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月份:不详 鬼怪

2017年 月份:不详
今天来说一个大约17年做的噩梦吧
梦的开端是我和几个朋友去找什么人,开着越野车,马路的两边不是繁华的街景,而是泛着黄的杂草
车开了很久,前面却出现了断头路,往前开是黄土地,没有路了。印象里好像又拐进了一条小道,我们停在一户人家门前。这栋房子孤零零的屹立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我们手里握着枪,推开沉重漆黑的大门。院子里拴着几条狼狗,冲我们狂吠。
这时候门开了,在我潜意识里,我找到那个人就在屋子里,她推门出来了。可是不对!开门出来的的确是个人!与其说开门出来不如说门开了,她在里面掉出来了。
门的里面居然是满满的水泥墙,那个女人被夹成了薄片,在水泥墙和房门之间掉了下来。只见那女人过着小脚,头上带着清朝的旗头,穿着绿色的清朝旗装。
我们端起了抢对准门,准备一旦发现异动随时射击。
这时从窗户里爬出来很多清朝女尸,长指甲满嘴的血,好像刚吃完人,它们像壁虎一样攀在墙上,紧接着又向我们扑来。准备饱餐一顿。
我们只能一边射击一边退出院子,当我们退出院子它们居然没有跟来。是出不来吗?
后来啊,我们回到了家里,谁都没将此事说出去。
自此梦就醒了
后记:为什么这个梦让我记得如此久呢,还记得有一次我们驱车回家,正是下班高峰期,傍晚八点左右,我们开车走了小路,我望向窗外,突然一栋房子映入眼帘,这...这不就是我梦里那栋房子吗,很多时候,我做的梦都会出现在现实生活里。
我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呢......

奇奇怪怪的废土世界?

我梦见人类的生育权“被剥夺”,世界上出现了一种巨大的怪物,像狗又像丧尸。我和一群小伙伴带了一个母体,去一个科研所拿最后的几个针剂(里面有类似受精卵?)想要延续人类。但是在这个世界,一旦这种东西出现,周围会吸引来很多穿着衣服的狗,他们像卫兵一样会杀掉接触过这些东西的人类。梦里,我们从科研所找到了最后三支,并且带着母体去了一个废弃工厂准备注射。但是这时候被发现了,我从窗口那里看到很远的地方那头巨型怪物正在往我们这边来,越来越近,那种压迫感非常强。我们只能立马给母体进行注射,剩余两针在我身上由我带它们潜逃出去。半路上还遇到了一只穿雨衣的柯基拦住,我还跟它打了起来。

然后,梦醒了……

“怪物”生化危机?

有一个人 他好像研究了一种生物 然后就是一个怪物 要攻击全人类 然后他在做实验 结果我看到了这一切 那些人都被怪兽吃了 很恶心的怪兽 然后我看了就很无力 好像以后我就会被这些怪兽吃掉 然后我躲在一间破烂的小草帽屋内 我还以为 是天黑这些怪物就会被放出来 然后我拿起边上的钓鱼竿 往我身前的小悬崖抛下去 下面是一滩河水 我抛下去假装在钓鱼 结果这时候来了一个妈妈抱着孩子穿的也很破烂 他们看我一个人 就跟我一起躲在小草帽屋 然后我拉起鱼竿 发现是一张巨大的鱼皮然后到了晚上 我们躲进小草屋那个做实验的人是一个资本家 他家有两个儿子 刚好路过 居然没有放怪物出来 仿佛看不见我们 然后我以为是那位妈妈的神力 但后来还是被发现了 二儿子叫我们去屋里 但原来这间屋子 怪物不会来 然后我们就看见隔壁屋子在实行残忍的事情 透过落地窗剪影看见那些怪物的样子 和人们的样子 然后突然有一扇门打开了 有一个怪物身穿白色防护服进来 二儿子告诉我们 这是工作人员 不用害怕 但我们吓得不敢呼吸 然后他告诉我们 放这个实验通过 他要向全世界每人索要1500万 才会平安 我在想 我要去哪里找这么多钱 现在的世界还是太平的 我一出门看见一个在开电动锁的女孩子 我告诉她 快回家筹备1500万 在不久的将来 会有一场大灾难 这个坏人要得到1500万 才能够保平安 然后她骑着电瓶车走了

梦里没啥感觉,醒来发现有点克

一行人在荒山里迷了路,不巧的是深夜又下起了大雨,雨幕中找到了一座老旧的房子,进去之后发现居然是一座法院,而且还有几位行色匆匆的戴着白色假发的法官正在工作。
有一位年轻的女性法官注意到了我们,同意暂时收留我们,但是为了这里的安全,需要先在审讯室了解我们的来历,第一位被选中的是子宇,长发及腰,但平时比较高冷,其他人则在一侧的小房间等候,我坐在硬硬的木椅子上玩着手机,直到手机快没电了,我发现有些不对劲,站起来一边找插座打算充电,一边问其他人“子宇她进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大家开始有些不安,外面似乎太安静了,原本三三两两的脚步声也消失了,我去推了推连接隔壁审讯室的小门,打开后发现只有子宇一个人,表情有些木木的,我推了推她,她似乎才回过神,告诉我们刚才的女法官突然说有事就把她一个人留下了。我们又打开了审讯室的门,发现外面破旧不堪,没有一点人气。
我们面面相觑,对发生的这一切感到不解和一丝丝恐惧,在审讯室中商量着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但因为外面的瓢泼大雨,我们除了留在这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雨声中,大家都开始昏昏欲睡,渐渐地我发现在雨声中有一些违和感,似乎是……海浪声?我睁开眼睛,发现整个房间呈现荧光蓝,仿佛身处海底,墙上波光粼粼,透过墙的远处我看到一个细长的黑影,它逐渐变大,这才发现是一个人影,但它又不是人,皮肤是有些黏糊糊的蓝绿色,在嘴的地方有许多小触角(可参考成龙历险记中的月之恶魔咒蓝)脑海中浮现一个声音,问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之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回到了我的外婆家,非常安静,没有一个人,我逐个房间看过去,最后在小房间里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很明显是个陌生人,他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我不禁倒吸一口气,光光的脑袋上镶嵌了凹凸不平的石头,土色皮肤裂纹处发着光,似乎有岩浆在下面涌动(可参考FF14的泰坦)我想到每次遇到非人类总会打乱我的生活,怒从胆边生,质问祂在这里做什么,祂似笑非笑,没有回答我,我被祂的不屑给激怒,冲向祂的同时顺手拿起了桌上的耳机线,绕住祂的脖子后用膝盖把祂顶在沙发上,正当我双手用力时,我感到一阵剧痛,我只要一用力,左手就会反向折断,先是手腕,后来是手肘,我痛到大喊。身下的祂看我狼狈的样子,发出嗤笑,像是确认我不再能伤害到祂,我忍住疼痛,用单手勒紧了耳机线,最后杀了祂,只是最后也没有换回我原来的生活……

做梦记录2021.1.31

梦的开始和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非常平淡和无趣。

好像是有位护士突然身体抱恙的缘故,我妈妈喊我去参加她医院联欢会的排练顶替某个位置。谁知我屁颠屁颠赶过去一到那里就傻眼了,这个节目的演员都是美美的高鼻深目的小姐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医院能有宛如天仙的白人姑娘)……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丢脸,我只能努力一点一点跟着老师的动作,强装自信地假装每个舞步都胸有成竹。

我的舞伴也很尽力配合我。明明他是最能看出其实我很笨拙的人,但还是很耐心地拉着我的手熟悉每个动作,排练结束后还陪我慢慢练习。

整个舞室和姑娘们的裙子都是白色的。阳光也是白色的,穿过玻璃窗和乳白色窗纱,在木地板上在姑娘们细长的脖颈和腰肢上发光、流动。舞伴牵着我的手转身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了齿轮转动的声音。

听说这几天有一种极少盛开的花正是绽放的花期。院子里,不少姑娘已经叽叽喳喳地围绕在树边,有的已经爬上树干寻找花朵聚集的地方。花盛开的地方有点高,我请我的舞伴帮忙举一下我。他笑着轻而易举地就把我托了起来,可是接着他把我整个人推上树去了。我惊恐地抓着树枝往下看,他只是笑着挥手示意我再往上爬。姑娘们的笑声围绕着树干,想着刚才看到像精灵一样在树间穿梭的白人少女,我只好鼓起勇气实则内心战战兢兢地伸手往上爬。谁知刚爬两下,便惊奇地发现迎面花团锦簇,花瓣四下散落。我在姑娘们的惊呼声中怀抱着花瓣跃下大树。

我们俩回到白色的宿舍楼,正有说有笑地经过二楼洗手间门口时,就好像有个人在我脑子里敲响了一口钟,我惊觉这卫生间有什么不对……余光里好像看到有个诡异的东西在里面。但是我决定不去仔细看,强装若无其事地忽略过去了。

慢慢地过了一段时间(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宿舍楼和院子里的生活都很平静,院子里的草丛日益茂盛,大树上的花也慢慢凋谢了。

没过几天,有人被发现在二楼洗手间里自杀身亡,我决定保持沉默,也偶尔发现舞伴有时候会独自若有所思地发呆。白色宿舍楼边的草长成了厚厚的一层,踩在草坪上跑步软绵绵的,一不留神就会摔倒。

白色的阳光好像永远那么炽烈而刺眼。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我和舞伴边叽叽喳喳说话边小跑着上楼,发现二楼又被警察和窃窃私语的路人围了起来。大家都在向洗手间张望。似乎在已经打开的门后面,有一个灰色腐烂的尸体被绑在墙上……

我们都沉默了。寂静的几秒钟过后,舞伴问警察可不可以进去洗个手。警察竟然点头同意了(???就算是在梦里的我也有些震惊)。舞伴慢慢地进去打开水,我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在死死地盯着镜子看——然后他如同慢动作般向后转身,眼睛瞪着那个我看不清楚的尸体。我在人群外穿过人们的肩膀看着他,而他脸上恐怖万分的表情仿佛凝固住了。

接着我能反应过来的下一个瞬间他已经冲出来拉着我往楼上跑。我全身麻木已经无法思考,楞楞地任凭他拽着我,但同时能听到一个未知的人形正在疾速穿过我们下面的楼梯,飞快地向上狂奔。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形就是被绑在墙上的腐烂化脓的死物……等我们冲到顶楼楼梯口,灰色的身影从我们身后一跃而起,跳在了面前的楼梯平台上。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这个扭曲的流淌着粘稠液体的人形,舞伴推了我一把大吼了一声快跑。我想也没想就冲出楼梯间,然后死死地把门锁上了。我头抵着门跪在地上,脑子很晕,很重,有一个疯狂的东西在头颅里乱撞,在歇斯底里狂笑在抓挠我的天灵盖。我听见门后面的惨叫和人的肉体被撕裂的声音,一边听一边闭眼,一边倒数……很多个拼图在眼前拼了起来,我才想起我为什么会出现这里……

门后的动静终于消失之后,我爬上门上方的窗户往楼梯间里看,灰色的扭曲的人形踩在血泥里,也在笑着看着我。我忍不住咧开嘴也笑了……我身上的皮肤像纸片一样从胸前开裂,露出叮叮当当的齿轮和转轴。真是太好笑了……怎么会这么好笑,这些皮肤像燃烧的纸片卷曲起来的样子?

灰色的人形问我,

“你早就知道的,是不是?”

我跃下窗户往远处走开,突然想起花开的那天我从大树上跳下来,他张开双手在树下接住我,还有练舞的那天下午我把手举过头顶转身时听到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你早就知道的,你其实一开始就有预感。”

原来是这样……怪物是我,我才是那个潮湿发臭的角落里的始作俑者。所有原因都一点一点地被记起来。怎么我没有早点发现呢,为什么我现在才想起来……

我加快脚步,越跑越快,越跑我的头颅越快要爆炸。我往前跑,我狂奔到走廊尽头的窗户一跃而下摔到白色宿舍楼旁边的草丛里。白色的阳光还是那么刺眼草丛依旧很柔软,我翻滚了几下张开双臂仰面朝天,恍恍惚惚地感觉有天我也这么摔在草丛上躺着放声大笑,他在不远处插着腰看我,面容已经模糊。

2021-1-14

梦到自己在休假,在一个超市里,然后遇到一个男同事,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其实现实中没有这个人),说想要和我吃饭,我说好。吃饭的时候他说想和我谈恋爱,我就同意了,但是当时除了比较喜欢他身高,对他没有什么感觉,两个人相处得也很拘谨。吃完饭,餐馆给了小礼物,总共有四个,全部给我了。
之后我们就在公司了,公司里有一个部门是处理怪物的卵的,我和这个男同事就在这个部门,处理之后的怪物可以为人类利用,一些高智商的甚至作为员工在工作,我们两个人一起工作了一天,发现两个人还挺合拍,还说通过工作更了解了对方,感情也进一步发展了,于是正式确立了关系。
再往后就记不太清了,大概有我父母觉得他太高而我太矮的情节。但是一米八几不是挺好的吗(╯‵□′)╯︵┻━┻

2018-5-6

又梦到地球爆炸啦,炸完之后地球变成了月牙形,但是人没有立刻死掉,而是因为没有电力供应,不能生产,食物一时供不应求,慢慢的饿死了很多。然后爆炸之后好几年,人类准备利用飞船逃离地球,但是因为地球炸成了月牙形,引力变了咋咋的,很多次没能成功。后来在一次发射火箭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型怪物,一个肉团能区分出四肢,把发射塔拆了,抓人就吃,人类把它叫做爱丽丝宝宝。后来发现是因为地球爆炸,炸出了异空间,爱丽丝宝宝就是从里面爬出来的,总之人类永远逃离不了。

2019-12-30

做梦梦到一个男人在讲故事,周围坐了一堆人。故事背景是未来的世界,所有家庭都住在房车里或者说是可移动的房子,主角是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和他的妹妹。为什么房子都要会移动呢,因为到晚上的时候会有吃人的怪物出现,这种怪物会被光热吸引,如果被怪物发现可以带着房子一起逃。
后来是兄妹二人遇到了另一个家庭,这家是一家四口和一个女仆,在他们的帮助下兄妹二人逃过了一次怪物追赶,两家就做起了邻居。后来妹妹在一个洞里发现了蓝色的光,进去看到有一条蛇,但那个时候已经没有蛇这个物种了,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带了回去,结果女仆搞死了蛇,妹妹还发现女仆的房间里全是蛇的标本。她和哥哥说了这件事,两人觉得很奇怪,想再去那个洞里看看,结果妹妹被女仆吃掉了,其实女仆就是一个怪物,蛇可能是她的克星,她以为妹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就吃掉了她。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这件事,小男孩以为自己的妹妹只是失踪了,后来他搭上了火车离开了这里。
然后又转到讲故事的人,他手里拿的是一本绘本,画面上就是小男孩在火车上往回看。
接着就是我,听完故事回到房车,嗯,梦里我爸买了一辆房车,带着全家出去玩。

2020年11月5日 新世纪的诞生

咦,好像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呼啸而过的风,窗子摇摇欲坠。“快看,那是什么”一团黑雾不停地撞击窗口,是怪物!怪物要冲进来了!快跑!跑?跑去哪?
突然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你可以试着.....”试着什么?精神力瞬间爆发,一层薄薄的屏障开始笼罩着屋子。可仅凭我一个人,屏障结成的速度并不快,仍挡不住怪物的猛击。逐渐掌握精神力控制的技巧,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变强了,屏障结成了!但仍有几个口子不停地被破坏,勉强争取到一些时间,大家渐渐平静下来。看着被浓雾笼罩的外面,恍惚发现四周发生了变化:被水泥金属制成的屋顶,门与窗的位置都由玻璃替代,屋内一片狼藉。大家开始收拾屋内,“那边有一扇门,好像不是通往外边”去看看,小心打开门,入眼的是一个敞亮干净的房间,原来这屋子另有玄机,难怪刚刚屏障结成这么慢。
大家进入到这个房间,一盏盏暖黄的灯挂在墙上,房间里有张张软和的床。忽略外边的呼啸,先休息一会吧。
日子一天天得好起来,房间的不同划分也使大家区分开来。最前面的房间是最优秀的超能力者,他们每天都在研究分析制造更好的未来;中间两个房间,一个是能力区、一个是普通区分别容纳不同人的生活;最后一个房间则是那个诞生新世界的地方,那里仍然有些未修复的破洞,是大家外出任务的出口,外出回来在此房间兑换生活必需品。

2020年12月9日 怪物回来了

人总是会变的。
正在努力筑墙的我感觉愈发难以发力了,我的能力好像在流失,怎么办?“你怎么还在搞这,又没有怪物,还不如学学AA”“她这样怎么可能和AA比”“你说的对哈哈哈哈”对话从身后传来,十几个勾肩搭背的年轻人,他们的身后满满贴着选秀比赛的海报,上面正是AA站在C位。大家怎么都变成这样了?
跟着人群走进大楼,看见远处一群人为舞台上的AA疯狂呐喊,恍惚间看见曾经的画面,当时刚刚有能力的我也是如此备受欢迎。后来日子变好了,怪物也消失了,大家就懈怠了。我不甘心,既然大家都变了,那就让我来给大家提个醒。手指一动,一股陌生的力量回来了,嗯?好像有点不一样。前面的男人突然整个身子180度折过来,双眼充白,怪物!怎么可能!低头看了看双手,是我?呵,可笑。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迅速逃离,身后是混乱的怪物嘶吼和人群尖叫。满脸惊慌冲出大楼,对着楼外的人员说道:“快跑,怪物,怪物回来了”
人们四处逃穿,和幸存者撑着车离开庇护地,远远看着那些未修筑完成的围墙在混乱中屹立不倒......

2019年3月9日&10日

2019年3月9日
自己身处于一个建筑内,不知为何,就是认为这是一栋门窗封闭的高层楼房。无处可逃。这栋建筑里有一直让人恐惧的白色怪物。当自己在建筑里随便走时,它可能会突然出现在和你同一个房间或同一条走廊,当你意识到它出现的时候,你的大脑还来不及发出指令,下一个瞬间它就瞬移到你的身边,将你吞噬。自己的视野就一片黑,失去了意识。五分钟后,我又在这栋建筑里醒来。
在野外的萝卜田地耕种。
一位助理请身为大小姐的我上一辆马车,要将我顺带回去。

2019年3月10日
家里的黑色猫迷因我的疏忽很久没被照顾饮食。(现实里我没有养猫)兄弟姐妹几个两人分饮一瓶可乐,处于某种略让人焦躁的原因,必须在母亲回家前喝完。(大概是这个行为是母亲不允许的)

20140919被强行输液变异成了触手怪物

好像做了很多个梦,先捡记得清楚的重点的记下来。
貌似是在立交桥下找人,类似西直门立交桥那样可怕的桥下面找了好几圈,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妹子是同一个高中隔壁班的回族姑娘(我记得她爸爸是阿訇来着),然后我俩一路聊社会实践(大学)的事一边往回走。然后回到高中时候的教室,特别整齐,虽然书花花绿绿的种类不同(比如黄皮的五三紫皮的五三etc.),但是每个人桌子上的书摆放位置都是一样的,旁边的人跟我说为了应付检查卫生值日生把所有人的桌子都重新整理了一遍。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因为自己桌子巨乱无比就赶紧跑去看自己桌子了,果然超~整洁啊。
之后不知为何再有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在医院了,旁边病床躺着一个输液的小正太,长得很可爱。中间不记得发生什么了,然后就是小正太输液的管子出现异动,护士姐姐跑过来查看情况想要帮他调好的时候管子炸裂了,里面红色的液体溅出来变成绿色的。小正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缺了条触手的触手怪站在旁边狂笑,缺的那条触手还留在床上输液,然后好像进化完全了一样飞到触手怪身上。然后我又不记得了…
再有意识的时候就是,我发现自己也成了触手怪,但是不能控制什么时候是触手形态什么时候是人形,在妈妈面前不小心露出触手还发着荧光绿色的光,然后特别忧伤的问妈妈:妈妈你是不是也是触手…

= 。 = 各种乱入

放学了。
和某基友回家?
半路上。
基友的笔记本突然从手上掉了下来。

基友说:这本子的质量还是很不错的。
我说:你怎么没带包啊。

然后我发现我们都愚蠢的没带包!!!
于是

我说:我要回学校拿包去了,你回去不。
基友说:不了,就这样吧。

然后我就一个人回学校了。
在路上神奇的发现了一台没有电池的电脑(囧,这神展开)
突然想到某妹子没电脑。
然后联系上了她。
她居然还没回去~
然后我在学校里找到了她,并把那电脑给了她。

妹子收到非常高兴邀我去某个神奇的地方。。(这神展开又开始了)
阳台边
妹子不雅的爬到阳台外指着某条梯子(囧。为什么是梯子。这奇葩的货)
说道:这里爬上去是一个累死歌厅的场所(囧。这神马跟神马)爬下去是打怪升级的地方(具体叫啥我忘了。就是类似的地方。)!

她自说自话的下去了。

无奈,我也只能跟着下去(总不能看妹子被怪兽欺负吧)

之后。。。。

我就醒了。。

你妹!!!!!

白日梦-111012.05

关于半章物语的梦境



我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小城镇里,两层楼的木质小楼房。城镇离城市还有很远的距离。梦里面我要去剧场看表演,但是父母似乎反对,于是我夜里偷偷的从房里溜出来,骑上马往城市赶。

虽然说是马,可明显不是那种普通的马,而是更接近于幻想的奇妙生物。大致有着马的外形,但是却有更长的毛和更快的移动速度……又有点像长毛的犬科生物。


离开小镇后我就一直用着全速飞奔着,因为夜晚除了城市城镇以外的荒地山间都充满了各种怪兽。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更快的移动工具避开它们。

不过看着各种各样异型的怪物追在身后真的令我汗毛都立起来了……还好,小白(我的“马”)非常聪明,躲避那些怪物扔过来的东西(长矛、大型的餐叉、不知名的投掷武器)的时候那种飘逸的步伐简直让我感动得流泪TAT……


然后我终于和小白来到了城镇,当时天刚亮吧,还有点雾气……一切都显得有点模模糊糊的。小白进城之后就变小了,像一条大型犬那样跟在我身后。
来到剧场却发现剧场不见了……虽然楼还在那里,但是里面已经空了,以前的装潢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我记得门牌号,完全会把这栋楼当废楼给忽略过去。


想不通为什么完全没有预兆的消失了,于是我打算进楼去看一下。
进去才发现里面连瓷砖都被撬了,完全就像是要拆迁的清水楼的样子。上到三楼之后突然发现走廊尽头有一间屋子从没关好的门缝里面透出了橘黄色的光。

从门缝里窥看,发想有两个人在那里商量着什么。

“啊……是啊不如把【】给他们吧。”

“不行,连【】都处理不了怎么能把【】交给他们。”

“世界会被改变的,只要有我们。”


穿着白色西装的一个青年和穿着普通学生装的少年,无论是谁我都不认识。明明听清了“【】”的内容,可是无法理解。因为无法理解就不明白他们说话的中心是什么。但是我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对话的危险。

想着“快点离开吧,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却被发现了。


和小白全速逃离了那栋楼但是却被某个组织盯上了……QAQ
然后就是悲剧逃亡生涯的开始。


没想到啊Fin.+代码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