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Unilever派了俩人来调查我,一个是simon,一个是一位圆圆脸的女士。他们会对我进行四项评估。第一项评估是找到我身边的好朋友搜集他们对我的评价,我们绕过小溪流去找居住在深山老林的我的友人。结果,溪流里的石头过于滑腻,simon身体禁不起聊颤,我也是惊现的过关。第二项评估是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他们找到了我曾经的伙伴们,lse apartment hall里的小哥哥们,lukas也在,乃时候他还并不认识我。我们围成一圈,拍手加油后四象逃开,拍到那个人就算哪个人输了。我的反应能力最慢,被一个绿毛衣眼镜男抓住了。第三项评估貌似是重返校园。到了最后一项评估,我说我想去卫生间。于是我到卫生间,遇到了一个小姐姐,她挑逗着我并带我回到她的房间。没想到她就是第四项评估:色欲。她把我们的事情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我随后离开,u家的人来威胁她让她把这些内容留在房间里,把其它个人物品带走,希望后面的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并公开让我难堪。小姐姐正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

11.11

12个人被邀请住在英国乡村庄园里,我到餐桌的时候已经有人约莫入席。最后5个人穿着绅士服装维系披风进来,2位男士,3位女士,其中一位男士吸引我的注意,他的领带是红色绸缎高高的遮住自己的脖子。我们四目相对。晚宴结束之后我就敲开了他的房门...我们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尖锐的响声,于是乎扫兴地趴在他的身边。
我们走下长廊,发现所有人都在玩命奔跑,身边的人告诉我们连环杀手“叮当先生”又来了。我和他走散了,却意外遇到了jack zhang我曾经的好朋友现在的死对头。我们一哧溜滑下滑梯意外绕道了摩洛哥装饰风格的酒店的某一层,那里有许多独立的小房间,有的却没有门,我们必须找到有门的躲起来。穿过一个接着一个的餐厅里面愈发挤满了逃难者。
我决定不躲在里面,却发现“叮当先生”已经开始了大屠杀,之前一起参加晚宴的三位女士正在沐浴被“叮当先生”残忍的割喉。我只能够选择跑出酒店,天已经黑去了大半。我跑不动只能躲在树丛里。“叮当先生”还是发现了我,他示意我站起来,和我正面对峙,但没有杀我的意思,他貌似问了一些问题,然后说希望我不要再懦弱下去,并且期待着有一天用他的屠刀杀死他。然后“叮当先生”就离开了。
我疯狂的往回家的方向跑去,穿过其他庄园,女爵士走出来说我的礼服太沉重了,她正在经营着英国最知名的巧克力可可店。我看到了自家的庄园,那里面还亮着灯,我冲了进去。

记首次濒死体验

早上睡了一个小时的回笼觉。梦境一如既往地入口模糊。在三居室的饭厅, 一位母亲抱着被杀死的孩子跪在地上, 旁人议论纷纷。母亲衣衫湿透, 不知是血还是雨水。给她披上毛巾保暖。回到房间, 迎面见到蒙面杀手, 被其枪击中右眼。脑里想的都是"这就完了?", 很不甘心。悲愤中醒了过来, 原来是右臂压到了右眼(笑)。

粉红色大象

偌大的别墅里设计了滑冰场却没有人敢站在上面因为地下隐藏着两头粉红色的大象神兽,我在意念中见到了他们张牙舞爪的组合在一起从地下窜到地面上吓唬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一些大胆的人不听劝告,慢慢德人逐渐多了起来。我起身回到包厢里,我们组里已经做了7个人,3男4女,leader是我初中时间的同学。我又回到meeting hall里参加fudan的毕业论文答辩以及和导师拍摄毕业照,女导师偷偷地把我的相册拿走了。我意外地发现这里也是之前o家面试我们的场地,里面还存着些场地组织的材料。我被通知再次进行联谊,原因是我上次拍摄联谊照的时候没有露出微笑。男女面对面,每个人都被发了一个挎包。我走进包厢又是熟悉的面孔们,我旁边的女生偷偷和我说,“leader没来,我会推选你的。”我拒绝了。
然后我在本科食堂打菜,前两道蔬菜已经忘光了,我记得自己想吃鸡肉已经售罄,最后托阿姨给了我一份醋溜鱼片,是上海的菜式。我把菜放下来走出校园,发现那里向前竟然联通着日内瓦的联合国大楼,左手方向应该是直通瑞士的,我看了看右手边,“汉中路”。我最后决定回头走进校园,却发现那里变成了fudan。

花花同学会

Johnson小弟弟兴奋地告诉我他明后天要去dream company面试,我祝福他的时候暗自伤神自己没能得到这个机会。我遇到初中时候的傻同桌,他口齿不清连话都无法完整说,但是他的确是个神童。他告诉我国庆回来他已经收到四个快消的面试通知,我气愤极了,逼迫他告诉我诀窍,一边开始打着童年时期的战斗机射击游戏。我在路上遇到了许多初中高中的同学,和他们一一拥抱,这其中不乏当年的学霸神童。然后,我吃完了饭随手把筷子扔在地上(这是我的错误)我看到做饭阿姨对我破口大骂,“你穿着高贵人模人样,骨子里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气愤极了,我原本已经把筷子拿上来,随后我想杀了这些垃圾。

公主

昨晚的梦真的可怕极了。
我梦见了陈红女士扮演的太平公主,她穿着白色和紫色的蕾丝裙走进来,照了照镜子中的自己然后躺在床上。她用剪刀一声不响地平静地从脸部划开,露出鲜红色的脑浆,而后再把皮囊缓缓地剥开。

罗意威男人

梦到了和张一鸣下棋,看到小明哥在竹林里的茶馆喝茶谈笑风生。
梦到了美女被剥皮,露出橙红色的内脏和大肠。
梦到了公交车撞上了猿人,一对老夫妻被堵在车门无法下车。
梦到了家里的别墅外面宠物们都在咆哮,猫咪变异后体型庞大竟然杀死了狗狗们,他们决定继续杀掉人类,我只能爬到花园里的编织网当中躲起来。许多乐高形状的英国士兵和人类决战输掉的就需要掉进草地里被动物猎杀。我于是掉落在地面上,却碰到高中的好朋友小裘和滚滚,我很难过地告诉她们我被刷掉了,她们很严肃地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关闭自己的微博?” 我先前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关于我的罗意威面试官的微博,描述了他是如何极其不舒适地撩妹。“你这样他可能会看到?” 小裘说道,“他有可能看到你的朋友圈?”我朋友圈的确有一些在上海拍摄的复古写真,“所以正是因为他才觉得我矫情且做作把。”

南肯辛顿的恶魔

我去伦敦的书城老板娘微笑地告诉我,“你还是去大学教书去吧。” 我悻悻地离开。
我在south kingston 别墅区的林阴小道上,一个男人正在和我调情,并打算实施敲诈。突然间一个褐色的猛兽向我们袭来,我用枕头拍打它。然后和男人一起跑出去,这只猛兽逐渐缩小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凤凰,但它还是准备咬住我不放。我仿佛总是在south kingston 打转,隔壁家的一行人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戏曲剧院棉花糖的梦

我和爸爸妈妈坐在公交车上准备去听伦敦西区的音乐会,车上有个小姐姐在轮流发棉花糖味道的爆米花,我没有吃,我在吃自己的爆米花,我担心她会在爆米花里下毒。司机师傅接过爆米花,我特别想要下车,因为担心司机师傅会被毒死车就会翻掉。我一直把头枕在任言恺小哥哥的肩膀上,他和我青梅竹马长大,两家人是世家。我们没到西区就下车了。粑粑麻麻说不去看音乐剧了,准备飞到国外旅行。我哭了。
任言恺小哥哥说决定带我出去散心,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们走过伦敦一家咖啡馆,上面装饰着白色的小熊,我兴高采烈地说想进去拍照,因为伦敦的圣诞节要来了。我回到房间正在睡觉突然间一个60岁左右的消瘦的可能是农夫或者工地工人的叔叔走进来从我的房间窗户边跳了下去,我想叫住他身体却不能动,结果他居然又从窗户外面爬回来。我吓醒叫出声来。

古着店

我梦见了澎澎,他和我来到了乡村别墅的后庭院,妈妈听到响声出门,但是她似乎无视澎澎的存在,问我为什么才回来。我走进房间,房间里特别黑暗,爸爸躺在那里身体并不很好。
我回到伦敦的一家vintage店,里面只有10余个人,一个杀手走进来,相继把所有人都割喉了。他离开后,另外两个黑帮团伙的成员看到店铺的惨状后正在商讨要不要报警。我原本在墙缝里隐身出来,我看到带着骷髅头的小女孩走进店铺尽头,我和她发现一些能讲话的人型玩偶。

泰坦尼克号

我和妈妈坐着邮轮(可能是泰坦尼克号的投射)去海外游玩,遇到我在fudan读书时候的导师。她依然不肯放过休假中的我,让我帮他翻译学术材料,我当时和妈妈正在餐厅吃饭,那里有炒三丝,有老北京火锅,妈妈决定留在餐厅吃饭,让我拿上电脑去找导师。我随即出发离开到另一船体,导师已经在那里等我,她丝毫没有察觉出我内心的厌恶与鄙视,热情地招呼我。此时船体已经即将驶过hong kong,结果我们提到船体(妈妈在的船舱)传来巨响,原来政府打算用炮弹秘密处理掉想要移民到hong kong的间谍,于是杀死所有船体上的民众。我们自然也逃不掉,我心里很难过,想到临死前也不能和妈妈在一起,还要面对恶心的导师。水逐渐蔓延到船体内,我奋力挣脱开我的安全带,从窗户里跃出逃出去了。我发现好些人逃了出去,这其中还包括我在peking university上学的高材生,我们上了一辆车离开。
我又重新回到一辆新的船体,我有自己的大房间,我走出来,看到fudan/ lse时期的团队,pattie小姐姐很热情的和我聊天,petch可能被我的打扮震惊到了,他想和我打招呼,结果被我无视掉了。我回到房间,看到自己的画稿,却变成了水蓝色,很沉重的附着在人物的脸上。

粉红独角兽旅行箱

穿过走廊,我们家凸显一个没有人住的新房间,房间外能够看到颐和园的亭台楼阁与绿树涟漪,家居的构造很像以前乡下别墅里弟弟住的房间,我对着落地镜子照了照然后离开出门。我原本坐在阳台晒着太阳,看着gwg最新的曝光视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拖着行李箱的窸窣声音,是kovacs,他拿走了我的行李箱。我进去他的房间,看到他在洗澡,我的箱子已经被打开,我羞愧极了,因为我看到自己粉红色的bra和underwear散落在地毯上。我有预感我们可能会make something happen。kovacs听到我的声音穿着黑色睡袍出来,我却没有和他打招呼离开了。我仿佛梦到了robin和东哥,我好像和他们都在交流,却已经忘记了什么内容。
一辆黄包车载着我穿过狭窄却玲琅满目的旗袍专卖店,以及一群穿着紧身短旗袍的女郎,最后把我载回了上海。

伦敦男孩

Petch过来看我,他穿着Abercrombie & Fitch价值1200英镑的上衣,身型已经壮硕了不少,我们一同听某种讲座,我无精打采,他总是鼓励和安慰我。我回到自己的公寓,银白色的床单连接着通透的窗户透过窗户看着海。妈妈和奶奶过来拜访我,那天伦敦下着小雨,奶奶身上穿着黄色的雨衣,那感觉像极了阴雨天里绿色草丛里的太阳花。麻麻说特别想看看伦敦南部的海岸。我决定带她们去她们想去的地方,我的男朋友,长着李治廷的脸来见我,我们躺在床上亲吻。altered carbon里的男主角kovacs带着我穿越地铁层层往下探险,我们一路上遇到很多的阻碍,像是箱子、铁钉和铁骑,为了保护我,他受了很重的伤,我看到他的下半身被切下来,像是凝固着血的保龄菇。

血之派对

我是Justin的姐姐,他刚刚继承全部家业,却没有自信撑起来,他回头望望我,希望我给他一些鼓励与打气。我面子上挤出一个超级暖的微笑给他。
Doris是我大学的同学,她邀请我去她的富丽堂皇的家里参加派对。二楼的图书馆里竟然挂着被剥了皮滴着鲜血用纱布挂在书架之间,忽然间门把我反锁起来。我决定离开这里,我喊着我大学好朋友serena一起离开,serena说让我去前厅等她,她上楼换件衣服。我站在前厅,遇到一个身穿黑色西服五官十分干净的男子,我们互相有了好感。serena穿着红色连衣裙下来,她牵着男子,我才意识到这男人是serena的男朋友。
我们三个竟然穿过非洲大草原,看到乞力马扎罗火山,上面聚集了原始人类。我们后来走到冰川上,无数个大型的冰块向我们袭来,男人把我推开,自己的双腿却被砸伤。serena决定把男人的上半身冰封在柜子里,那里还渗出鲜血。
我在房间里休息,我的管家走进来告诉我说,“刺客将在周日杀死你的父亲。”我伤心的哭了起来。我的大学好朋友yiran抱住我安慰我而后温柔地轻吻着我安抚着我的肌肤。

水形物语

我自小是由黑淤氢蛇孵化养育长大的,幻化成人形的我莫名其妙地结婚嫁人。无意中发现了身边同是夫妻的朋友与自己的家人之间的丑闻。我借助一次机会把大家召集起来,用枪劫持了我的女性好友,威胁她在我面前跪下。我原准备将她们全部枪杀,突然间我远离那个空间,赤身裸体身体开始褪去一层清黑色的皮,回到了母亲的胎体里,那里混沌污浊却潮湿温暖,我再次变回了由蛇妈妈彻夜守护着的蛋。

没有皮只有肉的麦当劳

我在街上夜跑,大约傍晚6点左右。快到水果摊位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麦当劳邀请我参加视频面试。”前段时间刚刚申请了麦当劳的战略规划师岗位。我只得往回跑;这时候水果摊外面坐着一个比我年轻梳着麻花辫的女孩,她穿着深蓝色的t恤衫。我这时候听到一阵动静,眼睛往回瞟,看到水果店里年过五旬皮肤幽篁的老板把女孩儿捆回店里,“早知道选那个高点的了,算了,她都跑远了,就这个小点儿的把。”我来不及细想,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碎玻璃渣上光着脚跑步,又戴上耳机往回跑。

丧尸和不太正常的世界和杀戮的我

最开始的故事已经忘了,只能从后面开始讲起。

有记忆的时候是在大街上闲逛(似乎是流浪),然后我就在角落里向外面看到发生了什么状况,就是丧尸咬人。(丧尸的设定:传染方式是学园默示录那样的,形体大概是钢炼里面的那个量产人造人一样,但是脑袋比较凶残,战斗力很高,速度快,攻击得又有节奏,力量也是异常惊人。)看到这个状况我决定立刻离开这里。

刚开始走到里一个巨大的酒店兼商场里面。里面比较昏暗,而且有一种废弃的感觉,四处都又脏又乱,而且看不清里面的样子。我就小心的走上了二楼,但是没有继续上楼的楼梯了,只能做电梯。自己应该是想去那层楼取到什么东西才会来的,但是那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当时只知道在哪个楼层。第一次电梯上去了,电梯里面依然很昏暗,我忘记按了,过了那个楼层。电梯走到上面的时候会成一个斜角走,而不是直上直下的(电梯本身是平的,但是走的路线是斜着的),而且有两个楼层的斜度特别大,走到第一个斜度巨大路程又长的楼层的时候,电梯下去了。我快快按上那个楼层,但是电梯没停,直接到了二楼。我看二楼有两个人上来了,好像是要住店的样子(这样的店要怎么住),没有理睬那两个人我继续坐电梯。电梯到了我的目的地层数又没停,急速上升。我感觉它要掉下来一样,果然在第二个巨大斜坡的时候(大概是58层至59层)掉了下来。应该说是飞了下来,而且是脱离了轨道做了斜抛运动。从五十几层掉下来应该是必死的吧,而且又几层之间的差距会有很大,甚至是十几米的高度差。正常人应该是必死的,但是我却没什么大事,掉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地里。(一直不想使用的力量启动了,但却是还是不想用。)

出了工地,捡到一个车子,买了一些食物(细节太繁琐)。听到路旁有父子在吵架。儿子说都是父亲的错,父亲说自己和儿子的哥哥都是这样的,要儿子也变成这样。具体内容记不太清楚了。

同时我的脑子也浮现出了一些东西:
如果是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的话自己应该比较好应付
但是要是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可能就比较难对付了。

我的力量大概就是对杀戮的渴望
自己开车踏上了离开城市的旅程,又周转上了火车。火车里面也有变异的丧尸,起初我也是逃跑的。最后全部人都变异了,我就开大了。(=△=)用烧的,用打击,用手直接切开,也有用不明物体把那些东西压缩起来。虽然他们跑的也很快,但是我连咬都不怕。唯独感觉那些东西有点恶心,就没有让他们近身。

下了火车就有遇到一个男子,要聘请我保护他们家的大小姐。看起来是超有钱的财团。我拒绝了,说“你们只能收留我,不能雇佣我。”

乘车到了那个动画片中常有的附带一大片树林的狗血豪宅。暂且安定了下来,那家人大概对我讲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虽然没有报道,但是丧尸已经是全国性的了。他们自己发射的卫星上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丧尸,那个卫星上五个人有一个被丧尸同化,另外四个逃开了。

跟我讲了一些现况,我的热情又难以停住,想出去大干一场。或者是直接把哪个城市毁了省的传染。

梦到这里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床上和被子都湿透了(只是汗水,没有其他不明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