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无法忘掉的梦

我在梦里起床了,发现了一张我妈给我写的纸条
''今天不能给你做饭吃了,你学习一点也不好的话,我永远都不回来了''
那时候心很难受为什么我妈以前没有这么说话的啊。
到学校后,后面的人开始直视我,欺负我放学后,我发现了一个地下室,看到我妈自杀了,我已经伤心了。
                                                                                                     社会真的好黑暗

让我无法忘掉的梦

我在梦里起床了,发现了一张我妈给我写的纸条
''今天不能给你做饭吃了,你学习一点也不好的话,我永远都不回来了''
那时候心很难受为什么我妈以前没有这么说话的啊。
到学校后,后面的人开始直视我,欺负我放学后,我发现了一个地下室,看到我妈自杀了,我已经伤心了。
                                                                                                     社会真的好黑暗

【旧梦】小岛客栈惊魂夜

我那个爸被驱逐之前做的梦。

和他走景点小岛的夜路,他夜盲,我嫌弃地带领他走。灯昏暗,我也看不太清,他好几次差点摔死在台阶上。
一位白须老人走来。他跟我们搭话,说这岛上夜里有鬼,多加小心,说着还死盯着我身后。身后是我那爸。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拽着身后那个人的衣服让他快点走,但他满口说自己夜盲走不快。四周气压越来越低,风在呜咽。我松手了,他咕哝着让我带他,但我不再搭理,大步向前。
深夜的漆黑只有客栈的灯忽明忽暗。妈妈和弟妹在里面。他们看见我,连忙开门让我进来。
「爸爸呢?」不知道谁问。
我摇摇头。咬着牙说了那个老人说过的话。
他们沉默了。
忽然传来敲门声。「让我进来,外面有鬼!」是他的声音。
我们谁也没有动。他继续惨叫着。「啊啊啊啊啊啊!」
飞蛾扑在了客栈油灯上,好似皓白月亮上一片黑色的花纹。

求个弗洛伊德。

半梦半醒

2021-01-25

半梦半醒状态下,或者就是在梦里睁开眼睛看见脖子上好像骑了个婴儿,小脚搭在肩膀上一甩一甩的,我当场很不耐烦地一甩开继续睡了…

酒店惊魂

梦见了很可怕的故事 一个女生来到酒店满脸惊恐 和我说她男朋友要杀她 那个酒店是1500一晚的双人间两张床 但却很破旧 房间也才堪堪放下两张床 多余的位置不多 没过一会门外有人敲门 我透过门缝看见了男人的眼睛 他憎恨的盯着我 实在是很吓人 最后好像也没阻止住他  昏暗的楼道  狭窄的房间 肮脏的类似工厂的环境 尸体在十几层的楼梯间坠落 酒店很潮湿 墙壁长着霉斑 后面梦见一段类似电视剧的反转大结局 女人没死 她惊恐求助的女人是她的女朋友 没错她是个同 两人在所有人面前演了一出戏 把前来讨说法的男友杀死了

平行时空的电梯2.0

回笼觉把梦续上了 但命案成了传说 人们对命案现场趋之若鹜 尖叫着要体验被害人的感觉 我瞒着众人想去调查 却在电梯里遇到了商场老板 他笑嘻嘻的和我说话 但给我一种笑面虎的感觉 他给了我一把钞票让我赶紧离开 我把钞票揣进裤兜里往人少的地方坐电梯逃离 原本喧闹繁华的商场逐渐远去 我来到了一个破旧 闸门锈迹斑斑 满是植被覆盖看不出原貌的电梯旁 里面有一个男人 一对母子赶在我前面进入了电梯 我大步流星追了上去 男人再次打开了电梯门 我走了进去 却见他还在等人 我催促他赶紧离开 他充耳不闻 没过半分钟 又一个男人朝电梯走了过来 竟然是我的初中同学 他没认出我  他上来之后 电梯终于启动了 我以为终于逃脱了老板的魔爪 这时 一个女人冲进了电梯 手上还拿着个气垫给旁边的女人补妆 她是我的初中同学 我问她怎么也在电梯里 她说这不是电梯这是陷阱

平行时空的电梯

在梦里遇见了谋杀案 平行时空的犯罪 时空旅行者穿梭在两个时空把被害人杀害 但到梦醒也没能抓到凶手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3)

【第三部分梦境】

更新啦!
*前面的部分请看(1)和(2)

————————
“咚!”,极其厚重的铁门被锁上了
我看向地上的那个变得亲切的石膏头和扭曲的手臂,再转头打量房间

关于我怎么进来的,这件事也算得上的碰巧(也是这种碰巧让我更清晰的认知到这是一个梦境)
谁知道门边上的锁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来识别这个石膏头呢,并且为什么不是正常人脸而是石膏头啊!
好吧总而言之目前这个石膏头就是我在梦里最能够信任的 伙伴 了

房间里是关着灯的,不过貌似这栋学校内部就像活着一样,一直有一些位光,让这种基本完全封闭的屋子里也能够勉强看见东西
我站在原地看了几分钟用来适应黑暗的环境 再去走动去查看周围

这个屋子里面有两个较大的方形桌子,它们拼到了一块,而周围也不是那种恐怖小说会描述的摆满了刻字的椅子 甚至可以说周边空荡荡的
桌子上有两个长方形盒子,或许是棕色的(太黑了不确定颜色),外表基本一致,上面用发着微光的红色液体分别画了两个 像人一样的东西 但是其中一个"人"穿着 裙子……?
这个发着微光的红色液体闻起来(对我闻了闻)没有异味,其实没有任何味道,也并没有那种邪异感觉 或许是什么梦里的化学药剂 它不会伤害人的皮肤 至少目前没有 然后盒子打不开 就是这样

桌子边上还有一个像蚕茧一样的东西 (如果有的人家里有那种蛋形椅的话可以去想象一下 但是这个东西它有 盖子)然后它的材质很像是……青铜,表面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凸起,但并不是那种令人恶心东西,它给人了一种安全感 就可能因为我刚才被那个疯C追着比较紧张 这个冰凉的“蚕茧”很能够安慰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蚕茧说实话也是一个棺材吧 因为里面的长度一个人站进去然后斜躺刚好适合
这个青铜棺材的盖子上面有画出一个酒杯的形状,呃其实是一个凹陷 像是谁反复雕刻了很多次一样

巧的是桌子上也有一个形状类似的玻璃酒杯,里面貌似有一些水,或者说透明液体,我尝试把那个长方形盒子放在杯子后方并且试图用那个红色微光照亮杯子里的水去仔细观察

然后梦境中插播了一本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横线笔记本,上面用蓝色水笔写着一些……可以说端正但是看起来并不温和的字体 就看起来这个字体呢比较的 犀利 然后内容就是说什么这个液体它在光线照射下会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沸腾

而我又——仔细翻了翻这一间奇怪的屋子 找到了一张那种很经典的破旧羊皮纸
上面写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总而言之就是表达出需要让一些血液流入那个酒杯里,然后将融合的液体倒进青铜棺材的凹陷处,然后需要分别将年轻一男一女的心脏放进长方形盒子,然后放置在固定的位置(它们现在里面已经有心脏并且放好了 可能是上几个来这里的人留下的),还需要一个人斜躺进青铜棺材,关上盖子后就会启动一个装置。不知道装置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怎么样。

本来应该四个人(或者说至少三个人)进入这间屋子 然后或许说两个人贡献心脏一个人贡献血液一个人躺进去
现在嘛 我一个人……不过有了两个心脏的成就了
所以,我觉得,我觉得
应该可以同一个人贡献血液和躺进去吧!
浅浅回收利用,反正有可能会进去出不来,或者说被被子里的液体诅咒,那就干脆一个人用两次,反正就是这样,我速度快点那个液体应该就不会都流光然后就可以关上棺材了!

于是我真的这么做了……
就用这个桌子很锋利的边角(如果学校真的这么做会被投诉吧)划破了手指然后整几滴血,看起来还没有什么诅咒
然后迅速倒进青铜棺材凹陷处
然后闪进棺材里并且很坚定的把门关上!

当时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 “如果这个青铜棺材并不是什么死亡触发点的话,不会是用来躲一些东西的吧”
就,浅浅记住这个东西,感觉像是一些恐怖游戏里的 柜子

然后做完这些事,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至少我人没事
轻轻推了一下棺材盖子 嚯 居然没有被封上 然后就跳了出来
出来后环境的变化:凹陷处的血液没了,杯子里的液体重新变成了加入血液之前的状态,盒子可以打开了并且空无一物

这个时候学校的广播突然说:【大门已打开,请学生们尽快找到,并且离开学校】
我:淦这个广播既然催我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大门在哪里?!

接着我才发现屋子的灯开了
浅浅搜查 收获一只黑色圆珠笔和裁纸刀

还发现墙上有通风管道

经典剧情爬通风管道

为了不要这么早看到鬼,我只爬了一节,大概看得到我屋子外的情况,然后就退了回去 毕竟通风管道不是什么正常路径

屋子外面的疯C已经离开辣 我就开门直接冲

跑了半天找到了A和B,正在告诉他们我的遭遇
结果疯C突然从大约40米处跑出来
他少了一条腿……但是还是拎着斧子……
啧 跑啊为什么两次梦境的结尾都是你!

-未完待续-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2)

【第二部分梦境】

更新啦!
*这是一个连续的梦境 记录时已经做完了第三次梦境 所以前面的部分会比较的模糊
*共有4人 梦中大部分只有我的第一人称视角 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其余角色用A B C代替
第二部分比较糊
——————
由于是梦境的原因 看到了来自鸽子线索的四人(目前看起来是四个人)进入了学校啊
然后呢这个梦它可能就是比较的反应我的一些 呃 白天看过的内容
所以四个人顺理成章的分成了两组去找出去的门

大概是AB一组,我和C一组的样子
【这里说一下这次的梦在人物这方面变得很清楚了所以贴一些:A大概是一个短麻花辫的那种很活泼的女孩子,然后B是一个 呃 看起来比较内敛的男同学啊 然后这个C就是说 印象还是有点糊反正这个人没怎么和大家互动】

一些快进的部分:探索了教学楼a栋和b栋 ,我和C负责A栋然后A和B负责b栋楼,两栋大楼有一部分是连接的,都连到了一个大厅一样的地方,并且内部结构基本对称。每栋楼貌似3层(至少这个梦里探索了这么多) 大概二楼有那种空中走廊的样子,两侧玻璃上下正常地板的(看起来很适合追逐战但是目前还没出现)

我和C后来找到了一个在三楼拐角处的奇怪东西 大家可以想象为【一个色调和谐降低了饱和度的商场里可以看见的那种拍照机,可以一两个人坐进去拍照取照片】的那种

然后呢大家都不是傻子谁会去这个看起来进去出不来的玩意里坐坐呢对吧!所以我和C都没进去。于是我的梦很贴心的给了我们一份这个机器的使用说明书……更奇怪的是我们俩居然认真读完了……

说明书大概讲的就是要求两个人一起进去拍个照,会在其中一张照片中展示异常,出现异常后【开门线索的门】会变化,对,不是【开门线索】也不是【门】,是开门线索这个东西的门,而且开了门我们或许也不知道哪开的……

好吧我和C还是进到这个拍照的机器里去了,聊胜于无嘛
这里很尴尬的就是我和C(至少在梦里)都属于 呃 社恐叭 就是说这个本来就很挤的地方坐进去两个人拍照就很尴尬

( 而且这个拍照机还要求摆固定姿势……更尬了啊啊啊啊

但并不是想象中的剪刀手或者是比爱心这种怪东西。
第一个姿势是左边的人左手握住右手腕(都是自己的手和手腕),右边的人右手握住左手腕,然后对着照相机拍手腕……

( 什么怪东西,总而言之第一章照片好好的手腕没有异常

第二个动作是两个人做出名画“呐喊”里那个人的动作,也没有出现异常
第三和四个动作不记得了反正也没什么异常,我们俩都开始怀疑机器是不是坏了

第五个动作,双手捂住脸并且确保遮住了眼睛,这个玩意听起来没有很怪对吧,但是这个机器它是无声拍照!(甚者说这一整个梦境都很安静)也就是说遮住了眼睛过后你也不会知道它有没有给拍好照片……
然后我,万恶的我,作死了,就是我们俩在那里捂着眼睛等了半分钟或者一分钟过后,我 把 手 移开了 看向了屏幕

照 片 出 来 了 但是照片里 C的手背、对应眼眶的位置,被 挖掉了一部分 就是还有一部分红色的血肉不会让眼睛露出来但是手背少了一部分啊!

于是 我 看向 了 C,我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总而言之我看到C也在看我,但是用着那种奇怪的眼神,眼睛的感觉就和照片里那个被挖掉的部分一样……

好!我并没有被吓到。事实上我在他开始出声大笑的前几秒就跑出去了……
对拍照机有阴影了……?
总而言之就是我几乎跑了挺远的了,然后可能因为白天看的一些内容的原因下意识跑厕所(你看恐怖片里一堆被追就跑厕所的人嘛)

但是我觉得不对劲,这个三楼我不管怎么样都会出事啊 就算跑了厕所也没什么用啊就是说 或许死的更快……等等我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挂掉

于是转头看了看后面,呃,好吧C并没有追上来,如果只是我看完照片因为心理暗示所以看他很怪 然后机器自己放大笑的声音(因为C说话很少我也分辨不出声音) 我就 丢下他了那不是 很……

我处在一个愧疚和犹豫的状态里了,我很愧疚丢下了他但我也犹豫要不要回去找他
按照一些恐怖片套路他可能已经无了,或者被做成了 诱饵……

好吧时间不等人 我压根就没回去看他 他就自己来了,而且还是拖着类似于斧子(?)或者锤子之类的东西来的……

总而言之经典套路,进去两个出来两个,但是一个疯了…呃其实他没有完全疯 看起来还是有理智的 就是情感上的缺陷很大
喜闻乐见的追逐战~~du du du du~

庆幸的是我们四个人在进入教学楼之前都仔细阅读过地图,可恶的是我们四个人在进入教学楼之前都仔细阅读过地图

为什么四个人里面会有一半的人背了地图啊!
总而言之就是我们俩莫名很熟练的开始跑了,我直接从三楼开始走 楼 梯

其实这个学校是有电梯的 但是它是封闭空间 而且既然有了恐怖要素 那就肯定有问题对吧!理所当然的没有坐电梯而是直接冲楼梯到二楼
扭头一看,疯C貌似没有跟上我……?

“叮。”

为什么他会去坐电梯啊喂!哦对他现在基本上算是恐怖片里鬼的阵营了,就算电梯里有问题也可以直接乘坐……

【梦后盘点:由此可以得出,这栋楼里即使是那种经典鬼片,那么电梯里就算有鬼也危害不会特别大。要么就是能力低于现在的疯C,要么不会伤害同类鬼,要么有时电梯鬼不在线,总而言之之后或许可以利用到这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C他疯了!C被三楼的一个拍照机影响到了他疯了!不要接近C或者别的拍照的机器!”我是这么喊的,喊给或许听得见或许听不见的A和B,我喊的时候疯C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我跑了更远一点。

然后他貌似跑的过程中鞋带散了去系鞋带了(为什么他还会去系鞋带啊!这就是情感丧失但是还有理智的鬼吗!)
也可能梦里下意识觉得我跑不过疯C所以给了我一个缓冲带……

然后我发现就是二楼有个地方很怪,它是一个灰色门房间左侧还有一个小楼梯,向下或许通向一楼的一个隐藏房间

都是解密的梦谁能不进去看看呢!
所以我又很莽的去了这个二楼的灰色门的房间里面
没上锁,很新的门,打得开还很丝滑
进去,我**,一堆人的肢体还有一个脑袋 我的天啊 它们还被单独展示了
凑近一看,雕塑啊那没事了

然后有一个手臂和脑袋上标注了红色的倒三角形,总而言之,拿了
抱起来看看周围没东西了就跑,等彻底甩掉疯C再看看

没关门但是出去了,直接冲隔壁小楼梯对着的隐藏房间,而C几乎已经快追上我了
结果就是他在楼梯顶端七八步的位置,我在楼梯下面的门口


门是锁着的

-未完待续:3-

一些空学校解密的多人连续剧(1)

【第一部分梦境】

*这是一个连续的梦境 记录时已经做完了第三次梦境 所以前面的部分会比较的模糊
*共有4人 梦中大部分只有我的第一人称视角 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其余角色用A B C代替
————————
故事发生在四个人进入学校的黄昏
他们都并没有很熟悉别的人 而进入学校的原因倒也没有
或许是以为开学了还是什么 总而言之学校里没有任何别的人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假期状态的学校 如果身后的大门没有在大家都进入学校后变成一堵墙的话
好吧 没有人尝试去翻墙或者挖墙 就这么进入了学校
四人就这类似于“走散必出事”的这种恐怖片原则一同行动着

获得到的第一条线索来自于【鸽子】
都知道这个学校也没养什么鸽子 “这年头谁还拿鸽子送信啊” 所以大家看到了鸽群从头上掠过之后都停在一栋建筑物的楼顶上时 立刻产生了疑惑
四人之中热爱动物的一个女孩 就叫她A吧 她觉得既然出不去学校或许可以去喂喂鸽子
于是就有人问她 你哪来的东西喂鸽子啊
事实证明 你不能小瞧任何一个热爱动物的人 所以A就从 书包里 拿出了 一袋 面包块
其余三个人:?
总而言之要喂鸽子得上这个楼顶对吧 正常的走走楼梯到也可以上的去这个楼的天台啊
“但是有鸽子在隔壁的楼的上面诶”
所以喂完了天台上的鸽子就把目光看向了隔壁楼顶
“但是隔壁的楼顶是尖的诶”
好吧 的确是那种常见的三角楼顶 上面还有看起来极度干净的灰棕色瓦片

如果没有这么个腿上一看就绑了纸条还带了个围巾的鸽子的话 我们当然不会跟着A一起去爬到隔壁楼顶的
好吧 就是这样 这四个运动能力或者胆量比较惊人的玩意儿就这么一起爬到隔壁楼顶上 坐在上面喂者鸽子看着黄昏

还挺浪漫

鸽子腿上的纸条写了一些有关于门的线索 说这个学校本来的大门已经变成墙了(这不说我们也能看得出来) 但是在学校内部还有另一扇大门 而它可以把你们所有人都送到学校外

行 贴心的纸条 虽然看起来内容都很 荒唐(这是我和剩下三个人商量后得出的结果) 但毕竟门都可以变成墙 这纸条的内容或许也可信 理所当然的从楼顶爬下来开始俗套的解密部分了

-未完待续-

2022年3月12日 凌晨

2022年3月12日 凌晨
今天的梦境可谓是荒谬又古怪,我自始至终以第三视角看着这个梦。
我梦到自己拿着翻勺在锅里炖肉,炖肉也就算了,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近一看,居然是人肉。锅里还有人的腿骨和肩胛骨。
只见梦里的“我”着骨头在啃食上面的肉。看得我胃里是一阵阵的翻涌啊。好像很好吃的样子,那个肉炖的白花花的。光是想想我就能闻到上面的肉腥味.....

2022年3月8日

2022年3月8日 约凌晨3点30分
这是今天凌晨做的第二个梦了。梦里我在一个冬天的镇子里,我好像是做古玩生意的商人。我去找卖家应该是取一串佛珠,或者是菩提手串。卖家是一位约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戴着贝雷帽,留着小胡子。
取到佛珠后我们又想约去其它地方取货。我们走到了一个室外旋转楼梯上,人来人往,我们向上走。
这时有一老太太,向我这边小跑过来,作势要跳下去。我奋力抓住老太太,但她力气极大,不慎被她挣脱了。老太太掉了下去,却又被我的卖家接住了。随后又脱手了,老太太掉了下去。
我们相继跑到楼下,准备去看老太太,但老太太已经死了,死相极其难看。我们向四周观望,这里的尸体不只是一具。更多的是埋起来的尸体,只把头留在地面上,尸体深埋于地下。因为是冬天,那些尸体冻得都已经上了一层白白的霜。

梦境三
因为梦境三比较短 就不单独发了
我梦见我在一间屋子里,好像是被人囚禁起来了。有一个怪异的年轻女人守着我。她一步步向我逼近,嘴角咧的很大,牙齿很尖,身上好多血。我掏出手枪向她射击,但毫无用处,也只是让她行动稍作迟缓而已。继而她向我更快速的逼近。她对我喊着:“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对我的!”
在她满身是血快速逼近的身影下我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怕极了。

2022年3月8日

2022年3月8日 约凌晨3点
(据说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不是午夜12点,而是凌晨3点)

我7号晚上和朋友喝了点酒,凌晨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梦到我刚喝完酒出来,戴着鸭舌帽,摇摇晃晃的走着,外面很黑,远处有几盏零星的路灯,但好在我夜视能力不是很差。这时候忽然挂起了大风我用手扣紧鸭舌帽,不让她被风刮下来。但我身上的黑色呢子大衣却被风吹了下来。掉到了台阶下面,太黑了,我不敢下去拿。那黑色的地方就像吞噬人的怪物。
我只能匍匐在地上,一点点尝试着往前爬,慢慢够着衣服。我用手一捞,发现哪里是什么地上,那明明就是一条黑色的河水,远处还有争奇斗艳的荷花。
我慌张的站了起来,连连后退。心扑通扑通的跳,就像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一样。一阵后怕.....

诡异小梦

我梦见,有个兔子腿狗脸,头部流血的生物,在我的庭院围墙那边跳来跳去,想出去。我一开始于心不忍想救他,就在他跳到围墙上面的时候他转过脸对我很诡异笑了一下。就像他变异的条件达成,即将开始杀害人类一样。

接下来入侵就开始,我的猫咪独自一只猫在电脑房这边抵抗入侵,

我和我奶奶还有另外一名女性,我们就在房间里面抵抗入侵,它的眼睛就像LED屏一样,不停闪烁着电视机花屏的模样,它的毛发就像触手一样会伸出来,当你把它咬断,它仍然具有活性。(它的触手就像克总的触手一样,是章鱼状的。当时在我的梦境中,有电视花屏模样的图案不停的在墙体上面闪烁,像是被投影机投影出来一样,我下意识的认为那是它的眼睛。闪烁期间不断有触手伸出)

在我和我的家人抵抗他入侵的时候,我猫咪那边失守了,我看着那个不明生物,把我的猫咪整个吞进去,但他看到我在观看这一幕的时候,又把它吐出来,露出一个无辜的脸。

但客厅那边的入侵很剧烈,我怕我奶奶出事,只好咬牙继续去抵抗,过了没多久,我的猫彻底被它吞噬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方形气球状的生物。它走了出来,它长着狗的脸,人的腿表情呆滞无辜,一步步向我走近,对我说你的猫死前的心愿,就是保护你,那我就来杀了你

然后他开始一拳一拳的打在我的身上,拿针戳他也不会破,就在我的生命逐渐流失的时候,他的身体也在逐渐漏气。

最后现实中我的猫咪跳到了我的身上,我就醒了。

2022.1.7 (泰国 白庙)

想起一个很短暂的梦,忘了是什么时候梦到的了 。
泰国的白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并不陌生,但在我没有见过,并且不知道白庙存在的前提下梦到过。
我梦到自己奔跑在白庙的桥上,下面满是尸骨,张牙舞爪的要把我抓下去。后面也有黑色的影子怪物在追我。 渐渐地桥面开始扭曲,翻涌起来,就像海浪一样。
很久以前的梦了,已经记不清什么了。只记得我在抖音上看到白庙时,震惊,恐惧,怀疑的情绪扑面而来

映射梦一则 划过墙壁的

因为晚上有四只蛾子在蚊帐里,连赶带拍搞得心力交瘁。。果然夜有所梦,梦到了虫子。。。梦到了墙上有巨大的蜘蛛划过的黑白痕迹,几条腿分明,还有好几处痕迹。。果然,是白额高脚蛛,腿大概有半米长的样子。。。蜘蛛身上的粉末留下拖拽的痕迹。。。

国家女排大战巨蟒

几个小伙伴出去玩,路上搭救了个女孩,然后就风波不断了,
一直到朋友提点我“你觉不觉得这一路上咱好像都被她牵着鼻子走,这些究竟是不是意外”。我突然灵光一闪,冲到我们住的宾馆房间的两个角,趴下一看,
果然,有缝隙,我努力将白色粉色吹回隔壁女孩的房间。
变故陡生,她突然破墙而来,地上全是水,
但由于我吹过粉末,只要我双脚离开水,就可以使她顿住身形。
打斗画面一转,我们已到山谷中,山下都是巨蟒,
我们所在平台右侧有一颗银质人头,巨蟒跃起一口吞下,
又吐出来攻击我们,当大炮使用,
还好我方有一名国家女排队员,来者不拒,一一拦截

蜘蛛宿舍惊魂

睡的正香,手机突然响起“警告!警告!右前方出现世界三大毒物之一”。
猛地睁眼,头正上方悬挂着一只黑蜘蛛,并迅速向我袭来。
我马上滚到床下,往上一看,总共三只,要了命了,
我竟然还能同时想到“这手机挺给力啊!”
其中一只迅猛向我逼近,迫不得已,只得用手格挡开,不知道中没中毒。
拿上门钥匙立刻冲出门去,关上,只听到“当、当、当”三声,叹了口气,
好歹挡住了,一激动,门把手直接被我拽下来了
往隔壁逃去,发现隔壁才是我宿舍,舍友都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我就在想“那我刚才睡哪了?”

世界末日来临,我有了心想事成的超能力并成为救世主

世界末日这一天,病毒泄露,丧尸群集,黑云压城。我因为逃税被关在监狱,心想逃脱就突然轻松越狱。躲在家中,心想想要有小推车领取物资,立即实现,得到了心想事成的超能力。有人用高科技搜寻剩余人类。我躲在地下室,不敢被发现。地板塌陷,想象有支撑物,没被压死。搜寻人找出疑点,房间没有灰尘,有人打扫,于是轰炸一整座楼。我侥幸没死,还发现了现存政权的巨大秘密。

      政权存在于高科技地底世界,科学家研究各种末世问题。他们有预言研究,将会有无所不能的父开启新世纪…

      我附身一人,潜入地底世界,自下而上攻入楼中,将人拉入镜面世界,造成巨大恐慌。对方斥责我是恐怖分子,而我愤怒在意的人都被杀死。对方要保护科学家和孩子,我却无动于衷杀了所有人。这里有很多实验室,也有救世的各种方案。广播发出讯号,洪水要来了,淹没一切。

        我找到一间实验室,这里有刚被培育出的新人类孩子。我带领他们祈祷,手持《圣经》,无所不能的父…在他们前面化为屏障挡住洪水,将孩子送上水面。新世界是如同侏罗纪般色彩缤纷,动植物巨大,彩虹高照。从此,新人类开始新纪元。

关于某个bt玩意儿强制拉人玩死亡游戏结果因为游戏规则漏洞放走了一人

写在最前面:看起来这个梦很假,但是他是真的!
二次编辑:好尬啊看自己记录的第一个梦


被神秘人(也不知道是谁,身份无用)绑架来参与一场死亡类逃脱游戏「我知道这很俗套」。
游戏地点:一座无人的商场大楼(柱形)+海绵块填充的外场(虚拟世界内)
游戏规则(略):player们(约15人,随机生成 不认识)被困在大楼里,大楼一直有着一个隐蔽的出口(非最高层或最底层),player需躲过(系统定)杀人魔们的追击逃脱出大楼,逃脱后回归原本世界。player可互相帮助/利用
player:无特别能力,所以player均为健康的年轻的同一国家人类(无语言障碍)
杀人魔们:每个杀人魔的记忆为共享,均有稍微低于正常人类的智商。杀人方式不同,但只能够攻击半径1m内的东西。体力稍微比正常人类高。长相原本为暗紫色半固体半液体的多边形生物,杀死player后(每一个都)可以变成死去的player的样子(若player互相残杀,则杀人魔无法变成死去的player的样子,因为不是他们自己杀的)
---正文---
「梦到的是游戏段落」
1.
四五个年轻的player们聚在一起,正在讨论着什么。远处突然传来类似“哧——”的声音,随后出现两个杀人魔(第一形态-原型)。player们的其中一个告诉大家分开跑。我(33582号)一个人跑进了商场的一条路,后面跟着一个杀人魔(1号)。
2.「我在梦中时并不知道」
杀人魔(2号)站在血泊中,地上的两个player(一男一女)因失血过多死亡。两位player正在以粒子的形态消失。“死亡通知:34595号与47938号玩家死亡”一行字出现在商场大屏幕上,但看到此条消息的player并不多。杀人魔(2号)渐渐变成了死去的女性player(47938号)的样子,用“手”撩起一些鲜血,抹在这个形态的衣服边缘上和脸侧……
3.
我(33582号)还在尽力的奔跑,她知道自己不能跑的过杀人魔(1号),而1号似乎不会放弃追逐。我必须想办法。我冲进商场卫生间里的一格,锁上门躲起来。卫生间的门是落地的,不会看到影子,而且很旧,看不出来是否有锁上。1号追了进来,“我知道你在哪里……”他说,我听见门破碎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近,突然,他说“抓到你了!”我看见血从门缝里渗进来。“原来还有别人吗”我想。我以为他终于走掉,结果我的门突然被砸开!!!“33572号,我知道你还在,抓到你了,哈……哈”杀人魔说到,我害怕极了,脑子突然一抽,大声说:“游戏举办方,我举报游戏内障碍侮辱玩家人格,故意叫错号码,申请去除障碍!”。本来我觉得我这个举动跟傻子似的,没有人会理我。结果卫生间内传来机械声音:“举报成功————赔偿自由活动1分钟”。
我:???!!        1号:????????
4.
我在一家商店里,装修风格和商场很像。系统告诉我可以在这里买些东西(不用钱),给我当赔偿。我:这个系统还是可以的。    后来啥都没买,因为一分钟到了,然而商店结账要排队
5.
我从厕所里冲出来,因为我从商店里打听到了出口在哪(别问怎么知道的,没梦到)。一路上几乎无阻碍。
6.
我遇到了一个女性玩家。她衣服上沾了血,气喘吁吁的向我求助(有东西追杀她)。我答应带她去出口。在路上我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这一路意外的顺畅……
7.
我到了出口,这是一个天台,跳下去就可回到现实世界离开游戏(底下有海绵块,不会摔死)。她(那个player)看起来很激动。但我好像在路上……听见她在窃笑……“是因为能够逃出去,太高兴了吧”我想。等等……这个人,她不应该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吗(一开始看到了),而且一开始她找我求助时,看起来不像是跑了很久,后面也没有东西追着……不会吧……我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我转过身去,面对着她,向后退了几步。她看起来疑惑不解,伸出手想拍拍我。我纵然向后一跃,跳了下去。她没跟上来,但我看见了她……它,它手里拿着匕首,身体扭曲成非人类的样子,差一点就将要杀死我(没错她就是47938被杀人魔伪装的样子)
8.
我的灵魂坠入海绵块里,然后梦境熄灭了……

——————
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