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我失手杀死了法律界的某位大亨,自己却失去了作案的全部记忆,亲人让我爬过挤满黄豆豆奶的祭祀台向外公跪拜祈祷,法庭对我做出审判,决定剥夺我的法官资格,贬为普通人,和我玩得亲近的其他两位法官暗中保护我让我离开去附近的村庄避险。
长得很像alan的小弟弟在结束比赛后邀请我去地下超市买食材吃火锅,我再一次偶遇xz,无奈之下只得邀请他参加我们的火锅派对。我们绕过地下室,看到我高中时期的同桌,她带着一帮同学也来加入我们的派对。

20200219

我的书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盆栽,窗台上也都是鲜艳明亮的绿色植被,我正在拿起相机给它们拍照并上传到社交媒体上。爸爸在外面喝酒,妈妈带我去找她,我们穿越数不清的褐色的土地,并从山上往下跳入水中,妈妈让我问摆渡的姐姐。姐姐穿着黄色蓝色相间的比基尼,她载着我们来到水上别墅,示意我们最里面一间有我们想要找的人。我们最终走入ramsay的餐厅就餐,别的桌子在吃惠灵顿牛排,吃着吃着就走了。我看到gordon穿着绿色的休闲运动衣走出来,对着餐盘大声喊fucking,餐盘里流出许多血水,他问我那桌子人在哪里,我害怕极了,一边用英语回复着他,后来我意识到我们可能进入真人秀片场了。

20200217

裁判员中场跑过来对我说教练让我上场拯救全队,说我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缘由是我担心教练一直不打算重用我原本选择放弃。女教练让我带领几个中卫做拉伸练习,输赢结果我记不得,但我看到了一直在猥亵未成年球员的光头教练。他中途准备折返回学校,女教练还是选择打破沉默,试图追上正在骑车回校的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意外得知了教练回校的消息,于是在前一站下车,准备打出租车回家。一路上的出租车都不愿意带我,路上很破旧,我当时穿着吊带连衣裙惹得很多恶心的大叔关注。我终于打上一辆uber,司机是一个外国小叔叔,他的女朋友坐在副驾驶,问我要去哪里。我说要回‘xxxx5栋5xxx"她问得很细致,瞬间引起我的警惕和怀疑。
我受邀参加母校的凤凰花影展,这次要评选第四季master director and film,我想起自己的室友入围了master director第一季的决赛。今天的电影是一部沉浸式恐怖片,讲述的是几个女生走访一间废弃的医院,女生a总会在每个房间看到自己的同学提前进入。

20200210

我反反复复被提醒“amity"。我登上一辆巴士,惊喜地看到我初高中时代的同学们,有小仇,滚滚,减肥成功的吴玥,蓉姐,还有大静和小仪。她们看到我也很惊喜,“tt以前从来不参加party。”我和她们寒暄一阵后大家集体下车分别,我和大静同路坐在回家的电车上。我心想,“以前我们俩只能乘巴士,现在已经变成电车。”我们渐渐地进入日本满树的樱花。
在笔直的公路上那里正在举行当街游行斩首,两位反叛军的首领--年轻的女士被当街斩首,我惊声叫出来却不能说什么,列车继续向前驶去。我在金鹰百货门口停下,准备喝一杯coco的奶茶,当我准备去电影院充卡时,发现所有的电影院都关门了,回去的路怎么也找不到。

20200209

我忽然间有了一位亲姐姐和长得很帅的亲弟弟,他习惯性得穿着藏青蓝的衬衣和白色耳机。我们三个人带着妈妈出发去美容院,妈妈在终点站等着我们,我们在第二站等车。坐在车上的时候,我看见初中时代的死党正在和我的弟弟谈恋爱。那是我的弟弟,虽然是不一样的脸,但我知道坐在车上的是声称我弟弟的其他人。爸爸从冰雪洁白的圣诞树给我摘下一双水晶鞋,很合脚,但我担心自己穿不出效果,于是决定把鞋让给姐姐穿。我们三人来到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那里正在举办派对。忽然间,一个胖子跑进来,拥抱我说,“妹妹终于来了。”他一把把我推开,说道,“你可以走了,不再扮演我的妹妹。” 于是我知道我和那个长得很帅的年轻人都在扮演别人的妹妹和弟弟,这些20%的长相丑陋的人放在社交媒体上的兄弟姐妹。我们于是决定狂欢,然后偷偷地以销售面包为由偷走了他们家的小婴儿,并坐上无人驾驶的汽车逃到Quebec。

20200206

来自台湾的女生挽着我的手走在台东的临海栈道,两个日本男生随即加入我们。我和她说自己本科曾经去过台北交换,但是她无动于衷。她非常向往去日本,拉我来到一家日本餐厅,里面的侍应生立刻认出我们来自中国,以中文和我们打招呼。我们四个人走散了,我来到卫生间,发现里面的小姐姐们都染着黄色的头发。我顺势走到二楼,看到正在会议厅里开会的领导,心想进去还是离开,忽然间我看到大学班级的小伙伴们,里面还有我初中时代的死党。这期间,我还在studio里修改今年chanel2020ss的长得酷似'修女裙‘。

20200203

我去家附近的bakery给妈妈买南瓜吐司。南瓜吐司卖完了,只剩下全新推出的口味芝士乳酸菌吐司?它们被分别真空包装在金色的笼子里,橱窗被粉饰白色,标价变成了4片46元,我抱怨太贵了。转瞬间我回到考场,导师给我们每个人核反应堆的测试题,我完全没有头绪,而且时间快到了,我身边坐着一位小姐姐,有以前考题的综合答案,我求她给我。我赶忙把答案往卷子上誊写,导师仿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etch的奶奶邀请我去她的家里,看望正在躺在病床上的petch,我偶遇sherry,她貌似对我有一些敌意。我看到她正在收拾自己的睡衣和外套,便问她是不是已经住进来了,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奶奶非常热情,总是在我的耳边说着一些悄悄话,petch也满面春风,但我还是好意离开了,也许是源于sherry。我回到家里,发现对面搬来了新邻居,小哥哥喜欢在阳台种满紫色大丽花。

20200129

中学的语文老师的皮肤还是那么的白皙,她占用我们的个人休息时间帮助她改试卷,我就试卷里面的一些困惑问题请教她怎么判分,她跟我说往死里扣分,后来,她的学生们都穿着类似chanel的衣服开始走起runway,我变成了台下的评委。
浩源和我被分配至同一位导师张莉女士,我们在办公室前面等待的时候再次碰面,我内心里并不是很想和他唠嗑,我于是去茶几上把我妈交代给我的水果果盘摆放好,有瓜子和西瓜。
梦媛、我还有另外一个女生来到上海一家经营了几十年的面馆吃面,面馆内的装修很老旧,但是卫生程度很好,夫妻俩在坐着面条,桌上还能够看到话梅酒、大蒜和洋葱,我决定坐在最外面的桌子上,那桌子像是乾隆时期的装修,我用手机拍下来,觉得可以用在自己家的装修风格里。梦媛把桌子旁边的花摘下来,顺手放进店内的花瓶里准备带走,她给自己留了玫瑰,另一个女孩留下紫色的康乃馨,她给我留了相比下来最丑的鸢尾花。我说不可以拿老板娘的花,老板娘笑到说没关系,下一秒店铺变成了商务会所,这里马上要举办一个很高级的酒会,所有花瓶开始漏水,越漏越多。

薄荷绿

首先,我穿越回古代,女扮男装,睡了两位妃子。侍从告诉我皇帝微服私访明日才回,结果当晚他杀回京城,把我抓了个正着,正准备杀我头的时候发现我是女儿身。第二个故事,我和一个长得酷似吴京的男人一起在海洋球游乐园玩,那里的海洋球都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德国水果糖,我从独木桥上穿过,故意滑倒跌落在五彩星星形状的水果糖里。第三个故事,我和参加某真人秀的8个年轻人同住在一件民宿认领房间,一楼的床上分别住着小郭和俊杰共4个人,剩下4个人则被分配到3楼,我问为什么2楼不能住人,浩源很严厉得训斥了我。

200113

危楼的二楼三楼是激烈的街舞比赛
我下楼看到每个房间放着各式运动鞋
Fabio牵着我的手疯狂向希思罗机场跑
我们需要机票逃离城市
真正的城市游侠

200106

最初我穿着白色绸缎的连体裤,然后我遇到了dmitry, 我发现了他是异性恋。他决定帮我设计一套全新的白色连衣裙,肩部到胸部是透明的白色欧根纱。我们一起走进教堂,教堂上的柱子变成了长着翅膀的士兵,像极了x战警里的反派,他们正在搜查潜在的超级特工。他们毫无理由的把我抓住来。

200105

我正在一个极为狭窄的走廊上攀爬,手里握着一个蜂窝,我把它内含的蜂蜜送给我的母亲。她住在顶层的阁楼,当我爬上阁楼时,我被阁楼的装饰吓到了,19世纪哥特式建筑,所有的墙壁上都雕刻着七彩的蛇。妈妈说这些蜂蜜是要送给小蛇的。
我和一个男生,以及长得很像玛格利塔的女生重新回到初中时代的密封式军训,我被一些女生排挤到最前排带着队伍长跑,女教官正在向我介绍我们可以居住的房间,我在路上看到一些老式的便利店和80年代的服装店,里面是白色、灰色的皮服。我还走到一个小女孩的家门口,我仿佛看到从前外公外婆在乡村的家。

191229

我去珮瑶家拜访珮瑶,场面非常尴尬,她邀请我在镜子前面敷面膜,我说了很多从前的话,但是她似乎想请我离开,我只能悻悻地走出来。我的眼前晕眩,绿色的草地变成白色和绿色的圆形状波点,公交车站的车进站,我想都没想就上车了。结果发现司机师傅可能有反社会人格,他车速飙得飞快,似乎想要把开在山路上的车开进湖里。

191227

十年前的高中被翻新修建在未来都市里,我在镜子看着自己重新穿上高中生的校服,我在二楼看到了初中时代隔壁班的英语老师,他还是一脸痞痞的样子。我想起从前他对女学生的性骚扰,我决定离开从楼梯往上爬,结果向上爬的楼梯全部变成中空的向下的楼梯。我再次走到二楼的教室,那里被改造成设计师的工作室,我看到kentaro和brandon正在做我的礼服,他们热情的喊我试试新的礼服。

191224

我穿着白色蓝色杏色拼接的高领毛衣回到教室,在驾校有过短暂碰面的小哥哥和我穿着相似的情侣装,我被分到最后一组准备提案,sherry在第一组,他们做了很多有趣的头像和产品内部结构图。最后的提案我们组拿到倒数第一,我们相约在一起吃火锅,sherry坐在我的对面,我看到大学时期的好朋友yiran穿着白色连衣裙坐在她后面。吃完饭,我们四个人准备去逛街,小哥哥单独留我下来,我们离开他们俩转身去附近的超市。
我准备登机回国,结果被告知打印下来的登机牌是无效的,我向警官解释这是在官网上买的并且登机牌上有我的姓名,然而英国人却不听我们的解释。我只得求助于中国国航柜台会说中文的小姐姐。小姐姐和我说可以从伦敦先换成到新疆的航班,再从新疆飞回到家,但是飞机上只有一个位置,我决定抛弃和我同行的几个穆斯林人。

191221

两天做了重复的事情,第二天才明白第一天所有行为的原址。第一天,evan peters是我的哥哥,他把我从一个无人的工厂接了出来,我们上了一辆轿车,车上略微有些拥挤,我们从山路开到市集,轿车也变成了敞篷车,有人从车上下来,并告诉我们‘任务已经完成。’ 第二天,我在工厂里的不同房间游荡,意识到这是一家关押和贩卖年轻人的地方,哥哥和手下杀死了工厂顶层潜伏着的枪手,把我救出来,我的脚上都踩着泥巴,车里坐着爸爸的合伙人和她的女儿,他们投来鄙夷的眼神,我只好换上哥哥预先准备的拖鞋。车上已经坐不下哥哥,但我还是想办法让他挤了进去,合伙人坐在我的身后,我总觉得他慢慢的靠近我的呼吸,但我不敢和哥哥说,只能够在前面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的后背上写着暗号。

191219

学校已经开学,我是第一个回到公寓的人。我没想到这学期petch被分到了我们的house,我心中想着不能够让他住在lukas的房间里,他似乎没有察觉我对他的抗拒。然后,陆陆续续的很多同学都来了,我最后看到lukas,兴奋地不注重自己腿上的超短裙,直接从沙发上跨过去欢迎他。我可能真的又开始想念他了。

12.12

我梦见一辆向着远方飞驰的公交车,一个穿着考究的穿着白色丝质衬衫的男子总是盯着我,并绕到我的身后和我说着什么。但是我的视线一直都放在nick chuang的身上,nickchuang非常会跳舞,他还会瞬间移动,偶尔身体飘逸到公交车外面,然后回到公交车内为我表演街舞。那个男子仿佛试图绑架我,nick chuang用橡皮筋把我和他缠绕在一起,像拖车一样带着我离开车内,往山野的公路驶去。

圣母玛利亚的咆哮

童年乡间别墅的车库里摆着卧室里的两张大床,走近最里面是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耶稣的白色大理石像,我回想起爷爷每天都可能会来到这里祈祷。我做完祷告,听到卧室有声音,我大声呵斥那些拆除我的卧室的施工人员,他们告诉我我的邻居已经掌管这里,并将这里改造成旅游民宿。我走到我弟弟的房间,看到老板娘,我气急败坏下将那里的所有的电脑都砸碎了。后来公司来了一些人试图劝住我,以口红和衣服诱惑我,我说,“你们去找别人吧真的。”然后我穿着夏天的超短裙坐在机器上往新家走去,可是风实在太大,吹坏了我的墨镜。我的妈妈觉得我太胖了,决定要求我和她每天一起做俯卧撑。妈妈的一条腿居然是由机械构成,一个男人居然用机器挤压妈妈的身体,他逼着我看着妈妈,我看到妈妈的骨髓挤出一朵橙色的花,我失声尖叫,并发誓要杀死这个男人。后来我只记得,俊杰从身后扯着我的眉毛,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把我带到了红色的酒宴上。

11.28

学校开始上课了,这堂课是法国人jc的,他正在用蹩脚的中文讲授着中国基础网络建设,一位金发小姐姐,长得很像明星,热情得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突然,petch走到讲台上,戴着墨镜,并带着他的团队表演高难度的杂技,他们的衣服正在宣传泰国即将申办奥运会。我看着觉得尴尬,小姐姐问我他们在做什么,我说add their part(加戏),但我看到jc,心中却觉得得意。我和本科舍友yy躺在我的乡下别墅休息,进来一个小姐姐开始爱抚我。结束之后,我走在湖边,看着之前一直在欺负我的外国小哥哥们,我把它们叫起来骂了一顿,一个从小和我青梅竹马的男生帮助了我,我发泄之后,在他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这些小哥哥把我抓到一个房间里不肯放我走,后来进来一个电影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