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可可 孵化器与乡村实验

做梦也好累哦~
1. 我穿着cluadia prodiet的卡其色风衣和黑色打底裤,我看到脚下厚重的黑色高跟鞋;爸爸妈妈问我准备去吃什么,我看出他们俩只想在街边10块钱不到的海南小吃里应付差事,但我还是欣然接受,把身体上价值3000多的衣服挤进油腻腻的食铺里。那天下着雨,有一桌挤满了外国人。我们了解到那是法国知名主厨带着他的儿子,妈妈问我去法国的时候有没有吃他的菜。我说也许吃了。他热情的招呼我们参加宴席,我没想到小小的海南鸡饭还能摆上数十道精致的菜肴,对面穿着19世纪洛可可风格的公爵夫人完全不介意我把她们拍下来。
2. 我坐在床上(之前应该是赤身裸体的和魏先生温存,我看得清楚他皮肤上的细玟和眼皮下深邃的黑眼圈)有三个胖胖的猥琐的侦探坐在我旁边,旁敲侧击地询问我们刚刚的情况,类似于“深入浅出的交流”之类的,疑似怀疑我是prostitute。我狠狠地瞪着她们,什么话都没有说,而后我的老板来了给我布置了新的任务,应该是写新的timetable,我在纸上记录了很多的笔记,还画出重重的圈,老板们走后,我的心理医生(美丽慈祥的女士)坐在我的床边,“你都写了些什么?” “我感觉很好,在学习新的东西仿佛进入了新的人生阶段。”
3. 我门每个人都躺在灰色的孵化室里,我起床上卫生间,看了眼镜子里皮肤惨白眼神空洞的自己,卫生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坐垫很高,我没办法立刻坐上去,陆陆续续外面传来很多脚步声,doris走进我的空间,强行和我抢,我很厌烦地咒骂一句离开了。
4. 我出门,穿着金色或者粉色的旗袍,我看到曾经lse阶段的“好朋友” zxs和lsq,她们也都穿着旗袍,应该是黑色和暗红色,依然在畏畏缩缩只言片语,她们在议论一位出身高贵却不讨人喜欢的千金大小姐。她正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她穿着青花瓷式样的旗袍,她告诉我近期读过的一篇文章,我茅塞顿开,醍醐灌顶,觉得她并非旁人眼中的模样。
5. 我再一次路过慈湖乡下的小道,我正穿着大红色的上衣,后背是蝴蝶结露出的形状。我躲在别墅后面的一排果园里,我的外婆似乎看到了我,扯破嗓子般的喊我回家,我看到了她消瘦的身形却扑通的红色的脸蛋,像极了我衣服的颜色,然而我很决绝地不回头,走出果园,隐匿到天空中去了。

粉红独角兽旅行箱

穿过走廊,我们家凸显一个没有人住的新房间,房间外能够看到颐和园的亭台楼阁与绿树涟漪,家居的构造很像以前乡下别墅里弟弟住的房间,我对着落地镜子照了照然后离开出门。我原本坐在阳台晒着太阳,看着gwg最新的曝光视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拖着行李箱的窸窣声音,是kovacs,他拿走了我的行李箱。我进去他的房间,看到他在洗澡,我的箱子已经被打开,我羞愧极了,因为我看到自己粉红色的bra和underwear散落在地毯上。我有预感我们可能会make something happen。kovacs听到我的声音穿着黑色睡袍出来,我却没有和他打招呼离开了。我仿佛梦到了robin和东哥,我好像和他们都在交流,却已经忘记了什么内容。
一辆黄包车载着我穿过狭窄却玲琅满目的旗袍专卖店,以及一群穿着紧身短旗袍的女郎,最后把我载回了上海。

伦敦男孩

Petch过来看我,他穿着Abercrombie & Fitch价值1200英镑的上衣,身型已经壮硕了不少,我们一同听某种讲座,我无精打采,他总是鼓励和安慰我。我回到自己的公寓,银白色的床单连接着通透的窗户透过窗户看着海。妈妈和奶奶过来拜访我,那天伦敦下着小雨,奶奶身上穿着黄色的雨衣,那感觉像极了阴雨天里绿色草丛里的太阳花。麻麻说特别想看看伦敦南部的海岸。我决定带她们去她们想去的地方,我的男朋友,长着李治廷的脸来见我,我们躺在床上亲吻。altered carbon里的男主角kovacs带着我穿越地铁层层往下探险,我们一路上遇到很多的阻碍,像是箱子、铁钉和铁骑,为了保护我,他受了很重的伤,我看到他的下半身被切下来,像是凝固着血的保龄菇。

血之派对

我是Justin的姐姐,他刚刚继承全部家业,却没有自信撑起来,他回头望望我,希望我给他一些鼓励与打气。我面子上挤出一个超级暖的微笑给他。
Doris是我大学的同学,她邀请我去她的富丽堂皇的家里参加派对。二楼的图书馆里竟然挂着被剥了皮滴着鲜血用纱布挂在书架之间,忽然间门把我反锁起来。我决定离开这里,我喊着我大学好朋友serena一起离开,serena说让我去前厅等她,她上楼换件衣服。我站在前厅,遇到一个身穿黑色西服五官十分干净的男子,我们互相有了好感。serena穿着红色连衣裙下来,她牵着男子,我才意识到这男人是serena的男朋友。
我们三个竟然穿过非洲大草原,看到乞力马扎罗火山,上面聚集了原始人类。我们后来走到冰川上,无数个大型的冰块向我们袭来,男人把我推开,自己的双腿却被砸伤。serena决定把男人的上半身冰封在柜子里,那里还渗出鲜血。
我在房间里休息,我的管家走进来告诉我说,“刺客将在周日杀死你的父亲。”我伤心的哭了起来。我的大学好朋友yiran抱住我安慰我而后温柔地轻吻着我安抚着我的肌肤。
Ash

小姐姐

靠,过去一会儿都忘记了.明明是很美好的梦啊,可惜liao.
梦见一个长相性格酷似yss的小姐姐,性格冷淡而温柔.在我家来住,留宿吧大概是.
睡一张床...开始时候,保持着基本的尊重.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缠上去了.
四周弥漫着淫靡的空气,有亲吻和抚摸...
有插入吗,不太记得了.哎,太多细节都忘记了.
TFC

强制脱出的梦

因为是一小时内刚刚做出来的,所以内容还比较清晰,趁热记下来。

开始自己身处在房间中,但布局和环境都不一样,时间是黑夜,自己在和室友Peter聊天,可不知道在聊什么。。。之后去了厕所,但也什么都没发生,这时Peter突然走了进来,但他好像也不再是他自己了,总之感觉很怪,又聊了一会儿无法记清楚的内容后Peter一冲我马桶,结果发现马桶堵住了。清澈的水流了出来,地上湿了一片,但我们都没去管它。

之后我们去了外面,我住的公寓外面从原来的平地变成了河岸边,楼层也换成一楼了。Peter坐在外面,处于半裸状态的我也在阳台上乘凉。河水很浑浊,尽管黑夜里看不清具体形状,但就像是被染了巧克力色一样,还在前后涌动着。这时Peter提醒我小心大浪,我才发现河水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波涛,在半空中泼洒开来,溅到了一点在我身上,我无言地回了屋子。

这时我注意到了河对岸,是个一楼阳台处只用玻璃搭建而成的别墅,里头还可以依稀看到人。因为别墅地势比我们的还要低,又离岸边很近,所以我开始担心别墅会不会被那股恶心的浪花打到--说时迟那时快,浪又打起来了。但是就在大浪抽到别墅上的片刻,场景开始转换。

黑夜消失了,我和那栋别墅的距离也瞬间接近到了触手可及的范围,我正处在一家餐馆内,看着对面别墅中的人从窗户外面爬出来,是三个女孩的样子,都穿着异常妖艳,面容我看着眼熟,但也不是我记忆中存在过的人,其中一个穿着绿色的服饰,另一个身材微胖,穿着橙色的服饰,从窗户跳出来后还踩到了水坑,骂骂咧咧地和绿色服饰的女孩以及另外一个女孩(想不起来形象)走了。我决定跟着她们。

路上的景象也很离奇,我从餐厅出来,穿过一条没有阳光透入,四周都是餐厅摆放的桌椅和食客们叽叽喳喳聊天的石头做成的下坡路,上了大街。外面是蓝天,街头很陌生,但有种这里就是帝都的感觉。大街上都是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广告牌,建筑工地也比比皆是。在绕了几圈路之后我很快就发现了那些女孩,之间她们一边互相聊着天,一边向着某个建筑物走去。我想上去和她们搭个话,可发现自己上半身忘记穿衣服,就有些想要回头的念想。

这时梦的走向又开始变化了,我来到了我刚才正在窥视的那栋别墅里,而且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身边有很多和我刚才看见的打扮差不多的女孩包围着,随后我又发现自己的面前有个同样赤裸着的男性,而自己体貌也变成了女性的。不过我却有一种自己既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是这个女人的确信感。我只是在从这个女性的视角出发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而已。这二人此刻正在交合,我从女性视角看不到男性的脸,也没办法随意转变视角,就只能看着男性将自己的生殖器从女性体内拔出,然后由女性握着开始射精。持续时间很长,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个东西在女性手上猛烈抽动的感觉。(但自身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场景又转变了,这次的转变很彻底,眼前的景色都变成了一栋我所不熟悉的别墅,而我也回到了自己的躯壳当中,感觉轻松多了。耳旁传来了“Roundabout“的旋律。我顺着声音发出的源头寻去,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物,其它的房间也都是,在正门楼厅建造了一座径直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我听着逐渐扩散到耳旁的音乐走了下去。。。却发现地下室房间被铸造成了牢门的形状,而门外的墙壁上则有用粉笔写成的巨大的“不许进入”的字样,(实际上是不明的语言,但我却能理解这是不许进入的意思)我感到了些许恐惧,便从地下室退出,回到我第一次出现的地方。然而我发现我来时的那个房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廊厅,其中一个看不清面貌的褐色皮肤的大头婴儿坐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没敢去接近他,从另外一个出口绕了出去,来到了后厅。

我很快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不再是刚才那种拥有家乡熟悉感的都城,而是荒无人烟的平原,这栋我所处的巨大别墅(或者说城堡)可以说是平原上唯一的建筑物,但我仍然打算远离这里。并且我也头一次意识到了我正身处在什么不明的环境中,但我是可以强制离开的这种想法(但可能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梦)我从后面外面的楼梯上一路小跑着下来,此刻音乐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在睡前上的闹铃响,我就借着这个闹铃响,像是要掰碎什么东西似的从梦中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