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和高中同学的婚后生活 然后没过多久现实中也在一起了!!!

记不清具体时间了大概是9.13那段时间 忘记早点记录了呜呜 主要没以为真会联系现实。梦里是这样的,我在翻看手机相册,有两张我和一位男生的合照,(这个男生还是我高中同学,事隔4年又一起准备考研的小伙伴,高中好多女孩子的男神,篮球打的特别好,后来特长又走的乒乓球)还是他拍的角度,地点是在那种体育馆的看台看 我和他并排坐着,他在认真看球(感觉像是刚运动完 有点疲惫),我在帮边帮忙拧开瓶盖,给他递水。然后整个相片就美式复古风,就很喜欢!然后画面一转,我是在一个家里的小餐台上喝着咖啡吃早餐,然后他从房间里走出来了,边走边整理着领带,然后走向我身后的沙发,我们的女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蹦起来要亲亲抱抱爸爸,然后他要去上班了,我身边还有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还是个很小很小的男婴,估计我在修产检…然后两人笑着说了几句话就醒了。真的这个梦有点太美好了,主要生完两个宝宝后我竟然变得更好看更有女人味了…平时恐婚恐育的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呀…想想可能是我朋友突然有意撮合我和他,起初我觉得没什么可能性的,但后来突然做了这个梦,还觉得两人也挺合适的,然后十月份的时候就一拍即合,很快就在一起了,我都觉得快得离谱,但爱情发生了就是合理的!现在在一起真的好快乐哦

友达以上的我的可爱小姑娘

我梦见一个小姑娘。我们曾经是同桌关系。我特别特别爱她。她也很喜欢我。但是我们早就不是同桌了。之后我应该是在大学课堂吧,那种阶梯教室,但是周围的人又不像大学里的人。人特别多,教室是有两层的那种,底下一层上面一层。我本来在下面听课,她坐在后面来看我了,好像带着她的现任同桌,感觉是一个头发挺短的小姑娘,要么就是个男的,记不清了。然后我课间就去找她,我在她那呆了好久好久。然后老师和同学都不乐意了。他们说你就非得要找她对吗?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教室都在等着我回座位,并没有上课

反向證明的殺人案

應該是我和我的主人格一起做的夢。
大概應該是剛剛高中畢業之後不久,就有傳出,之前發生的一起命案和我有關係,雖然還是沒有公開的消息,但是消息不脛而走,說是現場有我的指紋。
但是我知道,這和我沒有關係,除了不在場證明,那邊的證據鏈條是完全不完整的,所以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警方並沒有找上門來。
但是,她很害怕,她認為是我做的,同時,她直面了她的媽媽問她為什麼要抹指紋,為什麼會有擦拭的痕跡。
我知道不是我,也不是她,因為如果是我們其中一個,根本不會留下指紋這種東西。她也在反復的告訴自己這句話,還蠻有意思的,因為這是與我無關的殺人事件。
但是因為警方在暗中佈網,我確實也必須要反擊。外面的流言,有些多了。
最開始找到的就是高中同學,一起坐在圓桌上面把時間表理清楚了,推算了不合理的時間和警方給出的證據中不合理的漏洞。很多人,甚至包括了馮心雨。
無論是從時間上還是證據上,指向我的東西都太多了,但是事實上他們也可以很輕易被推翻指向的並不是我。不可能存在這麼完整的證據鏈。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的指紋,顯然她也想到了,她反應過來是她媽把她的指紋交了出去。她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然後再窗台她用力推了一下她的媽媽,然後欄杆鬆動,人掉了下去。
這個時候就有人在說她不僅是殺人犯,還想要殺了她媽。
但事實上這只是二樓,更何況下面還有一個篷子,掉下去的人並沒有什麼大礙。但她當時差一點一起跳下去。她最後難過在於,他們不信任她,他們不信任他們的女兒。
我覺得這不太好,必須盡快突破奇怪的證據鏈。
意外的是,我認識的學長是一個老警官的學生,我跟著他們,去到了一個大學的法醫鑒定中心,見到了一個很強的老法醫。他說他需要那些證據,才能夠判定。
取得證據其實還挺難的,因為被放在保管室,但是我的同學們幫我做了很多,我拿到了證據,打開看的時候裡面只有三樣物品。學生卡上面甚至不是我的名字,沒有一樣屬於我,或者是是她。
但是等我們取到證據準備送往鑒定中心的時候,卻遇上了堵車,我爸的身體也不舒服起來。我們是跑著去的,因為證物的丟失警方已經開始大面積搜查了。
所以我們還在實驗室緊張的等結果的時候警察就來了。但是在老警官和老法醫的解說下,立刻推翻了他們的證據鏈條。並且同時回復了圖書館的監控攝像頭。是一個男的。
我並不明白為什麼要費盡心機偽造證據讓我被捲入,這到底和我有什呢關係。
在拜託了老警官之後我們一個一個排查,發現在現在警廳內部有一個在檢識科的人其實和十年前的命案有關係,而我正好在這個時候,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
我一個人到了約定好的地方(雖然所有人其實都知情),從我們的對話裡得知十年前的殺人犯其實就是他,但是因為是學習這方面知識的學生,非常巧妙的偽造了自己,清除了證據,但是被我和那個死掉的女生看見了臉,所以才要借這個機會把我幹掉。
其實我還蠻無辜的,因為明明是主人格看到的東西。和我沒有關係,現在把我捲進來我其實還挺不開心的的。
他知道自己的證據鏈失敗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不可能是我做的。”
“你知道嗎,如果是我殺的人,不可能留下一點指紋和痕跡。她會是’自然死哦或者’事故死’哦。”
“從一開始你就想錯了,就是因為有一百個證據指向我,才會被我很快的推翻。”
“因為我和她,都不是什麼好人。”
……
最後警察在我們約定時間幹到的時候看到的是我左臂上插著一把刀受傷還流著血,而那個男人正準備拖著受傷的小腿一躍跳下三樓。
罪名坐實,而我立刻被送到救護車上。
刀把上有他的指紋,刀的切口就是慣用右手的人揮舞的方向。
但其實是我,無論是他斷掉的脛骨,還是已經粉碎掉的左手手踝。這一切都會是正當防衛了。
我醒來了,聽著外面的人在打呼嚕,而我還躺在宿舍裡。
我突然希望,死掉的人,就在這裡。

三個夢,現實和非現實交織

第一個
我和我爸媽在家裡吃飯,我爸帶回來了一個有點點奇怪的香腸,長得樣子很奇怪,但是又確實是,他回來的時候有在說外面吵吵讓讓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們一家在吃飯的時候,外面的連廊上面也是吵吵嚷嚷的還有人影,然後我就偷偷磚頭去看,是一群人在爭執,然後有人死了。我突然就和其中的一個人的眼神對上了。這個時候我媽突然說要去看看發生了什麼,我還來不及阻止她已經打開了們。然後那四個人進來了,其中為首的是個男子,穿著白襯衫,手上拿著折疊的藍色雨傘。直覺告訴我不能觸碰到他的藍色雨傘,於是我直接拔出自己的匕首,然後衝上去把這四個人一一殺死。並且讓我爸媽報警,說這裡有黑社會私鬥,然後闖入民宅。等我想到要去處理尸體和地上的血跡的時候缺都消失了。這是第一個夢。
第二個
準確來說我是在一個不是我曾經呆過的任何學校裡,但是我很清楚這裡是我的學校。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學校裡面就有冰場,所以很多小朋友會晚上來上課聯繫。因為我們學校很偏遠,所以路上的時間也會花費的比較多。我的熟人有很多,但是我叫出名字的只有惠子嫣一個人,我晚上本來是要去洗澡的,卻突然找不到浴室在哪裡。晚上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留在了教學樓的一間小房子裡,而有一個人和我在一起,我們在商討什麼,但是我對他的定義就是大反派。
第三個
我們要去一個據說是很老舊的一個民國時期的軍閥佔據的地方探究,因為那裡難攻易守,不過我們去的時候有聽說這有什麼衝突,有一些農民工在這裡因為什麼和某一個勢力在抗衡。
這確實是一個很老舊的建築,在高大樹林之間,並且在建築物主體前面還有一個對稱的廣場花壇,是長方形的,在長的盡頭這邊還有一塊形狀不太規則的假山石。我們緩慢的靠近,就看到一個農婦打扮的人從假山石下面的一個小洞竄出來,有人看了一眼那個洞後母建築物前的攻防人數,所有人都拿出了槍。假山石後面是一個下沉有台階的半圓,我們從左邊進去,而右邊已經有人準備埋伏我們。因為有台階,現在高層的很容易被下面的對面層看見,其中一個人看著彎腰附身行走的說讓他們用狙擊槍打我,我聽見槍響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但是為了讓他們掉以輕心還是假裝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肩膀。我旁邊的人嚇壞了,趕緊問我有沒有事,我讓他小聲一一點,我說其實我沒有被打到。然後拿到了狙擊槍,把對面搞掉了。
然後爺醒了。

晚睡之人做的梦

现在是12点,我刚刚醒来不久。
我梦到好多,梦境很混乱,有梦到大学老师在高中的教室给我们上课,我旁边坐的是小学时的同学。。我在笔记上写的是高中政治(而高中我学理)和各科笔记,可能也和大学有关?我坐在靠墙最后一排,和同桌聊天复习。
另一个梦…可能因为电锯人看多了,梦到我(也可能不是我?)和一个螃蟹恶魔战斗,那个恶魔是女性,长满了螃蟹爪子,虽然腿特别多但是没有两个最主要的大钳子。
最后一个梦。梦到有个初中同学(ly)死掉了,我和另一个同学拿到了一串数字,她试了试,是死去同学的QQ邮箱,里面只有几封邮件,是她自己写的。(点开以后还有她自己说话的旁白,真的好像电影)读了几封里面居然还有事情,录我不存在的记忆:我好像在大学,下面坐着高中同学,我在讲一些东西,好像在演讲吗,有关父母亲情?总之给那位自杀了的同学听哭了。我穿着白色衬衫,还挺酷。后来发现那位我们以为自杀的了同学并没有死,她貌似也没有自杀,她来看我们,我很慌张赶紧把网页全部关闭了,怕她看到我们翻她的邮箱。
大概就这样吧。

深海恐惧症的噩梦

前面不太记得了 大概就是在上学的时候学校组织的春游那种 但是我们是去了一个在机场附近的海边 很美很美 可以看到飞机起飞 可以看到机场等待登机的人 然后我们就在海里面游泳玩耍 我其实是个水性很好的人 只要是在海里的浅水区域 可以玩的很开心 也不会有深海恐惧症 因为我们玩耍的区域是有类似的防鲨网 所以大家也算是玩的比较拥挤那种
大概是六点多那会 我在游泳圈上和同学聊天的时候 我看到天空有个飞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种感觉很真实 我已经感受到有危险降临了 直到飞机头垂直的冲到离我们很近的防鲨网外
boom的一声就在我面前爆炸了 但是因为是在海里 所以爆炸声音没有特别大 并且离我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我们也没有人受伤
但是 防鲨网烂了 然后大家开始很恐慌的尖叫 因为飞机坠落的时候有很大的冲击力 导致海浪把我们冲的很远很远 已经冲到了之前有防鲨网外的地段 (差不多已经到深海区域了)然后救护人员开着快艇(具体是啥忘了 反正不是船 因为上面只能做坐下几个人这样子)我当时坐上去开往沙滩的时候我往海里看了一下 真的是吓哭我了 已至于我醒后还在恐惧中
海里全是鱼 成群结队的鱼 有手臂大的 也有手指大的 很密很密 密到看不清空隙的那种 我再仔细得去看 看到了在那些鱼的最下方是几条巨大无比的生物   大到让人害怕 连旁边的鲨鱼都显得小巧玲珑 而且你能感知到他们是危险的 鲨鱼在他们旁边都不足以一提 而且因为月亮已经出来了加上有机场的灯打下来 那个海的颜色是很压抑的深蓝色 我当时看的时候被吓到了 突然我脚滑了 我的半条腿已经踩到了海里面 那些鱼全部冲上来准备咬我 我还好被拉了上来
我在惊慌中看到飞机爆炸的那边看到那附近海的颜色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 感觉这个颜色一时半会是散不去的 并且血腥味也直接冲到了鼻腔中
我才反应过来 这些鱼是在抢着去吃那些被炸碎的人
我就吓醒了 很感谢我男朋友在旁边 因为我当时真的已经被吓得不行
这种梦真的太压抑和诡异了 醒后半天都缓不过来 满脑子都是血 还有那个巨大巨大的不可知物种 他到底是什么

两个噩梦

昨晚没睡回笼觉就做了个非常逼真的噩梦。中途醒来第一个感受就是还好是梦....简单描述下,具体一些情节已经记不清了

骑车出老家门去X东路上买早饭,先到远的街发现没什么喜欢的所以往回走,才发现近的那些摊位今天不在。作罢饿着肚子回小区。

后来我躺在老家小区门口和4个人聊天,突然走来两个眼神凶恶的人找人。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个男的然后一起走了,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同伴(这个男的是我现在读研的同学SS,一般同学关系)。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回来了,开始用枪指着要我提供某些情报。我放弃了尊严求他们不杀,还躲过了发射出的子弹(一开始躺在床上一样的地方,所以滚落下床躲过)。敌人枪指向友人AC(初中同学),她逃过一截。敌人跑到小区门内射向另外三人。通过声音判断这三人应该都被爆头杀死了。

敌人趾高气扬地走了。我叫住问尸体怎么办。他叫我自己想办法,而且不能被警察发现。

前段时间看了漫画my home hero,我很快想到首先需要工具,然后就是抛尸用处不大太太容易被发现。只能像男主那样把尸体的肉全部绞碎然后马桶抽掉。

开始作业,先把第一个男性尸体抬进浴缸脱衣服。脱之前先把地板上的痕迹清理了。

这时候我的心理活动实在消极,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觉得非常痛苦为什么我要办这种事情,而且太容易被警察发现了。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是梦的时候我是多么开心。

这一醒就不太敢睡回笼觉了,只准备窝被子里暖暖身子(醒来发现肩膀没盖被子)就起。期间想了想被杀的三个人是谁。LB(女)和AT(男)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AC关系很好,但我和他们除了同班没什么关系。最后剩下那个男的我想了想,好像是贝吉塔。。。?

B38 这人物关系和设定全部崩坏啊


----------无关的第二个噩梦---------------------------------------
回笼觉专业户的我没抵住诱惑,又睡了。第二个噩梦:

不知道那里听来的如果要把bgm的记录整合一下的话需要重启设置。我就办了。

刷新发现bgm的全部条目记录都没有了!!!!!!!!!

-第二个梦完-

自助餐

想吃肉。特别是烤肉排。
走在自助餐楼层找了很久,肉排基本没有了,还在等下一波。只有炸鸡块,但是又不是很想吃炸的东西。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架子有烤肉排,但是没有盘子了,于是我又到处去找盘子。
走过一个面包架子才找到了盘子。突然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很久不见,非要拉着我说话。
我记得她是班上唯一一个学医的,想着搞好关系,陪她聊了一会儿
没吃到肉排。
醒了。

20170102/0104被劈腿/被表白

1 被劈腿
我和我的小伙伴(或者是姐姐和培培)去找他玩儿几天,他就经常很忙说要去找学姐讨论课题,吃着吃着饭(场景是一个光线幽暗的茶餐厅,有藤编的桌椅和装饰那种)收到一条信息,就说“不好意思哦”然后就匆忙走了。我也没有在意,他不在的话我就带这她们玩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就问我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怎么了?她们说好像看到了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就在那次吃饭他中间走了之后,我们吃完之后,我出来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们在门口等着我好像看到很相似的人路过。然后就让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就去问了,他就承认了。
然后我很委屈,还想起了在他之前的两段感情,同样是被人劈腿:一个是因为,学校不一样,他就和一个他们班同学(还是他们年级的啊),在一起了;还有一个是因为他去打工,就和打工地方的同事在一起了。
劈腿对象是一个白软乖,是不是gsj不确定。
因为被劈腿感觉很伤心,就和谁(记不清了)一起去散心,去看篮球比赛。但是看到那些打比赛的人,惊异的发现都是初中那时候的男孩子们(初二、初三穿着红衣服和绿衣服的学长,我自动带入的是我初一的时候)。但是我明明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初中时候的我。
然后我就开始找我们班,找到了我们班的一小撮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看篮球比赛,那一小撮人里面有我真爱,还有鳕鱼。我叫了真爱的名字,但是叫了之后感觉可能不太好,会暴露我不是这个时候的人,就赶紧走了,但是真爱好像听见了,也看到我了,就跑过来(这个时候我在跑道上)在我后面叫我停下,我就停下了。停下之后我对她说:“我是从2016年回来的。”
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上电脑课了,在机房我和她说了很多后来的事儿,比如说鳕鱼后来去了哪个学校,和谁在一起了。后来前面坐着的同学(rsf,是我小学同学)就转过来问我,他后来怎么着了?因为他想去一个什么外国的建筑学院,就问我他去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后来我跟你不熟了。当时我还坐在gsm旁边,让她帮我挡着,和她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和idol的事儿。
但是一边说着,我就一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而遭到天谴。
然后我就醒了。
2 被表白
场景应该是在初中(地点是,老一部)和高中(时间是,因为得有十几个人都上晚自习)混杂,不过同学组成有小学和高中。时间是夏天午后,应该马上就要放学了,是个周三,因为每周三都要统练,统练后才放学。天气是下大雨之前的那种,潮湿闷热,天色很暗,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的。教室是初一初二的时候那个教学楼最高层离左边楼梯最近的10班教室,从窗口看就是厕所那个小二楼,和旁边的锅炉房。
总之就是有两个人同时表白,zl和lp(都是小学同学),我很诧异也一脸懵逼。然后大概意思就是我会好好考虑然后给出答案的,所以不要逼我。但是表白这件事看起来是前几天的了,lp的答复我已经给出,认真地写好邮件发出去了(当然,答案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另一个zl的邮件写的差不多,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所以这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班里就很乱,因为距离要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要回家的也还没走,要去吃饭的也还没去吃,就有好事的男生过来给我说:“lp把你微信拉黑了。”我说:“啊,是嘛”,就打开微信试了试,果然。知道为什么我也就想那就算了呗,把他删了。在一圈男生里我看到lp的脸色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大概就是一脸不甘心不服气又不开心的样子吧,不过谁管你……╮(╯▽╰)╭
同时看了看zl,他好像有点开心可能因为还没收到我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性比较高吧,不过梦里的我确实是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所以才一直没回复的(不过我记得现实中我小学的时候好像也喜欢过他,哈哈)。
后来因为yjz(还是小学同学)非让我帮他洗板擦,我就跑去水房弄板擦了,把俩板擦怼一起那么拍打,飞的到处都是粉笔粉,我就被呛得咳咳咳。这个时候zl和yjz俩人就过来帮我,哈哈哈,然后就在水房开始玩儿水。
再加上我收拾东西特别磨叽,反正就是都快开始上晚自习了还没走(我是要回家的,不上晚自习),铃都打过了之后我才背好书包。然后年级主任就进来了(是初中的年级主任,数学老师,5班班主任yjn),说你这该走的怎么还没走,blabla总之就是说了我两句,我就赶紧跑了。出教室门的时候czy(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出来,她今天晚自习请假了。然后就在下楼的时候随便聊了两句,比如她的头发怎么怎么之类的,后来到了门厅,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但是因为教学楼离学校大门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懒得掏伞的话其实跑过去也行,但是肯定会湿透。我就懒得掏伞,czy说那我来打伞吧,就掏出了她的伞,好像是黑色的。但是实在太小了,两个人打都会淋到,我就说还是我掏吧,然后边走边翻伞,在走到宿舍前头大草坪那的时候终于掏出来了,跟她的伞是一个牌子的,不过是格子的。
然后就一起走出了学校反正,我要去车站坐车回家,她要回家,但是刚好顺路,而且她家真的好近(现实中也是,她家就在出了高中校门之后往右拐走一会儿之后左手边的校区里),我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然后去坐公交车了。

20150330妞妞/20150401难以置信的脱团且跳跃至婚后

20150330妞妞❤[记下来的都是片段,连不起来了]
·似乎是我转学去还是妞妞转学来,高中的教室,他来找我说话。留了联系方式,虽然他不懂中文我也不懂泰语,但是意外的用英文交流的很顺畅。
·每天都在交流着生活,他偶尔发着乱码一样的泰语让我一头雾水。
·下大雨,我被困在一个积了水的桥洞里。
·妞妞萌萌的看着我❤
-
不一样的美男里最喜欢的明明是Jet却梦到了New,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最喜欢Jet因为他颜值不是最高的,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原因,因为某个瞬间他和vvv的相似度。

20150401诺哥[醒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等洗漱好坐下来就发现几乎忘的一干二净/依然是片段式记忆,连不起来]
(前略,不记得怎么回事就和他脱团了←最近他出现在梦里真的太频繁)
·要说是硬被拉出去玩,然后突然下起了大雨,到处都湿漉漉的。跑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躲雨,树的叶子属于比较大的杏核状,被雨点砸下来几片落在身上。有一个卖水果的阿姨,胳膊上挽着一个筐里面有零星的品相并不好看的水果(有小小的果子和看起来柿子大小的),想买,但是她卖的相当贵啊。于是诺哥不太开心,不过还是买下来一半。
·我一个人坐公车跑出去玩(似乎目的地是世界公园),没到地方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天阴沉沉的,车里非常闷,玻璃上的雾气让我看不清外面,旁边坐着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不是本地人,穿得朴素又有奇怪的味道和霉气混在一起让人不太舒服。我抹了抹窗户好能看清外面,发现天色暗了下来,掏出手机打算给妈妈打个电话。这时候似乎路过了国博,一车的人都挤过来到窗户旁边拍照,搞得我心生烦躁,把头探出去看到路中间广场上的花开的正鲜艳。
·似乎是受困了,我们炸开了墙,但是引起了更大范围的坍塌。后来在废墟里搜索着什么东西。在废墟里,遇到了各种职业和种族的人(?)——大概是精灵、魔法师之类,他们把我关起来,手脚绑起来,等sn来救我。
·回家之后,妈妈翻了我的钱包,发现里面多出来好多钱(我之前并不知道,似乎是在一起出去的时候sn塞进去的),还发现了书包里sn忘记拿走的手机,打开看了消息。然后质问我怎么回事,我很生气,认为她侵犯了隐私权,于是据理力争起来。不过也确实惊诧于他什么时候放那么多钱进去的,把他叫来说清楚了。还有他买的一大箱烟花,我说我又不敢放买这个干嘛。
·(似乎是婚后了,囧)他要重新装修,而我觉得没有太大必要花费那么多。然后他生气了。(P.S.房间小小的但是很可爱(也可能梦里出现的不完整),蓝色主调,门旁边有个柜子,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小熊玩具(还是小狗?记不清了),每个都有名字。)
-
整个梦的色调都是很暗的,似乎一直在阴天或者下雨。就连被救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出太阳。不知道代表什么,可能代表的是今天的确阴天了,或者是这根本就是妄想。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睡前想起的是vvv而梦里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

漂流

2011-10-22
好像是大学同学吧,去一个破败的公园一起玩漂流,结束后,大家把把公园里铁制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很多情节都记不起来了,大致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