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20160613

美术课上完成了半幅作品,出去放松了一圈回来准备完结它,却发现旧的章鱼被擦掉了画上了新的头像。我有点懊恼的醒过来给人讲述,中间弟弟帮我阐述了些细节——我俩在同一个梦里。可能因为睡前看了嵌套世界的小说,我对这个并不感到惊讶。

20160606

在商店买东西,忘了带钱。跟店主协商微信转账,对方摆摆手。旁边有个姑娘我在哪见过,上前打招呼云云对方同意了。不仅换到了钱还讨来了微信号(梦里的我如此机智)。后面的坟墓就不讲了,太凄惨。

砍头

语文课上在讨论一位作家,因为看他的书比较多,我起身说了些不一样的看法,自以为更了解他。大家认为我是异类,没人理解没人维护,我被判处绞刑。一个博士发明了定时自动绞死人的装置,安在了我身上。第二天凌晨准时启动,我将一命呜呼。痛苦地熬到了那个时辰,结果装置没有启动,侥幸活了下来。但我已经不复年少,不在那么自信的以为自己是世上唯一,特殊的主角。以往群众的判决从来都是坚决执行没有漏网之鱼。果然,只是因为装置出了点问题。于是大家准备手动解决我的性命。
断头台中央立着一块很厚的木板,中间一个圆洞,木板夹层里有刀片,外侧手杆一动,刀片闭合,我将不省人事,临刑前,我磨磨蹭蹭想要再拖延点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想最后问出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却哑口无言,也不知道要问谁。边想着死后的世界是否存在,木偶般的将脑袋探进圆孔。手杆动了,思绪停止,我醒了。

时间

闹钟整点响了。关掉,懒床。

梦里闹钟刚响,我懒洋洋地起身,已经坐在课桌前了。生物老师讲了各个领域很杂的内容,我觉得观点很荒谬一直在和她顶嘴。持续了2个半小时终于熬到了下课。中途我还因为课时太长怀疑自己定错了闹钟,向同桌抱怨了好久。

睁眼一看,懒床14分钟。

20160527

一个青年在公园搞行为艺术,石头剪刀布。他赢了赚1元,输了赔2元。让人们找出这个游戏的破绽。哪有什么破绽,梦里的我苦思了一早上没睡好。

20160524

在外国某家影院等电影开场,因为来的太早没事可做,想买个别的场次看看,有甄子丹的一部新片,票价80(看来梦里的我是真的无聊)。但刚买回来就发觉不对,这个片子看不多会,我想看的那部就开始了,于是要退票。这时大厅里的显示屏全部灭了,人们在议论纷纷,德国兵来了。影院也慢慢变成集中营的色调,售票处在抓紧给我退票,但是闹铃突然响了。我躺在床上懊恼的想:明明差一点钱就退回来了!

20160518

来到某个古代街道旁的大宅子暂住。很巧,还有另外两个人也刚到。这个宅子是祖上留给后人歇脚用的,所以虽然我不认识她们,但应该是有血缘关系,很奇妙的感觉。我们一族人都有些特殊能力,大多在做义务警察,能力实在太小不敢自称英雄。我的技能大概是导演剧情走向,比如跟坏人搏斗的时候,明明扔出去的只是个削铅笔的小刀片,对方却很配合把它当成我认为的飞刀来躲。


今年第二次梦到坠机了,第一次是战斗机,这次是客机。家里人一起出去旅游,车子坐不下所以分两次去机场,我和姥姥在小山包的草坪上坐着眺望机场,眼看一架飞机从头顶一侧飞过,姿势有点奇怪,在机场顶部盘旋一周后,直直栽了下去。我像躲核弹冲击波一样和姥姥赶快趴在地上,不一会,一阵热风吹过,夹杂着一些白色纸片一样的残骸。传来噩耗,先去的家人无一生还,天空下起了“雪”,纸片拖着黑烟,从云层里落下,散落在小镇上。


站在巨大城堡的顶层,周围只有类似雅典神庙的柱子遮挡,放眼望去城堡四周是无尽的雪原,远处隐约看到森林。慢慢挪到边缘,探头看看下面,地面很遥远,墙体也被冰雪覆盖了一半,不远处有个人站在柱子旁敦促我跳下去,梦里我很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梦,心想机会难得应该干点什么坏事再离开,可惜除了石头地面、石头柱子、石头天花板,这里什么都没有。梦里很清醒就意味着跳出会很吃力。我试了几次没有醒来,跳到了另一个世界。

20160508

睡着觉,一只黑白猫从枕头上走过把我吵醒了,转头看看床头刚买回来的大兔子,还静静地窝在纸盒子里一动不动。小猫非常干净,是只家猫,跟我很亲昵,大概是从纱窗的洞里钻进来的。打开朋友圈,看到几百里外的网友在发寻猫启事,描述几乎和这只猫一样,我赶紧给她留言,然后忘到了脑后。
不知过了多久,猛地想起没喂过兔子,再去看时,已经死了。老爸说刚好带回老家炖了吃。梦里的我在想,啊,果然还是讨巧的容易活下来,安静无口的死路一条。

20160507

参加小见川千明的见面会。对方卖力的玩梗,好像只有我看懂了——猴子欺负垃圾君的情节,梦里跟泽城美雪搞混了。

家里人把屋檐下刚孵化的小燕子偷回来了,只有我很愤怒的表示不能理解。

天上的云特别美,各种形状组合,我拿着相机拍个不停。

和小伙伴们打飞的去不远的城市看电影,目的地是个路旁小饭馆。
-------------------------------------------------------------------------------------------
最近的梦充斥着工作的情节,装饰性点缀的也大多比较写实派,变得很无趣。

就像某天醒前的那个梦,几个厮混在一起活泼有趣的少年少女,禁不住丧尸的围追堵截,不知多少次轮回后,渐渐被同化成了无趣的人。人海中一次远远的回眸,曾经的记忆不经意唤醒,周围的人围过来伸出爪子抚慰,渐渐地,抱着孩子的她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秃子

梦到拖把被我用的没毛了,是不是在担心自己会变成秃子233333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