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20160310

在北欧某处留学,冬天寒冷而漫长,好像永远不会结束。踩着没过脚踝的积雪来到学区,建筑整个是霍格沃兹的翻版。内部所有的墙面都不是裸露的,覆盖一层毛毯。楼梯很狭窄,两边的墙像是要挤在一起取暖似的,感觉很温暖。我大概学的是生物相关,每天上课内容就是培养某种虫子,成虫巴掌大小,成活率低,一次孵化出几只让教授很兴奋。其余大部分时间是在上自习,自习室都很小,中央配一个电暖炉,几个不太熟的好友恰好也在这所学校,和我一间屋子。大家各忙各的,埋头看书。这里信号很差,也没人关心网络。窗外的雪花和窗内的咖啡汽一起缓缓地飘着。

入睡困难症

“我有入睡困难症。”动手术之前,我特地声明了下。
躺在手术台上,医生拿来麻药让我吸几口,吸完下巴都不听使唤歪掉了,但是意识还很清醒,准备开始动刀了,我说等等,我还没睡着,虽然没有痛觉了,但听到自己骨头与刀具摩擦的声音会很难受。于是医生又给我注射了一些安眠药,但还是没用。
我吧嗒吧嗒睁着大眼,扫了一圈围着我下不去手的医生,心想,入睡困难症,就是这么厉害。


父亲孤注一掷把患了绝症的儿子送到了一个神秘人那里,没想到神秘人掌管的地牢是黑暗医学实验室,儿子被做各种人体实验每日受尽折磨。然而他并没有放弃,不知何时变得百毒不侵,病也痊愈了。他用前半生磨练身体,后半生磨练精神,等他95岁时已经是个绝世高手,没人能拦住他了,摆摆手灭掉了若干看门人,闲庭信步地走出了地牢,阳光下的他似乎比进来时更有生命力,好像还能再活100年的样子。

某天

因为白天聊了两句的缘故,晚上梦到了兔子,留着蘑菇短发比结婚前可爱多了。
看来很幸福,梦里释然的我微微笑着。

20160129

梦到抓奖中了10万,后来发现是四个朋友背着我一人2万5凑的,不知道几个意思

20160124

又梦到猫了,好像不是什么很可怕的情节,但半夜生生把我吓醒了
几个好友聚在一起要去看某个电影,我扫了一眼海报,带着哀求的警告他们不要去看,很恶心很无聊看完会让你难受很久,但他们不听,开着跑车一路看了下去

20151208

清晨的噩梦。放学了,想起有东西落在了教室于是折返回去取,来到走廊已经天黑了,气氛明显不对。我探进教室半个身子摸到墙壁上的开关,按下,却没反应——怎么会这么巧的停电了?虽然想不起来要取什么东西应该也不值得我冒险,明天再来拿吧。这样想着我准备转身往回走。
说是噩梦至今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一切都是自己吓自己,而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梦里,这种氛围下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又不敢直接跳出,因为这是杀手锏,万一发动失败,可怕的东西肯定会肆无忌惮的全都出来,因为他们知道我逃不出去了。
最后疑心的暴露到达了临界点,我不得不发动技能,连续两次失败后,呼哧一声醒了过来。
梦虽然无趣,但是自己与自己心理博弈的过程很有意思。

20151203

家里来了五个大汉说要借走小霸王回家看电视用,但是进了卧室后就赖在这不走了开始拆我的电脑。我把他们反锁在屋内轻身一跃翻窗逃出开始打110。但是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我,但凡是出现了拨打110这样的情节就一定是在梦中。于是我切换了一下世界线睁眼低头一看,按好的数字变成了185,果然。

20151202

1、我和另一位瘦瘦的随从跟随赫鲁晓夫来到一个塔形建筑脚下准备进去闯关,半路不小心撞到了另一位领导,很难缠。我让对方向我的右肘开了一枪以示赔礼。由于右手刚打过麻醉针所以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进了塔内赫鲁晓夫临时有事先出去了,我和瘦子先上了第二层,第二层露天的走廊很像高中的实验楼。突然窜出一个穿风衣戴礼帽的人,我抬起左手一枪毙命。接下来的几层由于赶不上瘦子的步伐战果都先让他抢了。越往上敌人越多,而我们的子弹越来越少。同时我还在不断担心麻药什么时候会失效。从某层开始,敌人变成了一个个幽灵,贴墙来回移动很难击中,正当我们快要弹尽时,赫鲁晓夫来了,带着我们有选择的击杀幽灵——原来不必每个都击杀,有些从他身上穿过去也不会伤害你。大概是看了攻略,我们的进展快了很多。

2、学校失火,大家都跑出了校外。我们最后几个也气喘吁吁地来到了校门口,校门只有一人多高,是一块led屏,旁边有提示要照着隐约出现的几个色块描出“2012”的字样。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根本没办法解锁于是放弃了。

3、不知道是谁拍的胶片,我在看过去的录像,录像里是大一郊游的事情,我却完全不记得。大家走街串巷,某处巷子住的都是养羊驼的人家,时不时会有一队羊驼从巷子经过,我们贴在两旁给驼队让路。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拴着很多小羊驼,画面里看不那么可爱,但胶片里的“我”很喜欢,花600说要买一只,交完钱就走了把小羊驼忘在了脑后。
快毕业的时候,大家突然同时想起了被骗的经历,说要追回当时的赃款,银行很配合的冻结了骗子的账户把钱按名单归还,但我在名单里的注释是,当时未成年于是不能退款。同学们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听班长的说明,不知为什么椅子上有一层水,像是浸在了湖里,他们听完起身就走了,好像只有我一人看着感觉难受。

20151122

前几天梦到养了一只猫 很乖很聪明 晚上抱着睡觉也不会被嫌弃

姐姐突然来电让我和老爸看新闻,打开电视满满的火药味扑来,战争要开始了。
仿佛看到海面上大批军队准备登陆,城市被炸得面目全非,大家开始逃难。
逃到内陆也是一片废墟,火车开过被遮住的残垣变成了一栋栋欧式风格的旧房。
经人介绍我来到一个学生宿舍门前,上方窗户昏黄的光束照出隔开瑟瑟的夜风。
对方在窗户上贴出自己喜欢的作品作为接头暗号,我还在思考着该写什么回复。
没等想好已经串戏了。

管家带着大小姐来到一处看起来还算和平略显荒凉的地方考虑要不要安顿下来。
女仆长在此等候多时想要说服他们留下来。
然而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了她身手不凡,管家试探了一下——与自己不相上下。
战乱助长了人们的疑心,劝言超过了阈值被视为危险信号,管家一个箭步抱起大小姐逃走了。
管家带着大小姐来到一处看起来还算和平略显荒凉的地方考虑要不要安顿下来。
女仆长不知努力了多少次。
还好闹钟把我从轮回中解救出来了。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