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akuY

今晚好梦

旅行

和高中t05和他女友(也是我同班同学),还有一个似乎是硕士同学的女生一起去欧洲旅游
我和硕士女生一屋,t05和他女友一屋
旅途中间硕士女生突然说家里农收了,必须回家帮忙,所以买好了回国机票
这下尴尬了,只剩我和t05和他女友
为了节省住宿费似乎不应该再分两间住,据说住宿费已经花了超过一万元,超过我的预算了。但是我又很不愿意做电灯泡,况且我和t05在高中曾经互相喜欢过,现在独处都很尴尬。

于是大家继续上路,自驾游,大部分是t05负责开车。我坐车时还想:带个会开车的男生旅行太方便了
但是似乎旅行路线也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他们两个人选了一些登雪山和滑雪路线,我没有带登山装,而且不太像一直登山。由于旅行之前没有看过他们的路线所以现在进退两难了,我感叹:果然自驾游的路线要自己看过一遍再参加。

爱抖露11

我在一个爱抖露大杂烩的晚会上,场地是大礼堂,我是演出关系者,坐在礼堂后排。候场的表演者也在后排就坐。我和一组女生爱抖露坐在一起,但她们大部分不在座位,似乎去准备什么了。我只在节目间隙看到樱花一个人,已经画好了妆,侧脸瘦削很有棱角,唇色鲜红,妆面稍有点出油w 她似乎是排练途中回来取东西,一边翻包包一边双眼盯着舞台上。我没好意思盯着她太久。
樱花走了以后,我碰到了爱抖露a和一个洋气的女伴一起来看演出,女伴是红色紧身连衣裙和大波浪长发。我忙完场务回到座位,正好他们起身要走,正站在座位间聊天。我盯着a看了一会儿,a也看到我了,a很快把女伴送走后又到我身边坐下,聊了一会儿。
本番表演结束,应当进入安可环节,但是观众走了很多,没有人带安可。大约十分钟后主持人出场,表示今天没有安可,谢谢大家来看。
我因为之前场务和跟a聊天的关系没有怎么注意节目,好不容易到安可了准备坐下仔细看一会,但主持人强行结束表演了。心里十分卧槽。
于是我和a开始走出场馆,我要搭a的车回去。到了停车场,我发现自己把包丢在场馆了,于是回去取。樱花和其他成员的包还在座位上,她们似乎去做一些演出结束后的工作了,还没有离开。
我在自己座位上找到包后又回到停车场,但是停车场没有灯,很黑,看不到人脸。我喊了几声a的名字,没有人答应。左看右看发现一个台子上坐着个人,我走过去,正是a。我想到a没有回应我可能是怕有饭听到了跟过来,搞一个大新闻。
a告诉我车出了问题,据说有anti知道他在这里,趁a不在把车的排气管堵死了w a很沮丧,我正在想怎么安慰a并且怎么回去。

假人·爱抖露10

在一个人很多的西式古镇街道上,有很多镇民在活动着
但是这些镇民分为两个不同的“种类”,其中一种不能被另一种看到(但是可以看到另一种人),他们似乎生活在平行的异空间。
我作为可以被两边都看到的“调查员”,来到镇上调查隐形人的情况,似乎有四五户是隐形人,我敲门进入其中一户,一个老头给我开门。
我似乎是隐形人出身的,因此与镇上的几户隐形人都很熟悉,有些是亲戚有些是老邻居。
进入隐形人的空间的时候,西式古镇变成胡同了,隐形人平时看到的和居住的都是胡同的样子。
我调查了几户之后,回到了在我家院子。然后准备出门,在门口站着爱抖露R,似乎是隐形人之一,属于老邻居?我走出院门跟他打了亲密的招呼,他走进了我家院子,然后我继续向前走了。

爱抖露9

在一个比较拥挤的场地里(类似多居室的单元房),正在举行流行乐广播直播。请来了许多唱歌的歌手和爱抖露组合,类似FNS广播版。自家爱抖露和组合也在其中,在一个居室门口就坐后场,但不是全部人,而是只有其中六个。
似乎设定中我是自家爱豆的亲属关系,在关系者房间等候。关系者房间在单元房最里面,走过去时路过所有工作人员和自家爱豆,六个人两两一组坐成三排,R在第一排。
我路过的时候揉了一下R头发作为打招呼,然后到最里面房间。拿到了节目单,一张A4纸,印的很满,节目时间很长。其中R大概在不同时段有三个表演和采访,与旁边其他关系者闲聊,我说“时间太长了,我一定不会从头听到尾的,之后R问起来他们的表演我一定什么也记不住ww”

哆啦a梦

大雄从哆啦a梦那里得到了很厉害的机器人,小夫也想要,于是就缠着哆啦a梦又拿了一个
但是机器人程序有缺陷,由于小夫玩腻了,放在一边不管,突然就自爆了。
我是摄像机视角。
爆炸的时候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一个火球,然后迅速扩散,一切淹没在火焰中。哆啦a梦的五个人都戴着竹蜻蜓在天上飞着,瞬间被火海吞没消失了。
据说这个机器人也是地球的终结。

哆啦a梦的五人通过时光机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地球毁灭的结局。
二周目、三周目、四周目都没有变化。即使小夫对机器人进行了训练,它也会在固定时间点自爆。小夫后来从一开始就不要机器人,但它会通过其他途径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众人生活中,然后自爆。
于是大家死了一次又一次,陷入无限轮回

lost city

世上一切都被蓝色的海淹没了,人类被拘束在几个范围很窄的城市里。
海里有很大的鲸鱼,出没的时候会掀起海啸般遮天蔽日的巨浪。
我从一个城市的入口进去,似乎被鲸鱼追赶着,中间被海浪吞没了几次,好歹没有送了命。
城市入口只有两三个类似边境警察的人,他们检查了我的证件,决定放行。
我逃进城市,鲸鱼扑了出来,又掀起了一轮巨浪,但是城市配有“鲸鱼处理装置”。把鲸鱼吸进去后瞬间转变成能源。
据说鲸鱼带有神奇的能量,鲸鱼被城市中枢的一个类似炼钢炉(或打碎机)的机器融化之后,成了一股暖风,被大型鼓风机释放到城市里,所过之处一秒进入春天,所有树木发芽,开花。
然而鼓风机的能量有限,暖风不能吹到城市的每个角落,距离城中心更远的地方没有暖风,也就没有春天。
所以越是远离城中心的地方生活质量越差,最远处就是贫民窟。

城市的构造,是 大海-城门+城墙-城中心(鲸鱼处理装置-鼓风机)-富豪区-平民区-贫民窟。这样的外扩式格局。形状如→【O  )))))每一层由半圆形的高楼组成,楼里包括居住区、学校、商场等所有生活必须内容。楼与楼之间是绿化带和地铁车站,每两层之高楼中间设一个车站。

我进城之后,先到了富豪区,正赶上暖风吹送,富豪区正在过春天。但是我没有钱在这里安家,于是又坐地铁到了两三个地铁站之后的区域,类似市民和贫民窟的中间地带,楼里既有普通人,也有一些流浪汉和灰色职业的人,高楼也不如富豪区那么光鲜。我打算在这里找个工作,先安定下来。

就醒了。

爱抖露8

在一个废弃的厂房(住宅楼?)走廊里和爱抖露聊天
内容很具体,涉及柴米油盐和他工作的细节,过程中我有很多次觉得“原来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恍然大悟。

然而醒来之后完全不记得说了什么。。。

爱抖露7

R来学校给大家表演唱歌(?,但是并不跳舞(?
所有人都坐在教室里面,这时候R进来了,穿阿迪的运动上衣+五分运动裤,都黑色,侧面带三个竖条纹,运动裤下面有个紧身运动长筒袜(?)打底,也是黑色,然后运动鞋。看上去是平时踢足球的装扮。
R在教室转了一圈,来看表演(或者是相关人员)还在“课间休息”状态,R站在讲台附近也无事可做,于是甩到我桌上两本书(我在教室第三列第一个座位),说让大家从里面挑歌来唱。
由于没人注意到R的动作,我把书打开翻了一下,发现里面都是五线谱的各种流行歌曲,其中一本还特别厚,我很奇怪为什么不唱R自己的歌。。。

我问R:Y桑是不是表演之前需要先练习一下?(日语)
R表示需要,于是我带R去找一个音乐教室。
教学楼是我们高中的楼。但我所知道的二层最尽头的音乐教室已经废弃了。我和R走到那里发现门锁了,从外面看去,里面是横七竖八的椅子。
我再带R去找新的教室。过程中还拉了一下R的手。
现音乐教室正有人上课。定睛一看老师长得和国内笑星句号一样,一边指导大家一边搞怪(?)我跟R正要离开的时候,下课了,大部分学生散了,有几个留下问句号问题。
教室和走廊之间是大玻璃窗,几个女学生走出教室后凑在窗边,向句号比爱心,句号在讲台一面回答问题,一面也向女生们抛爱心。
我对R说,这个老师这么像谐星,没想到这么受欢迎?
R没有回答。

在等教室的空挡,跟R聊起衣服。R说平时经常穿成这样。我说在这边这样穿很扎眼w

自助餐

想吃肉。特别是烤肉排。
走在自助餐楼层找了很久,肉排基本没有了,还在等下一波。只有炸鸡块,但是又不是很想吃炸的东西。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架子有烤肉排,但是没有盘子了,于是我又到处去找盘子。
走过一个面包架子才找到了盘子。突然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很久不见,非要拉着我说话。
我记得她是班上唯一一个学医的,想着搞好关系,陪她聊了一会儿
没吃到肉排。
醒了。

爱抖露6

1. 34的演唱会,买了外场票(外场480内场500+)。结果去了会场一看,外场跟内场之间是墙+大玻璃窗隔开的ww 像是录音室似的设计。但是玻璃窗里面拉上了帘子,只留了一个人脸宽度,根本看不到内场情况,演出中偶尔有人过来带动气氛。 于是跟内场的人换票了……

2. 跟R在教学楼里面找教室和座位。很混乱,似乎班主任老师调走了/换办公室了,大家需要重新排位子。一天晚上,进了教室之后发现原先的位置被人占了,于是R去跟同学(看脸一个是我的初中男同学,一个女生不认识)说让他们挪一挪地方,但是我觉得R去求人的样子很土(?)于是就先离开了教室,过了一会儿又回来坐下……?

more »谁在关注 nirak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