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学校里有个地方很奇怪,不能进去,被称为禁区,还有小粉红拿着枪把守。这些小粉红的行为很奇怪,像机器人一样蠢。
        这时,有个美少女A邀请我,问我要不要做一些刺激的事儿,揭开蒸腐的谎言。我心里很忐忑,但还是答应了。少女A给人感觉是很大胆,总是想着不寻常的事儿。
        她给了我把步枪,让我陪她一起进入有小粉红把守的禁区。到了禁区,小粉红们拿着霰弹枪向我们发起攻击,但他们行动迟缓,几乎无法伤害我们。少女A果然不是一般人,动作敏捷迅速,随意地用枪把小粉红打得粉碎。然而禁区里深处的门没有任何反应,小粉红一直不停的刷出来。终于,我们刷了2500个人头,也无法深入禁区,我们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血,却没能改变什么。少女A拉着我的手撤退了,说要逃走了,离开学校,不可以再回宿舍了。可是我迷惘又很累,还想回宿舍休息。
        校园里有一些电视机,会发出广播。突然,它们广播了我和少女A进入禁区杀戮小粉红的事儿。看着自己一身的血,我才意识到犯下了怎样大的过错,明白我已经把自己的人参毁灭了。已经无法回到安稳的生活,明明我才刚找到工作。
        我跟着少女A,从污水池里逃出校园。来到一条只有俩车道的公路,我们沉默之,沿着公路一直走。沉默着,我还依旧想回学校自首,终于,我说出了我的想法,并对少女A保证不会告发她的行踪。少女A,似乎在思考,欲言又止。看到她的样子,我后悔了,改口决定跟她一起逃亡,哭着恳求她带着我一起走。
        我心里想,一定要躲到遥远的偏僻的小镇里,一切都从新开始。不久,我们走到了一个小镇,少女A带我爬进了一栋小居民楼,里面居然没有人。少女A先去洗了个澡,我在阳台发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希望能找到安全的处所。过一会儿,少女全裸走出浴室,也来到阳台,我不敢看向她。明明附近的阳台也还有人,她却如此大胆。她嘲笑着我,我背过头,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她。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之二

最近在读两本有顶天家族的书,做到这个梦也不奇怪。

某年的12月25日,矢三郎、矢四郎和我,狸猫兄弟中的三人从外回家。途中矢三郎哥哥让矢四郎绕路去取样什么东西,我们两人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矢四郎还没回来。我开始担心起他是不是被星期五俱乐部看上了,但我不管怎么叫矢三郎帮忙他却毫无反应,只顾着和其他狸猫唠嗑。我决定独自上路找矢四郎。

话说12月26日,星期五俱乐部有个雷打不动的岁末节目——尾牙宴的狸猫火锅。父亲总一郎就是被陷害煮成了火锅离开了狸世。几年后,矢三郎几次改写了自己或家人被煮成火锅的命运,我会依靠他也是当然的。

找着找着,我发现矢四郎被几个孩子和黑衣人追踪,最后逃进了一个高级商场里的一家饭店厕所内。一看,这几个孩子的领头人居然是我(现实生活中)的人类表妹。我恳求她放过矢四郎,不料她却和星期五俱乐部的寿老人以及夷川发电厂有关系,也被受邀参加了今晚的尾牙宴。看来她是敌人了。最后她说在他们这家饭店吃完饭前可以不追赶,但我知道矢四郎若是从厕所出来马上就会被抓住。我厚着脸皮和他们一起吃了顿午饭。

吃到最后结账时,我找准了机会趁他们不注意去了厕所,和矢四郎沟通过后一把抱起了狸猫形态的矢四郎,开始逃亡。

逃着逃着我觉得狸猫的样子太显眼。我让他变成一只小狗,可是他的变身术实在糟糕,瘦弱的黑色贵兵犬的尾巴怎么都是狸猫形态的。逃了好一会儿,途中还和矢三郎发了条我们位置的短信。我用计甩掉了前面和后面的黑衣人追兵,进了一辆通往底层的电梯,我表妹他们却从下面一层坐上了电梯!我背对着她们,但变成小妖狐的矢四郎却突然变得非常有攻击性,一直想要离开我的怀中。表妹在1楼下了电梯,我决定和她们错开去B1。这时才觉得可能中了他们的计,B1肯定有很多黑衣人接应。

想着想着,发现矢四郎居然不见了!我跑回1楼,早已没有任何狸猫的影子。最终我在1楼正门大楼梯的后面发现了好几辆有着高级食材的餐车,里面有一包山珍便是矢四郎。我赶忙抢走这个袋子,把自己的肚子变小把密实袋藏在了我衣服下面。保安追着我想知道我拿了什么,我马上甩开他来到了大街上,继续奔跑深怕有追兵,同时把塑料袋放到我的背包里面。

跑了好久好久,途中还发现了今晚星期五俱乐部宴会场地的秘密花园饭店。矢三郎回了短信说进入商场了,我却只能回复他说我们已经离开了。

我很开心自己能独当一面了,把背包里的矢四郎拿出来,却发现他还是小妖狐模样,而且很有攻击性一直咬我。这我才发现,这个不是矢四郎。。

----
后面就没有记忆了,我醒了以后想继续做梦,也做不下去了。

想了想我在梦中可能是矢五郎或者矢三点五郎,把矢三郎当哥哥,同时又觉得矢四郎还没法独当一面很没用……而那个表妹,真的是我现实生活中的很烦人的长得像迷糊餐厅的山田的表妹。。

逃亡的梦越来越多 —— 之一

一些不记得的情节我就跳过了 (8月底9月初的某天做的梦)

那晚,我乘坐自动扶梯走上了一个内部是纯白色的商场的顶楼。走出自动扶梯时发现边上有一个青年盯着他面前一个12寸电视机,聚精会神地看电影。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那是我已经多年不联系了的青梅竹马。我因为害羞,没有直接招呼,就往前走了。

绕着商场内部架空走廊转了一圈回到他在的地方。发现他在看的电影居然是我之前看到一半的一个关于两个科学家制造类人类生物的电影。有没有和我青梅竹马招呼我就不记得了,就算有也只是没有营养的唠嗑。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那个电影中的世界,和纯白的商场对比仿佛这个夜晚世界才是真实的。有许多全身红色有点像影像的类人类朝我飞奔过来,我只能像玩弹幕游戏一样躲过它们。通过了之后,发现黑空中新月边上有个带着镰刀,很像死神的魔女。我后面朝我走来的是那两个科学家。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电影,而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

不久后,我就被闹钟弄醒了。想了想,之前我好像没有做过这个设定的梦,所以看过一半什么的应该也是这个梦的一部分。

连环杀人犯

这个是两年前的梦了。

那个时候大一住学校宿舍,我的房间窗户正对小球场和小路,去后面那幢宿舍楼的人一定会经过我楼下,楼下有人讲话踢球唱歌我都能听到。

谁能想到那晚楼里居然闯进来一个连环杀人犯!我们逃啊逃啊总算逃到了后门但万年不锁的门居然打不开了,只好再回去差点又被连环杀人犯追了进来。总之又爬窗又跳窗的,活生生吓出了三身冷汗。

此时响起了有点熟悉的歌声
“♪ We love drinking ♪  3o'clock in the morning.
♪ We love singing ♪  3 o'clock in the morning ♪ ".
原来是出去玩的那群家伙又在回来的时候唱歌吵醒我了。可是但这次吵醒,我实在是感激不尽。他们让我回想起宿舍其实很和平很美好,根本没有杀人犯。

谁能想到居然是他救了我一命

半夜从一个house party出去买东西,一路上一大堆的人贩子拿着那种蛇皮套想要抓我,平时跑步很慢的我飞奔到了有些商店的地方,逃进了一家大半夜还没关门的兰州拉面馆。

拉面馆老板让我打电话给警察但没用,而house party的友人A一直不接我电话。外面的人贩子眨眼就要进来了我吓得差点对人生失去信心。突然我发现先我一步离开派对的友人B携女朋友路过,我赶紧大喊救命他们就来帮我把人贩子打倒了。

原来友人B的父亲开车来接小两口了,我恳求他们能不能载我一程才发现他们家的吉普车真是举世无双得神奇。12座超高还有武器。。

2012.06.17 遗迹里会说话的猫与飞空艇保卫战

这个梦很长,其实很详细。但我看来的确是那种梦醒后不马上记下来就会遗忘的那种类型。
而且是明明记得但是叙述不出来的那种。

总之我似乎经常造访一个类似于我的秘密基地的那种遗址或是遗迹,说是遗迹其实也没有太多古老的感觉。也许背景设定是后现代,遗迹就是20世纪初年的那种苏联式平板楼的感觉?
总之地面时不时有积水
最重要的是里面有一只喵,似乎会某种魔法。
更重要的是我后来发现他会说话。而且对我很乖巧,我超喜欢。
同伴们(是谁?)也很喜欢它。只不过它不爱对他们说话。这喵的毛摸起来很舒服,每次我捏它脸时都会做出在猫咪意义上类似于“-w-”的表情
后来我还带一个人来参观基地,找不到那只喵
于是他们就用手中的剑四处寻找,可他就一剑不知在哪戳死了那只喵,喵一句遗言都没有,就那么默默去了。可我似乎不是很悲伤,好像隐隐觉得还会见面。

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地踏上逃亡的旅程,用的是一艘很大的造型像老式战斗机的飞空艇,明明是在高空高速飞行,机舱都是开放的却几乎没什么风真不可思议啊。
总之追击我们的有敌方的飞艇,还有战斗机,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大铁块。我是防御机枪手/炮手。打的还比较准,然后我没打中的铁块我总是会淡定的看一下它的轨迹然后跟伙伴说,不要紧,会擦弹的。

然后呢?。。。然后没有了。。至少不记得。。

什么嘛,还是个美好(?)生活突遭变故,重要的伙伴死去了,然后大家踏上流亡和纷争之路的模板嘛!真无趣

120227

  由几个贵族领地组成的小国,科技发展略近代,文化风俗类民国。记忆开始于一条黄沙飞扬的道路,领主父亲被发起政变的后母杀死,一夜之间变成孤儿的少女在身边忠犬骑士少年的护佑下杀出一条血路逃出领地,后有追兵前无去路。躲躲藏藏的两人流浪数天,终于踏上这条通往邻国的大路。
  越是接近边境盘查越严密,某日两人被卡在一处关卡前。附近恰好有一座小村庄,两人就进了村。村里住着个人称怪人的技术宅少年,每天捣鼓一些小打小闹不能转化成生产力的机械产品。少女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自己制造的机械滑板上招摇过市,滑板的性能大概可以参照死神小学生那只。
  少女和骑士少年对视一眼,双双决定去找技术宅少年求滑板,直接翻山进入邻国。两人尾随技术宅少年进了他的家,技术宅少年也是个寂寞的孩子,看到人迹罕至的家里突然进来两个人,其中居然还有个妹子,大喜。很爽快地提供了两只同性能滑板,还坚决要求让自己也随行提供技术支持。
  就这样两人变三人,转换为行动力的高科技使三人很快翻越了边境山脉,进入邻国一座小城。小城里有一座小小的教会,里面只有一位神父,是少女父亲的昔日好友。少女从他手里得到了父亲年轻时候的手稿,最后一章完全是用拉丁文写成的!而在这几个国家甚至整个大陆,拉丁文就像天书一般不可解。
  这天书一般的语言却难不倒从小被父亲手把手教养着长大的少女。父亲在这最后一章里写明了一旦家中出现危机,可以去向何方,那里沉睡着一笔家族历代积存,代代相传以备不时之需的巨额宝藏!少女看完这一章,喃喃地叫了没能留在我记忆里的骑士少年的名字,“XX,我从未如此庆幸我是父亲最好的学生。”
  有了这笔庞大的财力支持,为父亲报仇的行动可以直接提上日程。少女心中仇恨的种子终于发芽,欢快地开出复仇之花。与此同时,德高望重的神父沉浸在深深的烦恼之中,他发现自己爱上了经常来清扫教会房间的异教徒女仆,还想和她结婚。
  虽然神父所信奉的宗教允许神职人员结婚,但是与不肯改宗的异教徒之间的婚姻是绝不被允许的,何况这位女仆很年轻,几乎和好友的女儿同龄。神父在信仰与爱情之间苦苦挣扎许久,还是选择了爱情,决定结婚之后辞去教职和妻子去过隐居生活。此时教会里除了少女一行三人,还有一群冒险者借住。
  神父的婚礼很简单,简单到简陋的地步。宾客只邀请了少女一行与冒险者们,仪式也只是在神龛前交换了誓约。就在神父觉得自己也许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的时候,闻讯而来的教会异端审判者与少女后母派遣的追兵几乎同时抵达,不约而同地开始攻击。一番苦战后,教会成为一片废墟。
  而幸存者除了主角光环加身的少女一行,就只有一个冒险者少年,少年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葬身教会废墟之中。少女与少年目光相遇,彼此都清楚地看到对方眼里的仇恨,于是少女伸出手,“这条复仇的荆棘路,你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吗?”少年毫不犹豫地握住少女的手,“这是我唯一的路”。【完】
  写完了仔细想想技术宅少年真是躺着也中枪啊莫名其妙就给卷进两段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仇恨里了啊wwww

120127

  应该是很有情节的梦……冒险、打怪、掉宝、逃亡,女主故作镇定地放下双肩包盖住一个被多方势力觊觎的道具,男主悄悄隐瞒着自己的身世,一行人穿过静谧的机械工厂……可惜记忆零碎。

120124

  一对少年少女的冒险故事……起得太晚细节追忆不能……潜意识里只觉得似乎很有深度?醒时的ED……咳咳脑内BGM是睡前还在看歌词的double harmonize(。
  120125追补:刚睡下时半梦半醒间想起了前晚梦的一部分细节……男女主逃亡时在小镇补给,着重特写了身后的背包。

111201短暂的死亡感觉

  2点时不到20分钟的短梦:被卷入阴谋的我在逃亡路上,身边跟着个保护者,所以在纷至沓来的明暗追杀中虽然狼狈得东躲西藏却不至于被威胁到性命。但是在一个小村落我和保护者大吵一架,保护者离去而我身边的替身道具都已经用完,而我无意中听到这个村子里的人也把我当肥羊说要宰了我……
  我在里外都笼罩着黑暗的农家小屋想着这次肯定逃不过了……然后在等待着的极端恐怖里猛然睁开眼睛,就好像在梦里被杀死而在梦外复活的感觉。然后临醒前又是另一个梦……很混乱,但是能分辨出性别为春哥的死党(喂)在里面。班主任召开班会,然后周围的所有人都喊着让我和死党结婚……
  接着场景转换……是横版过关似的解谜游戏,需要把队友按提示放在对应位置才能进入下一场景……似乎记得结婚的这个话题一直延续到醒……还有一些幻想中的人发生的一些故事却是记不清了……

这算不算中二小说剧情ORZ

梦里我是一个特工/忍者/杀手一类的人ORZ
然后似乎后面有人追捕 我在山间跳来跳去【不知道为什么是山间ORZ】 山里的风景非常美 镜头推进也有一种武侠片的感觉……【应该是白天看基友玩剑三造成的】

然后一直逃到城市里
各种翻墙爬杆还有打人的……场景蛮像那种科幻动作片的嗯

最后逃到一处小区里
那个小区我似乎在以前的梦里也有见过 别墅区那种 几何设计的很美的房子与很多绿化
然后跃过某一栋房子的时候听见了钢琴声
回头看见一个大玻璃落地窗后面有一个帅哥在弹钢琴
【落地窗出现应该是因为白天和同学讨论说我喜欢很大的玻璃落地窗……】

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 发现那个帅哥也在看着我
很奇怪我速度那么快他居然还能看到我= =

后来似乎就被捕了= =
然后和同学们讨论上哪个大学的问题
同学们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

因为被捕控制的原因……我说我只能去教会当修女或者去技工学校【毫无逻辑啊】
结果遭到了同学们的各种嘲笑 而且是很恶意的
于是心情很不好 甚至有种想灭掉他们的冲动……

这时候有人叫我过去有话跟我说
我跟着她到了阳台上 然后她递给我一张纸片 名片一类的
告诉我我在小区看到的那个帅哥的信息她找到了 已经没有住在那个小区里 不过现有的信息都写在这个卡片上云云

……然后我就醒了

总觉得这个梦是我中二潜意识造成的ORZ

白日梦-111012.05

关于半章物语的梦境



我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小城镇里,两层楼的木质小楼房。城镇离城市还有很远的距离。梦里面我要去剧场看表演,但是父母似乎反对,于是我夜里偷偷的从房里溜出来,骑上马往城市赶。

虽然说是马,可明显不是那种普通的马,而是更接近于幻想的奇妙生物。大致有着马的外形,但是却有更长的毛和更快的移动速度……又有点像长毛的犬科生物。


离开小镇后我就一直用着全速飞奔着,因为夜晚除了城市城镇以外的荒地山间都充满了各种怪兽。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更快的移动工具避开它们。

不过看着各种各样异型的怪物追在身后真的令我汗毛都立起来了……还好,小白(我的“马”)非常聪明,躲避那些怪物扔过来的东西(长矛、大型的餐叉、不知名的投掷武器)的时候那种飘逸的步伐简直让我感动得流泪TAT……


然后我终于和小白来到了城镇,当时天刚亮吧,还有点雾气……一切都显得有点模模糊糊的。小白进城之后就变小了,像一条大型犬那样跟在我身后。
来到剧场却发现剧场不见了……虽然楼还在那里,但是里面已经空了,以前的装潢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我记得门牌号,完全会把这栋楼当废楼给忽略过去。


想不通为什么完全没有预兆的消失了,于是我打算进楼去看一下。
进去才发现里面连瓷砖都被撬了,完全就像是要拆迁的清水楼的样子。上到三楼之后突然发现走廊尽头有一间屋子从没关好的门缝里面透出了橘黄色的光。

从门缝里窥看,发想有两个人在那里商量着什么。

“啊……是啊不如把【】给他们吧。”

“不行,连【】都处理不了怎么能把【】交给他们。”

“世界会被改变的,只要有我们。”


穿着白色西装的一个青年和穿着普通学生装的少年,无论是谁我都不认识。明明听清了“【】”的内容,可是无法理解。因为无法理解就不明白他们说话的中心是什么。但是我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对话的危险。

想着“快点离开吧,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却被发现了。


和小白全速逃离了那栋楼但是却被某个组织盯上了……QAQ
然后就是悲剧逃亡生涯的开始。


没想到啊Fin.+代码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