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在路上

梦里的我常常在路上。

前晚是在杭州的机场,刚下了一场大雨放了半晴,还未散尽的云间射下一束束阳光,院内几处积水没过脚踝,我撑着伞趟水玩,引来候机厅的几人倚门围观。

昨晚突然被扔到了东京,没有事先规划路线的我很茫然,也想不出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路遇一对新人结婚去凑了个热闹,收到一张新婚纪念币。来到车站时天色已晚,地图上显示发往机场的车已进站却迟迟没有踪影。

梦游

低头一看,穿的是另一双鞋。我问母亲:昨天最后的记忆是光脚走在去公园的路上,醒来后就在这里了,我昨晚是不是又出去梦游了?母亲背对着我,嗓音舒缓默然,像是个看穿一切的科学家。我觉得她还缺一件白大褂和一支香烟,或许她真的穿了一身白大褂。她的讲述似乎很有条理,然而漏洞百出,我想知道最后在哪里找到的我,她却始终闪烁其词拖延时间。
末了,我又问了一次:你在哪里找到我的?她觉得躲不过了,说到,我觉得你心里那道坎还是没有过去,不如再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吧。
我心里想,我可没那么多闲钱去陪他们聊天。

20170514

旧时代。回乡路上,路过不知名村落的集市,人多到无法前行。为了打发时间,我走进旁边一家射击屋。交了20元,眼前浮现出一条弹药量提示条。游戏像血战上海滩vr版,无聊得很。轻松打到最后一关,弹药还很充足。我心里想着赶快打完走人,没想到突然画风一变成了生化危机,细腻到像是身临其境。一只僵尸奔来,我一面倒着走向身后快要关上的气舱门一面卸下了枪头的限制器,将满满一梭子弹瞬间打在它身上,然而它继续逼近,没有丝毫停下的迹象。我心里骂了一句游戏电影都是骗人的,转头朝门疾走。刚上了几发霰弹,肩上传来了被抓的触感, 脖子上的气息逼近,我将枪口强行插到颈后开了一枪。没有效果,我放弃了抵抗。


开战。水陆两军齐发,陆路日夜兼程的士兵尽显疲态,水路的小船上虽然坐满了人,但相对轻松很多,我俯身问,同样是士兵,为什么他们这么累,你们却这么轻松。他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我们是水军啊。”这个词突然让我意识到自己走错了地方,醒了过来。

黄昏

在驿站相识了自称是在游学的姑娘,似是对住处很不讲究,于是我邀请她今晚去奶奶家过夜,为打消疑虑赶忙补充道我今晚不住那。并肩走在乡间路上,并没有尴尬的沉默。我谈起的话题也是从未跟其他姑娘说起的,这让我感到很舒心。她也侃侃而谈让我感到新奇的话题,但在我心里却又担心这会不会是她曾说过很多次的故事,会不会让她厌烦。
睁眼一看,太阳已完全下山,马上就要天黑了。满天褐红的晚霞,有些恐怖。我说太阳落山时尤其会切身感到时间的流逝,每一分钟都是一个变化,几分钟前的晚霞应该是最美的,可惜刚刚那段路我是闭着眼走的。她问我为什么要闭眼走路,我也忘了原因,一时语塞。

骨城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骸骨。
其实这个描述并不准确,这里没有山野的概念,无需挖掘我也知道,骨层深不可测。
当然我也没有力气去做这种无用功,此时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骨堆上。
我知道怎样也逃不出这里,虽然记忆很模糊了,但绝望感深深地烙在脑海里。
骨头被打上了五颜六色的光,更添了气氛的诡异,我像是被吊线的木偶,脚步停不下来。
走了不知多久,又遇到了驶过的骷髅船。骷髅船大概是这里的垃圾车,走着固定的路线一刻不停地收集航线上的骸骨。船也全部由骨头组成,下面不断地磨损,所以实际体积从没变过。
浑浑噩噩中我被拉上了船,路过一间酒吧又被送下了船。我不知道为什么被带到这里,一切都显得那么无意义。

旅店

很久以前,先人打败了魔王,化作一棵开满花的树守在屋外。
几年前,树上结的一颗卷心菜掉了下来,化作一个女孩,他们给她取名卷心菜。
不久前,又一颗卷心菜落下,化作一个男孩,大家不知该如何取名。
旅店女主人看我愁眉苦脸,笑着说,5年前,她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失魂落魄来到这贝加尔湖边住了下来,现在一切安好,希望我也能安然度过这痛苦的时光。

20170401

侠客和小跟班摸进了一座小城。第一次来,谨慎起见没走正门。虽然城内很无趣但第一天还是玩到太晚错过了末班车,只好等明天出城。翌日坐车出城后路过一片湖,湖的对岸是一个超巨型太上老君雕像,脑后还有圣光。我惊奇的拿起相机狂拍,当地人诧异的看着我,像是看着到了杭州却不知道西湖的人一样,更奇异的景象是铜像后面的浮空岛,随着车接近,能听到上面正在雕刻大理石神殿的开凿声,像这样的浮空岛有好几座,都在开发中尚未开放,我想当地旅游局真是下了血本。

没几日,侠客又回来了,穿着随意也没带刀甲从正门进了城。不巧却撞到了搜查队捉人。见他衣衫贫贱相貌平平便捉了去,连同其他无罪市民一起压往郊区处决。郊外一块方地铺满了茅草,犯人被绑住推进去然后放火。据说是为了得到烧完的草灰给城内主公治病。侠客尚有身手,爬到不远处的湖旁,看守却不阻拦,只是顺势把他的头按进水中想溺死他。我也顺势停止了挣扎,装死浮尸于湖上。

不久后的一天,像第一幕的回放,侠客再次全副武装带着跟班摸进了城。

首尾呼应,大概是个满分电影。

忆秦娥

梦周公,梦中初见心相融。
心相融,清眸似语,笑靥如风。

灶边身影门前声,十年一梦原为空。
原为空,怅然追忆,只待重逢。

复仇

一整晚都在勾心斗角。
克莱尔的两位仇人疑心很重,复仇进行得很不顺利。她在狭窄曲折的地下停尸房潜伏了一个月,终于干掉了相继进来的两个人。大家都不愿去想这一个月她以什么为生。
宣誓后,我进入了魔法学院成为一名魔法师。课程进行的很顺利,但却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几个势力明争暗斗,我每日提心吊胆,某日为救一个孩子,我带他瞬移到了很远的一处农庄。农庄主看我箭法不错收留了我们两个。我们每天在箭馆玩耍度日,主要的工作就是跑腿送东西,估摸时间快到时,便开一个目的地的传送门,假装是一路走过去的。就在这悠闲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想起当初的誓言:学魔法要有始有终。我知道迟早会有一场大祸会降临,我在静静地等着。

距离

你在一座海岛上,笑得很开心。
我把滚轮后拉了无数次,才知道这是加拿大,而明明前一秒你还在我身旁。
或许我们的心真的相隔太远,无论是横向的距离,还是纵向的层面。

自己开发方块机游戏,其中一个是小蜜蜂。第一关只是普通的传统玩法,第二关是左右键互相调换,一共10关,以打乱按键增加难度。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