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通灵

这个梦有点像游戏,梦里我可以和距离自己很近的鱼类生物产生关联,然后得到他们的身体控制权。但我能力很有限,每次发动能力鱼都已经游走了,于是我在场景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鱼缸,于是我抓住一条鱼,然后终于成功控制了它......然后我不得不握着这条鱼疯狂跑下楼,然后把它扔到楼下的河里,跑的时候还一直怕它死了......鱼的触感真的好恶心!!放进河里之后我尝试了一下切换灵魂,发现鱼的视角很奇怪,每次登录都得重新调,然后我想这要是多控制几条得多麻烦啊......然后我就醒了。

不太好意思写标题

大意就是古早言情小说里被喜欢的人囚禁在一间屋子里,最后doi……可能是因为晚上聊了太多相关的东西,梦里直接这么劲爆……所以很喜欢,不能只有自己记得!于是起床回味的时候把故事补充了一下。
我喜欢他很久了。他是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子,不管我因为什么伤心难过,他都有办法逗我开心,我想他也是喜欢我的。可是没想到,事情突然变了……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我躺在床上睡觉,结果起床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是一间大概三居室的公寓,我四处环顾了一下,没有任何的电子设备,我想尝试出门,却发现房间门已经被反锁了。但是屋子里的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我等了一会儿,听见外面的开锁声音,抬头竟然看见他走了进来。
一时间,我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而他却不像往常那样对我和颜悦色,而是冷冰冰地看了我一眼,就想关上门离开。我赶紧拽住他,却被他轻轻扯开,然后他便不由分说地走掉了。
接下来的三天也依然如此,他除了偶尔来看我是不是还在,并给我补充必须的日常用品外,便再也没有和我有任何的交流。于是第四天,我决定绝食。在饿了三天之后,我已经没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只是在他进门时歪头瞥了他一眼,并如愿看到他拧着眉头向我走来。我头晕眼花,用尽最后的力气握住他的手,祈求地看着他的眼睛,“xx,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如果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改。能不能不要这样……我真的很害怕……”他没说话,只是试图掰开我攥着他的右手。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自然是无法跟他抗衡,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几天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底,眼泪便流了下来。没想到他看到我流眼泪,竟然真的不走了,反而从背后无声地抱住我,抱得很紧。然后他打开门,给我端了碗粥过来,低声说,“吃点东西。”我还不想死,便就坡下驴,由着他慢慢喂我喝下了大半碗粥,随后我终于抵不住多日的精神压力,沉沉睡了过去。在失去意识的上一秒,我似乎感受到他的手轻轻抚过我的脸庞。他大概还是喜欢我的吧?虽然他有时看我的眼神像是在恨我,但他至少还害怕看到我难过。
那天之后我的可活动范围从房间变成了整栋房子。他偶尔也会出现,只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或者是自己的房间,反倒像是我把他囚禁在了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只是他似乎看出了我求生欲很强,我绝食多久他也没再管过我,也再也没有对我做出过什么亲密的举动,我想碰他他就扯开我,还有点粗暴。即便我尝试在最适合的月光下,用最适合的角度坐在窗边流泪,他也再没有看过我一眼。慢慢地,我也从充满希望地与他斗智斗勇开始渐渐麻木,也不怎么出房间,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吃饭睡觉。我飞速消瘦起来,但他熟视无睹。我只能告诉自己之前的那些温柔全都是虚假的,而他也只是想利用我做些什么而已。就这样过了大概半个月,我在深夜突然被外面激烈的敲门声吵醒。随后便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和他的大声争吵。半梦半醒间,我听见那个男人大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究竟在做什么?金屋藏娇?你要永远这样藏着她,然后一辈子不结婚吗?”随后便是久久无声的静默。
我心中莫名有些酸楚,但也知道这可能是自己逃离的最好机会,只能赌一把。于是我冲出房门,猛地站在他和陌生男人的面前,说道,“不是这样的!他绝对不喜欢我,可能只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才这样对我……你带我走,我保证他要什么我给什么,然后这辈子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情急之下,我拽住陌生男人的胳膊,却看见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极为恐怖,然后天旋地转之间,我被一股大力推倒在沙发上,他卡住我的脖子,死死盯着我,然后说道,“赶紧关上门给老子滚。”没想到那人竟真的从善如流,默默离开了屋子,看来今天我是不可能离开这里了,还连带着让屋子里多了一个巨大的危险人物。他似乎因为太过愤怒,反而轻蔑地笑了一下,“要什么给什么是吧……那我现在要,你就现在给吧!”随后他便单手像提箱子那样夹着腰把我抱了起来,我被勒得有点缺氧,和他脸过于接近的距离也让我窒息,但求生欲让我下意识地握住他的肩膀,我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他的另一只手拎起我的一条腿,抬到他的腰间,于是我立刻感受到了与我紧贴着的地方似乎有些突出。但我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就这样抱着我走进了浴室,后背被抵在墙上,被他用淋浴头对准我的脸冲水。我避无可避,不想被水呛到,便只能把脸缩在他的脖颈间,上半身被他用自己的身子紧紧抵住,下半身的衣服被他大力撕开,好像衣服沾了水确实会比较容易撕开吧。然后他解开自己的裤子,把我的两条腿都圈在他腰间,便用力顶了进去……
我的上衣很快宣布阵亡,变成了与他皮肤贴着皮肤,他真的好温暖,让我的眼中同时流出生理与情感的泪水。我突然觉得有些难过,也隐约中感觉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于是我轻轻搂住他的脖子,用自己的脸蹭着他的侧脸,喘息着对他说,“你对我这么坏,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呀,你就算讨厌我,倒是也让我死个痛快呀……”没想到他突然停止了动作,捏住我的脸,“你说你喜欢我?”
“是、是的……”
“再说一遍。”我能感觉到他更兴奋了,胸口出顺着皮肤传来的振动“咚、咚”地加快了起来,分不清是谁的肾上腺素。
“我、我喜欢……啊!我喜欢你……”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立刻激烈地动了起来,让我感觉自己快要坏掉了。
“再说一百遍。”
“为什么……啊!……我说!我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喊了多少遍“我喜欢你”,又哭叫了多少回,再被带着和他用力地舌吻。但最后终于到了某个时刻,我感觉自己被放进一盆温热的水中,靠在他的怀抱里,仿佛又回到了和他最初认识的时候那种温柔、愉快的状态。


……然后我就醒了,起床之后发现根本不知道男主是谁(可能知道一部分还不如不知道),也没人搂着我,我也根本没做过,我被绑架还没人来救我……感觉更悲伤了……但是以我有限的想象空间来说还是挺逼真的……

小型穿越言情故事

本来刚起床还很心动的,十分钟之后故事都忘得差不多了......难过
大概是一个可以穿越平行世界的设定,我和男主生活在一个世界里,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同时穿越进了另一个世界,然后我和男主从对彼此一无所知克服千难万险最后达到第一个世界通关,男主好像喜欢上了我,就要对我告白,结果突然提示任务通关,然后我们两个就被弹出了这个世界。在真实世界里,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但我不知道男主对我的感情所以只是很遗憾失去了这个朋友,就把这份回忆埋藏在了心里。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很快我就又穿越了,穿越到了同一个世界的一千年后,但我长得和以前一样,男主长得和以前不一样,他认出了我我没认出他,然后就疯狂问我以前的事,我说谁会知道一千年前的事情啊!总而言之我们又打了一遍这个世界的任务,中途他还没掉马的时候拼命救我,我突然感受到自己的心动,然后我就醒了,可恶!!!

连载超能力战争

刚做了一个超能力的梦,吓得我直接睡不着了。而且这个梦给了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觉得应该是因为我看过某个电影脑子里才会自动续写这段剧情,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因此我怀疑这是我从小就开始做的一个连载的梦,时隔多年我竟然在梦里看到了续集。
        梦的前情就是有一个类似监狱指城的地方有很多坏人,他们都有超能力,每天为非作歹。这堆坏人当中有一个头头,他总是带着这群人发起大规模攻击,伤害普通人、夺取政权之类的。当然也有一批相对的好人,以男主和他的小伙伴为首的正义超能力者,每次坏人们出动他们也会去相应地拦截。我只记得坏人有什么东西都能吃的人,发超声波的人,别的我都忘了(毕竟已经十年了)。然后这个电影竟然还有一个女主,是男主的cp,大概是一次任务中救下的女主,然后两个人后来感情升温,一起执行任务什么的。不过这个女主好像没什么超能力,所以每次任务好像也没什么用,就干看着。
        昨晚我终于梦到了故事的后半段,大概也是十年后,女主失忆了,不记得男主也不记得世界上有超能力者的存在,然后她一个人去某个中国的古镇考察(就很离谱,但在梦里倒也正常),遇到了各种超自然现象,这时候女主有点意识到不对劲但不敢说话。然后她突然被拉到一个幻境里,自己好像变成了什么小姐,在自己的大宅里本来生活的好好的,但一家人突然全变成鬼了,很恐怖,整个小镇都没地方去。于是在追逐战中她跑到了冥冥之中指引她的某王爷府门口,跪求王爷救她一命,原因好像是王爷府里有九九八十一棵惊堂木,可以辟邪(我真的笑死)。然后王爷就给她开了门,结果发现王爷府里有一尊佛像,可以联通阴阳,然后佛像魔化了,让女主和王爷入洞房,王爷还穿着新娘服(真的很怪)。然后两个人就躺在一张床上,结果女主突然发现面前的是一个木偶人头!!女主吓坏了,但还是听王爷说的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幻觉,千万不能乱动。然后过了一会面前的人终于变成正常的王爷了,然后女主也隐约想起自己以前一定认识他,王爷就是男主。然后是记忆闪回,两个人以前经历的各种事情之类的,两个人很快又重归于好了。最后是男主带女主去执行任务,发现之前的很多坏人都改邪归正跟着男主了,坏人大boss也被关了起来,只剩一些小喽啰。但大boss手里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男主一定要拿到,于是十年之后他终于走到关押大boss的监狱。大boss的超能力是超声波,然后他被关在一个超级隔音的监狱里。看守人员告诉我们如果想活命就开屏蔽3-8档,结果男主直接把屏蔽关了,一个人进去找大boss。也不知道大boss说了什么,让男主把耳塞取掉,男主竟然真的取了出来,然后一阵超声波之后,男主倒下,女主奔向男主,我被吓醒,不知道啥情况。
        刚才又仔细想了想,似乎这个电影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是以女主的第一视角演的,也就是说我就是女主,这样一想应该肯定不是看过的电影了hhh。最有意思的是最后见反派的时候我怂了,不敢跟男主一起进去,所以他才自己去的。而且大boss发动攻击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捂耳朵逃跑,然后想到男主有主角光环肯定不会死,才跑回去救男主hhh,否则就能看到后续剧情了,好可惜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在刚吃完饭的晚上立刻睡觉

大概有好几次了,每当我吃完饭感到很困就立刻去睡觉之后,都会做噩梦。同样,每当现实中突然出现什么令人难过的事情之后,我往往也会做噩梦。今天这两条规律同时应验了。今天白天我难得地给自己放了个假,没有去工位。而刚好学校解封,老师和师姐都很快回到了学校,结果工位已经不够了。最后师姐干脆坐在了我的位置上,毕竟我很快就毕业了,合情合理。本来我还犹豫明天要不要去工位,他们一下子就替我做了选择,我直接在宿舍摆烂。其实我很想再见到他们一面,但估计也就最后收拾东西的时候找个机会跟他们一起拍个照好了,我去工位的理由都没有了。莫名就有些depressed
话说多了,于是我刚刚就做了那个梦。我梦到我还是偷偷去了实验室,老师换到最里面的位置呆着,师姐在我的位置,师兄则在他们中间的位置,他们都离得很近。我突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可被丢弃的尴尬人物,一下子就躲到了他们附近的一个暂时没人的地方。那是个博士毕业同学的位置,我躲在她收拾好的物品里面,觉得自己和她也没什么两样。我的师兄师姐们快乐地讨论着事情,再也没有说几句话就要横跨整个办公室的问题,而我则像一个小丑一样躲在隔板里。终于走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他们,却发现和我同级的另一名同学正在给师姐讲着什么我不懂的东西。我再也受不了了,直接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也不管是不是会被他们发现……走到楼道里,是那种我一直存在莫名恐惧的很长很多级的台阶的楼梯,那种不是在楼道间而是直接安装在空间中央的楼梯。我站在那里等了好久也不敢下楼,但这楼里明明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我就像孤魂野鬼一样在楼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着hhhh

……

真正的噩梦,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果然还是语言打码吧。
在梦里他对我热情非常,买了新床单和被罩,然而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期盼今晚和我的初夜。我害怕而恶心非常,但没有办法反抗他,只能强颜欢笑地面对他,妈妈也敢怒不敢言。终于,大概晚上九点的时候,他有事要出门,临走前对我说了一系列带有暗示性的话,以为我和他已经情投意合,我也只好勉强回应他。他终于走了之后,姥姥来到了我家,告诉我赶紧跑,并跟我商量如何离开。我们想了想,是去我妈的房子,还是去姥姥家,还是去奶奶家,最终决定去姥姥家。(想到奶奶有可能会帮助他,这是令人最绝望的事情)随后我们开始收拾东西,大概两分钟,结果却听到门口有开锁的声音……然后我就醒了。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恶心,最恶心,最恶心的梦了,我一想到他满面红光的表情,就忍不住恶心干呕。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个世界请不要这样对我。

炫酷演唱会

梦见大概是在我们学校里开了一场演唱会,就和之前路过能动系的时候看见的那个很高很大的面板一样大的舞台,座椅是像看3d银幕时坐的可以飞起来的椅子,只不过每一排旁边都有楼梯,需要自己走到高处然后踩着脚手架坐进去,很惊险很喜欢。之前是什么节目我忘记了,只记得后来xz也来演出,然后是wyb,我不堪其扰就想赶紧离开,但我坐在一排的最里面,左边都坐满了人,我如果想出去就要所有人站在脚手架上给我让座。于是我就看向脚底,发现有一些横杠或许可以踩,就想像爬梯子一样下去,但最后还是不敢就继续坐着了,最后气醒了。

纸嫁衣深海恐怖

跟朋友说了昨晚的梦,这个梦已经是第二次梦到了,上次梦到还是看三的实况时。虽然说是一整个梦,但也不过是梦的片段而已。
梦的前面我记不清楚了,像是在做一个小型会议,想故事之类的,然后我就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有关纸嫁衣的那个纯想象的故事。明明没有玩过第一第二部纸嫁衣,但由于看第三部实况里弹幕总刷的缘故,BGM是一句瞎唱的“一生一世不分离”。我是男主,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迎战远超出我能力的敌人,我的女朋友救了我,因此被困在大海上,终于,我找到了她的位置。远远望去,海上暗潮汹涌,前方矗立着一根巨大的十字架样的桅杆,金光熠熠。顺着桅杆潜入海底,所幸没有我所恐怖的未知与黑暗,而是出现了一幢同样极尽奢华的水中宫殿。这宫殿通体红色,兼有金子点缀,造型繁复如一座巨大的花轿,却隐隐露出鬼气,想来是被什么极为恐怖的邪物所占领。就在这时,黑气迅速向我蔓延过来,却在即将触碰到我时停了下来。
【黑气弥漫之际,一抹灵魂突然从宫殿中猛冲出来,是我的女朋友。在她踏出宫殿大门的那一刻,忽有重重金锁链出现阻拦。顾不得即将侵入我身体的黑雾,我向前去寻她,她却冲我微微笑了笑,随后脸色一白,灵魂霎时金光乍起,吞没了束缚着她的锁链与黑雾,连宫殿也一并消失在深海的寂静里,已无处寻。】

。。。。。。

如果不把这个梦记下来,我认为这会违背我记录的初衷。但这一切都令人难以启齿,所以原谅我吧。
我躺在床上,有人在背后缓慢地用绳子绑我的双手,但我不想动,甚至有些享受这一瞬间。很快那个人做完这一切就离开了,过了一会又来了另一个人(不知为何我感觉这就是另一个人),我抬起头一看,是我的室友,那个室友。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一句话,然后压在我的身上,又掏出一根绳子,接着上一个人绑住的位置继续向上缠,我能感受到绳子在我胳膊上一圈圈缠绕的感觉。
缠得太紧的话,我的胳膊就要断了呀。我这样想着。但我没有动,我室友也不说话,我背对着她,只能感受到她不断的动作、轻微的呼吸与和我皮肤接触的触感。但最后她也没有弄完,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我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怀疑...我还相当怀念那个触感,相当期待接下来的事情,但我的天都要塌了。
但愿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后续吧,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后续。

自甘堕落而被压迫的一生

刚才没感受到,现在突然想起来这个梦应该是和前面的梦连起来看的。我依旧是那个小女孩,只不过正在一个学校上学。这个学校只有精英才能进入,至于为什么我能来到这里,还是因为这儿的校长——也就是那个被我觉醒能力失控时共振的人。后来我才意识到,要是什么普通人被我来了这么一下,十个人都顶不住,但这位校长,却几乎完美地抵御了我的攻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要说为什么是几乎,那是因为在那之后,他似乎对我产生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兴趣。这位校长,他长相属于陈道明和STM的折中,是全校学生最为敬畏的人,也包括我。若他突然出现在某个教室里,全班同学都必然会紧盯桌面,连大气都不敢出。而在那次突袭中,他却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在全班人面前摸了摸我的脑袋,“等你十八岁的时候,就该彻底属于我了。”他要对我做的事,我心里清楚,但我却在无尽的恐惧中隐隐感觉出了一丝期待与渴望,我整个人都像烧了起来。然后他走了,索性没有任何人敢于在他的淫威下抬头,也就没有人能够目击这一切动静。那时我十六岁。后来他或许也找过我,不过顶多也就是摸摸我的后背,或是拍拍我的肩,直到我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
就在那天中午,我待在学校的走廊里,沸腾的人声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不需过多言语,大家都低下了头,恭候着他的降临。而我也终于在那缓慢而坚定的脚步声停下之后,感受到了一只在我颈骨凸起部分反复摩挲的手。那手像是在挠一只猫,却偏偏充满了色情的意味。巨大的羞耻心下我快要站立不稳,却只见他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嘴唇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生日快乐,
你是我的了。”

more »谁在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