊诧于他什么时候放那么多钱进去的,把他叫来说清楚了。还有他买的一大箱烟花,我说我又不敢放买这个干嘛。
·(似乎是婚后了,囧)他要重新装修,而我觉得没有太大必要花费那么多。然后他生气了。(P.S.房间小小的但是很可爱(也可能梦里出现的不完整),蓝色主调,门旁边有个柜子,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小熊玩具(还是小狗?记不清了),每个都有名字。)
-
整个梦的色调都是很暗的,似乎一直在阴天或者下雨。就连被救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出太阳。不知道代表什么,可能代表的是今天的确阴天了,或者是这根本就是妄想。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睡前想起的是vvv而梦里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

20150201春游

似乎是在高中,年级集体出去活动。好像托zf托诺哥帮我在车上先占了几个座位。我本来不是值日组,但是因为帮妹子拿了一下簸箕开始和值日组一起做起了值日,zf看着墩地的我特别无奈,说要是他肯定不帮那个忙。
后来就上车了,我和一个矮个儿的妹子坐在前面的一排。后半车大概就是诺哥那个班,刚一落座就听到有男孩儿说,诶那个谁坐在9座10座,我超尴尬。妹子穿了短袖有点冷问我能不能把我穿的长袖给她,我说抱歉啊我也冷……我就说我们换个位置会不会好一点,我们俩就换了位置我坐在空调下面,免得她吹空调着凉。(其实我觉得坐在里面也刚好不会尴尬)
然后我偷偷回头看了一下,诺哥和Qb坐在一起在后半车开始数的三排左右。他坐在里面,周围的人在起哄他很害羞又尴尬的样子。
后来车就开了,不过中间停了一下,上来几个歪果仁。于是我就和妹子起来让歪果仁坐下自己各自找了其他的位置,坐下之后发现我斜前是小冉。放电影小冉问我想看什么,我说都行,就随便放了。然后我聊天聊的很开心笑的太大声了,觉得车上人都睡了很不好意思,就环顾四周,结果发现诺哥看了我一眼。
再后来车就到站了,我和培培一起住一个四人上下铺的屋子,上下铺是木制的床,很可爱。她把包一甩就甩到了上铺,我觉得好厉害啊。上铺上面本身就有好多东西,比如巨大的毛绒玩具兔、熊(晓薇送我的)、熊猫(姐姐家的)什么的。屋子里还有三只猫一只狗,老舔我挠我。然后我们把其中一只猫变成了圆圆的小兔子(其实是它自己想变的) 。
之后目睹了一位老先生题字之后出去,小燕子弄湿划破了字就自己写了一副。侍从不知是错的就裱挂了起来。皇后来了感觉不对就去和老先生告状,老先生很生气,说要是仿冒他的人进了某个地方(具体是啥我忘了) 只要不知道他写的什么就永远都出不去了。我很担心的想去找小燕子。
然后我就被我爸叫醒了

2015.01.04梦日记

8:00期末考试,梦境是在6:30到7:00的闹铃之间所做的,虽说梦境内感受到的时间不止半个小时,但是考虑到场景跳跃,梦境应该是半个小时没错。

总之现在还记得的是回到高中了,但是我和喜欢的女孩子都是穿着校服的现在的形象。
似乎是我送了她一个中号的公仔,然后帮她把公仔塞进包里,对她讲鬓角露出来会很可爱,然后她就走了。
  再之后,是自己走了一段路之后看到广播站的那群人却认不出来穿着高中的校服,叫我,于是我就走了。

这个梦境最重要的启示是,我们有一个多月没有讲话,我也没有一直在想着她,但是平白无故的,梦出现了

时光会改变些什么,但是也有什么不会改变,如果你问我那是什么,那应该就是我爱你

20141022被追杀到学校遇到曾经喜欢自己的人

前情不记得了,也就是为什么自己会逃到学校、从哪儿逃到学校统统不记得。
总之就是在高中的楼道乱窜,看准一个机会钻进了一个班,蹲在一个妹子的桌子下面抬头对她做了噤声的手势,她心领神会,然后我就躲在那里看窗外晃过去到处找我的魔王(没错就是长的像比克大魔王一样的生物在追杀我)。没有被发现的我简直开心,后来坐在妹子同桌的男孩子回来了,是个圆滚滚挺可爱眯眯眼的小胖子,我自然是起来给他让地,他坐了下来,我继续蹲在边上的过道里。这时候上课了,老师走了进来,直接无视了我,好像什么事儿没有似的就开始讲课。男孩子看我蹲的难受就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坐,我担心地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老师,他说仨人俩座挤挤可以的,放心我们两个挡住你之类的话,我也就实在因为腿麻的不行坐在了那里。期间魔王又路过往教室里张望,看着我的方向疑惑了一下还是走了。
后来下了课,正打算道个谢往出走继续逃命的时候,诺哥进了教室,迎面而来,过道很窄看来是没处躲了,想侧身捂脸也没做到,总之他看到了我。我也就只好正面看着他,许久不见感觉身形还是高瘦,似乎还是更高了点,可怕的是整体像个长颈鹿样子的金毛狮王一样,一脑袋乱七八糟的黄毛(就是很沧桑的样子→_→)。似乎质问我为什么那样对他,似乎是因为他才有人追杀我,但是好像他已经不想继续这样了,就打算帮我一起脱险。
(不知道zz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总之是和zz一起)惊险的走(跳摸爬滚)过一个破破烂烂缺了n多块板子的木板桥之后,到了个火光噼噼啪啪的山洞里,有藤条有火堆,有肉有酒。围着坐了好多人,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比较确定的是有gzz,似乎在讨论着些什么,而看到我过去都愣了一下。之后我和他们说了些什么(内容记不清了),后来很混乱,似乎从gzz口中得知了很多关于诺哥的真相,总之他们都是超好的人,而他们也成功帮我逃过了魔王的追杀。

04/17/2014

地点是在国内某一间普通的高中教师里,我坐的是里教师的门最远的一列。一场有关微积分的数学考试。一开始收到试卷的时候看了一下,几乎所有大题都不会,向附近一瞄其他同学也差不多都动不下笔。于是就放下笔合上考卷和附近的人在老师没发现的情况下玩了一整个考试然后就交卷了。考完交卷之后老师才告诉我这是期末考,然后顿时就觉得悲剧了。

制服

学校要求买新的制服,并留下小票去给老师签字,会教室时会有人检查之类的。
我觉得自己有制服了,海军短上衣(我真的有这件衣服,很喜欢。),也是从制服商店买的,就打算直接会教室。
在签字教室和教学楼之间是一篇荒废的草场,里面有积水,一群学生在来回跑动。
我快回到教室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去签字,就折返回去,到了办公室却找不到小票了,我开始有点心虚,因为我没有买校服,只是自行买了一件海军领的深蓝制服款上衣。我放弃了找小票,并说我找不到小票了,买制服的店应该可以重新帮我开一张吧?那个男老师点头赞同(或者是说可以的?)然后我又去穿越草场了……
中间发生了什么忘记了,后来一个女生貌似也是出了点问题,和我一起留下来填表格,她说她帮我把我的一起填了吧,我同意了。
可是后来她填完了,说忘记填我的了并欲离开,我好像阻止了她。我们俩开始写我那份,表格是英文的,她问我入学分数,我说我怎么知道(记得?)心里回想起当年高中入学时是用我妈的教室加分入学的事情。(然后这件事情是真的有发生的,在我高中入学的时候,我常梦见我的高中和初中。)

后来场景切换到了,还是学校,我和我爸在一起,他的手臂被什么东西撞伤了,小臂的青筋尽显,说这样没法开车了,想让我陪他去车库,然后帮他换挡。

又切换到了学校草场左边的公路上,我爸和我小叔在说政治什么的。

回到高中

不知道为什么
自己需要从高一重新上起

报到的那天去泡了温泉
第二天去了学校

就醒来了

很想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