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落难公主/变种僵尸

1 落难公主
时间是在古代的某个朝代,但是应该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想了想我好像还是个少数民族政权的国家的公主,估计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吧)。哎呀历史什么的忘得差不多了,就不细究了。
就是另一个国家打进来了,在城外各种烧杀劫掠,后来攻进了内城,从内殿到后宫。宫里的人就开始逃难,和时间作斗争啊,时间就是生命啊,拼命地在往后退。记得特别清楚的场景是,有一个王妃穿着非常华丽的衣服骑上马往里面飞奔,穿过各种形状的门,她的衣服下摆飞起来刮落了树上的花。啊,此时的我在飞奔(用腿)。
我终于奔到了后墙,使用轻功飞上了屋顶房檐,然后又从屋檐飞到了墙檐(这里的场景有点像玩基三使用轻功的时候)。然后又从墙上跳下来,在墙外跑。这个时候有个小宫女追上来,让我带着她一起跑,我答应了。但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料想她一个宫女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力逃出来才对的,果然她是一个卧底。我一发狠,就把她推到了河道里。
后来觉得自己身穿华服实在太过显眼,肯定很容易被发现捉住,就和随便一个农妇换了衣服又把脸弄得很脏躲到了护城河河堤(也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说)旁边。眼看着那个刚刚换了华丽衣服还没开心够的农妇被捉住了,心里很过意不去,但是为了生存也没办法。
这个时候驶来了一辆高铁(这穿越的……),我像个印度人一样扒上了火车,就逃走了。
2 变种僵尸
在一个中间做着锅炉(取暖+做开水用的那种)的房子里,我坐在锅炉旁边,周围摆了一圈软垫的椅子,椅子后边的墙上上挂着电影的海报。每个椅子上都坐着一个男人(好像还是男明星,记得清楚的有刘恺威),他们在等待自己老婆生产,每个生产之后的人都会从画里走出来,他们接她们一起回家。
然后女明星们就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了,但是杨幂迟迟没出来,据说是因为她不是剖的,其他剖的都很快出来了(其中有张蓝心),刘恺威就在外面非常非常焦急的等待,感觉他都要哭了似的。另外一个在电影《僵尸》下面坐着的一个男孩(长着张一山+蒋劲夫)的脸,也一直在那里坐着,就一直不挪眼珠的看着我,但是慢慢地他的脸有一点变化,变得和那个影片的海报一样。我一走神,发现那个男孩就不见了,感觉自己后面有人,一回头,他就在我后面。后来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就亲亲了(= =可怕),然后我就发现自己也开始产生了那种变化,他还说要帮我消除五感,要扣掉我眼睛的时候被我拒绝了,但是意料之外的他也并没有强迫我。
再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变成了一个可以隐身也可以变成正常人样子的(僵尸)怪物。回到了高中,然后每天都变成一个同学加入一个班级,很开心,但是很容易被发现,并不是长久之计,可是我也没有坏心,只是怕被正常的人类讨厌、嫌弃或者害怕而已。后来和学校里的猫变得熟悉起来,猫比人要好很多,不会在见到我的真身的时候逃走,而是一直很友好很有爱的愿意和我做朋友。所以就每天抱着猫飞到实验楼、教学楼I、II和图书馆、宿舍楼的楼顶上一起玩,但是晚上很麻烦,因为没有地方住,只能偷偷潜入某个宿舍,但是又很害怕吓到宿舍里的小女孩。就提前查好哪个寝室没有人,潜进去睡觉休息,很幸运的是,一楼整个楼层因为新闻院(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了大学的宿舍)的学生们都出去实习了,所以没有人住,我可以安心住下,不过就是因为宿管阿姨也住在一楼所以还是要格外小心。
再后来就是某天抱着猫白天在各个楼飞累了,打算飞出学校玩的时候,真身被一个得道的仙风道骨的师父发现了(就是上错花轿嫁对郎里面刘若谦那种),他也没有嫌弃我,反而收我为徒了。

20161201不作死就不会死

(前略记不清了)
好像是和培培一起,不知道因为什么(好像是我作死来着),然后一个巨高的烟囱要倒下来了,大家都很恐慌。所以我们决定先回家去取了必备的东西,然后和大家一起会和逃难。因为家里住的是四层(还是五层来着),然后有两部楼梯,一个爬起来很艰难,另外一部是类似消防楼梯的那种,好爬但是很阴暗。我爬了一层半之后觉得这样太慢了(其实是因为体力不支),就决定去走那个比较容易走的楼梯,她提醒我小心不要误入歧途,因为很容易不知道爬到几层。据说七层在闹鬼什么的,反正就是果然爬着爬着就错了,迷之走到了七层(还是五层),然后被困住了。通向正常那边被锁住了,我就想往里走看看会不会有出路,结果被困的更出不来了。周围都是类似锁链和结界的东西,阴气森森的,旁边也有其他小伙伴被困住的。有一扇对开的门留了门缝,他们叫我不要过去,里面有东西,但是我没听,很好奇就钻了进去,结果里头有个僵尸…没躲过把我咬了。我就变身了…然后大家也都被咬了,被咬了之后还互相残杀…我就被一个大哥吃了…但是后来好像跟游戏存档重置了一样,我又到了另一个结界,身体还是僵尸…碰到了一个像魔理沙的僵尸,我问她你是灵梦吗,她说不是我是魔理沙。然后就成了朋友,但是有另一个很坏的大魔王,要除掉我,她就把我藏起来,在厕所的某一扇门后面,大魔王进来每说一句话走到一扇门前面,我超紧张,但是她走过了我的那扇门,到了前面的一扇,发现没有人。我就得救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听人劝,不作死就不会死。以及,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感谢上天眷顾。

还有,最近时常梦到自己一个人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因为日语不好迷路,找很久都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天都黑了还在外头流浪。不然就是和朋友约好在一个地方碰面,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好像是在新宿站附近。
可能是最近状态不好,一直有心学习但是却没有努力。还是要好好学习啊…

20150222全键盘手机/烫伤/打僵尸

开学回到寝室,发现桌子上多了个全键盘的手机,里面放的是学校发的电信卡,然后让我想起来之前有个手机里有个游戏特别好玩(类似街霸系列),于是载下来玩。后来室友回来叫我去洗漱,我端着盆去水房接热水,到了水房听说很多人的盆和洗漱用具都不见了,从一层到四层都没了,只有五六层幸存。
洗漱完回来,被MSc(一个学长)和ZSl(初中同学[妹子])叫去游泳(恩我不会游泳),但是意外的游的很开心很好,游完泳照例洗个澡出去,结果仰着头洗脸的时候水温陡然升高,脸整个被烫红,一侧靠近鼻子的脸颊还被烫起了泡。然后简单处理了下,大概就凉水冲了一下就回寝室抹了芦荟胶就上床睡下了。
睡醒之后接了个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打游戏,我一口答应。然后打开电脑选了角色职业之后就进入了游戏,没错是进入了游戏,也就是我整个真人变成我选择的那个职业进入了游戏,我貌似选的是一个远程职业,大概是法师吧。看起来可能是某某废墟(看起来像是诊所或者是学校)的十人副本,总之就是先发了个火球把守在门口的怪轰了。然后跟着队友进去,里面简直脏乱差,各种粘液各种泥泞,各种干了发黑的血液,各种伸出来挥舞的干枯手臂,被抓着就掉血,除了躲着就是打,要不就是躲着打。后来大家走散了,大概三、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小队,我和俩人走进了一个黑漆漆黏糊糊湿漉漉的小过道,要以各种姿势不碰到他们才能安全过去(因为大家都没药也没什么血了)。顺利过去了之后是一个狭窄的楼梯,但是在楼梯上碰到了类似僵尸的怪物,可是它们的眼睛都是盲的只能边走边挥舞手臂,如果被碰到了就上来一口死翘翘那种。一路提心吊胆好不容易走下了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后面扑上来一个,没躲过,碰到了。然后就只好把它打死,结果打的时候呼啦啦来了一片……
这个时候,我爸又叫我起床了。
Ego

绕世界一圈的丧尸追踪战

梦到一个扯淡的梦,嗯…所谓想想关键词是:丧尸/沙漠之鹰/电车/房子-世界一圈

稍微整理一下关键词之后来备忘,下面是回忆
▲嗯,先是一开始一个莫名的(神秘人)带来了一箱子的手枪,一看就是玩具的感觉,不过我刚好想买个模型枪来摆拿手枪的姿势作为绘画素材,所以刚刚准备买下来那个(神秘人)却不知怎么不把手枪卖给我讲走了…
(梦境中断)
手枪已经在我手上了…= =,然后发现是沙漠之鹰(很有分量感)
▲之后突然开始出现丧尸…被我干掉之后,我跑到房子里(一栋乡下老房子,周边也有邻居),和家里人(一男一女貌似20多岁左右,脸不明)说我碰到僵尸了,惯例是没人相信我,然后我想起僵尸没办法过河就跑到家对面的河对面的岩石上,来了几个僵尸被我干掉了。
之后我看到我的家人被丧尸追着跑,于是去帮他们,绕着房子跑了一圈快追上他们时他们拐进入房子口里了-原来前面也出现了僵尸,但是我来不及跑,前后的僵尸把我堵在房子的折角口里了…

“夏亚你算计我!!”(貌似喊的不是夏亚,总之被数之不尽的僵尸堵在死胡同里就这么被干掉了…)

之后复活在房子里面(家人面前),这次他们相信了我,然后开始分枪,之后我发现邻居家里都没有僵尸,只有我们的房子这里源源不断的冒僵尸,同时发现我们无法离开房子周围的面积(无形的墙)但是前后的面积可以去且无限延伸,然后我们开始向着小河跑,以房子正面的单位里跑 -- 整理一下状况就是说以我家的宽度为单位,绕全球一圈为长度是可活动范围…
▲然后跑上了电车(男的不见了大概是被啃了),然后列车开始向着房子边缘前进,我们希望丧尸不要发现我们,之后窗外开始出现浮空飞行的触手怪(就像ALLKILL漫画版里出现的怪物一样),触手怪刺穿了电车窗户,玻璃四溅,触手抓住了几个乘客-拉了出去,然后电车尾部开始发生爆炸,我护着她趴下…

◎该死的闹钟响了,梦就断了…

僵尸病毒 世界末日

非常真实的一个梦。梦所处的环境就是我周围的真实世界,以至于我没意识到这是个梦。僵尸病毒刚刚爆发那阵子,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一下子就全世界都是。而是刚开始只有一小部分人被变成了僵尸,但病毒还是在不断蔓延。我在我家阳台就非常清楚地看到楼下有一个人被啃得开膛破肚,内脏被血染红……非常非常真实。
我在烦恼我该怎么办,手边的武器只有一个短小的直刀和一个水果折叠刀(这也是真实世界有的,完全都是真实的,除了僵尸)。我非常后悔当初怎么没攒钱买个结实的日本刀,斩首会比较容易。这两个小刀杀僵尸会很费劲。而且我也没有枪,如果有个散弹枪该多好。我脑子里只清楚地记得艾伦从亚妮那里学来的那招格斗术。可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想碰到僵尸。不过为了活命也没办法。用脚踩爆头也凑合。
梦中我很害怕。然后后面的都是片段,中间的情节我忘记了。
高速公路上零星地散布着几个僵尸,大卡车开过,然后僵尸聚集起来,大卡车碾过去,好像车轮没承受住……后面的我就不知道了,好像这段剧情里没有我的出场。
遇到一大堆学生在学校组织下郊游还是什么的。我跟着他们跑,在队伍中间,然后前面的学生们自己慌了,有几个人在转角处跑岔了,后面的人不知道就跟着有的跑错了,但我看到了所以我依然拼命追过去了。
然后在落脚的这个村寨,我好像在躲避什么人的搜捕,在村子里惊恐地东躲西逃,还是被找到了,但然后我就无所谓了似的开始理直气壮地跟那个搜捕我的那些家伙争辩。后来由于僵尸一直在其他地方晃荡,我和那由一个博士还是什么的带领的搜捕我的小队也只得驻扎在这个村寨了。然后传来消息说某某地沦陷了,被僵尸全灭了。那个领队的博士,也就是现在村寨的全线首领,说不可能。我感觉到这个消息很坏。队里有个女孩子,是曾经认识的朋友,话剧还是什么的,导演。她不肯把角色给村子里的大家来演,要把两个角色留给XX和XXX,然后我就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跟她说,xx和xxx要是死了呢。她说不可能。我说可能。
村子也陷入恐慌中,这个村寨家家户户都饲养獒犬,养了很多凶猛的家伙。但这些家伙吃肉啊。如果被僵尸病毒感染过的尸体传染了就完了。根本不可能不被传染的。因为这个我所知的僵尸病毒甚至可以把动物也变成动物僵尸。
下一个情节↓
我在森林里遇到了一个大象,我应该和这个大象之前就熟识。大象和一个动物僵尸搏斗,好像还是个肉食动物变成的僵尸,但大象并没有费多大劲就赢了,我似乎也料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所以没担心。然后我就被大象放到自己背上背着,原始森林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意外的有僵尸,数量不多不少,很均匀地散布在各处。但和大象在一起我很安全。我被它带到一个寨子,这里有它的神明。进入一个漆黑的屋子,屋里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层珠帘,随着我经过而瑽瑢作响,不知为何这时候我觉得很不安。然后走完了这段路。它的神明就在尽头的屋子里,那个屋子在室外,也就是说刚刚我走过的类似于过道么?反正室外有人,是这里的信徒们,大家用惊奇地眼神看着我。我却说什么也不想进去,总觉得进去了会看到一只正在腐烂的巨象……
但它还是带着我进去。
在进去之前我实在撑不住挣扎着醒来了。

主要是实在太真实了,醒了之后我还觉得有僵尸,不觉得是梦。我从床上爬起啦跟我家人确认,是假的吧是假的吧?然后得到了肯定。望着窗外那平日里觉得平凡到无聊的景色,安心得想哭……

然后我才想起来,梦里没有amber。
主要是现在觉得世界和平真太好了,没被卷入战争啊圣杯啊(艹),真的太好了。没有世界末日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我太弱小了……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所以才会这么不安。

2009-07-16 噩梦日记 生化危机loda

我已经很久没做过噩梦了,准确的说,很久没做过梦了.自从今年4月份起.

   今天却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前天拉稀,身体一直很虚,然后和阿朱一起去喝酒.喝到大醉.吐的我稀里哗啦的,吐的我直冒虚汗.感觉全身的汗全在那时给榨出来了.没醉过这么难受过,感觉差点死在南峰山脚了.那不是酒精的问题,是我身体的问题.

  反正身体更虚了,昨天憔悴了一天.凌晨2点上床,一路神睡到下午1点半,给这个噩梦炸醒.



  梦本身很超现实,里面的演员也不是由现实中的人物扮演.视角换的七零八落,一会是主角,一会是旁观者,一会是悲剧人物.感觉真像场电影,编导是我,演员是我,摄像是我,音乐也是我(额..别怀疑,真有背景音乐,当然我现在忘了是什么).梦乃灵魂栖息之地...好吧,不说废话,开始了.



  貌似是一种病毒的传播,空气传播,祸害了整个科研机构的大楼.感染迅速,梦里面的群众演员们纷纷眼球爆开,脑浆炸出一种诡异的绿色.病毒如此惨烈,丝毫不考虑与人类共存.一片死亡的气息.



  主角(那个时候还是我的视角),和一群人在已经给全线封闭的大楼里逃窜,恐惧,狂奔,无形之物的真正的恐惧的本身.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倒下,有天真无暇的小妹子,有一路陪伴的好友,有陷害过主角的奸角,有不共戴天的仇人.都死了,死状恶心到我现在回想起来都反胃.



   印象最深的是奸角的死亡,那时我的视角变成了奸角临死前的回忆,奸角最后心软,放过了最后给主角致命一击的机会,但没人知道他的仁慈,奸角在被所有人憎恨中凄凉死去,脸色忽悠一下变成惨绿色,枯萎了下去.他喃喃自语:"蠢货,我们才是正义的"(...额,,就是这台词,,wow中毒者?).绿色脑浆飞散开来.画面继续转回我的主角的逃命.



   病毒最后具现化为人,也许是梦里的我怕了这种无形的恐怖?前面死的仇人又爬了起来,成为了肥大的,臃肿的,变形的,全身淌着绿色粘液的僵尸.(果然又变成僵尸片了么,,)



  逃上大楼顶,有直升机来救援,飞机上是几个也刚死里逃生的熟人.他们放下一条绳子,我拼命的爬上,僵尸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攀上了绳子,紧紧咬在我后面.我害怕的拼命蹬他,草绳勒的我很疼.僵持中偶尔回头,看不见飞机上几个熟人的脸色. 我发现了兜里的小刀,空出一只手努力的开始割断下面的绳子.那个时候,说多紧张就有多紧张,终于在僵尸咬到脚的那一刹那,绳子断了,僵尸想要抓住什么的张牙舞爪的掉了下去.



   我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额...天知道.命当如此,后面才是最合理的结局.



   松了一口气.单手抓着半截的绳子抬头看着飞机,表情却在那一瞬间呆滞.飞机上的人一脸懊悔的看着我,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到,他们已经快割掉在我上方的绳索,只剩一点草丝藕断丝连.原来,你们放弃我了么.绳子终于断掉.我一脸绝望的和僵尸一起堕下.这个时候画面又转到飞机上的熟人堆里,一片寂静.有女孩的声音:我..我们不能..我..不能.



  画面转回已经摔的一动不动的我,腥臭的气息爬过来.看着这张绿色浮肿的脸,看着这位生前的仇人,看着这位死后的恶兽,我笑了.什么都看淡了.我原谅你的生前,我原谅你的死后.僵尸扭曲的脸上也挤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们对笑的很开心,也许他也懂的我,我现在也懂的他.笑声顿息,画面的最后镜头是他绿色粘液的大嘴和利牙.



于是我醒了.....全身是汗..做梦做成这样一个超现实,还伦理,还有背景音乐的电影.....我自己都深刻的佩服我自己....



  惊魂稍定的我开始yy,我会不会变成僵尸呢,然后我就yy到变成僵尸的我外表很正常.然后恨绝这个世界,去救出给科学家关起来的前祸首,现在的伙伴.啊啊,这会是一个多好的题材啊.

打僵尸的夢

昨天做了一個很詭異的夢,可能是好幾個夢但是記混了。
一開始在玩一個遊戲,不記得是俄羅斯方塊還是青蛙過河了,反正就是那種很簡單的遊戲。通了第一關之後到了第二關就變成了一個第一人稱視角的打僵尸的遊戲,但是沒玩多久就game over了,從第一關開始玩。之後再次進入第二關。

之後整個世界的世界觀就展開了,說的是大規模的病毒造成了很多人感染成僵尸,僵尸會隨機性的攻擊正常人。很多正常人不會被僵尸攻擊就混在僵尸群里。之後來了一群很邪惡的人到那種風月場所去檢查,對每個上去都踢一腳看看是不真的。如果其中混進了人類的話就當場射殺。之後接到消息說他們要爆破我住的地方。於是我就設法逃跑。第一次的時候沒逃出去,被炸死了。第二次摔死了……然後不知道輪回了多少次終於逃進了一個醫院裏面。正好這個時候醫生給一個病人換藥。那個病人臀部的部位有很多血,然後不能走路,只能爬到醫生那裡換藥。醫生給他換好藥之後看到了我的背影,然後把我當成了另外的人,於是也幫我換藥。之後我從醫院里逃了出來,然後想到醫生把我誤認為一個很有權有勢的高富帥。而且那個人陰險狡詐。突然想到前面的恐怖分子,僵尸什麽的一定是一場大陰謀。剛剛感到害怕的時候醒了。

有無人做過黑白的夢?

真是太神奇了
然後色調是灰暗的,視角似乎也是第三人稱的,似乎在看電影。
不過内容比較無聊並且可怕
好像說的是僵屍來了,然後我躲到了床底下....這個夢境得得益于我小學時候他們老說什麽美國造了人造僵屍然後跑到中國來了,並且就在學校后山...

最清晰的梦境

  小的时候最清晰的梦境是在一个森林里迷路了,找不到母亲。(真是小孩子啊)
  那个森林的构造来源于挂在小学时期家中客厅墙壁上的一幅画。后来搬家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在高中毕业之后的暑假,回到了很遥远(两个省)的老家,却发现那幅画挂在老家客厅的墙壁上。
  记忆混淆。

  接着记得还算清楚的梦境是初中的时候。像恐怖片一样的。一开始在长长的(墙壁上挂着火把的)走廊中走着,和几个初中同学一起。然后走到一个路口(似乎是要做出天堂地狱选择什么的)走了其中的一扇门(而具体的选择已经记忆不清)走到一个类似旋转餐厅的高楼顶。和很多人交谈。从一侧的电梯坐下去,这个时候却发现僵尸入侵的危机。很多人都死了。电梯的通道内下侧和上侧也都死僵尸(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看见的)接着,电梯的线断了。掉落下去。坠落下去。
  到此为止。

  有些无趣倒也是,但是更多的是奇怪自己为何会记忆住这两个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