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25

(´・ω・`) 加入有妹这么久了也没记录过, 刚巧新鲜热乎出炉了一锅(?)梦——

先是母亲的车被盗
再来是家钥匙丢了
接着家被小偷光顾
邻居竟然帮忙报警
最后我从外面回来

あぁ、
やっぱちょっとつまんない。

闪电和树

梦见说是要参加一个类似春晚的活动总之我被邀请演出了。好像不太情愿,一直被催促来着顺便说既然去了就搬家好了。于是要坐飞机,站在机头下看到跑道上看见璀璨辉煌的引路灯。但似乎坐了轮船,不知为何说起霓虹来。大概就是历史事件再谈。
说到解放时米国和党国怎么联合称霸的。有个像LED一样的红绿黄的世界地图展开,以苏联为顶点,军舰从黄海开到湾湾,或者从一侧美洲墨.西.哥边境到秘.鲁,横过太平洋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好望角。据说某个军舰还在北极圈附近被浮冰所困,而场面我似乎站在甲板上看着军.人在忙碌。天空太阳刺眼但冰封依旧。
LED地图船的图标顺着我的叙述在游动。【明明是自己在解说就仿佛经历过】

似乎是在同父亲叙述此事。总之讲完发现在新家。装修好了缺些家具。
表达了不愿意搬家的念头,被指责催促。放置好了物品上街看移栽。周围都是比较小的树。那几棵大树正在挪栽的是我从原来旧居挪过来的【怎么挪的我也不知道】,总之吊车把他们吊进原来就挖好路边的坑里,像行道树。
但是有一颗没有栽踏实。

待我绕路回来发现天色阴沉欲雨,树被风刮得要倒了,于是我就绕开走。
后来那颗没有栽好的树就要倒了,吓得不行。闪电了,直指树梢。那棵树就被电线缠着腰连根拉起。非常粗壮的一颗树,树冠对着坡顶,根对着小区的路口。
母亲骑单车过来,我同她说快跑树要倒了。她就骑着车顺坡上走。
闪电又来了。银色的泛起幽蓝的光。我也在路对边沿着坡往上跑。
此时我父亲正从路口出现。

那棵树就倒下去了。

无题

梦的开始我在小时候住过的房子里,祖母告诉了我在某个地方有能复活死去的人的法宝,于是我就动起了念头,之后来到祖母说的地方,有很多可怕的东西,使徒啊黑暗暴龙兽什么的,然后我用我的挂把他们打败了,之后见到了那个,是一只看上去像千纸鹤的东西,然后出现一个人,他要我把这东西拿回去

然后为了回去我又和很多怪物战斗,最后有一只奇奇怪怪的东西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还好我可以时空回溯,试了很多次很多次,终于莫名其妙的赢了,然后我把那东西抛向空中,那个东西慢慢的变成人形,最后掉回我的手里

我把那个人形放在了我妈的墓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上,之后我妈的灵魂就出现了,她跟我说了好多(我一句也听不清)。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之后哭了会儿

然后才反应过来,啊,她还活着,真好。

back homeland

梦见回家了,回到以前住的屋子。非常昏暗,似乎依然傍晚。我从阳台望出去天色灰蓝云层厚,微光点点,窗上还有雨水。卧室的家具被清空了就一张床以角平分线的姿态躺在门对的那角。半夜我咬着被子蜷缩在床上非常害怕、抖得不行想叫唤。(按理我不该恐惧我从初中就一人住。)场景一转全家在一个晴天黄昏在家附近的街道散步,天色极好如油画。后来走入一家银行(原曾为相馆)咨询房产大概可以得知建房规划材料现地价官方便民服务吧。我爸问了自家,同一职员聊八卦,说道我爸一个下属杨,杨与银行业务有关她某日遇见一个阔绰妖娆的女人,那女人同她谈了男人,讲了她对象貌似已出轨还是会。杨同她大喝醉酒归去后醒来神智不好,她对象就辞商去做大学老师了。当然我并没有直接参听,他们讲时我回避了,此乃父亲转述。

逼婚

父母逼我去跟某一對象結婚
但我死活不肯
坐在房間內很生氣地跟他們吵
說著些【我不肯簽字你們也沒法強迫我結婚】之類的話
……後來好像還撕了面前的某張紙?
已經不記得了

111227

  在梦里跟父上母上一起去姨家,但是不是往东走而是往南。 在路上看见一家作坊式的音像制品生产销售点,于是突发奇想说我们给小妹妹买套喜羊羊与灰太狼吧,就进去问店主有没有货。店主懒洋洋地说有,在尘土飞扬的杂物堆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破旧盒子。
  我接到手里一看,哇唬还是精装版喜羊羊与灰太狼DVD礼盒!还随机送一本同系列小画书!打开盒子随手放到旁边脱下来的大衣上,我拎起那本书翻看,虽然盒子挺旧但书还算新嘛,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翻到封底立即傻眼……封底上有两个邮票大小的洞!洞里面还有白白的线一样的小虫在蠕动!
  再一看大衣,上面也有那种小虫子在爬,大概是从盒子里爬上去的。我赶紧去找店主理论,店主斜了我一眼说这样的老古董,只长点虫子还算不错了,要买买不买滚。我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光我的空间方向认知出现了差错,错得更大的竟然是时间。
  但是无论是我还是父上母上,甚至是后面出来接我们的姨,在这不知道推后了几个十年的时间线上,却没有丝毫变化,简直像是被时光遗忘了一样。我扔下书和盒子,两个指头拎起大衣就往外跑。父上和母上已经不见踪影,我飞奔到一个大湖岸边,看见姨站在那里等我,她来拉我的手,说走吧,过湖。
  梦里的时间点刚好也是冬季,湖面上结着厚厚的冰,姨拉着我的手踩着冰就上了湖。这时候我的记忆好像突然复苏,就笑着对姨说,我还记得夏天的时候过来,涉水好麻烦,冬天结冰真是太方便了。但是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放轻步子就怕自己的体重把冰面压裂……
  过了湖,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向湖边那处带着大花园的小楼走去。小楼虽小却有很大的楼梯间,不是普通住宅或者消防通道的那种单向螺旋形,而是学校教学楼那种由两边到中间再到两边的大楼梯。于是我很死蠢地在上面转了个圈,好不容易上了二楼,才意识到姨家在一楼……
  敲门进去跟已经在那坐着的父上母上和姨打了个招呼然后把大衣往水盆里一扔,我就跑去看姨家的那个大花园。一踏进花园视角突然自动转换第三人称,像是在玩游戏一样。我看着某日有个男人踏进花园深处的一座小屋,打开门看见里面有个美女科学家和一只螳螂状的人形机器人。
  游戏目的就是操作男人避过机器人走进小屋和美女谈谈生理健康教育(快自重!)于是我切出去想韩度一下找攻略,但是找了一圈没找到就切回来一看……这游戏最小化之后居然不暂停啊于是男人已经被机器人从各种角度分尸过若干回了……最后似乎是玩出了个算上机器人的3P结局……太重口了吧喂!

超長副本 part1

昨晚8點多就睡了打算今天5點起來,結果副本打得太high完全沒有聽到鬧鐘響,晚了兩小時
睡到12點的時候醒來过一次,然後就一直很難再睡著……不知道翻滾了多久,大概有那么一小時吧……
於是12點前的是part1,醒來之後還仔細回想了一遍……不過現在還是不大記得=3=|||
之後再睡著的是part2,長得……很夸張…………

【part1】
我表妹的婚礼……婚禮現場在一個加油站附近
然後我跟我爹一起,貌似不是去婚禮的,前面的故事不記得了,我爹好像是說我蹲家裡蹲太久所以把我拖出去什麽的……

然後只記得幾個片段
我在一家類似URBANOUTFITTER(賣衣服和零碎雜物還有流行书籍)的店裡,進去之後直徑走向文具飾品那堆,然後一樣樣拿起看
有本子,INDEX CARD木盒子(好可愛啊那個!),還有很厚很厚的明年的挂曆
總之全部都是$10……嫌太貴走了

我爹在店門外等我,然後一起去加油站旁邊的停車場拿車
到了停車場之後,那裡的人說洗車的停車免費,我爹就說那就洗車,只要打濕撒上泡沫他自己洗就行了
然後我看著他洗車的背影,髮型好像變成我外公那樣,頭頂還凸了一塊
我就想說好滄桑啊爹你什麽時候變成這樣了TT口TT

這一part裡面還有出現我外婆啊,排隊啊,醫院啊,打針啊,但是連起來是件什麽事就不知道了……

剛才手滑關掉了重寫OTZ

那么就簡單粗暴地……

我和我媽去不知道哪裡旅遊,世界和蒸汽時代啊宮崎駿啊帝國少年啊差不多,我們住的旅館挺高的,然後結構各種穿插複雜(反正就和帝國少年的設定差不多……)
直接到最後一天早上我去廁所洗臉刷牙的時候往窗外一看……景色美到爆炸啊!
房子樓下是水田,遠處是山坡和小樹林,顏色超溫馨
房子左右兩邊是一大片的溫泉旅館,但是和鬼城一樣完全沒有人,旅館門前還有很多布滿青苔的石雕
(好像穿插了一隻鳥和一隻毛球型帶條很長尾巴的東西觸發了其它劇情……不記得了……)

我就心想說怎么最後一天才看到,等下馬上出去照相趕在旅行團離開前回來

然後就好像是出去了,做了什麽不記得了……


下面的有點模糊……只能想起幾個畫面
內容變成HP7,哈利三人組和伏地魔小隊互相追捕戰鬥
然後遇到馬爾福少爺……先是互相掐架(畢竟不同陣營),然後掐累了就休息(好像都被困在一個什麽房間)

之後好像隱隱感覺到馬少爺其實是好人……?

然後哈利組繼續跑啊打啊,突然斯內普教授突然出現,強行把他們逮到一個房間
哈利組對其相當敵意,但是卻發現好像被教授救了?
這时教授突然身體不適,捂著胸口倒在一個沙發上……

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鄧布利多從門簾後面出來,上前拯救(?)教授……(??)
於是兩人深情對視托臉搭肩閃瞎了哈利組……(到底是在干什麽…………)

嗯然後在鄧布利多的幫助下逃離了房間
大概就這樣

最後是我叫PapaJohns的pizza,因為直接訂不能用信用卡付錢所以都是跑去郵局匯款然後馬上跑回家等送來(pizza好像是從郵局送出的……)
這樣幾次之後,有一次我去郵局門外填單子,FedEx的小哥剛好從郵局出來,看了一眼我的單子,就把包裹丟上車之後車上示意我快點去櫃檯交錢領pizza

我去櫃檯交了錢之後櫃檯說pizza現在還在烤要等等……
我說能不能快點啊快遞小哥在等我……答沒辦法哦~
於是過了一陣終於烤好之後我拿著pizza去給門口的快遞小哥,居然還在,他收下pizza開車走了
我就馬上飛奔回家等收貨

一路上各種艱難險阻,還遇到公益馬拉松隊伍什麽……

總之跑著跑著,好像回到了一開始旅遊住的旅館,馬少爺和那隻鳥和毛球也在……
然後大概醒了…………

(既然要跑回家还叫快遞幹嘛啊!!)

不知道叫啥好……

只能想起一些片段……

高層住宅裝空調……我要裝的是很普通四四方方的那種,然後放眼看對面別人家的,跑出各種圓筒形啦什麽的……

我和一個少女還有幾個少年和大叔一起去類似航空科技館的地方,好像是班裡去做觀察什麽的
進去之後其中一個大叔就給我們示範一個很大但是非常矮的望遠鏡
然後都還沒看就說到閉館時間了,於是離開
都出來之後負責鎖門的是妹子……

之後又轉成了一個貴婦帶著女兒來找我媽
說是女兒要做的什麽生意還是什麽的想跟我媽合作
那個女兒超自大,我媽有點暗中不爽,貴婦圓場都打不急……
後來貴婦和她女兒離開之後我媽說我們去跟蹤她們……

沒了……

抓賊

前面一大段又是不記得了,關鍵字:
吳三省(……),滑翔機,年輕的夥計,任務,古董


後面~

我家有一個很大的茶几,茶几下面是兩個可以拖出來的箱子
箱子……大概就像一個很窄很扁的棺材,蓋子上有一條打竖的口子可以看到箱子裡面

然後有一天晚上,大概是半夜了,我和我爹依稀感到好像早些時候有人爬進了那兩個箱子,於是打著手電筒偷偷過去看

而且我好像目睹了有兩個男人(只穿著內褲……)爬進箱子

然後就像任務失敗一樣,“打手電筒悄悄走向客廳的茶几趴下去檢查”這一系列動作重複了好幾次

最後終於趴下,伸頭過去檢查,我爹用手電筒通過右邊箱子盖上的開口照進去,看到一個只穿著內褲的賊躺在裡面……滿頭是汗神情緊張地看著我們……

完……

PS. 另一個箱子里沒人

以前的重复梦

貌似是唯一的一个重复梦,应该是小学后期到初中时候的,重复了三次,每次前面都有不同的内容,但是结局都是一样的……

只记得其中一次的开头是我和我妈参加旅行团,整团人在一个比较荒芜的乡村里走
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民居的院子门口
一个老婆婆坐在门槛上做手工,旁边一个小孩坐在地上玩

然后就到三次重复的梦境了

我坐上一架小型飞机
里面是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座|座 |  | 座|座

中间是过道,座位都是面朝走道的

然后飞机开到一个荒山野岭突然降落,空姐机师乘客都下飞机到处看是怎么回事
我下去在飞机周围走了走
一回头所有人都回到飞机上面,然后飞机起飞了

我边追着跑边喊但是没有反应

结果有一次是就这样追着一直跑,跑到一堆杂草里面,飞机已经飞很高很远了……


还有两次是跑到杂草堆里,有一扇墙,我要翻过去继续追,但是怎么也翻不过去
附近有两个外国人在玩飞机模型,看到我在翻墙就过来帮我翻了过去

翻过去之后继续追飞机……

韓國……

第一part

我和我媽參加旅行團去韓國
還沒進入韓國之前,在旅遊大巴上導遊大嬸說,我們會去天地淵瀑布,你們就不要期待啦,韓國就那么點東西不能和我們比什麽什麽的,然後拼命吐槽天地淵瀑布有多矮

然後我跟我媽說,圍脖上有個叫馬伯庸的作家吐槽過這個
他說:一個人去看了天地淵瀑布說,我們家那邊的瀑布有一座山那么高,所以叫廬山瀑布;另一個人說,我們家那邊的瀑布就一棵樹那么高,所以叫黃果樹瀑布(居然還原親王原文!)

然後我媽聽完等號眼無語地看著我……

END


第二part

這部分有點混亂……
首先是泡菜國一個航空巨頭boss的夫人和一個比夫人年輕的女人(貌似是親戚)來我國參加不知道是神馬人的婚禮……

總之就是認識了,然後數據丟失……

後來我去泡菜國一個女明星的婚禮……聽說那位夫人也在於是是有人罩著了……

來到婚禮會場,是一個很很很很高很大的教堂大廳
我在門口簽到之後說要找那個夫人,於是工作人員就領我過去

從側面看大概是:

[特別看臺]
| |

凳凳
凳凳凳
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凳
凳凳凳凳凳凳凳凳   _________________ 講臺(?)

於是要踩著凳子走去看臺……印象中相當高大概有那么五六層樓,凳子還搖搖晃晃的,我邊走邊和工作人員說我恐高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終於還是抵達了看臺,和夫人會面……

然後就是女明星的婚禮過程,沒什麽特別的了


第三part

一個少年從婚禮會場出來,外面看會場是一個大貨倉,附近有幾個廢棄的貨柜箱,在荒郊野外的,前面一大片荒草,然後過了草坪是一條破爛的馬路,馬路對面是幾個汽車維修之類的……

然後少年在剛才的會場不知道做了什麽,上頭的boss要他銷毀一樣東西,於是少年鬼鬼祟祟地出來,準備在草地里埋了

結果剛出來沒多久就發現被另外一個少年跟蹤了,但是完全不知道對方是誰

於是少年開始在會場周圍繞圈子希望甩掉對方,跑了好久也不知道甩掉沒有
然後就向草坪跑去……

END……

副本*3

第一个副本不是很记得了,只能想起一些关键字……

貌似很庞大的世界观,安检,我和我妈,还有很多妈妈桑,排队,重大事故,穿插剧情的线索道具……场景跟2012码头内部有点像?


第二个……

跟我爹去动物园,梅雨天,园里基本没人
然后走到一座小桥的时候高中认识的两只日本妹子迎面走来打招呼~
我爹貌似说要看熊猫什么的……

动物园之后换成了市区场景,我爹带我在几条街区不断绕路走,然后我提到了什么事情,就换成开车带我去一栋大厦,貌似是在二三楼租的一个办公室还是什么的(反正不是用来住的),然后爹开始介绍这个周边,有这个那个很方便啦什么的……


第三……

一个妹子穿越去了未来……着陆在闹市的一栋比较破旧的房子的四五楼里,墙壁铺的白瓷砖又脏又旧,屋内没有任何家具

窗外看到楼下不远处是漫展的cos大赛舞台……

然后有一群人来到楼下要追杀妹子,然后又不知道少女的身边从哪里又冒出个少年……
少年不记得介绍了一堆什么东西,然后像少女示爱……我喜欢你很多年了什么的……
然后大概是被发卡了……

来追杀的人上了楼就要进房间,少年就带着少女逃走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逃走的,总之出现在了cos大赛看台的座位上……
(类似小型体育场,露天,方形,简陋的观众席)

追杀的人又追过来……
人群开始骚动……

然后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