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的梦越来越多 —— 之一

一些不记得的情节我就跳过了 (8月底9月初的某天做的梦)

那晚,我乘坐自动扶梯走上了一个内部是纯白色的商场的顶楼。走出自动扶梯时发现边上有一个青年盯着他面前一个12寸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电影。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那是我已经多年不联系了的青梅竹马。我因为害羞,没有直接招呼,就往前走了。

绕着商场内部架空走廊转了一圈回到他在的地方。发现他在看的电影居然是我之前看到一半的一个关于两个科学家制造类人类生物的电影。有没有和我青梅竹马招呼我就不记得了,就算有也只是没有营养的唠嗑。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那个电影中的世界,和纯白的商场对比仿佛这个夜晚世界才是真实的。有许多全身红色有点像影像的类人类朝我飞奔过来,我只能像玩弹幕游戏一样躲过它们。通过了之后,发现黑空中新月边上有个带着镰刀,很像死神的魔女。我后面朝我走来的是那两个科学家。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电影,而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被闹钟弄醒了。想了想,之前我好像没有做过这个设定的梦,所以看过一半什么的应该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

时差

因为刚到美国,时差问题在纽约到学校的车上一睡就睡了5个小时,结果晚上再怎么睡都睡不好了,断断续续地醒了很多次

一开始好像是我和很多类似同学朋友之类的人,加上我一共有差不多有8-10人
不记得一起要去哪里做什么,总之是晚上,记得两个片段

【一】
一行人从一个很大的mall的屋顶的露天广场走过,走到一半时我停下,当时记得我朝右边望去,可以看到一坐矮肥的(但依然很巨大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于是便开始推算右方巨大的空地就是天安门广场

因为是晚上,所以想再往右前方看能不能看到天安门广场的另外几个建筑物,但是已经看不清了

然后继续向右望,远处是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
(右方基本上是,很大的空地里有纪念碑,越过纪念碑又是很大很大很荒芜的空地,再看到高楼大厦)
于是告诉自己那是东三环的国贸CBD(?)

当时觉得远看着那群高楼夜景很漂亮,而且还有很多星星,就掏出手机(也可能是相机)准备拍

因为是夜晚所以拍不清楚,我在继续调拍照模式的时候一个穿白衬衣和西裤的男人,好像是我认识的,走过来叫我不要拍啦都跟不上大队了(同学朋友那群人早就走远了)

于是那个男的就拉着我去追那群人,照片就没拍成

【二】
后来我和那群人进到一个超市,感觉像是我们都在国外,好不容易到一家日本,或者是亚洲超市来找吃的

但是超市里只有冷饭和沙拉,大家都表示日本人冷掉的便当一点都不好吃,于是发散思维决定买自选沙拉,装上饭和沙拉,然后拿去微波炉里加热再吃

我跟他们一起打了冷饭和沙拉……边打边觉得好苦逼啊这么吃法…………

然后中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了
反正那个白衬衫的男人最后带我去买拉面还是乌冬面了

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都不是很记得,接下来内容就没有我了

变成有三个长相非常相似的十几岁的正太,和长得像一个4代caster与硫克的合体(基本上就是4代caster那样)

好像和之前我还有那群人有关,而且在副本里我最后还感叹这里开始的故事设定和内容都非常完整,可惜绝大部分都不记得了

那三个长得非常像的少年,姑且分为ABC

老爷(caster)喜欢A,A好像还是……类似冥界还是什么界的什么执行者,解放灵魂之类的,有一把短柄的死神镰刀,但是一直没有暴露身份

老爷和A两情相悦

B是反派BOSS

C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老爷和A是主角,但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记得
后来B好像杀了不少人,然后牵扯到了前面我那群同学朋友之类的人,然后A好像是怎么样发现了B是凶手

B杀了人之后好像有什么能力把死者的灵魂怎么怎么样

然后不记得A是跟B战斗了还是发生什么事,总之A死了

老爷因为A死了非常的伤心,捂着脸痛哭,然后好像是A的灵魂在老爷旁边,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画面里只有一个影子)

当时画面是有一个烛光,然后被B杀死的人的灵魂就像影子一样被一个小碟子托住,映在墙上

然后A的影子说只要用他的镰刀斩断死者灵魂的影子,死者就可以安息(镰刀也是影子)
接着他就斩了几个影子,最后他把镰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砍了下去,影子就消失了

A再次消失老爷再次捂脸痛哭,喊着A的名字(不记得是什么反正不是龙之介……更不是贞德)

这时在老爷身边站了另一个少年(不知道是不是C),少年和老爷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对话,少年搂着老爷的手很开心地拖着老爷走
然后老爷恍然大悟,具体说什么不记得了,大致好像是,A死后灵魂还是什么,通过什么方法…………反正这个少年可能是类似A的转世之类的,然后老爷很惊讶地表示这个过程不是要三年么?

于是少年回头一笑


“好完整的一个故事啊可以画个漫画了!”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