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Unilever派了俩人来调查我,一个是simon,一个是一位圆圆脸的女士。他们会对我进行四项评估。第一项评估是找到我身边的好朋友搜集他们对我的评价,我们绕过小溪流去找居住在深山老林的我的友人。结果,溪流里的石头过于滑腻,simon身体禁不起聊颤,我也是惊现的过关。第二项评估是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他们找到了我曾经的伙伴们,lse apartment hall里的小哥哥们,lukas也在,乃时候他还并不认识我。我们围成一圈,拍手加油后四象逃开,拍到那个人就算哪个人输了。我的反应能力最慢,被一个绿毛衣眼镜男抓住了。第三项评估貌似是重返校园。到了最后一项评估,我说我想去卫生间。于是我到卫生间,遇到了一个小姐姐,她挑逗着我并带我回到她的房间。没想到她就是第四项评估:色欲。她把我们的事情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我随后离开,u家的人来威胁她让她把这些内容留在房间里,把其它个人物品带走,希望后面的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并公开让我难堪。小姐姐正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

11.11

12个人被邀请住在英国乡村庄园里,我到餐桌的时候已经有人约莫入席。最后5个人穿着绅士服装维系披风进来,2位男士,3位女士,其中一位男士吸引我的注意,他的领带是红色绸缎高高的遮住自己的脖子。我们四目相对。晚宴结束之后我就敲开了他的房门...我们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尖锐的响声,于是乎扫兴地趴在他的身边。
我们走下长廊,发现所有人都在玩命奔跑,身边的人告诉我们连环杀手“叮当先生”又来了。我和他走散了,却意外遇到了jack zhang我曾经的好朋友现在的死对头。我们一哧溜滑下滑梯意外绕道了摩洛哥装饰风格的酒店的某一层,那里有许多独立的小房间,有的却没有门,我们必须找到有门的躲起来。穿过一个接着一个的餐厅里面愈发挤满了逃难者。
我决定不躲在里面,却发现“叮当先生”已经开始了大屠杀,之前一起参加晚宴的三位女士正在沐浴被“叮当先生”残忍的割喉。我只能够选择跑出酒店,天已经黑去了大半。我跑不动只能躲在树丛里。“叮当先生”还是发现了我,他示意我站起来,和我正面对峙,但没有杀我的意思,他貌似问了一些问题,然后说希望我不要再懦弱下去,并且期待着有一天用他的屠刀杀死他。然后“叮当先生”就离开了。
我疯狂的往回家的方向跑去,穿过其他庄园,女爵士走出来说我的礼服太沉重了,她正在经营着英国最知名的巧克力可可店。我看到了自家的庄园,那里面还亮着灯,我冲了进去。

11.8

p是我的男朋友,他向我抱怨新的电影不好看,也不喜欢河边的别墅,我心里窝火,但是却不敢对着他爆发出来。我走到河中央,双脚踏进河水里,一些海豚形状的锦鲤围绕着我活跃地蹦出水面,我竟然有点被绕晕了。我和p回到客厅,(可能是我的父亲或者是我在现实中遇到的某个celebrity)对我说,“面试官问你的优点和缺点是非常常见的,反正他们也没有很多想问的问题。” p还在对我抱怨,我想要一秒炒掉他。我回到了自己的gallery,那是我新开的,但是门厅罗雀,没有人来观赏,我特别失落。这时候我的父亲来了,我心里忽然间闪过一丝慰藉与满足。

姐妹

最小的妹妹ada刚刚出生被我抱在怀里,我的第三个妹妹ning来找我和ada,突然间ada长大变成了一个小女孩。未来的老公和我在房间里,旁边突然出现一对夫妻让我们试试看新的体位,我觉得那是对女性的冒犯(demean to ladies)

暧昧

我的男gay蜜长相和声音都酷似姜思达,他邀请romeo或者cruiz来电台担任特别嘉宾,romeo和cruiz一直在亲我,说他的妈妈其实并不爱他,我想到冷若冰霜的victoria。我的男gay蜜仿佛有些吃醋,但依然在敬业的主持。突然间整个电台一片漆黑,停电了,我们身后有一只手伸出来调控遥控器,romeo和cruiz不见了,我和男gay蜜躺在床上。我感觉他身体仿佛有些波动,我害怕极了,赶紧从电台冲出来,遇上了电台的另一个男生。我随即看到其他房间内云雨的男女。下一秒钟,我已经被别人绑在了手术台上,双腿被粉红色的胶带死死的绑住。billie lourd小姐姐正在向我靠近...
第二段梦是我的高中地理老师,我的班主任。会场活动接近尾声,我想要上厕所,但我发现会场会全面禁严,班主任不让我出去,目的是为了我的名声和出场率。我只能憋回去坐着,然后我出来已经没有这种憋尿的感觉,莫名其妙的从3楼上到5楼,然后来到lse熟悉的自习室,我遇到了brandon,我们俩都在整理自己的三明治便当。他说他需要多一些口袋便当,我只好把蓝莓味的口袋面包分给了他。我的男gay蜜期间剪了短头发又出现了,他变成了项目调查员,对我的班主任展开调查,我只得向他解释是自己看完电影后找不到卫生间。

罗意威男人

梦到了和张一鸣下棋,看到小明哥在竹林里的茶馆喝茶谈笑风生。
梦到了美女被剥皮,露出橙红色的内脏和大肠。
梦到了公交车撞上了猿人,一对老夫妻被堵在车门无法下车。
梦到了家里的别墅外面宠物们都在咆哮,猫咪变异后体型庞大竟然杀死了狗狗们,他们决定继续杀掉人类,我只能爬到花园里的编织网当中躲起来。许多乐高形状的英国士兵和人类决战输掉的就需要掉进草地里被动物猎杀。我于是掉落在地面上,却碰到高中的好朋友小裘和滚滚,我很难过地告诉她们我被刷掉了,她们很严肃地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关闭自己的微博?” 我先前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关于我的罗意威面试官的微博,描述了他是如何极其不舒适地撩妹。“你这样他可能会看到?” 小裘说道,“他有可能看到你的朋友圈?”我朋友圈的确有一些在上海拍摄的复古写真,“所以正是因为他才觉得我矫情且做作把。”

洛可可 孵化器与乡村实验

做梦也好累哦~
1. 我穿着cluadia prodiet的卡其色风衣和黑色打底裤,我看到脚下厚重的黑色高跟鞋;爸爸妈妈问我准备去吃什么,我看出他们俩只想在街边10块钱不到的海南小吃里应付差事,但我还是欣然接受,把身体上价值3000多的衣服挤进油腻腻的食铺里。那天下着雨,有一桌挤满了外国人。我们了解到那是法国知名主厨带着他的儿子,妈妈问我去法国的时候有没有吃他的菜。我说也许吃了。他热情的招呼我们参加宴席,我没想到小小的海南鸡饭还能摆上数十道精致的菜肴,对面穿着19世纪洛可可风格的公爵夫人完全不介意我把她们拍下来。
2. 我坐在床上(之前应该是赤身裸体的和魏先生温存,我看得清楚他皮肤上的细玟和眼皮下深邃的黑眼圈)有三个胖胖的猥琐的侦探坐在我旁边,旁敲侧击地询问我们刚刚的情况,类似于“深入浅出的交流”之类的,疑似怀疑我是prostitute。我狠狠地瞪着她们,什么话都没有说,而后我的老板来了给我布置了新的任务,应该是写新的timetable,我在纸上记录了很多的笔记,还画出重重的圈,老板们走后,我的心理医生(美丽慈祥的女士)坐在我的床边,“你都写了些什么?” “我感觉很好,在学习新的东西仿佛进入了新的人生阶段。”
3. 我门每个人都躺在灰色的孵化室里,我起床上卫生间,看了眼镜子里皮肤惨白眼神空洞的自己,卫生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坐垫很高,我没办法立刻坐上去,陆陆续续外面传来很多脚步声,doris走进我的空间,强行和我抢,我很厌烦地咒骂一句离开了。
4. 我出门,穿着金色或者粉色的旗袍,我看到曾经lse阶段的“好朋友” zxs和lsq,她们也都穿着旗袍,应该是黑色和暗红色,依然在畏畏缩缩只言片语,她们在议论一位出身高贵却不讨人喜欢的千金大小姐。她正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她穿着青花瓷式样的旗袍,她告诉我近期读过的一篇文章,我茅塞顿开,醍醐灌顶,觉得她并非旁人眼中的模样。
5. 我再一次路过慈湖乡下的小道,我正穿着大红色的上衣,后背是蝴蝶结露出的形状。我躲在别墅后面的一排果园里,我的外婆似乎看到了我,扯破嗓子般的喊我回家,我看到了她消瘦的身形却扑通的红色的脸蛋,像极了我衣服的颜色,然而我很决绝地不回头,走出果园,隐匿到天空中去了。

粉红独角兽旅行箱

穿过走廊,我们家凸显一个没有人住的新房间,房间外能够看到颐和园的亭台楼阁与绿树涟漪,家居的构造很像以前乡下别墅里弟弟住的房间,我对着落地镜子照了照然后离开出门。我原本坐在阳台晒着太阳,看着gwg最新的曝光视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拖着行李箱的窸窣声音,是kovacs,他拿走了我的行李箱。我进去他的房间,看到他在洗澡,我的箱子已经被打开,我羞愧极了,因为我看到自己粉红色的bra和underwear散落在地毯上。我有预感我们可能会make something happen。kovacs听到我的声音穿着黑色睡袍出来,我却没有和他打招呼离开了。我仿佛梦到了robin和东哥,我好像和他们都在交流,却已经忘记了什么内容。
一辆黄包车载着我穿过狭窄却玲琅满目的旗袍专卖店,以及一群穿着紧身短旗袍的女郎,最后把我载回了上海。

伦敦男孩

Petch过来看我,他穿着Abercrombie & Fitch价值1200英镑的上衣,身型已经壮硕了不少,我们一同听某种讲座,我无精打采,他总是鼓励和安慰我。我回到自己的公寓,银白色的床单连接着通透的窗户透过窗户看着海。妈妈和奶奶过来拜访我,那天伦敦下着小雨,奶奶身上穿着黄色的雨衣,那感觉像极了阴雨天里绿色草丛里的太阳花。麻麻说特别想看看伦敦南部的海岸。我决定带她们去她们想去的地方,我的男朋友,长着李治廷的脸来见我,我们躺在床上亲吻。altered carbon里的男主角kovacs带着我穿越地铁层层往下探险,我们一路上遇到很多的阻碍,像是箱子、铁钉和铁骑,为了保护我,他受了很重的伤,我看到他的下半身被切下来,像是凝固着血的保龄菇。

血之派对

我是Justin的姐姐,他刚刚继承全部家业,却没有自信撑起来,他回头望望我,希望我给他一些鼓励与打气。我面子上挤出一个超级暖的微笑给他。
Doris是我大学的同学,她邀请我去她的富丽堂皇的家里参加派对。二楼的图书馆里竟然挂着被剥了皮滴着鲜血用纱布挂在书架之间,忽然间门把我反锁起来。我决定离开这里,我喊着我大学好朋友serena一起离开,serena说让我去前厅等她,她上楼换件衣服。我站在前厅,遇到一个身穿黑色西服五官十分干净的男子,我们互相有了好感。serena穿着红色连衣裙下来,她牵着男子,我才意识到这男人是serena的男朋友。
我们三个竟然穿过非洲大草原,看到乞力马扎罗火山,上面聚集了原始人类。我们后来走到冰川上,无数个大型的冰块向我们袭来,男人把我推开,自己的双腿却被砸伤。serena决定把男人的上半身冰封在柜子里,那里还渗出鲜血。
我在房间里休息,我的管家走进来告诉我说,“刺客将在周日杀死你的父亲。”我伤心的哭了起来。我的大学好朋友yiran抱住我安慰我而后温柔地轻吻着我安抚着我的肌肤。
Ash

小姐姐

靠,过去一会儿都忘记了.明明是很美好的梦啊,可惜liao.
梦见一个长相性格酷似yss的小姐姐,性格冷淡而温柔.在我家来住,留宿吧大概是.
睡一张床...开始时候,保持着基本的尊重.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缠上去了.
四周弥漫着淫靡的空气,有亲吻和抚摸...
有插入吗,不太记得了.哎,太多细节都忘记了.
TFC

强制脱出的梦

因为是一小时内刚刚做出来的,所以内容还比较清晰,趁热记下来。

开始自己身处在房间中,但布局和环境都不一样,时间是黑夜,自己在和室友Peter聊天,可不知道在聊什么。。。之后去了厕所,但也什么都没发生,这时Peter突然走了进来,但他好像也不再是他自己了,总之感觉很怪,又聊了一会儿无法记清楚的内容后Peter一冲我马桶,结果发现马桶堵住了。清澈的水流了出来,地上湿了一片,但我们都没去管它。

之后我们去了外面,我住的公寓外面从原来的平地变成了河岸边,楼层也换成一楼了。Peter坐在外面,处于半裸状态的我也在阳台上乘凉。河水很浑浊,尽管黑夜里看不清具体形状,但就像是被染了巧克力色一样,还在前后涌动着。这时Peter提醒我小心大浪,我才发现河水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波涛,在半空中泼洒开来,溅到了一点在我身上,我无言地回了屋子。

这时我注意到了河对岸,是个一楼阳台处只用玻璃搭建而成的别墅,里头还可以依稀看到人。因为别墅地势比我们的还要低,又离岸边很近,所以我开始担心别墅会不会被那股恶心的浪花打到--说时迟那时快,浪又打起来了。但是就在大浪抽到别墅上的片刻,场景开始转换。

黑夜消失了,我和那栋别墅的距离也瞬间接近到了触手可及的范围,我正处在一家餐馆内,看着对面别墅中的人从窗户外面爬出来,是三个女孩的样子,都穿着异常妖艳,面容我看着眼熟,但也不是我记忆中存在过的人,其中一个穿着绿色的服饰,另一个身材微胖,穿着橙色的服饰,从窗户跳出来后还踩到了水坑,骂骂咧咧地和绿色服饰的女孩以及另外一个女孩(想不起来形象)走了。我决定跟着她们。

路上的景象也很离奇,我从餐厅出来,穿过一条没有阳光透入,四周都是餐厅摆放的桌椅和食客们叽叽喳喳聊天的石头做成的下坡路,上了大街。外面是蓝天,街头很陌生,但有种这里就是帝都的感觉。大街上都是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广告牌,建筑工地也比比皆是。在绕了几圈路之后我很快就发现了那些女孩,之间她们一边互相聊着天,一边向着某个建筑物走去。我想上去和她们搭个话,可发现自己上半身忘记穿衣服,就有些想要回头的念想。

这时梦的走向又开始变化了,我来到了我刚才正在窥视的那栋别墅里,而且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身边有很多和我刚才看见的打扮差不多的女孩包围着,随后我又发现自己的面前有个同样赤裸着的男性,而自己体貌也变成了女性的。不过我却有一种自己既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是这个女人的确信感。我只是在从这个女性的视角出发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而已。这二人此刻正在交合,我从女性视角看不到男性的脸,也没办法随意转变视角,就只能看着男性将自己的生殖器从女性体内拔出,然后由女性握着开始射精。持续时间很长,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个东西在女性手上猛烈抽动的感觉。(但自身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场景又转变了,这次的转变很彻底,眼前的景色都变成了一栋我所不熟悉的别墅,而我也回到了自己的躯壳当中,感觉轻松多了。耳旁传来了“Roundabout“的旋律。我顺着声音发出的源头寻去,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物,其它的房间也都是,在正门楼厅建造了一座径直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我听着逐渐扩散到耳旁的音乐走了下去。。。却发现地下室房间被铸造成了牢门的形状,而门外的墙壁上则有用粉笔写成的巨大的“不许进入”的字样,(实际上是不明的语言,但我却能理解这是不许进入的意思)我感到了些许恐惧,便从地下室退出,回到我第一次出现的地方。然而我发现我来时的那个房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廊厅,其中一个看不清面貌的褐色皮肤的大头婴儿坐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没敢去接近他,从另外一个出口绕了出去,来到了后厅。

我很快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不再是刚才那种拥有家乡熟悉感的都城,而是荒无人烟的平原,这栋我所处的巨大别墅(或者说城堡)可以说是平原上唯一的建筑物,但我仍然打算远离这里。并且我也头一次意识到了我正身处在什么不明的环境中,但我是可以强制离开的这种想法(但可能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梦)我从后面外面的楼梯上一路小跑着下来,此刻音乐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在睡前上的闹铃响,我就借着这个闹铃响,像是要掰碎什么东西似的从梦中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