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考察

和一个女性同伴去非洲进行课题调研。
一开始是进行当地动物迁徙路径的采访报道。我们走过一个山谷里的小路,两边山坡上是一排排小楼房(像重庆那样的山城风景),路上停着很多电动摩托,同伴说“这些当地人随身带的摄像机上拍下了动物迁徙的画面”,于是我们趁人不注意,翻找摩托上的摄像机,用自己的摄像机拍下来,还险些被路过的保安人员抓住。
保安人员却是黄种人。
后来到了城镇里面,类似于农村胡同的布局,但是房子比中国胡同要高很多,而且墙面似乎都是泥土修建的,全是土黄色。
没有遇到居民。
城镇海拔很高,感觉离天空很近。回头一看,发现有一团云彩直接“掉”到某户人家的院子里面了,轮廓还非常清晰,我和同伴都在感叹奇景,然后一阵风吹来,云彩有原封不动地飞上天空了。
在胡同里兜兜转转,发现一个高五层的佛塔,年久已经褪色成土黄色,佛塔前的广场上停留着很多人,一眼望去全是中国人,于是感叹去非洲旅游和移民的华人还是不少。
同伴和我决定在广场拍照留念,拿起相机,发现开启了“3D摄影”模式,画面是从塔顶向下望的画面,像是从天上看自己的样子,正在琢磨怎么关闭这个模式……

全程没有看到当地人。

说到粉蓝色发夹我们脸都绿了。

今天早上的梦。去看什么舞台剧还是电影,散场不让大家出去,要黑社会老大先走。时间等的太长前排的人把座椅放下来,一直挤到我,我不好意思说,忘了同去的是谁了,似乎是酥酥,替我不高兴。过了一会儿他们把座椅放回去玩儿起打靶,用那种很老的长枪。酥酥问我玩不玩,我说枪托后坐力太大肩窝痛= =然后是一大堆人住酒店,好像都是我的大学同学。我说哎呀既然旅游那么就照相吧,拉着是初中同学还是高中同学自拍来着。但实际上我们班准备四月去云南,这个情节应该是我之前设想到的事,不知为什么却掺进高中同学。酒店的装潢很像KTV。遇到一个杂货店店主,说送我一个粉蓝渐变的发夹造型还很梦幻,可以给我蓝盆友(哪里不对),还买了一个钳子但是觉得十二块八太贵就退掉了,还买了个小东西忘记是什么了。店外面有用纸牌写的【全场十二块八-四百】。最后在酒店迷路了找不到同学,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有红白运动服进来说的说我占了他们的房间,我解释说因为之前黑社会的原因我们的时间被延误了,马上就走。出门还差点丢了手机,在酒店里转来转去发现手机没了,匆匆往回跑,发现背面朝上扔在了地上。

反正初中高中大学同学全挤在这个梦里。细节非常清楚但是形容不太好这个梦。

剛才手滑關掉了重寫OTZ

那么就簡單粗暴地……

我和我媽去不知道哪裡旅遊,世界和蒸汽時代啊宮崎駿啊帝國少年啊差不多,我們住的旅館挺高的,然後結構各種穿插複雜(反正就和帝國少年的設定差不多……)
直接到最後一天早上我去廁所洗臉刷牙的時候往窗外一看……景色美到爆炸啊!
房子樓下是水田,遠處是山坡和小樹林,顏色超溫馨
房子左右兩邊是一大片的溫泉旅館,但是和鬼城一樣完全沒有人,旅館門前還有很多布滿青苔的石雕
(好像穿插了一隻鳥和一隻毛球型帶條很長尾巴的東西觸發了其它劇情……不記得了……)

我就心想說怎么最後一天才看到,等下馬上出去照相趕在旅行團離開前回來

然後就好像是出去了,做了什麽不記得了……


下面的有點模糊……只能想起幾個畫面
內容變成HP7,哈利三人組和伏地魔小隊互相追捕戰鬥
然後遇到馬爾福少爺……先是互相掐架(畢竟不同陣營),然後掐累了就休息(好像都被困在一個什麽房間)

之後好像隱隱感覺到馬少爺其實是好人……?

然後哈利組繼續跑啊打啊,突然斯內普教授突然出現,強行把他們逮到一個房間
哈利組對其相當敵意,但是卻發現好像被教授救了?
這时教授突然身體不適,捂著胸口倒在一個沙發上……

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鄧布利多從門簾後面出來,上前拯救(?)教授……(??)
於是兩人深情對視托臉搭肩閃瞎了哈利組……(到底是在干什麽…………)

嗯然後在鄧布利多的幫助下逃離了房間
大概就這樣

最後是我叫PapaJohns的pizza,因為直接訂不能用信用卡付錢所以都是跑去郵局匯款然後馬上跑回家等送來(pizza好像是從郵局送出的……)
這樣幾次之後,有一次我去郵局門外填單子,FedEx的小哥剛好從郵局出來,看了一眼我的單子,就把包裹丟上車之後車上示意我快點去櫃檯交錢領pizza

我去櫃檯交了錢之後櫃檯說pizza現在還在烤要等等……
我說能不能快點啊快遞小哥在等我……答沒辦法哦~
於是過了一陣終於烤好之後我拿著pizza去給門口的快遞小哥,居然還在,他收下pizza開車走了
我就馬上飛奔回家等收貨

一路上各種艱難險阻,還遇到公益馬拉松隊伍什麽……

總之跑著跑著,好像回到了一開始旅遊住的旅館,馬少爺和那隻鳥和毛球也在……
然後大概醒了…………

(既然要跑回家还叫快遞幹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