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的極限脫出之補習班篇?

一堆人在一個老舊小區參加一場迷宮死亡遊戲,每天下午三點開始,遲到半小時就會死亡,遊戲結束後回家第二天再來.

於是母上大人每天給我包裡塞一大堆吃的當晚飯,我只能睡過午覺後趕快爬起來,背著死沉的包氣喘吁吁跑過去.

到了小區後爬上老舊居民樓的樓梯,在一間大的階梯教室開會,再到分配的幾人一個的小房間休息聊天,然後開始闖一個有時間限制和機關的迷宮,沒按時通過就要死。通過了之後大家再每幾人聚到另一個小房間吃東西休息再各自回家。

我怎麼感覺像是上補習班還有隨堂測驗……

死亡

死去的爷爷一直活着,一些日子后奶奶突然就死了。

莫名其妙又无能为力的突如其来

在一间教室里面,四周都坐着我的同学。
每隔5分钟,就会有一阵声音袭来。
紧接着,视野就被计算机一般的数字式界面渲染了。
数字式界面上有类似教室中座位表的排列顺序。
每个座位上又被人为地编了号码。
突然在界面上显示了一个数字,一闪而过。
之后,数字界面就完完全全地消失了。
教室在场的人全都莫名其妙了。
冷凝的空气,压抑的气氛,谁都没有说话。
但似乎有人已经觉察到号码所代表着的那个座位。
座位上的同学被看着很不舒服,但也无能为力。
他站了起来,转身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说不出话了。
一道快得连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光线。
他的脑袋忽地掉下来了。
全场被这突如其来的无以名状的恐惧感控制。
失控。尖叫。暴走。推搡。
无济于事。
整个教室像被一层结界笼罩起来了。谁也出不去。
5分钟后,声音出现,界面依然。只是刚才被抽中的那个座位黑掉了。
不一会又跳出一个号码。
我看着身边我要好的同学。
他的口型似乎像在说:我不想死啊
犹如和死神签下的约定,他的头也掉到了地上。
整个人松松垮垮地倒了下去。抽搐。
……
之后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周围同学一个一个随机被掀掉了脑袋。
只能剩下一名幸存者。
这莫名其妙的梦。
HUN

无题

其中一个片段:在一个很压抑的场景里,我梦见一群人迫害一个人,当那一个人爆发出愤怒的时候,那一群人竟然表示赞同,将其赋予一个较高的低位,那个人觉得惊愕诧异,随即那一群人便杀了他(还是继续迫害他)。
梦里的知道我梦见的是一部完整的电影,甚至我意识到等我醒了我应该去查查电影名(我梦见了电影名)查查是不是跟我梦见的完全一样。
然后等我醒了却只能记得一些很少的片段了。
太可惜了,我忘记的太多了,只知道是一个很精彩很完整的梦。

(睡觉之前看了《刺客联盟》,在玩《尸体派对》)

120502死亡与重生

  我曾经体验过一次死亡。漂浮在宇宙尽头,那处被称为所有灵魂沉眠处的小宇宙里,深暗、静寂、冰冷、无知无觉。直到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再次成了学生,正走在换宿舍的路上。新宿舍是四人间,除了一位不认识的自来熟妹子,剩下两位居然都是我的大学舍友。
  然而这时的时间轴按理说已经得至少推后几十年。而且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也有别于现实中现行的主流。这到底是穿越?还是重生?我冥思苦想却没有找到答案。不久我们去参加一位老师的葬礼,但是抵达墓地时老师还是活着的,笑嘻嘻地跟我们打招呼,说再见了同学们,死亡并不是终点。
  然后老师抬手看了看表,说时间到了,接着捏着一根荧光棒自己躺进棺材里。荧光棒的发光时效大概是四分钟,四分钟后钉上棺盖的棺材里氧气也会耗尽,然而在这之前老师就会死去。这个时代的人生命都被准确地计量,人们在死去之前还可以从容地与亲友告别。我离开学校,开始无家可归地流浪。
  老师的灵魂也会去那个小宇宙吧?多少年后也会像我一样重生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吗?我一边体会着旅程中的各种人情冷暖,一边思考着这个世界的本源。直到醒来才有种【我这回是真的活着】的实感……

终于你亲手杀了我

继续梦到某人

在高耸入云的透明建筑物顶 拥抱着说了些你爱我不爱我愿意不愿意之类的关于事件本质的屁话 于是我就像个愚蠢的智者一般说那就让我走吧 你果真轻轻一推 我就坠落了 你惶恐的探头 看到在落地前一秒我最美的笑容

狗血狗血

事态发展和预期的一样圆满

我死后就有了种异量 能进入你的梦中 于是我开始造梦 在樱花飘散的季节积雪覆盖的地方 我们变成了我编写故事里的主角 当你醒来也只会叹息 我操怎么又梦到那个死人了 还梦的那么美好

11月3日

梦里我死了
死之前,五只苍蝇从裤子里飞了出来
我是窒息而亡
鼻血留出,呛醒了我

111201短暂的死亡感觉

  2点时不到20分钟的短梦:被卷入阴谋的我在逃亡路上,身边跟着个保护者,所以在纷至沓来的明暗追杀中虽然狼狈得东躲西藏却不至于被威胁到性命。但是在一个小村落我和保护者大吵一架,保护者离去而我身边的替身道具都已经用完,而我无意中听到这个村子里的人也把我当肥羊说要宰了我……
  我在里外都笼罩着黑暗的农家小屋想着这次肯定逃不过了……然后在等待着的极端恐怖里猛然睁开眼睛,就好像在梦里被杀死而在梦外复活的感觉。然后临醒前又是另一个梦……很混乱,但是能分辨出性别为春哥的死党(喂)在里面。班主任召开班会,然后周围的所有人都喊着让我和死党结婚……
  接着场景转换……是横版过关似的解谜游戏,需要把队友按提示放在对应位置才能进入下一场景……似乎记得结婚的这个话题一直延续到醒……还有一些幻想中的人发生的一些故事却是记不清了……

大洪水

大洪水汹涌而来。
远远的就能看见巨大的浪头如山一般滚滚而来。
我找到一棵粗大的老树,把自己卡在枝桠间。一个女孩子看着我,哀求我拉她一把。我把她拉上来,她踩着我的肩膀使劲往高处爬,差点把我踩下去。我叫她下来,她却完全不理我。
然后水很凶猛的拍打过来,爬得很高的女孩子,所在的那根脆弱的枝桠马上断掉,和她一起落在洪水里转瞬不见了。
我差点窒息,就在意识模糊之前洪水降低了一点,露出了我的头。
极目望去,全部都是汪洋。好在这棵大树的枝桠很粗,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挡住,我才不至于被直接撞死。一具又一具尸体从我身边飘过,女人头朝上,男人头朝下……

+死亡+

来记录下以前跟死亡有关的,记忆稍稍深刻的梦境吧。

让我记忆最深的是高一时候做的梦。
那时候我还在住校,当时是一个大客厅,外加四个房间,每个房间有八张床这种,还有一个大的洗手台和三个厕所坑(……
一来就是我醒来,发觉门外有骚动,然后凑过去,才知道是我寝室的一个妹子(暂且称B)不见了,而且消失很久了。大家都很惊慌,好像是最近有什么杀人魔事件之类的……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瞬间觉得她已经不会再回来了,而且还能感受到她得尸体在哪里。我冲到厕所,然后指着坑洞说,她应该就在那下面。说完我就走了,心情很沉重。紧接着就听到女生的尖叫声。大概是看到被分尸的她……
因为这件事情,学校变得非常慌乱,老师都让我们呆在寝室不要出去,这时候寝室的布局已经完全变了(但梦里完全不觉得)。下个场景就是寝室的其他两个妹子靠在厕所外面的墙壁上,哭得很伤心,我不停安慰她们,然后带他们回到寝室睡觉。当时寝室里的床位变成了两个,而且不是上下铺了。跟我住在一起的妹子暂且称W吧,W说自己很怕黑,很害怕,所以一直把灯开着。后来我看她睡着了,就把灯关了。结果我刚一躺下,就觉得对方的床上有什么动静,我赶紧开灯,最后出现的画面大概是W的床整个凹下去了,像是W被床吃了一样……
后来好像我就醒了,然后感觉是中午,阳光很温暖很舒服。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B是不是还在。我跑到她的床位(她在我斜对面),发现人不在,立刻心就慌了,但紧接着,我便看到她在洗手台那里洗袜子(噗),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冲上去抱住她,不由分明地就说着“太好了,太好了……”,B就很无奈但是又带点疼爱(喂)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怎么了。当时那个场景真的非常非常美,阳光照了进来,一切都好舒服,和前一个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接着我又醒了,这次是真醒了,大概早上6点多,该起床吃饭去上课了。我微微抬起深,望B的床位看,发现那里被子还是龚起来的,但是还是忍不住问“B,你醒了没?”,然后我就看到手机的光线,她还是和平常一样回答我:“醒了啊,你是不是等到我起来你才起来哇?”(四川话w)。当时我的心立刻就安定下来了……
到现在和B都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只是这个梦太神奇。

*

在梦里经历得最多的,就是被追杀OJZ或者是陷入险境快死了。但是好在我的求生意识比较强,挂掉的几率比较小。但是记忆中有次已经忘记是被什么追了,当时我想过桥,但是桥瞬间断了,我本能地去抓什么,却抓住了两边的两条绳子,而我自己横在中间,我记得在梦中我这样抓着了好久好久好久,后来真的觉得绝望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放手了,大概就是放弃生了吧。
就在我掉入底下深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巨大量的信息不停往我脑力灌输,而且那些信息好像是什么语言什么字符都有,但是我却都能看懂,能明白,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接着我就醒了……记忆中,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梦里放弃生。

*

还有次记忆非常深刻的梦。当时醒来的第一个感想大概是“幸亏是梦啊!”

梦里显示不停的梦中梦。我好像是睡在书房,窗外一直下着大雨,连屋里都是阴阴的。不停从书房里起来,发觉是梦,不断地循环。因为迟迟无法醒来,梦里好像心情开始变得异常焦躁,接着好像思考也开始混乱。
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自己开始幻想楼上有人要杀我,然后脑内模拟了无数种他杀我的场景,我把门窗关得死死的,都还觉得他能穿过房门来杀掉我。越这样想我就觉得越可怕,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就到厨房拿起一把刀,冲上楼,把我认为是要杀我的人给杀死了……
我只记得梦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倒在血泊里了,而我手里正握着把刀不停地滴血,身体不住颤抖。我不知道是该逃走还是自首,那一刻我开始无比后悔自己的冲动。然后我发疯一样地跑回家,好像又发觉那个人又死在我家门口了。

总之觉得那个梦好像是现实和幻觉已经搅混了,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杀那个人,或者那个人早就已经杀了我?

但是醒来后,第一件思考的事情就是我到底有没有杀人……冷静了几秒钟后,我终于想起了刚才的是梦,然后开始庆幸我的下半生不用在监狱里过啊……(喂

梦见死神?

已经到了早上该醒的时候了,睁开眼睛觉得周围很暗,就像窗帘关死了外面天还没亮透的感觉。
起床,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拉开窗帘,然后就看到门口的小街上,一辆很大的旅游巴士正从山下的海边开上来。
当时心想:好大一辆巴士啊,不知道谁要去旅游。
想着眼前就像ZOOM IN了一样,直接看到了巴士里面:里面坐了3个男人,一个胖胖的大概6、70岁,还有两个中年男人。3个人都分散了坐在车的后半部。
其中一个中年好像知道我在看他们一样,转过头来盯着我的眼睛看。

同时我就觉得眼前一黑,自己“啪”的一下躺到床上了。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在做梦啊。

然后我睁开眼睛,周围还是很暗,还有点发黄。
起来的时候觉得很吃力,好像有人压着我的胸口,挣扎了两下才坐得起来。
起来后第一件是就是拉开窗帘看门口的小街。没有任何车开过。

接着头一蒙,发现自己又躺在床上了。

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努力要再睁开眼,再起床,每次起床后都觉得这次是真的醒了,然后很有冲动去拉开窗帘看对面街,一看就会发现自己其实还是躺在床上。

就这样重复又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到最后真的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浑身大汗,头晕脑胀。

----------------------------------------

过了几天遛狗的时候遇到邻居,聊了几句,邻居说他隔壁的老先生前几天在医院过世了,明天要在家里搞丧礼,问我们要不要去。一问死亡事件,正是我做这个梦的那天早上。

做了个梦

9.22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高中同学,拉着我在海面上下海豚状翻腾,后来我呼吸跟不上了 ,就死了。之后灵魂来到了遗像前,那是个很搞笑的装置,貌似把一个玻璃杯挂在相框一角上,细节记不清了。

梦见喜欢的公众人物死亡

现在回想起来已经不记得很多细节了,不过大致就是,我梦见李银河先生去世了。

李银河先生一直是我很敬佩的一个公众人物,思想超前,为常人,为同性恋谋求性的权利。

依稀只记得梦里除了震惊,也很是惋惜,甚至一再的问自己:“这是梦吗?”
其实自己在梦里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这一点了,这又算是什么呢?

希望只是梦一场。

死亡

最近做了好多梦但是都记不起来内容,想说一个以前的。
一直以来和外公外婆感情非常好。
至今身边走得很近的亲人还没有去世的,但是在某天的梦里我在外公的老房子里玩儿,结果冲出了很多人来杀我们一家,自己好像就在阳台上跑来跑去躲刀,结果爷爷就在自己面前倒了下去,血流了一片。
这是我从小到大仅有的一次马上从梦中惊醒的状况。想了半天才清醒过来:我的外公外婆还在新房子里住得挺好。但那个梦让我第一次觉得身边的死亡和自己的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马上起床打了一个电话给外公家,听到外公的声音喉咙梗得难受却始终哭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