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噜汪汪汪

败犬唉。。。

http://www.douban.com/people/Meltdownlyc/

CSGO表演赛

光哥他们队伍要打CSGO表演赛,突然少一人,于是叫我去打。地图是DUST2,对面好菜啊,我感觉在打5E快速匹配,对面平均分1200。我还打出了AWP ACE。还没素质地鞭尸。
    队友问我这样会不会被5E封禁,我说不会的,于是调出了我大哥,WUYU大佬每场比赛的鞭尸伤害值:5012HP。于是大家都放心了

秦皇岛

在一个纯白的巨大的方块空间内,什么都没有。我一个人,突然间唱起了万能青年旅店的《秦皇岛》。

灰色水曜日

在活动部室里,女老师弹着钢琴,我们穿着整齐的校服,合唱《灰色の水曜日》。

逃嫖嫖

1:
      今儿早上起来用逃嫖嫖抢上海电影节的票,但是逃嫖嫖APP突然假死,手机怎么也不能动了。急死我了。
=================================================================
2:
     和女网去博物馆面基,我特地剃了胡子,穿了高帮的匡威和甲板裤。对话全部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一直强调我是个肥宅23333。。。

pistol round ace

我在5EPLAY平台打CSGO,先当CT。手枪局开始,我打了俩头,然后跑回家买了UMP。然后到处杀人把剩下3个敌人打了。拿了ACE。
    然而地图是再随机变化的,有DUST2 MIRAGE 和CACHE。

================
2017 6/2:

     老蒋在群里问有没有人一起出去玩的,居然不叫我,真是奇怪。于是我自己出去了。坐地铁到处晃,可虽然是地铁,却一直在地上架起来跑。
    到了某一站,我突然想下车了。下车走一会儿觉得很无聊,就又找了别的车站准备上车,可是公交卡刷不进去,因为我从之前那一站下车出站的时候根本没地方刷公交卡。我和工作人员说明了我的问题,他说,我之前下车那站的站点还在维修,所以出站没有刷卡。于是乎直接放我进站了。
(后来的事儿记不得了,但是梦里这个城市也在我以前的梦中出现过)

还是死亡之屋2

以后真的要及时记梦,不然一会儿就忘了,血亏啊。
===========
      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儿了,然后来到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电玩城。以前从来没去过。我在玩我一直都最喜欢的死亡之屋2。我玩的这个估计是国内破解的盗版的机器,光枪虽然会射出红点在屏幕上,但是我感觉移动并不灵敏。僵尸的血也变厚了,我决定只打头,我的确办到了。在第一关遇见G,说完废话之后,我还是没能救第一个女士,我感到十分懊悔。
      之后的事儿记不得了。
============
PS:我真的很喜欢玩死亡之屋2。在以前的梦里也好几次玩过。

走到尽头

2014-10月左右的梦了,突然翻到以前的记事本,就决定记下来。

大概就是在一个黑的地方,可能是隧道里。
有个大姐姐按住我的头跟着我走,她比我高。
我就一直低着头,不能也不敢抬头。
走着走着,看到的亮光,应该是到出口了。
她抱住我。然后我醒来了。

3

前天:20170407

一个日本后摇乐队(不记得是december还是saisa)来国内巡演。选了一个我没去过的,离虹桥火车站的LIVEHOUSE(乐队说是为了赶火车)。LIVE HOUSE有点窄,但是又比较长,甚至还有许多像教室里一样桌椅。大家站着,或坐在地上听。乐队成员在演出中告诉我们,他们要解散了,因为怎么也写不出更好的曲子了。大家都感到惋惜。ENCORE的时候,好多人都哭了,我也哭了。不知是因为曲子太美,还是这场演出太过于悲伤。演出开始前我还一直找回学校的路线。

==================
昨天:20170408

似乎已经忘却了,想起来再补

==================
今天:20170409

有个可爱的男(女)孩(装)子代替了我的位置去上高中。我进入了上帝视角观察这一切。他做事更精细,说话更客气,乐于助人,(富有社交性),他比我更受人喜爱。大家都忘了我,我感到一点点悲伤。却没法换回去了。最后我不记得我是否离开了上帝视角。

2

2017/3/6

笔记本电脑坏了,没法修,我很着急。于是乎上了船。


2017/3/7

和老爹去外国旅游。晚上去散步酒吧里看免费小演出。有个乐队来淦了一首听起来很原始的曲子,但是歌词并不是英文,我问他们唱的是啥,他们说“你不是印第安人你听不懂的。”我:???。酒吧老板给了我个苹果吃。……后面不记得了。。。

babymetal演唱会

bm来大陆开演唱会了。

场地不是梅奔。很小,有座位。
在入场时,一直放着别的金属乐队的曲子。
然而没开始我就醒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