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

年少的怪物

又做了这个梦
我的父母对我并不好,也不信任我。家里面还有一个妹妹,非常溺爱妹妹。这个梦从初三之后就一直围绕着我。
梦见了在他们打工的城市,又是早上7点钟被推醒,叫我去打井水给他们洗衣服。井水冷的我手都动不了。我感觉前面有一道光,光里面有一辆车,坐上那个车就可以回老家了。我丢下衣服跑向那辆车,后面他们两个变为了长着毛线线条的一个怪物。线条一甩我整个人都被扯了回来,后面线条越来越多,我也快窒息了,手也被冰水刺激的动不了。窒息的前一刻,我就在想,要是当时我没有出生多好。
梦醒了,手被自己压着动不了,麻了。脸上全是冷汗,一直睡不着到天亮。

反向證明的殺人案

應該是我和我的主人格一起做的夢。
大概應該是剛剛高中畢業之後不久,就有傳出,之前發生的一起命案和我有關係,雖然還是沒有公開的消息,但是消息不脛而走,說是現場有我的指紋。
但是我知道,這和我沒有關係,除了不在場證明,那邊的證據鏈條是完全不完整的,所以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警方並沒有找上門來。
但是,她很害怕,她認為是我做的,同時,她直面了她的媽媽問她為什麼要抹指紋,為什麼會有擦拭的痕跡。
我知道不是我,也不是她,因為如果是我們其中一個,根本不會留下指紋這種東西。她也在反復的告訴自己這句話,還蠻有意思的,因為這是與我無關的殺人事件。
但是因為警方在暗中佈網,我確實也必須要反擊。外面的流言,有些多了。
最開始找到的就是高中同學,一起坐在圓桌上面把時間表理清楚了,推算了不合理的時間和警方給出的證據中不合理的漏洞。很多人,甚至包括了馮心雨。
無論是從時間上還是證據上,指向我的東西都太多了,但是事實上他們也可以很輕易被推翻指向的並不是我。不可能存在這麼完整的證據鏈。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的指紋,顯然她也想到了,她反應過來是她媽把她的指紋交了出去。她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然後再窗台她用力推了一下她的媽媽,然後欄杆鬆動,人掉了下去。
這個時候就有人在說她不僅是殺人犯,還想要殺了她媽。
但事實上這只是二樓,更何況下面還有一個篷子,掉下去的人並沒有什麼大礙。但她當時差一點一起跳下去。她最後難過在於,他們不信任她,他們不信任他們的女兒。
我覺得這不太好,必須盡快突破奇怪的證據鏈。
意外的是,我認識的學長是一個老警官的學生,我跟著他們,去到了一個大學的法醫鑒定中心,見到了一個很強的老法醫。他說他需要那些證據,才能夠判定。
取得證據其實還挺難的,因為被放在保管室,但是我的同學們幫我做了很多,我拿到了證據,打開看的時候裡面只有三樣物品。學生卡上面甚至不是我的名字,沒有一樣屬於我,或者是是她。
但是等我們取到證據準備送往鑒定中心的時候,卻遇上了堵車,我爸的身體也不舒服起來。我們是跑著去的,因為證物的丟失警方已經開始大面積搜查了。
所以我們還在實驗室緊張的等結果的時候警察就來了。但是在老警官和老法醫的解說下,立刻推翻了他們的證據鏈條。並且同時回復了圖書館的監控攝像頭。是一個男的。
我並不明白為什麼要費盡心機偽造證據讓我被捲入,這到底和我有什呢關係。
在拜託了老警官之後我們一個一個排查,發現在現在警廳內部有一個在檢識科的人其實和十年前的命案有關係,而我正好在這個時候,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
我一個人到了約定好的地方(雖然所有人其實都知情),從我們的對話裡得知十年前的殺人犯其實就是他,但是因為是學習這方面知識的學生,非常巧妙的偽造了自己,清除了證據,但是被我和那個死掉的女生看見了臉,所以才要借這個機會把我幹掉。
其實我還蠻無辜的,因為明明是主人格看到的東西。和我沒有關係,現在把我捲進來我其實還挺不開心的的。
他知道自己的證據鏈失敗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不可能是我做的。”
“你知道嗎,如果是我殺的人,不可能留下一點指紋和痕跡。她會是’自然死哦或者’事故死’哦。”
“從一開始你就想錯了,就是因為有一百個證據指向我,才會被我很快的推翻。”
“因為我和她,都不是什麼好人。”
……
最後警察在我們約定時間幹到的時候看到的是我左臂上插著一把刀受傷還流著血,而那個男人正準備拖著受傷的小腿一躍跳下三樓。
罪名坐實,而我立刻被送到救護車上。
刀把上有他的指紋,刀的切口就是慣用右手的人揮舞的方向。
但其實是我,無論是他斷掉的脛骨,還是已經粉碎掉的左手手踝。這一切都會是正當防衛了。
我醒來了,聽著外面的人在打呼嚕,而我還躺在宿舍裡。
我突然希望,死掉的人,就在這裡。

三個夢,現實和非現實交織

第一個
我和我爸媽在家裡吃飯,我爸帶回來了一個有點點奇怪的香腸,長得樣子很奇怪,但是又確實是,他回來的時候有在說外面吵吵讓讓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們一家在吃飯的時候,外面的連廊上面也是吵吵嚷嚷的還有人影,然後我就偷偷磚頭去看,是一群人在爭執,然後有人死了。我突然就和其中的一個人的眼神對上了。這個時候我媽突然說要去看看發生了什麼,我還來不及阻止她已經打開了們。然後那四個人進來了,其中為首的是個男子,穿著白襯衫,手上拿著折疊的藍色雨傘。直覺告訴我不能觸碰到他的藍色雨傘,於是我直接拔出自己的匕首,然後衝上去把這四個人一一殺死。並且讓我爸媽報警,說這裡有黑社會私鬥,然後闖入民宅。等我想到要去處理尸體和地上的血跡的時候缺都消失了。這是第一個夢。
第二個
準確來說我是在一個不是我曾經呆過的任何學校裡,但是我很清楚這裡是我的學校。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學校裡面就有冰場,所以很多小朋友會晚上來上課聯繫。因為我們學校很偏遠,所以路上的時間也會花費的比較多。我的熟人有很多,但是我叫出名字的只有惠子嫣一個人,我晚上本來是要去洗澡的,卻突然找不到浴室在哪裡。晚上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留在了教學樓的一間小房子裡,而有一個人和我在一起,我們在商討什麼,但是我對他的定義就是大反派。
第三個
我們要去一個據說是很老舊的一個民國時期的軍閥佔據的地方探究,因為那裡難攻易守,不過我們去的時候有聽說這有什麼衝突,有一些農民工在這裡因為什麼和某一個勢力在抗衡。
這確實是一個很老舊的建築,在高大樹林之間,並且在建築物主體前面還有一個對稱的廣場花壇,是長方形的,在長的盡頭這邊還有一塊形狀不太規則的假山石。我們緩慢的靠近,就看到一個農婦打扮的人從假山石下面的一個小洞竄出來,有人看了一眼那個洞後母建築物前的攻防人數,所有人都拿出了槍。假山石後面是一個下沉有台階的半圓,我們從左邊進去,而右邊已經有人準備埋伏我們。因為有台階,現在高層的很容易被下面的對面層看見,其中一個人看著彎腰附身行走的說讓他們用狙擊槍打我,我聽見槍響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但是為了讓他們掉以輕心還是假裝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肩膀。我旁邊的人嚇壞了,趕緊問我有沒有事,我讓他小聲一一點,我說其實我沒有被打到。然後拿到了狙擊槍,把對面搞掉了。
然後爺醒了。

21/1/22

父亲因为别人说他老婆即我母亲做饭不能吃而跟人起了矛盾,疑似斗殴,回到家之后我和母亲在厨房一起研究新菜品,父亲在一旁冷嘲热讽我们,然后他从厨房窗户看出去发现楼下停了几辆警车,应该是因为斗殴的事情来抓捕他,他对我大喊叫我给他开门他要赶紧逃走,但是我因为刚刚他的嘲讽故意拦截他,导致他逃跑失败,下楼之后被警察带走。
我意识到这个结局不完美,便重启了时间线,回到我父亲进家门的那个时间点,更换了视角,第一视角变成了我父亲。我提前预知到警察要到来,一到家便从阳台跳窗而出,从小区的后门翻墙逃走,一路上各种躲躲藏藏,警察搜查了很多不需要身份验证便可留宿的场所,虽然没有抓到我但是顺便查获了很多其他逃犯。我最后一个落脚点在一个废弃场地旁边的废弃出租车里,我在里面不敢动弹,到了深夜,路上没有了警鸣声,我正打算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便看到一年轻男子开车超跑进了那个废弃场地,我偷偷跟着他一起进去了,里面的真实情况是各种高科技产品的研究制造厂,最后我停在一间有着超大天文望远镜的房间,里面的研究员在介绍各个星系,那名年轻男子也发现了我的踪影,他并没有对我拳打脚踢,告知我他是这个场所总负责人的儿子,今天就是来参观,我看着天文望远镜黑漆漆的观测口,场景一黑......
发现我坐在公司的办工桌前,主管正在公布新年特别大礼包的中奖得主,在我跟前停下,把大礼包给了我,是五星级酒店的免房券,但是这家酒店集团疑似炒作,实际并没有宣传的那么高档。

11.8

p是我的男朋友,他向我抱怨新的电影不好看,也不喜欢河边的别墅,我心里窝火,但是却不敢对着他爆发出来。我走到河中央,双脚踏进河水里,一些海豚形状的锦鲤围绕着我活跃地蹦出水面,我竟然有点被绕晕了。我和p回到客厅,(可能是我的父亲或者是我在现实中遇到的某个celebrity)对我说,“面试官问你的优点和缺点是非常常见的,反正他们也没有很多想问的问题。” p还在对我抱怨,我想要一秒炒掉他。我回到了自己的gallery,那是我新开的,但是门厅罗雀,没有人来观赏,我特别失落。这时候我的父亲来了,我心里忽然间闪过一丝慰藉与满足。

周末

第一次梦见starvos我们躺在草坪上正在讨论着他的三场考试,他于是乎接到了电话,我听到都是很高的分数,我问他。他和我说情况都不好,像是60几分,50几分,越来越差。我安慰他之后我们就躺下来准备休息。我爸妈突然间过来检查我们是熟睡还是醒着的状态。

旅店

酒店里我遇到了sherry,她貌似是提着旅行箱来出差,我们好几女孩为她送行,把她送下电梯,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和身份证放在原来的房间忘记拿出来。我只好返回到原来的酒店前台,前台小姐姐非常不客气地让我等着,然后卑躬屈膝地和电话里面的外国客户聊天。我忘记最后有没有成功拿回我的手机和身份证了。
我和老家弟弟第一次通电话,“我以为你就要去公务员上班了。”“姐,我准备再试一次中国银行。”我暗暗吃惊。然后我在楼梯口遇到一群人,他们告诉我宇宙厂非常看重candidate过往的学术能力,而不是一味偏爱理工科背景。我默默记下来了想起了在乡村的调研。
然后我又回到了那个旅店里,据说那里潜伏着一个女杀手,会杀掉前来拜访的人。我们几个女孩准备进去一探究竟,我却在门口徘徊着,因为我仿佛看到了结局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然后我看到了Amy Adams,她一头红发向我挑了挑眉毛,我就被勾引进去了。我看到了她和Nicole Kidman正在调情,nicole也是红发,他们都美极了。我意识到amy就是那个女杀手,她却没打算现在就对我动手。

杀鸡

伦敦的圣诞节横越泰晤士河的红光若现的班车,我带着妈妈来到了Bourough Market(家附近的菜市场)我第一次发现伦敦也有杀鸡的小哥哥,虽是标准的工人阶级长相,倒也穿着干净的白衬衣和褐色牛皮护胸,他给我们杀鸡,而且把鸡肉混着柠檬草在炽热的铁板上煎烤。我妈妈似乎还很想光顾更里面的一家猪肉店,铁板上肆意的香味很吸引她。

15.7.25

(´・ω・`) 加入有妹这么久了也没记录过, 刚巧新鲜热乎出炉了一锅(?)梦——

先是母亲的车被盗
再来是家钥匙丢了
接着家被小偷光顾
邻居竟然帮忙报警
最后我从外面回来

あぁ、
やっぱちょっとつまんない。

闪电和树

梦见说是要参加一个类似春晚的活动总之我被邀请演出了。好像不太情愿,一直被催促来着顺便说既然去了就搬家好了。于是要坐飞机,站在机头下看到跑道上看见璀璨辉煌的引路灯。但似乎坐了轮船,不知为何说起霓虹来。大概就是历史事件再谈。
说到解放时米国和党国怎么联合称霸的。有个像LED一样的红绿黄的世界地图展开,以苏联为顶点,军舰从黄海开到湾湾,或者从一侧美洲墨.西.哥边境到秘.鲁,横过太平洋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好望角。据说某个军舰还在北极圈附近被浮冰所困,而场面我似乎站在甲板上看着军.人在忙碌。天空太阳刺眼但冰封依旧。
LED地图船的图标顺着我的叙述在游动。【明明是自己在解说就仿佛经历过】

似乎是在同父亲叙述此事。总之讲完发现在新家。装修好了缺些家具。
表达了不愿意搬家的念头,被指责催促。放置好了物品上街看移栽。周围都是比较小的树。那几棵大树正在挪栽的是我从原来旧居挪过来的【怎么挪的我也不知道】,总之吊车把他们吊进原来就挖好路边的坑里,像行道树。
但是有一颗没有栽踏实。

待我绕路回来发现天色阴沉欲雨,树被风刮得要倒了,于是我就绕开走。
后来那颗没有栽好的树就要倒了,吓得不行。闪电了,直指树梢。那棵树就被电线缠着腰连根拉起。非常粗壮的一颗树,树冠对着坡顶,根对着小区的路口。
母亲骑单车过来,我同她说快跑树要倒了。她就骑着车顺坡上走。
闪电又来了。银色的泛起幽蓝的光。我也在路对边沿着坡往上跑。
此时我父亲正从路口出现。

那棵树就倒下去了。

无题

梦的开始我在小时候住过的房子里,祖母告诉了我在某个地方有能复活死去的人的法宝,于是我就动起了念头,之后来到祖母说的地方,有很多可怕的东西,使徒啊黑暗暴龙兽什么的,然后我用我的挂把他们打败了,之后见到了那个,是一只看上去像千纸鹤的东西,然后出现一个人,他要我把这东西拿回去

然后为了回去我又和很多怪物战斗,最后有一只奇奇怪怪的东西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还好我可以时空回溯,试了很多次很多次,终于莫名其妙的赢了,然后我把那东西抛向空中,那个东西慢慢的变成人形,最后掉回我的手里

我把那个人形放在了我妈的墓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上,之后我妈的灵魂就出现了,她跟我说了好多(我一句也听不清)。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之后哭了会儿

然后才反应过来,啊,她还活着,真好。

back homeland

梦见回家了,回到以前住的屋子。非常昏暗,似乎依然傍晚。我从阳台望出去天色灰蓝云层厚,微光点点,窗上还有雨水。卧室的家具被清空了就一张床以角平分线的姿态躺在门对的那角。半夜我咬着被子蜷缩在床上非常害怕、抖得不行想叫唤。(按理我不该恐惧我从初中就一人住。)场景一转全家在一个晴天黄昏在家附近的街道散步,天色极好如油画。后来走入一家银行(原曾为相馆)咨询房产大概可以得知建房规划材料现地价官方便民服务吧。我爸问了自家,同一职员聊八卦,说道我爸一个下属杨,杨与银行业务有关她某日遇见一个阔绰妖娆的女人,那女人同她谈了男人,讲了她对象貌似已出轨还是会。杨同她大喝醉酒归去后醒来神智不好,她对象就辞商去做大学老师了。当然我并没有直接参听,他们讲时我回避了,此乃父亲转述。

逼婚

父母逼我去跟某一對象結婚
但我死活不肯
坐在房間內很生氣地跟他們吵
說著些【我不肯簽字你們也沒法強迫我結婚】之類的話
……後來好像還撕了面前的某張紙?
已經不記得了

111227

  在梦里跟父上母上一起去姨家,但是不是往东走而是往南。 在路上看见一家作坊式的音像制品生产销售点,于是突发奇想说我们给小妹妹买套喜羊羊与灰太狼吧,就进去问店主有没有货。店主懒洋洋地说有,在尘土飞扬的杂物堆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破旧盒子。
  我接到手里一看,哇唬还是精装版喜羊羊与灰太狼DVD礼盒!还随机送一本同系列小画书!打开盒子随手放到旁边脱下来的大衣上,我拎起那本书翻看,虽然盒子挺旧但书还算新嘛,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翻到封底立即傻眼……封底上有两个邮票大小的洞!洞里面还有白白的线一样的小虫在蠕动!
  再一看大衣,上面也有那种小虫子在爬,大概是从盒子里爬上去的。我赶紧去找店主理论,店主斜了我一眼说这样的老古董,只长点虫子还算不错了,要买买不买滚。我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光我的空间方向认知出现了差错,错得更大的竟然是时间。
  但是无论是我还是父上母上,甚至是后面出来接我们的姨,在这不知道推后了几个十年的时间线上,却没有丝毫变化,简直像是被时光遗忘了一样。我扔下书和盒子,两个指头拎起大衣就往外跑。父上和母上已经不见踪影,我飞奔到一个大湖岸边,看见姨站在那里等我,她来拉我的手,说走吧,过湖。
  梦里的时间点刚好也是冬季,湖面上结着厚厚的冰,姨拉着我的手踩着冰就上了湖。这时候我的记忆好像突然复苏,就笑着对姨说,我还记得夏天的时候过来,涉水好麻烦,冬天结冰真是太方便了。但是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放轻步子就怕自己的体重把冰面压裂……
  过了湖,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向湖边那处带着大花园的小楼走去。小楼虽小却有很大的楼梯间,不是普通住宅或者消防通道的那种单向螺旋形,而是学校教学楼那种由两边到中间再到两边的大楼梯。于是我很死蠢地在上面转了个圈,好不容易上了二楼,才意识到姨家在一楼……
  敲门进去跟已经在那坐着的父上母上和姨打了个招呼然后把大衣往水盆里一扔,我就跑去看姨家的那个大花园。一踏进花园视角突然自动转换第三人称,像是在玩游戏一样。我看着某日有个男人踏进花园深处的一座小屋,打开门看见里面有个美女科学家和一只螳螂状的人形机器人。
  游戏目的就是操作男人避过机器人走进小屋和美女谈谈生理健康教育(快自重!)于是我切出去想韩度一下找攻略,但是找了一圈没找到就切回来一看……这游戏最小化之后居然不暂停啊于是男人已经被机器人从各种角度分尸过若干回了……最后似乎是玩出了个算上机器人的3P结局……太重口了吧喂!

超長副本 part1

昨晚8點多就睡了打算今天5點起來,結果副本打得太high完全沒有聽到鬧鐘響,晚了兩小時
睡到12點的時候醒來过一次,然後就一直很難再睡著……不知道翻滾了多久,大概有那么一小時吧……
於是12點前的是part1,醒來之後還仔細回想了一遍……不過現在還是不大記得=3=|||
之後再睡著的是part2,長得……很夸張…………

【part1】
我表妹的婚礼……婚禮現場在一個加油站附近
然後我跟我爹一起,貌似不是去婚禮的,前面的故事不記得了,我爹好像是說我蹲家裡蹲太久所以把我拖出去什麽的……

然後只記得幾個片段
我在一家類似URBANOUTFITTER(賣衣服和零碎雜物還有流行书籍)的店裡,進去之後直徑走向文具飾品那堆,然後一樣樣拿起看
有本子,INDEX CARD木盒子(好可愛啊那個!),還有很厚很厚的明年的挂曆
總之全部都是$10……嫌太貴走了

我爹在店門外等我,然後一起去加油站旁邊的停車場拿車
到了停車場之後,那裡的人說洗車的停車免費,我爹就說那就洗車,只要打濕撒上泡沫他自己洗就行了
然後我看著他洗車的背影,髮型好像變成我外公那樣,頭頂還凸了一塊
我就想說好滄桑啊爹你什麽時候變成這樣了TT口TT

這一part裡面還有出現我外婆啊,排隊啊,醫院啊,打針啊,但是連起來是件什麽事就不知道了……

剛才手滑關掉了重寫OTZ

那么就簡單粗暴地……

我和我媽去不知道哪裡旅遊,世界和蒸汽時代啊宮崎駿啊帝國少年啊差不多,我們住的旅館挺高的,然後結構各種穿插複雜(反正就和帝國少年的設定差不多……)
直接到最後一天早上我去廁所洗臉刷牙的時候往窗外一看……景色美到爆炸啊!
房子樓下是水田,遠處是山坡和小樹林,顏色超溫馨
房子左右兩邊是一大片的溫泉旅館,但是和鬼城一樣完全沒有人,旅館門前還有很多布滿青苔的石雕
(好像穿插了一隻鳥和一隻毛球型帶條很長尾巴的東西觸發了其它劇情……不記得了……)

我就心想說怎么最後一天才看到,等下馬上出去照相趕在旅行團離開前回來

然後就好像是出去了,做了什麽不記得了……


下面的有點模糊……只能想起幾個畫面
內容變成HP7,哈利三人組和伏地魔小隊互相追捕戰鬥
然後遇到馬爾福少爺……先是互相掐架(畢竟不同陣營),然後掐累了就休息(好像都被困在一個什麽房間)

之後好像隱隱感覺到馬少爺其實是好人……?

然後哈利組繼續跑啊打啊,突然斯內普教授突然出現,強行把他們逮到一個房間
哈利組對其相當敵意,但是卻發現好像被教授救了?
這时教授突然身體不適,捂著胸口倒在一個沙發上……

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鄧布利多從門簾後面出來,上前拯救(?)教授……(??)
於是兩人深情對視托臉搭肩閃瞎了哈利組……(到底是在干什麽…………)

嗯然後在鄧布利多的幫助下逃離了房間
大概就這樣

最後是我叫PapaJohns的pizza,因為直接訂不能用信用卡付錢所以都是跑去郵局匯款然後馬上跑回家等送來(pizza好像是從郵局送出的……)
這樣幾次之後,有一次我去郵局門外填單子,FedEx的小哥剛好從郵局出來,看了一眼我的單子,就把包裹丟上車之後車上示意我快點去櫃檯交錢領pizza

我去櫃檯交了錢之後櫃檯說pizza現在還在烤要等等……
我說能不能快點啊快遞小哥在等我……答沒辦法哦~
於是過了一陣終於烤好之後我拿著pizza去給門口的快遞小哥,居然還在,他收下pizza開車走了
我就馬上飛奔回家等收貨

一路上各種艱難險阻,還遇到公益馬拉松隊伍什麽……

總之跑著跑著,好像回到了一開始旅遊住的旅館,馬少爺和那隻鳥和毛球也在……
然後大概醒了…………

(既然要跑回家还叫快遞幹嘛啊!!)

不知道叫啥好……

只能想起一些片段……

高層住宅裝空調……我要裝的是很普通四四方方的那種,然後放眼看對面別人家的,跑出各種圓筒形啦什麽的……

我和一個少女還有幾個少年和大叔一起去類似航空科技館的地方,好像是班裡去做觀察什麽的
進去之後其中一個大叔就給我們示範一個很大但是非常矮的望遠鏡
然後都還沒看就說到閉館時間了,於是離開
都出來之後負責鎖門的是妹子……

之後又轉成了一個貴婦帶著女兒來找我媽
說是女兒要做的什麽生意還是什麽的想跟我媽合作
那個女兒超自大,我媽有點暗中不爽,貴婦圓場都打不急……
後來貴婦和她女兒離開之後我媽說我們去跟蹤她們……

沒了……

抓賊

前面一大段又是不記得了,關鍵字:
吳三省(……),滑翔機,年輕的夥計,任務,古董


後面~

我家有一個很大的茶几,茶几下面是兩個可以拖出來的箱子
箱子……大概就像一個很窄很扁的棺材,蓋子上有一條打竖的口子可以看到箱子裡面

然後有一天晚上,大概是半夜了,我和我爹依稀感到好像早些時候有人爬進了那兩個箱子,於是打著手電筒偷偷過去看

而且我好像目睹了有兩個男人(只穿著內褲……)爬進箱子

然後就像任務失敗一樣,“打手電筒悄悄走向客廳的茶几趴下去檢查”這一系列動作重複了好幾次

最後終於趴下,伸頭過去檢查,我爹用手電筒通過右邊箱子盖上的開口照進去,看到一個只穿著內褲的賊躺在裡面……滿頭是汗神情緊張地看著我們……

完……

PS. 另一個箱子里沒人

以前的重复梦

貌似是唯一的一个重复梦,应该是小学后期到初中时候的,重复了三次,每次前面都有不同的内容,但是结局都是一样的……

只记得其中一次的开头是我和我妈参加旅行团,整团人在一个比较荒芜的乡村里走
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民居的院子门口
一个老婆婆坐在门槛上做手工,旁边一个小孩坐在地上玩

然后就到三次重复的梦境了

我坐上一架小型飞机
里面是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中间是过道,座位都是面朝走道的

然后飞机开到一个荒山野岭突然降落,空姐机师乘客都下飞机到处看是怎么回事
我下去在飞机周围走了走
一回头所有人都回到飞机上面,然后飞机起飞了

我边追着跑边喊但是没有反应

结果有一次是就这样追着一直跑,跑到一堆杂草里面,飞机已经飞很高很远了……


还有两次是跑到杂草堆里,有一扇墙,我要翻过去继续追,但是怎么也翻不过去
附近有两个外国人在玩飞机模型,看到我在翻墙就过来帮我翻了过去

翻过去之后继续追飞机……

韓國……

第一part

我和我媽參加旅行團去韓國
還沒進入韓國之前,在旅遊大巴上導遊大嬸說,我們會去天地淵瀑布,你們就不要期待啦,韓國就那么點東西不能和我們比什麽什麽的,然後拼命吐槽天地淵瀑布有多矮

然後我跟我媽說,圍脖上有個叫馬伯庸的作家吐槽過這個
他說:一個人去看了天地淵瀑布說,我們家那邊的瀑布有一座山那么高,所以叫廬山瀑布;另一個人說,我們家那邊的瀑布就一棵樹那么高,所以叫黃果樹瀑布(居然還原親王原文!)

然後我媽聽完等號眼無語地看著我……

END


第二part

這部分有點混亂……
首先是泡菜國一個航空巨頭boss的夫人和一個比夫人年輕的女人(貌似是親戚)來我國參加不知道是神馬人的婚禮……

總之就是認識了,然後數據丟失……

後來我去泡菜國一個女明星的婚禮……聽說那位夫人也在於是是有人罩著了……

來到婚禮會場,是一個很很很很高很大的教堂大廳
我在門口簽到之後說要找那個夫人,於是工作人員就領我過去

從側面看大概是:

[特別看臺]
| |

凳凳
凳凳凳
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凳凳   _________________ 講臺(?)

於是要踩著凳子走去看臺……印象中相當高大概有那么五六層樓,凳子還搖搖晃晃的,我邊走邊和工作人員說我恐高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終於還是抵達了看臺,和夫人會面……

然後就是女明星的婚禮過程,沒什麽特別的了


第三part

一個少年從婚禮會場出來,外面看會場是一個大貨倉,附近有幾個廢棄的貨柜箱,在荒郊野外的,前面一大片荒草,然後過了草坪是一條破爛的馬路,馬路對面是幾個汽車維修之類的……

然後少年在剛才的會場不知道做了什麽,上頭的boss要他銷毀一樣東西,於是少年鬼鬼祟祟地出來,準備在草地里埋了

結果剛出來沒多久就發現被另外一個少年跟蹤了,但是完全不知道對方是誰

於是少年開始在會場周圍繞圈子希望甩掉對方,跑了好久也不知道甩掉沒有
然後就向草坪跑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