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的由来与梦境的五个碎片

话说在前头,大家可以称呼我为唐九、糖酒、唐泫鹤…都行。

交往的朋友里偶然会问起:为什么管自己叫唐九呢?且不说这是个很容易跟人撞的昵称,我本人也不姓唐。我就只好重复一遍又一遍提起那个梦,说来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梦境的开头,我就手捧着一盒小西红柿走在铺满石砖的道路上。路两旁林立着漂亮的别墅,我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忽的前方便碰见了奶奶和她的一群老姐妹们,稍作寒暄(忘了当时是不是讲了什么了)后我一回头,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在某别墅的二楼了。

这二楼设置得很奇妙,回廊高高的架起来,镂空于一层的楼顶。我当时便是坐在回廊边,侧目下去就可以清晰地看见一楼的动静。回过头,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我竟是坐在一张餐桌边上,而在我的对面坐着的,居然是一个长得极端像人的人皮娃娃。我素来对与人类很相像的布偶、娃娃、模特等物件都存在着极大的恐惧心理,而当时的我就这么呆滞地看着那个人皮娃娃坐在我对面一口一口吃着我那刚拿着的小西红柿。

突然楼下的骚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移开视线看向一楼,发现是两男一女共三个小孩在那里玩耍。此时一楼的正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浴缸,浴缸中一个女人的尸体泡在漫溢而出的血水中,三个小孩嬉笑着就要过去看。这时却从一楼的入口处出现了一个扛着斧头的牛头人。就在我不明觉厉的时候,那三个小孩就猛地抬头指向我,大声说:那个人就是唐九!(每次回忆到这里都觉得好好笑XD)

毫无疑问我被锁定了。被锁定也就算了,我居然瞬移到了一楼去,那牛头人离我不过几步之遥,拿下肩上的斧头就要朝我砍过来。慌乱中我急忙奔向入口,却又突然瞬移到了别墅之外,只差一道门我就能逃出生天。可偏偏这门是感应门,就在我出去后想把门快点关上的时候,它就慢吞吞地合上(还是怎么也拉不动的那种)。当时的情景感觉和恐怖片的手法有得一拼:牛头人步步紧逼,门仍然慢慢悠悠地合上,就在牛头人即将奔门而出的时候,门这才关上了。(好可恶啊!)

至此,我的这个梦境的第一个片段,就这么结束了。

第二个碎片,是有关自行车的,比较简短,我便一笔带过好了!梦境的背景建立在我家门口,我家门口往前是有一个蛮陡的下坡的,下坡终点就是一条深深的水沟。内容很简单,我骑着自行车,从坡上滑了下去,没刹住车,人就掉沟里了……(笑死XD)

嗯…第三个碎片和第四个碎片的顺序,因为时间过去太久,我经常会记混掉,不过也不影响我说就是啦。一幕是洗澡的画面,没什么好说的,就来说说另一幕。这一幕的背景依旧是我家门口,我和我的妹妹在一场很可怕的雷暴之中玩耍。这场雷暴几乎有些科幻了,因为我居然见到空气中漂浮着雷电光球那样的东西……后面不知怎的我就和妹妹一起追着那雷电球跑了,还没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第五个碎片便到来了。

这最后一层梦,显得倒是有些诡异了起来。

大概是凌晨五点的样子,天灰蒙蒙的,太阳都还没完全升起,我居然就要去上学了。我背着书包穿过一道铁门,突然碰见了一个黑衣服的人。(是这样的,我总记得应该是我把谁从这个黑衣人手中救出才惹火上身,但苦于想不起来细节,就暂且认为是我事后脑补的吧。)

——总之,这个黑衣女人就突然来抢我的书包。那我哪能给她抢走啊!我这暴脾气居然就把包给抢回来了。抢回来后那黑衣女也不生气,就站在那里怪笑:“一切都是撒旦的安排。”(没错,我把这句话记得特别清楚)想不明白的我只觉得她是个神经病,耽误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要继续去上学。路过一家嵌在墙壁里的小摊(?)时,我正打算买点饮料带去学校喝,结果没料到那个黑衣女又出现了。这次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个衣服(忘了什么颜色了反正不是黑的),突然就出现在我身边要了和我一样的东西,还叫我帮她付钱(……)。也不知道梦里的那个我是不是很无语,居然都没说话,还真的帮她付了钱。付完钱后,她又补上一句:“相信我,你会得到回报的。”(大概是这个意思,没有上一句话记得那么清楚orz)

梦到这里是不是结束,我就不知道了。后面的梦境对我来说像是一团雾,怎么都看不见。而至于这五个片段在经历了这么多年后我还能记得,很多归功于爱问我昵称由来的朋友,也有小部分源于那时偶尔记录梦境的我。(不过我刚去翻看了一下当时的笔记,是15年6月19日,但写的却是“上次的梦”这样的字,看来是没法找回确切时间了。)

说实话,我做的梦几乎就没正常过,但像这样的五层梦境实在是头一次,也是我至今为止唯一一次。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梦境呢…我还是蛮期待的啦。XD(我废话好多对不起555)

伊顿庄园的新娘

梦中的我刚从梦中醒来,第一反应就是——手臂上绑着的烫伤绷带散了,伤口恶化,水泡又冒了出来,好痒。
在这个宫廷风的房间里,壁纸是格纹包含着英式碎花的样式,公主床的全部都是白色的,但是满地都是散落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我套上束腰后就有人来陪我换衣服了。
然后我开始想起,今天是与伊顿庄园的大儿子订婚仪式的第二日,昨天的日程表上有几项本该完成的仪式没有顺利进行,而且对我与庄园主的公子哥能否顺利完婚有决定影响(类似于验证是否为处女身的ceremony)。庄园的仆人上上下下忙作一团,城堡的门口是安顿庄园的管家,声称新娘已经心有所属,并且已与他的主人有过一些往事(意指性关系)。
但是我根本没见过那个庄园的人啊!至少梦中毫无印象。
我下楼,看到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已经两情相悦的伊顿庄园的大公子脸色很是难看。但是没说上话就醒了。



PS:现实中我左手被熨斗烫伤,伤口正在慢慢好转,也很痒!
本人刚刚开始工作,自认还算独立,经济初步独立,现实略厌男,绝不为所谓幸福婚姻、爱情妥协个人事业。
睡觉前夜看了《低俗小说》,不能说没有联系,只能说毫无关系。
KRB

【虚幻100%】【清醒梦】21.01.22 梦的自洽

我是一个普通的职员,工作的地方走出来很大,有点像一个大型的办公园区或者商业区。我跟着一群人往外走顺着一个很大的楼梯往下,听到吵闹声,看到边上有一个搭着遮光板的回廊,透明的遮光板下面可以看到有很多大鹅,吵闹声正是这些家伙。
人群走过去,不知道是谁把回廊下面困着它们的东西放开了,一群鹅就一边叫着一边往外面冲,白白的一大群。等它们散开了才看到跟着鹅群一起出来的还有几只狼。其中有一只特别大,几乎全身雪白只有围脖的末梢有一层浅浅的黑毛,周围的人把它围起来,他紧张地在中间踱步,我离他很远,在他转身的时候瞥到他脸上有红色的纹饰。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好美。
我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去避难还是靠近,犹豫了一会,还是跟着人群往就近的建筑里挤。大家好像很害怕,锁了一道门犹觉得不够,一点一点往里面冲。然而狭小的房间挤不下那么多的人,外面的人还在使劲敲门,我犹豫了很久,还是说,让我出去给你们腾点地吧。
我出去了,我想再看看他,看看他是什么样的。我恍惚知道了这是我的梦,我开始操纵着自己往外飞,去找那只狼。但是我没有找到他。
我回了“家”,里面有奇怪的机器人在改造房子。我看到有个人走出来,面容熟悉又陌生,我知道,那是我自己。
“我”对我说:“都是因为你,因为你醒了发现了这是梦,所以梦需要另一个你,才把我造出来了!都是因为你!本来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存在的,你为什么要醒!我为什么要被造出来,都是因为你!”
我哭着跟她解释,我只是想多看看那只狼,他好美,我好想再看看他
我好想,再看看他

娃娃报仇

梦里的我大概13,4岁,制作娃娃或者其他手工作品大概是在七岁到10岁之间,秩序中立,情绪一般都是特别稳定 波动相当少的,小小年纪的思想家,有点精神分裂的感觉(只是感觉,我做着一件事,内心会痛苦批判自己,但是实际举动不会有什么犹豫的)
当我被小时候亲手制作亲手毁坏的娃娃找上门复仇了,初期就是各种逃跑,娃娃阴魂不散。
因为娃娃只剩下一个特别精致的头,脖子以下是铁丝串联。吓得我一直逃跑。 跑不动了的时候,我听娃娃絮絮叨叨讲他恨我啊之类的。突然意识到,娃娃不恨我肢解他的身体, 他还是爱我,但是怨我丢掉了他。

然后情节就反转了。

我不说爱他,因为我们都很清楚,以我的性格不会爱上一个玩偶,即使是小时候,我只说,【对不起,如果知道你有自我意识的话,我不会这样对你的。】

然后又说我太孤独了,装委屈,暗示他我曾经孤独的时候制作他们来安慰自己,但是却只意识到了自己的可笑,暗示我丢掉他们是因为这个。果然他立马就开始心疼我了。

因为他们都对我抱有爱,只是因为抛弃而发生了不同的转变。

我抛弃的造物不止一个,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造物有了自我意识,但大概知道他们的自我和我给他们赋予的剧本有一定关联,类似于给ai灌入一个人的成长记忆,以学习和塑造。
————到这里梦就结束了。以下是梦里默认“我”知道的东西。以及我对他的分析。说有续集是因为我抛弃的手工作品不止一个。

这个娃娃的话……他诞生初,自己还是一个纯白的生命,就对我抱有保护的意识,自认为是我的保护者和庇护者,要求自己对我有长辈一般的宽容,是个男性玩偶。之后被我闲置时,他的心态也多类似于“年轻人强行代入孤寡老人,强行理解儿女”,后被我取出,出演话剧,套上有巨大裙撑的红装,涂抹夸张妆容,出演恶毒皇后,最终坏人被惩戒,他也被肢解。娃娃不会疼,肢解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概念性的伤害,但确实不疼。他因为身为“男性娃娃”却被套上女性装扮,涂抹烈焰红唇而羞赧,对我依然无奈而宠爱,他把自己代入了“被女儿扎小辫,涂口红的生无可恋父亲”。

但对于我来说,制作娃娃不是难事,修补娃娃反倒麻烦,当他被破坏,除掉妆容也麻烦的时候,他的用处就已经不大了。原本他是一个可以扮演大部分角色的娃娃,但出演血腥皇后之后,被破坏的他就再演不了其他角色。【我不缺扮演尸体的娃娃肢体】我这么想,【而且他还有不适合其他角色的妆容。】

然后我就丢掉了他。

娃娃被丢到垃圾桶里时依然不敢相信,他不再扮演长辈,他不经世事的一面完全暴露出来了,他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但他就是被丢掉了。然后才开始泛起怨恨,因为有了怨恨,才会开始计较我肢解他的事,才会开始计较我曾经把他放着落灰的事。

娃娃报仇

梦里的我大概13,4岁,制作娃娃或者其他手工作品大概是在七岁到10岁之间,秩序中立,情绪一般都是特别稳定 波动相当少的,小小年纪的思想家,有点精神分裂的感觉(只是感觉,我做着一件事,内心会痛苦批判自己,但是实际举动不会有什么犹豫的)
当我被小时候亲手制作亲手毁坏的娃娃找上门复仇了,初期就是各种逃跑,娃娃阴魂不散。
因为娃娃只剩下一个特别精致的头,脖子以下是铁丝串联。吓得我一直逃跑。 跑不动了的时候,我听娃娃絮絮叨叨讲他恨我啊之类的。突然意识到,娃娃不恨我肢解他的身体, 他还是爱我,但是怨我丢掉了他。

然后情节就反转了。

我不说爱他,因为我们都很清楚,以我的性格不会爱上一个玩偶,即使是小时候,我只说,【对不起,如果知道你有自我意识的话,我不会这样对你的。】

然后又说我太孤独了,装委屈,暗示他我曾经孤独的时候制作他们来安慰自己,但是却只意识到了自己的可笑,暗示我丢掉他们是因为这个。果然他立马就开始心疼我了。

因为他们都对我抱有爱,只是因为抛弃而发生了不同的转变。

我抛弃的造物不止一个,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造物有了自我意识,但大概知道他们的自我和我给他们赋予的剧本有一定关联,类似于给ai灌入一个人的成长记忆,以学习和塑造。
————到这里梦就结束了。以下是梦里默认“我”知道的东西。以及我对他的分析。说有续集是因为我抛弃的手工作品不止一个。

这个娃娃的话……他诞生初,自己还是一个纯白的生命,就对我抱有保护的意识,自认为是我的保护者和庇护者,要求自己对我有长辈一般的宽容,是个男性玩偶。之后被我闲置时,他的心态也多类似于“年轻人强行代入孤寡老人,强行理解儿女”,后被我取出,出演话剧,套上有巨大裙撑的红装,涂抹夸张妆容,出演恶毒皇后,最终坏人被惩戒,他也被肢解。娃娃不会疼,肢解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概念性的伤害,但确实不疼。他因为身为“男性娃娃”却被套上女性装扮,涂抹烈焰红唇而羞赧,对我依然无奈而宠爱,他把自己代入了“被女儿扎小辫,涂口红的生无可恋父亲”。

但对于我来说,制作娃娃不是难事,修补娃娃反倒麻烦,当他被破坏,除掉妆容也麻烦的时候,他的用处就已经不大了。原本他是一个可以扮演大部分角色的娃娃,但出演血腥皇后之后,被破坏的他就再演不了其他角色。【我不缺扮演尸体的娃娃肢体】我这么想,【而且他还有不适合其他角色的妆容。】

然后我就丢掉了他。

娃娃被丢到垃圾桶里时依然不敢相信,他不再扮演长辈,他不经世事的一面完全暴露出来了,他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但他就是被丢掉了。然后才开始泛起怨恨,因为有了怨恨,才会开始计较我肢解他的事,才会开始计较我曾经把他放着落灰的事。

风暴和世界真相

我清楚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我初来乍到,就遭遇了风暴。这个世界的风暴像是一种漫长的,持续的天灾。不过人们已经找到了生存之道,所有人都会紧闭门窗,到地下避难。
第三人称视角里,穿着单薄睡裙的我打开了阳台门,狂风一下把屋内搅的凌乱,房东储存的瓜果都滚得稀碎,我感到非常抱歉。
然后我抬起头,天上有浅浅的线条,方块和一些点点。
一瞬间巨大的清明和爽快冲击着我,我悟了,那些线条是另一个世界的道路,那些方块是另一个世界的建筑,那些小点是另一个世界的汽车,我正是从彼界来到此地的。

梦里的其他细节:
风暴持续时间很长,按天计算。
这个世界有观测风暴的组织。
风暴应该是连结两个世界的方式。

这个是2020年的一个梦。

某不可分辨地点的战地记录

这不是我的梦境,是朋友的梦境,他早给我提过具体内容,但我忘了一部分的细节,比如说“盔甲颜色”这是判断所处军团,战团,占帮的一个重要依据,不过能确定的是,梦境中的友方是混沌星际战士,而敌方是由凡人和忠于帝皇的星际战士组成的拥有装甲力量帝国武装(忘记了是否拥有泰坦或毒刃)
他梦见自己作为一个恶魔从亚空间的间隙出现在某个战场,盯住并附身了个似乎为黑军团的混沌战士,附身之后,他感觉自己跟不上这名星际战士的肉体反应速度,但在短时间内他感觉到逐渐适应,类似一个长期的子弹时间,双的星际战士的速度在他看来也降到了现实中凡人的水平,当然,依旧躲不过已经开火的激光武器,他在作战过程中毫无痛感,但会在遭到穿透动力甲的火力面前明显感到受阻,他原话是“就像打游戏”,他还说,他把头盔内对健康状况的反馈作为自己的HP值,就像是在玩一个较难的游戏一样,在梦境的最后,他所附身的混沌星际战士被击杀,那一瞬间他有一种掉线的感觉,以我个人判断应该是远程武器所致,而非动力剑或链锯剑,之后他就离开了那具尸体,寻找下一个猎物。

21/1/12

背景设定为大家都在楼房的顶层进行日常的室外活动比如遛弯遛狗买菜逛街之类,根据梦境周围显示的居民楼大概都在10-15层左右。我骑着小电驴沿着一条缓坡从地面层来到某社区的大平层楼顶,溜达了一圈没找到下去的路,看到一热心大爷给我指路,告诉我左拐右拐左右左右一通走之后可能会有直达地面的电梯,我按照他给的路线还是没找到出口,有些楼宇之间连接的小路异常狭窄,我要是步行可能可以过去,但是心爱的小电驴不能丢,最后梦结束还是没下去。

120518

  无限循环的梦境……架空世界,我们的小国被科技发达拥有刚大木的大国侵略,我们秘密成立了抵抗组织。每次循环开始的时候,我都在一家小旅店门外。一楼的小餐厅里有四台刚大木,驾驶员或用餐或睡觉。我偷偷潜入干掉这四人,然后到二楼住宿区打开右起第二间早就准备好的房间伪装住客。
  然后循环,每次的循环都有细微的差别比如干掉驾驶员的方法或者进入房间的方法……直到最后一次循环,我身边带了一个新人妹子,干掉驾驶员的过程倒是很顺利,只是上楼开门时隔壁隔壁隔壁的房间有一家人出来,很奇怪地看了我们几眼。刚进入房间,伪装成饰物的联系设备突然疯狂叫起来……
  联络员在那边声嘶力竭地喊:“XX,快逃!那孩子是叛徒!”不过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了……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后心处插进身体,略凉但完全不痛。临醒(死)前的一刻居然还有余力想“终于可以终结这诅咒一样的循环了”……最后一周目是名为背叛的死之终结。

120112

  架空大陆上有个唯一的大帝国,我是帝国治下一个附属小王国的女王,还兼职小王国里唯一一台刚大木的驾驶员。某日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意思(昨天离开海上的妹子不也是这个理由?),于是把王位传给可靠的后辈妹子,连刚大木都没带,就出门旅游去了。
  但是帝国元老院认定我这种行为是有异心,是叛逆,于是派出执行者要把我强制遣返回国待审。而这时我正晃晃悠悠地逛到帝都地区,被抓了个正着。不过双方都很理智,广泛而深入地交换意见之后我决定自己回国以洗刷嫌疑,于是露天临时会议在友好和谐的氛围中结束了(哪里不对!
  最后我又原路晃悠回国,每天悠闲地看着后辈妹子忙国务,哪天想活动了就开上刚大木出门遛一圈,除开出门要被监视有点麻烦之外,真是幸福的生活啊。完。

111230双鲤与双鱼

  架空、中西风格混搭的大陆。名叫双鲤的少女出身于某小国的王族,因为不受宠被迫代替公主去大国当人质。孤身在大国的生活异常艰难,而且还有来自大国皇族贵女们的欺辱,双鲤在临近回国时精神濒临崩溃,想要一死以求解脱。但是割腕后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虽然没有了呼吸和心跳,却依然活着。
  双鲤回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一句话,“既然你不想活,就把命给我吧,从此为我所用。”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但是双鲤知道如果从声音分辨对方年龄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对方是有着无限生命的血族——当然,现在的双鲤也成了其中一员。而给她初拥的这个血族,似乎是现存最古老的存在。在漫长的生命中,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这个族群的存在意义,最后犯了中二病觉得本族是在没什么存在必要,因为把这个自我灭族的思想表现出来而被整个血族追杀。他初拥双鲤的条件就是让双鲤代替他执行灭族计划。已经对人性和人生都失望透顶的双鲤欣然同意,得到了一只忠犬血仆当助力。
  双鲤开始猎杀血族,在忠犬的协助下做得异常高效而隐蔽,很快在回国之前把大国境内的血族基本肃清。接着双鲤回国,凭借这次当人质的“功劳”挤进了小国的上流交际圈,和应该是她堂姐妹之前却从没见过面的公主成了好朋友。公主叫双鱼,长得和双鲤有七八分相似。后面的剧情就几乎是快进了……
  比如双鲤和忠犬的新宅子生活,忠犬不小心把门拆了半天才安上之类的日常……最后的场景是小国某个远近闻名的祭典举行,双鲤和双鱼出去玩,在集市上遇见了也来玩的大国公主。确切地说是双鱼在某个石头摊上看中了一对红玛瑙雕刻出来的子母佩,一大一小都是一头追另一尾的回环双鱼,母佩正方形,子佩椭圆形,是一整块玛瑙雕成的。
  这对子母佩双鱼喜欢得不得了,当即买下准备把子佩送双鲤,但是还没离开小摊,就被大国公主盯上了。大国公主把双鱼当成双鲤,又习惯性地欺辱了一番……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反被双鱼羞辱,哭着跑了。

111229两河庄园

  昨晚的梦是男主的第三人称主视角,架空大陆,有两条大河从左右两边汹涌奔腾而来……梦境中的视角基本上都遵循左西右东。但是没人知道中间的情况,是两河直接碰头然后汇入对方呢还是形成大湖呢还是汇成一条河向别的方向流去呢……中间那一圈地带像是被结界封住了一样没人能进去查探。
  男主住在西河边的庄园里,庄园里有融会东西方各种风格的装饰,其中还有两个特别强调出来的……其中一个是大溪地?一干老仆都称男主为my lord,他的作用就是每天给庄园开一次金手指,比如直接升级铁匠铺之类的(。)东河边也有一座庄园,住着父俊母美儿可爱的一家三口……
  男主某日去做客,镜头拉向东河庄园,把里面的各国风格装饰也挨个介绍了一遍。男主玩到凌晨才回到西河庄园,突然觉得灵光一闪,一个被忽略的细节浮上心头:东西河两个庄园的装饰其实是一样的,但是方向正好相反,所以中间一定有个对称轴一样的东西存在!(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神逻辑男主OTZ
  两个庄园都坐落在大河北岸,也就是说两河一定是交汇且向北流,以整条河为对称轴形成了对称的庄园!客厅里本来挂着一幅描绘两河的油画,但中间交汇位置是空白。在男主想明白原理之后,空白部分突然被画上了两河相会撞出的滔天巨浪和向上延伸的更大的河,结界瞬间被打破。
  结界内部其实也存在着同样形式的庄园,但是科技发展与结界外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如果结界外的科技还处于中世纪冷兵器时代,结界内已经进步到近现代枪械的时代了。东西两河庄园首次迎来了除对方之外的其他访客,结界内来客很热情地向两个庄园传授科学技术。
  庄园里的科技手工人员们被叫来听讲座,铁匠铺老铁匠很担心地看着男主问“my lord,我们好不容易在你的帮助下做出4级兵器……”男主连忙表示他不会因为科技落后而辞退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结界内外最后达成的共识就是庄园并非人力建造,而是某种神奇力量的产物,才能做到完全对称。

111212

  架空世界,仔细想想又是狗血小言。女主是很强的妹子,家破人亡之后寄居在未婚夫家里,打小就女扮男装在外面摸爬滚打闯出了一片天地,爱情事业双丰收。这时,未婚夫家族长辈出面干涉,说妹子别出去闯了,你们年纪不小了简单点把事办了吧。于是女主发现自己的枕头被搬到了未婚夫旁边……
  女主的冒险过程特别精彩,偶在梦里都用上帝视角叫好。但是过程中偶又梦见两次自己拿手机记梦……于是最精彩的部分又沉睡在脑内手机里了(。

111204主角群像,不分你我

  架空,幻想的世界,有跟现实世界基本持平的科技技术和语言体系。还是学生的主角一行人某天突然捡到了一卷录像带,插进录像机一看,原来这带子竟然是异世界人制造来用于实时通讯的!但是语言不通的话就很淡疼了……主角们根据录像带的异界人生活介绍推断出在异界英语也是通用语种……
  然后主角们尝试着用英语对话……后面的记忆模糊了……但是开始在半梦半醒之间和现实通感……比如大概是现实里的肚子疼被扭曲地反映在梦里……是一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痛感……

111017

  被两个国家分割成两半的大陆上,燃烧着绵延十余年的战火,少女和几个青梅竹马怀着一腔热血加入了自己国家的军队,然而只是在边缘战场上的几场战斗,就让少女失去了所有的战友。于是一无所有的少女开始思索战争的意义以及未来的道路……
  昨晚的梦就是在上述背景下的RPG,战斗系统是大骑士物语的那种,AP行动值,于是失去了队友的女主每回合都是大招,在这点设定上必须承认女主的主角光环开到了BOSS级,大招全是对全体用高威力地图炮型,最终才得以幸存。尤其是女主还是个弓兵,偶不会是梦见了一只圆神吧……(熊吉

110922

  昨晚的梦背景设定在架空的清朝,但是科技和文化怎么看都是现代的……偶和一幼驯染借选秀机会同时进宫,目标都是瞄准了宫内拥有大量图书的图书馆。但问题是幼驯染作为一个男人他到底是怎么进去的呢……之后的生活很是波澜起伏,同住的妹子跟公寓管理员的JQ被发现,太后亲自审理,两人最后都被罚。
  借这案子的机会偶认识了一位做蛋糕很好吃的……不是太监就是和尚吧大概……看他做蛋糕做到一半突然传来偶和幼驯染被批准进入图书馆的通知。幼驯染一进图书馆就一头扎向革命造反类书籍不闻窗外事了,偶就开始看文学类作品……醒前最后一本书是……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啊!(。

110917

  昨晚的梦有很清晰地架空了一个世界的认知,女主是这个世界的支配者之一……支配的方法大概是用那种圆桌会议来讨论决定……支配者数量不少于十二个……不过为了使投票不至于双双打平总该有十三个才对吧OTZ然后女主就消掉记忆入世体验生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