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6

两位老师分别作我和大学同学zzq的指导老师,我们坐在榻榻米上老师正在教我们。然后我们拿着电影票来到电影院,旁边坐着华纳的大佬,张艺兴和扮演超人的亨利卡维尔也在。大佬说这是新片推广到大众市场之前的点映,希望我们都能够多提提意见。我看着很懵得时候,走出电影院却进入另一个房间,粉刷着绿色的墙壁还有红色的花瓶,有人对我说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用巧克力和绿豆糕做出来的,都是可以吃的。然后我反复看见张艺兴,他问我怎么不进去继续看电影。我不太想去但还是跟在后面回去了。

20200607

雅欢在课间问我下课后有没有打算,我警惕起来准备想个理由拒绝和他单独相处,没想到他居然坑我害得警察来抓我。我记得那个警察小哥哥烫着波浪刘海,细长的单眼皮,他很严肃得问我是不是找我父母帮忙偷了实验室的文件。我苦笑不得,我父母在国内呀,而且他们都不懂英文。小哥哥意识到自己抓错人了,让他的搭档帮我把手铐卸下来,手铐已经把我的手腕摩擦出血了。他对我很惭愧,我不打算和他多啰嗦,告诉他让他去抓孙雅欢。并且直接冲到实验室里面,把老师给替换下来换成了一个长得很像jony j的rapper。我心里暗自爽:我从来没有过那么霸气和叛逆了。

20200526

我带着爸爸妈妈来到因特拉肯的雪山上拍照,他们俩沿着长长的栈道站在云端,下一秒一头野猪追着我跑,吓得我只得离开瑞士。我们坐在苏黎世的电车上,看着成排的房子。然后我看到一个日本军官拿着武士刀,正在往一座寺庙的深处走去,那洞口越来越小但里面仿佛有一座玉石做的佛像,日本军官被佛像吸引,不顾一切得往里走去,但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小,最终头颅被石像淹没。我回到家里,正在做空手翻,嚷嚷着舅舅带我去城里看电影。楼下lukas来找我,他还戴着蓝色的帽子穿着棕色的冲锋棉衣外套,在我家楼下徘徊,我跟他说我要去看电影了,让他和我一起去。他如果爱我,就不会仅仅在梦里想着我,惦记我,而会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得来找我。

20200512

回到苏黎世了,初恋带着爸爸妈妈住进山脚下的家庭旅店中,因为疫情关系,他带着口罩,但依然很帅气得和我打招呼,我羞涩地把房门关起来。我被安排穿上碎花长裙,参加盛大的相亲仪式,但我已经找到和自己心意相通的男孩。他对我的怯懦与虚伪非常失望,我问他以后可不可以和我说真话。他伤心的说‘只会说事实,再也不会说真相了。”我仿佛失去了灵魂只剩下躯壳。我身边养着的猫咪们差不多10只,集体把我从地上搬到床上。

20200424

很久没有见到starvos,他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并且拥抱我,询问我最近在干什么,他准备去公园或者参加派对,很潇洒地就和我告别了。我回到外公外婆的相间别墅,那条小路上开满了白色的樱花,非常美丽,我正在用我的相机拍摄下来。我去荷兰找好朋友yr,我俩下车的时候却把相机丢在车上。

20200413

公寓楼下搬进来一个英国小姐姐,我敲开她的家门准备送给她一盆绿植,无意间漂到地中海式的装修风格,小姐姐非常警惕地关上了门。然后梦到了大学时期好看的女同学秋月,正在家楼下做实习保安,负责小区车辆的进出,她和我说我是最后一个做实习保安,因为前面的名额都被抢完了。我走在楼梯间里,听到了吃人的怪兽传来的声音,拉开电梯的闸门,疯狂地向着楼上跑去。

20200229

死神给我三次挑战他的机会。我第一站是一个剧组的女主角,在天台拍完戏之后,我要求剧组的gay化妆师给我换一个造型,他细心的帮助我吹直头发,我们把租借的公寓用吸尘器打扫干净。然后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声要求我立刻赶到片场。
第二站我变身成为便利店的员工名叫‘直美’我正在用酸奶给店里的植被浇水,突然间我的绿色植被全部枯萎,晴天变成雨天,死神以一个年轻俊美的美少年的皮囊走到我面前,跟我说此前有一些有价值的年轻人免受死亡的折磨,包括在这家便利店的部分员工。然后我脱掉自己的运动鞋,在公园里参加马拉松但是我没有获得胜利。
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我正在一个四面墙都贴着马赛克的房间里淋浴,我听到美少年的声音这里即将填充水,看我是否能够逃脱出去,我只能够疯狂的试图找到出口或者缝隙。

20200219

我的书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盆栽,窗台上也都是鲜艳明亮的绿色植被,我正在拿起相机给它们拍照并上传到社交媒体上。爸爸在外面喝酒,妈妈带我去找她,我们穿越数不清的褐色的土地,并从山上往下跳入水中,妈妈让我问摆渡的姐姐。姐姐穿着黄色蓝色相间的比基尼,她载着我们来到水上别墅,示意我们最里面一间有我们想要找的人。我们最终走入ramsay的餐厅就餐,别的桌子在吃惠灵顿牛排,吃着吃着就走了。我看到gordon穿着绿色的休闲运动衣走出来,对着餐盘大声喊fucking,餐盘里流出许多血水,他问我那桌子人在哪里,我害怕极了,一边用英语回复着他,后来我意识到我们可能进入真人秀片场了。

庚子

xz小哥哥变成了我的管家,他带着我到我的新宿舍,我认出那是我在fd读书期间的宿舍,只不过低了几层楼,虽然房间有些凌乱拥挤,但我还是一股脑的躺在床上。xz把阳台的门打开,让风灌了进来,风吹起了白色的窗帘。他给我的手上带上一条红色的手链。我走出门,发现许多和我长相穿着相似的年轻男女正排队走在空荡荡阳光非常刺眼的广场上。我们实际上是被囚禁的吸血鬼,等待着阳光的审判。可能因为手腕上的红色手链,我免于阳光的灼烧幸存下来。我随即来到黑色大楼,试图寻找那条黑色手链的主人,拥有黑色手链的人可以免于第二次的灼烧。房间里忽然间闯入一只巨型的黑色章鱼,它试图往我的颈子上窜,我只好用锐利的尖刀杀死它,汁液沾满我的后脑勺。期间有一些小哥哥从窗户外探进来试图和我搭讪,我死死得将印花窗帘拉起来。

除夕

我和比自己小6岁的男孩子相谈甚欢,我的朋友面对着我说,“你要恋爱了。”我矢口否认,“不可能,我不可能会喜欢比自己小的男孩子。” 我看到男朋友穿着蓝色的毛衣从棒球场回来,他亲了我一下坐在旁边继续看比赛,我心中却发现自己并不爱他而是那个小男孩。我走回大厦的路上遇到3个女孩子,她们问了过往十年我都在哪里做些什么,我邀请她们到大厦里坐下,她们准备和我一起打牌,我忽然意识到这三个人是想要敲诈我,于是我趁机打电话给朋友脱开。下一秒钟我发现自己来到一个新的大楼里,这三个女人拿着枪对着大楼扫射,可能是来复仇。我穿着一件70年代的vintage灰色长裙,裙摆上印着大嘴鸟的印花,后背镂空到腰部。

200116

我被小镇全民认定为某犯罪事件的嫌疑人。两位从上城区委派办案的警官找到我,正在和我核对身份信息与不在场证明。我参与到某次年度考核评定中,被放置在最后一个,本是个好位置由于同组的竞争者有我的好朋友、初中班长、大学竞争对手。我意外没能突破100分,我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在年轻警官面前告诉情况。年轻的警官是年长者的亲弟弟,他怀疑作案者另有他人。他约我在海边小镇的餐厅吃饭详谈,却意外得知餐厅的女招待和我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恰好是我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场饭局让他对我产生深深的疼惜之情。年长的哥哥另一方面,在一桩海边民宿外跟踪我的初中闺蜜,发现这个案件隐藏的走向。与此同时,哥哥和我在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越走越近。

200108

我看到自己的姐姐geogria在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暧昧,他们俩当着我的面耳语,仿佛在评价我的是与非。那个男人瘫软在地上,苟延残喘不能动弹,geogria把他带到我的身边,把我的手拿出来安抚着他的身体,从上到下。

191230

我和丈夫准备休息,他正在和我嘀咕着什么,让我做好准备,我内心有些不情愿,把床头柜边上的安眠药剪开往嘴巴里面灌。我快睡着的时候忽然走进来两个穿着皮毛打扮怪异的人,他们把我抓走但我不知道要带到哪里去,我从房间出来进入中间院子的花园,那里竟然摆放了一张床,我的舅舅舅妈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这两个人竟然没有发现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自己被关押在某知名社交分享平台的窗口里。我需要穿着超短裙,和男性摆出暧昧的姿势吸引粉丝才有机会脱身。然后我的窗口被送到了xz的面前。我见到了许多少女心中的偶像xz。但是我对他毫无感觉。

191221

两天做了重复的事情,第二天才明白第一天所有行为的原址。第一天,evan peters是我的哥哥,他把我从一个无人的工厂接了出来,我们上了一辆轿车,车上略微有些拥挤,我们从山路开到市集,轿车也变成了敞篷车,有人从车上下来,并告诉我们‘任务已经完成。’ 第二天,我在工厂里的不同房间游荡,意识到这是一家关押和贩卖年轻人的地方,哥哥和手下杀死了工厂顶层潜伏着的枪手,把我救出来,我的脚上都踩着泥巴,车里坐着爸爸的合伙人和她的女儿,他们投来鄙夷的眼神,我只好换上哥哥预先准备的拖鞋。车上已经坐不下哥哥,但我还是想办法让他挤了进去,合伙人坐在我的身后,我总觉得他慢慢的靠近我的呼吸,但我不敢和哥哥说,只能够在前面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的后背上写着暗号。

191218

家里停电,我慌慌张张想要找到妈妈。后来,在卫生间里找到了正在拿着手电筒修电路的爸爸。我和丈夫受邀去参加某名媛的午餐,她留着金色干练的短发,期间,她忽然间蹲下去摸我的大腿,试图调戏我,我没有告诉丈夫。然后的某一天里,我们都在她的家里私会。我听到她的卧室里有婴儿的哭声,顺着哭声我去找婴儿的时候她却不见了。我只得赶回家里,我看到社区里没有一个人,只有绿草地里一个在锻炼的男人,我的丈夫拖着行李和我们的孩子走出来,告诉我需要立刻搬家(核危机什么),他从我的脖子间闻到了别人的口红味道,我只能扯谎说我在偷偷试用名媛的口红。我们再次来到她的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我隐约间看到了她在走廊里穿着白色香奈儿来回踱步的鬼影。

191216

美国恐怖故事第九季开始拍摄,飞机上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长相儒雅温柔的男士。一位女士突发性的哮喘,男士将她的上衣高高的摞起来,两人眉眼传情,但我知道故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位男士可能想要杀死这位女士,而我和我的丈夫面对面坐着,冷漠地看着他们。
我和我的丈夫准备出席某种活动或者去山野打怪,我让他先下楼,我看到其他女士都穿着莲藕蕾丝裙,粉色紫色的都有,我看着窗外竟然下起了雨,我发现自己没有带伞,准备回去拿,发现时间已经走到5:25,迟到了15分钟,估计会被丈夫骂的。

191214

搬新家了,透明的玻璃能够看得到远处的别墅与绿植,我听见远处一群人被房产销售经理带过来说是要买我家的二楼,我将他们拦下来,告诉他们绝不售卖,我也因此发现二楼原来有许多私密的空间。360度的酒红色灯光和彩虹廊桥,一位男士问我在这里睡觉是不是很不踏实。我起身去卫生间,那里实在太脏了,我只能憋着走出来看到我大学的舍友wy,她问我手机的摄像头是不是出问题了,我的脸实在浮肿的太厉害了。我看到了johnson过来,我介绍他们俩认识,johnson穿着黑白色的衬衫,我忽然觉得他们俩是失散多年的姐弟。我穿过酒店的走廊,在地毯和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和一位曾经面试过我的绅士的绯闻。

12.9 有些暗黑淑女风的梦

johnson和我去一家买手店试穿衣服,我看到镜子里自己粗壮的大腿,老板给我拿了一条墨绿色的nike短裤,又给我套上过膝盖的白色毛线袜,johnson觉得我变时尚了,我看了一眼价格竟然要1490,我决定去卫生间躲一躲,没想到店里的小姐姐跟踪我。然后陪杨幂去西北面馆吃面,我们坐在户外吃面,和老板聊天。
我成了Daniel Day-Lewis的妻子,作为继母,和他的两个儿子保持着婚外情。他带着铁丝网来到地下室,年轻人正在开夜间派对。他先用铁丝网勒住了两个儿子,然后叻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我最后一定会杀死你’。我害怕极了但还是佯装淡定的说 ‘我等着那一天’,然而那只是个玩笑,我们还是抱在一起,我摸着他的脸看着他日渐后退的发际线。

11.19

我未来的老公长得很像 Park Seo-joon,我们继承了父母留给我的第一套房子,我们早晨醒来,看得到玻璃窗户,我望着外面心情并不开心。因为我发现自己并不爱身边的男人。而后我梦到了gigi,我早些时候梦到过ingrid和jason,他们俩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jason向ingrid求婚。gigi和圣地亚哥闹了矛盾,她把头发染成青色,和派对上认识的三个男人走了。他们把她带到了沙滩边,并试图撕掉gigi身上穿着的elie saab。gigi意识到不对但也来不及了,她被打晕过去并且拍了裸照。

11.15

放学回家的路上,伦敦街已经没有了半点光亮,司机师傅不愿意载我,而我又发现背后有人跟踪。一个中年发福的男子载着摩托车停在我的面前,示意我上车,否则就会被尾随者带走。无奈我只好坐上他的摩托。他把我带去自己的家中,那里有6-7个年纪在10岁左右的孩子,大多是东欧那边的血统,一位女士正在为他们分发羹汤。男人特别嘱咐女人为我准备好吃的南瓜浓汤pasta,其他孩子都死死盯着我却不敢出声。其中一个少年吸引我的注意,他长着和弟弟很相似的脸庞。他的神情仿佛在暗示着我不应该停留在这里,我意识到这里可能是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窝点。忽然间,我嗅到煤气快要爆炸的气味,我拖着男孩就往外跑,头也不回。男孩告诉我是女人干的。我把他带回我从前生活的小区-mhy,并跟doorman报了警。但是我们没有走进家门。第二天我从泰晤士河出发准备上学,结果还是遇到昨天没有被炸死的男子,我忽然意识到他会一直跟随着我在每一世界的场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