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如果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设置。我就办了。

刷新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自助餐

想吃肉。特别是烤肉排。
走在自助餐楼层找了很久,肉排基本没有了,还在等下一波。只有炸鸡块,但是又不是很想吃炸的东西。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架子有烤肉排,但是没有盘子了,于是我又到处去找盘子。
走过一个面包架子才找到了盘子。突然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很久不见,非要拉着我说话。
我记得她是班上唯一一个学医的,想着搞好关系,陪她聊了一会儿
没吃到肉排。
醒了。

20170102/0104被劈腿/被表白

1 被劈腿
我和我的小伙伴(或者是姐姐和培培)去找他玩儿几天,他就经常很忙说要去找学姐讨论课题,吃着吃着饭(场景是一个光线幽暗的茶餐厅,有藤编的桌椅和装饰那种)收到一条信息,就说“不好意思哦”然后就匆忙走了。我也没有在意,他不在的话我就带这她们玩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就问我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怎么了?她们说好像看到了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就在那次吃饭他中间走了之后,我们吃完之后,我出来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们在门口等着我好像看到很相似的人路过。然后就让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就去问了,他就承认了。
然后我很委屈,还想起了在他之前的两段感情,同样是被人劈腿:一个是因为,学校不一样,他就和一个他们班同学(还是他们年级的啊),在一起了;还有一个是因为他去打工,就和打工地方的同事在一起了。
劈腿对象是一个白软乖,是不是gsj不确定。
因为被劈腿感觉很伤心,就和谁(记不清了)一起去散心,去看篮球比赛。但是看到那些打比赛的人,惊异的发现都是初中那时候的男孩子们(初二、初三穿着红衣服和绿衣服的学长,我自动带入的是我初一的时候)。但是我明明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初中时候的我。
然后我就开始找我们班,找到了我们班的一小撮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看篮球比赛,那一小撮人里面有我真爱,还有鳕鱼。我叫了真爱的名字,但是叫了之后感觉可能不太好,会暴露我不是这个时候的人,就赶紧走了,但是真爱好像听见了,也看到我了,就跑过来(这个时候我在跑道上)在我后面叫我停下,我就停下了。停下之后我对她说:“我是从2016年回来的。”
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上电脑课了,在机房我和她说了很多后来的事儿,比如说鳕鱼后来去了哪个学校,和谁在一起了。后来前面坐着的同学(rsf,是我小学同学)就转过来问我,他后来怎么着了?因为他想去一个什么外国的建筑学院,就问我他去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后来我跟你不熟了。当时我还坐在gsm旁边,让她帮我挡着,和她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和idol的事儿。
但是一边说着,我就一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而遭到天谴。
然后我就醒了。
2 被表白
场景应该是在初中(地点是,老一部)和高中(时间是,因为得有十几个人都上晚自习)混杂,不过同学组成有小学和高中。时间是夏天午后,应该马上就要放学了,是个周三,因为每周三都要统练,统练后才放学。天气是下大雨之前的那种,潮湿闷热,天色很暗,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的。教室是初一初二的时候那个教学楼最高层离左边楼梯最近的10班教室,从窗口看就是厕所那个小二楼,和旁边的锅炉房。
总之就是有两个人同时表白,zl和lp(都是小学同学),我很诧异也一脸懵逼。然后大概意思就是我会好好考虑然后给出答案的,所以不要逼我。但是表白这件事看起来是前几天的了,lp的答复我已经给出,认真地写好邮件发出去了(当然,答案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另一个zl的邮件写的差不多,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所以这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班里就很乱,因为距离要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要回家的也还没走,要去吃饭的也还没去吃,就有好事的男生过来给我说:“lp把你微信拉黑了。”我说:“啊,是嘛”,就打开微信试了试,果然。知道为什么我也就想那就算了呗,把他删了。在一圈男生里我看到lp的脸色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大概就是一脸不甘心不服气又不开心的样子吧,不过谁管你……╮(╯▽╰)╭
同时看了看zl,他好像有点开心可能因为还没收到我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性比较高吧,不过梦里的我确实是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所以才一直没回复的(不过我记得现实中我小学的时候好像也喜欢过他,哈哈)。
后来因为yjz(还是小学同学)非让我帮他洗板擦,我就跑去水房弄板擦了,把俩板擦怼一起那么拍打,飞的到处都是粉笔粉,我就被呛得咳咳咳。这个时候zl和yjz俩人就过来帮我,哈哈哈,然后就在水房开始玩儿水。
再加上我收拾东西特别磨叽,反正就是都快开始上晚自习了还没走(我是要回家的,不上晚自习),铃都打过了之后我才背好书包。然后年级主任就进来了(是初中的年级主任,数学老师,5班班主任yjn),说你这该走的怎么还没走,blabla总之就是说了我两句,我就赶紧跑了。出教室门的时候czy(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出来,她今天晚自习请假了。然后就在下楼的时候随便聊了两句,比如她的头发怎么怎么之类的,后来到了门厅,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但是因为教学楼离学校大门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懒得掏伞的话其实跑过去也行,但是肯定会湿透。我就懒得掏伞,czy说那我来打伞吧,就掏出了她的伞,好像是黑色的。但是实在太小了,两个人打都会淋到,我就说还是我掏吧,然后边走边翻伞,在走到宿舍前头大草坪那的时候终于掏出来了,跟她的伞是一个牌子的,不过是格子的。
然后就一起走出了学校反正,我要去车站坐车回家,她要回家,但是刚好顺路,而且她家真的好近(现实中也是,她家就在出了高中校门之后往右拐走一会儿之后左手边的校区里),我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然后去坐公交车了。

20150330妞妞/20150401难以置信的脱团且跳跃至婚后

20150330妞妞❤[记下来的都是片段,连不起来了]
·似乎是我转学去还是妞妞转学来,高中的教室,他来找我说话。留了联系方式,虽然他不懂中文我也不懂泰语,但是意外的用英文交流的很顺畅。
·每天都在交流着生活,他偶尔发着乱码一样的泰语让我一头雾水。
·下大雨,我被困在一个积了水的桥洞里。
·妞妞萌萌的看着我❤
-
不一样的美男里最喜欢的明明是Jet却梦到了New,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最喜欢Jet因为他颜值不是最高的,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原因,因为某个瞬间他和vvv的相似度。

20150401诺哥[醒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等洗漱好坐下来就发现几乎忘的一干二净/依然是片段式记忆,连不起来]
(前略,不记得怎么回事就和他脱团了←最近他出现在梦里真的太频繁)
·要说是硬被拉出去玩,然后突然下起了大雨,到处都湿漉漉的。跑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躲雨,树的叶子属于比较大的杏核状,被雨点砸下来几片落在身上。有一个卖水果的阿姨,胳膊上挽着一个筐里面有零星的品相并不好看的水果(有小小的果子和看起来柿子大小的),想买,但是她卖的相当贵啊。于是诺哥不太开心,不过还是买下来一半。
·我一个人坐公车跑出去玩(似乎目的地是世界公园),没到地方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天阴沉沉的,车里非常闷,玻璃上的雾气让我看不清外面,旁边坐着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不是本地人,穿得朴素又有奇怪的味道和霉气混在一起让人不太舒服。我抹了抹窗户好能看清外面,发现天色暗了下来,掏出手机打算给妈妈打个电话。这时候似乎路过了国博,一车的人都挤过来到窗户旁边拍照,搞得我心生烦躁,把头探出去看到路中间广场上的花开的正鲜艳。
·似乎是受困了,我们炸开了墙,但是引起了更大范围的坍塌。后来在废墟里搜索着什么东西。在废墟里,遇到了各种职业和种族的人(?)——大概是精灵、魔法师之类,他们把我关起来,手脚绑起来,等sn来救我。
·回家之后,妈妈翻了我的钱包,发现里面多出来好多钱(我之前并不知道,似乎是在一起出去的时候sn塞进去的),还发现了书包里sn忘记拿走的手机,打开看了消息。然后质问我怎么回事,我很生气,认为她侵犯了隐私权,于是据理力争起来。不过也确实惊诧于他什么时候放那么多钱进去的,把他叫来说清楚了。还有他买的一大箱烟花,我说我又不敢放买这个干嘛。
·(似乎是婚后了,囧)他要重新装修,而我觉得没有太大必要花费那么多。然后他生气了。(P.S.房间小小的但是很可爱(也可能梦里出现的不完整),蓝色主调,门旁边有个柜子,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小熊玩具(还是小狗?记不清了),每个都有名字。)
-
整个梦的色调都是很暗的,似乎一直在阴天或者下雨。就连被救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出太阳。不知道代表什么,可能代表的是今天的确阴天了,或者是这根本就是妄想。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睡前想起的是vvv而梦里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

20140713和胃疼一样难受的糟糕梦境

先是梦到和男神在一位老先生的家里吃牛排,然后我俩各种打闹把那位先生的家弄得一团糟,尤其是酱汁搞得到处都是。后来还是老先生的夫人说给我找了一份教她侄女的弟弟和妹妹还是什么,反正就是给俩熊孩子当家教的兼职。于是我就丢弃了乱成一团的屋子和她侄女(竟然是我大学一起上同一个体育选修的美灵姑娘)一起穿出那个小区,走到另一个墙上爬满爬山虎的八九十年代的家属院里,看到外面坐着、走着、骑着车的好多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女生,所以大概是放学的点儿。
给俩孩子补课好像非常愉快的样子,不记得具体做了什么就忽地一下过去了。

场景切换到一个礼堂里(内部结构看起来很像我高中时学校的礼堂),我缩在椅背里看周围人,旁边是美灵姑娘(大学认识的),前面是义叔(初中认识的)和茜儿(小学同学),再往右边的右边坐了好多初中同班同学比如LK、SZH,还有高中隔壁班的同学SJY什么的;往后看后排有初中其他班的男男女女,还看到了ex,ex旁边似乎有个女孩子,记不清了。总之是在看到ex的一瞬间我就缩了回去然后开始各种心痛,心不在焉地看了演出吧,似乎是校内歌手乐队组合之类的告别场。
结束后大家就退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鞋在前排的下面,于是我就拍义叔让他帮我把鞋递过来。出去之后也就再没看见ex。

要回去了发现前面有好大一片水,看来不走桥就要坐船过去,同行的几个人都要坐船我也没辙。就等风来,把帆扬起来,在水上嗖嗖的,风特大,船很快,我冲后坐着,看到泛着绿色的水(看起来这水真不太干净)被卷起一个大浪心惊胆战,但是每当浪起来再落下的时候都没有打到我们的小船,只差一点点而已。最后快靠岸的时候一个大浪过来,把我们冲上去,而且弄得每个人身上都湿漉漉的。可能因为之前太紧张一下松懈下来,我根本无法自己走路,就艰难的蠕动啊爬动啊终于爬到了有人接我的地方。
接我的三个人是妈妈小姨和培培(一个比我大半个月的表姐),她们仨都穿着雪纺大长裙倍儿好看,和落魄的我简直是云泥之别。然后就一起去吃饭,路过的店似乎是梦里我和ex去过的地方,到一个地方坐下之后都不知道吃什么,就开始东张西望。看到对面桌有三个阿姨,就问吃什么好呢,三个阿姨分别推荐了自己吃的饭。于是,我妈不想吃饭,我和小姨和培培大概就点了番茄牛腩、什么黄花和什么冬瓜,反正就是一个红色一个黄色和一个绿色,具体记不清楚了。
之后就醒了。

-
趁着还记得赶快记下来,好了于是我可以去复习了。
这个梦真是毫无故事性又心塞。
半夜的时候因为胃疼醒了一次,换了各种姿势才又不知不觉地睡着做的梦大概就是这个让人难受的节奏。

旅行

火车车厢里,我慵懒地靠着,看着两个女生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我知道,她们都是我喜欢的人。

醒来后,我回想
她们是谁?

原来,

一个是你
还有一个也是你

说到粉蓝色发夹我们脸都绿了。

今天早上的梦。去看什么舞台剧还是电影,散场不让大家出去,要黑社会老大先走。时间等的太长前排的人把座椅放下来,一直挤到我,我不好意思说,忘了同去的是谁了,似乎是酥酥,替我不高兴。过了一会儿他们把座椅放回去玩儿起打靶,用那种很老的长枪。酥酥问我玩不玩,我说枪托后坐力太大肩窝痛= =然后是一大堆人住酒店,好像都是我的大学同学。我说哎呀既然旅游那么就照相吧,拉着是初中同学还是高中同学自拍来着。但实际上我们班准备四月去云南,这个情节应该是我之前设想到的事,不知为什么却掺进高中同学。酒店的装潢很像KTV。遇到一个杂货店店主,说送我一个粉蓝渐变的发夹造型还很梦幻,可以给我蓝盆友(哪里不对),还买了一个钳子但是觉得十二块八太贵就退掉了,还买了个小东西忘记是什么了。店外面有用纸牌写的【全场十二块八-四百】。最后在酒店迷路了找不到同学,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有红白运动服进来说的说我占了他们的房间,我解释说因为之前黑社会的原因我们的时间被延误了,马上就走。出门还差点丢了手机,在酒店里转来转去发现手机没了,匆匆往回跑,发现背面朝上扔在了地上。

反正初中高中大学同学全挤在这个梦里。细节非常清楚但是形容不太好这个梦。

制服

学校要求买新的制服,并留下小票去给老师签字,会教室时会有人检查之类的。
我觉得自己有制服了,海军短上衣(我真的有这件衣服,很喜欢。),也是从制服商店买的,就打算直接会教室。
在签字教室和教学楼之间是一篇荒废的草场,里面有积水,一群学生在来回跑动。
我快回到教室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去签字,就折返回去,到了办公室却找不到小票了,我开始有点心虚,因为我没有买校服,只是自行买了一件海军领的深蓝制服款上衣。我放弃了找小票,并说我找不到小票了,买制服的店应该可以重新帮我开一张吧?那个男老师点头赞同(或者是说可以的?)然后我又去穿越草场了……
中间发生了什么忘记了,后来一个女生貌似也是出了点问题,和我一起留下来填表格,她说她帮我把我的一起填了吧,我同意了。
可是后来她填完了,说忘记填我的了并欲离开,我好像阻止了她。我们俩开始写我那份,表格是英文的,她问我入学分数,我说我怎么知道(记得?)心里回想起当年高中入学时是用我妈的教室加分入学的事情。(然后这件事情是真的有发生的,在我高中入学的时候,我常梦见我的高中和初中。)

后来场景切换到了,还是学校,我和我爸在一起,他的手臂被什么东西撞伤了,小臂的青筋尽显,说这样没法开车了,想让我陪他去车库,然后帮他换挡。

又切换到了学校草场左边的公路上,我爸和我小叔在说政治什么的。

几天前的一个梦

第一阶段,梦到我和网友还有一个男同学伊路(某初中同学,不太熟,现在不联系了),在一个地方军训,军训过程中,网友和男同学有点儿过节,就在两人要动手的当口,我把网友(哦对了,是女生)拉了回来。
第二阶段,网友消失了。我出现在大街旁一个沟里,我上面坐着几位同学,伊路也在,还有我的好哥们杨伟,貌似王希瑞也在,后来一位高中同学王骄过来,送来了几张卷子,我看着卷子发起牢骚,说自己的毕设课题没选上,原来竟是因为忘交了卷子,导致老师不知我的真正实力,所以没选我!!!于是我撕掉了卷子。

妈妈我好怕

记得有三个梦,第一个不记得具体,反正是一大清早起床奔去吉之岛买早餐,早上6点多,但吉之岛已经开门了,里面是各种面点柜台蒸汽腾腾的

我在里面转了一圈还是想吃面饭,但是面饭类的只有一个推车上有几份看起来像是隔夜卖剩的,很恶心
有吉之岛出品的暗红色盒子的午饭便当,看上去就是卖剩每人要放了很久的,另外一种是不锈钢碗装着白饭和土豆什么东西,连保鲜膜都没有,菜汁流得整个推车上都是

我看着这堆东西犹豫不决的时候想起再拖拉就要迟到了,于是突然醒来

接着睡

梦见很多小学中学同学,还有凛子小姐,高中的日本同学

差不多是个50人左右的班级,大家在山上,有一条比较陡峭的楼梯路下山,楼梯中间是铁栏杆,感觉类似下面这样,组织人是小学数学的江老师

  山体→|_*_┎┲┲┲┲┒_*_|←山体

人可以从*的地方通过,┎┲┲┲┲┒是栏杆,到腰的高度

于是我们从山顶开始,一路往下要通过N节楼梯,每一节楼梯都要回答一道数学选择题,答对了中间的栏杆就会沉下去
但不回答问题好像也可以通过,貌似限定pass次数
顺带是个人不是团体赛

印象很深刻的同学有小学的川婶,初中的mm和嫦姐

于是大家就一窝蜂往下冲,我和川婶还有几个人在最前面,一路过关斩将到了半山,突然栏杆系统故障没法前进了,我们就在山路边的亭子里等维修好,这时后面的同学也逐渐追了上来

然后栏杆修好了,结果后面的同学一口气冲了下去,我们这些在亭子里的反而落后了
川婶和其他人也赶快回到山路继续往下
我就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事,总之比大家都晚,等我回到山路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名了

然后一直在后面追啊追,直到下了山,是一条很宽敞的平路,路两边是峭壁
我仍然离前面的同学很远,但是能看到他们,我就拼命跑,但是跑不起来,只能类似跳一样,一大步一大步地跳

前面的同学到达一个关口一样的地方,排成一条长队,我追上的时候关口正好开闸,他们开始冲,我就没排队顺势继续冲,追上了川婶他们,大概在排队队伍的中间位置

刚赶上他们,旁边两个女同学(不知到是谁反正确实是现实中的同学),就抓着我说:“xxx,你不要这么不要脸插队哦!”(大概这意思
我就反驳什么插队我到的时候队伍都已经跑散了
然后和她们争论了起来,她们就是不让我继续往前跑
我很不服气,就说不让老子往前跑,那老子从头开始你满意了吧!

然后就掉头往起点跑,赌气准备从头开始
于是我一个人很郁闷地慢慢跑,到后来都不跑了只是走路
四周的风景都变了,不是一开始陡峭的山路,两边山清水秀,阶梯是木制的,总之风景很好
我走到离起点还有1/3的地方,镜头切到大部队,嫦姐不知到为什么赶回来找我,边跑边喊我名字

镜头再切回我,我走到快起点的时候,我爹娘从一个转角处出来
我娘扶着我爹,娘看上区很正常,我爹全身湿透了,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拄着拐杖,脸也不成型,好像痴呆了一样

我马上冲上去问爹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爹不可能这样啊!!
我爹看着我哭了出来,说怎么办啊,xx以后也会像我一样脑子坏掉(得某种病的意思
看着我爹哭我也跟着哭了起来,绝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啊

然后想着不可能这样就突然惊醒了……

大概凌晨1点半……

醒来之后辗转反侧不敢睡怕又梦见这种东西

再后来梦见类似一个记者(男)报道一条卫生条件很差的档口街,都是违法搭建没人管理什么的
然后又变成香港一个招募志愿者的活动
再然后只记得我外婆要我去床底找什么东西,我掀开床单说里面有几条精品白沙和软白沙

大概就这样……
梦见我爹那样太不吉利了QAQ

无一例外的是从那条森林的小径开始(1)

春季的树林总是给人一种清晰的层次感,好像被人为地摆放过一样,但那又不是人的手能够做到的精巧程度。即使是我们这样一群刚上五年级的小学生也时不时忍不住停下来欣赏这广阔与茂盛的生机。

我们迷路了。

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领队,只有我们这一小队二十人,独自在陌生的林子里走着。我擦了擦脸上微沁的汗水,背上的双肩包也变得有点沉重起来。

舌尖上的韓國

今早6点起床前的梦

是说我一路跟随舌尖制作组看他们拍治愈片,只记得最后是去香港,拍一个住在一座老院子里的人家,其中一幕是过年,外面下着小雪(香港下雪bug)一个奶奶把门打开,然后从房子里跑出很多小孩子,举着什么东西跑到院子里,很开心地蹦啊跳啊

然后是去香港的一个岛,我和一个姐姐在一起,那个姐姐感觉像是我的什么表姐之类的,梳着古装戏里的发型……

那个岛上盛产很小很小的虾,然后我和那个姐姐在岛上的路边摊吃烤虾
岛民还在烤的时候,另外的烤很小很小的螃蟹做好了,全黑,看上去很像虫子,我觉得很恶心不敢吃
但是当时好像满地都是还到处爬囧
那个姐姐就硬是叫我试试,递了一个给我,会动的!
我拿在手上它一动我就瞎得扔掉了

然后岛民都叫我别怕尝尝很好吃的,要拿起来,剥开肚皮
我……实在是觉得好恶心真的很像虫子OTZZZZZZZZZ

后来不记得怎样,好像是拍完了,然后棒子那边要拍舌尖上的韩国……就邀请了那个姐姐去协助拍摄

然后我的视角就变成看电视屏幕一样了

那个姐姐和外公(不确定我们是不是同一个外公)住到了棒国一个居民家里,只有妈妈和女儿

舌尖上的韩国7话预计每话介绍一个菜式,第一话松茸,第二话虾饺(?!),第三话泡菜,后面的不清楚了
每一话都会让那个妈妈做那道菜,然后那个姐姐和外公试吃

于是第一话松茸没啥印象了,第二话虾饺……皮是完 全 透 明 的……跟塑料一样,还有镜头特写里面是灌汤和虾仁,还在晃来晃去,我看到画面觉得好可怕啊=A=

不记得那个家里的女儿是有什么地方让那个姐姐不爽,于是第二话结束之后,因为第二天要拍第三话的泡菜,那个女儿便晚上坐在院子里削萝卜,把白萝卜沿着外皮削成一张张纸片那样

那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睡了,那个姐姐便去院子里找那个女儿聊天,聊着聊着说起房子的门锁了,她们俩被锁在了院子里
然后继续聊天,那个女儿继续削萝卜,聊完那个姐姐起身好像是去看看门有没有办法打开,女儿继续削萝卜

门在那个女儿看不见的位置,而且门其实也没锁,那个姐姐到了门那里便说“啊~外公开开门让我进去”之类的,然后自己开门进去把门给锁了

那个女儿听到声音之后心想桥豆麻袋!!!但是赶过去门已经被锁上了…………

然后我就醒了,起来挂好游戏继续睡


然后就梦见……我和某个高中同学谈恋爱囧囧囧?!?!?!?!
擦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好吗!!

先是不知道在干嘛,我和不知道什么人好像在什么高速公路,晚上,后来不记得怎么回事,说是那个家伙出车祸还是什么的死了

我好像在边跑边哭还是干嘛,然后身边的人在安慰我什么的
后来不记得到底是怎样,那个家伙带着满身伤痕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说他其实没死

我不信啊什么什么的,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貌似在一个什么广场的阶梯上

然后又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说他爹在什么什么小区买了三套房子,我说那是土豪小区!!
他说确实是土豪……然后就突然到了那个那个小区的房子里

我们坐在沙发上,放眼望去房子大得不像话,根本就是个商场吧!
远处有一张桌子,坐着他哥(现实中没见过)和他妹(现实中没有),整个房子都是原木家具配绿色植物……总之就是原木色,绿色,灰色(金属之类的)

他说这是他哥的,他的在楼下还在装修,然后就带我下去他那套
虽然还是在装修,但实在是……丑!死!了!跟他哥那套完全没得比,整个就是暴发户品味=A=||||||||||

但是也很大很大很大,我一路看一路心理吐槽好丑啊真的好丑啊…………

从一个窗户忘出去,隔壁就是一个很有名的剧院,还是美国的
好像前面有个场景是我和一个什么姐姐(不是吃东西的那个)要去那个剧院里干嘛但是进不去
我看到窗外的剧院,然后那家伙好像还在说可以偷剧院的wifi用……

再后来又不记得了,好像在一个很像啊咩利卡乡下社区的地方,我从一栋房子的后院扛着一根木头往另一栋房子走,走到一个很陡的上坡坐下休息,地上是春天撒了肥料的那种土

然后不记得那家伙从哪里冒出来坐我旁边,不记得说了什么

然后大概醒了……
……………………这太不科学了………………………………

120419

  现实系的梦,梦里的我似乎回到了上学时,不知基于什么契机开始喜欢旅游,经常一个人背着包颠颠出去旅行。中间省略若干旅游剧情之后,有一次回程在公交车上遇见同班同学,聊起来对方说也想出去旅行看看,于是我很热心地指路:坐什么什么车,住什么什么店,看什么什么景……
  对方说暂时囊中羞涩问我借了钱,然后就再没回来过……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被骗了……心情很低落地醒了。醒时脑内BGM是葉月ゆら那首禁色の恋。

又是转学

我梦见蓝先森去考北大自招(or保送?反正是很好的东西),然后全班,夜里,站在校门外,什么校门,没有印象。蓝先森在离大家十步之外的地方跟班主任报告结果。我暗自祈祷她能过。她忽然哭了。天上下起了雨,很奇怪的雨。我们这边就是毛毛雨的程度,洒在身上转瞬就干了。可是十步之外是倾盆大雨,淋得她俩,跟天哭了一样。
班主任来告诉我们,蓝通过了。我很高兴,蓝在哭。我醒了,事实上没有。有十秒钟的间隙,介乎梦境与醒来之间。
在前五秒里我反应到一件事。她考过了就意味着她要走了,要离开人大国关国政二班。我立刻想起了一个人。我感到了莫大的悲哀。
后五秒我反应到另一件事,更重要的一件事,虽然这样说出来会很好笑,但是你可以想象对当事人来说这有多么重要——我反应到我在做梦。于是松了一口气。

我大概知道做这样一个梦的原因。
第一,十点到十二点的回笼觉一定会做梦,一定会梦到同学,没有例外,这是我奇怪的体质。
第二,此前一天,我忽然非常怀念一个人。我一直记不起她的名字(非常抱歉)。在梦醒之后我瞬间想了起来——叫她影子好了,反正和她的发音这么相像。

影子和蓝一样,我把她们看做我的知己。影子和我只做了高二一年同学,但是我们有个很强的共通爱好——红楼梦。我课上偷偷地重读红楼,课下就去和她讨论,讨论人物、情节,讨论新版电视剧,还有我玩的娱乐通版红楼梦游戏(笑)。但是影子是考艺术类的,高二结束便转学了。我没看出她对于离别有什么不舍,我也只是觉得可惜。
之后就没有联系了。

我果然还是太自以为是了吧

夢と現實狹間が霞む時……

前段时间的梦了。现实感太强的梦真的很讨厌,起床之后还残留着那种不快感。
一开始就是在教室里,我的位置没变,靠走廊的窗边最后一个。前面的人也还是LQY,没变。
我似乎下定了决心,剥除了一直以来的面具,真诚坦率地和L聊天。
不知说了什么,她就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嘴角歪曲地嘲笑我:无非是伪善者一类的词语。
这时候我才察觉整个教室只有我们两个坐在座位上交谈,周围是空的,没有人,桌椅也消失了。
耳边是阵阵笑声,纷杂,但又像恐怖片里那种孩童的笑声。
然后我的视角变成俯视的,教室里的桌椅又出现了,都摆在左边,空无一人。我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前面LQY和她的桌椅都不见了。
起来之后第一印象是一个词语:背叛。这个印象几乎完全不准确,但想到梦里LQY那张狰狞嘲笑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脊背发寒。

漂流

2011-10-22
好像是大学同学吧,去一个破败的公园一起玩漂流,结束后,大家把把公园里铁制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很多情节都记不起来了,大致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