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如果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设置。我就办了。

刷新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噩梦 其一

谷阿莫: 今天要说一个xxx的故事
似乎是看着电脑屏幕的我 忽然来到了电影里
男主对女主说了一通诸如"为什么不听我的话"的话之后, 用手拍女主的头拍了好多下
女主不抵抗。女主突然倒下, 镜头定格在女主的脸上。
一颗长钉钉了进女主的太阳穴, 没有出血。

画面切换 空荡的教学楼 走廊上的告示栏上
贴着的一则告示让人在意。
"堃", 一个不常见的汉字, 在初中同学的名字里见过
那则告示里的人 和我的初中同学同名不同姓
可是 想不起他的样子
想着想着, 他迎面走了过来
我用名字叫他, 说到了那则告示
他说 他改姓了
我没细问 想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画面切换
竹竿很高, 铺着坐垫
我坐在上面
胡思乱想, 重心不稳, 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坐垫也是固定在竹竿上的, 竹竿像一个闸刀开关那样固定在地上
往下掉的我, 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

醒了

连环杀人犯

这个是两年前的梦了。

那个时候大一住学校宿舍,我的房间窗户正对小球场和小路,去后面那幢宿舍楼的人一定会经过我楼下,楼下有人讲话踢球唱歌我都能听到。

谁能想到那晚楼里居然闯进来一个连环杀人犯!我们逃啊逃啊总算逃到了后门但万年不锁的门居然打不开了,只好再回去差点又被连环杀人犯追了进来。总之又爬窗又跳窗的,活生生吓出了三身冷汗。

此时响起了有点熟悉的歌声
“♪ We love drinking ♪  3o'clock in the morning.
♪ We love singing ♪  3 o'clock in the morning ♪ ".
原来是出去玩的那群家伙又在回来的时候唱歌吵醒我了。可是但这次吵醒,我实在是感激不尽。他们让我回想起宿舍其实很和平很美好,根本没有杀人犯。

谁能想到居然是他救了我一命

半夜从一个house party出去买东西,一路上一大堆的人贩子拿着那种蛇皮套想要抓我,平时跑步很慢的我飞奔到了有些商店的地方,逃进了一家大半夜还没关门的兰州拉面馆。

拉面馆老板让我打电话给警察但没用,而house party的友人A一直不接我电话。外面的人贩子眨眼就要进来了我吓得差点对人生失去信心。突然我发现先我一步离开派对的友人B携女朋友路过,我赶紧大喊救命他们就来帮我把人贩子打倒了。

原来友人B的父亲开车来接小两口了,我恳求他们能不能载我一程才发现他们家的吉普车真是举世无双得神奇。12座超高还有武器。。

生活上的噩梦两则

某天早上梦到我晚餐烤土豆(这两天确实老想着烤东西),明明知道只能放平底锅A,但还是把我唯一的不粘平底锅B放进烤箱了,然后把锅子烤坏了只剩下了那个不管炒什么都会粘的锅A. 大噩梦

---------

第二日早上本当用新买的不知道啥味道的米煮粥拿来当早饭,做梦梦到打开那包新买的米里面一大堆白色的毛毛虫(长得很大一只大概一截手指)。恶心死我了完全没敢起来煮粥。(最后还是靠坚强的意志力爬起来打开了那包米(否则没饭吃)
----

关心自己伙食是不是关心过头了啊

20150523

梦到和爸妈去一个景点玩,去了一个厕所。一共三个坑我去了最里面的那个,结果出来的时候旁边缝隙里忽然出现一个人。告诉我说你的眉毛让我涂了粉,几个小时之内会如何如何。下面我就忘了。

巨大的昆虫出现了,梦就结束了

昨天喝了几杯红茶,晚上睡得很不踏实。
我梦到被老师要求估算某城市(应该是太原)人口,我给出的结果是八万。然后和同学在一个诡异的地方站队列,其他班的孩子在我们面前玩,其中一个(很像我的小学同学车某)发现地上有一只很大的飞虫(有鼠标那么大吧),浑身发紫,与我所知的任何一种昆虫都不相似,而他竟然一点也不畏惧,伸手抓着虫子玩,我当然非常恐惧,把头缩到旁边同学身后,周围的同学好像没有发现这只虫子,,车某双手抓住虫子,将它拿了起来,然后松了手,虫子向我挑来,我一个激灵醒了。

“你好,我”

这是个我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梦,我曾经无数次被这个梦折磨得抓狂。
后来他终于平息了我也内心淡定了点儿依旧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但是不久前,他又出现了。
为什么用“他”呢?因为这个梦就像有生命一样,他比梦魇轻柔,就像……一位温柔的粉红色头发的大姐姐不停地再给你说“今晚要吃掉你的眼球”一样的反差感,咦什么我这个比喻很奇怪?那是你的错觉,因为粉毛切开都是黑的。
好接下来就是梦的内容了。
这个简直就像连续剧一样,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就像是一部小电影一样连续在一起,每个梦都非常的简短。
第一个梦,我只身处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面,那个走廊好长好长好~长~啊~长得可以让幽闭空间恐惧症的患者朋友们当场死在那里,为什么呢?因为接下来连着的十个梦境,全部都是我一人在那个长得要死的走廊里不停地走,起初走得我都没耐性了,想转个身什么的,但是好吧,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到了第十一个梦,终于到头了,看见了一扇门,我开心得不得了就在得瑟说“劳资终于走完了啊哈哈!接下来应该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什么……”
但是我错了。
打开那扇什么装饰都没有的奶白色木板门,
里面有张床,
床上躺着我自己。
我用了两个梦来确认那是我自己。
(PO主脸上有标记的,我想了下世界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长得和我一样了除了痣男,PO主的痣就和痣男一个样儿)
怎么说,看见自己的尸体还真不爽,那确实是尸体。
因为当我看到那玩意儿之后我条件反射的回看了下门板。
上面多了个古铜色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停尸房”仨字儿。
哎呀我的妈妈。
该说什么好呢?然后我就不停的看见自己的尸体。
每天都是打开房门,看见尸体,卡擦,醒了。
尼玛敢不敢在无聊一点啊。
当我每天醒来自己开始吐槽的时候,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呢……对,我的脸有变换。
不是说我开始变换发型变换表情什么的,而是开始出现了尸斑。
我发誓我只在小说里看过尸斑的描写,后来PO主还维基百度了一下发现那玩意儿应该是尸斑,尼玛,我开始腐烂了。
肿么办!我是不是后来做梦就该抱一瓶福尔马林上战场呢?
但是不行,我只能一天天看见自己的尸体腐烂,腐烂。
就像走马灯一样,每天腐烂程度还不一样,幸好没有苍蝇啊蛆什么的否则我会抓狂的啦……但不幸的是,这个梦我连着做了起码有3个月。
这没个头了是吧?!怎么办呢,我又不敢给任何人说,当时PO主才5年级你说我还是一朵祖国的好花朵说出这样惊人地话我妈不把我拖去精神病医院吗!
后来梦先生对我好点了,对,最后的一击,KO!
我缓缓地打开门,看见已经腐烂得不成人样的我,直直地坐在床上,转头来对我嫣然一笑,笑得我毛骨悚然,我现在自己都不能做出这样的表情。
我就觉得自己被泼了一桶冷水一样,
床上的我一边笑一边说
“你好,我”


后来我就崩溃了一星期,一星期没睡好,啊多难受啊!
后来我整整哭了一晚,好像有点儿灵验,就没做这梦了。
现在想起来还真让我心有余悸,不过一个月前我再次步入了这个梦。
打开房门,看见自己。
现在我心里已不是恐惧,而是疑惑。
不过这个梦持续了1星期就没了。不管我怎么催眠自己,我都再也无法重现这个梦了。
但愿以后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了,我也不太想了解这事情的真相,只是记录一下,博诸君一笑。

很简单的一个梦

不知道为什么在party上吃东西的时候被人家盯上了

然后运用自己的智慧逃跑了....

但是后来还是被追上了,于是后背被捅了一刀...趴了


最诡异的是趴了之后等凶手走掉, 居然又爬起来回去吃东西了..这..我到底是有多吃货啊(哭)

夢と現實狹間が霞む時……

前段时间的梦了。现实感太强的梦真的很讨厌,起床之后还残留着那种不快感。
一开始就是在教室里,我的位置没变,靠走廊的窗边最后一个。前面的人也还是LQY,没变。
我似乎下定了决心,剥除了一直以来的面具,真诚坦率地和L聊天。
不知说了什么,她就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嘴角歪曲地嘲笑我:无非是伪善者一类的词语。
这时候我才察觉整个教室只有我们两个坐在座位上交谈,周围是空的,没有人,桌椅也消失了。
耳边是阵阵笑声,纷杂,但又像恐怖片里那种孩童的笑声。
然后我的视角变成俯视的,教室里的桌椅又出现了,都摆在左边,空无一人。我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前面LQY和她的桌椅都不见了。
起来之后第一印象是一个词语:背叛。这个印象几乎完全不准确,但想到梦里LQY那张狰狞嘲笑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脊背发寒。

10.12.2011 因为懒

昨天是周六,于是基本算是睡了一整天,白天仅活动了三个小时。
下午五点开始再次窝在被窝里睡觉。
做了一个噩梦,我的床边坐了一个小恶魔。
因为我太懒,它说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意义,要将我拖入地狱。
梦中的我躺在床上拼命用脚踹它,向一边玩着电脑的舍友呼救。
嘛,最后没死,被舍友救了,似乎还有后续,方丈法师什么的,但不太记得了。

总是梦见悲伤的事情

科学家说,每个人每天晚上总会做很多梦。只是大都我们都不记得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我总是梦见悲伤的事。
      梦的开始就是被放逐,追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记得的梦境中,从一开始就是惊慌失措的逃亡。没有原因,也没有目的地,只是不断的躲着那些追着我的人,不知道要逃去哪里。很多时候总是梦见自己深深信赖的人也会背叛自己。梦境中全世界的人似乎都到了我的对立面。从梦中惊醒,不断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

Nightmare

我的记性总是不错。不知是我的脑子里的东西太多,还是这些噩梦对我来说都有什么寓意呢?

小时候总是梦到被绑架被追杀,然后就是逃跑、跳崖……梦里总是拼命的跑,却总感觉后跟提不起来。跳崖,总感觉身体被强烈的撕扯着,很难受,不过听妈妈说这是长高的征兆,之后做梦只要梦到能跳的地方我都尽量跳,小时候跳一楼感觉像跳万丈深渊,现在就算梦到跳楼也是很快就着地了,也没了撕扯的感觉,是长不高了吧。

小学三年级得知校长去世的当晚就梦到学校空了,校长在校长办公室放了一封信,至今我仍记得信里的内容,那是一首诗,不过有些蹩脚,“不愿离人间,可惜在天边。马圈里的小马驹,园丁有危险。”我凭借这个线索,竟然救了大家。

小学五年级得知最爱的奶奶去世的那个晚上,我做了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关于奶奶的梦。梦中奶奶送我去上学,将我送到第三列第一排的位置后,就到教室后面听课去了。上课一会儿以后就开始地动山摇,地震了!在我离开教学了后一秒钟,教学楼变为了废墟。洪水也漫了过来,班主任老师划着竹筏过来,让我们上去。这时我发现奶奶竟然没有逃出来,我开始疯狂的刨着废墟,想把奶奶救出来,就这么醒了。

大学里做噩梦的频率明显提高了。不时还有哭着醒来的经历。有的梦很真实很压抑。

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上学期的一个噩梦。梦中我似乎受到了某种诅咒。只要是我喜欢的男生也喜欢上我,就会死于非命。第一个男生和我一起逃出正在地震的教学楼,我害怕死之前都没人喜欢,为了避免这个遗憾,在逃跑过程中我表白了,他刚想表达什么就被掉下来的层板砸扁了。第二个被活活烧死在我面前。第三个男生牵着我的手,带我逃出被感染病毒,充满丧尸的古堡。刚到铁门口,眼看就要逃出生天了,我松了一口气,望向他,他已是满脸血污,算是面目全非了,我脑子里闪现出“他被感染了”的信号,松开他的手,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他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中透露出绝望和怨气,随后他变成像纸片一样,慢慢滑落,死前复杂的表情,至今难忘。我寻找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真爱,最后在要见到最后的那个他的时候就醒了。

梦到自己变成男杀手,却被自家弟兄追杀。

梦到一种叫蓝博特的外星人。他们生活在深海颜色一样的液体里。他们可以控制这些液体的流动。我在这种液体里可以呼吸,但是却感觉很压抑。

梦到高中数学月考全班倒数第一,惩罚是让全班第一的同桌扇5下耳光。

梦到自己指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大众情人的低级错误以后,被所有人孤立。

梦到自己变成隐形人,显形的时候被众人用各种各样的眼光围绕,疑惑、嘲笑、讥讽、同情……

曾经一度因为噩梦不断而拒绝早睡,总是把自己弄得很疲倦再睡觉,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做噩梦,但总是没用,到最后放弃了挣扎。虽然只是梦境,但是都足以把我弄郁闷整整半天,这样只是加重我起床气的症状。

Whatever!这些只是梦而已,只是有点奇怪而已。

I kind of had a dream. But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