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心没肺全人类☆

好久没做梦了

20150222全键盘手机/烫伤/打僵尸

开学回到寝室,发现桌子上多了个全键盘的手机,里面放的是学校发的电信卡,然后让我想起来之前有个手机里有个游戏特别好玩(类似街霸系列),于是载下来玩。后来室友回来叫我去洗漱,我端着盆去水房接热水,到了水房听说很多人的盆和洗漱用具都不见了,从一层到四层都没了,只有五六层幸存。
洗漱完回来,被MSc(一个学长)和ZSl(初中同学[妹子])叫去游泳(恩我不会游泳),但是意外的游的很开心很好,游完泳照例洗个澡出去,结果仰着头洗脸的时候水温陡然升高,脸整个被烫红,一侧靠近鼻子的脸颊还被烫起了泡。然后简单处理了下,大概就凉水冲了一下就回寝室抹了芦荟胶就上床睡下了。
睡醒之后接了个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打游戏,我一口答应。然后打开电脑选了角色职业之后就进入了游戏,没错是进入了游戏,也就是我整个真人变成我选择的那个职业进入了游戏,我貌似选的是一个远程职业,大概是法师吧。看起来可能是某某废墟(看起来像是诊所或者是学校)的十人副本,总之就是先发了个火球把守在门口的怪轰了。然后跟着队友进去,里面简直脏乱差,各种粘液各种泥泞,各种干了发黑的血液,各种伸出来挥舞的干枯手臂,被抓着就掉血,除了躲着就是打,要不就是躲着打。后来大家走散了,大概三、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小队,我和俩人走进了一个黑漆漆黏糊糊湿漉漉的小过道,要以各种姿势不碰到他们才能安全过去(因为大家都没药也没什么血了)。顺利过去了之后是一个狭窄的楼梯,但是在楼梯上碰到了类似僵尸的怪物,可是它们的眼睛都是盲的只能边走边挥舞手臂,如果被碰到了就上来一口死翘翘那种。一路提心吊胆好不容易走下了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后面扑上来一个,没躲过,碰到了。然后就只好把它打死,结果打的时候呼啦啦来了一片……
这个时候,我爸又叫我起床了。

20150201春游

似乎是在高中,年级集体出去活动。好像托zf托诺哥帮我在车上先占了几个座位。我本来不是值日组,但是因为帮妹子拿了一下簸箕开始和值日组一起做起了值日,zf看着墩地的我特别无奈,说要是他肯定不帮那个忙。
后来就上车了,我和一个矮个儿的妹子坐在前面的一排。后半车大概就是诺哥那个班,刚一落座就听到有男孩儿说,诶那个谁坐在9座10座,我超尴尬。妹子穿了短袖有点冷问我能不能把我穿的长袖给她,我说抱歉啊我也冷……我就说我们换个位置会不会好一点,我们俩就换了位置我坐在空调下面,免得她吹空调着凉。(其实我觉得坐在里面也刚好不会尴尬)
然后我偷偷回头看了一下,诺哥和Qb坐在一起在后半车开始数的三排左右。他坐在里面,周围的人在起哄他很害羞又尴尬的样子。
后来车就开了,不过中间停了一下,上来几个歪果仁。于是我就和妹子起来让歪果仁坐下自己各自找了其他的位置,坐下之后发现我斜前是小冉。放电影小冉问我想看什么,我说都行,就随便放了。然后我聊天聊的很开心笑的太大声了,觉得车上人都睡了很不好意思,就环顾四周,结果发现诺哥看了我一眼。
再后来车就到站了,我和培培一起住一个四人上下铺的屋子,上下铺是木制的床,很可爱。她把包一甩就甩到了上铺,我觉得好厉害啊。上铺上面本身就有好多东西,比如巨大的毛绒玩具兔、熊(晓薇送我的)、熊猫(姐姐家的)什么的。屋子里还有三只猫一只狗,老舔我挠我。然后我们把其中一只猫变成了圆圆的小兔子(其实是它自己想变的) 。
之后目睹了一位老先生题字之后出去,小燕子弄湿划破了字就自己写了一副。侍从不知是错的就裱挂了起来。皇后来了感觉不对就去和老先生告状,老先生很生气,说要是仿冒他的人进了某个地方(具体是啥我忘了) 只要不知道他写的什么就永远都出不去了。我很担心的想去找小燕子。
然后我就被我爸叫醒了

20141022被追杀到学校遇到曾经喜欢自己的人

前情不记得了,也就是为什么自己会逃到学校、从哪儿逃到学校统统不记得。
总之就是在高中的楼道乱窜,看准一个机会钻进了一个班,蹲在一个妹子的桌子下面抬头对她做了噤声的手势,她心领神会,然后我就躲在那里看窗外晃过去到处找我的魔王(没错就是长的像比克大魔王一样的生物在追杀我)。没有被发现的我简直开心,后来坐在妹子同桌的男孩子回来了,是个圆滚滚挺可爱眯眯眼的小胖子,我自然是起来给他让地,他坐了下来,我继续蹲在边上的过道里。这时候上课了,老师走了进来,直接无视了我,好像什么事儿没有似的就开始讲课。男孩子看我蹲的难受就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坐,我担心地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老师,他说仨人俩座挤挤可以的,放心我们两个挡住你之类的话,我也就实在因为腿麻的不行坐在了那里。期间魔王又路过往教室里张望,看着我的方向疑惑了一下还是走了。
后来下了课,正打算道个谢往出走继续逃命的时候,诺哥进了教室,迎面而来,过道很窄看来是没处躲了,想侧身捂脸也没做到,总之他看到了我。我也就只好正面看着他,许久不见感觉身形还是高瘦,似乎还是更高了点,可怕的是整体像个长颈鹿样子的金毛狮王一样,一脑袋乱七八糟的黄毛(就是很沧桑的样子→_→)。似乎质问我为什么那样对他,似乎是因为他才有人追杀我,但是好像他已经不想继续这样了,就打算帮我一起脱险。
(不知道zz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总之是和zz一起)惊险的走(跳摸爬滚)过一个破破烂烂缺了n多块板子的木板桥之后,到了个火光噼噼啪啪的山洞里,有藤条有火堆,有肉有酒。围着坐了好多人,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比较确定的是有gzz,似乎在讨论着些什么,而看到我过去都愣了一下。之后我和他们说了些什么(内容记不清了),后来很混乱,似乎从gzz口中得知了很多关于诺哥的真相,总之他们都是超好的人,而他们也成功帮我逃过了魔王的追杀。

20140919被强行输液变异成了触手怪物

好像做了很多个梦,先捡记得清楚的重点的记下来。
貌似是在立交桥下找人,类似西直门立交桥那样可怕的桥下面找了好几圈,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妹子是同一个高中隔壁班的回族姑娘(我记得她爸爸是阿訇来着),然后我俩一路聊社会实践(大学)的事一边往回走。然后回到高中时候的教室,特别整齐,虽然书花花绿绿的种类不同(比如黄皮的五三紫皮的五三etc.),但是每个人桌子上的书摆放位置都是一样的,旁边的人跟我说为了应付检查卫生值日生把所有人的桌子都重新整理了一遍。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因为自己桌子巨乱无比就赶紧跑去看自己桌子了,果然超~整洁啊。
之后不知为何再有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在医院了,旁边病床躺着一个输液的小正太,长得很可爱。中间不记得发生什么了,然后就是小正太输液的管子出现异动,护士姐姐跑过来查看情况想要帮他调好的时候管子炸裂了,里面红色的液体溅出来变成绿色的。小正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缺了条触手的触手怪站在旁边狂笑,缺的那条触手还留在床上输液,然后好像进化完全了一样飞到触手怪身上。然后我又不记得了…
再有意识的时候就是,我发现自己也成了触手怪,但是不能控制什么时候是触手形态什么时候是人形,在妈妈面前不小心露出触手还发着荧光绿色的光,然后特别忧伤的问妈妈:妈妈你是不是也是触手…

20140916从高处跌下把自己摔成伤残

前面的情节已经忘了,大概是在一个风格类似中世纪欧洲王室贵族的舞会上,眼看着一个长相帅气气度优雅的男人邀请了一个看起来路都走不动的老妇共舞,周围人纷纷侧目,议论纷纷,大吃一惊。闪身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忘记是否为ex)和一个女人貌似赤裸着身子在充满泡泡的浴缸里若隐若现,各种表情各种姿势,不忘时不时看着我对我笑,女人很漂亮,有一对鲜红的唇。
中间好像也发生了什么事,可惜没记清楚。总之是我不知怎么被人从高处推下来,这才发现原来一个充满了蕾丝泡泡裙以及卷曲假发的舞会是在一个极为中式的高大建筑物里举办的,大概建在山上吧所以跌落山崖到处是血。
(中间好像还有插了一段我帮小雨拍照,她站在绿树掩映下的红墙旁边,穿着玫红色的衣服)
再晃神就是在医院里了,抬头看到挂吊瓶的架子上挂了好多血袋。护士姐姐说你看你和那人一起受伤人家完全轻伤已经可以蹦达出院了,你一个四级伤残,你们怎么搞的。我还逞能的说那不是因为我保护了他嘛。(此处的他我忘了之前在哪里出现,大概是和我共舞的人)护士姐姐翻了个白眼就出去了,我看了看左手还没被插太多输液的管子,就够到手机百度了一下四级伤残是什么情况,然后爸爸来看我,我说没大事儿他就接了个电话去工作了,嘱咐我有事给他打电话。
梦做的太真实以至于我真以为自己重伤了,突然醒来发现还在寝室里活得好好的,哪儿都不疼,好幸福。

20140713和胃疼一样难受的糟糕梦境

先是梦到和男神在一位老先生的家里吃牛排,然后我俩各种打闹把那位先生的家弄得一团糟,尤其是酱汁搞得到处都是。后来还是老先生的夫人说给我找了一份教她侄女的弟弟和妹妹还是什么,反正就是给俩熊孩子当家教的兼职。于是我就丢弃了乱成一团的屋子和她侄女(竟然是我大学一起上同一个体育选修的美灵姑娘)一起穿出那个小区,走到另一个墙上爬满爬山虎的八九十年代的家属院里,看到外面坐着、走着、骑着车的好多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女生,所以大概是放学的点儿。
给俩孩子补课好像非常愉快的样子,不记得具体做了什么就忽地一下过去了。

场景切换到一个礼堂里(内部结构看起来很像我高中时学校的礼堂),我缩在椅背里看周围人,旁边是美灵姑娘(大学认识的),前面是义叔(初中认识的)和茜儿(小学同学),再往右边的右边坐了好多初中同班同学比如LK、SZH,还有高中隔壁班的同学SJY什么的;往后看后排有初中其他班的男男女女,还看到了ex,ex旁边似乎有个女孩子,记不清了。总之是在看到ex的一瞬间我就缩了回去然后开始各种心痛,心不在焉地看了演出吧,似乎是校内歌手乐队组合之类的告别场。
结束后大家就退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鞋在前排的下面,于是我就拍义叔让他帮我把鞋递过来。出去之后也就再没看见ex。

要回去了发现前面有好大一片水,看来不走桥就要坐船过去,同行的几个人都要坐船我也没辙。就等风来,把帆扬起来,在水上嗖嗖的,风特大,船很快,我冲后坐着,看到泛着绿色的水(看起来这水真不太干净)被卷起一个大浪心惊胆战,但是每当浪起来再落下的时候都没有打到我们的小船,只差一点点而已。最后快靠岸的时候一个大浪过来,把我们冲上去,而且弄得每个人身上都湿漉漉的。可能因为之前太紧张一下松懈下来,我根本无法自己走路,就艰难的蠕动啊爬动啊终于爬到了有人接我的地方。
接我的三个人是妈妈小姨和培培(一个比我大半个月的表姐),她们仨都穿着雪纺大长裙倍儿好看,和落魄的我简直是云泥之别。然后就一起去吃饭,路过的店似乎是梦里我和ex去过的地方,到一个地方坐下之后都不知道吃什么,就开始东张西望。看到对面桌有三个阿姨,就问吃什么好呢,三个阿姨分别推荐了自己吃的饭。于是,我妈不想吃饭,我和小姨和培培大概就点了番茄牛腩、什么黄花和什么冬瓜,反正就是一个红色一个黄色和一个绿色,具体记不清楚了。
之后就醒了。

-
趁着还记得赶快记下来,好了于是我可以去复习了。
这个梦真是毫无故事性又心塞。
半夜的时候因为胃疼醒了一次,换了各种姿势才又不知不觉地睡着做的梦大概就是这个让人难受的节奏。

2014712赌博之后被警察蜀黍通缉的在逃犯

和一群男人(似乎我也是个男人)在阴暗的类似地下防空洞的空地上赌钱,一大沓一大沓的红色毛爷爷就那么放在落灰的脏兮兮的地上。赌的正欢的时候警察蜀黍来了,拿了一沓钱就开始狂奔,眼看要被追上了我就把钱撒了出去,果然起到了一种迷惑作用。一溜烟儿的跑了,简直像专业跑酷一样,各种飞檐走壁啊。
地点大概是湿漉漉的南方城市,七八十年代的老旧居民楼,很拥挤,啊在南方那种环境大概应该是叫,弄堂。然后跑到了一个小楼里,一步仨台阶连蹦带出溜地下楼,好像是类似地下室还是什么的地方,两个姑娘正好拿着澡筐和塑料盆儿去洗澡的样子,我就溜进她们的房间把身体缩成一团躲进柜子下层。于是警察蜀黍进来搜查却没有找到我,之后庆幸着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在梦里又睡过去)。
醒来之后发现躺在一个木板床上,因为很硬所以体感特别不适。是那个姑娘愿意把我藏起来,对我很好,似乎爱上我。这个时候我又发现我变成女孩子了,还是长头发,尾部还带卷。然后那个姑娘帮我染了头发,是亚麻色,被梳成双马尾的样子。
警察蜀黍总是会突然来搜查一下,一次姑娘正和我用洗衣机(就是小时候家里那种,带旋钮的)洗我那件黑色袖子上面带红格的长袖连帽外套的时候警察蜀黍来了,就赶快让洗衣机停止运作,我跳进装满水的水缸里盖上盖子躲着。又过一劫。
后来有天觉得这样躲下去不是个事儿,就出去了。
然后就醒了。

-
醒来之后发现昨天是看着看着GG不小心就睡着了。
果然还是因为被耳机线缠住才会做梦的。

20140705大概是个在南方小镇上的HE(??)

【※是以第三人视角。
看起来应该是多年以后的事了,在有青石板路有好多参天古木,空气都是湿漉漉潮乎乎,常常下雨的南方古镇(?)上盘了个店自己开着玩(?)【看起来是嫁了个乐意陪我瞎抽风身价财产颇丰文艺气息和宅魂都浓厚的土豪】。
店里细节大概就是吧台、书架、三两小桌、秋千、花花草草还有吉祥物喵星人一只。只记得还特意给自己留了一间小小的屋子打游戏,游戏房里大概就标配。靠垫抱枕毛茸茸的地毯,电视游戏机之类(……)
在打游戏打的正欢的时候来了一波客人,因为店里的铃铛响了。出来一看发现是大概七八个高中混杂以前上学而思认识的同学,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说没想到这店是我开的叫我请客,我说我八年不开门开门吃八年的主给你们打七五折就是同学情谊了,水水就过来敲我头说你丫真鸡贼,YXL笑笑说那没事儿我们请你可以吧,我爽快的答应了。
把东西上了就坐在一起一通狂侃吧,好像中间GZZ问我你怎么不好好在北京呆着跑到这里来,我说因为突然就想在潮湿的环境下看看特别高的大树穿草鞋在石板路上踩雨啊,小梨花说你真矫情。后来不知说着什么我对象过来了,然后就被调侃了一通,问了好多七七八八的问题我就开始跟同学打闹。
之后不知怎么又跳场景了,好像是在有好多好多特别特别高的树的地方蹦蹦跳跳地走,然后就看到自己在对着一棵大概五个人合抱能抱过来的大树念起诸如“不以内乐外,而以外乐内。乐作而喜,曲终而悲。悲喜转而相生,精神乱营,不得须臾平。”之类的话来,说着说着哭起来了就有人过来抱着我,就踏实又安心。
-
可惜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对象那个温柔少年到底是谁,好像一直是个模糊的人影就算是第三人视角也看不清楚,不然就是看清楚但是忘记了(?)。
最近也没看过淮南子不知道为什么梦里会乱入淮南子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不过很明显和ex有关系吧,真是超感谢梦里那个少年这么包容这么温柔啊。
想起来昨天还和小梨花说我也想有人看护我啊,他说哟幼小的小朋友想让人保护了啊。
大概是手疼而且耳机线一直缠住才会做梦的√

20140625竟然梦到杀人(??)了。【明明之前都是梦到被杀啊orz

梦到和小雨还有zz在魔都玩耍,遇到了奇怪的人,像是搞传销的,小雨毅然决然的就走掉,我却被拉住了……挣脱开之后就疯狂奔跑啊,之后坐上了公交车,人很多,差点没挤上去,上去之后发现奇怪的人都在上面……靠在一边站着,之后奇怪的人开始演奏小提琴,因为zz指出了奇怪的人的演奏哪里有问题结果那个人恼羞成怒,导致zz在我面前眼睁睁被杀。
然后梦里我还可以时间倒回的超能力,就想要改变现实但是试了两三次并未成功,所以最后一次我就时间静止的时候因为不想再一次看到闺蜜被杀害就自己跳窗跑掉了。在街道里面因为完全不认识路的串来串去,时间就从下午瞬间变成晚上,还下起了雨。
就那种华灯初上的繁华街道上决定打车回宾馆,然后就总被人抢先打到!最后只剩下我和另一波人在无奈地打车,相视一笑的时候发现竟然是大老王和奶源。当时心情超级down,不知道为什么就给大老王讲了我杀了人的事儿,然后他还巨亚撒西地安慰了我。交谈起来还提到了重庆啊,我去年去那里玩儿过什么的。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最后拼车回的宾馆。
之后就,莫名的和G还有什么人一起去吃饭,餐厅是那种以黄色和棕色为主色调的感觉,就光线不亮但是也不算太暗很温馨的茶餐厅吧。好像和老板很相熟的样子,老板是个可爱的偶即将,特别慈祥(??)地笑着跟我说我酒品真是不怎么样,我说你又没见过我喝醉了的样子,他说那个谁谁谁给我看过照片啊。我就特别怨念的望向那群狐朋狗友,说是谁偷拍了我!啊清楚地记得狐朋狗友那里有好几个人,其中有个人叫苏牧我好像还和他很熟的样子,还有其他几个人我不记得叫什么了,总之都是看起来很不错的男生,但都笑得枝花乱颤,那几个人还互相推脱是谁拍下我酒后失态的照片拿来取笑我的……
啊……后面还有什么,反正乱七八糟的忘记了╮(╯▽╰)╭

所以,问题来了,苏牧不是狗吗wwww

more »谁在关注 没心没肺全人类☆

more »没心没肺全人类☆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