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英雄

反派势力突然壮大,背负拯救世界最后希望的10个顶尖英雄也束手无策。
反派中最厉害角色的是一团泥浆,它的能力是只要你用过的物品被他看到并画下来,接着只要在画上画一个圈就可以杀掉你。
已经有两个Top10英雄被这样抹杀了。
之前随便一人出山便可解决任何危机,现在却要两人一组相互照应。
反派很随意地扔出一个道具便禁锢了机器人的行动,它的搭档孤立无援。
看来这一对也凶多吉少。
而他俩只是被小心翼翼派出来侦查敌情的。
剩下的6个顶尖英雄作为人类最后的希望被限制在地下基地不得随意外出。

夏天

和姐姐一家人去北京玩。撸完串我偷偷去结账,算账的总也算不明白,拉我去山里一个会计朋友那里借了个桌子和算盘接着算。山上视野很好,因为她周围全是女人,我不好意思过去,离她不远处等着。夏天的太阳晒着水泥地面花白,天气却不热,只是刺眼。cctv里导播切换了几次画面都没掩盖住直播事故,索性断了信号。我等得不耐烦了,心想,这点账要算这么久,应该是梦吧。

Boss

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医生,如果不杀掉他,游戏将处处受他钳制。
在他领导的一次围捕中,我被逼到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读档。
我有两种方法回到读档界面,一是摸到背后的load按钮,二是死掉。
我按下背后的按钮,根据上次他走的路线,提前蹲到了一个拐角处。
在他出现的瞬间,我扣下了左轮枪,六发子弹子弹让他一动不动。
在我过去确认尸体的瞬间,他转过头冲我一笑,我慌忙按下读档,但为时已晚。
他穿了防弹衣,趁我不备,控制住了我。
经过了几次读档,他像是知道了我的能力一样,制定了相应的计划企图抓住我。
我无法理解在无法保存记忆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找到线索的,他的智力让我感到恐惧。
经历了一次酷刑后,我选择咬舌自尽。
读档后又一次即将被捉住,没有机会摸到后背的按钮。
我想了想,这只是个游戏,读档方式应该独立于剧情之外而不应该受到npc的影响。
于是我调节了读档的方式,以便像其他游戏一样,随时可以通过键盘呼出。

20180411

去故宫游玩遇到一个女人,说是自己从小在这里长大,没见过双亲,至今一个人靠采野菜和游客施舍度日,后来发现是个骗子。
在西湖跑步,刚跑两步就累垮了,试着找回在跑步机上的感觉却完全不行。坡度抖得吓人,只能靠膝盖和脚尖支撑慢慢向前挪动。

20180410

梦里睡得很沉,知道自己快醒了,却不记得自己多大。心里想着等醒来看看住的房间,因为搬过几次家,可以靠卧室辨别自己在人生的哪个阶段,该起床去哪个学校上学了。
醒来后,第一个察觉到的是自己没有摘眼镜,然后发现外套和裤子没有脱掉睡在被窝里,歪头看了下旁边,小桌上的电脑也没关机。我心想昨晚到底是有多累,才会这样死睡。顺手打开浏览器历史记录,帮助自己回想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浏览记录确实是这样的,我边看边回想起昨天是去同学家玩了,自己大概还是在高中阶段。
真正醒来后才一下明白之前的都是梦境,自己已经很多年不上学了。

旅途

骑自行车载着3个朋友在很远的一处旅行,不知道为什么骑车的是我,我并没有觉得太累,所以一直坚持下来了。中途车子有几处故障不灵便了,我们在一家修车行旁停下歇脚,买了很多很多雪糕吃。天色渐渐黄昏,修车师傅说他们的零件都是手工打造的,我们担心那很粗糙就没有在这里修车,又踏上了旅途。没过5分钟就到了酒店,我心想早知道再坚持一下,就没必要在那里歇那么久了。

相逢

逛菜市场的时候,遇到了老同桌,他整整胖了两圈,拥抱的时候我双脚离了地。我俩一边聊着一边往饭店慢悠悠地走,我又像祥林嫂般地跟他抱怨着教育改革的不公平,他也跟我诉说着生活的不易。末了,终于到了饭店,母亲在那里等了很久,面露不快,我才想起忘记给她打电话,赶忙介绍同学给她。

20180307

火车脱轨了,直直飞向了桥下,冲进了森林里。旁边那人坐的高了点,被不知何处来的钢丝削掉了半个脑袋,胳膊搭在我身上。“死人的胳膊可真沉”我边想着边把他的胳膊拿开,继续在座位上伏这身子,等待这一切的结束。

急匆匆赶到考场,已经迟到了太久,这场是综合考试,题量大而杂。我快速干掉了选择题和其它部分,最头疼的还是作文。向监考询问了剩余时间,得到的答复模棱两可。当我以为还有半小时可以写作文时,突然通知收卷了。

外星人

终于到了约好同房的日子,我辞去加班早早回家,女友是外星人,也还算可以接受,可她突然告诉我他做了变性手术...

糟糕的回笼觉

睡前莫名地生气。
早上因为腹部奇怪的痛感醒了过来,吃了点东西回去睡回笼觉。
回笼觉充斥着误解、争吵、拳脚、人狗合成兽,最后醒来附送了一记鬼压床。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