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下阳乃

动画

http://www.maemo.cc

鞋子

和几个人一起出差。
我的鞋子坏掉了,只能用土豆做鞋底,方便袋做鞋身。
被同行的女人嘲笑。
路边打电话的男子坐在轮椅上唱歌。
说凌晨四点的上海,太阳还没起床。
也就没办法选择晴朗。

梦见成了一个舞蹈UP?

一楼是我曾经来过的一个古董电子小商品批发城。
不过货物已经很少,店铺主人的孩子的课本作业到处都是。
游戏、游戏机、这些商品都不多了。
我就出去了。
-------
被一个朋友拉着上楼去他们寝室玩儿。
楼里男女宿舍都有,男生女生人来人往。
这栋楼里住的,好像大都是艺术生。
朋友递给我一跳厚运动裤和配套外套,让我感谢地换上。看架势我要当视频主持人了。b站up那种。摄影机在台阶最后一层的右手侧(从下往上),我在对面。
女生们说“这次的期末考试又取消了”“因为快毕业了”之类的。
然后我说这个机位涉嫌模仿别的up,不好。
-------
然后我梦到自己出名了,纯概念上。
就醒了。

差点被捅死

翻墙的时候,书包从崩裂开的墙上掉下去了,我的macbook跌的变形。
没办法了,心好痛,我一个穷学生,再买一个不现实。
只能去维修了。
维修点三家挨着。
最东边是崂山区青岛大学门口,醉爱旁边那家。
中间是沂水县金梦园小区南边药店旁边那家。
最西边忘了。
我去了中间那家,因为比较熟。
嗯。

然后他给我换了个笔记本外壳。
换成了联想的游戏本外壳。
惊了。
这都行。
还有个按键位置放错了,我自己扣下来重新按上。

然后和呉一凡坐他的私人飞机去看夜空。
我们就在一个超大型飞机残骸的顶部平台躺着看正上方的夜空,认真看的话,夜空的中心正在旋转,据说这就是银河的中心。
然后我说西边那里星星的流动速度不是更快吗,就跟鸟一样飞着。
呉一凡却说那边的都是红色,不会是星星。

然后我往左边转了转身,结果这个巨型飞机的中心就被我弄偏了。
我这么沉吗?操你妈的。
然后巨型飞机就往我这边歪过来了。
歪到了地上。
我用左脚往地上撑了撑,又给它撑回去了。
但是很多东西还是往左边掉。
比如呉一凡的私人小飞机。
好惨。
哈哈哈哈,眼睁睁看着它掉地上,啪的一声。

就跟我那笔记本似的。

然后是白天,大概是中午之后。
我一个人走在城市的小路上。
拿着手机看崩坏3的游戏新闻。
好像有个词,带しゃ音。
然后突然后边有个人,瞪大了眼睛,短头发,身高大约一米七五。
往我这边径直走过来。
我跟他说了两句,他好像要离开了,我就开心地和他说拜拜~
结果没出一秒我马上回头,他理我更近了,我冲上去想要推开他,结果看到了他手里的水果刀,那种折叠的。

我他妈差点被从身后捅死。

吓醒了。

我也是拉拉人?

我在那个20平的电机店收摊,往里面用手推车拉电机。
不过一下子走神,拉到了隔壁的一间空仓库,被房东mm看到了,很羞涩。

我从麦岛小门进学校,一直往前跑着,和琉璃猫一起。
然后跟一个不认识的妹子搭讪了一下,又告别了。
一路上讲日语,结果发现顺路的妹子也讲日语,就很巧。
人流向蓝天希望小学涌入。
当然,现在他是研究生点了。
我看到了冯欣欣和郭帅。
到了班级之后,一个老师,点名李纯然,问他请假的是谁,纯然用潍坊话,说XX请假,我记得应该是55号。老师打开名册,找到55号,果然是她。
然后XX名字上面正好是南小鸟。
老师生气的说:这样子可以确定,随便开后门给人请假的学生会成员了。
视角转到小鸟这边。
她刚要给honoka开门,结果就传来了一声严厉的拒绝:走另一边!
小鸟很惊愕,但是没法反驳,只能低着头认了。

这不是我要的滑板车

我去那个学校附近。
就是之前做梦提到的
和裕明他们一起买棉花糖吃的那个学校。
学校好像在诸葛
沂水诸葛。
然后我骑着我爸给的小滑板车,带把手的那种。
竟然需要插汽车钥匙的。
昌河车的钥匙。
插上之后跟汽车一样需要嗡嗡的发动引擎
就很神奇。
然后换挡什么的
需要踩下左前方车轮附带的一个白色部件
很难踩
超难踩
我甚至停下车来研究一下有没有别的离合器
结果停下车来发现
这车是新车
是公司新发的
给了我。
我爸还说
他们公司正在开会
一会儿每个人在会议上都需要画自己的自画像。
自画像?
哇,小学生是吗?
太搞喜了。
然后我骑滑板车
沿公路
一路走到一家中日式混合装修的
单层的
饭店。
从它的内部穿过
滑板车扛在我的肩上。
因为很挤
所以我小心翼翼的
不碰到他们的东西。
结果最后还是
把他们饭店后门的把手扭坏了
我有悄悄地装回去
把门的左边打开
从左边出去了。
出去之后就是那条熟悉的街道
街上的人特别多,很热闹。
那条街是东西还是南北
我也说不清楚。
我刚准备把滑板车
放下
开车
结果
就醒来了。

終わり

在梦里玩手机游戏,结果进入了游戏

玩一个可爱画风的
棕熊玩偶主角的
开放世界游戏
很肮脏的

第一个环节忘记了
第二个环节是拿着水槽
去接狗狗厕所连接的滤尿器
收集尿液

但是为什么会跟千叶豆腐混在一起
成了一道菜
我也很迷茫

一开始我还能感觉到
这些环节都是在手机屏幕内

但是没过一会儿
我就成了那只熊
或者说
那只熊就成了我

在外婆家的山上
玩游戏
在老爸的皮卡上
一觉醒来
发现衣服不见了
只剩下了棉袄和棉裤
这怎么穿
这么热的天气
我只能把衣服放在车斗里
结果突然下起了雨
我又赶紧
把衣服收到车后座椅

收好了衣服
突然
看到了
胖胖的大宁
穿着洁白的衬衫
扎着单马尾路过
我开心的
向她行了一个海军军礼
然后她挥挥手
把我叫过去

天瞬间放晴了
她问我
xx播放器播放xx
出了一个xx的问题
怎么办balabala
没听清
就醒了

終わり

丢帧

十字路口的的西北角,是一个叫做【丢帧】的城市区。

丢帧这个名字,要问来源于哪儿,那城市里的老人小孩儿,没有人是不知道的。

这篇城市区,有着漫天遍野的樱花树和独特的绯红色的楼群,还有着清澈而宁静的流水,流水倒映着花瓣飞舞在天空中的样子,虚拟和真实的边界似乎就在这里被打破。

如果在十字路口经过,看到这边,就仿佛是看到了从新海诚电影中丢失的画面的一帧一样。

========

更详细的设定下次做梦补上。

乘坐小飞机

前面还有,记不起来了。
======
一个班的学生们和我和裕明还有一个人(可能是我哥),一起去了一个很原生态的荒山。
他们不和我们同路,我们乘坐小型固定翼飞机去的。
我和裕明坐在驾驶舱,我哥坐在尾翼升起后暴露出来的后座里面。
从断崖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超级小的村子(也就是一个大院、一间坐北朝南的民居,大院内还有一个漂亮的池塘),这个村子是侵华英空军的秘密基地。
后来被发现之后,就只剩下一对中国老夫妇住在这里看管。
我们往下看,结果下面有人持续不断的往我们头顶扔砖头,刚开始扔的不准,但是越来越接近这个班的学生。
最后差点就砸到了学生们的头上。
我们三人赶紧跑回到飞机里,然后发动,飞走了。

村子的图片:https://ws1.sinaimg.cn/large/006tNbRwly1fgjkyhkursj30sg0lcwo5.jpg
======
组织上安排裕明回日本,我骑车送他往东走。
结果我的左手又在半路,不听使唤了。车被逼停在一个居民院子的门口上坡。
于是我和裕明换了位置,他当驾驶员,我在后面抱住他超粗的腰(两只手只能堪堪握在一起)。
然后他在路上抽烟,我拿圆柱形棉花糖,在末尾沾上烟灰,假装在抽烟。
哈哈哈哈哈。

当家园被朝鲜军占领

刚刚从朝鲜军的庆典现场抢走了什么东西的我,借助旁边的密林快速潜逃了。

虽然逃到了密林外的传统居民区,但是在躲过两波无关村民,以免被发现行踪;还顺利的走到商业区,踏上了熟悉的人行道之后,发现身边竟然渐渐的出现了朝鲜宪兵的身影。

看起来,这地方,大约是已经成为了朝鲜的租界。街头每三米就站着一个身穿绿色军服的朝鲜宪兵,他们身姿挺拔、一丝不苟的盯着过路的人群。仿佛是要从茫茫人海中发现我这个犯罪者的身影。

我很害怕,不敢继续往前走,于是转身从岔路准备离开。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和老哥他们,我们一行四人走到一家附近的酒店,进了房间,老哥就听着外面的声音从猫眼往外看,我就嫌他很容易引起宪兵的注意,怕不是很容易丢了性命。

但是还真被他发现了什么,门外就是厨房,大厨拉来了一车方便面,方便面上还有一些牛肉块,看样子是准备下锅。他们说这个是我们的晚餐。

这晚餐也太寒碜了,我不禁想要吐槽。

不过我们房间有晚餐吗?同行的一个人这么说道。

对啊,这就奇怪了。从来没听说过住店竟然送晚餐的酒店——这怕不是下了毒了想要药晕我,抓去坐监牢。他们肯定已经发现我了。

不行,这事儿不能坐以待毙。

要不把地点发给我爸,让他开车来接我们?

不行,这样子很容易全军覆没,还是我一个人去探探路。

于是我和他们三个人分开,出了酒店。路过旁边一家店铺时,只看见员工全都在门外的空地上列队站着。店里面传来年轻女生和中年女性的吵闹声。看着店里装饰的白色布条,九成是老婆死了男人,姑娘死了父亲。生活残酷啊。

我接着走。

然后路边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宪兵看着我,一个小物体就朝着我的头发射过来。

天啊,直接击毙我?

我不禁用右手摆了一个V的手势,竟然顺利挡住了。小物件也弹了回去。

定睛一看,竟然是中性笔的笔盖……

干!

然后她就蹲下来捡起了三个笔盖,她说她丢了好几个了,能找回来真是太好了,没听错的话是中文。还满面笑容的拉过我的手,用那支笔在我手心写下了两行字,没看错的话是中文。

看来,中国人已经成功打入了朝鲜租界的内部,很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