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8-4 关于发生在 学校的灾难末世梦

8.4

睡得很早所以是很宏大的梦,在学校里发生的灾难片

首先是梦到红色的物质感染了学校里的很多人,变得三观异于常人,我反而成了异类,在教室里赶到窒息的气氛,逃了出去,发现学校已经变得异常混乱

片段二:跟欣欣逃到房顶上,发现这里没有被感染,而且有一间屋子里有充分的物资,可以充分作为安全屋。结果冲进来丧尸,迅速把门关上,卡住了他的胳膊,拼命撕断他的胳膊,可惜两人都被划伤。考虑要不要截肢。

片段三:梦见了时空发生了错乱扭曲,自己不是学生而成了XX科的员工,跟周围的人解释没有人相信,对发生的一切从歇斯底里变成了接受现实。跟同事去学校工作的过程中发现红色物质已经渐渐减少,但在房顶依然有残留。一副灾后重建的场景。

奇奇怪怪的废土世界?

我梦见人类的生育权“被剥夺”,世界上出现了一种巨大的怪物,像狗又像丧尸。我和一群小伙伴带了一个母体,去一个科研所拿最后的几个针剂(里面有类似受精卵?)想要延续人类。但是在这个世界,一旦这种东西出现,周围会吸引来很多穿着衣服的狗,他们像卫兵一样会杀掉接触过这些东西的人类。梦里,我们从科研所找到了最后三支,并且带着母体去了一个废弃工厂准备注射。但是这时候被发现了,我从窗口那里看到很远的地方那头巨型怪物正在往我们这边来,越来越近,那种压迫感非常强。我们只能立马给母体进行注射,剩余两针在我身上由我带它们潜逃出去。半路上还遇到了一只穿雨衣的柯基拦住,我还跟它打了起来。

然后,梦醒了……

丧尸

做了一连串梦分成几个部分写
一、我在上课时在教室里睡着了,醒过来发现空无一人,只有我的同学兼舍友L。L飞奔过来,我知道她要杀我,而且她变成了丧尸,我和她在座位间绕了个圈子,在快被抓到时逃出了大门。大门外不是学校,而是步行街(以前赵氏传承对面),行人非常多,熙熙攘攘,若无其事地说说笑笑,但是他们知道有丧尸扩散,我也知道。我尽量避开人群,避免面对面,本来想走路回去,但是懒得走路还是坐了公交车。我在车上很害怕,哭了起来,一个高马尾眼镜男子和其他几个乘客一起安慰我,我哽咽着说谢谢还觉得应该卖个惨,就撒谎说我家很远,不得不坐公交车。

二、阳光明媚的下午,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反复看手机确认时间,我知道如果晚出门了会发生非常恐怖的事,和丧尸有关

三、晚上六七点了,不认识的胡子拉碴,头发像鸡窝的男人笑嘻嘻地让我坐他的摩托回家,我坐上去了,他的女朋友也坐在后座。我不客气地叫他载我去天路(我的感觉是高速公路最高点无人抵达的地方)他哈哈笑说要送我回家,然后开上高速,进入一个分岔口,路很黑我看不清,以为是有菜店的那条步行街,就叫他可以停了,接下来我自己走。他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现在下来干嘛,我才发现我在一条黑暗死寂的小路上,没有路灯寸草不生,好像是废弃的路。我害怕了叫他开回去。

三、和两个熟识的女生一起在叔叔婶婶房间的窗户下分能力册子。除了我们的三份,我还在给弟弟和堂妹分配另外两份。我这边的看起来都不错,没用的东西都放到弟弟和堂妹那里。弟弟那里有几本黄色封面,上面有个米菲的册子,上面写的效果是撕裂和使人七窍流血。我意识到L那时候想对我用这个。这个太危险了我怕弟弟乱用,所以我就把这几本都拿过来自己这里了。

四、波波拉(洛克王国,水蓝蓝的进化体)把我拉进一个仙境一样的地方。她告诉我,L没有变成丧尸,一切都是她安排的。接着,她让我进行剧情战斗,我意识我操控的宠物这四个技能,我那堆里有四本相应的技能册可以扔掉了,因为在剧情战斗里会有。

五、我爸坐在我的书桌前,在我的作业纸格子中写难看的字,令人不爽地对我指指点点,但是他什么都不懂。这时候弟弟叫吃饭了我就不理他直接走了。

2020.1.9 实在忘不掉

梦见晚上在一个楼层特高的大酒店里,没有电梯,我在找自己订的房间,然后楼里人很多,叽叽喳喳的。就听见有人喊说有丧尸,一楼的门已经焊死了,但大家还是非常紧张,跑来跑去。我就跟着人流一起走楼梯忘更高的楼层走,楼道不是笔直的,是转圈的,一直旋转的往上爬,乌泱泱的人,特别吵

我就也没多想跟着一起走,走了一会,抬头发现有个个子特别高的男人,站在人群中张望,眼神对视上后,就蹲下来抱着我的腿把我举起来,开始往上走。

我就使劲喊:我不认识你,你干嘛,你认错人了吧
他:我找的就是你

因为被举起来 视线特别的开阔,看得很远,我就这样被举着走到一个大厅里,大厅有点像飞机场的候机厅,一排排的座椅,坐满人了

他就找了2个空位,把我放了下来,让我休息。我靠着他的胳膊发呆。不理解大家都在这里呆着干嘛,呆着呆着就睡着了

然后睁眼就在一个山坡上,下面全是冰,尖尖的全是刺,往远处看就是海一点波澜都没有,太阳日落了,天一半都是红的。特别漂亮,我站了看了半天。

就看到冰和海的尽头,站了个高僧。我走过去。高僧碎碎念了半天,一句都听不懂。最后塞给我2块小石头。在我耳边给我说,只能是我来,给我许2次愿望实现的机会,说完我就回到酒店楼里了

身边的男人已经消失了,我知道要去解决这个灾难,但许愿必须在水里,让水淹没自己。我就往楼下走。走到1楼。有个小水库,把水库上方的盖子打开,我就跳了下去。许了一个愿望:希望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

在睁眼就在出租车里。车停在酒店的外面。司机说到了。我下车后反应过来。愿望实现了。我在楼外面的露天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思考我是不是还有一次许愿机会的时候

醒了

好好奇 我会许什么愿望

我喂养了三只丧尸做宠物

丧尸设定。
我养了三只丧尸,或者更准确一点来说,“我们”养了三只丧尸。
我们是在丧尸世界里抱团取暖的朋友,年纪有大有小,住在一栋上了年级的房子里,我是这群住户里年纪最轻的一个,也是对付丧尸经验最少的一个。
这栋房子存在很久了,人如果住进了这栋房子,就再也不能离开了,你可以离开这栋房子一段时间,但你最终还是必须回来,这大概是避难所的一个诅咒,对所有人生效,包括喂养在门口的三只丧尸。
它们曾经是我们的朋友,后来他们变成了它们,离不开也杀不死,我们就把它们喂养在门口的一个黑暗门房里,等待着哪一天丧尸病毒的退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喂养丧尸有很多规矩,比如你要每天给它们投喂新鲜肉食,不然他们会饥饿到半夜抓门;要记得每人每周要和它们聊一次天,尝试唤醒它们作为人类的神智;永远不要小瞧丧尸宠物的,它们没有了人类的神智,却保留了人类的智商,会声东击西和伺机而动;永远不要忘记丧尸的本性,哪怕他们表现得再乖巧再像人类。
我第一次和丧尸聊天的时候害怕到浑身发抖,几乎想要逃离,却被婆婆——她是在这里住得最长久的人——阻止了,她强迫我和一只丧尸面对面,我看着对方的脸,它露着尖锐的牙尝试着向我扑过来啃咬我的脑髓,凄厉狂躁的叫声让我战战兢兢。
但是喂养丧尸总是要经历这些的,和我这种菜鸟不同,那些老手已经学会在适当的时候呵斥或者放软声调,于是丧尸们就像狗狗一样安静下来。
······
这栋房子很大,丧尸养在前面,我们睡在后面的楼层里,我却总觉得胆战心惊,有一天晚上莫名的焦虑和恐惧感让我睡不着,于是我走到了前面的房子里,奇怪的第六感让我觉得随时都会有大事发生,果然,没过多久,我看见那三只丧尸竟然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解开了门房的锁链,然后从门房里爬了出来,向着后面沉睡的楼层爬去,我很惊恐,想要去提醒他们,却意识到去往卧室的路已经被丧尸们占领。
我站在门旁边,一个视线的死角,他们看不见我,我也可以随时破门而出,他们是追不上我的,于是我想了想,用平生最大的力气喊了一声 :“他们逃出来了!”然后当机立断开门,拔腿而逃。
丧尸们听见我的声音,立即调转前来追我,我被他们追得屁滚尿流,还险些被一只丧尸追上——它曾经是我的同伴,好在它在下嘴啃我之前犹豫了一秒,于是我得以逃生,最后连滚带爬逃进街边一条铺子里,它们就没有再追了,接着我听见外面叮呤咣啷一顿声音,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过了很久,我决定回去看看,却发现丧尸们已经回到了门房里,我惊恐未定,问怎么回事,一位姐姐笑着跟我说:“婆婆早就在卧室区设了陷阱,它们一过去就被捞住了,你要学的还长着呢。”

20170608丧尸围城/电梯掉落

1.丧尸围城
隔了好多天的今天才写下来,具体记不太清了,总之是人类变异,丧尸围城。还没被污染(?)的人类开始疯狂逃命,在一个类似地下人防工事的某个狭小的空间里,挤了数不清的人,我本能的认为有这么多人的地方一定不是很安全,一旦有一个人受到感染跑都没地方跑。于是带着一小撮人走进了紧急消防通道,一直往上爬,爬到顶之后发现上面有一个像井盖一样的门,感觉没有路的我们非常慌张。
意外的是有一个工作人员姐姐在,她知道开门的方式,打开门爬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竟然是一个小型的机场。总之这个时候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下面发生了大面积感染,幸存的人寥寥无几,都拼命往上爬。上面有一架小型飞机正在等待,但是当然要救的先是厉害的人,确保厉(位)害(高)的(权)人(重)安全之后才顺便解救几个普通人,普通人的话,就只能……先到先得。所以当然,我们小队(?),就因为刚好在消防通道所以属于先到先得了。在等待厉害的人登上救生机之后,我们冲出来也上了飞机,然而飞机也是要下降的,情况还是非常危急的。
(中略,总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正常人只剩下我了)这个时候,一个天使般的小哥哥出现了,他拥有神力,可以施法让我隐身,这样就不会被丧尸发现,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不可以碰到水,也不可以自身产生水。比如我不可以喝水、不可以咽口水、也不可以尿尿、不可以出汗,身上碰到水也不可以。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一开始根本忍受不了,总是破戒然后恢复元身,好在最初他一直陪在我身边可以不断地帮我,然而后来他一脸大义凛然荆轲刺秦的样子说:我不能再这样继续陪在你身边了,我要去拯救更多的人,和丧尸战斗,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照顾好自己了。我非常难过,怕他就这么死掉,不想不让他走但是也没办法,他把我藏在一个大楼里面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我因为想尿尿憋到快爆炸,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忍受,最后终于不行了,很久都感觉大楼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找到了一个在拐角里的厕所准备尿尿了。
2.电梯掉落
然后就醒来了……(估计如果没醒的话,我会不会尿床啊OTZ)本来醒来之后要叫顾顾起床的,结果大哥自己起了,于是我就安定的继续睡了,然后是电梯掉落的梦。
好像是zl给我表了白,我说因为自己有男朋友所以抱歉不能和你在一起,让他觉得很不甘心,明明是自己先的,我却因为种种原因使得另外一个人成了我男朋友。但是大家还是要一起上课相处的,所以我打算像朋友一样相处,看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异议。在下了班车之后,一起去教学楼上课,教室在六层,但是我想避免和他单独在密闭狭小空间里相处所以决定走楼梯上去。在爬到四层的时候,刚好碰到了zh(他双胞胎哥哥)和zy(双胞胎哥哥的女朋友),他们提议说反正就两层了不如上电梯吧,我正好走累了,想想这样的话也不是两个人单独相处,就说好的。于是四个人等电梯,电梯到了,开门之后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四个人打算一起坐电梯。谁知道刚按了六层的按钮,电梯整个都黑了下来,然后随着强烈的失重感,电梯直接掉落到了地下一层。掉落的同时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惊恐,我贴紧一个拐角蹲下来抱着头。
在掉到-1层以后,电梯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运转,灯亮之后谢天谢地发现我们四个都没有什么事,安定的走出电梯,zh说正好饿了,让我去便利店帮他带个面包,我说好,于是去了便利店。在便利店里碰到同学还说了电梯突然掉下来的事情,感慨了一下学校的电梯真是应该好好检修一下了。便利店里人超级多,排队就排了半天。等出来之后发现上课铃已经响了,想想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就坐电梯上去咯。于是我们四个人又进了电梯……
Ego

绕世界一圈的丧尸追逐战

梦到一个扯淡的梦,嗯…回忆起来关键词是:丧尸、沙漠之鹰、电车、房子、绕世界一圈

稍微整理一下关键词备忘,下面是回忆:

嗯,先是一开始一个莫名的“神秘人”带来了一箱子手枪,一看就是玩具的感觉,不过我刚好想买个模型枪来摆拿手枪的姿势作为绘画素材,刚刚准备买下来那个“神秘人”却不知怎么不把手枪卖给我逃走了…

(梦境中断)

手枪已经在我手上了…,然后发现是沙漠之鹰 (很有分量感)

之后突然开始出现丧尸…被我干掉之后,我跑到房子里 (一栋乡下老房子,周边也有邻居),和房子主人 (一男一女貌似20多岁左右,脸不明) 说我碰到僵尸了,惯例是没人相信我,然后我想起僵尸没办法过河就跑到房子对面河的岩石上,之后来了几个僵尸被我干掉了。

接着我看到我的家人被丧尸追着跑,于是去帮他们,绕着房子跑了一圈快追上他们时他们拐进进房子里了——原来前面也出现了僵尸,但是我来不及跑,前后的僵尸把我堵在房子的折角处…

“夏亚你算计我!!”
(貌似喊的不是夏亚,总之被数之不尽的僵尸堵在死胡同里就这么被干掉了…)

之后复活在房子里面 (家人面前),这次他们相信了我,然后开始分手枪,我发现邻居家里都没有僵尸,只有我们这边的房子源源不断的冒僵尸,同时发现我们无法离开房子的周围 (有堵无形的墙) 但是前后方向可以去到,且无限延伸,然后我们开始向着小河跑,以房子为正面跑,跑着跑着绕了地球一圈,发现绕世界一圈为可活动范围…

(梦境中断)

接着跑上了电车 (男的不见了大概是被啃了),然后列车开始向着房子边缘前进,我们希望丧尸不要发现我们,之后窗外开始出现浮空飞行的触手怪 (就像 All Kill 漫画版里出现的那种怪物),触手怪刺穿了电车窗户,玻璃四溅,触手抓住了几个乘客拉了出去,然后电车尾部开始发生爆炸,我护着她 (女主角?) 趴下…

闹钟响了,梦就断了…

丧尸和不太正常的世界和杀戮的我

最开始的故事已经忘了,只能从后面开始讲起。

有记忆的时候是在大街上闲逛(似乎是流浪),然后我就在角落里向外面看到发生了什么状况,就是丧尸咬人。(丧尸的设定:传染方式是学园默示录那样的,形体大概是钢炼里面的那个量产人造人一样,但是脑袋比较凶残,战斗力很高,速度快,攻击得又有节奏,力量也是异常惊人。)看到这个状况我决定立刻离开这里。

刚开始走到里一个巨大的酒店兼商场里面。里面比较昏暗,而且有一种废弃的感觉,四处都又脏又乱,而且看不清里面的样子。我就小心的走上了二楼,但是没有继续上楼的楼梯了,只能做电梯。自己应该是想去那层楼取到什么东西才会来的,但是那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当时只知道在哪个楼层。第一次电梯上去了,电梯里面依然很昏暗,我忘记按了,过了那个楼层。电梯走到上面的时候会成一个斜角走,而不是直上直下的(电梯本身是平的,但是走的路线是斜着的),而且有两个楼层的斜度特别大,走到第一个斜度巨大路程又长的楼层的时候,电梯下去了。我快快按上那个楼层,但是电梯没停,直接到了二楼。我看二楼有两个人上来了,好像是要住店的样子(这样的店要怎么住),没有理睬那两个人我继续坐电梯。电梯到了我的目的地层数又没停,急速上升。我感觉它要掉下来一样,果然在第二个巨大斜坡的时候(大概是58层至59层)掉了下来。应该说是飞了下来,而且是脱离了轨道做了斜抛运动。从五十几层掉下来应该是必死的吧,而且又几层之间的差距会有很大,甚至是十几米的高度差。正常人应该是必死的,但是我却没什么大事,掉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地里。(一直不想使用的力量启动了,但却是还是不想用。)

出了工地,捡到一个车子,买了一些食物(细节太繁琐)。听到路旁有父子在吵架。儿子说都是父亲的错,父亲说自己和儿子的哥哥都是这样的,要儿子也变成这样。具体内容记不太清楚了。

同时我的脑子也浮现出了一些东西:
如果是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的话自己应该比较好应付
但是要是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友人 丧尸 丧尸 丧尸 丧尸
可能就比较难对付了。

我的力量大概就是对杀戮的渴望
自己开车踏上了离开城市的旅程,又周转上了火车。火车里面也有变异的丧尸,起初我也是逃跑的。最后全部人都变异了,我就开大了。(=△=)用烧的,用打击,用手直接切开,也有用不明物体把那些东西压缩起来。虽然他们跑的也很快,但是我连咬都不怕。唯独感觉那些东西有点恶心,就没有让他们近身。

下了火车就有遇到一个男子,要聘请我保护他们家的大小姐。看起来是超有钱的财团。我拒绝了,说“你们只能收留我,不能雇佣我。”

乘车到了那个动画片中常有的附带一大片树林的狗血豪宅。暂且安定了下来,那家人大概对我讲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虽然没有报道,但是丧尸已经是全国性的了。他们自己发射的卫星上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丧尸,那个卫星上五个人有一个被丧尸同化,另外四个逃开了。

跟我讲了一些现况,我的热情又难以停住,想出去大干一场。或者是直接把哪个城市毁了省的传染。

梦到这里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床上和被子都湿透了(只是汗水,没有其他不明液体)

2011.10.28 丧尸

周围都是丧尸
躲入家中
从落地窗向外看
是一张突然贴近的丧尸的脸

去朋友家避难
经过阳台、悬空的楼梯、阁楼
沿途检查窗户是否关好
突然有丧尸闯入
逃回主屋
原来我沿途把窗户的锁都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