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噜汪汪汪

败犬唉。。。

lamp的演出

和朋友去看lamp的演出。他很期待,但我其实早就对这个乐队不感兴趣了。于是乎他先进场了,我在外游荡一会儿才进场。

演出场地好像是个很小很小的体育馆,虽然有座位,但票子上没有任何限制,观众可以自己挑选座位。朋友去了前排。我找了一个比较斜的位置,也是前排。

演出除了有新歌,也有以前的老歌,但是我还是没什么感觉。演出到了一半我就出去了。

蘑菇帝国

不知为何,就和同学去了机场,我漫无目的的闲逛。结果火灾警报响起来了,我先跑去放行李的地方拿了我在充电的手机,才往安全的地方跑。

=============================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去到商业街。在一个大商场旁边,我走进一家很小的live house。今天是蘑菇帝国来演出。今天只有十来个人在live house里看,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蘑菇帝国今天的演出。蘑菇帝国乐队的成员们好像和这个live house的老板是老朋友了。

演出开始,第一首是《ロンググッドバイ》,第二首是《パラノイドパレード》。可能是在小live house里演出的关系吧,他们的音色都调成乐队早期使用的那种,非常钉鞋。我很尽兴,在live house里胡乱蹦着。

中场休息的时候,live house老板和乐队成员们做了鱼肉拌面给我吃,非常的鲜嫩~

找到工作了

找到工作了,做日本acg游戏外包。工作室在一个比较老的小区居民楼里。老板是一个很会压榨员工的老太婆,工作种类很多,今天写程序,明天帮忙画人设,非常充实。工作室里有各种手办,游戏机,设定集(´・_・`)。我因为上班摸鱼被加工作了。

害怕野猫

今天外婆有事不在,所以家里的便利店由我来看店。生意很冷清,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有一只体型稍壮灰色的野猫走了进来。她坐在地上看着我。不知怎么的,我很害怕她,我跑到了二楼和她对峙。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走上二楼,我则从另一边的楼梯下去回到一楼,坐在椅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跳到离我较远的沙发上,然后变成人样,上身趴在桌子上。我低着头,只看到大白腿和热裤。我很清楚她比我高不少,似乎力气也比我大,她似乎也在看着我。

诞生日抵抗日

无人的白色空间里,我在用一把芬达吉他,弹奏WEG的<诞生日抵抗日>。

我跪在地上疯狂扫弦,噪音音墙使我迷醉,身体止不住颤动。

2018.4.5

迷迷糊糊中,发现自己在用Egret 的EUI做H5项目。

因为微信分享等小问题一直折腾,我不断修改发布,上传服务器,再实机测试。也不知道到底这样搞了多久。从办公室里的样子来看,可能是傍晚也可能是凌晨。我很着急,但老板却没有来催我,我突然有种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空虚感。

天降惹

终于我在过年前结束了工作。我和同事一起回到学校宿舍。我很累了,洗个澡就趴在床上了。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发现有个高个儿大胸姐姐在床边抱着我。虽然我碰不到她的欧派,但是感觉我被温柔的抱着,很舒服。过一会儿她告诉我,她是我的老乡,还是归国子女啥的。但其实她只比我大几个月。
        她来找我,好像是需要我回家以后帮助她。留下联系方式后,她就走了。

上班摸鱼

到公司了。同事和我说,我昨天参照space shooter做的游戏有bug。我大概看了一下,好像是摄像机的设置错了。

可是我没有急着去改,先玩了几盘今儿刚出的国产机战游戏。玩起来很像gvg一代,不能用nd取消当前动作。但是有个很奇葩的设定,主射击能取消格斗,并且主射击的指令输入后,就可以step或nd。

玩了一会儿我才回去工作

通宵放歌的n3

学校里突然要搞活动,在一个小屋子里 dj nemu通宵给我们放歌。这是他出国前的最后一次活动了。

突然期末考试

这个学期的课程接近尾声了。而且我的实习也完成了。最后的几节课我都在玩手机,疯狂摸鱼,快乐得很。

突然周三的时候,老师说,期末还是要考试,考4门,预计下周考。我顿时慌了,因为这个学期我根本没听课,周四早上听说考试时间又改了,改成这周五上午下午和下周一的上午下午。

根本没时间复习啦!

more »谁在关注 呜噜汪汪汪

more »呜噜汪汪汪 关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