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7

路上走着忽然间脚底变成冰川,里面有鲸鱼澎涌而出张开嘴巴接纳我们。下一秒钟黑人和白人组成游戏的cp开始全新的弯道探险。我选择是古代武侠小说男主角,被女巫迷惑错误的判断让我杀死了自己真正的女伴。

人见白月光20200701

大致是我妈希望我能结婚,所以安排我和男生约会。但是我对他没有感觉,临阵脱逃了。我在玩古墓丽影的真人游戏,跨越深沟的时候被甜茶救起来,两个人也就因此结缘。我后来pregrant了,我和我妈说那是甜茶的小孩。我妈找来硕硕做我的律师,因为前一个男生要和我打官司。

20200526

我带着爸爸妈妈来到因特拉肯的雪山上拍照,他们俩沿着长长的栈道站在云端,下一秒一头野猪追着我跑,吓得我只得离开瑞士。我们坐在苏黎世的电车上,看着成排的房子。然后我看到一个日本军官拿着武士刀,正在往一座寺庙的深处走去,那洞口越来越小但里面仿佛有一座玉石做的佛像,日本军官被佛像吸引,不顾一切得往里走去,但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小,最终头颅被石像淹没。我回到家里,正在做空手翻,嚷嚷着舅舅带我去城里看电影。楼下lukas来找我,他还戴着蓝色的帽子穿着棕色的冲锋棉衣外套,在我家楼下徘徊,我跟他说我要去看电影了,让他和我一起去。他如果爱我,就不会仅仅在梦里想着我,惦记我,而会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得来找我。

20200512

回到苏黎世了,初恋带着爸爸妈妈住进山脚下的家庭旅店中,因为疫情关系,他带着口罩,但依然很帅气得和我打招呼,我羞涩地把房门关起来。我被安排穿上碎花长裙,参加盛大的相亲仪式,但我已经找到和自己心意相通的男孩。他对我的怯懦与虚伪非常失望,我问他以后可不可以和我说真话。他伤心的说‘只会说事实,再也不会说真相了。”我仿佛失去了灵魂只剩下躯壳。我身边养着的猫咪们差不多10只,集体把我从地上搬到床上。

20200407

我搬到香榭丽舍大街深处的一栋apartment里面,拿到二楼乙房间。我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纺锤睡衣,感觉到旁边正躺着一个男人。后来我们从房间出来说是参加某个海边的展览,brandon准备借走我的摄像机,展览结束后他却把我的镜头摔坏了。petch说要帮我修,我气鼓鼓地离开了,走到一半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有如此的坏脾气,于是转身回头。

20200316

大学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来到我家希望我和妈妈帮助她完成一个photograhy project,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光头的病人,但是举起相机的时候光头病人却消失在镜头里。我加入一个考古队,并来到一座圣庙里,我爬上高高的屋檐,并在那里开棺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秦代女性尸体。我回到自己的apartment,我家的白猫kimmie忽然间变成了一个牙齿外翻的人形女怪物,她逃窜出去,而后一只黑色的猫咪准备进入我的家,我正在封闭窗户。

20200314

被带来一栋充满中式风情摆放着vitange家居和organic绿植的别墅,花园里的鳄鱼挣脱渔网跑出来,橱柜里的蝙蝠和恐龙也从二楼闯下楼梯。我赶忙从一楼逃到二楼的房间里躲起来,可是房间里已经聚集了许多的阔太太,她们让我站在墙角,询问屋内的鬼魂我能否留在这里,我紧闭双眼不敢看,但还是从余光中看到了那个女人狰狞的面容,紧紧地盯着我。后来,她变成了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士,我哭着对她说,‘我只是想要我的孩子。’她也动情地哭出声来。

20200310

和初中最好的朋友简单寒暄一番,回到乡村别墅,和外公外婆在院子里乘凉,看着远方弯弯曲曲的山路。然后我回到现在居住的社区,忽然每条路都有白狼袭击我,朝我扑来。

20200302

我的书橱用福尔马林浸泡着三只猫,其中一只的玻璃器皿碎了叫着爬到我的肩膀上,我吓得不轻,将猫咪赶到地上,猫咪因为没有药水的滋养,很快抽搐萎缩最后消散只剩下毛发。
我坐在泰晤士河边看着远处的游艇,意识到身后有一群小混混准备绑架我,我的初中同学留着短发的wzc赶忙过来拉住我的手,带我从海上的小石板上溜走,我们一路逃跑中间甚至用竹竿撑起跳高穿过封锁线进入禁区,然后我发现我们必须从河里游到对岸,她选择潜水,我决定在地面上跑,我看到远处同样在潜水向我们逼近的鳄鱼。

20200229

死神给我三次挑战他的机会。我第一站是一个剧组的女主角,在天台拍完戏之后,我要求剧组的gay化妆师给我换一个造型,他细心的帮助我吹直头发,我们把租借的公寓用吸尘器打扫干净。然后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声要求我立刻赶到片场。
第二站我变身成为便利店的员工名叫‘直美’我正在用酸奶给店里的植被浇水,突然间我的绿色植被全部枯萎,晴天变成雨天,死神以一个年轻俊美的美少年的皮囊走到我面前,跟我说此前有一些有价值的年轻人免受死亡的折磨,包括在这家便利店的部分员工。然后我脱掉自己的运动鞋,在公园里参加马拉松但是我没有获得胜利。
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我正在一个四面墙都贴着马赛克的房间里淋浴,我听到美少年的声音这里即将填充水,看我是否能够逃脱出去,我只能够疯狂的试图找到出口或者缝隙。

20200225

商场z正在进行某场选秀节目,许多参赛者都是高中生,每个报名者都需要展示自己的ps能力或者是数学运算能力。审核我的人直接把我带到下一轮环节并且告诉我‘通过了’结果我坐在现场一道运算题都不会做,工作人员感到很难堪,问我‘为什么不会做还来。’我说‘你们也没有问我呀。’
在二楼的下午茶店点了一杯咖啡和红丝绒蛋糕,店里的小哥哥把其他顾客都请走了,却专门为我制作两份胡萝卜蛋糕,茶色的和棕色的,我和他说只用做一份就好,我带走茶色。
走在前往厦门的街口,我看到了ANYA的20/21fashion show,她用了许多黄色与绿色的元素,我当时穿着自己做的黑色灰色深v长裙露出了腿部,她和助手说想要让我去走runway。我回到了奶奶家,大家正在地窖做烤鸭?现场环境有些脏,突然出现一个穿着蓝色天鹅绒晚礼服的姐姐,她找到我,我当时已经换上自己的私服,一件白色毛衣,粉色蕾丝裙,白色蕾丝过脚踝短袜。她示意我穿上那条黑色长裙,我说那是我自己做的,她表示很惊讶,告诉我anya小姐姐想要见我。

20200221

我失手杀死了法律界的某位大亨,自己却失去了作案的全部记忆,亲人让我爬过挤满黄豆豆奶的祭祀台向外公跪拜祈祷,法庭对我做出审判,决定剥夺我的法官资格,贬为普通人,和我玩得亲近的其他两位法官暗中保护我让我离开去附近的村庄避险。
长得很像alan的小弟弟在结束比赛后邀请我去地下超市买食材吃火锅,我再一次偶遇xz,无奈之下只得邀请他参加我们的火锅派对。我们绕过地下室,看到我高中时期的同桌,她带着一帮同学也来加入我们的派对。

20200219

我的书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盆栽,窗台上也都是鲜艳明亮的绿色植被,我正在拿起相机给它们拍照并上传到社交媒体上。爸爸在外面喝酒,妈妈带我去找她,我们穿越数不清的褐色的土地,并从山上往下跳入水中,妈妈让我问摆渡的姐姐。姐姐穿着黄色蓝色相间的比基尼,她载着我们来到水上别墅,示意我们最里面一间有我们想要找的人。我们最终走入ramsay的餐厅就餐,别的桌子在吃惠灵顿牛排,吃着吃着就走了。我看到gordon穿着绿色的休闲运动衣走出来,对着餐盘大声喊fucking,餐盘里流出许多血水,他问我那桌子人在哪里,我害怕极了,一边用英语回复着他,后来我意识到我们可能进入真人秀片场了。

20200217

裁判员中场跑过来对我说教练让我上场拯救全队,说我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缘由是我担心教练一直不打算重用我原本选择放弃。女教练让我带领几个中卫做拉伸练习,输赢结果我记不得,但我看到了一直在猥亵未成年球员的光头教练。他中途准备折返回学校,女教练还是选择打破沉默,试图追上正在骑车回校的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意外得知了教练回校的消息,于是在前一站下车,准备打出租车回家。一路上的出租车都不愿意带我,路上很破旧,我当时穿着吊带连衣裙惹得很多恶心的大叔关注。我终于打上一辆uber,司机是一个外国小叔叔,他的女朋友坐在副驾驶,问我要去哪里。我说要回‘xxxx5栋5xxx"她问得很细致,瞬间引起我的警惕和怀疑。
我受邀参加母校的凤凰花影展,这次要评选第四季master director and film,我想起自己的室友入围了master director第一季的决赛。今天的电影是一部沉浸式恐怖片,讲述的是几个女生走访一间废弃的医院,女生a总会在每个房间看到自己的同学提前进入。

20200210

我反反复复被提醒“amity"。我登上一辆巴士,惊喜地看到我初高中时代的同学们,有小仇,滚滚,减肥成功的吴玥,蓉姐,还有大静和小仪。她们看到我也很惊喜,“tt以前从来不参加party。”我和她们寒暄一阵后大家集体下车分别,我和大静同路坐在回家的电车上。我心想,“以前我们俩只能乘巴士,现在已经变成电车。”我们渐渐地进入日本满树的樱花。
在笔直的公路上那里正在举行当街游行斩首,两位反叛军的首领--年轻的女士被当街斩首,我惊声叫出来却不能说什么,列车继续向前驶去。我在金鹰百货门口停下,准备喝一杯coco的奶茶,当我准备去电影院充卡时,发现所有的电影院都关门了,回去的路怎么也找不到。

20200209

我忽然间有了一位亲姐姐和长得很帅的亲弟弟,他习惯性得穿着藏青蓝的衬衣和白色耳机。我们三个人带着妈妈出发去美容院,妈妈在终点站等着我们,我们在第二站等车。坐在车上的时候,我看见初中时代的死党正在和我的弟弟谈恋爱。那是我的弟弟,虽然是不一样的脸,但我知道坐在车上的是声称我弟弟的其他人。爸爸从冰雪洁白的圣诞树给我摘下一双水晶鞋,很合脚,但我担心自己穿不出效果,于是决定把鞋让给姐姐穿。我们三人来到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那里正在举办派对。忽然间,一个胖子跑进来,拥抱我说,“妹妹终于来了。”他一把把我推开,说道,“你可以走了,不再扮演我的妹妹。” 于是我知道我和那个长得很帅的年轻人都在扮演别人的妹妹和弟弟,这些20%的长相丑陋的人放在社交媒体上的兄弟姐妹。我们于是决定狂欢,然后偷偷地以销售面包为由偷走了他们家的小婴儿,并坐上无人驾驶的汽车逃到Quebec。

20200206

来自台湾的女生挽着我的手走在台东的临海栈道,两个日本男生随即加入我们。我和她说自己本科曾经去过台北交换,但是她无动于衷。她非常向往去日本,拉我来到一家日本餐厅,里面的侍应生立刻认出我们来自中国,以中文和我们打招呼。我们四个人走散了,我来到卫生间,发现里面的小姐姐们都染着黄色的头发。我顺势走到二楼,看到正在会议厅里开会的领导,心想进去还是离开,忽然间我看到大学班级的小伙伴们,里面还有我初中时代的死党。这期间,我还在studio里修改今年chanel2020ss的长得酷似'修女裙‘。

20200203

我去家附近的bakery给妈妈买南瓜吐司。南瓜吐司卖完了,只剩下全新推出的口味芝士乳酸菌吐司?它们被分别真空包装在金色的笼子里,橱窗被粉饰白色,标价变成了4片46元,我抱怨太贵了。转瞬间我回到考场,导师给我们每个人核反应堆的测试题,我完全没有头绪,而且时间快到了,我身边坐着一位小姐姐,有以前考题的综合答案,我求她给我。我赶忙把答案往卷子上誊写,导师仿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etch的奶奶邀请我去她的家里,看望正在躺在病床上的petch,我偶遇sherry,她貌似对我有一些敌意。我看到她正在收拾自己的睡衣和外套,便问她是不是已经住进来了,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奶奶非常热情,总是在我的耳边说着一些悄悄话,petch也满面春风,但我还是好意离开了,也许是源于sherry。我回到家里,发现对面搬来了新邻居,小哥哥喜欢在阳台种满紫色大丽花。

20200129

中学的语文老师的皮肤还是那么的白皙,她占用我们的个人休息时间帮助她改试卷,我就试卷里面的一些困惑问题请教她怎么判分,她跟我说往死里扣分,后来,她的学生们都穿着类似chanel的衣服开始走起runway,我变成了台下的评委。
浩源和我被分配至同一位导师张莉女士,我们在办公室前面等待的时候再次碰面,我内心里并不是很想和他唠嗑,我于是去茶几上把我妈交代给我的水果果盘摆放好,有瓜子和西瓜。
梦媛、我还有另外一个女生来到上海一家经营了几十年的面馆吃面,面馆内的装修很老旧,但是卫生程度很好,夫妻俩在坐着面条,桌上还能够看到话梅酒、大蒜和洋葱,我决定坐在最外面的桌子上,那桌子像是乾隆时期的装修,我用手机拍下来,觉得可以用在自己家的装修风格里。梦媛把桌子旁边的花摘下来,顺手放进店内的花瓶里准备带走,她给自己留了玫瑰,另一个女孩留下紫色的康乃馨,她给我留了相比下来最丑的鸢尾花。我说不可以拿老板娘的花,老板娘笑到说没关系,下一秒店铺变成了商务会所,这里马上要举办一个很高级的酒会,所有花瓶开始漏水,越漏越多。

薄荷绿

首先,我穿越回古代,女扮男装,睡了两位妃子。侍从告诉我皇帝微服私访明日才回,结果当晚他杀回京城,把我抓了个正着,正准备杀我头的时候发现我是女儿身。第二个故事,我和一个长得酷似吴京的男人一起在海洋球游乐园玩,那里的海洋球都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德国水果糖,我从独木桥上穿过,故意滑倒跌落在五彩星星形状的水果糖里。第三个故事,我和参加某真人秀的8个年轻人同住在一件民宿认领房间,一楼的床上分别住着小郭和俊杰共4个人,剩下4个人则被分配到3楼,我问为什么2楼不能住人,浩源很严厉得训斥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