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沉迷韩国爸爸乙女游戏,昨天梦到那个约会系统能用好多好多天,居然不是能见到真人吗,换成以前的我绝对是梦到真人然后展开各种各样奇怪的剧情。

说起这个,有一个以前记录了但是遗失的梦境。

那好像是回到了高中时候的我,成绩越来越糟糕,从一个优等生变成了班里垫底的渣滓,对这样的我自己,打从心底里厌恶,但是我却就那样...喜欢了一个又好看又优秀还对我很亲切的男孩子。

在梦里我每次一想到他就又愉悦又心痛,但后者巨多,我的心脏总是揪起来,又放下,重复不断,间歇伴随着我不甘又哀愁的叹息,我在梦里,好喜欢好喜欢他啊,喜欢到无时不刻都思恋着,但是没有办法,我再也不是以前优秀又开朗的样子,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后来要高考了呀,我知道他肯定会去一所很好的大学,而我就和现实中一样,沦落到一个普通得甚至可以说是糟糕的地方渡过四年光阴。我特别焦虑,怎么办呀,我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想要一直看着他冷静柔软的脸颊。
虽然这样,但对于和他相处这件事上,我还是非常欢欣,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回家,坐上了同一个巴士,黄昏下阳光泛着刺眼的橘色,从雾蒙蒙的车窗透过,投射在他的侧脸和我的衣角一旁,我看着那束光下温和平静的他又开始难过起来,眼眶已经开始发热,心里想着好喜欢好喜欢,好想和他再靠近一点,于是靠在了他的肩头。
奇怪的是靠上去的那一秒我就感觉到他其实也是喜欢我的,梦还真是奇妙。
他并没有因为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做出丝毫动作,相反的是将我的左手拉过去十指相扣了...啊我知道了,我们是两情相悦啊,但这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开心,我的心里反复着怎么办我好喜欢他,但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去不了他的城市,我没办法喜欢他。
那种绝望又甜美,悲哀又欣喜的情愫,像一杯混合了鸡尾酒的牛奶,一下子把我从梦中的哽咽拉回现实。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不懂喜欢是什么感情了...

20140705大概是个在南方小镇上的HE(??)

【※是以第三人视角。
看起来应该是多年以后的事了,在有青石板路有好多参天古木,空气都是湿漉漉潮乎乎,常常下雨的南方古镇(?)上盘了个店自己开着玩(?)【看起来是嫁了个乐意陪我瞎抽风身价财产颇丰文艺气息和宅魂都浓厚的土豪】。
店里细节大概就是吧台、书架、三两小桌、秋千、花花草草还有吉祥物喵星人一只。只记得还特意给自己留了一间小小的屋子打游戏,游戏房里大概就标配。靠垫抱枕毛茸茸的地毯,电视游戏机之类(……)
在打游戏打的正欢的时候来了一波客人,因为店里的铃铛响了。出来一看发现是大概七八个高中混杂以前上学而思认识的同学,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说没想到这店是我开的叫我请客,我说我八年不开门开门吃八年的主给你们打七五折就是同学情谊了,水水就过来敲我头说你丫真鸡贼,YXL笑笑说那没事儿我们请你可以吧,我爽快的答应了。
把东西上了就坐在一起一通狂侃吧,好像中间GZZ问我你怎么不好好在北京呆着跑到这里来,我说因为突然就想在潮湿的环境下看看特别高的大树穿草鞋在石板路上踩雨啊,小梨花说你真矫情。后来不知说着什么我对象(?)过来了,然后就被调侃了一通,问了好多七七八八的问题我就开始跟同学打闹。
之后不知怎么又跳场景了,好像是在有好多好多特别特别高的树的地方蹦蹦跳跳地走,然后就看到自己在对着一棵大概五个人合抱能抱过来的大树念起诸如“不以内乐外,而以外乐内。乐作而喜,曲终而悲。悲喜转而相生,精神乱营,不得须臾平。”之类的话来,说着说着哭起来了就有人过来抱着我,就踏实又安心。
-
可惜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对象那个温柔少年到底是谁,好像一直是个模糊的人影就算是第三人视角也看不清楚,不然就是看清楚但是忘记了(?)。
最近也没看过淮南子不知道为什么梦里会乱入淮南子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不过很明显和ex有关系吧,真是超感谢梦里那个少年这么包容这么温柔啊。
想起来昨天还和小梨花说我也想有人看护我啊,他说哟幼小的小朋友想让人保护了啊。
大概是手疼而且耳机线一直缠住才会做梦的√

时差

因为刚到美国,时差问题在纽约到学校的车上一睡就睡了5个小时,结果晚上再怎么睡都睡不好了,断断续续地醒了很多次

一开始好像是我和很多类似同学朋友之类的人,加上我一共有差不多有8-10人
不记得一起要去哪里做什么,总之是晚上,记得两个片段

【一】
一行人从一个很大的mall的屋顶的露天广场走过,走到一半时我停下,当时记得我朝右边望去,可以看到一坐矮肥的(但依然很巨大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于是便开始推算右方巨大的空地就是天安门广场

因为是晚上,所以想再往右前方看能不能看到天安门广场的另外几个建筑物,但是已经看不清了

然后继续向右望,远处是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
(右方基本上是,很大的空地里有纪念碑,越过纪念碑又是很大很大很荒芜的空地,再看到高楼大厦)
于是告诉自己那是东三环的国贸CBD(?)

当时觉得远看着那群高楼夜景很漂亮,而且还有很多星星,就掏出手机(也可能是相机)准备拍

因为是夜晚所以拍不清楚,我在继续调拍照模式的时候一个穿白衬衣和西裤的男人,好像是我认识的,走过来叫我不要拍啦都跟不上大队了(同学朋友那群人早就走远了)

于是那个男的就拉着我去追那群人,照片就没拍成

【二】
后来我和那群人进到一个超市,感觉像是我们都在国外,好不容易到一家日本,或者是亚洲超市来找吃的

但是超市里只有冷饭和沙拉,大家都表示日本人冷掉的便当一点都不好吃,于是发散思维决定买自选沙拉,装上饭和沙拉,然后拿去微波炉里加热再吃

我跟他们一起打了冷饭和沙拉……边打边觉得好苦逼啊这么吃法…………

然后中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了
反正那个白衬衫的男人最后带我去买拉面还是乌冬面了

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都不是很记得,接下来内容就没有我了

变成有三个长相非常相似的十几岁的正太,和长得像一个4代caster与硫克的合体(基本上就是4代caster那样)

好像和之前我还有那群人有关,而且在副本里我最后还感叹这里开始的故事设定和内容都非常完整,可惜绝大部分都不记得了

那三个长得非常像的少年,姑且分为ABC

老爷(caster)喜欢A,A好像还是……类似冥界还是什么界的什么执行者,解放灵魂之类的,有一把短柄的死神镰刀,但是一直没有暴露身份

老爷和A两情相悦

B是反派BOSS

C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老爷和A是主角,但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记得
后来B好像杀了不少人,然后牵扯到了前面我那群同学朋友之类的人,然后A好像是怎么样发现了B是凶手

B杀了人之后好像有什么能力把死者的灵魂怎么怎么样

然后不记得A是跟B战斗了还是发生什么事,总之A死了

老爷因为A死了非常的伤心,捂着脸痛哭,然后好像是A的灵魂在老爷旁边,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画面里只有一个影子)

当时画面是有一个烛光,然后被B杀死的人的灵魂就像影子一样被一个小碟子托住,映在墙上

然后A的影子说只要用他的镰刀斩断死者灵魂的影子,死者就可以安息(镰刀也是影子)
接着他就斩了几个影子,最后他把镰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砍了下去,影子就消失了

A再次消失老爷再次捂脸痛哭,喊着A的名字(不记得是什么反正不是龙之介……更不是贞德)

这时在老爷身边站了另一个少年(不知道是不是C),少年和老爷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对话,少年搂着老爷的手很开心地拖着老爷走
然后老爷恍然大悟,具体说什么不记得了,大致好像是,A死后灵魂还是什么,通过什么方法…………反正这个少年可能是类似A的转世之类的,然后老爷很惊讶地表示这个过程不是要三年么?

于是少年回头一笑


“好完整的一个故事啊可以画个漫画了!”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真是相當難受……

不記得從哪裡開始了,好像是我放完暑假回美國,然後在深夜的街上拉著行李走去公寓
但是很清楚地記得那個城市是杭州……

我好像不認識路,但是貌似知道大概方向,然後路上還碰到了高中的學姐白洋,她說她去網吧玩

後來我走了很久也不知道在哪裡,於是往回走去網吧找白洋幫我查下股溝地圖,或者幫忙叫個的士
到了網吧看見裡面燈是關著的,白洋從裡面出來,說網吧到11:50就熄燈睡覺,所以她也出來準備回外公家睡

然後跟我說,深更半夜一個人走夜路很不安全,跟她一起去她外公家睡吧

於是我就跟著去了

走著走著路過一棟大廈,像是很舊的居民樓,裡面有一家婚慶策劃公司,一樓有那個公司負責的花店婚紗店什麽的……

我們要從這棟大廈後面繞過去才能到白洋外公家,於是往後面走
這時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我們穿的都是禮服……
大廈後面有一塊不小的空地,我們路過的時候看到好多對新人穿著婚紗就這么睡在地上……而且是豎著一排睡,O<--<  O<--<   這樣……

我們覺得很奇怪,但是也沒多想就繼續走,走過了這塊空地,在要過馬路的時候(那個路口頗似恒寶廣場往寶華路去的門前那個丁字路口),出現了一個很成熟的女人,也穿著晚禮服,過來跟我們說話,好像是說我們發生了什麽事很同情我們要來跟我們做朋友……

然後這裡就告一段落了……

後來不記得具體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好像跟後面的花牌有關

我在類似體育西和黃埔大道交界處(副本記錄點)的郵局門口的地方很傷心邊哭邊跑,子夜在後面追我

我跑到郵局門口的臺階上停住,好像糾結了很久,回頭大喊我不會原諒你的絕交吧!
然後馬上後悔說出了這話,繼續邊哭邊跑……

後來好像是到了一個花牌會館,裡面和劍道館很像

然後不知道是在會館門口還是裡面,子夜在我身後說了什麽,好像是很傷心叫我不要不理她

但是我一直沒回頭,好像是跪坐在塌塌米上抽泣

後面就沒關係了……

一個長鬍子駝背的老頭出來訓練大家花牌,一個正太和一個少女好像是朋友,少女先來到會館學習,正太很久之後才來

但是正太很有天賦的傢伙,後來老頭從學生里挑出8還是10人,要準備教他們新的玩法
其中有正太卻沒有少女,讓少女很疑惑

然後老頭好像用很隱晦的方式教8個人擺花牌的方法
結果正太一下就悟到了,原來8人組隊的所有牌的位置合在一起的話將會是一張世界地圖,每一張牌代表一個國家

少女這才反應過來,然後大家頓悟,才想起,花牌的終極玩法便是脫離世界地圖,憑腦內的記憶用牌呈現出世界地圖……

然後就醒了……

我壓根就不想絕交゚(゚´Д`゚)゚
但是我除了哭什麽都做不到゚(゚´Д`゚)゚
我也是個笨蛋゚(゚´Д`゚)゚

120409

  我在一栋三层别墅小楼里游荡,原型大概是外婆家的房子因为我在最后一间屋里遇见了舅舅(哪里不对?)任务是找到每个房间有且只有一颗的像QB眼珠子一样的红色珠子,每找到一颗就会穿越一次,在穿后的世界需要找到成对的另一颗才能穿回小楼。
  着墨最多的是近未来的一个世界,高楼耸入云端,交通全是空中飞车,城防军把战车与大炮整齐地排列在城门口。这个世界的那颗珠子似乎就在军方手里,于是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拿到,还被两列大炮追着打(。)还好在充能完成齐射之前穿回了小楼……
  近未来世界的房间是三楼正东的房间,而最后一个房间在三楼正北,我一进门就看到了舅舅,他对着满地板的大小圆红珠发呆,我一看也傻眼了:怎么这么多……不过大概是有对珠子多少有点感应的主角金手指?我小心翼翼地穿过并且尽量不碰到满地珠子,伸手去捉那个目标珠。
  于是穿越的白光闪过,再睁开眼已经身在大航海时代熙熙攘攘的海港。寻找珠子的过程记不得了……总之拿到最后一颗珠子的时候,穿越地点不再是小楼,而是一个类似于宇宙但有空气能呼吸的空间。空间的主人是一个一看就很容易黑化成BOSS的女神,同时出现的还有其他九个人类,有男有女……而且男多女少……差不多是2比1的比例……
  女神说你们通过了我的第一步考验,下一步需要你们两人一组合作去完成blahblah……话音刚落,一个刚才站在人群当中的少年就站到我面前,冲我一笑,拉起我的手就跑。这个少年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于是我很乖地跟着他跑,一直跑到醒来……

111228

  仍然是像前晚那样现实风里透着各种荒诞与幻想的第一人称叙事,实际能记住的部分很短,初始场景是学校,有一拨我完全不认识的同学,我在教室里狂咳吐出一大滩黑色的痰液,连忙收起手帕纸想着拿去给母上看。可惜半路被一少年拦截去某公园调查什么情况,从少年年龄推断梦里的我可能才中二……
  进了公园少年也不提调查的事了,一个猛子扎进水池里抓锦鲤去了……能记得的就这些……醒时脑内BGM是葱娘的あなたの歌姫,虽然出门前被我生生扭成撸卡的那首魔女了……

遊戲

雖然醒來之前很努力地在腦中回想了一遍但是一睜眼就全忘了

大致感覺有點像未來日記,一些少年少女在進行一個遊戲
主角是少年之一,性格比較懦弱,戰鬥力不強(选手類似火影啊什麽之類可以使出XX招數進行戰鬥)

想不起來發生什麽事,少年不強但是少年的媽媽很強
媽媽是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強人,外表像溫柔能乾的大姐姐,出现战斗过一次,但不是参赛选手,对手是什么人,为什么战斗也不记得了

少年跟其他參賽者之間发生了什么事,不記得了,總之少年不得不幹掉兩個人
但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他幹掉了別人,要繼續讓人覺得自己很弱

於是能想起的一小段是,少年隱藏起自己的氣息(類似HXH的念),潜入两人住所幹掉了他们,讓人覺得这么厉害必然是他媽媽幹掉的,然後迅速回自己家裡(和媽媽不住在一起),剛到家就有另外兩個參賽者(少年的朋友)過來追查關於那兩個人的死是否和少年有關

少年成功地騙過了他們

後來有一大段不記得

其中一個遊戲GM,女,穿着很像觀音,但是功能卻像土地神,活動地點在地下,會抓作弊和擾亂遊戲秩序的參賽者
參賽者被抓之後會被壓在好像火一樣的水下面(……流動的液體但是火的顏色這樣?)

有一個男青年(大概20歲出头吧),因為被少年栽贓所以被抓(不是干掉两个参赛者的事)
然後GM很失望地跟他對話,內容不記得

再之後繼續是少年的故事,不記得

又一件什麽事情,少年繼續栽贓給青年
GM得知之後走去被壓在水下的青年面前,青年已經很虛弱了,GM再度表示失望,青年繼續為自己辯護

(打到这里都在想说GM到底是瞎到什么程度= =|||)

然後故事又分成三段,貌似,就比如少年要分別對戰三個人這種感覺,總之就是要分別發生三件事

然後我伯母就在叫我醒來……
聽到的時候正在進行part1,我想說速度打完全部再起來,打到part2的時候伯母叫太多次了只好戀戀不捨地睜眼了……具體這3part講什麽完全不知道………………

111118养鱼少女与养狗少年

  昨晚梦里的主角是个健气少女,从不知道哪个遗迹还是小村庄的池塘里搞来一种从没在大陆其他地方出现过的新奇鱼苗。于是少女等一部分鱼苗长成成鱼之后拎着大桶就进了城,随便找了个饭馆问你们看这鱼能用不。厨师捡了条大鱼随便做了做,遗憾的是这鱼吃起来并不怎么美味……
  少女就拎着桶蹲在饭馆门口,这时候桶里的鱼吸引了一只路过的小正太的注意,小正太问,姐姐我能玩玩这鱼吗?心灰意冷的少女回答你随便玩吧不要钱。出人意料的是这鱼玩起来手感特别好!果然上帝为鱼关上一扇门就会为它开一扇窗么!(你滚!)然后少女就一直蹲在饭馆门口拿鱼给小盆宇们玩,赚点零花够吃饭住店就行……
  蹲了几天之后少女认识了在这家饭馆打工的温柔少年。少年一直有一个梦想,但是每次说出来都会被人嘲笑没前途,久而久之他都不敢再说出口了。只有蹲在门口的那个阳光一样的少女,一边看着孩子们玩鱼,一边听他倾诉。少年感动了,受到鼓舞了,于是某天不声不响消失了,只给少女留了个地址。
  少女把生长很快都要挤破桶的成鱼全留给饭馆,然后气鼓鼓地拎着一桶鱼苗按地址找上门去,想着你居然敢这么就跑了等老娘找到你一定先揍你一顿揍得你爹都认不出你啊桀桀桀!(这股浓浓的小约小艾即视感以及后面到底是歪到了哪个次元……)然后在旅行的终点,视线前方是一大一小俩房子。
  小房子看起来就是个温馨的小家,但是这时候正是上班点于是少女直奔大房子去了。但是在大房子里也没有看到少年,只能看出这房子是用作某种动物的养殖场的,但只有生活痕迹而没有活物。少女正在想要不要去小房子看看的时候,听到门口一阵骚乱,少年终于回来了,牵着大大小小各种狗……
  原来少年的梦想就是建一个流浪狗之家,把流浪狗集中起来饲养,他被少女倾听的态度鼓励了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辞职追求梦想。因为是个行动派于是找到地方就迫不及待地过来,只来得及留个地址给少女。鉴于两人是饲养爱好者同士于是少女原谅了少年,两人大概是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吧……
  于是这个梦的标题就是养鱼少女与养狗少年……因为找到少年的时候已经濒临起床,所以对某条狗的外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狗身上没毛,但是长了一身粗面条……好吧面条实在是太过猎奇了而且越说越饿……其实只是很像面条的黄白粘土而已……(喂这不是更猎奇了么!

111021也试着换个角度描述一下但是果然偶木有写轻小说的天分(萎

  在这段剧情发生之前的梦境记忆已经模糊到无法拼凑。

  另外因为拥有的只有第一人称视角,我也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只知道一同行动的冒险伙伴看起来是个少年。

  我们来到一个呈“回”字型的大池边,外环是北西南东四条路,两环之间是异常深的壕沟,内环是池壁,但是不知道池中到底有没有水。

  为了完成任务,我们两人需要绕池走一圈。看着长得一眼望不到边的南北两条路,我们决定先吃午饭。

  于是在西北角处从大背包里掏出一堆速食食品,还冲了紫菜蛋花汤。但是冲好才发现这是最讨厌的西红柿鸡蛋汤。

  饭饱后我和少年开始沿着北侧的石板路前进,两人是肩并肩。

  开始转向东侧的坚实平直土路时,已经变成了少年在前,我在后。

  而南侧的路是刚刚翻新过土壤的高坡,我踩着松软的泥土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而这时的少年已经远远甩开我,走上了西侧的那条冰石之路。

  我好不容易走到西南角,顺着土坡滑到沟里,准备攀登眼前长长的结了冰的石阶梯。然而一踏上去,脚下一片寒冷,才发现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掉了。

  忍着寒意爬上阶梯时眼前站着的是走完一圈又回过头来走了一遍冰路的少年,他拉住我的手,把我拉上了最后的路。

  这时候身边突然呼啦啦奔过一群人,一个个都向着南边的路而去。少年似乎问了一句我们要追过去么?我向那边看了看估计了一下距离说来不及了随他们去吧。

  然后梦境开始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