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拉拉人?

我在那个20平的电机店收摊,往里面用手推车拉电机。
不过一下子走神,拉到了隔壁的一间空仓库,被房东mm看到了,很羞涩。

我从麦岛小门进学校,一直往前跑着,和琉璃猫一起。
然后跟一个不认识的妹子搭讪了一下,又告别了。
一路上讲日语,结果发现顺路的妹子也讲日语,就很巧。
人流向蓝天希望小学涌入。
当然,现在他是研究生点了。
我看到了冯欣欣和郭帅。
到了班级之后,一个老师,点名李纯然,问他请假的是谁,纯然用潍坊话,说XX请假,我记得应该是55号。老师打开名册,找到55号,果然是她。
然后XX名字上面正好是南小鸟。
老师生气的说:这样子可以确定,随便开后门给人请假的学生会成员了。
视角转到小鸟这边。
她刚要给honoka开门,结果就传来了一声严厉的拒绝:走另一边!
小鸟很惊愕,但是没法反驳,只能低着头认了。

失望的演唱会

大学组织去看演唱会,在一个像话剧厅的大厅里,大家找到座位坐好。
开场试音之后,第一个上台的竟然是我很喜欢的11区歌手R。他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开始唱,选曲是他代表作。
但是刚唱了两句,由于后面大幕的歌词字幕出现了乱码问题,R突然接不上了,似乎是没有提示就完全忘词。
台下都是没听过这首歌的中国观众,只有伴奏在回响,全场静默。为了让R赶紧想起歌词,我跟着伴奏唱了两句,谁知R听见了,就把手里的话筒递给我,要我唱。我接过话筒在想“怎么回事啊?以为是唱卡拉OK吗?!”但也还是唱了下去。
然后我也忘词了,只好把话筒还给R,他不知所措地拿着话筒,会场又回到了尴尬的沉默。
我在台下努力用手机找歌词,想提示给他,但是歌曲很快就进入尾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