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20180208

回乡路上翻越一座假山,快着地的时候假山向前倒下了,刚好我在一个凹陷的小山洞里,外加前面的好友抬了一把,没有被压死。

回到了几年前呆过的老地方,再次施展漂浮绝技,双脚脚尖点地,身体前倾在人群间穿梭滑行。

自己划着轮椅去学校医务室复查扭伤的脚。医生还没来,我在门外等待的时候胡思乱想,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小题大作,于是站了起来慢慢散步。一个姑娘过来找我搭话,怕是对我有好感,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话题。我并不讨厌,但是内心也没有波澜。

涨潮

朋友的家人偶然间发现了一处世外桃源--整洁的海滩,几株椰树,一间无人的小屋。
刚好我无处可住,他们邀我暂住这里,顺便帮他们打理这个地方。
从小屋的窗户望去是无边的大海,涨潮正在悄悄发生,随着水平线的升高,海面像是换了一种画风,有几分卡通的味道。
偶尔几个巨浪翻起,像极了浮世绘。我战战兢兢地看着外面海水已经升到了大概腰部的位置,终于抑制不住恐惧夺门而出。

20180206

没有一丝风,雪下的很大,很密,甚至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白雪

睡前看了昭和落语,梦里也蒙上了一层哀伤。

曾给村落带来无数欢快和慰藉的两位乐者某天忽然消失了,有人说她们各自回到了故乡。几年后的某天却又像过去一样坐在了那块大石上,大家也像以前一样聚在下方默默聆听,仿佛几年的光阴只是一场梦。雪静静地积满了他们的肩头,没有人离开。歌声间歇的琴声中,坐在侧后方的少女念着旁白。声音很小,大概只有前排的我听到了。我觉得大家没有听到很可惜,醒来之前脑海中推敲着这句该如何翻译:

“来吧,来吧,一起回忆这短暂的快乐;来吧,来吧,在这寒冬中温暖的角落。”

雨夜

雨夜穿行于苏州古城,两旁的建筑中唯独对其中一栋有莫名的熟悉感,不住地侧首。大概是在梦里曾在下面扣门吧。

昨晚梦到捡到一只野猫,其实是有很多只,我挑了最喜欢的一只,白底天蓝花的。偶然发现一条小鱼,喂给它三两下就吞掉了。之后便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东西给它吃。

地坛

基友说他忘记加布兽长什么样子了,我掏出手机要搜几个图片给他看看。
奇怪的是哪里都找不到关于加布兽的图,一张也没有,仿佛从未存在过。
我在日常的琐碎时间中尽力搜寻,终于在淘宝搜到一张模糊的图片,但是没有珍惜地存下来,心想还会搜到更好些的。
和基友再次见面,我打开淘宝想搜那张图暂且给他看看。这次连淘宝也搜不到了。
我无法理解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破了脑袋直到心焦地半夜醒来了。
心想继续入睡还是会焦虑这件事,翻滚了一下,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打开百度图片,输入“加布兽”。各式各样的图片罗列出来了,它还静静的在那里,我安心地睡下了。

少爷

隔壁家的六少爷整天无所事事,昨天和一个小跟班骑一辆摩托出去兜风,半路遇到两辆卡车差点出了事故,赶忙加大油门甩开了他们,但是预知卡车总会相撞发生一场事故,于是两人到安全处下车,躲到了路边坟地里。卡车开到附近,两个司机也下车了,躲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集装箱后面。火车经过,撞飞了两辆卡车,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少爷两人。卡车司机毫发未损。
高考前脑袋空空,什么都不记得。大概是大病了一场刚回来,同学们记的形形色色的笔记我完全没有,而且还落下了很多课程,元气也没有恢复。为了解忧招了个姑娘。事后姑娘发现我家一贫如洗,按我的学力也考不上状元,前途无亮。我有些不舍的放她走了。心想建议她去找隔壁少爷,可惜死了。

游戏

梦里心不在焉的接了电话,对面传来姐姐和她女儿一起打电动的声音,说是无意间发现一款游戏很有趣但是很难,要我去带带。我一听bgm就知道是加纳战机。姐姐说是在楼底的呼叫机里发现的,物业小哥说怕公布出来会引起很多人挤在楼门口玩所以一直没有公开。我信马由缰飘过去,无精打采的对小姑娘说,你躲好子弹就行,带你通关。其实画面还是改过的,手柄直接可以用手机模拟,虽然操纵感差些但也还好。
心里惦记着过几天带手柄再来玩玩别的游戏,几天后再来发现一帮高中生挤在一起玩的正嗨,大概是HM。看了一会,和其中一人一起回去了,路上他挥舞着看起来很高级的卡带,说是小时候特别风靡的一款游戏,我像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勉强附和着。
基友带我到他家,给我看了他终于下决心买的ps4,但之后我们有一句没一搭地聊着,完全没有心情去玩那个。

占卜

烧死人的骨头或头发的时候会得到一些未来的启示。
不知何时得到了这样的能力,暗地里偷偷的进行着这样的仪式。
但是某天不小心烧了同桌的头发,几天后传来噩耗,对方车祸身亡了。
我尽量说服自己——这不关我的事,强装镇定继续生活着。

刺青

忍痛请人在肚子上纹了四个字,写的歪歪扭扭,意义不明,并且为了表示并不是随便涂鸦上去的,旁边又纹上了着重符号,箭头指过去。我想梦里的我大概是崩溃的。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