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

伦敦的六月还飘着小雨,花却是开了大半。我喜欢的小叔叔被坏人捆绑着丢进泰晤士河里,我想为他报仇,我派人把曾经落水的校车打捞上来,里面的学生们都还活着走出来,我指示警察把这些坏蛋抓住。我在这群孩子之中要找到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还钥匙。
我需要在5点前把钥匙退还给音乐大厅的前台,然后搭乘火车回家。我在音乐大厅租了房间,是奢华典雅的双床房,两张床被中间一张大床隔开,大床旁边有一个马桶。我从前的舍友sherry进来,决定和我一起睡一晚,但我知道她并不打算支付这笔费用,只是打算利用我罢了。第二天早晨,她背着一部红色大提琴和白色娃娃和我道别,我让她代我向petch问好。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们应该已经分手了,但是我心中却很开心。

赴宴

我们最后一天住在伦敦了,从公交车里看到一栋西班牙风格的建筑,墨绿色的藤蔓与大理石高耸入云环形的阶梯上悬挂着店铺的广告牌,我们看到日本抹茶甜品“无邪”,Doris(最近总是梦到她)建议我们今晚去那里吃点东西顺便喝酒。我会想去,只是不想再次化妆。
Petch和Bambi陪同我逛街,我穿着黑白色相间的过膝连衣裙,bambi觉得我可以试试看紫色或者蓝色的高跟鞋,我拒绝了,我回头笑着说,我只喜欢黑色或者白色。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它被粉刷成灰色,像是一个关押囚犯的牢场,曾经当红的明星林依晨来找我,她看着我的露天衣架,里面挂满了chanel风格的小短裙和套装,笑着问我准备穿那一套去敷衍。
我竟然躺在床上,不知道去了还是回来了?总之不舒服想哭,忽然间我头顶的天花板被打开,是透明封闭的玻璃,我曾经的初中同学此时像是研究小白鼠的科研队望着我,我看到初中时代的伪“男朋友”,他还是那么消瘦,深情地凝视着我,我竟觉得他帅帅的。

泰坦尼克号

我和妈妈坐着邮轮(可能是泰坦尼克号的投射)去海外游玩,遇到我在fudan读书时候的导师。她依然不肯放过休假中的我,让我帮他翻译学术材料,我当时和妈妈正在餐厅吃饭,那里有炒三丝,有老北京火锅,妈妈决定留在餐厅吃饭,让我拿上电脑去找导师。我随即出发离开到另一船体,导师已经在那里等我,她丝毫没有察觉出我内心的厌恶与鄙视,热情地招呼我。此时船体已经即将驶过hong kong,结果我们提到船体(妈妈在的船舱)传来巨响,原来政府打算用炮弹秘密处理掉想要移民到hong kong的间谍,于是杀死所有船体上的民众。我们自然也逃不掉,我心里很难过,想到临死前也不能和妈妈在一起,还要面对恶心的导师。水逐渐蔓延到船体内,我奋力挣脱开我的安全带,从窗户里跃出逃出去了。我发现好些人逃了出去,这其中还包括我在peking university上学的高材生,我们上了一辆车离开。
我又重新回到一辆新的船体,我有自己的大房间,我走出来,看到fudan/ lse时期的团队,pattie小姐姐很热情的和我聊天,petch可能被我的打扮震惊到了,他想和我打招呼,结果被我无视掉了。我回到房间,看到自己的画稿,却变成了水蓝色,很沉重的附着在人物的脸上。

故人们

一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的女学生和我一起去某个地方,需要下楼梯,但是那楼梯布满绿色苔藓,且和地面垂直90度,实在无法拿下。女生教导我侧着往下走,站在三角形妆的台阶边缘位置慢慢下去,我有惊无险的下去了。
我在伦敦图书馆看书,巧遇fudan读书时候的导师及她的“跟屁虫”,我们互相道了声好便各自寻找自己的书,离开前我心中一阵感触还是想和她好好道别。结果却遇到我高中的政治老师莉莉女士,我和她say hi,她却非常高傲地无视了我,转眼间大学的导师消失在眼前。
高中时期的朋友zyp画着浓浓的妆容,橘色亮片的眼睛打在古铜色的皮肤上,她正在做伦敦这家图书馆的公益管理员,很忙碌地印刷材料,她也无视了我的照面。我和奶奶出来,她问我zyp怎么变成这样?我说,“她一直都是最ugly,最disgusting的心机女。”

没有皮只有肉的麦当劳

我在街上夜跑,大约傍晚6点左右。快到水果摊位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麦当劳邀请我参加视频面试。”前段时间刚刚申请了麦当劳的战略规划师岗位。我只得往回跑;这时候水果摊外面坐着一个比我年轻梳着麻花辫的女孩,她穿着深蓝色的t恤衫。我这时候听到一阵动静,眼睛往回瞟,看到水果店里年过五旬皮肤幽篁的老板把女孩儿捆回店里,“早知道选那个高点的了,算了,她都跑远了,就这个小点儿的把。”我来不及细想,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碎玻璃渣上光着脚跑步,又戴上耳机往回跑。

雨林

我的妈妈送给一条粉色薄纱连衣裙,它完美的露出我修长的脖子,只是腰部和下摆设计的过于宽大。家人正在集体帮我修改裙子长度。
而后我正在森林里,天空下起了雨。我好像在做数学题,雨水打湿了我的签字笔致使我的答案变得模糊。我的泰国同学和印度尼西亚的同学和我打招呼,我冷漠的忽视掉他们了。后来和我关系还不错的泰国小哥哥来看我,告诉我不用担心,我已经是全班的第一名。他偷偷看到了成绩。
我走出森林,发现母校正在举办老同学重聚的派对,一路上我和很多已经离开的男生打着照面。我走进去却没有再看见熟悉的面孔,而是我很久都没有见到的舅舅。他消瘦了很多,正在折纸飞机,并给自己的儿子拍自拍,那场面看着说不上来的凄迷。

撞车

英俊有才的中年企业家在我的梦里变成了一个每年都在贩售和包养年轻少女的可耻生物。我赤身裸体以报纸和毛毯裹住身体逃出副驾驶从车身后面观望他,他俨然发现了,很不耐烦得示意我上车。我看着驾驶员女士、他和我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冲出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而后下沉。
接下来,我似乎回到我的生活圈里,和许久没见到的朋友情侣打招呼。我和前男友相视一笑,现男友正躺在藤椅里手伸出来罩住我,我抓住他的手并没有打算和他说话,而是到他身边的男性朋友,他正在床上打着点滴,准备吃鸡肉生菜沙拉。“cassie离开你了,对不起,但是她过得也不是很好。” 我就这样说着朋友凯西。男孩子显得憔悴且失落。

醒来后还一直在抽(无泪的间接性抽气),打字时手在抖。
-------------------------------------------------------------------------
从最一开始,就梦到了一只猫。
那只猫对我说了奇怪的话:
只要愿意接受它,它就会寄生在我身上,一周之后,我必须找一个接替我的人,来接受这只猫,否则自己就会死,当然同时这只猫也会死去。
而如果我一开始不接受它,它这周内就会死。
但潜意识告诉我,不接受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于是告诉它我会考虑。

过了很久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问了猫。
后面发现和我想的一样:只要猫能找到饲主(寄主),就能一直一直一直活着。
直到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为止。
这个想法突然让我感到了恐惧。
我决定抛下猫躲着。放它死去。

在我几乎快忘记了的时候,就突然急转直下进入了噩梦般的后半段。
猫突然变成了能自由移动的杀人兵器。
而且似乎追着我。
我恐慌地一直逃,那种恐惧的心情非常真实。

结果在逃的过程中,突然又遇到了另一个女孩,她也似乎在被追。
通过她,我想起了几乎被自己忘记的另一回事。

那就是通过某个音像店的某一盘音乐。是可以驱散这只猫的。
但是尝试的机会只有一次,错了就会死。
我拉着她向音像店跑去。
跑去的途中突然哭了起来。
因为我想起了,这些歌我们已经尝试了好多遍。
好多周目。

在这样的循环中音像店架上的碟不断被自己和这个女孩的残影拿起,拿走,空掉。
Tried~tired~Tried~tired~Tried~tired~……←还伴随着这样的歌声(调子忘了)。

最后镜头里只剩下了两枚CD。
我和她各拿了一枚。似乎是决定无论谁活了下去,就不再重来了。
但在最后半梦半醒间,我似乎丢掉了自己手上的碟片,跟她做了同样的选择。

最后醒过来,我想,我和她应该都成功了。

120403

  很惊悚地梦见大档头和不知道哪来的妹子zzs……更惊悚的是回笼觉时又想起从前一个被忘记的梦:我还在某部门实习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工程的整理任务交给我,我做完之后大概有十几万的结余款,除了我谁都不知道。于是我脑子一抽就用自己的名字开了户存起来,存折就被我压箱底了……
  然后回笼觉里某前辈谈起这个工程,一副“我知道你的小秘密唷”的样子,我才猛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我表面上平静地跟前辈打马虎眼,其实心底已经是惊涛骇浪,想不管怎么说回去先把存折翻出来,然后到底是去自首呢还是跟前辈分了求他闭嘴还是干脆去买个凶做了前辈呢?还没决定就醒了……
  其实我觉得有时候我在梦世界里透露出来的恶意真是……自己想想都害怕(熊吉脸

夢と現實狹間が霞む時……

前段时间的梦了。现实感太强的梦真的很讨厌,起床之后还残留着那种不快感。
一开始就是在教室里,我的位置没变,靠走廊的窗边最后一个。前面的人也还是LQY,没变。
我似乎下定了决心,剥除了一直以来的面具,真诚坦率地和L聊天。
不知说了什么,她就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嘴角歪曲地嘲笑我:无非是伪善者一类的词语。
这时候我才察觉整个教室只有我们两个坐在座位上交谈,周围是空的,没有人,桌椅也消失了。
耳边是阵阵笑声,纷杂,但又像恐怖片里那种孩童的笑声。
然后我的视角变成俯视的,教室里的桌椅又出现了,都摆在左边,空无一人。我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前面LQY和她的桌椅都不见了。
起来之后第一印象是一个词语:背叛。这个印象几乎完全不准确,但想到梦里LQY那张狰狞嘲笑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脊背发寒。

一直做梦很久了

每天晚上都会做梦
多的时候可以是四、五个
少的时候只做一个梦
基本上都是梦还没做完
大脑就回到现实了
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人也赖在床上起不来

犹豫了这么久
还是决定找个地方把自己每天那么多的梦记录下来
不枉我脑子那么辛苦
每天睡觉的时候还辛苦工作着

先记个今天下午的
下午2点半的时候
我无耻地放下了作业
爬进了被窝
因为早上早起
我决定给自己补个觉
然后
梦就开始了
当然我是在醒来之后凭记忆写下的这些

一个铁钉
突然就跳了出来
很亮很光滑
就像是白天在课堂上玩过的那一枚
然后它自己飞到墙上
在那一瞬间
平坦的钉帽上突出一根针管
一根银丝般的细针迸射出来
打在我腿上
虽然我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意
不过我能感觉脊背在发凉

有东西在我体内生长
我低头看我的手
一根根不软不硬的极细的银丝镶嵌在手里
是长在手心的肉里面
一根又一根
我拔掉一根
又多出来三根
拔的时候放佛有点刺激到神经
产生隐隐的痛觉
那种痛很可怕

拔着拔着
我醒了
真不知道这个梦有什么意义

2011.10.28 丧尸

周围都是丧尸
躲入家中
从落地窗向外看
是一张突然贴近的丧尸的脸

去朋友家避难
经过阳台、悬空的楼梯、阁楼
沿途检查窗户是否关好
突然有丧尸闯入
逃回主屋
原来我沿途把窗户的锁都打开了

2011年10月21日

昨天的梦有三个章节 如今只记得 part1 和 part3 了

part1:
我是一个开观光车的, 车上坐着我的Leader和他们的孩子
大家貌似是去帝都东边
但是最后拉到三里屯.. 而三里屯是一个大坑... Orz

part3:
在回家的路上, 有警察拦着道
过去问了下, 发觉了一种异形
会吃掉人, 把骨头嘬干净, 然后整齐的排列在我家门口, 一排排的.
我只好-.-||| 看了看骨头还血淋淋的...
我抓紧回家(平房 有院子) 锁好了门..zz
后来成立了一个敢死队对抗异形, 时光转移到沙漠, 通过一个空间小工具时空转移兵力
我在中控室, 后来敢死队都被异形吃干净了(证据显示异形能量已经完成3/4)
我说坏了 时空小工具还在门上挂着呢.
异形愤怒的把挂在门上的小工具扔到了电箱里面...
从中控室看到时空小工具的摄像头 倾斜的电力设备...
突然异形发觉不对, 回到电箱里.. 对着时空小工具的摄像头问我:
"你在做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