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9

揭开大厦顶部,露出了鲜红内胆。
数学考卷上满是价值追问,我的回答干瘪而油滑。
归去,滨江而行,伤感、哑光,潮湿让光速凝滞,我走得很慢,夜很长。
瞥见彼岸的飞芒,瞥见三两流光。
轰鸣、风压,支努干降下救援物资,驻足片刻后,我继续前行。

电话与出租屋

20年5月上旬


受好友与好友的男友的鼓动,我打电话给上海市的似乎很有权势的人。

在梦里感觉那个人很厉害,好像也很亲切。说是似乎很有权势的人,其实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电话里我谎称自己是当地学生,尽管我不是。电话的内容有关投诉与宽带。

电话打到一半我察觉到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是确实存在的而且我有些憧憬的人。

前段时间,我还浏览过他的作品。更详细的不好意思说,毕竟是和大家都很远但确实有关联的人……

又进入另一个梦里。

狭小的多人合租屋,像大型宿舍,每个人睡的地方类似衣柜。

没有厕所,寻找附近的公共厕所……厕所也十分狭窄。

让人喘不过气。

夜晚的感觉仍是贯穿着两个梦境,稍微有些成熟的苦涩的夜晚的气息。

春梦之四

20年5月上旬


我似乎还是高中生,在夜里上学校。学校是脱离现实的样子,座落于夜晚的市中心,沾染了虚幻与神秘的味道。

我在学校住宿一日,校舍里漆黑一片。我没有带手机的数据线,手机的电量很难撑到第二天,于是我出校门,但受疫情影响附近的小店都关得很快,买不到数据线。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来到同学家。我把手机放在他家充电了。


梦里他的家的构造有点像我老家,整体气氛也没有脱离前面的夜之都市的味道。我们非常随意地……最后也没干成什么,我的态度问题。

真是可惜我做春梦一直没有做到比较后面的部分。

梦二则

20年2月中旬


其一

城市遭遇了某种灾难,交通工具只有一种迷之客车,使用的能源不明。

我在老家乘上客车,二层露天,座位朝后,我坐在那里。

突然下暴雨,我撑开雨伞,感受到强风。在黑夜中进行了特别的乘车体验。


其二

我在苏南某地和以前的同学寻找上古神秘遗迹,用到的交通工具是地铁和客车。

因为我没有本地的通行卡,所以借了同学的900円,买了砖一样厚的A6大小的本子证明自己。

我们在汽车站之类的地方,沿着建筑内的楼梯往地下走了五层左右,走到了一个像10年前的客运中心站的平台,深夜很多车停在那里。我们可以回各自的学校了。

与上古神秘遗迹没什么关系,但这确实是一开始的目的。

橘色路灯

20年2月上旬


我是在市中心念书的高中生。

学校有神秘组织带我们去郊游,我们乘大巴车来到一座诡异的山上。

车在山路上开到一半,我们被迫下车去观察自然生态。

天黑了,大巴车才准备开回学校,但是车上的女人动了怒,嫌我们在山上花时间太多,本来放学时间就可以到校,高三还这么浪费时间。

后来,大巴车不明不白地停在了我家所在的小镇。我很犹豫,因为我申请了留校,我不知道该回家还是该回校。

而且因为病毒的原因,这座城市封城了,我不知道城际客车还有没有在运行,而且现在时间也有点晚……

最后我在夜色中奔跑着,竭尽全力地奔跑着。终于跑到客运中心了,那里确实还有一辆开往城市的车,我坐上座位,现在是晚上七点十五分。

梦中的客运中心与现实中的是完全不同的建筑。

醒来之后的那一天,这个城市的公交真的停运了,在梦里赶上了。

梦三则

20年1月下旬


其一

在一个商城里念高中,寝室是某幢靠近水池的住宅楼里的某一户,每个人一个房间。
有一天由于过度饥饿,我去学校时晕倒了。醒来大家已经毕业了。

因为我寝室里放了很多东西,似乎不能在短时间内收拾好走人,十分焦虑。

透过房间的窗户我看见水池里有一只恐龙,于是我下楼把恐龙杀掉了,应该是用枪杀掉的。

恐龙死后我突然发现水池的颜色是十分浑浊的血色,此时我又意识到早在三个月前这只恐龙就被我杀死过一次了。

紧接着,我又想起来那个房间就是我家的房间,我没必要收拾,心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其二

住的城市开通地铁了,地铁站设计得非常差劲,线路图也非常乱七八糟,一共有9条线。

我去的一个地铁站像巨大的地下迷宫,也像昆虫的巢穴。里面有看起来似乎可以容纳一万人的充满阶梯座位的装置,也有装潢很狂乱的商场。

在梦里探索了很久地铁站,也乘上了地铁,但无论哪一站似乎都是类似这样的风格。


其三

去城市里离住所有点远的学校念书,忘记带学生证进不去,索性翘课回家。

躺在床上,突然要好的网友与她的恋人来看我,我于是又出去玩了。

夜晚我发现我出门没带家里钥匙,也忘了自己在哪里上学,在别的学校门口进行思考。

突然一个长得像老师的女性叫住我,我和她乘上观光轻轨,才发现她并不是学校老师而是一个问卷调查的人,她跟我调查我对这个轻轨的想法,我坐了6分钟就下车了。

下车之后我想起了事情的起因和家的地方,梦里的场景以前也在梦里出现过,不过那是一个有大叔和美青年的有点h的梦。

此外,这个梦里也出现了黎明时的被染成粉红色的高架桥,我乘坐的车在那上面飞驰。桥是通往学校的。

春梦之一

20年1月下旬


来到有点像九龙城的地方,和陌生同龄人进行有点像冬令营的合宿。进入一个有点破旧但很大的宅邸,室内装修风格比较田园复古。

我发现梦中情人就存在于那些陌生同龄人里,于是希望睡在梦中情人的隔壁房间,想方设法。一个女生说教了我,我最终失败。就那样在自己的房间睡去。进入梦中梦。

夜晚,我从某种地下设施中走出,在地下设施与地面之间的阶梯里,发现了似乎刚游完泳的湿湿的梦中梦中情人,看起来十分性感。

我们在阶梯上聊天打发时间,在梦中梦中情人的身体与衣物变得清爽的一瞬间,我展开攻势,梦中梦中情人没有说话。

我们离开地下设施,来到地面上的广场。深夜,很安静。

我二度展开攻势,梦中梦中情人依旧沉默。

少顷,梦中梦中情人像老套的漫画一样逼近我,我从超近距离的梦中梦中情人的脸庞中感受到强烈的气息。尽管夜间应该看不到什么,但那一瞬间的感觉深深烙印在脑海……

之后的事进行到比较边缘的部分,梦境就结束了。

银河铁道之夜

时间未知


梦里的自己在中学念书。突然变成了类似僵尸的东西。身体腐烂、灰头土脸、行动不便、无法交流、意识模糊。大抵是死掉了但还能维持第一人称视角的状态。

在学校的几天非常艰难,因为自己好像真的很奇怪,看起来也十分好笑。

有一天,学校让学生去看几原邦彦展,我少见地很开心,在夜晚和别人一起坐上面包车。车在运行的途中不知不觉变成了客车和列车的样子,缓缓驶过学校附近的长长的桥。往车窗外看去,桥下的河水闪闪发光,仿佛精致的插画。

就在这个瞬间我注意到,车好像驶向了天上,我看见了非常漂亮的星空,比地上的河流还要吸引人,简直就像《银河铁道之夜》一样……

本应是已死僵尸的我在那一晚意识到自己的快乐与感动。梦境似乎就到此结束了。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 —— 之一

一些不记得的情节我就跳过了 (8月底9月初的某天做的梦)

那晚,我乘坐自动扶梯走上了一个内部是纯白色的商场的顶楼。走出自动扶梯时发现边上有一个青年盯着他面前一个12寸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电影。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那是我已经多年不联系了的青梅竹马。我因为害羞,没有直接招呼,就往前走了。

绕着商场内部架空走廊转了一圈回到他在的地方。发现他在看的电影居然是我之前看到一半的一个关于两个科学家制造类人类生物的电影。有没有和我青梅竹马招呼我就不记得了,就算有也只是没有营养的唠嗑。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那个电影中的世界,和纯白的商场对比仿佛这个夜晚世界才是真实的。有许多全身红色有点像影像的类人类朝我飞奔过来,我只能像玩弹幕游戏一样躲过它们。通过了之后,发现黑空中新月边上有个带着镰刀,很像死神的魔女。我后面朝我走来的是那两个科学家。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电影,而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被闹钟弄醒了。想了想,之前我好像没有做过这个设定的梦,所以看过一半什么的应该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

时差

因为刚到美国,时差问题在纽约到学校的车上一睡就睡了5个小时,结果晚上再怎么睡都睡不好了,断断续续地醒了很多次

一开始好像是我和很多类似同学朋友之类的人,加上我一共有差不多有8-10人
不记得一起要去哪里做什么,总之是晚上,记得两个片段

【一】
一行人从一个很大的mall的屋顶的露天广场走过,走到一半时我停下,当时记得我朝右边望去,可以看到一坐矮肥的(但依然很巨大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于是便开始推算右方巨大的空地就是天安门广场

因为是晚上,所以想再往右前方看能不能看到天安门广场的另外几个建筑物,但是已经看不清了

然后继续向右望,远处是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
(右方基本上是,很大的空地里有纪念碑,越过纪念碑又是很大很大很荒芜的空地,再看到高楼大厦)
于是告诉自己那是东三环的国贸CBD(?)

当时觉得远看着那群高楼夜景很漂亮,而且还有很多星星,就掏出手机(也可能是相机)准备拍

因为是夜晚所以拍不清楚,我在继续调拍照模式的时候一个穿白衬衣和西裤的男人,好像是我认识的,走过来叫我不要拍啦都跟不上大队了(同学朋友那群人早就走远了)

于是那个男的就拉着我去追那群人,照片就没拍成

【二】
后来我和那群人进到一个超市,感觉像是我们都在国外,好不容易到一家日本,或者是亚洲超市来找吃的

但是超市里只有冷饭和沙拉,大家都表示日本人冷掉的便当一点都不好吃,于是发散思维决定买自选沙拉,装上饭和沙拉,然后拿去微波炉里加热再吃

我跟他们一起打了冷饭和沙拉……边打边觉得好苦逼啊这么吃法…………

然后中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了
反正那个白衬衫的男人最后带我去买拉面还是乌冬面了

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都不是很记得,接下来内容就没有我了

变成有三个长相非常相似的十几岁的正太,和长得像一个4代caster与硫克的合体(基本上就是4代caster那样)

好像和之前我还有那群人有关,而且在副本里我最后还感叹这里开始的故事设定和内容都非常完整,可惜绝大部分都不记得了

那三个长得非常像的少年,姑且分为ABC

老爷(caster)喜欢A,A好像还是……类似冥界还是什么界的什么执行者,解放灵魂之类的,有一把短柄的死神镰刀,但是一直没有暴露身份

老爷和A两情相悦

B是反派BOSS

C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老爷和A是主角,但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记得
后来B好像杀了不少人,然后牵扯到了前面我那群同学朋友之类的人,然后A好像是怎么样发现了B是凶手

B杀了人之后好像有什么能力把死者的灵魂怎么怎么样

然后不记得A是跟B战斗了还是发生什么事,总之A死了

老爷因为A死了非常的伤心,捂着脸痛哭,然后好像是A的灵魂在老爷旁边,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画面里只有一个影子)

当时画面是有一个烛光,然后被B杀死的人的灵魂就像影子一样被一个小碟子托住,映在墙上

然后A的影子说只要用他的镰刀斩断死者灵魂的影子,死者就可以安息(镰刀也是影子)
接着他就斩了几个影子,最后他把镰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砍了下去,影子就消失了

A再次消失老爷再次捂脸痛哭,喊着A的名字(不记得是什么反正不是龙之介……更不是贞德)

这时在老爷身边站了另一个少年(不知道是不是C),少年和老爷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对话,少年搂着老爷的手很开心地拖着老爷走
然后老爷恍然大悟,具体说什么不记得了,大致好像是,A死后灵魂还是什么,通过什么方法…………反正这个少年可能是类似A的转世之类的,然后老爷很惊讶地表示这个过程不是要三年么?

于是少年回头一笑


“好完整的一个故事啊可以画个漫画了!”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