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黄色&可爱

因为前一晚空调太冷了 入睡困难 今天头疼 下午翘了课补觉 因为宿舍断电所以把衣服脱光了裸睡

第一个 春梦
我头疼得厉害 但因为颈椎枕的特殊结构怎么躺都不舒服 尽力侧躺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角度 准备好了酝酿睡意 半梦半醒间为自己幻想出了一个伴侣 他从后面抱住我 我却没有为自己假设出他的体温 他撒娇着想让我给他 我因为头疼提不起兴趣 但是他一直用他那颗剪得毛剌剌的脑袋顶着我后背 就快要强行进来了 我拗不过他只让他做好安全措施 在用手确定他带了套之后便任他摆布了 他逼着我面对着他 可是因为头疼我全身都没力气 只能挂着他的脖子埋在他胸膛一言不发

第二个 猫
不知怎么的 梦到了厂房 可能是今天家里说了新买的铺面有纠纷 也可能是因为我买的两盆花到了厂里 我妈帮我拆开 我姨帮我照顾它们 我在傍晚时分回到了厂房 满眼都是夕阳的金光 突然一声喵喵喵 转头一看是一群小橘猫和几只中橘猫还有几只大橘猫 大的猫被锁链拴住了 我很惊讶 之前有过一只猫 可是我姨她都是让猫随便走来走去 怎么突然拴上了 四五个月大的几只倒是很可爱团在一起睡觉 有一只一两个月大的小猫(它是白色比橘色多的一只)不知怎么的脑袋着地 倒立着 一直喵喵喵 我赶紧把它放正了 抓着它和另一只小橘猫在手上玩 我决定给它们洗个澡 然后走到洗漱台把下水口堵住 打算放热水 突然 我姐姐走了出来 对着电话说“我们还没决定去呢”一边说还一边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 可能是我和我妈妈说了她要来找我玩 我妈妈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来找我 想让我姐姐给我带东西 可是我姐姐最讨厌长辈管她了 我姐走了之后我又继续洗猫猫 突然我妈过来把水关掉了 说猫脏 不让在洗漱台洗 我一边辩解一边觉得好像是挺脏的 然后却放了更暖的水继续洗猫猫

- END-

昨夜的荒诞梦

一个女生,晚上去澡堂洗澡,进门之后是一个混浴的大汤池,一眼看去全是男性。于是继续往里走去找单间,一条长长的路左右两边有无数单间,大多数都开着门,有的房间里是昏睡的女性,有的是一男一女在交媾,还有的在玩SM游戏,一路的感受就是这里的女性都是性奴。走到尽头发现没有空房间,于是往回走准备离开,即将走出去的时候被喷了迷药。
醒来发现被捆着扔在地上,周围是一些体育器械,后来进来一个中年男人和另一个被捆着的女性,男人说他买下了两个女人做性奴,以后他就是她们的老板,每个月会给工资,伺候得好了偶尔还能带出去玩,前提是要听话。
在一家便利店里,两个女人在买东西,应老板的要求买一些性用品,但怎么找都找不到这种东西,最后只好买一些内裤文胸,向店外坐在车里的老板复命。老板说任务没完成回去要接受惩罚,一个女生小声问买东西的钱能不能报销,还有之前说的工资也没收到过。老板冷笑一声,说你们的人都是我的,钱当然也是我的。

梦到此为止,没有结局,没有逃出来,没有正义,只有无边的黑暗。整个梦境世界里,女性地位地下,只能像物品一样被贩卖被囚禁被蹂躏,太让人绝望了。

甜茶和亨利卡

奇怪的拉郎梦,梦到甜茶和亨利卡维尔做爱,全程第三视角。
甜茶做的时候很面瘫,高潮的时候又忍不住眯眼睛抿嘴,被操的大腿根泛红撅着屁股趴在床上。
哼哼就很欲求不满,隔三差五就在甜茶面前摸着自己的dick说想要,甜茶说不想哼就一直缠着他。后来甜茶总不和哼做,哼就找妓女,还和妓女在甜茶面前做,甜茶就跑了,哼跑下楼追他还撞到一个小孩。

春梦了无痕①

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做春梦了。春梦对象多种多样,从老爹到弟弟,从男同学到男老师,还有数不清的漂亮小姐姐…春梦地点也五花八门,卧室教室洗手间,野外游戏厅步行街,甚至a片拍摄现场…还有不同人设和剧情简直让人不想醒来hhh而且每次悠悠转醒或者激动惊醒,因为比较敏感。所以身体也是相当的诚实(笑),总是湿的一塌糊涂。

虽然性欲比较强,但是也没怎么以自己为对象幻想过…脑补纸片人开车他不香吗!?所以本人也不知道为啥会有这么多不可描述的梦境,而且他喵的我真的没有性生活啊!!所以思来想去,享受就是了~

先把几个印象深刻的写写,其他的想起来就更下吧。



某早上做的梦是和我弟弟,他的年龄挺大了,是高中生即将成年那种。剧情挺吓人的,因为我印象里是很抗拒。
大概情节就是我们出去露营,扎了帐篷肯定要分开睡。结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心生淫意diy起来,正准备登顶呢帐篷被拉开了。给我吓傻了。他看见了我,还臭不要脸说出来“姐好色哦”,然后就往我帐篷里钻。我:????你个混账东西给我出去!然后就踢他,结果被他一把抓住脚踝,折叠压到胸前。梦里感觉到疼。还舔脚趾来着……不过我对这种行为可以说反抗非常激烈了hh反正梦里挺不喜欢这种感觉,一直在躲。然后我就使劲推他,他喵的根本推不动啊!!!突然一下他就不见了,出了帐篷。我就赶紧穿衣服。结果一会儿他又钻进帐篷我靠,直接撩开我的睡袍开始用大手揉我下体。日你妈的龟儿子!给我气晕了,疯狂骂他拳打脚踢。最后我把帐篷踢翻了,梦醒了。

20200706

两位老师分别作我和大学同学zzq的指导老师,我们坐在榻榻米上老师正在教我们。然后我们拿着电影票来到电影院,旁边坐着华纳的大佬,张艺兴和扮演超人的亨利卡维尔也在。大佬说这是新片推广到大众市场之前的点映,希望我们都能够多提提意见。我看着很懵得时候,走出电影院却进入另一个房间,粉刷着绿色的墙壁还有红色的花瓶,有人对我说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用巧克力和绿豆糕做出来的,都是可以吃的。然后我反复看见张艺兴,他问我怎么不进去继续看电影。我不太想去但还是跟在后面回去了。

20200424

很久没有见到starvos,他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并且拥抱我,询问我最近在干什么,他准备去公园或者参加派对,很潇洒地就和我告别了。我回到外公外婆的相间别墅,那条小路上开满了白色的樱花,非常美丽,我正在用我的相机拍摄下来。我去荷兰找好朋友yr,我俩下车的时候却把相机丢在车上。

20200413

公寓楼下搬进来一个英国小姐姐,我敲开她的家门准备送给她一盆绿植,无意间漂到地中海式的装修风格,小姐姐非常警惕地关上了门。然后梦到了大学时期好看的女同学秋月,正在家楼下做实习保安,负责小区车辆的进出,她和我说我是最后一个做实习保安,因为前面的名额都被抢完了。我走在楼梯间里,听到了吃人的怪兽传来的声音,拉开电梯的闸门,疯狂地向着楼上跑去。

20200407

我搬到香榭丽舍大街深处的一栋apartment里面,拿到二楼乙房间。我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纺锤睡衣,感觉到旁边正躺着一个男人。后来我们从房间出来说是参加某个海边的展览,brandon准备借走我的摄像机,展览结束后他却把我的镜头摔坏了。petch说要帮我修,我气鼓鼓地离开了,走到一半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有如此的坏脾气,于是转身回头。

庚子

xz小哥哥变成了我的管家,他带着我到我的新宿舍,我认出那是我在fd读书期间的宿舍,只不过低了几层楼,虽然房间有些凌乱拥挤,但我还是一股脑的躺在床上。xz把阳台的门打开,让风灌了进来,风吹起了白色的窗帘。他给我的手上带上一条红色的手链。我走出门,发现许多和我长相穿着相似的年轻男女正排队走在空荡荡阳光非常刺眼的广场上。我们实际上是被囚禁的吸血鬼,等待着阳光的审判。可能因为手腕上的红色手链,我免于阳光的灼烧幸存下来。我随即来到黑色大楼,试图寻找那条黑色手链的主人,拥有黑色手链的人可以免于第二次的灼烧。房间里忽然间闯入一只巨型的黑色章鱼,它试图往我的颈子上窜,我只好用锐利的尖刀杀死它,汁液沾满我的后脑勺。期间有一些小哥哥从窗户外探进来试图和我搭讪,我死死得将印花窗帘拉起来。

除夕

我和比自己小6岁的男孩子相谈甚欢,我的朋友面对着我说,“你要恋爱了。”我矢口否认,“不可能,我不可能会喜欢比自己小的男孩子。” 我看到男朋友穿着蓝色的毛衣从棒球场回来,他亲了我一下坐在旁边继续看比赛,我心中却发现自己并不爱他而是那个小男孩。我走回大厦的路上遇到3个女孩子,她们问了过往十年我都在哪里做些什么,我邀请她们到大厦里坐下,她们准备和我一起打牌,我忽然意识到这三个人是想要敲诈我,于是我趁机打电话给朋友脱开。下一秒钟我发现自己来到一个新的大楼里,这三个女人拿着枪对着大楼扫射,可能是来复仇。我穿着一件70年代的vintage灰色长裙,裙摆上印着大嘴鸟的印花,后背镂空到腰部。

200116

我被小镇全民认定为某犯罪事件的嫌疑人。两位从上城区委派办案的警官找到我,正在和我核对身份信息与不在场证明。我参与到某次年度考核评定中,被放置在最后一个,本是个好位置由于同组的竞争者有我的好朋友、初中班长、大学竞争对手。我意外没能突破100分,我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在年轻警官面前告诉情况。年轻的警官是年长者的亲弟弟,他怀疑作案者另有他人。他约我在海边小镇的餐厅吃饭详谈,却意外得知餐厅的女招待和我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恰好是我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场饭局让他对我产生深深的疼惜之情。年长的哥哥另一方面,在一桩海边民宿外跟踪我的初中闺蜜,发现这个案件隐藏的走向。与此同时,哥哥和我在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越走越近。

200108

我看到自己的姐姐geogria在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暧昧,他们俩当着我的面耳语,仿佛在评价我的是与非。那个男人瘫软在地上,苟延残喘不能动弹,geogria把他带到我的身边,把我的手拿出来安抚着他的身体,从上到下。

200106

最初我穿着白色绸缎的连体裤,然后我遇到了dmitry, 我发现了他是异性恋。他决定帮我设计一套全新的白色连衣裙,肩部到胸部是透明的白色欧根纱。我们一起走进教堂,教堂上的柱子变成了长着翅膀的士兵,像极了x战警里的反派,他们正在搜查潜在的超级特工。他们毫无理由的把我抓住来。

191230

我和丈夫准备休息,他正在和我嘀咕着什么,让我做好准备,我内心有些不情愿,把床头柜边上的安眠药剪开往嘴巴里面灌。我快睡着的时候忽然走进来两个穿着皮毛打扮怪异的人,他们把我抓走但我不知道要带到哪里去,我从房间出来进入中间院子的花园,那里竟然摆放了一张床,我的舅舅舅妈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这两个人竟然没有发现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自己被关押在某知名社交分享平台的窗口里。我需要穿着超短裙,和男性摆出暧昧的姿势吸引粉丝才有机会脱身。然后我的窗口被送到了xz的面前。我见到了许多少女心中的偶像xz。但是我对他毫无感觉。

191218

家里停电,我慌慌张张想要找到妈妈。后来,在卫生间里找到了正在拿着手电筒修电路的爸爸。我和丈夫受邀去参加某名媛的午餐,她留着金色干练的短发,期间,她忽然间蹲下去摸我的大腿,试图调戏我,我没有告诉丈夫。然后的某一天里,我们都在她的家里私会。我听到她的卧室里有婴儿的哭声,顺着哭声我去找婴儿的时候她却不见了。我只得赶回家里,我看到社区里没有一个人,只有绿草地里一个在锻炼的男人,我的丈夫拖着行李和我们的孩子走出来,告诉我需要立刻搬家(核危机什么),他从我的脖子间闻到了别人的口红味道,我只能扯谎说我在偷偷试用名媛的口红。我们再次来到她的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我隐约间看到了她在走廊里穿着白色香奈儿来回踱步的鬼影。

191216

美国恐怖故事第九季开始拍摄,飞机上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长相儒雅温柔的男士。一位女士突发性的哮喘,男士将她的上衣高高的摞起来,两人眉眼传情,但我知道故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位男士可能想要杀死这位女士,而我和我的丈夫面对面坐着,冷漠地看着他们。
我和我的丈夫准备出席某种活动或者去山野打怪,我让他先下楼,我看到其他女士都穿着莲藕蕾丝裙,粉色紫色的都有,我看着窗外竟然下起了雨,我发现自己没有带伞,准备回去拿,发现时间已经走到5:25,迟到了15分钟,估计会被丈夫骂的。

191214

搬新家了,透明的玻璃能够看得到远处的别墅与绿植,我听见远处一群人被房产销售经理带过来说是要买我家的二楼,我将他们拦下来,告诉他们绝不售卖,我也因此发现二楼原来有许多私密的空间。360度的酒红色灯光和彩虹廊桥,一位男士问我在这里睡觉是不是很不踏实。我起身去卫生间,那里实在太脏了,我只能憋着走出来看到我大学的舍友wy,她问我手机的摄像头是不是出问题了,我的脸实在浮肿的太厉害了。我看到了johnson过来,我介绍他们俩认识,johnson穿着黑白色的衬衫,我忽然觉得他们俩是失散多年的姐弟。我穿过酒店的走廊,在地毯和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和一位曾经面试过我的绅士的绯闻。

12.9 有些暗黑淑女风的梦

johnson和我去一家买手店试穿衣服,我看到镜子里自己粗壮的大腿,老板给我拿了一条墨绿色的nike短裤,又给我套上过膝盖的白色毛线袜,johnson觉得我变时尚了,我看了一眼价格竟然要1490,我决定去卫生间躲一躲,没想到店里的小姐姐跟踪我。然后陪杨幂去西北面馆吃面,我们坐在户外吃面,和老板聊天。
我成了Daniel Day-Lewis的妻子,作为继母,和他的两个儿子保持着婚外情。他带着铁丝网来到地下室,年轻人正在开夜间派对。他先用铁丝网勒住了两个儿子,然后叻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我最后一定会杀死你’。我害怕极了但还是佯装淡定的说 ‘我等着那一天’,然而那只是个玩笑,我们还是抱在一起,我摸着他的脸看着他日渐后退的发际线。

11.28

学校开始上课了,这堂课是法国人jc的,他正在用蹩脚的中文讲授着中国基础网络建设,一位金发小姐姐,长得很像明星,热情得招呼我坐在她的身边。突然,petch走到讲台上,戴着墨镜,并带着他的团队表演高难度的杂技,他们的衣服正在宣传泰国即将申办奥运会。我看着觉得尴尬,小姐姐问我他们在做什么,我说add their part(加戏),但我看到jc,心中却觉得得意。我和本科舍友yy躺在我的乡下别墅休息,进来一个小姐姐开始爱抚我。结束之后,我走在湖边,看着之前一直在欺负我的外国小哥哥们,我把它们叫起来骂了一顿,一个从小和我青梅竹马的男生帮助了我,我发泄之后,在他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这些小哥哥把我抓到一个房间里不肯放我走,后来进来一个电影明星。

11.13

Unilever派了俩人来调查我,一个是simon,一个是一位圆圆脸的女士。他们会对我进行四项评估。第一项评估是找到我身边的好朋友搜集他们对我的评价,我们绕过小溪流去找居住在深山老林的我的友人。结果,溪流里的石头过于滑腻,simon身体禁不起聊颤,我也是惊现的过关。第二项评估是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他们找到了我曾经的伙伴们,lse apartment hall里的小哥哥们,lukas也在,乃时候他还并不认识我。我们围成一圈,拍手加油后四象逃开,拍到那个人就算哪个人输了。我的反应能力最慢,被一个绿毛衣眼镜男抓住了。第三项评估貌似是重返校园。到了最后一项评估,我说我想去卫生间。于是我到卫生间,遇到了一个小姐姐,她挑逗着我并带我回到她的房间。没想到她就是第四项评估:色欲。她把我们的事情写进自己的日记里。我随后离开,u家的人来威胁她让她把这些内容留在房间里,把其它个人物品带走,希望后面的人进来发现我的秘密并公开让我难堪。小姐姐正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