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如果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设置。我就办了。

刷新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又梦见自己杀人了

这两天我又梦见自己杀人了,这几年零零散散的加起来这都第三个了,手法都是把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从阳台推下去(5楼)摔死。当时感觉特别真实,下手时有一点负罪感,但更多的是兴奋和愉悦,得手后首先想的是看看他死透了没有,以及如何藏匿尸体清理现场。这是柯南看多了的后遗症吗?

20140625竟然梦到杀人(??)了。【明明之前都是梦到被杀啊orz

梦到和小雨还有zz在魔都玩耍,遇到了奇怪的人,像是搞传销的,小雨毅然决然的就走掉,我却被拉住了……挣脱开之后就疯狂奔跑啊,之后坐上了公交车,人很多,差点没挤上去,上去之后发现奇怪的人都在上面……靠在一边站着,之后奇怪的人开始演奏小提琴,因为zz指出了奇怪的人的演奏哪里有问题结果那个人恼羞成怒,导致zz在我面前眼睁睁被杀。
然后梦里我还可以时间倒回的超能力,就想要改变现实但是试了两三次并未成功,所以最后一次我就时间静止的时候因为不想再一次看到闺蜜被杀害就自己跳窗跑掉了。在街道里面因为完全不认识路的串来串去,时间就从下午瞬间变成晚上,还下起了雨。
就那种华灯初上的繁华街道上决定打车回宾馆,然后就总被人抢先打到!最后只剩下我和另一波人在无奈地打车,相视一笑的时候发现竟然是大老王和奶源。当时心情超级down,不知道为什么就给大老王讲了我杀了人的事儿,然后他还巨亚撒西地安慰了我。交谈起来还提到了重庆啊,我去年去那里玩儿过什么的。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最后拼车回的宾馆。
之后就,莫名的和G还有什么人一起去吃饭,餐厅是那种以黄色和棕色为主色调的感觉,就光线不亮但是也不算太暗很温馨的茶餐厅吧。好像和老板很相熟的样子,老板是个可爱的偶即将,特别慈祥(??)地笑着跟我说我酒品真是不怎么样,我说你又没见过我喝醉了的样子,他说那个谁谁谁给我看过照片啊。我就特别怨念的望向那群狐朋狗友,说是谁偷拍了我!啊清楚地记得狐朋狗友那里有好几个人,其中有个人叫苏牧我好像还和他很熟的样子,还有其他几个人我不记得叫什么了,总之都是看起来很不错的男生,但都笑得枝花乱颤,那几个人还互相推脱是谁拍下我酒后失态的照片拿来取笑我的……
啊……后面还有什么,反正乱七八糟的忘记了╮(╯▽╰)╭

只有做诡异的梦的时候才想到记录……

开始是轻松的幻想剧风格……
我和ysx一起遇见了某种类似虫的生物,大概有手掌大?
变成人的时候是个短发的元气的妹子(可能只是因为我萌短发_ノ乙(、ン、)_
出于种族的习惯或者什么任务的需要,妹子需要在一块指示牌(?)上的数字变成10的时候从楼上跳下去。如果数字是10就成功,不是10就会摔死。
妹子在我前面,我拿着牌子,没有数字的一面对着她。她让我在数字跳到10的时候给她手势让她跳下去。

然后就开始有奇怪的走向了。

木牌上的数字跳动得很杂乱,但是我很在数字变成10的时候我非常冷静非常清醒地保持了沉默。然后数字跳到了1,我喊了起来。
快跳,快跳。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一时慌乱还是发觉不对劲。
我急起来,就把她推下去了。

她死得很干脆。记不得是以人的姿态还是虫的姿态了,总之流出了一大滩鲜黄色的浓稠的……汁液(?(不是翔一样的,硬要说的话像是蛋黄饼干的夹心的颜色……?
ysx在楼下不远处,他向上看。我立刻缩了回去。

我没有动机,可是我就是这么干了= =。后来在相处中ysx渐渐有所察觉。
于是为了掩盖这个事实,我把他杀掉了。

之后还发生了什么记不清了,不过我又杀了两个那样的生物bgm38



……一定是第二天要考数学压力太大了,一定是的。
结果我在五点钟抱着深深的负罪感醒来了…………(´Д`)

変な夢を見た!

做了一个不断有人死去的梦。

    梦里我是一个短发的妹子!和弟弟,以及一对中年男女(应该是父母?)一起旅游(大概),去了陌生城市里的一座电影院。
    先是弟弟被杀了。倒在影院有着金色扶手的走廊上,走廊的地砖是透明的,可是楼下没有人向上看。
    我没有哭,只是觉得很害怕,下意识地认为杀了弟弟的人还会行凶。身边疑似母亲的女人哭得很厉害,我一个劲地向前跑,疑似父亲的男人一脸焦急地来追我。
    女人大概是等不到我们,就一个人先回了住处,也记不得是公寓还是酒店。然后女人也被杀了。
    和弟弟的死亡不一样的是,我目睹了女人死亡的过程。女人当时把脸捂在被子里哭,被一双手勒死了。直到凶手把女人摆成半坐半躺的睡姿,盖上被子,我都站在床前几公分的位置看着。距离非常近,近得就好像那双手是我的一样。
    但是后来我和男人一起回到住处,一起发现了尸体。男人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发现女人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我明明知道她死了,却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开始哭。一直哭一直哭。

    最后男人也死了。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的腹部插着一把刀。我立刻去翻自己的包,放在里面的刀不见了。可是我的包一直由我拎着,也没人翻动过。



然后我就醒了。梦里流了那么多眼泪,实际上没有哭。(倒是流了不少口水_(:3」∠)_

虚造家庭的财产争夺案件

不知道为毛身处一个家庭里,说是奇怪其实也就是完全虚构的家,莫名其妙有两个姐姐和一堆亲戚居然还是蛮大的家庭。一开始是家里出了凶杀案之类的事,大概是因为分财产起的纠纷,且凶手放话说第二个要杀大姐,大家于是聚在一起说晚上睡觉要锁好门窗,二姐这时说怕我害怕晚上要跟我一起睡,我说好啊。晚上吃完饭洗碗时我拿了几把用得顺手的菜刀走到客厅去,大姐二姐和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男的都在,看到二姐手里果然有刀于是我藏着自己的刀假装不知道等靠近后才拿刀把她砍伤,但没杀只是叫那个男的把她钉墙上不让她跑(那男的貌似被二姐害过但我叫他钉的时候他还是只钉在了衣服上)。然后我对二姐说你说要跟我一起睡时我就知道你是凶手,我不管财产什么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要杀我,但你要是动我的家人,要是扰乱这个家的秩序我绝对不会手软,所以如果今天你敢杀大姐我就绝对敢杀了你。于是二姐承诺不再向家里人下手,第二天大姐二姐碰面时双方表面都很正常,不过我知道大姐也不是什么好人,与二姐只是各侍其主一样的区别,但因为前一天晚上被放了狠话两人也不会放到台面上来只是暗地里斗着……
大概就是这样吧,细节不记得了,不过虐二姐那段大概因为这是一个不存在的人所以我下手各种狠除了没直接把刀扔头上去其他也没留情了…所以这算是潜意识里本我的暴虐心作祟么= =

120105

  特别模糊,只记得女主是个学医的妹子,本应该救人的手却不得不杀人……

2011.12.21 SATOSHI附体球棒一击K.O.

有一个梦是和几个伙伴被一伙人追着逃跑。
最开始我们这边是拿树枝木棍之类边抵抗边逃跑,后来不知从哪捡来金属球棒,然后为了保护伙伴们,我用金属球棒把蓄势狠狠一击把一个人打的头破血流,好像真的是头盖骨打破了一个不大不小洞,倒地不知是昏死过去还是真的死了。然后他们其他同伙就跑了。记得看了地上的尸体(?)很久,血的颜色红得很狰狞。
怎么觉得有寒蝉里的沙都子的哥哥SATOSHI附体的感觉,要“转学”了吗,求LV5。

还做了另一个梦已经不记得了。明明脑袋里有依稀的线索了。

11月22日

我从中间旁观了一场猎杀
以一个男人为主角,残杀别人
利刃遍布各处,
我像是看电影一般坐在他们面前观赏
血喷在我身上
在一个厨房里
他的一个受害者剧烈反抗
所以他先用刀削掉了那人左手的四个手指
然后划伤他无数次
最后把那人按向旋转中的金属书扇叶
把他的左臂削成肉末
从手指削到头
头盖骨也被削下
露出粉嫩的脑子
他说:“噢,把我最喜欢的部分露出来了。”
然后他不知所踪
我却不知为何要在这个遍地肉碎的厨房睡觉
闭上眼时感觉有生物在房中游荡
她还走上床来,踩过我的身体,踩过我的枕头
是只猫。

11月2日

梦里我是鬼
梦里我杀了人,一个小女孩
趁她不注意时从楼梯扶手的缝隙间伸出了手,把她拽了下来
她的头重重地撞击在地板上的声音
咚的一声
醒后仍依稀记得

梦见把我自己的朋友给杀了

是大学的一个和我玩得还比较来的哥们,将来的ui设计师。
好像在举行一个什么活动
总之就把他杀了。
然后就骗自己说不是自己干的,并且后来他也的确仍然以另一种姿态存在一般。
后面有些模糊不清了。
最后一点时间讲的另外一件事情,是通过修改某个文件达到了全民翻墙的目的。
总是很乱很乱就是了。

要说我杀他的理由,真的是没有。
非要我说的话就是羡慕(或者嫉妒)他的设计才能吧。
但是我生来没有艺术细胞,嫉妒他又有何用?
别说杀他,我恨不得处处为他着想……
太奇怪了……

+死亡+

来记录下以前跟死亡有关的,记忆稍稍深刻的梦境吧。

让我记忆最深的是高一时候做的梦。
那时候我还在住校,当时是一个大客厅,外加四个房间,每个房间有八张床这种,还有一个大的洗手台和三个厕所坑(……
一来就是我醒来,发觉门外有骚动,然后凑过去,才知道是我寝室的一个妹子(暂且称B)不见了,而且消失很久了。大家都很惊慌,好像是最近有什么杀人魔事件之类的……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瞬间觉得她已经不会再回来了,而且还能感受到她得尸体在哪里。我冲到厕所,然后指着坑洞说,她应该就在那下面。说完我就走了,心情很沉重。紧接着就听到女生的尖叫声。大概是看到被分尸的她……
因为这件事情,学校变得非常慌乱,老师都让我们呆在寝室不要出去,这时候寝室的布局已经完全变了(但梦里完全不觉得)。下个场景就是寝室的其他两个妹子靠在厕所外面的墙壁上,哭得很伤心,我不停安慰她们,然后带他们回到寝室睡觉。当时寝室里的床位变成了两个,而且不是上下铺了。跟我住在一起的妹子暂且称W吧,W说自己很怕黑,很害怕,所以一直把灯开着。后来我看她睡着了,就把灯关了。结果我刚一躺下,就觉得对方的床上有什么动静,我赶紧开灯,最后出现的画面大概是W的床整个凹下去了,像是W被床吃了一样……
后来好像我就醒了,然后感觉是中午,阳光很温暖很舒服。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B是不是还在。我跑到她的床位(她在我斜对面),发现人不在,立刻心就慌了,但紧接着,我便看到她在洗手台那里洗袜子(噗),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冲上去抱住她,不由分明地就说着“太好了,太好了……”,B就很无奈但是又带点疼爱(喂)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怎么了。当时那个场景真的非常非常美,阳光照了进来,一切都好舒服,和前一个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接着我又醒了,这次是真醒了,大概早上6点多,该起床吃饭去上课了。我微微抬起深,望B的床位看,发现那里被子还是龚起来的,但是还是忍不住问“B,你醒了没?”,然后我就看到手机的光线,她还是和平常一样回答我:“醒了啊,你是不是等到我起来你才起来哇?”(四川话w)。当时我的心立刻就安定下来了……
到现在和B都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只是这个梦太神奇。

*

在梦里经历得最多的,就是被追杀OJZ或者是陷入险境快死了。但是好在我的求生意识比较强,挂掉的几率比较小。但是记忆中有次已经忘记是被什么追了,当时我想过桥,但是桥瞬间断了,我本能地去抓什么,却抓住了两边的两条绳子,而我自己横在中间,我记得在梦中我这样抓着了好久好久好久,后来真的觉得绝望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放手了,大概就是放弃生了吧。
就在我掉入底下深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巨大量的信息不停往我脑力灌输,而且那些信息好像是什么语言什么字符都有,但是我却都能看懂,能明白,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接着我就醒了……记忆中,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梦里放弃生。

*

还有次记忆非常深刻的梦。当时醒来的第一个感想大概是“幸亏是梦啊!”

梦里显示不停的梦中梦。我好像是睡在书房,窗外一直下着大雨,连屋里都是阴阴的。不停从书房里起来,发觉是梦,不断地循环。因为迟迟无法醒来,梦里好像心情开始变得异常焦躁,接着好像思考也开始混乱。
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自己开始幻想楼上有人要杀我,然后脑内模拟了无数种他杀我的场景,我把门窗关得死死的,都还觉得他能穿过房门来杀掉我。越这样想我就觉得越可怕,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就到厨房拿起一把刀,冲上楼,把我认为是要杀我的人给杀死了……
我只记得梦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倒在血泊里了,而我手里正握着把刀不停地滴血,身体不住颤抖。我不知道是该逃走还是自首,那一刻我开始无比后悔自己的冲动。然后我发疯一样地跑回家,好像又发觉那个人又死在我家门口了。

总之觉得那个梦好像是现实和幻觉已经搅混了,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杀那个人,或者那个人早就已经杀了我?

但是醒来后,第一件思考的事情就是我到底有没有杀人……冷静了几秒钟后,我终于想起了刚才的是梦,然后开始庆幸我的下半生不用在监狱里过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