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后还一直在抽(无泪的间接性抽气),打字时手在抖。
-------------------------------------------------------------------------
从最一开始,就梦到了一只猫。
那只猫对我说了奇怪的话:
只要愿意接受它,它就会寄生在我身上,一周之后,我必须找一个接替我的人,来接受这只猫,否则自己就会死,当然同时这只猫也会死去。
而如果我一开始不接受它,它这周内就会死。
但潜意识告诉我,不接受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于是告诉它我会考虑。

过了很久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问了猫。
后面发现和我想的一样:只要猫能找到饲主(寄主),就能一直一直一直活着。
直到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为止。
这个想法突然让我感到了恐惧。
我决定抛下猫躲着。放它死去。

在我几乎快忘记了的时候,就突然急转直下进入了噩梦般的后半段。
猫突然变成了能自由移动的杀人兵器。
而且似乎追着我。
我恐慌地一直逃,那种恐惧的心情非常真实。

结果在逃的过程中,突然又遇到了另一个女孩,她也似乎在被追。
通过她,我想起了几乎被自己忘记的另一回事。

那就是通过某个音像店的某一盘音乐。是可以驱散这只猫的。
但是尝试的机会只有一次,错了就会死。
我拉着她向音像店跑去。
跑去的途中突然哭了起来。
因为我想起了,这些歌我们已经尝试了好多遍。
好多周目。

在这样的循环中音像店架上的碟不断被自己和这个女孩的残影拿起,拿走,空掉。
Tried~tired~Tried~tired~Tried~tired~……←还伴随着这样的歌声(调子忘了)。

最后镜头里只剩下了两枚CD。
我和她各拿了一枚。似乎是决定无论谁活了下去,就不再重来了。
但在最后半梦半醒间,我似乎丢掉了自己手上的碟片,跟她做了同样的选择。

最后醒过来,我想,我和她应该都成功了。

120403

  很惊悚地梦见大档头和不知道哪来的妹子zzs……更惊悚的是回笼觉时又想起从前一个被忘记的梦:我还在某部门实习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工程的整理任务交给我,我做完之后大概有十几万的结余款,除了我谁都不知道。于是我脑子一抽就用自己的名字开了户存起来,存折就被我压箱底了……
  然后回笼觉里某前辈谈起这个工程,一副“我知道你的小秘密唷”的样子,我才猛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我表面上平静地跟前辈打马虎眼,其实心底已经是惊涛骇浪,想不管怎么说回去先把存折翻出来,然后到底是去自首呢还是跟前辈分了求他闭嘴还是干脆去买个凶做了前辈呢?还没决定就醒了……
  其实我觉得有时候我在梦世界里透露出来的恶意真是……自己想想都害怕(熊吉脸

夢と現實狹間が霞む時……

前段时间的梦了。现实感太强的梦真的很讨厌,起床之后还残留着那种不快感。
一开始就是在教室里,我的位置没变,靠走廊的窗边最后一个。前面的人也还是LQY,没变。
我似乎下定了决心,剥除了一直以来的面具,真诚坦率地和L聊天。
不知说了什么,她就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嘴角歪曲地嘲笑我:无非是伪善者一类的词语。
这时候我才察觉整个教室只有我们两个坐在座位上交谈,周围是空的,没有人,桌椅也消失了。
耳边是阵阵笑声,纷杂,但又像恐怖片里那种孩童的笑声。
然后我的视角变成俯视的,教室里的桌椅又出现了,都摆在左边,空无一人。我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前面LQY和她的桌椅都不见了。
起来之后第一印象是一个词语:背叛。这个印象几乎完全不准确,但想到梦里LQY那张狰狞嘲笑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脊背发寒。

一直做梦很久了

每天晚上都会做梦
多的时候可以是四、五个
少的时候只做一个梦
基本上都是梦还没做完
大脑就回到现实了
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人也赖在床上起不来

犹豫了这么久
还是决定找个地方把自己每天那么多的梦记录下来
不枉我脑子那么辛苦
每天睡觉的时候还辛苦工作着

先记个今天下午的
下午2点半的时候
我无耻地放下了作业
爬进了被窝
因为早上早起
我决定给自己补个觉
然后
梦就开始了
当然我是在醒来之后凭记忆写下的这些

一个铁钉
突然就跳了出来
很亮很光滑
就像是白天在课堂上玩过的那一枚
然后它自己飞到墙上
在那一瞬间
平坦的钉帽上突出一根针管
一根银丝般的细针迸射出来
打在我腿上
虽然我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意
不过我能感觉脊背在发凉

有东西在我体内生长
我低头看我的手
一根根不软不硬的极细的银丝镶嵌在手里
是长在手心的肉里面
一根又一根
我拔掉一根
又多出来三根
拔的时候放佛有点刺激到神经
产生隐隐的痛觉
那种痛很可怕

拔着拔着
我醒了
真不知道这个梦有什么意义

2011.10.28 丧尸

周围都是丧尸
躲入家中
从落地窗向外看
是一张突然贴近的丧尸的脸

去朋友家避难
经过阳台、悬空的楼梯、阁楼
沿途检查窗户是否关好
突然有丧尸闯入
逃回主屋
原来我沿途把窗户的锁都打开了

2011年10月21日

昨天的梦有三个章节 如今只记得 part1 和 part3 了

part1:
我是一个开观光车的, 车上坐着我的Leader和他们的孩子
大家貌似是去帝都东边
但是最后拉到三里屯.. 而三里屯是一个大坑... Orz

part3:
在回家的路上, 有警察拦着道
过去问了下, 发觉了一种异形
会吃掉人, 把骨头嘬干净, 然后整齐的排列在我家门口, 一排排的.
我只好-.-||| 看了看骨头还血淋淋的...
我抓紧回家(平房 有院子) 锁好了门..zz
后来成立了一个敢死队对抗异形, 时光转移到沙漠, 通过一个空间小工具时空转移兵力
我在中控室, 后来敢死队都被异形吃干净了(证据显示异形能量已经完成3/4)
我说坏了 时空小工具还在门上挂着呢.
异形愤怒的把挂在门上的小工具扔到了电箱里面...
从中控室看到时空小工具的摄像头 倾斜的电力设备...
突然异形发觉不对, 回到电箱里.. 对着时空小工具的摄像头问我:
"你在做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