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心没肺全人类☆

好久没做梦了

http://www.douban.com/people/Rapunzel_mia/

20170826喜欢上了一个钙然后

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我和一个长得很高很帅的男孩子大概是熟识,但是也没那么熟。我看他长得高高帅帅,却没有女朋友,就问他是不是钙,然后他说是的!然后就一起玩,算是非常好的朋友了,还有另一个妹子,一共三个人一起。但是我好像虽然知道他是钙却还是喜欢他了,哇,一个何其悲惨的故事www
有一天,在(那种有点像90年代的战校里的那种)操场上,有很多很多一大堆的落叶,我在一边踩树叶玩,一边看着他在操场上溜达。然后我不知道从哪捡了一张破纸,就折了纸飞机在那扔着玩,他看到了我就过来和我一块儿玩,非常开心的俩人比谁纸飞机丢得远ww
后来老师就过来了,说你们怎么不去上课?我们说:啊?没打铃啊老师?然后就跟着老师跑着去上课了,纸飞机也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进了教室之后,大家都围着老师看卷子的成绩(好像是历史卷子),然后有个人把我的卷子给我,我看到最后一题才得了两分(一共六分)。
然后切换场景,进入故事002。就是和高帅还有那个妹子我们一行三人,去一个什么地方探险(或者是调查什么事件),反正就有一点灵异冒险奇幻的系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在一条小胡同里发现前面着火了,就拨了119。由于消防站就在胡同口,来的很及时,没有很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因为火势太大房子塌了不少。
不知道因为什么(其实是忘记了),我和另一个姑娘和一个长相很异域风情蛇蝎美人的小姐姐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主要是我吵),然后那个很美的小姐姐就领了便当,我们三个人身上就有了她的诅咒,会死。(中间忘记了)我们就要从这个地方(因为大火已经有大片大片的废墟了)逃出去,开车的时候他们两个把我落下了(他们开的是越野车)。然后我就在路边捡了一辆拖拉机(或者压路机),开着开着还上高速了,还有很多个出口,我还迷了路,但是后来还是找到了方向,但是很遗憾的是后来拖拉机没油了,我就停在了路边,换了一辆小黄车骑。
骑到了地铁口,进了一家杂货店,店里装潢非常的名媛风,店主是个给力给气的b站美妆博主(是的,是笨妮儿),穿了个貂整个人都特贵妇,奇迹的是我在梦里和他很熟络,他和我一直聊香水,但是我只对他展台里的饭盒感兴趣。我让他把饭盒取出来给我看,是个三层的很精美的饭盒,但是我看来看去和他说:你这个饭盒不行,虽然是三层的,但是你看啊,这三层都太浅了,没法儿放汤。
后来海青和铭铭她们也来了这家店,看起来是我们的定期聚会场所,大家凑在一起开始聊指甲、聊八卦,我出来和笨妮儿一块儿准备弄吃的,这时候海青出来说她要回去上班(还是上课来着),我问几点呀,她说十二点,我说那怎么办来不及吃饭了吧,这时候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她说没关系的那吃完赶紧走吧,可是我们还没开始做饭,材料都还没买。
(之后就忘了)但是要补充的一点是,前面故事001和002里的那两个小伙伴,都因为受不了诅咒而自杀了。

20170830被喜欢的爱豆表白然而

(前略)和stlj、另一个日本小姑娘,还有一堆大人一起参加活动或者旅行之类的,场景就类似于小时候和姐姐培培还有舅舅小姨一家过年一起玩,或者是暑假的时候呆在山里的小别墅里玩一样。
因为日语不好只能磕磕巴巴的和stlj和那个小姑娘交流,他们人很好,会认真的听我一个一个词往出蹦着说着蹩脚的日语,还会告诉我这个那个用日语怎么讲。中间有一段时间stlj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只有小姑娘和我一起玩,拉着手跑来跑去的说这说那的,甚至还教会了她一点点中文。(记忆中这里的场景是在工人俱乐部类似建筑物的台阶上,能看到远处郁郁葱葱的很多绿植,还有那个年代小区绿化里常见的月季花)
后来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围坐在一条长桌两边,本来旁边是小姑娘的,后来不知道stlj说了什么,他就换了过来。在饭桌上吃着饭,问起了他们关于こうよう和もみじ的区别还有什么叶子从绿到黄到红的不同说法的问题,我非常傻,总是教不会,但是stlj非常有耐心一遍一遍解释。
吃完饭之后就打算回家了,大人们都走很快先去公交站排队了,作为小朋友的我们三个就走很慢了,还打打闹闹的。我和小姑娘手拉手(我的右手拉着小姑娘的左手)晃着走,然后stlj在一边走离我们一直有一段小朋友之间的男女生距离,这个时候stlj突然走近拉住我另一只手(左手),然后塞给了我一张折成长条的纸,纸很硬,有点扎手,我边要拿出来边问他这是什么呀,他又用力往我手里塞了一下,说你收起来放好,现在别看。我只好先松开手,摸索着打开背在背后的双肩包拉链,把纸条塞了进去,然后又被紧紧攥住手。就这样晃到了车站,发现那里早就排起了长队,本来想排在后面的,但是发现大人们全都在前面招呼我们,只好过去插在了中间。
后来就上了车,我坐在妈妈旁边,靠着窗户,外面太阳要下山了,我把车上的窗帘拉开一点缝从书包里掏出来那张纸,纸是被折成折扇那样子的,怪不得又硬又扎。展开之后是手写的表白信,具体内容记得不太清楚了,“现在在休息室,好不容易只有我一个人,才敢给你写这个”(具体的话只记得这句了),然后大概写了相处中就喜欢了,中间还夹杂了几句乱七八糟的中文www总之最后一句就是,我喜欢你。
然而看完之后的我虽然很感动也很心动,但是回信里却只写了“谢谢你的喜欢”之类的话。并没有答应和他在一起wwwwww
-
其实还有梦见其他的,但是我忘记了。以及,梦里的我真是高冷,简直把stlj当做一般的小朋友了,醒来以后明明都爆炸了www

20170612运动会/领证/生孩子/被甩锅

要去其他学校的大一点的体育场开运动会,所以要先坐车过去,按班坐嘛,我就特意找了靠窗的地方,觉得万一能看到其他车里的轩妹呢,结果这位大哥连个头都不抬…反倒是看到了lwb然后和他打了招呼。到了体育场以后大家按照班级坐好,意外的是轩妹他们班就在我们班后头。比赛开始之后看台上人就很少了,我一开始还在和wsy(小学同学)聊天,很意外她居然知道我和wxw在一起的时间,还有现在和轩妹她也都知道,还聊了她的感情。后来我就想先去后面和轩妹玩,就走了,然后轩妹好像一点都不想让他同学知道我似的,总之就是没在他那呆两分钟我就又回去了。这时候刚好rsf(小学同学)过来找我玩,就开始跟他一起玩了,还一起跑回教室看能不能用电视看动画片,因为运动会那天好像是类似于六一或者什么日子,所以电视主页有1080P的睡美人、美女与野兽之类的动画电影可以看。啊,当然最后没看成,电视怎么也调不好,只能看运动会转播……之后就回去继续坐着玩,从看台上面往下走的时候还被坐在后面的wf哥哥(大学同学)叫住了聊了一会儿。可能是中场休息或者是什么的时间,轩妹来找我了,我就跟着他走了。然后很神奇的,我们就准备偷摸回家了,去车站的路上他就问我那男生谁啊你就跟人聊那么欢,我说那我小学同学,他有一点惊讶。到车站之后,外面特别晒,太阳晃的我一阵晕眩,我就问他你是想坐公交回去还是地铁呀。他说想打车,我说行啊。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就没打……
(中略记不清了,但是后面应该是同一天的事)
去了民政局,突然就领了证,但是好像是类似于“预结婚”,少一个正式印章,还有起止日期的那种,似乎是在截止日期的时候如果能达到什么条件,婚姻关系就正式确立。很意外,也完全没做好准备,一脸懵逼不知道要干嘛。更令人害怕的是,刚领完证,我把它当成月票似的揣进书包,然后就谜之被推进了医院生了宝宝。生完孩子,在一边学着怎么弄一边弄宝宝的食物,轩妹就在那呆着、看着我一个人忙活,还说我弄的这不对那不对,我说那你来弄,他又不管……我就有点委屈的,然后他就开始找借口讲说他也不懂什么的,我说那谁不是第一次啊,不得从头学啊……
学校组织拍毕业集体婚纱照,有男女朋友的都带着过去拍,我也被淋浴儿(cly/大学同学)拉着去了,换好了衣服,站在人堆里,没有轩妹,只好一个人默默躲在后面,后来说老师们也插进来站吧,长着甩我一脸论文的那个老师的脸的一个老师(明明印象里叫的是软博士的)就插过来站在了我旁边,搞的像是我要和他结婚一样。

20170611在超市被误会没付钱就想跑

和一个男孩子(好像是小学同学rsf)传纸条聊天,那个男生坐我前桌,他同桌是wg(大学同学),我同桌是小冉(大学朋友/wg现实中的女朋友),因为wg和小冉都很学霸,我后桌又gay里gay气的(小学同学zk/对他的印象是小学整个铅笔盒都贴着木之本樱并且热爱桃矢还是雪兔的一个少年),后桌的同桌又是有点自闭的otaku的样子(高中同学zwj/对她的印象是热爱AKB和X-JAPAN的偶像宅/并且很少和人讲话/说话非常非常快),我有一点点不敢和他们传纸条,所以选择了那个男生。(主要还是小冉上课特别认真我不好意思打扰她学习)结果莫名其妙弄得关系很暧昧,他会对我笑也会主动找我说话,然而我又对他忽然没了兴趣,本能的想躲开。
和朋友(两个小姑娘/具体是谁记不清了)去超市买了大概一百多块的零食,糖果居多,实在是拒绝不了糖分啊。结账出来和小姑娘聊天,还各种配对各种cp(比如把小男生和我高一一同学大学还在同一所住的还近的配在一起#因为觉得一精配一傻很合适hhhh/以及包括路遇鹿晗和吴亦凡然后把他们配在一起hhh)。后来又想买什么于是又进入了超市一次,付过钱的东西在塑料购物袋里没有存,直接放在了超市的购物车里,然后就又被扫了一次码,居然还可以扫上。我说我这些是刚刚买过的,收银员小哥哥让我拿出小票凭证,可是我却刚好在刚刚在外面聊天的时候,顺手把小票扔掉了。我希望可以调出超市录像或者收银记录证明我的清白,但是收银小哥哥却说他没有那个资格去弄,我很生气,觉得自己被冤枉超级委屈,各种掰扯不清楚,于是在被误会和生气的焦虑里醒过来。

20170608丧尸围城/电梯掉落

1.丧尸围城
隔了好多天的今天才写下来,具体记不太清了,总之是人类变异,丧尸围城。还没被污染(?)的人类开始疯狂逃命,在一个类似地下人防工事的某个狭小的空间里,挤了数不清的人,我本能的认为有这么多人的地方一定不是很安全,一旦有一个人受到感染跑都没地方跑。于是带着一小撮人走进了紧急消防通道,一直往上爬,爬到顶之后发现上面有一个像井盖一样的门,感觉没有路的我们非常慌张。
意外的是有一个工作人员姐姐在,她知道开门的方式,打开门爬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竟然是一个小型的机场。总之这个时候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下面发生了大面积感染,幸存的人寥寥无几,都拼命往上爬。上面有一架小型飞机正在等待,但是当然要救的先是厉害的人,确保厉(位)害(高)的(权)人(重)安全之后才顺便解救几个普通人,普通人的话,就只能……先到先得。所以当然,我们小队(?),就因为刚好在消防通道所以属于先到先得了。在等待厉害的人登上救生机之后,我们冲出来也上了飞机,然而飞机也是要下降的,情况还是非常危急的。
(中略,总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正常人只剩下我了)这个时候,一个天使般的小哥哥出现了,他拥有神力,可以施法让我隐身,这样就不会被丧尸发现,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不可以碰到水,也不可以自身产生水。比如我不可以喝水、不可以咽口水、也不可以尿尿、不可以出汗,身上碰到水也不可以。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一开始根本忍受不了,总是破戒然后恢复元身,好在最初他一直陪在我身边可以不断地帮我,然而后来他一脸大义凛然荆轲刺秦的样子说:我不能再这样继续陪在你身边了,我要去拯救更多的人,和丧尸战斗,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照顾好自己了。我非常难过,怕他就这么死掉,不想不让他走但是也没办法,他把我藏在一个大楼里面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我因为想尿尿憋到快爆炸,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忍受,最后终于不行了,很久都感觉大楼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找到了一个在拐角里的厕所准备尿尿了。
2.电梯掉落
然后就醒来了……(估计如果没醒的话,我会不会尿床啊OTZ)本来醒来之后要叫顾顾起床的,结果大哥自己起了,于是我就安定的继续睡了,然后是电梯掉落的梦。
好像是zl给我表了白,我说因为自己有男朋友所以抱歉不能和你在一起,让他觉得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先的,我却因为种种原因使得另外一个人成了我男朋友。但是大家还是要一起上课相处的,所以我打算像朋友一样相处,看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异议。在下了班车之后,一起去教学楼上课,教室在六层,但是我想避免和他单独在密闭狭小空间里相处所以决定走楼梯上去。在爬到四层的时候,刚好碰到了zh(他双胞胎哥哥)和zy(双胞胎哥哥的女朋友),他们提议说反正就两层了不如上电梯吧,我正好走累了,想想这样的话也不是两个人单独相处,就说好的。于是四个人等电梯,电梯到了,开门之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四个人打算一起坐电梯。谁知道刚按了六层的按钮,电梯整个都黑了下来,然后随着强烈的失重感,电梯直接掉落到了地下一层。掉落的同时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惊恐,我贴紧一个拐角蹲下来抱着头。
在掉到-1层以后,电梯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运转,灯亮之后谢天谢地发现我们四个都没有什么事,安定的走出电梯,zh说正好饿了,让我去便利店帮他带个面包,我说好,于是去了便利店。在便利店里碰到同学还说了电梯突然掉下来的事情,感慨了一下学校的电梯真是应该好好检修一下了。便利店里人超级多,排队就排了半天。等出来之后发现上课铃已经响了,想想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就坐电梯上去咯。于是我们四个人又进了电梯……

20170425轩妹的基友群/夏日庙会的见闻

一个夏天快到傍晚的下午,我睡午觉醒来把窗帘拉开感觉外面有一阵一阵的凉风,一点都不像夏天的那种熏风,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就决定和爸妈一起出门去逛逛夏日庙会。
在路上人很多,正在排着队刷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拉进了轩妹的基友群,而且被拉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还以为是和轩妹单独的聊天窗口(界面居然是QQ群的那种古老的PC端界面),于是单纯地以为所有左边的话都是一个人说的。还不过脑子地回了几句话,然后被说“yx你小女朋友真好玩”之后才猛然发现这是个群啊,这时候才突然看出来字的颜色都不一样。然后发现这个群的人数就在肉眼可见的增加,尴尬得不敢讲话。总之结局也是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互相认识的人聊天不再说话就是了……
后来点了一下轩妹的资料那里,看到了他的日记居然又开始写了,还多了大概两三个本,标题都是以“关乎XXX”为固定格式的,里面写了些他没有和我讲过的内心活动。
在经过一个曲了拐弯的门才能进入的地方,远远地看到了轩妹和别人(是那种他会听从的人,好像是妈妈)站在那里聊天,在说女朋友的事情,就说女朋友一直喝中药身体不太好,然后他妈妈(姑且是妈妈吧)就说中药也有毒呀身体不好的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对以后不好,之类的。听到之后感觉不太好,还是假装没听到,默默走开了。
这个时候爸爸好像有点别的事就走开了,只有我和妈妈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左看看右摸摸地闲逛。街上的人很多,比肩接踵,一转头发现旁边一队人里面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班主任,排成一队,互相聊天,我惊讶的叫了一串老师好,老师们居然还记得我。然后随便聊了两句天,还开了我两句玩笑,我一抬头看到了奇观:五颜六色的光亮划过几乎黑透了的天空,接连不断地,好像滑过很多道彩虹。正招呼妈妈和老师们看的时候,她们却只赶上了一个小尾巴,颜色变得暗淡了许多。
穿过人群去找爸爸,在一个小桥头看到了他,我激动地跑过去问他看没看到刚刚的天文奇观,我爸说:啊,那是我打上去的烟花啊。我说那么高怎么可能,我爸指了指他肩上扛的东西,我才发现我爸肩膀上扛了一个重炮,好吧,那大概那个真的只是烟花而已。路边有好多放过地面上那种花之后剩下的纸筒,我捡起来打算边走边找垃圾桶扔掉,结果一路上碰到的都是邮筒、税票筒、发票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分的这么清楚OTZ)。虽然也有人就直接当垃圾桶扔进去了,看到税票筒发票筒里面都是冰棍皮、冰棍棍什么的,觉得哎呦他们真不文明,本来想都捡出来的,但是发现太多了又很脏,就继续绕路走了。中间踩着石头过了河,绕着邮筒转了圈,还收了两个快递。
路上看到了许多个地藏菩萨像(是日本的那种小沙弥的形象,很可爱),都会停下来拜一拜。但是发现大多佛像都可能因为天气或者人为的破坏,多多少少有残缺。在走到一个佛像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人,忘记具体是在做什么了。总之她说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然后好像是为了孩子拜菩萨,但是又因为什么什么看到佛像残缺感到很不好,就把自己的头塑在了一个缺了一半头的菩萨上面。我觉得当母亲真的好不容易啊。她还说她要为了让大家重视这些被破坏的石像做一些事情,当时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些什么,但是过了一阵走到一个舞榭歌台(?姑且这么说吧,总之是一个半建在水上的敞篷),发现那个母亲在几乎全裸地跳着古代舞蹈,周围围了许多人。

20170227借来的书,和善(x)的老师

一个看起来和颜悦色但是我并不喜欢的老师(长得是小学同校高中同班同学dsh的样子)借给了我一本书,我来来回回读了很多次,前两次读的时候用铅笔做了记号,hph还问我为什么用铅笔,我说因为不是我自己的书啊。然后在政治课上敏敏讲到商品属性和经济制度,联系到了现在的二次元和偶像文化,我一激动不小心用彩色笔在书上记了几笔。
还书的时候,那个老师正无比温柔并以一种高姿态的同等地位人的身份感和hph进行亲切的交谈,从时政聊到他以后的工作啊未来什么的。我默默把书推到那边,老师翻了两眼脸色就很不好了,我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起身鞠躬。(其实好像是中间因为我不满他们的谈话,主要是不满hph无视我就把书拿回来用蓝色的记号笔涂颜色来着)老师很严肃的教训我,我非常想找借口,就拽着hph说他也知道我一开始没有想用笔画的,是后来一时激动,hph说是这样的。于是老师没深究,就把书递给了旁边的人,然后继续和hph聊严肃的话题,我就乖乖丧丧的坐在一边。
后来老师把那本书送给了我,我翻开之后上面居然有前国家主席hjt的留言,大概就是说希望我爱惜书籍尊重别人之类的,但是写的很委婉,让人读起来就有一种他很慈祥的感觉。又翻了翻还掉出来好多小纸片,上面有高中老师和同学给我的祝福,好像是高考顺利选择题全对之类的……
后面的情节连不上了,具体还有:
1 hph单手把我抱(举?)了起来,说你这么轻我能抱起两个半你,我一脸惊慌。
2 高考结束,我没考好,而yjs说他要不是报了首师按照分数可以去北师的。
3 从报告厅和zz和铭铭说好一起去小卖部买冰棍(神奇的是居然去小卖部都有扶梯),结果跑到那的时候我发现没带钱包,于是蹭了zz一个草莓味的可爱多,嗯,五块钱一个。

20170212看到一大片星空

(前略)
在和大神(好像还有一个谁,好像是半仙儿)寻找一个教室,因为校舍重建了所以位置也变了,原来是414,但是现在不知道414在哪里,明明是414自己却在3楼转悠了很久,但是绕着转了一圈,3楼连509之类的都有看到,就是找不到414这个教室在哪里。
外面还在施工,明明已经天黑了,明明已经接近凌晨了,工人却还没有休息。到处充满了施工的叮叮咣咣声,还有电焊和插在地上的火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呲花的样子,哈哈哈)。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好多好多好多星星,而且是在动的那种,像是看到了动态的星轨,在流动的星星,好像能看到银河一样,就像是画出来的那种繁星闪烁的浩瀚无垠的星空,奇妙的是明明星星多的时候应该月色暗淡的,然而天上的月亮却极为明亮,亮到跟剪贴上去的一样,连陨石坑都能看到。
我就惊讶的喊住了和我一起的大神和另外一个人,说快看天上,他们也很惊异于这样的景色,然后我们就从楼道的窗户里跳了出去,站在离那个像呲花一样的火把很近的,靠近校舍外走廊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天空。
然后看到了奇观,以月亮为起点,由流动着的星星组成像是小时候画太阳光一样的那种线条,像是月亮在散发光芒,但是又不是中心放射,而是像是邮戳似的那种,波浪线似的,点光式的?总之就是只往一个方向偏。
在赶快拿手机试图拍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因为像素问题或者设置问题,根本拍出来就是一片漆黑,或者是曝光过度的样子,一片模糊。我们三个都很遗憾,我想飞快的跑去教室拿相机,但是当飞奔回去又回来的时候,发现因为自己对相机也不熟悉,所以仍然没有拍到。然后奇观就结束了,但是星星还是很多很多很多,漫天都是,不过好像一瞬间就静止了,像是钉在天上不会动了。
这个时候发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爷爷带着孙女也看着天空,他们似乎在等着孩子的爸爸来接。
后来记不清了,只对奇妙的景色印象深刻了。
记几个关键信息吧:送小朋友去上课,414换到了幼儿园小4班(在一个二层小楼的一楼,二层小楼长得很像我小学时候的艺术楼),我在上一门奇怪课(具体是什么记不清了,老师和同学都很奇怪),给大神打电话听到那边在上托福课。
-
结论:
1 应该是白天特意去翻了榆中的星空
2 像呲花的火把=>春节的时候我妈被坑买的呲花药很少 点起来像火柴 没呲两下就着火了 谢谢当时哥哥护着我呀
3 可能想爷爷了吧
4 因为睡前在和gxc聊他在学而思教小朋友奥数
5 可能因为知道自己要开始好好学托福了

20170126仿佛一个武学接抹布大师

(前略)放学的时候和同学聊得正开心准备背着书包走了的时候,才发现这天该我们组做值日了,一个弱弱的男孩子已经默默的扫了半天地了……于是赶紧把书包扔下去投了墩布把地墩了,然后准备拿抹布擦黑板。这个时候从后门进来一个(小学)同学(wjy),动静特大哐哐哐的,我就站在前面讲台那说:“你干嘛呀,被人甩了啊。”没想到他还真是被甩了,于是恼羞成怒的开始拿起用来擦后黑板的放在柜子上的抹布,往前面扔我,我作为一届练武奇才,自然是各种接住了像我扔来的或干或湿的抹布(一共五块),然后一脸平静的把抹布叠好放在讲台上。还很欠的说你急什么啊,然后就去水房投抹布了。
反正就是我很委屈咯,大家也都觉得都是他的错咯,老师回来就批评了他咯,然后他还觉得是我打小报告咯,差点又打起来咯。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冲动呢。

20160117在梦里的我依旧是一个菜逼

好像进入了一个什么副本,然后带我玩儿的人已经告诉好了我技能的释放顺序(为什么我在梦里还是这么菜逼???)。不过我好像是其中的一个人物,而且还有剧情…就是打之前和本里的对手吃饭,看起来是门派之间的斗争。在一条室外小酒馆的木质长桌上,我们两个门派把自己带来的饭菜拿出来:对面超惨基本上是馒头咸菜酱豆腐的配置,我们这边就简直了,左一屉右一盘的…被对方各种调侃。
后来好像我吃到了蚊子,就感觉一阵苦,然后就吃坏了肚子,还没打就…输了……然后就感觉好像从存档处重来了似的,读到吃饭之前。之后发生什么了我忘了…
醒来之前梦到我自己在吃豆腐脑。
还有参加什么训练,然后大家去吃饭了吃完被通知上课不能迟到,就赶快往回跑。教室在十层,但是楼梯爬到九层那里被封住了,我好不容易弄个洞钻进去发现上面还是封着的……就又下来了,然后看着翟翟拿着课本等我,说你忘记拿课本了。我说谢谢!!!然后和她一起去另一边的楼梯了。走在楼道里的时候听到有的教室在上语文课,有人在读她的作文,读作文的人似乎是我的大学同学。
后来我进了教室,只剩下教室中间的一片位置是空的了。我就找了中间的中间坐下之后,刚刚开始掏书包里的东西,就发现进来了一个老师,在黑板上写了第二课,然后开始讲日语…_(:з」∠)_

more »谁在关注 没心没肺全人类☆

more »没心没肺全人类☆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