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25

(´・ω・`) 加入有妹这么久了也没记录过, 刚巧新鲜热乎出炉了一锅(?)梦——

先是母亲的车被盗
再来是家钥匙丢了
接着家被小偷光顾
邻居竟然帮忙报警
最后我从外面回来

あぁ、
やっぱちょっとつまんない。

140415死死活活

很久很久没做梦了!
    梦到小时候身体不好,妈妈找了练功的亲戚教我练功强身健体…我就练了,练着练着我开始咳嗽了,越咳越厉害最后咳死了。
    然后我又原地满血复活了。
    我觉得是因为练的功有问题,但是妈妈又找来了亲戚教我练功。我不想让妈妈担心,心想这次随便教练吧别认真,结果没几天又咳了…
    我想赶紧停,但是亲戚不让停,她拿出一个箱子后我忘了那箱子有什么作用了,反正亲戚去了箱子里我就立即马上把箱子锁了!再也不练功了!
    然后扣扣找我去她家玩,一路上我都在想那个装了人的箱子该怎么办,是扔海里还是埋地里…还是把亲戚放出来,毕竟她是在我家失踪的。到了扣扣家我就和她讲了这事问她怎么办,然后就坑爹的醒了!
    好想知道扣扣会怎么办我又会怎么办啊!还有我的咳嗽到底还会不会好还会不会再死一次!
    中间好像还有一段在阴暗的堆满杂物的宿舍踩着提子找东西的事,记不清了。

被盗的压力

我在梦境中醒来,一切都与平常一样,直到拉开窗帘。

窗户虽然关着却没有锁上,纱窗的外框已经扭曲。我猛然发现房间的一切与刚才不同——放在桌上的27寸imac没有了,桌面上空荡荡的;手写板变成了一块无用的塑料,外壳被胡乱地扔在一边,房间对面的衣橱变成了灰白色,里面的东西全消失了,而且被什么人移到了床的另一侧。放在架子上的东西全都没了,包括移动硬盘。

是小偷吗?是小偷吗?是小偷吗?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想不起电脑里到底有些什么,只知道完了,我的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在不断地绝望与自我劝慰中,我醒了过来。

还好只是在做梦。

120209现实

  极度现实的梦,以至于我差点以为这个梦就是现实。新的相亲对象是个踢足球的,于是第一次见面是在拿出操场作为比赛场地的某个学校。对方坐在某教室后排,脸没记住,但似乎是个性格活泼飞扬跳脱的好人……聊了一阵子对方比赛开始,我又不喜欢看足球,就还在这个教室休息,不过坐到了前排。
  然后和坐在前排的少年聊了起来,不知道是我先搭讪还是少年先搭讪,聊得倒是很开心,可惜聊到一半进来一个女老师,一句话不说开始发卷子考试,没给我也卷子,也没赶我出去。我往少年那边一瞅……我了个去这不是初中生物题么!可这少年说是大学生我都信啊!年龄认知障碍的我灰溜溜出了门。
  校园里逛着逛着突然发现了应该在枫叶国的姐上,在和一个男老师模样的人说话,我想了想决定不去打扰,刚好这学校附近有家咖啡店,有吃有喝还能拿着平板蹭网,我就出了校门抄小道往那边走。小吃一条街一样的小巷,各种各样的小店小摊,我在一家小店前停住了脚步。
  恍然想起这是我上学时最喜欢的一家小吃店……所以刚才的学校其实是我的母校啊!小店已经人去屋空,只剩一把被磕坏的玻璃伞孤零零躺在地上,这伞曾经是这家小店的招牌,挂在门口见证了我无数次进出。我拿起它,转身,一步步走向巷子外,犹豫着把伞扔进了垃圾桶,就像扔掉一段青春一样不舍。
  出了巷子往左一转就是咖啡店,我进门刚好碰上了一个有钱没处花的土豪,他包下了整个咖啡店请进来的客人吃自助,美美吃了一顿我就去了梦中最后的场景,姑母上家。姑父上不在家,但是潜意识总觉得他是不在了(。

120116結局彼女は運命の手から逃れられませんでした...めでたし...めでたし...

  梦的一开始现实到极点。我拖着箱子和电脑去另一个城市培训,中间有一天没课,我就去住在另一家旅馆的同事那里玩。我的旅馆是公寓式两人一间,但是同事的旅馆是农家小院式三个人住一个小院。同事问我这里还有个空床你那边不是没别人了要不要搬来一起住。我看了看她已经插上的网线说算了,她这屋里也没路由我来了也是跟她抢网上……
  然后一行人出去吃饭,吃完同事要去逛街,我就回去收拾放在她那儿的东西准备回自己的旅馆。谁知道走到小院门口,发现门户大开,有个拿着枪的黑衣人在院子里翻着什么。我吓得大声尖叫,被黑衣人一枪打死了……
  然后……「神は言っている、ここで死ぬ定めではないと」……我突然读档一样地又站在了小院门前。这次我紧紧捂住嘴,悄悄地离开,在附近找了两个巡警叔叔,结果跟着巡警叔叔再去小院的时候……黑衣人很干脆利落地先打死了巡警又打死了我(。)接着我一睁眼又完好无缺地站在小院门口。
  这次我跑开的时候心里想着,一定要找个不会被打死的方法。于是我先找了巡警叔叔,然后发现了一辆似乎强化了装甲而且没有锁的轿车……就带着俩巡警毫不犹豫地钻进去,开去小院把黑衣人引出来,然后一打方向盘冲进了旁边的河里……顺着河道往前开了一阵就遇到了整修河道中的军队。
  黑衣人终于被抓,但是他看向我,一脸杀气地微动嘴唇说了一句话:“我记住你了。”我吓呆了,这个人杀了我两次,而且还想杀我第三次!谁知道这次死了我还能不能读档!我战战兢兢地捱过培训,归心似箭地回了家。到家时看见父上带着我其实并不存在于现实的弟弟在整修外婆家的小院。
  架在二楼上的梯子年久失修,我爬到一半觉得要塌,就灰溜溜地又回到地面上。修完房子父上带着我和弟弟回家,母上在家里做饭。突然楼下传来一声惨叫,我立刻浑身僵硬……那个人来了,那个人来了!怎么办!母上还想开门出去看看,被我死死拉住,我锁上门,在门边瑟瑟发抖。
  门外传来枪支开保险的咔一声,接着是那个噩梦一样的嗓音:“你以为你逃得掉?”梦境戛然而止。

植入思想

有一些场景让我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可能梦境中的场景在生活中也有发生,亦或是根本就是梦,只是与现实太过接近,让我分不清…

这种感觉很奇怪,甚至感觉像是被植入了思想一般…

或许是因为时间太久  久到现实与梦境交杂…久到我们忘记了现实,却仍记得梦境…久到记忆在跟我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