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2/0104被劈腿/被表白

1 被劈腿
我和我的小伙伴(或者是姐姐和培培)去找他玩儿几天,他就经常很忙说要去找学姐讨论课题,吃着吃着饭(场景是一个光线幽暗的茶餐厅,有藤编的桌椅和装饰那种)收到一条信息,就说“不好意思哦”然后就匆忙走了。我也没有在意,他不在的话我就带这她们玩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就问我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怎么了?她们说好像看到了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就在那次吃饭他中间走了之后,我们吃完之后,我出来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她们在门口等着我好像看到很相似的人路过。然后就让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就去问了,他就承认了。
然后我很委屈,还想起了在他之前的两段感情,同样是被人劈腿:一个是因为,学校不一样,他就和一个他们班同学(还是他们年级的啊),在一起了;还有一个是因为他去打工,就和打工地方的同事在一起了。
劈腿对象是一个白软乖,是不是gsj不确定。
因为被劈腿感觉很伤心,就和谁(记不清了)一起去散心,去看篮球比赛。但是看到那些打比赛的人,惊异的发现都是初中那时候的男孩子们(初二、初三穿着红衣服和绿衣服的学长,我自动带入的是我初一的时候)。但是我明明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初中时候的我。
然后我就开始找我们班,找到了我们班的一小撮人,坐在篮球场旁边看篮球比赛,那一小撮人里面有我真爱,还有鳕鱼。我叫了真爱的名字,但是叫了之后感觉可能不太好,会暴露我不是这个时候的人,就赶紧走了,但是真爱好像听见了,也看到我了,就跑过来(这个时候我在跑道上)在我后面叫我停下,我就停下了。停下之后我对她说:“我是从2016年回来的。”
后来我们就一起去上电脑课了,在机房我和她说了很多后来的事儿,比如说鳕鱼后来去了哪个学校,和谁在一起了。后来前面坐着的同学(rsf,是我小学同学)就转过来问我,他后来怎么着了?因为他想去一个什么外国的建筑学院,就问我他去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后来我跟你不熟了。当时我还坐在gsm旁边,让她帮我挡着,和她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和idol的事儿。
但是一边说着,我就一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泄露了天机而遭到天谴。
然后我就醒了。
2 被表白
场景应该是在初中(地点是,老一部)和高中(时间是,因为得有十几个人都上晚自习)混杂,不过同学组成有小学和高中。时间是夏天午后,应该马上就要放学了,是个周三,因为每周三都要统练,统练后才放学。天气是下大雨之前的那种,潮湿闷热,天色很暗,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的。教室是初一初二的时候那个教学楼最高层离左边楼梯最近的10班教室,从窗口看就是厕所那个小二楼,和旁边的锅炉房。
总之就是有两个人同时表白,zl和lp(都是小学同学),我很诧异也一脸懵逼。然后大概意思就是我会好好考虑然后给出答案的,所以不要逼我。但是表白这件事看起来是前几天的了,lp的答复我已经给出,认真地写好邮件发出去了(当然,答案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另一个zl的邮件写的差不多,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所以这一天快放学的时候班里就很乱,因为距离要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要回家的也还没走,要去吃饭的也还没去吃,就有好事的男生过来给我说:“lp把你微信拉黑了。”我说:“啊,是嘛”,就打开微信试了试,果然。知道为什么我也就想那就算了呗,把他删了。在一圈男生里我看到lp的脸色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大概就是一脸不甘心不服气又不开心的样子吧,不过谁管你……╮(╯▽╰)╭
同时看了看zl,他好像有点开心可能因为还没收到我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性比较高吧,不过梦里的我确实是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所以才一直没回复的(不过我记得现实中我小学的时候好像也喜欢过他,哈哈)。
后来因为yjz(还是小学同学)非让我帮他洗板擦,我就跑去水房弄板擦了,把俩板擦怼一起那么拍打,飞的到处都是粉笔粉,我就被呛得咳咳咳。这个时候zl和yjz俩人就过来帮我,哈哈哈,然后就在水房开始玩儿水。
再加上我收拾东西特别磨叽,反正就是都快开始上晚自习了还没走(我是要回家的,不上晚自习),铃都打过了之后我才背好书包。然后年级主任就进来了(是初中的年级主任,数学老师,5班班主任yjn),说你这该走的怎么还没走,blabla总之就是说了我两句,我就赶紧跑了。出教室门的时候czy(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出来,她今天晚自习请假了。然后就在下楼的时候随便聊了两句,比如她的头发怎么怎么之类的,后来到了门厅,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但是因为教学楼离学校大门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懒得掏伞的话其实跑过去也行,但是肯定会湿透。我就懒得掏伞,czy说那我来打伞吧,就掏出了她的伞,好像是黑色的。但是实在太小了,两个人打都会淋到,我就说还是我掏吧,然后边走边翻伞,在走到宿舍前头大草坪那的时候终于掏出来了,跟她的伞是一个牌子的,不过是格子的。
然后就一起走出了学校反正,我要去车站坐车回家,她要回家,但是刚好顺路,而且她家真的好近(现实中也是,她家就在出了高中校门之后往右拐走一会儿之后左手边的校区里),我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然后去坐公交车了。

20161218落难公主/变种僵尸

1 落难公主
时间是在古代的某个朝代,但是应该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想了想我好像还是个少数民族政权的国家的公主,估计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吧)。哎呀历史什么的忘得差不多了,就不细究了。
就是另一个国家打进来了,在城外各种烧杀劫掠,后来攻进了内城,从内殿到后宫。宫里的人就开始逃难,和时间作斗争啊,时间就是生命啊,拼命地在往后退。记得特别清楚的场景是,有一个王妃穿着非常华丽的衣服骑上马往里面飞奔,穿过各种形状的门,她的衣服下摆飞起来刮落了树上的花。啊,此时的我在飞奔(用腿)。
我终于奔到了后墙,使用轻功飞上了屋顶房檐,然后又从屋檐飞到了墙檐(这里的场景有点像玩基三使用轻功的时候)。然后又从墙上跳下来,在墙外跑。这个时候有个小宫女追上来,让我带着她一起跑,我答应了。但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料想她一个宫女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力逃出来才对的,果然她是一个卧底。我一发狠,就把她推到了河道里。
后来觉得自己身穿华服实在太过显眼,肯定很容易被发现捉住,就和随便一个农妇换了衣服又把脸弄得很脏躲到了护城河河堤(也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说)旁边。眼看着那个刚刚换了华丽衣服还没开心够的农妇被捉住了,心里很过意不去,但是为了生存也没办法。
这个时候驶来了一辆高铁(这穿越的……),我像个印度人一样扒上了火车,就逃走了。
2 变种僵尸
在一个中间做着锅炉(取暖+做开水用的那种)的房子里,我坐在锅炉旁边,周围摆了一圈软垫的椅子,椅子后边的墙上上挂着电影的海报。每个椅子上都坐着一个男人(好像还是男明星,记得清楚的有刘恺威),他们在等待自己老婆生产,每个生产之后的人都会从画里走出来,他们接她们一起回家。
然后女明星们就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了,但是杨幂迟迟没出来,据说是因为她不是剖的,其他剖的都很快出来了(其中有张蓝心),刘恺威就在外面非常非常焦急的等待,感觉他都要哭了似的。另外一个在电影《僵尸》下面坐着的一个男孩(长着张一山+蒋劲夫)的脸,也一直在那里坐着,就一直不挪眼珠的看着我,但是慢慢地他的脸有一点变化,变得和那个影片的海报一样。我一走神,发现那个男孩就不见了,感觉自己后面有人,一回头,他就在我后面。后来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就亲亲了(= =可怕),然后我就发现自己也开始产生了那种变化,他还说要帮我消除五感,要扣掉我眼睛的时候被我拒绝了,但是意料之外的他也并没有强迫我。
再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变成了一个可以隐身也可以变成正常人样子的(僵尸)怪物。回到了高中,然后每天都变成一个同学加入一个班级,很开心,但是很容易被发现,并不是长久之计,可是我也没有坏心,只是怕被正常的人类讨厌、嫌弃或者害怕而已。后来和学校里的猫变得熟悉起来,猫比人要好很多,不会在见到我的真身的时候逃走,而是一直很友好很有爱的愿意和我做朋友。所以就每天抱着猫飞到实验楼、教学楼I、II和图书馆、宿舍楼的楼顶上一起玩,但是晚上很麻烦,因为没有地方住,只能偷偷潜入某个宿舍,但是又很害怕吓到宿舍里的小女孩。就提前查好哪个寝室没有人,潜进去睡觉休息,很幸运的是,一楼整个楼层因为新闻院(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了大学的宿舍)的学生们都出去实习了,所以没有人住,我可以安心住下,不过就是因为宿管阿姨也住在一楼所以还是要格外小心。
再后来就是某天抱着猫白天在各个楼飞累了,打算飞出学校玩的时候,真身被一个得道的仙风道骨的师父发现了(就是上错花轿嫁对郎里面刘若谦那种),他也没有嫌弃我,反而收我为徒了。

120519

  元素很杂乱,比如有穿越,但是不管穿到史前时代还是未来社会所遇到的人依然是现代这一批。有玛丽苏万人迷……对了就是这妹子偶尔来个穿越,媒介是院子里时不时会涨水的井。后来妹子当了个老师,我被钻墙声吵醒之前跟俩男人走在一起,其中一个说了什么,妹子嫣然一笑我都砰然心动了。

120427

  在无数现实与幻想的世界中不断穿越的我,最终目标是完成收集簿实绩的收集。而在醒之前我的确做到了……虽然记不清到底都是些什么实绩。偶尔也会穿回曾经穿过的世界,因为各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往往是见到曾经的朋友,对方已经老了很多,感叹“你难道真不是人类么这么多年都不变样的?”
  细节有我在现实世界中拿到了哥哥和嫂子送的鞋子,以及我从另一个世界里偷渡回一只袖珍狗,避开不让养宠物的母上偷偷养了起来……可萌了啊OvO

120409

  我在一栋三层别墅小楼里游荡,原型大概是外婆家的房子因为我在最后一间屋里遇见了舅舅(哪里不对?)任务是找到每个房间有且只有一颗的像QB眼珠子一样的红色珠子,每找到一颗就会穿越一次,在穿后的世界需要找到成对的另一颗才能穿回小楼。
  着墨最多的是近未来的一个世界,高楼耸入云端,交通全是空中飞车,城防军把战车与大炮整齐地排列在城门口。这个世界的那颗珠子似乎就在军方手里,于是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拿到,还被两列大炮追着打(。)还好在充能完成齐射之前穿回了小楼……
  近未来世界的房间是三楼正东的房间,而最后一个房间在三楼正北,我一进门就看到了舅舅,他对着满地板的大小圆红珠发呆,我一看也傻眼了:怎么这么多……不过大概是有对珠子多少有点感应的主角金手指?我小心翼翼地穿过并且尽量不碰到满地珠子,伸手去捉那个目标珠。
  于是穿越的白光闪过,再睁开眼已经身在大航海时代熙熙攘攘的海港。寻找珠子的过程记不得了……总之拿到最后一颗珠子的时候,穿越地点不再是小楼,而是一个类似于宇宙但有空气能呼吸的空间。空间的主人是一个一看就很容易黑化成BOSS的女神,同时出现的还有其他九个人类,有男有女……而且男多女少……差不多是2比1的比例……
  女神说你们通过了我的第一步考验,下一步需要你们两人一组合作去完成blahblah……话音刚落,一个刚才站在人群当中的少年就站到我面前,冲我一笑,拉起我的手就跑。这个少年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于是我很乖地跟着他跑,一直跑到醒来……

120316都是盟主的错!

  近未来的世界。世界的阴暗面中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神秘组织统领着见不得光的地下世界,其首领被称为“盟主”,大部分都是走在某个科学领域前沿的疯狂科学家。在梦境开始的时间点上,这一代盟主善于控制人心精于基因工程,给人类移植动物基因制造异能杀手,给动物移植人类基因用于守卫大本营。
  第一主角的女孩从小父母双亡,寄居在孤儿院,因为盟主挑选的改造对象基本都是孤儿于是被选中,移植了……好像是猫科动物的基因,异能是夜视能力与逆天的行动速度。在术后修养中萌主……咳咳盟主看她可爱还心血来潮教了她一点电学知识(虽然这点又落后又少得可怜的知识都是我的库存(。
  某日孤儿院组织两天一夜的春游,恰好女孩的任务目标在附近。在住宿的农家小院,院长嬷嬷千叮咛万嘱咐地说这院子有电网保护,一到深夜就开启电网,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但是这电网的原理图大大咧咧地刻在配电室的门上,再加上女孩不解地问嬷嬷操作方法,学自盟主的知识完美地发挥了作用。
  女孩深夜悄悄离开小院,去向任务地点,轻松干掉任务目标,刚准备转头回去时发现在不远处有另一件任务刚刚被完成。这位组织的同行杀手正在解除战斗形态——破左肩与左脸生出的庞大丑陋肉瘤渐渐消失,露出了那高大沉默青年的真容。女孩瞪大了眼睛,喃喃了一句“大哥哥……”
  原来第二主角的这位青年也是出身于同一家孤儿院的孤儿,几乎是从小看着女孩长大的。他被移植的基因是虫类基因,许多身体素质被极大强化,只不过战斗形态略丑……目前几乎可以说是组织的杀手头牌。也许正是因为他出色的表现让盟主觉得这家孤儿院的孩子素质还行才挑上女孩的?
  平时面瘫但是对孩子很亲切的青年对女孩笑了笑,但是因为刚变回人形(?)脸部肌肉僵硬所以异常狰狞。突然旁边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青年任务目标的妻子挺着大肚子找了来,在丈夫的尸体旁边哭得肝肠寸断。女孩看了青年一眼,想反正今晚都杀了这么多了,再杀一个半也无所谓吧?
  但是青年伸手拦住了女孩,用一种很怀念很苦逼的眼神看着这位新鲜出炉的寡妇,因为这妹子是他的初恋情人……青年终于开始反思,他拖着这个人不人鬼不鬼虫不虫的身体为组织卖命到底有什么意义。这时少妇抬起头盯紧青年,显然她认出了他,眼底尽是惊讶,随即演变成更浓烈的恨意。
  然后她咬牙切齿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在人世,不过我一定要再把你送进地狱,即使我做不到,我的孩子也一定会做到,除非你现在连我一起杀掉!当年伪造了自己的死亡以达到脱离正常社会目的青年默然无语,女孩第一眼看到他时的惊讶也有一大部分是以为自己看见了亡灵?
  正在青年转身想要离开时,场中突然毫无征兆地冒出一位少女,对着青年就狠下杀手。青年大概是还沉浸在思考人生的氛围中,只是一个劲地躲,很快消失在远方。第三主角的少女实在追不上,就回到自己出现的地点,扶起萎顿于地的少妇,称呼卡壳半晌,最终叹了口气,低声问:“您还好吗?”
  这时少妇已经昏了过去,少女正想把她搀扶到哪里休息一下,就看见刚才被一干人等忽略得彻底的女孩拦住去路。女孩抬起无神的死鱼眼,语气冷淡:“你跟我们是同类,但是,完全不同。”少女一愣,接着释然:“原来你也是组织的杀手。”
  大概是女孩勾起了少女遥远的回忆,看着少妇还没醒,少女开始痛说革命家史。原来她就是少妇肚子里的孩子,从50年后穿越回来。在少女的时间线上,一出生就受到母亲仇恨教育的她在跟女孩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就被母亲送进了组织。此时上一代盟主已经被思考完人生意义觉得都是盟主的错的的青年干掉了。
  新盟主的专长是肉体改造与机械,于是十几年后作为第一代实验品的少女身体被固定在了少女时代,再之后的几十年里少女承载着母亲仇恨不断磨练杀人术,恰好在距青年和女孩的时代50年的时间点上新盟主发明了时光机,少女自愿成为第一批实验者,回到50年前替父母报仇。
  女孩听完依然是用目了个死的眼神看着少女,然后提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现在杀了大哥哥,就没人帮你干掉现在的盟主了,干不掉现在的盟主,就不会有新盟主,于是你这时候不光应该是个老太太,而且在没有时光机的前提下根本不可能存在于这个时间点;就算你等到大哥哥杀了现任盟主再杀他,到你的时间线开始的时候,大哥哥已经死了,你根本就没有进入组织当杀手的必要,所以你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你无论做什么都会导致因果链的断裂,进而抹杀你的存在。所以现在的你根本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做不到。
  正在有着少女身的老婆婆和有着老婆婆心的女孩守着昏过去的正真正铭少妇讨论时空悖论的时候,青年终于思考完人生,得出结论:都是盟主的错!一定要干掉盟主!于是气势汹汹地就朝着组织大本营杀了过去。组织大本营造型是直插天空的光棍塔,内置高速电梯。
  大本营里的工作人员全是植入人类基因的动物,比如开电梯的就是一只熊猫……它们都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对赐予了它们智力的盟主无限崇敬与忠诚。青年上了电梯,对熊猫说我找盟主有事,快开!熊猫看着来者不善,在按下盟主楼层的同时,偷偷按下了紧急按钮。
  电梯刚刚抵达盟主楼层,青年还没来得及往外蹿呢,只听叮咚一声,显示屏上突然跳出了11.5楼的数字,然后电梯开始疯狂下坠,又是叮咚一声停在应该只存在于传说中的11.5楼。青年回过神来看向熊猫,哪里还有那货的踪迹!而此时电梯已经被锁定,上下不得,青年只得跨出电梯向前进。
  出了电梯面前是一扇坚固的大门,看门的是一只老鼠。青年发誓这老鼠绝对是用很鄙视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吱一声撞向设在门右侧下方的开门按钮。大门缓缓打开,里面一团漆黑,只有一些绿莹莹的光点闪动。青年小心翼翼向里走,做好了随时进入战斗态势的准备。
  没走几步,突然屋里所有灯都打开,瞬间亮如白昼。青年惊恐地看着这间屋子……确切地说,是一个实验室,里面堆满了实验材料——各种各样的虫子!有钉在木盒里的,有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有直接吊在天花板上的……青年身体里的虫基因在青年尚未激发之前就好像听到了同类的呼唤一样,开始蠢动。
  于是青年的左半边身体又开始生出肉瘤,而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说:“呵呵,来到你杀手生涯的起点站,就这么让你激动吗?”是盟主的声音!从灵魂深处开始的颤栗让青年明白今天自己的行动是多么不智!一个人是杀不掉盟主的!尤其是曾经被他操作过基因,生命本源都被肆意玩弄过的自己!
  想通了这点智商瞬间回笼的青年果断跳起冲向落地窗,这种玻璃对外界冲击的承受度堪比加厚的钢筋混凝土,但从内部冲击的话与普通玻璃无异。梦里最后的场景是青年破窗而出自由落体直线下跌,根据少女的人生来看应该是没摔死,而且还找到方法克服自身缺陷杀死了盟主?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完】
P.S.写完了发现这个梦满是各种既视感……说到组织和盟主的话其实我第一反应是结社,但是杀手和第二主角身上虫基因的设定又像是参考了最近在追的漫画Arachnid,那个讲述全部以虫子为代号的杀手组织的故事。而第二主角那青年一出现我就觉得这货像极了雁夜叔叔尤其是在苦逼度上(咦)另外第三主角的时空穿越应该是刚玩过去的碧轨那无敌读档器的存在以及正在玩的幻水百年交织那时空树的理论……穿越回过去改变了历史,但是改变后的历史根本无需穿越,但不穿越现实又不会有任何改变,这就产生了时空悖论,所以时空就像树枝,被改变之后的“果”的这个现在是抽出了新枝,而产生“因”的那个现在不是被代替,而只是作为不再生长的老枝存在着?所以因果链不会有断裂情况?

120305

  又是偏向荒诞现实的梦,整个梦境里由一个来头很大但略傻的正太串起……开始时似乎是祖母上在过生日,一大家子人都聚在一起,然后那个男孩就出现了,头顶木板,似乎喊了些什么,然后拔腿向外跑。我觉得事有蹊跷就追出去,结果一踏出房门,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我可以确定门外并不是我日常生活的时空,但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身后的房门不知不觉已经消失,除了继续追那个奇怪的正太之外别无选择。一路上的冒险经历似乎很丰富,但是印象极度模糊。最后终于追上正太,他已经把木板丢到一边,身旁是他的父兄,他们出自代代统治这个空间的家族。
  只可惜这一代的继承人小儿子是个傻子……眼看传承就要断线,他的父亲拜托我去做什么……根据这故事的线索来看大概是把小儿子给治好……但我只看见他的嘴唇一开一合,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再下一刻就被进门的母上惊醒了(。

120302穿越与反穿越

  记忆开始的时候仿佛置身一片荒原,大脑一片空白,周围也空旷荒凉,然后记忆慢慢复苏:我穿越了。这个世界似乎是在穿越前辈的帮助下摆脱了茹毛饮血的状态,因为前辈是有准备穿越因此遗留下许多文明世界的东西,但奇怪的是科技完全没有流传下来,于是科技树只是始于蛮荒终于西方中世。
  记忆完全回笼的时候,我也不知不觉站在了城镇的中心。一对长得很像我外公外婆的老人收留了我,于是我也称他们为外公外婆,住的院子也很像当年我外公外婆的平房小院。生活暂时无忧但这里毕竟不是我的故土,我开始在大陆上流浪,寻找回家的方法。
  当年那个穿越前辈遗留下来的科技产品被称为“上古遗物”,传说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我四处探访,终于在某地听到一个传说,某某地有座破旧神庙的遗迹,似乎有点古怪。我决定去探探险,就先去外公外婆那边告别。二老有个女儿,长得很像我姨,但是平时基本见不到人影,每次回家都是当伸手党。
  我回到小院的时候冲过来一只小狗,像PIGG里常见的那种。于是我突然觉得应该给二老留点什么东西,就想把旅途中收服的麒麟送给外公当契约宠物。在这个节骨眼上姨回来了,看中麒麟就开口讨,眼看对女儿几乎百依百顺的外公要松口,在梦里性格走向宁可玉碎极端的我怀着极大的恶意告诉她其实把麒麟封进自己身体的话,对整个体质都会有极大改善,比如肌肤光滑啦青春永驻什么的,比起契约来效果更好,你要不要试试呢?用某类小说的写法这个场景大概就是我冷冷地笑着,眼中还划过一丝没有人能看清的光(。)但实际上这样做对人体百害而无一利,同时麒麟也会死去。
  姨欣然同意,于是我怀着一种中二一样的报复心情拿小刀划开她的右上臂,把麒麟封了进去。留下这些年冒险所得的所有钱给二老,我头也不回地走向封印着回家关键的遗迹。这些年的冒险生活中我有个半固定的搭档,他长了一张坤哥脸,形象可以参照风里刀……难道我在这梦里的角色定位是春哥么(。
  在神庙遗迹里我们两个遇到了另一群冒险者,打了一架之后发现实力相当谁也讨不了好,就干脆携手合作。一路破机关打怪兽向前推进,但遗迹的深处却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大殿,这屋子还真是个不毛之地啊连根毛都没有(喂!)一行人瞬间全都萎了,辛苦半天居然什么回报都没有么……
  “可恶!”坤哥脸搭档蹲在地上使劲捶了一下地面,石板在他泄愤的一击中粉身碎骨,露出了下方闪着微光的屏幕。“上古遗物!”这个世界的人们齐声惊呼。而我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那是一台嵌在地面上的电脑显示屏,页面标题大字尤其醒目:“高考自助报名考试查询系统欢迎您”……
  不过还好这只是穿越前辈出于对高考的怨念而开的小玩笑,实际上这个系统是只要有足够的积分就能满足在场各人各一个愿望的神奇许愿机,积分是根据在神殿遗迹里消灭怪物的多少累积的。于是我们一边庆幸没有互相残杀人多力量大积分多,一边开始算分。一群人的总积分加起来是130多,而目标积分是250(。)刚好这时候遗迹里的怪物刷新了(网游么喂!)于是大家又行动起来组队刷怪。我瞟着页面下方的一行小字“若有麒麟等圣兽可另加120分”默默地想:我不久前刚刚中二地弄死一只麒麟这种事我会告诉你们么(。)另外心底还有个小小的声音在问,这台电脑到底是以什么为动力才运行了这么多年呢?太阳能么?
  一番辛苦之后分数终于凑齐,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坤哥脸搭档许了什么愿,只是希望自己能回到远在异世的家。愿望许下的我被光芒笼罩,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熙熙攘攘的都市,来来往往的人群,车水马龙的马路……当然要是落点不是马路正中就更好了(。
  突然出现在马路中间的直接后果是我被一低速行驶的大巴蹭了一下……司机下车很温柔地问我有没有事,于是我也很温柔地告诉他我没事……接着就是回到家,拿出冒险里学到的一手泡茶好技术给母上泡茶喝,母上一喝惊为天人,就把我拉出去泡茶给她那些好朋友们喝。
  梦境的最后部分是路上堵车,我坐在家里车的后座左边,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就慢慢睡了过去……现实中的我也慢慢醒来,刚好听见闹钟开始鸣叫。【完】

120109

  昨晚的梦是ARPG,基础设定是世界存在着无数平行空间,有魔法体系凌驾于各个空间的科学体系之上,发现了这一点的任一空间里的人都可以通过一定的魔法穿梭空间。我出生在其中一个平行空间里的类似于民国后期天朝的国家,幼时饱经战乱颠沛流离,因此一心立志走科技救国的路子。
  但是长大之后我无意中发现了魔法的奥秘……于是没有成为科学家,而是成了魔法师(。)还加入了一个穿越时空四处做任务的冒险者小队。小队里的成员来自各个空间,我跟一个用剑的近战妹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经常搭档出任务,比如幽灵僵尸退治任务里先给自己放个隐身术然后绕到怪物后面,当怪物的注意力全在妹子身上的时候,我就在后方用火系魔法一烧一大群……无伤完成任务。我可以很清楚地记得两个细节,一个是我给自己加了隐身术之后跑到一只僵尸面前做鬼脸,但是僵尸只是面部表情很丰富地抽了抽鼻子,脸上是什么都看不见的疑惑;另一个是我释放的火系魔法都是黑焰……
  后来小队接到一个任务,护送一位小白花大小姐。路上遭到伏击,一番苦战,队长把妹子调到前线去硬顶,让我这个皮脆血薄的魔法师贴身保护大小姐……就在队伍几乎要全灭的危机时刻,一个小魔法扰动了时空乱流,小队被整体传送到了某个空间。睁开眼睛面前是漫漫黄沙,空气中漂浮着熟悉的气息——
  没错,这个空间,是我的故乡。接着回忆铺天盖地地开始倒叙……战火烧到家门前那天,我拉着闺蜜阿南的手仓惶奔逃。记忆里的自己大概只有四岁,却有着成年人的思维,拽着阿南就往庇护所里跑。然后镜头一转是我们这些庇护所里立志科技救国的孩子们准备出国留学……
  目的地是澳大利亚。庇护所里的胖大婶一直在恐吓我们说你们即使出去也学不到什么,不要浪费时间与精力漂洋过海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同学们都不喜欢胖大婶,她不但凶,还喜欢给我们改那种特别乡土味的名字……她非要叫我红妹,被我很坚决地拒绝了(。)最后大家还是按照计划去了袋鼠国。
  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我们这群平均年龄不到10岁的孩子就这样踏上了异国他乡的土地,而且很荒诞地直接进了大学,我的专业是生物。而且更荒诞的是梦里的我不光思维成人化,英语也是四六级水平,当然啃专业书还差得很远,在实验室也各种抓瞎(主要是因为够不到试验台?),但读本小说还是没问题的,比如双城记……
  回忆蓦然中断,开始顺叙,我跟队长说:“队长,我还是想回去当个科学家!这次任务结束请让我退休!”因为在不触及魔法法则的情况下,各个世界的科学法则还是正常的。于是最后我还是告别了这段短暂的冒险者生涯,回到故乡。这时候战争早已结束,生活渐渐好起来,人们的脸上又有了笑容。
  梦境的最后场景是在一个广场,我捡到一只很小的,大概刚出生不久的深棕色小泰迪犬,萌得我肝颤啊!送去流浪狗救助中心然后问工作人员我可以收养它吗?没得到答复就醒了。
  在最后的场景里那只神一般的梦里手机又出现了!但是这次没有拿来记梦,而是在用手机韩度一个叫“猴犬”的词条,而且键盘似乎坏了打了好几遍都是错的。虽然我醒了之后意识到那小狗是泰迪,但是在梦里我很顽固地认为就是这种“猴犬”……是我在梦里的生物白学了?还是不该用常识来判断?
  追记:顺手拿现实中的手机韩度了下……还真有猴犬这个词条啊喂!

111225 OOC

  又是穿越,又是魔法世界。主要NPC有德拉科童鞋和魔法少女小圆脸五人组,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叫了好多声妈咪桑……咳咳咳麻美学姐,好像还被小龙或者他的家人叫成泥巴种来着。但是大家好像都不是原来的样子……简直就像长相被OOC了的同人一样。

111224

  昨晚在梦里无数次穿越于现实与幻想世界之间做任务,大概是因为昨天连看俩同人文所以幻想世界有着跟HP世界极其相似的魔法体系。穿得次数多了在幻想世界认识的人也意识到这点,于是有时候会跟我打招呼“哎呀妹子你又穿来了啊~什么时候穿走啊?”
  梦中最后一次穿越时接到的任务是灭族。一家300多口,但是记数的方法竟然是记录数据的M?于是是300多M……似乎是那种放出去会有极大危害的种族,但是家主的名字是纳威隆巴顿……喂这绝对是被HP洗脑了喂!

111211混搭风

  少女从远方归来,来到走之前还活蹦乱跳而现在都长草了的师傅的坟前,看着墓碑上嵌着的遗照,说:“老头你今天真是前所未有的帅啊。”……这是醒前最深刻的印象。之前的剧情很模糊,大概是少女在远方……甚至是另一个位面冒险的故事,建筑风格偏天朝,甚至有和尚庙,但战斗是坐着刚大木……

神奇五人组队尸体镇游记

嘛,就是不知道为啥,一开始就坐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有人在讲课,感觉像是学陶艺那种。然后听了好半会我想知道在干啥,我就开始问别人。然后看到了【】在我旁边像柱子一样顺理成章的站着,我问他这是啥课,结果他一句都不说(我完全没有惊讶什么的),然后是另外一个谜之音告诉我这课叫尸体艺术(卧槽我立马就知道这是爷爷的跟班(哇突然就冒出来))(不对明明是陶艺课却叫尸体艺术咋回事?!)


然后就出去了嘛,在走廊里走,感觉像是地下教室什么的,但是又有种哈利波特游戏场景的感觉,然后我爸(啥时候冒出来的)就跟我说要好好学习(哎哟他真是够了)然后我们就上到有阳光了比较灿烂的地方啦,不过还有雾啊啥的感觉像是死城才对的地方,但是意外的人很多,市场很热闹(在大雾和昏黄的天色中。。)。。。。然后就各种乱逛,当然【】一直顺理成章的跟着我们走。。。


然后过了一片大概像是动物园一般的地方然后是一个普通的公园小路什么的,感觉像是之前看的美人天下皇宫里的那个温泉旁边什么的地方,



这时候一个仿佛头发染成银色的三重之人(喂!为啥是你?)
他就带着一堆小喽啰出现了,

啊感觉带着是nano啊rimokon啊正臣啊马虎马虎啊这几个人
(喂这都谁谁谁啊还混了个谁!)
(好吧俺不关注的俩唱见和一个关注的唱见和DRRR的正臣)
(喂这到底是啥组合!)
(卧槽而且他们出来的时候仿佛游戏NPC头上顶着名字一样即使脸OJL但是我立马就知道名字了),
然后拿着小刀叫我们交出花瓶(233好像是刚才尸体艺术课上老师手里的那个)



然后【】掏出一百元扔过去,三重愣了一下然后跺脚走了可是,我不知道为啥追上去把他痛揍了一顿,我爸帮我把他们送给警察了。。。。


然后我们又回到教室附近住在一个旅馆,哦旅馆比较像宿舍才对还是上下铺,爷爷躺在床上说他丢了一百元,然后起身,他的跟班说刚才被尸体强盗拿走了。。。
(注,卧槽我告诉你们我看到这个“爷爷”他其实长相就是 miku内首Badbye里那个少年的样子,而且这个“爷爷的跟班”一直都是以谜之音出现的完全没看到人)

(而且就在我看着白的白爷爷准备下床时候无聊的想为啥看不到跟班的时候,突然想起一直顺理成章的跟着我们得【】其实是米酱,啊没错就是那个唱见米酱)

然后白的白爷爷说“没事,那咱们离开尸体镇吧”,我说好,

然后现实中我爸就来叫我起床了。。。




后记1:我做梦经常是像游戏一样,从梦开始就有一个仿佛台本的存在,一开始梦不管再奇怪,有些东西就像事先设置好的,什么东西叫什么名字啥的,NPC的人生历史情感路线啥的都设定好了

后记2:但是俺做的有剧情的梦他通常都没啥逻辑性。。。。。

后记3:其实我醒来后,对这个梦的 如关键词般存在的印象 就是。。。。“俺们五个人在尸体镇学习尸体艺术大战尸体强盗什么的故事”。。。内五个人就是。。。俺,俺爹,米酱,白的白爷爷和他的跟班。。。。。。。。。。。。。。。。。。。。。。。。。。。。。。。。。。。。。。。。。。。。。。。。。。。。

后记4:这个梦太匪夷所思出现的除了米酱 的其他唱见基本都不是俺关注的,甚至有的只知道名字OJL

后记5:虽说出现了很多次,尸体,这个词,但是其实一个尸体都没梦到,OJL






后记6:这个梦太匪夷所思记下来玩。。。。。

111128警察大叔

  昨晚梦里的主角是个大叔,职业是警察,在某个案子里卷入爆炸,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扔到了宇宙尽头的偏远小星球。这个架空的世界里人类可以直接在太空呼吸。小星球地面面积只有不到30平米,但是往下延伸得很远,就像个倒置的塔……地面上生活着一群很凶但是还算友好的人。
  大叔就开始在这群人的帮助下努力谋生。小星球的左下角是居住区,大叔在人们的暗示下发现最边缘一个老头的房子其实是小星球地下整个倒塔部分的楼梯间……不过说是楼梯间……那分明就是个排水管……于是大叔就经常顺着排水管往下滑干点去某层采蜂蜜的兼职或者去做其他层的活儿……
  但是原住民中也有不友好的存在,一个激进男青年就怎么看大叔都觉得不顺眼,一心想把他赶出去。随着大叔的到来原住民中的内斗也愈演愈烈,男青年的妹子在某次大火拼里便当了……于是男青年愈加恨大叔,扬言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宇宙尽头……可是这小星球的位置设定可不就是宇宙尽头么OTZ
  而大叔也因为这场火拼而一不小心又穿回去了……但是因为大家都以为他已死,于是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也没有房子……至于原本就没有的老婆孩子依然没有……大叔先去租公寓,找到的这间五层公寓下面三层是古色古香的中国风,上面两层是商务旅馆一样的经济房,分单双人间,布置很清新。
  公寓房东本身也是个很清爽的青年,带着大叔往楼上走,这时候偶秉承这两天第三人称上帝视角故事必乱入的定理,又乱入了……(喂!)偶在五楼参观房间,想着哎呀这个地方离公司挺近的我要不要从家里搬出来然后在这租个房间每天走路上下班减肥啊?
  第一个房间就是那种酒店商务双人间的感觉,俩床,俩床头柜……大概有衣橱?偶觉得可用空间太少于是去看第二个单人间……真豪华空间真大……还带阳台……还放着辆自行车!和双人间一比简直是散发着土豪的光芒(默默捂眼)再去看第三间,刚推门还没进去突然发现这间住人了!
  房间的主体色调就是白,雪白的墙,雪白的床。所以一推门看见满眼的雪白里面有一抹紫色的背影偶一下子就吓呆了……穿着紫衣服坐在床上背对门口的人看身形似乎是个少年,趁着对方没注意偶开始带门……结果右手上似乎戴着个镯子似的硬东西,在门上喀地磕出一声,吓得偶带上门撒腿就跑。
  被这么一吓镜头转向大叔那边……惹麻烦体质的大叔又卷入了一位人妻和她老公的离婚纠纷里……后面这段记忆反而模糊……而且那个发誓报仇的青年也没信儿了口牙(。

2011.11.14

昨晚的梦有点雷。先在教室里,我跟一位同学卜了卦,告诉他今天不宜出门,他执意出门,结果就被车撞了,死掉了。我去调查,发现一年前同一地点也有一个人出车祸死掉了,这个人还是我同学认识的人。当年三个好朋友组成了一个“三剑客”,现在只剩下一个了。我去找这个人,发现他似乎和这两起车祸有关。原来当年这三个好朋友同时喜欢上一个女生。第一个死掉的人,是那个女生喜欢的人。其他俩人联合起来把第一个人伪装成车祸给弄死了。我同学似乎最近有些要发达的征兆,剩下的那个人有被威胁的感觉,就故技重施,于是就有了另一起车祸。我和老马去疑犯的黑暗五金店里问询,我只是在那人面前把这两起事件联系了起来,陈述了一下事实,似乎也引起了他的戒心。老马提出要去仓库查看,结果很久都没回来。我心里越来越紧张,小心翼翼地问了下老马怎么还不回来,结果疑犯就崩不住了,阴森森地说仓库里就有他的秘密。开始张牙舞爪地要接近我。吓得我跳起来就往外跑。跑到悬崖边上,果断往下跳。下面是海,对面表面上是一座刀枪不入的山,但海面下十多米有一个沟,可以通到其他地方。我潜了进去,前方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右转就可以登岸了,但是上去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帮手。我就像知道前面还有个路口一样,继续憋住气,往下潜行。就在我感觉快没气时,又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往上浮时我又开始给自己科普了,无论多么想马上呼吸到新鲜空气也要慢慢上浮,要小心潜水病。爬上岸就是御花园,御林军围了上来。雷点开始了,明明是穿越,我却非常自然,还成了格格。后来疑犯也钻出来水面,一上岸就被抓了,幸好我选择了有帮手上岸地点。回来正好碰到封妃,皇帝居然让我指定喜欢的人当贵妃。我就选了和善的令妃。(有没有觉得很熟悉,没错!)此时的皇后已经改过自新了,跟我分析不能选令妃,虽然她人品好,皇帝也喜欢,但是家族政治地位不高。最后跟我建议了一个后台很硬的半疯妃。我多郁闷的,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在那个疯妃不会作怪。为了安慰可怜的令妃,我就抱起我的保健枕(梦里咋变成粉红色的了,真囧。)跑到令妃寝宫的炕头上坝窝。枕头放在炕桌上,身体平铺在炕上。明明很难受的姿势,我居然能睡得很惬意,都不知我是怎么解决高差问题的。令妃跟拍婴儿一样拍我,我嘴里似乎发出了很享受的声音。看起来倒像是她在安慰我了。

111104狗血淋漓以及技术宅果然基本上都是好人……

  一个用电的精密仪器与以特殊力量驱动的巨大机械并存的世界。拥有一座塔的女主一直住在某座山上,有一天突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开了塔的自动运行系统之后目送塔消失在天边,然后一个人走路下山,下山的路上随地都是青蛙和蛤蟆,被女主踩扁几只……
  下了山的女主向西行进,在一个破落的大院子里遇见了男主和他的家臣们,男主是某城城主的儿子,但是因为是双生子里的弟弟,于是一出生就被抛弃,只有这群认为即使是不祥之兆的双生子,也不应该让少主流落在外的家臣们不离不弃。女主突发奇想要去城里看看……正逢内城招聘侍女,就顺利地混了进去……
  进了内城一看……这里简直就是大奥啊喂!妹子好多啊喂!女主在侍女里面认识了两个闺蜜女配和一个反派女配……不过在这里也有许多男性工作人员,比如计算机房的技术宅们……女主在某次和反派女配对抗的时候认识的男配就是机房的管理者,技术宅们的头儿……男配给了女主任意出入机房不用打卡记录的权利。
  一段日子之后,内城举行了大型的节日祭典,女主在祭典上第一次看到男主的双生哥哥,两人长得很像,但是哥哥长期沉湎于内城的酒色生活中,显得比男主要老上好几岁。这时男主实在是太想见女主了于是挺而走险扮成自己的哥哥进入内城。
  在寻找女主的过程中男主遇见的侍女们一边感叹着“哎呀少主一夜之间你更年轻更帅了”一边吃他豆腐……好不容易突出重围找到在小摊上吃东西的女主时,本来已经喝醉了酒回屋睡觉的哥哥突然出现,于是男主被揭穿身份被安上一堆罪名准备执行死刑……
  为了打开由中央电脑控制的囚室门,女主用了男配给的特权进入机房,然后就用机房的普通电脑开始入侵中央电脑,达成目的后抹去了自己上机的痕迹。接着马不停蹄地去救男主,把人从囚室里拖出来之后发现他还被下了好几种毒……正在着急的时候男配……好人男配出现了!
  好人男配发现了女主的入侵行为,不过他没跟别人说……还带来了解毒剂。虽然从女主不要命的冒险行为看出解毒剂一给就跟自发好人卡没啥两样,不过他还是给了!反而是男主醒来后黑化,既然你们不念亲情那我也不再手下留情,干掉了自己的哥哥与老城主,当上了新的城主……
  不久之后……这个城连带城里所有人一起穿越了……新的世界里没有电力,但是还有像原来世界一样的驱动巨大机械的神秘力量……男主和女主站在城头眺望远方,发现视线能及的最远处伫立着一座塔,男主问女主,咱们去看看吧?如果无主的话就把它纳入我们的治下。
  然后女主回首,对男主妩媚动人地嫣然一笑:“你想对我的塔做什么?”接着醒了……原来这座塔就是刚开始女主放下山的那一座是一切的开端啊!但是塔的穿越时间和方法都未知……这个梦到底埋下了多么深的伏笔!女主属于那种看起来不太起眼但是一笑起来简直光彩照人艳色无边的类型……另外写完全部才发现女主的闺蜜和反派女配的出场时间其实好短的(。

111029穿越时空的少女(哪里不对!

  昨晚的梦发生在拥有多个子平行世界的主世界。在主世界死亡的人们灵魂会在子世界轮回转生,但是不会再次回到主世界。我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姑娘某日突然得到了穿梭于主世界与子世界的能力,姑娘开始跨界做生意,主世界与子世界的货币不通用,只能用贵金属造物的首饰来以物易物。
  而我开始在子世界寻找转生了的亲朋好友的踪迹,根据在子世界的亲友数量推断,我在主世界已经是苦逼的孤家寡人了(。)但是亲友们有些虽然保持了原来的形貌,有些却已经是改头换面面目全非。直到有一天,做生意的姑娘塞给我一个一半被切成平面用银饰装饰而另一半正常凸起的水晶苹果。
  姑娘让我举起苹果透过切出的平面看人,于是我透过苹果发现了眼前的陌生人居然是我的小学同学!这居然是一个透过今生看前世的神奇苹果!然后我越过了睡与醒的临界点,醒来了……

111027话说今天是生日……

  昨晚梦见林家成写了本伤痕纪实文学……然后诸神具现化了这本书的世界,把从别的书里拖出来的男女主扔了进去。男主大概就是从这类书里来的,一进来就乖乖按照剧情安排骑上自行车沿着海边土路去海滩找女主;而女主的出处是一本日系冒险轻小说……于是多灾多难的剧情就开始了……

101125末世寻剑之旅

  昨晚的梦是穿越末世,记得有白天特别漫长的基础设定。女主原本也是个多才多艺的姑娘,但是穿过去才知道自己所有的才艺在末世彪悍的审美观之下全都是渣渣……比如画一个历史名人,女主的写实画风被大肆抨击,主流画风是画成侧面的公鸡脸……

  其实女主穿越有个主线任务,就是寻找一把呼唤着自己的剑……醒之前似乎是在微弱的感应之下找到了一把红色的细剑,在这之前还有白色的剑与蓝色的大剑波长也相合,不过大概只有红细剑才是真正与灵魂相联系的吧……

待续的梦

在一个神秘海域,我们“神秘事物探究队”终于搜寻到了那“天涯海角”的魔洞!进行洞穴探索之前,吸引我们的是一条倾斜着悬浮的铁管,里面意想不到竟是一个啤酒瓶!惊讶过后是一阵顽皮的念头,另一个队员与我打算来一场离奇失踪躲迷藏。。。

      我们偷偷去到洞口,等待着我们的队员过来找我们,这时我们发现这魔洞是在一个小岛上的,洞旁有一条草丛小道,我们的女队长就刚经过洞口走向小道。而既然我们已经来到了洞口,也就边调查边等其他队员过来。
    走进一点,再次惊讶地发现洞里面是有建筑物的,像是某些组织的秘密基地似的。被好奇心包围着的我便兴奋地东张西望,差点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人都没察觉。他们动作很慢,即使我们就在他们面前也不理不睬,面无表情地工作着,当时某一刹那有一种“丧尸围城”的不祥之感。
      这时外面忽然发生了什么大事,令到地面也微微颤抖。瞬间我已经出现在海面,看到一条水龙在袭击我们的队员,而穿越过来帮忙的居然是“仙剑奇侠传”的李逍遥,而他使出的招式却又是“死神”日番谷冬狮郎拥有的冰轮丸放出的冰龙,在双龙戏珠式的情景下,梦渐渐消失。。。期待此梦的续章!

http://carlong001.blog.163.com/blog/static/83150558201185940622/