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大神

爱做梦

山寺

纪录片视角,山寺里一个老方丈和一群小和尚和一个女施主。小和尚都很可爱,女施主疯疯癫癫需要照顾,方丈总彻夜陪她疯言疯语,好像从不缺觉。

睡了12小时

一场很长很长的电影。
几次糟糕的结局都被解释为主角的梦境而倒回重演,反复几次使得我很厌烦。

躁动

梦中不断地迟到。几次闯进一家书店又马上退出,慌慌张张的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特工

执行防止世界核战的绝密任务途中,在公交车上听到车载收音机播放的动画歌曲忍不住跟着哼了起来以致暴露了身份。

讨债

没坚持下来的课程都在梦里找上门了,陪健身教练和手绘老师折腾了半夜。

抽屉

不知为何,全班被关在教室。很久很久没出去过了,虽然校园的地形我很熟悉,但不知道监视部署情况。负责看管我们的是初三班主任,学生们整日无所事事,只是来回踱步。我的两个伙伴意外发现一个漏洞:每个人的桌子下方有9宫格抽屉,当满足一定条件时,某个抽屉就会成为传送门,进去的人可以直接传送到校门。我担心会被门口保安抓到遣返,面临一顿暴打。第一个伙伴先走了,老师没有发现。过了一会我被老师叫去帮搬东西,像是在故意“关照”我。第二个伙伴趁此机会也传送走了。一方面我想再等等看他们是否会被逮回来,拖延着时间;另一方面,又怕时间久了老师发现人数变少而查封漏洞。就这样犹豫着。

20161223

又做了一个首尾可以衔接起来的轮回梦 可惜忘了

夜谈

表弟婚礼结束。敞篷跑车拖着花呀气球呀头纱呀和昨夜的长谈渐行渐远。笑容定格在他脸上,再也不会有什么年少呀未来呀梦想呀之类的话题。

献祭

初始城位置很糟糕,八面受敌,我把兵力布置在几个主大门,捉襟见肘。
某日兴起,实行暴政,搞了一些黑暗仪式,自己都感觉猎奇,不忍直视。
之后周围所有的蛮族和城邦全变成了友善,像是在说你终于摸清楚了游戏规则。

喧哗

拿起老家的古董电话,还没开始拨号却已接通,打错了,我道歉后挂掉。因为这通电话很重要所以再次尝试,和上次一样,对方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如此反复,最后一次我试着问了他的号码搞清楚原因,他却反问我这边的号码,告诉他后,电话被挂掉了。过了不久,门外嘈杂,有人进屋说对方带着一票人找来了,没打过架的我根据老手老爸的指示换上一身正装,他纠集了几个哥们,一起出门了(还有个临阵脱身的)。

出门一看对方是些黄毛小子,依我体格也可以一打二,我们没废话直接冲了上去,对方只是稍作反抗全部被摁倒在地。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像做广播体操般整齐地抱头蜷在地上,头头站起来对着不远处赶来的警察喊:打人了。

more »谁在关注 冬瓜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