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新年

新年前一天要去市里考试,我骑着自行车穿过歪歪扭扭的乡间路,心想路途遥远现在回头改坐车还来得及。第二天也是浑浑噩噩,找个电影院钻进去瘫了一下午,直到看到第四个片子很无聊才离席,临走前动了动鼠标把进度条搞乱了。回头看坐的满满的,说是录象厅比较合适。门口检票的把我拦下补票,我竟然想逃票,争执一番后到了影院门口。巧遇老友放假回来,他说父母随后就到,一起看电影。我问什么片,他一脸惊奇,冬将军,最近超有名你不知道吗?我瞄了一眼海报,以为又是他爱看的漫威系列,兴趣了了。仔细一看却是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外传,马上表示要看,但转念一想和他一家人一起看电影,总觉得很突兀。

婚礼

没有任何准备,莫名其妙一身西装出现在婚礼上。不知该何时登台在下面徘徊,来了几个朋友,但见到我并没有太多的热情,于是我习惯性地找个角落开始胡思乱想,不得不说在这里是个好习惯。我突然想到了矛盾所在:我还根本没女朋友怎么会结婚呢?像是科学发现一样,在嘈杂的宴会厅里得意洋洋地讲给后排的几个大妈听,然后疾步跃上舞台眺望,期待是个美女。顷刻,一丑妇着婚纱远远向我招手奔来,给我吓醒了。

为个好素材少睡两小时◡ ヽ(`Д´)ノ ┻━┻

游荡

我们来晚了一步,宝藏已经被外星人掠走。大家伸长脖子观摩重口的监控录像,我躲到人群边缘在一对情侣旁站下。“相比之下我更愿当一只灯泡”我自言自语到。意识到自己实在可笑,离开那里开始游荡,像年少时一次次妄想在街角某处遇到你。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想着又虚度了一天,拖着长影悻悻地飘回老家。

爆炸

场景是在一座浮空小岛上。恐怖分子控制了建筑物,我们唯一抵抗的方式就是引爆电磁装置同归于尽。我手里有一把脉冲枪,打什么都没有效果直接穿过去,唯独可以对电磁装置起作用,对面枪手们齐刷刷用枪指着我们,只有穿过他们的防线才能坐上飞机逃出小岛。一部分人上了飞机,我肯定是没希望了,争取到足够时间后引爆了电磁装置,飞机卡着爆炸的极限飞出了小岛成功逃生。
对面有个女枪手很有魅力,于是我一遍遍重放最后的僵持部分想去和她搭话,但她的弹药准备很充足,我被火力压得抬不起头。不知道第几次重放最后多了一个三维动画,预测飞机逃出的画面,爆照的冲击波和火海很快追上了飞机,我问本应逃生成功的兄弟: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逃出去吧?他对我一笑带过。

永生

我患了绝症,躺在床上任凭绝望阵阵袭来。

让我恐惧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离去后将无人谈论,无人在乎,无人记得。我在世上不曾留下任何痕迹,就好像从未来过。

暗杀

国内某个势力壮大,国家经济孱弱竟无法对抗。总统是个全能的超人,但是在其位放不开手脚,需要找个理由离开一段时间。
回过神来,我抱着一支步枪趴在城墙后的地面上。脑内传来任务:我受雇于两个人——总统:假装刺杀他。副总统:刺杀总统。今天是个节日,总统骑马缓缓从我身上跨过,城墙遮挡没人看得到我。慢慢行进的背影仿佛催促我赶紧动手。我枪口下压,打中了马屁股,人影应声坠落,被下方预先安排好的人员秘密接住。
那人进了囚车准备押往监狱。他说他一度怀疑所谓命运,现在又肯定的相信了。

满月

某天傍晚。彩霞烧得正红,星星已经迫不及待出来了,几个一组跳着舞,非常漂亮。耳边电台在谈论着关于今晚的最大满月,据说要好久好久才出现这一次。我赶忙向大伯借个双筒望远镜,大伯找了半天给了我一个老花镜,戴上看了半天感觉完全没有效果便扔到一边了。月亮出现,被大气围绕的的巨大蓝色星球,完全是在月球看地球的感觉,不久掠过太阳,非常壮观,不过没几个人在意。

舞蹈课

音乐课上,老师宣布要挑10个人去参加舞蹈比赛,百般艰难,最后只凑够了8个。我在下面着急的想,为什么我不会跳呢,哪怕随便一支都好!

萝卜

补完一部动画,12、3集。前面都很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无聊。男女主角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除了他们的舌头都是绿色的。最后一集他俩走散了,当男主发现女主时,对方已经溺水了。男主没控制住情绪,嘴巴里吐出了一方又一方手帕。大概是机器人表达哭的意思。这时女主苏醒,也吐出了一方方绿色的手帕。隐瞒了全篇的身份最后还是暴露了——他俩都是机器人。

在给自己拍证件照,对方很不配合的动来动去,每当我抓住一个定格想按下快门时,他总会很及时的做个鬼脸什么的将我打断。

20160613

美术课上完成了半幅作品,出去放松了一圈回来准备完结它,却发现旧的章鱼被擦掉了画上了新的头像。我有点懊恼的醒过来给人讲述,中间弟弟帮我阐述了些细节——我俩在同一个梦里。可能因为睡前看了嵌套世界的小说,我对这个并不感到惊讶。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