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临终

在刚过了100岁的某个午夜,我感觉到自己死期到了,准备了下自己的后事,本应该就这样躺下了,却鬼使神差地出了门,刚一出门,门被风关上了。无奈去找物业,然而物业却挤满了人,大多都是因为被关在门外来拿备份钥匙,掌管钥匙的却只有2,3个人。我哆哆嗦地拽住那人的衣角想说明自己的情况紧急,仿佛每次眨眼意识都会断掉般刻不容缓。可是在他看来我只是一个口齿不清烦人的老头吧。我用年轻时的思考方式想了想外面死在哪里会比较有创意,然而再也没有了那份心情,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想死在外面。

焦虑

昨晚很困,入睡却用了很久;2点半醒来十分清醒,之后便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沉睡,浅梦到天亮。
古代,在外潜心修道多年,一日突然收到天机家乡会发生大灾,于是打坐做法24小时,不久乡里人带来消息:家里遭了灾,所幸父母兄弟都毫发未损,只是内人离世了。我松了一口气,高兴的样子让屏幕外的我费解。
遇到了一个聊得来的同龄人,聊了很久,直到他说出“我儿子xxxx”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们像是突然从两个少年变成了眼前这副模样。

20171016

大巴在杭州停下休息,远处一朵黑色的蘑菇云升起,随着烟尘越来越大,幸灾乐祸渐渐变为恐慌,大家开始往反方向逃,我冲在最前,来到一处地下工厂门口,脑内过了一遍烟尘到达后,我们在里面被憋死的场景,转身继续跑,大家也没有进去,过了不久,黑色的液体像山洪一样袭来,这才明白是石油储备罐泄露了,我放慢了脚步,估算着石油流到脚下时只剩浅浅的一层,况且还有刚刚的庞大的地下工厂会流入很多。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敢抽烟的,只有一个人在玩打火机,我气不打一处来的打了他一顿。纠缠几天后,最终升级为枪战,我靠近身搏斗夺下他的手枪然后给了他一枪,对他的伙伴也重复了同样的事,双腿各一枪,我转身离开,他在后面说是我的朋友A出卖了我,我说早就知道了,我不在意,此时朋友A却从背后用枪指向了我,我一个侧身躲开,也送了他一发子弹,第一人此时又挣扎站起来准备射击,我很生气的送了他三枪,这次枪枪都是要害。在一旁观战许久的警察终于出手了把没有抵抗能力的三人全部爆头,像是在送我人情。

朋友家的一群猫围在一起像是幼崽抢奶,走近一看,猫咪们围坐在一起,在吃他们最喜欢的,平时不被允许吃的咖啡泡面包,那光景宛如一群少年在客厅里吸大麻。

补记20170909

睡前点开了一个问题但没解决,整夜都在梦里思考,很累,再不做这种半吊子的事了。
梦里追赶某人来到一处沙滩游乐场,便把追人的事情忘记了,开始四处闲逛。路过一个羽毛球场,在进行双打,旁边排着长长的队伍,全都穿着一样的黑色T恤,大概是同一个公司的吧,我不想参与。
再往前是沙滩排球,2对3,我站在一旁本想等一个出界球,潇洒的接回去借机参与进去,可惜迟迟没有,于是我索性直接去了2人那边。对面的3人本来就已招架不住,几球过后更是恼火,趁我队友回头拾球的空隙飞起一个砖头砸中了他的后脑,队友当即失去了意识。我赶忙拨了120,用很急的语气说这里有人快死了。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消失了,只剩一间荒废的水泥小屋和一方水泥地。冷静下来的我摸了摸他的颈部,脉搏稳定呼吸平稳,也没有出血,开始后悔用了不恰当的语气催促了医院,不一会救护车把他拉走了,我抱歉地向护士笑了笑。救护车开走后,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时友人z从后面走来并向我打招呼,我说刚刚你被救护车接走了,是不是昏迷的时候阴差阳错出现了两个你,他笑哈哈的说了些两个人会很有趣的畅想直到被我打断,我说看过很多这种题材的小说,结局都是其中一人死掉,你俩不能共存。病床上的友人z醒来了,像是共享了所有的记忆,他起身拔掉所有软管,径直冲下楼去,途中尽量的遮住脸不想被人看见和记住,但是一个人在世间完全不留一点痕迹是不可能的,每当他被瞥到,都会在心里咒骂,虽然不知该咒骂什么。

$_$

昨天发现上月严重超支。
梦到无意间翻出了之前用的钱包,在里面发现了n张红票和若干零钱,一脸傻笑。
醒来才想起我只有一个钱包T_T

歌曲

今天的主题是歌曲。
几个月前的某天醒来时脑内循环一小段旋律,找了很久也记不起是哪首。今早因为偶然的一串联想,哼起了巨大少女,突然发现就是这里面的旋律。
最近一直需要早起,早上想听些欢快的歌,昨晚突然想听torch了,梦里自己边唱着边想着“第一季的片尾曲是什么来着?”醒来后稍微想了下笑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梦里真糊涂。

20170820

又是一年一度的漫画节,和网上认识的小伙伴见面,寒暄几句简单聊聊,然后又各自散入人群中。

20170816

和高中同学(也是小学同学)在一栋废弃大楼里不断翻越障碍向上层前进,期间谈论着考完后将来的打算。到了顶层不久,被一个老大爷和一个刻薄的女人抓到了,他们说经常有孩子来这里偷东西,这次总算被他们逮到了,我辩称这里如此荒废,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我们只是来玩的,他们仍然不依不饶,威逼盘问。我觉得烦了,累了,想好好休息下,于是手中有了一台笔记本,黑进了他们的系统,更改了两个人的程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20170727

幸村,一人一马打扮的像个倾奇者,走投无路之时杀了回去,没想到一路杀到了本阵,成了大名,留了信长一命,说需要他辅佐战略。

梦里被组织骗去抽了血,环顾四周,人们面无表情,甚至心里带着蔑笑。我捂着胳膊冲着他们大喊“人权!自由!民主!法制!”

20170719

RPG游戏的舞台是海边一个小镇,风景建筑和以往的画风都不同,怪怪的小镇。我的日常就是钓鱼,不是用光了鱼饵就是搞丢了鱼钩,一条鱼也钓不到,有一次钓到了一条像橡皮糖一样的鱼,但太小了,我把它放走后才发现鱼钩没有取下来。偶尔会偷跑去很远的小商店跟老板聊聊。再沿另一条土路跑回来时穿过旧校舍,空无一人。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