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20151202

1、我和另一位瘦瘦的随从跟随赫鲁晓夫来到一个塔形建筑脚下准备进去闯关,半路不小心撞到了另一位领导,很难缠。我让对方向我的右肘开了一枪以示赔礼。由于右手刚打过麻醉针所以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进了塔内赫鲁晓夫临时有事先出去了,我和瘦子先上了第二层,第二层露天的走廊很像高中的实验楼。突然窜出一个穿风衣戴礼帽的人,我抬起左手一枪毙命。接下来的几层由于赶不上瘦子的步伐战果都先让他抢了。越往上敌人越多,而我们的子弹越来越少。同时我还在不断担心麻药什么时候会失效。从某层开始,敌人变成了一个个幽灵,贴墙来回移动很难击中,正当我们快要弹尽时,赫鲁晓夫来了,带着我们有选择的击杀幽灵——原来不必每个都击杀,有些从他身上穿过去也不会伤害你。大概是看了攻略,我们的进展快了很多。

2、学校失火,大家都跑出了校外。我们最后几个也气喘吁吁地来到了校门口,校门只有一人多高,是一块led屏,旁边有提示要照着隐约出现的几个色块描出“2012”的字样。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根本没办法解锁于是放弃了。

3、不知道是谁拍的胶片,我在看过去的录像,录像里是大一郊游的事情,我却完全不记得。大家走街串巷,某处巷子住的都是养羊驼的人家,时不时会有一队羊驼从巷子经过,我们贴在两旁给驼队让路。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拴着很多小羊驼,画面里看不那么可爱,但胶片里的“我”很喜欢,花600说要买一只,交完钱就走了把小羊驼忘在了脑后。
快毕业的时候,大家突然同时想起了被骗的经历,说要追回当时的赃款,银行很配合的冻结了骗子的账户把钱按名单归还,但我在名单里的注释是,当时未成年于是不能退款。同学们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听班长的说明,不知为什么椅子上有一层水,像是浸在了湖里,他们听完起身就走了,好像只有我一人看着感觉难受。

20151122

前几天梦到养了一只猫 很乖很聪明 晚上抱着睡觉也不会被嫌弃

姐姐突然来电让我和老爸看新闻,打开电视满满的火药味扑来,战争要开始了。
仿佛看到海面上大批军队准备登陆,城市被炸得面目全非,大家开始逃难。
逃到内陆也是一片废墟,火车开过被遮住的残垣变成了一栋栋欧式风格的旧房。
经人介绍我来到一个学生宿舍门前,上方窗户昏黄的光束照出隔开瑟瑟的夜风。
对方在窗户上贴出自己喜欢的作品作为接头暗号,我还在思考着该写什么回复。
没等想好已经串戏了。

管家带着大小姐来到一处看起来还算和平略显荒凉的地方考虑要不要安顿下来。
女仆长在此等候多时想要说服他们留下来。
然而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了她身手不凡,管家试探了一下——与自己不相上下。
战乱助长了人们的疑心,劝言超过了阈值被视为危险信号,管家一个箭步抱起大小姐逃走了。
管家带着大小姐来到一处看起来还算和平略显荒凉的地方考虑要不要安顿下来。
女仆长不知努力了多少次。
还好闹钟把我从轮回中解救出来了。

20151106

周末放学拖堂有些晚,校车快开走了。匆忙中,我上错了车,开往与家相反的方向,路上的景色越来越陌生,询问车里的人这是正在往哪个方向走大家却都是一脸茫然支支吾吾。我按下慌张的心根据太阳位置判断了一下,确实是走反了。然后让司机师傅靠边停车。因为中间耽误了太久已经走出了很远,下车后身处荒郊野外。校车喷出两股黑烟晃悠悠消失在羊肠小道的尽头,留我一人我站在一个简陋的站牌下等公交车。
因为太偏僻而且碰巧上游又在修路,车要好久才能来一班,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想打车又太奢侈,手机没电了,不想在车里干坐几个小时看风景,想去附近找找看能不能买一本书,又怕离开的时候恰好错过了又要再等好久。就这样纠结着。

咦,被墙了?

目睹了一场作案过程,当时既没敢去阻止也没有报警。
几个月后,终于受不了内心的折磨去公安局报案。
接待室里只有一个警察,大概30岁,了解了情况后开始做笔录。
讲完目击过程,我说道
"对了,那老头的牌照我还记得很清楚"
"鲁Bx45",我和他异口同声说道。
(x是个汉字 早上还记得,现在忘了,印象中是一个很脏很粗鲁的字)
"其实我是他儿子",他又补充道,对我轻松一笑"开玩笑的"
我也松开僵住的脸干笑了几声。
临走前,像是为了解开我的误会一样,他又开玩笑似的说"其实他是我一个亲戚"
这次我以为懂得了他的意思,会心一笑:在这么小的小镇里,随便两个人都是亲戚。

不知为什么回家回到的是姑姑的旧房子,很久人没人住了,只有我独居。
为了显示自己胆子大和无所谓,作死的没有关院门就进屋了。
屋门也只是轻轻一带,然后就躺在炕上开始看电视。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屋门侧进来半个黑影。
像是遥控器掉在地上的塑料声炸开。
梦里与现实中的我同时被惊醒。
过了好久,心有余悸。

20151103

本想驱车自己出去露营看星星,被老爸阻止了,说是没有合适的地方而且外面不安全。恰巧这时看到一则广告,看星星旅游团,全国均有该服务。于是报了名,在登大巴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妹妹排在我后面,娇小地裹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很美。

20151101

卷子发下来了,还没来得及看,先被班主任揪出去训斥了一顿,说我只考了4分。我说那是当然的,因为我只答了一道题。回到座位翻开卷子,诧异的看到每道题都答过了。满卷的红叉,只答对了一道题。我的狂妄自大惹恼了同桌。

海战

地点是中亚或非洲的某个沿海国家,国家很贫弱,仅靠旅游产业有些收入。
世界局势动荡,为了自强多数经费投入了海防,买了不少坚船利炮。
一个比较弱的国家来范想捞些利益,海战是在陆上打的。
对面清一色小船在沙滩上排成弧形,准备向前推进。
我方战舰按吨位层层排列,最前排的是大象,体型都有5、6曾楼房的高度;第二排是犀牛(河马?),稍微矮点。总之方阵中都是很壮硕的动物,皮肤感觉像是小时候玩的三角龙玩具又厚又硬,全部为青黑色调,远远望去很厚重很有气势。于是战斗开始,大象向沙滩上的地方中部喷了一柱水,倾泻而下,冲散了对方阵型,胜负分晓(完全是碾压嘛)
紧接着来犯的是11区舰队,在不远处沙滩登陆,阵容明显高出一截。首先上岸的是一排扛着木棒的巨人,紧接着是鳄鱼,也都是青黑色,两方头顶衬着乌云,时不时有闪电劈过。一场恶战一触即发,但是我没能看到结果

20151019

作为黑帮家族的一员,干了很多坏事,惩了很多威风,也受了不少打压,出狱后不被社会所容。很糟糕的梦

20151015

放了几天假后开学了,上学的路上却怎么也回想不起假期做了什么

清晨早起摸黑去学校,好像还是起晚了,匆匆穿好上衣,骑上车子打开车灯也照不透浓厚的黑雾,心想当初买个大号的灯就好了。本来就已经看不清路,眼皮也沉得睁不开,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

要中考了,听力设备提前摆在了教室,没有上盖,电路板露在外面,好像哪个元器件坏掉了,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好了,我课间无视去备份了一下电路。当晚,班主任和某人在教室通宵打牌,引得一个野猫进来打翻了听力机器,坏掉了。修了大半夜无果。第二天我偷偷把备份还原上去,考试顺利进行,留下一头雾水的班主任。

和不太熟的一个友人去多山的邻镇吃饭。停车后忘记拉手刹她直接就下去了。我们被锁在里面,车子开始往悬崖滑行。坐在副驾的我慌乱得手足无措,想大声喊她回来,发现嗓子哑的发不声。后座的人匆忙控制住了刹车,大家心跳之余又玩了起来,操纵车子原地转圈,很是开心。车里好像始终只有我一个人在慌张

20151009

与女神独处一室聊了很久,心中充满了幸福感的同时,却总在担心对方是否会觉得无聊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